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3卷)
第十二章 敵友難分

    鬼王府。
    金石藏書堂內。
    朱元璋哈哈一笑,同坐在一旁的虛若無道:「上次小弟來此,求若無兄占算國運,
轉眼又兩個月另八天。若無兄卦理精湛,有鬼神莫測之機,所說諸事,一一應驗,小弟
傾佩不已。」
    鬼王虛若無淡淡一笑道:「看元璋成竹在胸的樣子,必是萬事順遂,可喜可賀。」
    朱元璋龍目寒光一閃道:「自靜庵仙逝的消息傳來後,小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前塵
往事,唉!小弟自甲辰年晉稱吳王,至今不覺已有三十四年,回想起來,就像作了一場
春秋大夢。若無兄說得對,除了每次勝利後的剎那光陰,小弟從未真正感到快樂和滿足
感。只知埋首政務,若把這些工作由小弟處拿走,我便一無所有了。」
    虛若無搖頭歎道:「這就是當皇帝的代價。所以虛某從不肯把你當作皇帝,就是希
望你還有個可以說話的人,可惜這卻成了你我間最大的衝突和矛盾:不過你肯在這時刻仍
來見我,虛某心中仍有點安慰,五十年的交情總算還有點剩餘下來。」
    朱元璋一呆道:「若無兄怎會有這番說話,朱元璋盡避對任何人無情無義,但與若
無兄這一番交情,卻是真誠無私的。」
    鬼王虛若無仰天長笑,雙目神光電射,銳利的眼神凝定在朱元璋臉上,冷然道:
「虛某與裡赤媚之戰,如弦上之箭,勢在必發,此戰不論勝敗,虛某亦將拋開一切,歸
隱山林,再不理江湖與朝廷之事,元璋你亦再不需為虛某的事煞費思量了。」
    朱元璋劇震道:「若無兄似對小弟誤會甚深,只要若無兄一句話,小弟可發動手中
所有力量,教裡赤媚等無一人能生離京師。」
    虛若無哈哈一笑道:「元璋說笑了,現在你豈可分神去對付這批高手如雲的外族聯
軍,何況對方有龐斑助陣,除非請得浪翻雲出手,不過你也應知浪翻雲絕不會聽你我的
命令吧!」
    朱元璋微笑道:「若無兄已知藍玉和胡惟庸的事了。」
    鬼王虛若無不置可否,岔開話題道:「元璋這次來找虛某,是否為了燕王的事?」
    朱元璋臉容一沉道:「若無兄知否這逆子要行刺我這個親爹?」
    虛若無長歎道:「元璋!我要你坦白告訴我,若換了你在他的處境,你會怎麼做?」
    朱元璋龍目冷芒一閃,不悅道:「若無兄還要護著他嗎?」
    虛若無搖頭苦笑著:「元璋真是那麼善忘嗎?我剛才說過:與裡赤媚決戰後,我再
不會參與朝廷之事,你大壽一過,虛某亦立即離開京師,這世上便等若沒有了虛若無這
一個人,你要幹什麼,我不管亦不理。」按著語氣轉寒道:「可是在這大壽之期,虛某
卻絕不許你在我眼前對付小棣,這之後就是你們父子之間的事了。」
    朱元璋沉默下來,凝望著腳下的階磚,沉吟不語。
    虛若無微微一笑道:「自你登基後,我虛若無還是第一次對元璋你如此疾言厲色,
你心中定然很不舒服了。」
    朱元璋臉上露出回憶思索的神色,緩緩道:「我朱元璋一生最神傷魂斷的三個時刻,
就是言靜淹、紀惜惜的離開和馬皇后的身故。
    還記得她斷氣前緊握著我的手,要我尊重若無兄的意見。嘿!區區三天之期,若我
朱元璋都不遵照若無兄的吩咐,怎對得住若無兄的恩情和馬皇后的異言。好吧!皇天在
上,朱元璋便立此承諾,若無兄可以放心了。」
    虛若無露出一絲笑意,旋又滿懷感觸道:「天數有定,元璋你要記著,我虛若無的
一切作為,都是為保你朱家天下,讓萬民能長享太平。」
    朱元璋一震往虛若無望去,疑惑地道:「若無兄話中隱含深意,可否說得清楚一點?」
    虛若無正容道:「相識至今,我虛若無可曾對你有過一字誑語?」
    朱元璋仔細地打量著他,肯定地搖頭。
    虛若無道:「那就足夠了,皇上!」
    朱元璋愕然望向這唯一剩下來的老朋友,自登基稱帝以來,虛若無還是第一次,也
是最後一次稱他皇上了。
    秦淮河最具規模的其中一所酒樓的大廂房內,筵開兩席。浪翻雲、凌戰天等怒蛟幫
在京師的領袖人物全體在場,還有左詩三女、小雯雯、顏煙如、風行烈和戚長征夫婦等
人,氣氛熱烈。
    男女分席,逕渭分明,卻無損融洽和親切。
    喝的自然是清溪流泉。
    眾女都爭著去親抱剛換上了左詩親於為她縫製的新棉衣的小雯雯,使這小女孩的笑
聲填滿了廂房。
    男席處凌戰天誇獎范豹道:「都是小豹有辦法,這麼匆忙都可以教人弄如此精美的
筵席來,我們真是口福不淺,大家來痛飲一杯!」
    各人起哄對飲。
    戚長征笑道:「你們都不知小豹現在京城是多麼吃得開,禁衛和東廠的頭子們都要
和他稱兄道弟呢。」
    風行烈插入笑道:「祝他早日與顏姑娘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這兩句話不但在這一席掀起熱烈的歡笑,也惹起了另一席的調笑。
    范豹和顏煙如雖是一席之隔,仍忍不住面紅耳赤地交換了個甜蜜的眼神。
    戚長征開懷道:「不是請了東廠的人去找韓柏這傢伙嗎?為何還未來呢?」
    上官鷹笑道:「這傢伙不是又溜了去泡妞吧!」
    那邊的左詩嬌叱道:「他敢!」眾人齊聲大笑。
    翟雨時歎道:「有誰曾想過我們曾往京師擺明反賊的身份,呼朋喚友,大吃大喝呢?」
    浪翻雲看著杯內的絕世美酒,微微一笑道:「若有人看到我們現在的樣於,誰想得
到今晚就是與強敵生死決戰的時刻呢?」
    范良極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道:「我地想不到,卻是知道。」眾人大喜。
    范良極推門而入,一番熱鬧的招呼,老賊頭親了乾女兒小雯雯後,來到浪翻雲旁坐
下,壓低聲音道:「我跟了田桐一整天,終於找到了天命教另一個巢,八派的元老會議
定是有重要事情發生了,這傢伙等不急去報告。」眾人靜了下來。
    翟雨時輕輕道:「不知單玉如是否在那裡?」
    范良極低聲道:「若她在那裡,我便沒有那麼容易自出自入了,不過你們的老朋友
大醫師瞿秋白卻躲在那裡。」
    上官鷹一震道:「什麼?」
    凌戰天沉聲道:「且慢!暫時還不可以動他,但我們取不到他的人頭在手,亦絕不
肯離開京師。」
    范良極道:「還有一個你們想不到的人,就是拿著不倫不類兵器的展羽。」
    眾人大為錯愕,想不到「矛鏟雙飛」展羽也是單玉如的人,難怪以他的身份地位,
竟也屈身楞嚴之下了。
    翟雨時道:「單玉如這二十多年的佈置真個沒有白費,看來文官武將中亦由胡惟庸
巧妙地安插了很多人進去,所以可輕易把政權攫取餅來,如此看來,燕王雖是一代名將,
爭鬥起來,前景仍未是樂觀呢。」
    浪翻雲微笑道:「那就要看我們肯否站在他那一邊了。」
    凌戰天點頭迫:「離京後我們立即掃平胡節的水師和黃河幫,收復怒蛟島,重新控
制長江,那時任單玉如三頭六臂,也須面對兩面的戰場。」
    浪翻雲道:「不過我們最好和燕王先談談,才可助他打天下,否則只是重蹈當日覆
轍,最後再次變成反賊。」
    范良極道:「我還發現巢內有幅京師的大地圖,左家老巷、莫愁湖和鬼王府部塗上
了紅色,還有不同顏色的箭頭和符號,顯示天命教的人有著周詳的計劃封鎖和攻打這三
處地方,我們不可小防。」
    浪翻雲道:「我早想過這問題,今晚所有人全遷到鬼王府去,明天開始我們便把功
力較次的人和婦孺全部撤離京師,只要朱元璋仍在,天命教絕不敢動鬼王保護下的船隊,
那我們應變起來,或戰或逃都容易多了。唔!有人來了!」
    話猶未已,韓柏和虛夜月、莊青霜走進來。兩女發現小雯雯,歡呼一聲擁過去。
    韓柏輕掙了一下這小傢伙的臉蛋後,走過來興奮道:「夢瑤解散了八派聯盟了!」
眾皆愕然。
    浪翻雲會心微笑道:「這仙子真有她的一套。」
    范良極道:「瑤妹呢?」
    韓怕先湊到他耳旁,神的說了一番話。眾人見范良極兩眼不住放光發亮,都訝然瞪
著他們。忽地范良極怪叫一聲,翻身離椅,一陣風般衝出房外。韓柏則右手一探,抓起
一隻大雞腿,狼吞虎起來,其吃相自是令人不敢恭維。
    風行烈皺眉道:「你和老賊頭說了什麼話?」
    韓柏滿嘴雞肉,含糊不清地道:「我告訴他,他的未來嬌妻和未來嬌妻的師傅正在
樓下等他。」眾人為之莞爾。
    戚長征道:「你的仙子在那裡?」
    韓柏道:「她也在樓下。」隨手丟了一絲肉都沒有留下的雞骨,笑道:「可以打道
回鬼王府了嗎?今晚這麼精采,讓我們香湯沐浴,再吃他一大頓,才有精神力氣陪我們
域外來的朋友玩個痛快呢!」
    上官鷹笑道:「你直有趣!來!本幫主敬你一杯。」起哄聲中,眾人轟然痛飲。
    朱元璋回到皇宮,立即把嚴無懼和葉素冬兩人召來。兩人跪伏地上,靜待吩咐。
    朱元璋道:「藍玉和胡惟庸的事預備好了嗎?」兩人忙應預備好了。
    朱元璋沉聲道:「朕要把京師的水陸交通要道徹底封鎖,特別要注意與鬼王的車隊
和船隊,假若燕王逃離京師,立殺無赦,清楚了嗎?」兩人心中一震,連忙領旨。
    朱元璋微微一笑,道:「找韓柏來,鬼王不說的事,朕不信他敢不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