覆雨翻雲(第25卷)
第七章 大江水戰

    大江之上,戰雲瀰漫。
    上游半里許處,近五十艘戰艦分前後數排,一字列開,完全攔阻了去路。
    站在指揮台上的凌戰天、上官鷹和翟雨時均神色平靜,冷冷看著敵艦。
    除三艘水師船外,唯有他們這艘船除貨物外,全是有作戰能力的人員,其佔四艘由
不捨、小鬼王和鬼王府高手指揮的船雖亦是戰艦,但因載的都是婦孺,不宜投入戰爭去。
    縱是加上三艘水師船,表面看去,敵人的實力確可輕易把他們壓倒。
    兼且敵人在此相迎,又佔了上游順水之利,還定有厲害佈置,不用短兵相接,或已
可把他們全數摧毀。
    上官鷹冷哼道:「是黃河幫的船隊。」
    這時左邊的水師船塔樓上的傳訊兵向他們打出信號,表示由他們護後,船隊須立即
掉頭逃走。
    敵人勢大,誰能不心存懼意。
    敵陣號角響起,以百計燃燒著柴火的小艇打頭陣,順水往他們直衝過來,敵艦亦開
始全速開動,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火艇順水而來,快似奔馬,這時掉頭走也來不及了。而且又怎比得上火艇的速度。
    翟雨時失笑道:「我敢包保岸上有伏兵,否則藍天雲不會這麼苦心要把我們追到岸
上去。」眼光掠往兩邊岸旁,只見山嶺起伏,全是荒野難行之地,若藏有弓箭手,只憑
箭矢和火攻,將可把他們殺傷殆盡,尤其他們內有這麼多毫無戰鬥力的婦孺。
    凌戰天大喝道:「全速前航,水師艦保護其它船隻。」
    旗號發放出去。
    風聲響起,船上多了不捨夫婦、「小鬼王」荊城冷和七夫人於撫雲。
    這時火艇和他們這艘超前而出的主戰艦,相距不足百丈,距離迅速拉近。
    不捨笑道:「讓貧僧看看怒蛟幫天下無雙的水戰之術。」
    荊城冷道:「城冷恭聽指示!」這兩人均曾參加大明取得天下的大小戰爭,尤其不
捨更是身經百戰的悍將,雖陷身如此劣勢,仍亳不驚懼。
    於撫雲仍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兒,冷淡地凝視著火艇的接近。
    凌戰天大喝道:「箭手準備!」怒蛟幫和鬼王府在船上的戰士合共二百人,其中一
半架箭扳弓,瞄準直衝過來的火艇。
    凌戰天再喝道:「放箭!」百多枝箭沖天而起,落往火艇上。
    於撫雲不知他們早有佈置,秀眉蹙了起來,不明白這些箭對火艇可以發揮出什麼作
用。「轟隆轟隆!」中箭的火艇紛紛爆炸。
    原來這些箭都包紮了火藥,遇火即,登時把火艇炸沉,沒入水中。不片晌,百多隻
火艇全體沉沒,只剩些木片和火油繼續在江面燃燒,但已呈灰飛煙滅之疲態。
    怒蛟幫橫行水道,對付區區百多艘火艇,確是易如反掌。
    巨艦破人火海中,朝敵艦逆流衝去。這些船起航前,均加塗防火藥劑,不懼一般火
燒。艦頭的四尊巨型神武火炮,進入了可隨時發射的狀態裡。
    「轟轟轟!」發炮的是敵方戰艦,炮彈紛紛落在前方江面,最近的亦離他們有二十
丈之遙。
    此刻雙方距離仍有一百多丈,尚未進入射程裡。
    荊城冷大笑道:「藍天雲膽怯了,讓我們教他們嘗嘗師尊特別設計的神武火炮!」
他們昨天忙了整個下午,最重要就是把四門神武大炮運到船上來,這四尊炮由鬼王親自
設計和督制,無論威力射裎均遠勝當代一般的火炮。
    一聲令下,四門大炮火光齊閃,發出四下驚天動地,震耳欲聾的巨響。
    「轟隆」聲中,四炮有三炮命中目標,對方前排的三艘巨艦木屑飛濺,立即著火焚
燒,其中一艦還船桅折斷,立即傾側下沉。
    不捨失笑道:「藍天雲真合作,把船排得這般密密麻麻,不是給我們練靶,還有什
麼作用呢?」
    眾人言笑晏晏,那似在兩軍對壘的情況中。
    四門巨炮再響。
    這次全部命中日。
    要命的是對方緊一團,前排的船艦出事,後方的戰艦順流而來,那煞得住衝勢,登
時撞到前排艦隻左傾右側。火光熊熊的戰艦群,亂成一團,失去了還擊的力量。
    大火照明了前方,目標更是明顯。
    第三輪炮大發射,炮彈投進了敵隊中間的船艦上。些炮彈內藏鐵片,殺傷力龐大,
一般的武林高手亦難以倖免。
    此時他們的戰艦進入了敵炮射程之內,怒蛟幫施展出他們的運舟絕技,航線不住改
變,逐漸增速。
    後方的船隊由水師船團團護著,停在江心,婦孺船上均有鬼王府的高手保護,又在
大江之中,安全上不成問題。
    「砰!」巨艦便把一艘橫亙江心,正著火焚燒的敵艦撞得傾倒一側,破入敵陣去。
    混亂之中,火箭更雨點般投往遠近的敵艦去,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反佔了只得一艦
的大便宜。
    盾牌高舉,抵擋敵人來箭。
    凌戰天霍地立起,指著前方道:「哈:那不是藍天雲的艦嗎?」
    只見隔了七、八艘敵艦的前方處,一艘特別巨大的樓船級巨艦,在幾艘較小的戰艦
掩護下,正掉頭逃走。
    翟雨時連忙下令,火光閃滅中,四枚炮彈劃過濃煙密佈的空際,投往藍天雲的巨艦
去。隆然巨響裡,敵方巨艦連中兩炮,冒起熊熊火光。
    不捨一聲長笑,拉著谷凝清的玉手,長笑道:「愚夫婦去了!」大鳥般騰空而起,
落到前方敵艦的高桅上,借力飛出,再次落到另一戰艦的船頭處,在敵人撲上來前,又
早投往另一艦去。
    於撫雲一言不發,拔出長劍,展開絕世身法,緊追而去,荊城冷怕她有失,慌忙追
去。炮口轉而對付其它船艦。
    凌戰天長笑道:「這裡就交給你們了,老子要去活動活動筋骨。」
    大笑聲中,騰身而起。
    巨艦靈活地穿梭於敵陣之中,有若進入了羊群的猛虎。
    誰猜得到他們竟能以區區一舟,把龐大的大船隊擊得潰不成軍,由此亦可知為何以
朱元璋的力量,在建國三十年後,仍不能收服怒蛟幫了。
    熊熊火光裡,年憐丹和鷹飛兩人體化作飛灰。
    西域聯軍所有領袖級高手,全體出席這簡單但隆重的葬禮。
    戚長征和風行烈沒有割下兩人首級,可說是留有餘地,亦使他們好過了點。
    「花仙」年憐丹的女人紫紗妃、黃紗妃和方夜羽親自舉火,點燃淋了火油的柴堆。
    濃煙直送往後園的上空。
    眾人均神情肅穆。
    這戰果大出眾人意料之外,特別是風行烈,誰想得到他能殺死名震域外的年憐丹。
    現在裡赤媚身負重傷,龐斑又不會出手,紅日法王返了西藏,他們就算有報復之心,
力量也嫌單薄了點。更何況他們現在變成了孤軍。
    失去了藍玉和胡惟庸的照應支接,能否全體退返西域,亦是問題。
    龐斑凝視著烈,淡然道:「有生必有死,他們兩人於公平決戰中喪命,亦當死而瞑
目,這事就至此為止,所有恩怨一筆勾消,任何人均不准存有報復之念。」
    裡赤媚歎了一口氣道:「我們屢次欲殺戚長征、風行烈和韓柏三個小子不果,最後
反造就了三個可怕的高手出來,可說人算不如天算了。」
    方夜羽聽到韓柏的名字,冷冷一聲,虎目射出森森殺氣。
    這小子與他空等了半個時辰,實是想起也有氣。
    旁邊的甄夫人悄悄探手過來,握緊了他的手。
    龐斑眼神落到他身上,柔聲道:「夜羽你俗務繁忙,不能專志武道,否則以你天分,
成就絕不會低於他們三人。韓柏不來也好,又不是要爭什麼天下第一,若只為分個高低
而戰,與好勇鬥狠之徒有何分別?萬事均以大局為重,只要你能使大家安返西域,就是
完成了此行目的。若為師所料不錯,大明至少會有好幾年亂局,我們可高枕無憂了。」
    方夜羽為之汗顏,連忙應是。
    龐斑轉向眾人道:「秦夢瑤的成就巳超越了當年的言靜庵,成為中原武林無可爭議
的精神領袖,單玉如或可得勢一時,亦終因夢瑤的存在而崩頹,可預見未來百年之內,
我們西域諸國仍難以逐鹿中原,只宜休養生息,靜候良機。」
    這些話出自龐斑之口,誰敢不信。
    龐斑續道:「若要離開,今晚將是唯一機會,朱元為了對付單玉如,只好白白坐看
我們離開,否則惹怒了龐某,皇宮雖說高手如雲,恐仍沒有人能阻擋我。」微微一笑道:
「看來他也請不動浪翻雲來作他的保鏢吧!」柳搖枝低聲道:「那解語怎辦呢?」
    龐斑歎了一口氣道:「逝去了的事物,永遠再追不回來,搖枝若不能拋開一切,返
回西域,最後必是客死異鄉的收場。」
    頓了頓續道:「解語應尚未入京,她亦有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只要聯絡上韓柏,
安全方面將不成問題。」
    銳利的眼神掃過眾人,沉聲道:「時間無多,我們立即上路。我等既光明正大的來,
便光明正大地回去,龐某才不信朱元璋敢不打開城門,恭送我們離去。」
    拂袖轉身而去。
    眾人都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有龐斑向行,還有什麼可害怕的事呢?
    金石藏書堂內,除了韓柏、虛夜月、范良極等人外,鬼王府兩大高手鐵青衣、碧天
雁亦到了。
    還有就是欣聞他們戰勝歸來的忘情師太和雲清、雲素兩女弟子。
    不知雲素是否因靜修一夜的原因,清秀之氣更是迫人而來,使虛夜月亦露出驚異之
色,頻頻對她行注目禮,使韓柏更不敢大膽看她,怕惹起這嬌嬌女的醋意。
    說到底她總是修真之士,勾引她很不太妥當。但為何他以前並不太著意此點,是否
因如今受了道胎的影響呢?
    秦夢瑤的離去對韓柏產坐了很大的衝擊,使他對分外的美女意興索然,再加上盈散
花和秀色的慘劇,更令他心境起了變化,有點不敢再涉足情場,至少暫時是這個情況。
    鬼王先多謝了忘情師太的關切,吁出一口氣道:「我要乘夜離京去,隱居用功療傷,
否則恐難活過百天之數。」
    眾人齊齊一震,這才知道鬼王的傷勢嚴重之極。驚呼道:「爹!」虛若無望向愛女,
眼中射出慈愛之色道:「你乖乖的跟隨丈夫,不要隨便鬧小姐脾氣,將來自有相見之日。」
    忘情師太一聲佛號,沉聲道:「現在朱元璋既識破了單玉如陰謀,當有對付之策,
虛先生為何不就地療傷,豈非勝過旅途奔波嗎?」她剛從韓柏得知最新消息。
    故有此語。
    虛若無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輕歎一口氣道:「冥冥中自有主宰,非人力所能改變,
這趟虛某閉關療傷,絕不能受外界騷擾,京師現在正值多事之際,非是靜養之地,否則
虛某豈肯離開我的乖女兒。」
    韓柏熱血上衝道:「岳丈:請准許小婿和月兒陪你一道離去。哎喲!」這一聲自然
是給范良極了一腳。
    虛若無看了這對活實一眼,失笑道:「你們隨我去並沒有實際意義,有青衣、天雁
和銀衛護行便成了,虛某雖說受了傷,自保仍無問題。哼:更有誰敢來惹我呢?」
    眾人知他所言不假,憑他的威望,縱使明知他受了傷,也不會蠢得來惹他的。
    虛夜月悲叫一聲,不顧一切撲身跪下,抱著他的膝腿放聲悲泣起來。
    鐵青衣勸道:「月兒不要這樣了,徒令大家難過,府主須立刻起程,船隊在等著呢!」
韓柏過去拉起了虛夜月,雲清和雲素也走了過來勸她。
    送走了鬼王后,鬼王府頓呈清冷寥落,最高的負責人是四小鬼之一的「惡訟棍」霍
欲淚,不過此人足智多謀,一向負責情報方面的工作,鬼王著他留下,使韓柏等能通過
他掌握全盤局勢的發展情況。
    至於明裡喑裡的鬼王府高手留下來雖不足二百人,但都是精銳好手,實力仍不可輕
覷。眾人回到月榭,商議大事時,戚長征、風行烈和嬌妻們都到了。
    經過一個時辰的靜修,兩人神飛揚,看得范良極心花怒放。
    有忘情師太和雲清在場,老賊頭規矩多了。
    忘情師太忽道:「何不見夢瑤小姐?」
    虛夜月黯然垂首,本已紅的秀目又泛著淚光。
    雲素露出注意的神色。
    韓柏搖頭歎道:「她逐走了紅日法王,又勸動了方夜羽等人離京後,覺得塵緣已了,
所以返回靜齋去了。」
    虛夜月激動起來,飲泣道:「瑤姊說她永不再離開靜齋呢。」
    忘情師太一聲佛號,垂眉不語。
    眾人聞此消息,無不愕然。
    戚長征失聲道:「這就走了,我還未有機會和她親……嘿:和她說話兒。」他本想
說親近,但礙於忘情師太等出家人在場,慌忙改口。
    范良極不滿道:「她當我這大哥是假的嗎?道別的話都沒有半句。」
    雲素甜美的聲音響起道:「夢瑤小姐離去的方式深合劍道之旨,一劍斬下,塵緣盡
斷,范先生請勿怪她好嗎?」
    她說話時神態天真,卻句句出自真心,弄得范良極不好意思起來,變成自己毫無風
度。雲清狠狠瞪了他一眼。
    韓柏、戚長征和風行烈一直不敢對雲素行注目禮,借此良機,正好飽餐秀色。
    風行烈乃有禮君子,看了兩眼後收回目光,韓、戚兩人則趁忘情師太低目垂眉,對
這美若天仙的小尼姑大看特看。
    雲素在兩人注視下神色自若,還好奇地回望兩人。
    忘情師大一聲佛號,睜開眼來,嚇得韓、戚兩人望向別處。
    忘情師太柔聲道:「對於那張名單,各位準備如何下手?」
    戚、風等仍不知此事,范良極解釋一番後,才道:「要在天亮前這兩個時辰內,盡
快把這不知放在什麼地方的名單偷出來,原是不可能的事,唯一方法就是明搶加暗奪,
各位詐作因韓柏這小子變成廢人的事,發動報復,強攻入單玉如那賊巢裡,到處殺人放
火,我和韓柏則乘機搶掠東西,至於能否成功,就要看運氣了。」
    戚長征聽到打架立即精神大振,哈哈笑道:「我可順手把瞿秋白煎皮拆骨,以報先
幫主的大仇。」
    范良極與奮起來,由懷內掏出畫好了的地圖,正要向眾人宣佈他擬定的妙策時,霍
欲淚進來道:「戚公子:古劍池的薄姑娘來見你。」
    戚長徵人為愕然,薄昭如怎會這麼好來找他,正要溜出去,大腿一陣劇痛,原來給
醋意大作的寒碧翠狠狠捏了一記,忙改口道:「薄姑娘必是為公事而來,麻煩霍先生請
她到這裡來。」
    韓柏對這風韻迷人的美女印象極深,喜道:「快請她來!」霍欲淚領命去了。
    戚長征一顆心七上八下,暗忖難道她耐不住芳心寂寞,終於來向他歸降嗎?
    想到這裡,一顆心不由灼熱起來,那還記得什麼安分守己,什麼做個好丈夫的壯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