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5卷)
第三章 半步之差

    朱元璋看著龍桌上的假杯,又氣又好笑,給攜入御書房仍在裝死的韓柏,此時才跳
起來,扮著神情惶恐的坐在下首處。
    朱元璋啞然失笑道:「你什麼不好偷,卻要來偷朕的「掩月盤龍」,難道不知這杯
對朕的意義是多麼重大嗎?差點連命都去了,真是活該。」
    韓柏苦笑著臉道:「我只是個接贓的助手,范良極那傢伙把我騙了來,說找到單玉
如在宮內的藏身處,那知去了一轉,就把這東西塞入我懷裡,自己又去偷另外的東西,
累得我被皇上的人追殺。」
    朱元璋訝道:「范賊頭怎知盤龍杯藏在太廟裡?」
    韓柏心中暗喜,這次你還不上當,茫然搖頭道:「小子什麼事都不知道。」
    朱元璋嘴角飄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柔聲道:「單玉如為何會忽然出現,把你擄
走?但又不乾脆把你殺死呢?」
    韓柏道:「或者她認為把小子弄成廢人,更是有趣一點。」
    朱元璋搖頭道:「那她更不用把盤龍杯小心翼翼放回布袋裡,又把它好好藏在你懷
中,你已成了個廢人,這樣做根本害不了你,反使人覺得她是栽贓陷害你。」
    兩眼神光一現道:「單玉如一向手腳乾淨,否則我們不會到現在仍拿不著她的把柄,
這樣拖泥帶水,其中定有因由。」
    韓柏靈光一閃道:「我明白了!」朱元璋一掌拍在桌上,大笑道:「小子你真是朕
的福將,這麼輕鬆容易,就破了單玉如天衣無縫的陰謀。」
    韓柏歎道:「皇上真是厲害!」朱元璋失笑道:「想不到一隻假杯,竟可騙倒佔盡
上風的單玉如。」
    韓柏劇震道:「假杯!」朱元璋笑得喘著氣道:「范良極無疑是仿冒的天才,不過
他卻怎也仿不到這真杯的重量,因為那是天竺二種叫「金銅」的物料所造,看來與中土
的黃銅無異,但卻重了少許,朕初時也被騙過了,但朕拿上手後才知真偽,剛才只是故
意與他到太廟撲個空。他的耳朵厲害,竟可偷聽到朕在這裡和你說話。」
    韓柏老臉通紅,既尷尬又難堪。
    朱元璋收上笑聲,欣然道:「放心吧:朕絕不會和你們計較,待會把真杯拿來贈你
又如何,不過千萬不要拿來喝酒,否則一命嗚呼,怨不得別人也。」
    他顯是心情大佳,長身而起道:「小子隨我來!」韓柏茫然看著他,到此時此刻,
他仍不知朱元璋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太監村的情景比之上次韓柏來時,大有不同,地上是齊膝的大雪,樹掛霜條,在月
色下既神又純淨。
    龐斑輕鬆漫步,不留下半點痕跡。
    流水淙淙。
    具有挺拔入雲之姿的鷹緣手負背後,正俯頭細看所站石旁永不休止的山泉流水,悠
然自得。
    龐斑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卻如斯響應地回過頭來,與龐斑打了個照面。
    他的眼神仍是熾熱無比,充盈著渴望、好奇和對生命的愛戀。
    龐斑眼中閃過訝色,微微一笑道.:「見到鷹緣兄,可想像到尊父當年英發的雄姿。」
鷹緣哈哈一笑道:「真是有趣,我也正想著先父當年決鬥令師時,不敢輕忽的心境。」
    接著露出深思的神色道:「這幾十年來,我還是第一次說話。」
    龐斑欣然一笑,來到他身旁,與他並肩而立,柔聲道:「活佛今天來中原,究竟是
為了什麼原因?」
    鷹緣深邃不可測的眼神,投往溪水裡去,微笑道:「當然是為再續先父與令師百年
前未竟之緣,事實上我早便出手,借行烈與龐兄拚了一場,使龐兄毀不了爐鼎,亦使龐
兄落了在下風好一陣子,只想不到龐兄這麼快便脫身出來。」
    龐斑啞然失笑道:「好一個脫身出來!」竟沒有半絲不滿的表示,還似覺得很滿意
的樣子。
    鷹緣踢掉鞋子,坐了下來,把赤足浸在冰寒徹骨的水中,舒服地歎息道:「暖得真
舒服!」龐斑仰首望去,細察月暈外黯淡的星辰,淡淡道:「暖得有道理,冷暖純是一
種主觀的感覺。所以催眠師才能令受術者隨他的指示感受到寒溫,看來活佛已能完全駕
馭身體和感官了。」
    鷹緣凝視著流水,眼睛閃著熱烈得像天真孩兒般的光芒,喃喃自語般道:「龐兄:
生命不是頂奇妙?萬千潛而未現的種子,苦候著良機,等待著要闖入我們這世界裡來,
經驗生命的一切。小弟不才,就在先父和白蓮鈺合體的剎那,比別人先走一步,得到了
再生那千載一時的機會,受了最精絕倫的生命精華,所以本人最愛的就是父母。」
    龐斑笑道:「生命的開始便是爭著投胎,難怪人天性好鬥,因為打一開始就是那樣
子了。鷹兄摸到的確是一手好得不能再好的牌子。」
    鷹緣歎道:「我不說話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人與人間的說話實在沒有多大實質的意
義。但現在我卻很享受我們間的對答。」
    忽然仰天一笑道:「既摸到一手好牌,何不大賭一場,所以我才裡迢迢來中原找龐
兄,使這場生命的遊戲更為淋漓盡致。」
    龐斑捧腹狂笑,蹲了下來,喘著氣道:「龐某自出生以來,從未試過像今晚的開懷,
好了:現在你找到我了,要龐某怎樣玩這遊戲,無不奉陪!」鷹緣別過頭來,寬廣的前
額閃現著智能的光輝,眼睛射出情湛的神光,透進龐斑的銳目,柔聲道:「鷹刀內藏有
先父畢生的經驗,包括躍馬破碎虛空而去的最後一著,當然漏不了隱藏著生死奧的《戰
神圖錄》,鷹刀內現在只餘《戰神圖錄》,其它的都給我由鷹刀內抹去了。」
    龐斑動容道:「這確是駭人聽聞的事,鷹兄既能重歷乃父的生命,等若多了乃父那
一世的輪迴,為何仍要留戀這裡呢?」
    鷹緣歎了一口氣,搖頭苦笑道:「我已跨了半步出去,但卻驚得縮了回來,驚的是
破碎虛空這最後一招,怎會是這麼容易的一回事?」
    龐斑的臉色凝重起來,沉聲道:「那小半步是怎麼樣的?」
    鷹緣眼不轉瞬地與他深深對視著,閃動著使人心顫神移的精光,輕輕道:「那完全
超越了任何人世的經驗,沒有話可以形容其萬一,所以由那天起,我選擇了不說話,也
忘記了所有武功。」
    龐斑微微一笑道:「那為何今晚又說這麼多話?」
    鷹緣露出個充滿童心的笑容,看著濯在冰水裡的赤足,伸展著腳趾,以充滿感情的
聲音道:「因為本人要把這言語說不出來的經驗全盤奉上給龐兄,以表達家父對令師蒙
赤行賜以決戰的感激,沒有那次決戰,先父絕無可能參破戰神圖錄最後的破碎虛空。」
    再望著龐斑微笑道:「沒有與龐兄今晚此戰,亦浪費了先父對我的苦心」龐斑大感
有趣道:「龐某真的很想聽這沒有方法以言語表達出來的經驗。」
    鷹緣若無其事道:「只要龐兄殺了我,立即會「聽」到這經驗。」
    龐斑仰天大笑起來,狀極歡暢。
    鬼王虛若無單獨一人立在干羅遺體旁,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細看著這初交即成知
己的好友。
    對自己或別人的死亡,他早麻木了。
    但干羅的死不知如何,卻使他特別生出了感觸。
    堂外圍裡月色朦朧,似有若無地展示著某種超乎平凡的詭異。
    就在此時,裡赤媚的聲音由空際遙遙傳來道:「有請虛兄!」虛若無微微一笑,倏
地不見了。
    干清殿內的密室裡,韓柏、范良極和虛夜月三人並排坐在上等紅木做的長凳上,看
著上首春風滿臉的朱元璋,假杯放在他身旁几上。
    原本放在這密室裡的真杯給拿了去仔細檢驗。
    另一邊坐的只有一個燕王。
    眾人這時已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均感其間過程荒誕離奇之極。
    朱元道:「現在事情非常清楚明白,叛賊最初的陰謀,必是與媚蠱有關,分別由盈
散花和陳貴妃向皇兒和朕下手,這牽涉到魔教的邪術,例如使棣兒在大壽慶典時忽然失
了神智,下手刺殺朕,那時單玉如便可措詞一舉把與棣兒有關的所有皇兒和大臣全部誅
掉,那時天下還不是她的嗎?」
    范良極雖被拆穿了賊謀,卻半點謙色都欠奉,拍腿歎道:「可惜卻給浪翻雲撞個正
著,並使陳貴妃得不到其中一項必須的藥物,故陰謀只成功了暗算燕王的那一半。」
    燕王臉色一紅,掩飾尷尬,加入推論道:「於是單玉如另想他法,把毒藥塗在盤龍
林內,只要父皇被害,而本王又中了必殺的媚蠱,天下亦是他們的了。」
    朱元璋歎道:「這女人真厲害,一計不成又一計,而且成功的機會的確很大,自朕
得到盤龍杯後,一直不准任何人觸碰此杯,免得影響了杯子所藏的幸運,所以明天大壽
朕以之祭祀天地時,便要著她道兒。」
    轉向燕王棣道:「忠勤伯確是我朱家的福將,將來無論形勢如何發展,棣兒必須善
待忠勤伯,知道嗎?」
    以朱元璋的為人,縱使是一時衝動,說得出這種話來,亦已非常罕有難得了。
    燕王棣連忙應命。
    虛夜月不耐道:「朱伯伯,那現在要怎樣對付那些奸徒呢?」
    朱元璋顯是相當疼愛這嬌嬌女,含笑愛憐地道:「當然是要把他們一網打盡,半個
不留。」
    接著蹙起眉頭道:「這也要怪朕作繭自縛,自允懂事以來,朕一直栽培他,還鼓勵
他與王公大臣接觸議政,使政權有朝一日能順利移交。唉:他在這方面做得比朕預估的
要好上十倍:到現在才知他背後有單玉如在指導和撐腰。」這下不勝感觸,他顯然仍對
允有著深厚的感情,一時難以改變過來。
    龍目寒光閃過,冷冷道:「這密室乃宮內禁地,放的全是祭器,只有朕和允才可進
入。」
    眾人恍然,才知道朱元璋為何如此肯定允有問題,只有他始有機會把毒藥塗在杯內。
這回輪到燕王擔心杯子檢驗的結果了。
    剛好此時檢驗的報告來了。
    老公公把杯子送回來道:「這實杯果然有問題,杯底少許的一角多了層透明的膠,
但卻沒有毒性,可知必仍是與混毒的手法有關,若非心有定見,真不易檢查出來。」
    朱元璋眼中閃過濃烈的殺機,先使老公公退出密室外,沉聲道:「現在證據確鑿,
所以我們必須先發制人,一舉把叛賊全部清除,天下才會有太平日子。」
    接著歎了一口氣道:「這事最頭痛的地力,就是仍摸不清楚單玉如的真正實力,剛
才搜尋忠勤伯時,坤寧宮內發現了血跡,八名禁衛集體被殺,都是被點穴後被人再下毒
手滅口,朕已借口安全問題,派出高手,名為保護,實際上是禁制了允的行動,暫時他
已被朕控制在手裡。」
    范良極沉聲道:「只要幹掉了這孩兒,單玉如還能有什麼作為呢?」
    朱元璋對范良極態度親切,笑道:「范兄偷東西是天下無雙,但說到政治權術,還
是朕在行。大明律例乃由朕親自訂立,連朕亦不可隨意違背。尤其此事牽連廣泛,京師
內無人不擁戴允,視他為未來新主,所以廢立之事,必須候到適當時機,理由充分,才
可進行,否則立即天下大亂,連朕也難以壓制。」
    雙目精芒一閃,緩緩道:「眼前當務之急,就是找出暗中附從單玉如的王公大臣的
名單,那朕便可在明年到南郊登壇祭祀天地前,把這些叛臣賊將全體逮捕,老虎沒了爪
牙,單玉如只靠她的天命教徒和一些投附的武林高手,就再不足為患。」
    眾人心下明白,單玉如最厲害的武器就是無孔不入的女色,她們通過巧妙的方法,
像附骨之蛆般潛在王公大臣身旁,配合著允的聲勢,裡應外合下,自有不少人暗中附了
允。這些人一向大力反對燕王,與允的命運掛上了鉤,若知朱元璋改立燕王,為了切身
利益,有起事來,只有站在允的一方,那麼天下立時四分五裂了。
    朱元璋亦不能隨便把懷疑有問題的人處死,但若有這樣一張名單,不但列出了像白
芳華那樣打進了大臣家內的天命教妖女,還有這些附從大臣的詳細資料,朱元璋出師有
名,即可一舉把他們全部除掉,燕王的登基亦再無任何阻力了。
    韓柏苦惱地道:「這樣一張名單,可能根木並不存在呢!」朱元璋搖頭道:「一定
會有這種資料的,否則以天命教這麼龐大的組織,如何運作,不信可問怒蛟幫的人,每
項收支,所有人手的調派,均須有詳細的紀錄,若只靠腦袋去記,負責的人若忽然被殺
或病倒,豈非亂成一團。」
    向范良極微微一笑道:「范兄乃偷中之王,不知可否為朕在今晚把這張名單弄來,
那你拿走盤龍杯時,亦受之無愧了。」
    范良極暗罵一聲,拍胸道:「皇上有令,我侍衛長怎敢不從,小將儘管試試看。」
    韓柏喜道:「我應可免役了吧:因為小子理應扮作身受重傷,人事不知,還應通知
月兒入宮來探望我,皇上只要借間有床的密室給小子躲起來便成了。」
    虛夜月立時俏臉飛紅,狠狠盯了韓柏一眼,但又是大感興奮。
    朱元璋失笑道:「都怪朕賜了你忠勤兩字,壞了名,范兄沒了你這好拍檔怎行,單
玉如愛怎麼想便由她吧:只要拿到名單,還怕她飛到天上去不成?」
    再正容道:「無論如何,朕希望那份名單在太陽東出之前,能擺到朕的桌上來.」
龐斑笑罷森然道:「不計浪翻雲,龐某從未遇過一個比活佛更厲害的對手。活佛得法後
竟可忘法,龐某怎殺得死你?正如活佛亦無能殺死本人,因為我們都各自在自己的領域
達到了峰巔之境,誰也奈何不了誰。活佛憑的是禪法,本人憑的是武道,同樣地達到了
天人之界。」
    鷹緣訝道:「龐兄的智能確達到了洞悉無遺的境界,我和你就似河水不犯井水,不
似你和浪翻雲,必須分出生死勝負。」
    接著低頭凝視流水,好一會後,像徹底忘記了剛才所有對話般靜若止水地道:「明
天我會回去布達拉官,龐兄珍重了:鷹緣會耐心靜候你們的戰果。」
    龐斑的反應亦是奇怪,絲毫不以為意,長身而起,負手淡然自若道:「鷹兄路途小
心!」哈哈一笑,飄然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