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4卷)
第三章 各自打算

    鬼王府金石藏書堂。
    當韓柏把見朱元璋的經過詳細道出來,說到朱元璋聞恭夫人之名色變,不准他繼續
說下去時,細心聆聽的虛若無和燕王棣亦同時色變。
    虛若無眼中爆起厲芒,失聲道:「不好!」韓柏吃了一驚,與燕王一起盯著虛若無。
    虛若無臉上露出複雜無比的神色,長長歎了一口氣道:「到今天我才明白為何元璋
堅持要立允為皇太孫,因為其中實有不可告人的隱私。」
    燕王棣的臉色變得更是難看,嘴輕顫,卻沒有插話。
    韓柏大惑不解道:「什麼隱私?」
    虛若無臉色凝重無比,沉聲道:「此事純屬猜估,但憑著元璋的奇怪反應,恐亦八
九不離十。」
    燕王棣垂下頭去,神色古怪。
    韓柏大感興趣,追問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燕王站了起來,沙啞著聲音道:「我要出去吸幾口新鮮空氣。」
    找了個借口,就那麼匆匆避開了。
    韓柏呆看著他溜走,更感奇怪,望向鬼王。
    虛若無歎了一口氣,道:「對朱元璋這反應最合理的解,就是恭夫人與他有私情,
允不是他的孫子,而是兒子。」
    韓柏頭皮發麻,呆在當場,好一會才道:「妖女確是妖女,為何她不正式成為朱元
璋的妃嬪,那不是更直接了當嗎?」
    虛若無神色凝重道:「沒有人比單玉如更理解人性了,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天命教的妖女雖媚術厲害,但對朱元璋這種對美女予取予奪的人來說,時間久了,沒有
了新鮮感時,便會厭倦,此乃人之常情:若再加上衝破禁忌的偷歡苟合,則更能予他無
與倫比的刺激。單玉如就是看中這點,正若她看中我對亡妻的思念般,牢牢抓著了朱元
璋的心,亦使他對這「兒子」另眼相看,寵愛有加。」
    韓柏連脊椎都發麻了,深吸一口氣道:「現在怎辦才好呢?」
    表王平靜下來,沉吟片晌後道:「他只是一時接受不了,冷靜下來,便會有別的想
法,朱元璋終是非常之人。」
    韓柏感覺上好了一點,道:「若他知悉恭夫人的陰謀,單玉如還憑什麼來害死他呢?」
鬼王苦笑道:「但願我能知道。現在我仍不能接受的一個事實,就是單玉如其實比朱元
璋和我都更厲害,因為她能比朱元璋更不講道德和原則。唉:這樣的一個女人。」
    韓柏振起精神道:「橫豎也告訴了朱元璋,不若就和單玉如大斗一陷只要保住朱元
璋和燕王的命,我們就贏了。」
    表王皺眉道:「那有這麼簡單,不過我肯定若元璋可度過這三天大壽之期,定會廢
了允和以最殘忍的手法處死恭夫人,問題是他能否過得了這三天大限?」
    韓柏頹然道:「為何他不立即動手呢?」
    表王道:「他必須先藉藍玉和胡惟庸的叛逆大罪,誅除了所有擁戴允的將領大臣後,
才可以廢掉允,這種事一個不好,就會惹起軒然大波,動搖大明的根本。縱使是皇帝,
也不是可說做就做的。」
    韓柏與奮地道:「只是要挨過這三天,那還不容易嗎?」旋又頹然道:「不過岳丈
說過他壽元已盡,若在這三天之內就糟透了。」
    表王閃過複雜難明的神色,好一會才傳聲往外道:「小棣進來!」話聲才落,燕王
棣已在入門處現身,神色如常,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表王正容道:「不理事情如何變化,夢瑤說得對,你今晚必須離開京師。」
    韓柏記起了聶慶童的警告,嚇了一跳,忙說了出來。
    燕王緩縷坐到鬼王右旁下首的大師椅內,神色不見波動,只是靜靜地瞧著鬼王。
    表王臉上怒意一閃即逝,冷哼道:「虛某就要給朱元璋看看,我若要把一個人送離
京師,即使他身為天子,亦阻止不了。」
    拂袖而起,尚未有機會說話,鐵青衣走了進來,施禮道:「皇上派人傳來聖旨,命
燕王立即入宮見駕!」三人齊感愕然。
    韓柏喜道:「看來他真已知道誰忠誰奸了!」接著又尷尬地搔起頭來,到現在他再
也不清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了。
    好或壞這簡單的二分法顯然並不適用於現實的世界裡。誰不在為自己的私利奮鬥爭
取?動物是為了生存,人若為所追求的目標理想,像燕王般便為了皇位,甚至不惜對付
最愛重他的鬼王,又試圖行刺生父,與「好」這個字實扯不上任何關係。
    燕王亦閃過一絲喜色,若朱元璋因此捨棄允,他自然成了最有機會繼承皇位的人,
不由有點後悔曾刺殺朱元璋。這成了唯一的心理障礙。
    表王盯了燕王好一會使,歎道:「就算我教小棣不要入官,小棣亦會反對吧?」
    燕王雄偉的軀體微微一震,搖頭道:「不:小隸全聽鬼王吩咐!」鬼王苦笑道:
「虛某雖很想吩咐你這樣做那樣做,卻是難於啟齒。因為你若逆旨,就是公然和你父親
對抗了,便便事情更難控制,亦不知這樣做便宜了那一方。」
    燕王乘機道:「小棣很想聽聽父王他有什麼話。」
    表王等人那還不知他心意。
    韓柏猶豫道:「現在陳貴妃給軟禁了起來,皇上又知她有混毒這手法,所以即使燕
王和皇上在一起,應也沒有問題吧!」鬼王道:「看來只好如此了,小棣去吧:兵來將
擋,衝著虛某的面子,這三天內元璋絕不敢拿你怎樣的。」
    忽又失笑道:「人算怎及天算?處某人實在太多妄念了。」
    將軍府內。
    藍玉高坐堂上哺著熊皮的太師椅,手下盡列兩旁。
    他的臉色仍有點蒼白,但精神比之剛受傷時已判若兩人,顯是大有好轉。
    藍玉看著眼下這批匹人手,人人戰意高昴,對自己仍是充滿信心,心中欣慰。
    唯一可恨的事,就是缺少了連寬這個智勇雙全的得力臂助,而且這次來京的所有安
排,進退之法,均由連寬一手策劃,現在連寬死了,立時使他們陣大亂,很多事要重新
考慮,由頭做起。
    於此亦可見朱元璋的眼光和狠辣,一舉便命中他的要害。
    「金猴」常野望恭敬地道:「大師身體沒有什麼事了吧?」
    藍玉氣全消,溫和答道:「秦夢瑤仍算手下留情,並非真心想要本帥的命,現在功
力已回復大半,只要有幾天工夫,定可完全復元了。」
    眾人都舒了一口氣,蘭玉貞道:「只恨宋家兄妹把東西送到了朱元璋手上,否則過
了這三天壽期才走,便有把握多了。」
    「布衣侯」戰甲臉色凝重道:「此地不宜再留,京城現在風聲鶴唳,人心惶惶,很
多以前和大師稱兄道弟的大官將領,都對我們避而不見,連胡惟庸亦稱病躲在家中,恐
怕受了牽連。」
    藍玉道:「走是一定要走的了,只要返回本帥的駐地,我才不信鬥不過現時朱元璋
手下那批沒用的傢伙。燕王又中了媚蠱,自身難保,這天下遲早是本帥囊中之物,那時
定教你們晉爵封侯,子孫福祿無窮。」
    四十多名手下齊聲感謝,亦知藍玉所言無虛。
    藍玉可說是明室開國的最後一員猛將,兵法武功,除鬼王外均無人可與比擬。但鬼
王顯然已超然於一切之上,再不會為朱元璋出力。
    這也是朱元璋自食的惡果。忠臣良將,不是由他親自下令,就是通過胡惟庸的手,
誅戮殆盡。
    藍玉記起一事,問道:「水月那傢伙還未回來嗎?」
    昂責情報的「通天耳」李天權答道:「與秦夢瑤交手後,他和那四侍便像空氣般消
失得無影無蹤。」
    罷升級為首席謀士的胖子力發不忘爭取表現道:「此事相當奇怪,他們人生路不熟,
模樣又怪,定是有人包庇他們,才能隱藏得這麼好。」
    藍玉不耐煩地道:「看來必是胡惟庸這沒有義氣的混蛋了。現在不要理這種閒事了,
最要緊是逃出京城去。」轉向李天權道:「朱元璋方面有什麼消息?」
    李天權沉聲道:「皇宮的保安以倍計的加強了,內宮的人被禁了出入,連離宮辦事
的人都不准回去。另外朱元璋又從廣東調來了一支與我們全無關係的精銳人馬,由長興
侯耿炳文率領,封鎖了出入京師的所有關口要道,人數在十萬之間。」
    藍玉呆了一呆,這耿炳文年近六十,乃朱元璋開國時碩果僅存的老將之一,戰功雖
遠及不上他藍玉,但亦是個人才,武技非常高明,且一向與自己不和。可見朱元璋是處
心積慮地在對付他。
    李天權續道:「至於禁衛軍和廠衛亦見調動跡象,嚴無懼和葉素冬兩人不斷入官見
駕,看來他們會隨時展開對付我們的行動。」
    藍玉身經百戰,絕不會因此害怕,皺眉想了一會,道:「文的不成只有來武的,只
要佈置得宜,欺朱元璋力量分散,以我們的實力,便闖出去也不成問題,最怕就是給他
們困在城內,幸好我們早挖了逃生道,到時讓我們教朱元璋大吃一驚好了。」
    聚人都笑了起來。
    方發獻計道:「連寬先生曾定下多路逃走的疑兵之計,現在再經小人因應改動,必
可使朱元璋捉摸不定,只要溜出城外,與我們的援兵會合,那還怕不能安然回家。」
    李天權又道:「最近允亦活躍起來,與他以前的低調作風大不相向,這幾天他……」
藍玉揮手道:「本帥再沒興趣管京師的事了,只要太陽下山,我們便立即離開,朱元璋
怎會想到我連他的壽酒都不喝便走了呢。」
    戰甲道:「胡惟庸和魔師宮的人是否都不須理會了。」
    藍玉哈哈一笑道:「若他們成功殺死了朱元璋和燕王,天下自然落到胡惟庸手上,
那亦等若天下是我藍某人的了。」
    眾人點頭同意。
    胡惟庸權勢全來自朱元璋,根木沒有服眾的威望,那時定有一批人擁護允來對付胡
惟庸,藍王就是看到此情況才會佯與他合作。
    所以只要藍玉能逃回邊疆的根據地,就若虎返深山,龍入大海,任他施為了。
    正當藍玉密謀逃命時,胡惟庸則一人獨自在書齋裡緊皺眉頭。
    叩門聲響,家將來報道:「吉安侯來了!」胡惟庸冷哼一聲,道:「著他進來!」
不一會當日胡惟庸宴請韓柏時曾作陪客的吉安侯陸仲亨來到書齋,施禮後神色凝重道:
「丞相:朱元璋有點不妥當。」
    陸仲亨是手握實權的人,乃胡惟庸最得力的心腹之一,卻非天命教的人。數年前與
平涼侯因事獲罪,全賴胡惟庸包庇,才得免禍。亦因此成了他最得力的手下,暗中招兵
買馬,密謀舉事。
    兩人之外,還有明朝開國重臣李善長之弟李存義,御史陳寧和明州指揮林賢及大臣
封績,組成核心的謀反班底。
    至於總捕頭宋鯤等,已是較外圍的人,參與不到機密的事。
    這些人並不知道胡惟庸的真正圖謀,但都知他不但權傾朝野,還神通廣大,要殺個
大臣易如反掌,手下又有奇人異士相助。
    林賢和封績兩人分別聯絡倭子和方夜羽兩方面的勢力,整個計劃可說天衣無縫,誰
也想不到會出漏子。
    只要他毒計得逞,朱元璋和燕王均要一命嗚呼,那時挾允這稚子以令諸侯,天下就
是他胡家的了。
    這正是單玉如厲害之處,連自己的心腹手下亦瞞著,讓他以為天命教一心把他捧作
皇帝,於是全心全意為帝位忘情奮鬥,死到臨頭亦懵然不知。
    胡惟庸原是深沈多智的人,否則也不會被單玉如挑出來坐上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的位置,聞言道:「你是否指朱元璋調來兵馬,把守出入京師道路關防一事。」
    陸仲亨道:「這只是其中一項,據本候的眼線說:京師內所有禁衛和廠衛,全奉召
歸隊,似要有所行動,形勢非常不妙,本候的家將更發覺府外有陌生人出現,會否是朱
元發覺了我們和元人及倭人有勾結呢?」
    胡惟庸斷然道:「放心吧:若有不妥,楞嚴自會通風報訊。據我的消息說:是因宋
死鬼那對子女成功地把藍玉的謀反證據,送到了朱元璋手中。現在京師內與藍玉有關係
的,如景川侯曹震、鶴慶侯張翼、吏部尚書詹徽、侍郎博友文等無不人人自危,希望與
藍玉劃清界線,哈,藍王太不小心了,本相就不會有痛腳給老朱抓著。」
    陸仲亨看到胡惟庸不但從容自若,還得意洋洋,心下稍安,但仍是憂心忡忡道:
「這兩天允太子不時出宮,往訪方孝孺、翰林院修撰黃子澄和兵部侍郎齊泰等人,不知
是否暗承朱元璋旨意辦事,密謀對付我們呢?」
    胡惟庸臉上閃過怒色,方孝孺、黃子澄都是京師德高望重的人,對群臣有龐大的影
響力。齊泰則是兵部第二把交椅的人物,為今體制和名義上雖以兵部尚書來主管,但實
際權柄都由齊泰把持,乃實權人物。兼之武功高強,是各方爭取的對象。
    這三人一向擁護允最力,反對朱元璋違反繼承法,將帝位傳與燕王。在此事上雖和
胡惟庸同一陣線,但在其它方面卻處處與胡惟庸作對。卻因有允護著他們,單玉如又不
同意他輕舉妄動,隨便殺害大臣,故胡惟庸只好等待得天下後,才慢慢收拾這些大敵。
    為此陸仲亨知道允與這三人頻頻密議,便疑心朱元璋父子是要對付他們。
    胡惟庸冷哼道:「不要疑神疑鬼,胡某才不相信朱元璋會在大壽前把京城弄得血雨
腥風,鬼哭神號。若有事情發生,亦應是在大壽之後。」接著嘴角逸出一絲殘酷的陰笑,
道:「那時老朱和燕王早到閻皇那處報到了。」
    再充滿信心地微笑道:「藍玉已做好了他那一部分,留他在這人世間也沒有什麼作
用了,所以為今我還要謝主龍恩哩!」韓柏踏出金石藏書堂,與范良極撞個滿懷,後者
驚異地道:「果然不同了!」韓柏滿肚子煩惱,心不在焉答道:「是否樣子變得更英俊
了?」
    范良極把他拉到路旁的樹叢裡,任由雪粉到他們身上,正容道:「慘了:你的樣子
正派了很多,還有點呆楞楞的窮酸氣。」
    韓柏沒好氣道:「去你的娘:現在本浪子沒心情和你夾纏。」
    范良極曲指在他大頭處重重叩了一記,怒道:「我在和你說緊要話,老浪那傢伙私
下對我說:你這小子和夢瑤雙修合體後,你的魔種很可能會被夢瑤的道胎壓下魔性,看
來他的預言又正確了。你已變成了個沒趣的傢伙,看來月兒、霜兒們很快便要改嫁了。
莫忘記長征和行列兩人都比你只強不弱,尤其行烈那小子沒有你那麼花心。唉:不過這
還不是問題,因為你以後都不會再心花花了。」
    韓柏先呆了一呆,接著心中大為懍然,范良極沒有說錯,今天自己的確是變得正經
得多,沒有了以往那種頑皮跳脫,天馬行空的放浪情懷,凡事都要向合情合理方面著想。
    范良極道:「心病還須心藥醫,你這呆頭呆腦,只有本人才能洽好。」
    韓柏奇道:「這樣的病你也有方法診洽?」
    范良極道:「當然:只要你肯和我合作到宮內偷東西,包保藥到即愈。」
    韓柏明白過來,失聲道:「在這風頭火勢的時刻,我才不和你胡攪呢。」
    范良極不悅道:「什麼風頭火頭,你還不是照樣去騙人家姑娘,哼:竟把雲素弄到
了鬼王府來,你的心意,路人皆知啦!」韓柏沒有好氣,雲素之所以來到鬼王府,全是
她師傅忘情師太的王竟,關他的鳥事。
    范良極道:「找本來也不須靠你那對笨手幫忙,只不過現在皇城內寸步難行,才要
靠你和老朱的關係混進去。」
    韓柏心中一動,暗忖這死老鬼也說得對,自己要回復以前的心性,就須做些以前才
會做的胡鬧事,遂板起瞼孔道:「你究竟要偷什麼呢?不妨說來聽聽。」
    范良極立即眉開眼笑,摟著他肩頭,朝林木深處走去,嘴巴當然說個不停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