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3卷)
第七章 前塵往事

    月榭內,戚長征赤著精壯的上身,由寒碧翠、褚紅玉、紅袖和宋媚四女為他處理包
扎左肩的劍傷,自然要同時默受諸女的埋怨。
    宋楠亦來了,正和小表王荊城冷下棋,後者顯是落在下風,不住皺著眉頭,苦苦思
索。
    虛夜月和莊青霜把秦夢瑤送入靜室後,領著翠碧和夷姬這金髮美人兒來趁熱鬧。
    虛、莊二女不住向戚長征瞪眼,不明白為何他泡妞竟會泡到負傷而回。
    戚長征向在一角下棋的荊城冷笑道:「知道我大舅的厲害了嗎?」
    荊城冷歎道:「要找師傅來才行了。」
    虛夜月嚷道:「爹到那裡去了?」
    表王的聲音由遠而近道:「總算還記得阿爹哩!」
    虛夜月喜歡得跳了起來,掠出齋外,不旋踵分挽著虛若無和干羅步入齋裡,旁邊還
有個「掌上可舞」易燕媚。
    眾人紛紛施禮。
    客氣一番後,干羅關心義子,問起戚長征受傷的事。
    戚長征不敢隱瞞,把過程說出後,與干羅並排上座的虛若無微笑道:「這孟青青不
但劍法高明,還是個光明磊落的人物,否則只要找個鷹飛之類的人物埋伏暗處,小子你
休想有命回來了!」
    戚長征暗叫慚愧,自己真是人粗心大意了。
    旁邊的寒碧翠狠狠瞪了他一眼,低罵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逞強?」
    干羅見戚長征受窘,岔開話題道:「想不到秦夢瑤竟為韓柏動了真怒,我看藍玉休
望能由這一劍復元過來,等若幫了朱元璋一個大忙。」
    虛若無舒適地挨著椅背,悠閒地道:「真想快點看到她和紅日法王決戰的動人情景,
紅日這傢伙號稱西藏第一高手,修的是不死法印,一擊不中,遠千里,如此功法,多麼
引人馳想。」
    虛夜月不屑道:「不過是個藏頭露尾故作神,但其實是天生鬼祟的臭喇嘛罷了!月
兒說秦姐姐定能一劍把他的臭頭劈了。你若見到自以為不可一世的水月大宗在她面前那
氣全消的可憐樣兒,才知她是多麼威風哩!」
    眾人聽她語氣天真,均發出會心微笑。
    干羅正容道:「我們今晚絕不能輕敵,龐斑乃魔教百年來最傑出的人物,像神一般
備受尊崇,此番他親自來京,必然大大振起敵方的士氣,所以若沒必要,切忌群戰,免
致兩敗俱傷,徒然便宜了朱元璋和八派聯盟,單玉如更在暗中笑壞了肚皮。」
    寒碧翠輕輕道:「單如玉真的那麼厲害嗎?」
    干羅臉色凝重起來,歎了一口氣道:「她不但武技可列身宗師級的位置,最使人防
不勝防的是她的媚術,能制人心神於無形,男女均不能倖免。這二十多年來消聲匿跡,
可想見必是在潛修中土魔門某一種厲害無匹的魔功法,這番出世,定然非同小可。」眾
人聽得心中凜然,這女魔頭能二十多年來無聲無息地躲在胡惟庸的背後,暗中密謀奪取
明室的皇權,只看此點,當知她有過人的毅力和耐性。
    這時有人來報道:「許宗道求見鬼王!」
    表王虛若無愕然道:「他終於肯來見我了嗎?」
    雨雪緩緩停下。
    韓柏和范良極兩人剛離開皇城,韓柏道:「死老鬼!你最好暫時忍一下你那雙賊手,
朱元璋已悉破你想偷他的東西了。」
    范良極嘻嘻笑道:「悉破又怎樣,現在我們這麼有利用價值,所以老朱明知我要偷
他的東西,亦只有隻眼開隻眼閉了。」
    韓柏皺眉道:「這樣盡避把東西偷得到手,那又有什麼趣味?」
    范良極故作驚奇道:「你明知瑤妹不用追求遲早也要獻身給你,那你成其好事時究
竟有沒有樂趣呢?」
    韓柏立時為之語塞。
    范良極見佔盡上風,大樂摟著他的寬肩,走入途人熙攘,一端連接著皇城御道的玄
津橋去。
    韓柏道:「天命教那巢穴你查過沒有,朱元璋剛才又催我動手了。」
    范良極頹然道:「昨晚你和瑤妹風流快活,可憐我卻東奔西跑,唉!什麼名單,連
封像樣點的書信也沒有。只找到一些日用品和雜貨糧油的賬目單據。那樣可把天命教人
一網打盡的名單,只是朱元璋一廂情願的事,若我是單玉如,也絕不會那麼愚蠢,記在
腦裡才是最安全的。」
    韓柏苦笑道:「不若我們去把那巢穴最高級的負責人,活捉來送給東廠,他們自有
方法要他們什麼都招供出來。」
    范良極搖頭道:「不要白費心機了。那裡只有幾個丫頭,要找個像樣點的女人也困
難,這幾天風聲這麼緊,天命教的人怕都躲起來了。」
    韓柏忍不住搔頭:「這麼說來唯一的線索就是白芳華,我真有點怕見到她。」范良
極肅容道:「若她確是天命教的護法,武功定然非常高明,平時那武功平常的樣子,只
是裝出來騙人的。」不知不覺間,兩人邊談邊走,步上了落花橋。
    女子的呼聲傳來道:「韓柏!」范良極的耳朵何等厲害,一呆道:「是盈散花!」
    只見一輛馬車由後邊駛上橋來,駕車者叱喝一聲,把馬車停在兩人之旁。
    垂掀了起來,露出盈散花蒼白的俏臉,秀眸茫然,予人一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淒涼和
落寞。
    范良極傳音道:「你去探探口風!」走到遠處,但誰都知道他豎起耳朵偷聽。
    韓柏湧起複雜難言的情緒,移到窗旁,柔聲道:「你往那裡去了!」
    盈散花平靜地道:「這處再不需要我了,自然是離得這裡愈遠愈好。不過假若你要
殺我,隨便出手吧!散花絕不會反抗的。」
    韓柏一呆道:「你明知我不會殺你,為何還要殺你?假若你有懺悔的心,不如把你
對付燕王的手段告訴我吧!」
    盈散花淒然一笑道:「為何我要後悔?韓柏你還不明白嗎?我們根本處在完全不同
的立場,有著不同的經歷,你可以殺死我,但卻休想我會告訴你任何事。」
    韓柏歎了一口氣,自知狠不下心來迫她,苦笑道:「秀色呢?她不和你一起離京嗎?」
    盈散花的秀眸淚花滾動,但語氣卻平靜至使人心寒,淡淡道:「她早離開了!」
    淚水終忍不住泉湧而出。
    韓柏泛起強烈的不祥感覺,猛地探手抓著她的香肩,搖撼著她道:「秀色是否死了!」
    盈散花淒涼茫然地道:「她既不想破壞我的復仇大計,又不想目睹你給我害死,除
了自盡外,她還可以做什麼呢?」
    韓柏全身冰冷,臉上血色盡退,踉蹌後退,撞在橋欄處才停下來,不能相信地搖著
頭道:「這不是真的!版訴我,你只是在騙我!」
    盈散花任由淚珠滾下玉頰,哀然道:「我還騙得你不夠嗎?」
    韓柏的心亂成一片,神傷魂斷中,又湧起海洋般的恨意,道:「我現在還未死,仍
可以破壞你的大事,為何你不繼續對付我呢?」
    盈散花拭去淚珠,平靜地道:「我現在很疲倦,只希望能遠遠離開這地方,離開中
原,到那裡去也可以,只希望能把你和秀色忘記。韓郎啊!用盡你的氣力去恨散花吧,
她根本配不起你的愛。」
    幕垂下,馬車緩緩駛下橋去。
    韓柏雙腿一軟,差點倒往地上,全賴趕上來的范良極把他扶著。
    浪翻雲摟著左詩,落在船頭處。
    操船的怒蛟幫好手齊聲歡呼。
    幾個人由船艙鑽了出來,赫然是凌戰夭、翟雨時和上官鷹。當然還有稍長高了,美
麗得像個小鮑主的小雯雯。
    他們的出現,連浪翻雲亦大感意外,尚未說話,左詩已和小雯雯緊擁在一起,又哭
又笑,看得各人心中又酸又喜。
    浪翻雲伸千抓著凌戰天的肩頭,大笑點頭道:「是否要和朱元璋攤牌了?」
    翟雨時佩服道:「什麼事都瞞不過大叔。」
    上官鷹激動地道:「大叔!你會反對嗎?」
    浪翻雲微笑道:「怎會反對呢?這天下再不是以前的天下了。人民只是希望能有安
逸太平的日子,怒蛟幫亦好應順應潮流。當年幫主創幫時,目標正是要為天下帶來幸福,
若天下寧靖,怒蛟幫的存在便是多餘的了。」
    凌戰天也笑道:「我早知大哥會同意我們的決定,這次我們來京,就是希望弄清楚
形勢,看看可在什麼地力盡點力量。」
    浪翻雲失笑道:「若你不怕頭痛,便盡力去瞭解吧!」
    這時小雯雯脫離了母親的懷抱,奔到浪翻雲前,歡呼道:「浪首座!」
    浪翻雲一把抱起她,親了親她的臉蛋。
    在水師船的護航下,載著怒蛟幫最重要幾個人物的大船,昂然駛進秦淮河去。
    表王虛若無在金石藏書堂內單獨接見不捨。
    這白衣如雪,傲岸孤逸的僧人,步進堂內像往日般行起軍禮,朗聲道:「許宗道參
見大帥!」
    虛若無打出客氣的手勢,請他坐下後,不勝唏噓道:「二十多年了,我最得力的三
個手下,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想當年應天一戰,我們水陸並進,與元軍大戰於鍾山,
再追殲元人餘孽於鳳凰台,一戰定下大明的基業。」
    不捨接著道:「由那天開始,朱元璋才有了穩固的根據地,以後南攻西討,擴展勢
力,先後攻取了江蘇、皖南和浙東大片土地,進行了吞併別部、統一天下的過程。」
    虛若無露出緬懷的神色,油然道:「那時元人大勢已去,最強大的對手就是一代梟
雄陳友諒,幸好我們得上官飛水師之助,先後與陳友諒大戰於龍江和鄱陽湖,終大破陳
軍,多麼痛快!」
    兩人忽然沉默下來,因為接著就是滅掉張士誠和方國珍,使朱元璋雄霸了東南半壁
江山,此時朱元璋羽翼豐滿,於是派人暗殺小明王韓林兒於六合縣瓜步江中,徹底背叛
了義軍,自立為王,揮軍北伐,把元人趕出中原。
    小明王乃當時起義軍名義上的領袖,朱元璋這一做法,導致了上官飛與朱元璋決裂,
成立了怒蛟幫,不受朱元璋的管轄。不捨亦因此心灰意冷,離開了鬼王,往雙修府與谷
凝清結成連理,修習大法。
    前塵舊事,一一湧上心頭,不勝回首。
    表王喟然長歎道:「成又如何?敗又如何?回想往事,便像作了一場春秋大夢,宗
道你看破了嗎?」
    不捨苦笑道:「昨天仍未看破,但今天與敝師兄無想的一席話後,幡然大悟,什麼
仇什麼恨都消了。到現在我才明白為何師傅與龐斑決戰回來後,明知命不久矣,仍是那
麼安詳欣悅。生生死死,算什麼一回事?甚至快樂和痛苦,亦只不過是生命裡不同的插
曲,有什麼大不了。」
    表王一掌拍在几上,長笑道:「說得好!說得好!」
    不捨心生感觸道:「一直以來,小僧都把自己的想法和情緒擺在最重要的位置,所
以才與谷凝清有二十年的相思之苦,不捨實在太自私了。」
    表王定神看了他一會後,沉聲道:「宗道語氣中隱然有所決定,看來你連與龐斑的
決戰亦拋開不想了,是嗎?」
    不捨微微一笑,點頭應是。
    表王舒服地挨入椅背,欣然道:「那要恭喜你了。」輕輕一歎道:「這二十年來,
我把心神全放在寶貝女兒身上,始明白爭逐武林,是多麼沒有意思的事,只有生活才是
生命的真義,才能品嚐存在的意趣。」
    不捨油然一笑,淡淡道:「只要能殺死年憐丹,不捨便拋開一切,帶同妻女部屬,
返回域外,重建無雙國,終老域外,享受一下塞外純的生活,其它都不管了。」
    表王會心微笑道:「好一個『不管』了。」
    再長歎一聲,道:「我們是否管得太多了?」
    不捨道:「大帥你又有何打算?」
    表王虛若無啞然失笑道:「有什麼好打算的,與裡赤媚一戰正迫在眉睫,虛某已等
了二十多年,等得手都癢了。真想不到這傢伙竟練成了天魅凝陰,這是多麼令人興奮的
事!」
    不捨莞爾道:「大師豪情二十年如一日,宗道心中確是非常歡悅。」
    表王搖頭歎道:「現在我最擔心的反是單玉如,她暗中部署了二十多年,任由朱元
璋一統天下,打下深厚的國基,故她除非不發動,否則必是無可抗禦的毒計陰謀,使她
可把大明接收過去。不過正如你所說,虛某對朱元璋早意冷心灰,再無興趣去管,便讓
後生小輩去理吧!」
    接著長身而起,欣然道:「來!讓我去見見使你同時動了仙凡兩心的美人兒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