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3卷)
第五章 劍心通明

    韓柏由後門奔出後院,越牆而去,騰地左方寒氣大盛,凜冽的刀氣破空襲來。他不
用拿眼去看,亦知道來的是水月大宗那把熟悉的水月刀,大吃一驚,暗忖若讓這死倭鬼
截上自己,再加上藍玉,恐怕自己連一點渣滓都留不下來,一聲大喝,鷹刀揮出。
    水月大宗迅若鬼魅般來到他前左側的上空,眼看要給韓柏擋了水月刀,忽然移前了
少許,韓柏登時一刀劈空。
    韓柏才覺不妙,水月刀倏地出現正前方,迎面標刺而至。
    他駭然下鷹刀回收,刀柄猛撞在水月刀鋒處。
    「擋」的一聲暴響,就在刀柄撞上水月刀鋒時,水月刀生出一股吸啜之力,同時往
回拉去。
    韓柏本想藉勢橫移,那想到對方的水月刀法精妙至此,竟被帶得向掠至前方的水月
大宗投懷迭抱。
    水月大宗面容平靜,兩眼寒光緊罩著韓柏,水月刀生出變化,倏地脫了與刀柄的糾
纏,同時身子下墜,閃電般橫砍韓柏腰側,凶辣絕倫。
    韓柏被他的怪異力道弄得氣血翻騰,千鈞一髮下猛吸一口真氣,鷹刀側劈在水月刀
上。
    「蓬!」的一聲氣勁交擊,韓柏整個人往上拋飛,身不由主地翻滾騰升上五丈的高
空,再落下來時,水月大宗已足踏實地,恭候他的大駕。
    韓柏叫了聲吾命休矣,正要拚死力搏,一道劍芒由一顆大樹後向水月大宗激射而至。
    水月大宗首次露出驚異之色,倏地橫移,與趕來的藍玉等人會合在一起。盈散花卻
不在他們之內。
    劍芒消去,現出淡雅如仙的秦夢瑤。
    韓柏落到她仙體之側,大喜道:「夢瑤!你怎如為夫在此有難?」
    秦夢瑤還劍鞘內,俏臉平靜無波地看著正對她虎視眈眈的水月大宗、藍玉諸人,輕
輕應道:「若連與自己心心相連的夫婿的危難亦感應不到,那還有資格配稱言靜庵的弟
子。」按著向水月大宗微微一笑道:「夢瑤何幸,請水月大宗不吝賜教!」
    風聲響起,一道人影忽地來到韓柏身旁,同時仰頭大叫道:「在這裡了!」
    當然是韓柏的好拍檔范良極,並顯在呼召救兵。
    藍玉等心中大恨,知道已錯過了殺死韓柏的機會,想不到以如此陣勢,仍讓此子逃
過大難。
    蹄聲由遠而近,虛夜月、莊青霜和碧天雁由小路穿林過來,到了這綠草如茵的曠地
處,大喜下馬,加入了韓柏的陣營裡,兩女興奮地偷看著秦夢瑤,只恨剩下非是親近的
好時刻。
    秦夢瑤含笑向兩女和碧天雁打過招呼後,美目深注在正瞪視著她的水月大宗身上,
大感興趣地道:「大宗為何沒有動手之意?」
    水月大宗默默注視著秦夢瑤,冷酷的面容嚴肅鎮定,點頭道:「本宗不想動手,因
為夢瑤小姐並非本宗這次西渡來此的目標。」
    秦夢瑤嘴角逸出一絲笑意,仙子般清麗絕俗的玉容泛著一種內蘊的聖潔光輝,看得
水月大宗和藍玉等全為之一呆。
    藍玉乾咳一聲道:「夢瑤小姐若無他事,我等便要先行告退了。」
    秦夢瑤的身份非同小可。以藍玉的驕狂,仍不敢對地無禮,更兼她有一種震懾人心
的風采和魅力,盡避是敵人,亦起不了對她冒瀆之心。
    韓柏看著秦夢瑤和心愛的月兒、霜兒,渾身都酥癢起來,便若擁有了全世界般自豪
和得意。
    莊青霜和虛夜月見到這位飄逸若神仙的姊姊,把不可一世的水月大宗和藍玉壓得乖
乖的動彈不得,連退走都要出言請求,亦感與有榮焉。
    當范良極和碧天雁也以為秦夢瑤會乘勢收手時,這仙子輕輕一歎道:「既然來了,
那有這麼容易說走便走,水月刀法名震東瀛,夢瑤怎可錯過領教高明的機會?」
    水月大宗眼中射出凌厲的光芒,冷哼道:「好!那就讓本宗看看慈航靜齋的傳人有
何本領?」
    舉步趨前,同時「鏘」的一聲拔出了水月刀,遙指著秦夢瑤,凜冽的殺氣,立時彌
漫全場。
    秦夢瑤示意己方五人往後退去,微笑道:「我這就出手啦!」話聲未完,飛翼劍已
來到手裡,一陣森寒的劍氣,往水月大宗潮湧過去。
    場內一時氣動奔流,使人顫慄的寒氣激湯翻滾。
    水月大宗擺出了不同的架式,抗禦著秦夢瑤無堅不摧的劍氣,神色卻前所未有地慎
重。
    秦夢瑤的飛翼劍亦不住地畫著小圓圈,催發劍氣。
    兩人相距足有三丈之遙,可是其中的凶險,卻絕不會遜於近身肉搏,只要任何一方
氣勢稍弱,另一方在氣機牽引下生出感應,便會立即發動至死方休的猛攻。
    誰都想不到看似和平淡逸的秦夢瑤,一上場便是如此處處逼人的氣勢。
    韓柏等都緊張得透不過氣來,因為水月大宗實在太厲害了,仙體初癒的秦夢瑤是否
能勝得過他呢?
    藍玉等人雖知秦夢瑤劍術必然高匹明之極,但卻欺她實戰經驗和火候遠及不上水月
大宗,所以均心底篤定,對水月大宗充滿了信心。
    但局內的水月大宗卻全是另一番感受。
    只從秦夢瑤拔劍離鞘的動作,那種渾然天成,無懈可擊的氣概,便一直緊攫著他的
心神,使他生出無隙可尋的感覺。盡避昨晚面對鬼王時,他亦沒有剩下的震撼。
    秦夢瑤立時生出感應,悠然一笑,劍光暴漲,有若一道電芒般往水月大宗激射過去。
    場中雙方均感愕然,想不到會由秦夢瑤發動主攻。
    而更使人覺得玄妙的是,盡避秦夢瑤劍勢如疾雷激電,偏使人生出至靜至極的怪異
感覺,似乎天地在這一刻完全靜止了下來。
    水月大宗知道對方正以無上道法,隱隱制著自己心靈,一聲狂喝,連起堅凝的意志,
水月刀化為一圈強芒,護著前方。
    「錚」的一響,飛翼劍刺中光圈的外沿處。
    刀光散去。
    縱使在這種生死相搏的時刻,秦夢瑤仍是那副飄逸如仙,美得不食人間煙火,超然
於世情之外的寧恬樣兒,香帶著一絲拈花微笑的嬌態。忽又「鏘鏘……」
    連擊五劍,每劍均由一個令人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剌出,仿如鳥跡魚落,全無斧鑿
之痕。
    水月大宗亦進入止水不波的刀道至境,水月刀在空氣中神跡似地忽現忽隱,每一次
出現,均把秦夢瑤奇怪無比的飛翼劍擋著,發出清脆之極的交擊聲,還似游刃有餘的樣
子。
    秦夢瑤忽然收劍後退,來到虛夜月和莊青霜中間,回劍鞘內道:「領教了!」
    水月大宗呆在當場,茫然地瞧著秦夢瑤,卻沒有追擊。
    這時誰都知道秦夢瑤至少佔了點上風,否則那能說退就退,而凶狠若水月大宗,也
不敢追擊。
    所有人的日光全集中到水月大宗身上,看他作何打算,是否要討回顏面。
    水月大宗還刀鞘內,仰天大笑道:「劍心通明,確是非同凡響。」拔身而起,轉瞬
遠去。
    藍玉大感尷尬,再乾咳一聲,正要說話,「鏘」的一聲,秦夢瑤劍再出鞘,遙指藍
玉,催出劍氣。
    藍玉與她相距足有四丈,可是森寒的先天劍氣卻是迫體而來,忙運聚功力,發出一
股無形的殺氣對抗,失聲道:「夢瑤小姐竟要和藍某動手嗎?」
    虛夜月和莊青霜見秦夢瑤如此厲害,均露出崇拜悅服的神色。
    韓柏、范良極和碧天雁亦都對秦夢瑤忽守忽攻的戰術感到驚異。
    戰甲、蘭翠貞、常野望等更緊張起來,紛紛拔出兵刀,擺開架式。
    敵方只是一個秦夢瑤,便已教他們不敢輕忽,何況還有韓柏、范良極、碧夭雁和虛
夜月、莊青霜這些厲害人物。
    秦夢瑤洞察一切的目光凝視藍玉,淡淡笑道:「大將軍既要殺死夢瑤的夫君,我這
作小妻子的,怎能不先發制人,否則誰知你何時又再施出不要臉子的詭謀?」
    藍玉方面的人聽到秦夢瑤親口承認嫁給了韓柏,都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可是看到
韓相立時挺胸昂首,神采飛揚的得意氣概,又如此言不假。
    藍玉身為當代一高手,雖對秦夢瑤非常忌憚,仍不露絲毫懼色,拋開手中鐵棍,從
手下處接過另一長矛,雙手一振,矛頭晃動,發出嗤嗤之聲,喝道:「你們退下,收起
武器!」
    戰甲等愕了一愕,依言退後。
    范良極取出旱煙管,吞雲吐霧地向韓柏笑道:「這大將軍不是有種,而是怕群戰對
他們更是不利。」
    虛夜月鼓掌道:「秦姐姐快宰了他,看他是否有種得不會逃命!」
    藍玉那敢動氣,一語不發,對抗著秦夢瑤正尋隙而入的驚人劍氣。
    秦夢瑤溫婉一笑。愛憐地瞥了雀躍鼓舞的虛夜月一眼,微微向前傾側劍氣立時大幅
加強,陣陣湧撲過去,使人感到主動權絕對地操縱在她手裡。
    事實上自她忽然拔劍挑戰藍玉,在實際上和心理上,已領了先機壓得藍玉完全處於
被動之勢,深合劍道之旨。
    韓柏等均往後移退,使她更能放手施為。
    一時成了對峙之局。
    秦夢瑤由出現至今,一直保持著她那意態閒逸的模樣,對什麼人或物均只是淡淡掃
瞥,教人全不能由她的神色察覺出任何意思,使敵人更感到她輕描淡寫的深不可測。
    藍玉生出一種奇異的感覺,就是假若如此對峙下去,最後耐不住的定是自己,而非
是這達到劍心通明的絕色女劍俠,遲早如此,不若趁自己鬥志尚強時,及早出手,才是
士算。遂一聲暴喝,手中長矛化出千萬道矛影,還末攻出時,卻光華大盛,秦夢瑤的飛
翼劍夾著無堅不摧的先天劍氣,以無可比擬的高速,先彎往外側,才循著一道無形而暗
合天地之理的線條,破空而至。
    藍玉知道由於對方操著主動之勢,所以自己稍有進攻的動作,這仙子立即生出感應,
自然而然發動攻勢,純粹出於高手對仗的氣機交感,比刻意出招更要凌厲驚人。不過這
時亦別無選擇,施出渾身解數,把大天罡氣提至十足,一矛攻去,亦是有往無回的格局,
生出無比慘烈之氣,就若戰場上千軍萬馬,衝鋒殺。
    「鏘!」
    劍矛交擊。
    秦夢瑤像化成了一道輕煙,倏忽間到了藍玉左側,白衣飄拂,有若天仙妙舞,一連
向藍玉攻出了九劍。
    藍玉絕不想和秦夢瑤近身搏鬥,事實上他選取了長矛,就是希望以長制短,那知秦
夢瑤初發的那一劍,實有洞穿乾坤之威,他雖擋了對方劍勢之形,卻被對方先天劍氣透
矛攻入,為了化解劍氣,不由自主地行動上滯了眨眼的工夫,已給對方欺到近身處。
    駭然下藍玉橫移開去,兩手移到長矛正中處,分以矛頭矛尾抵擋這飄然若仙的美女
狂風掃落葉般的劍勢。
    雙方的人無不看得目瞪口呆,深切體會到為何秦夢瑤能破去禁例,成為兩大聖地首
位公然踏足塵世的傳人。
    人影乍合倏分。
    秦夢瑤收劍退回虛夜月和莊青霜處時,藍玉仍步履不穩的退了三步,才喘息立定,
臉上再無半絲血色。
    按著手中長矛一輕,頭尾同時與矛身份離,掉在地上,發出一響一沉的兩下聲音。
    戰甲等潮水般湧出,把藍玉團團護著,全體亮出兵器。
    藍玉再一個跟艙,噴出一口鮮血,臉上才恢復了點人色,兩眼射出深刻的仇恨,瞪
著秦夢路道:「好劍法!藍某人領教了!」
    韓柏哈哈一笑,踏前幾步,來到敵陣之前,得意洋洋地道:「試過我小夢瑤這高手
的厲害,現在可又輪到我這低手出馬了。」
    戰甲等均臉色發自,優勝劣敗,不用動手已可知道了。
    范良極和碧夭雁均是老謀深算的人,怎肯放過這除掉藍玉的機會,來到韓柏左右兩
側處,隱成合圍之勢,蓄勁以待。
    藍玉挺直身子,像完全回復了正常般冷眼看著韓柏,沉聲道:「想收拾我藍某人,
還沒有這般容易!」撮發出尖嘯。
    風聲由盈散花站立的房子處傳來,百多名勁服大漢,繞屋而至,迅那間擠滿了藍玉
後方的空間,人人太陽穴高高鼓起,眼神狠定,顯然是隨藍玉東征西討的好手。
    韓相與范、碧兩人交換了個眼色後,哈哈一笑道:「這麼多人,不打了!」
    大模大樣地走回秦夢瑤之旁,湊到她小耳畔道:「還是回家上床睡覺才是上算!」
    范良極和碧夭雁亦知機地退了回來,剛好見到秦夢瑤狠狠盯了韓柏一眼,道:「走
吧!」林蔭道上,一片雪白。虛夜月和莊青霜興高采烈地一左一右纏著秦夢瑤,開懷談
笑,走在最前方。碧天雁一人牽著三匹駿馬,落在最後方處。
    韓柏和范良極兩人走在中間,正商議著盈散花的問題。
    范良極臉色凝重道:「情況看來非常不妙,盈散花既已和燕王上過床,顯然奸計得
逞,但那究竟是什麼奸計,我們卻一無所知,不若索性找燕王直間,她不仁你不義,縱
使燕王向她報復,她也怪不得你。」
    韓柏想起盈散花,便恨得牙癢癢地,又是傷心不已,歎了一口氣,一副不知如何是
好的樣子。
    范良極正要怒責,前方的秦夢瑤停了下來,扭過仙軀,閑靜地道:「大哥和韓郎均
忘記了一項至關緊要的事,就是為何盈散花明明是黃花閨女,卻要借秀色的身體,弄得
自己聲名狼藉,以及秀色為何要如此幫助盈散花?」
    各人隨著秦夢瑤停下腳步,形成一個以她為中心的小圈子。
    韓柏和范良極先擺出個恍然大悟的表情,按著一個搔頭、一個抓腮,其實都想不出
這與對付燕王的陰謀有何關係。
    看到他們的模樣,虛夜月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皺著可愛的小鼻子,依戀地挽著秦
夢瑤的玉膀撒嬌道:「秦姐姐快點醒他們吧!月兒也想知道盈妖女的事哩!」
    眾人眼光全集中到秦夢瑤處。
    韓柏看著自己這三位美絕人世的嬌妻親熱地並排而立,那種幸福和滿足的感覺真非
任何筆墨可形容其萬一,魔種被刺激得往上攀升,腦際靈光一現,叫道:「我明白了,
散花是要人誤以為她不是黃花閨女。」
    秦夢瑤讚許地道:「這話很有道理,而且她還有一套功法,可使別人看不穿她尚未
破身,甚至在似已與她歡好過後,仍然不知道。只是這點,已可知她也如秀色般,身具
女心法,還是第一流媚心之道的高手,比秀色還要高明,否則那有對付燕主的資格?」
    碧夭雁色變道:「那燕王豈非已著了道兒?但據如燕王至今仍是安好無恙。」
    范良極心思敏捷,得秦夢瑤提醒,冷哼道:「盈妖女的陰謀,必是要藉處女元陰才
可施展,想不到以燕王的精明,仍逃不過這美人計,那可能亦是燕王的唯一破綻。」
    虛夜月聽到美人計,狠狠盯了韓柏一眼,道:「韓郎看你以後對美女還敢不檢點一
些。」
    韓柏尷尬一笑,岔開話題道:「若我們弄不清楚盈散花究竟在燕王身上下了什麼手
腳,可能會一敗塗地,連敗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
    秦夢瑤向倚著她的虛夜月道:「這事最好由你爹出馬,看看可否探出燕王的問題。
好了!我還要回莫愁湖打坐入定,在赴八派的元老會議前爭取多點靜修的時間。」
    韓柏不好意思起來,知道秦夢瑤為了自己,中斷了靜修的功課,趕來援救,所以雖
想纏她,卻只能在心內想想,不敢說出並付諸行動。
    虛夜月露出失望之色時,莊青霜在另一邊挽緊秦夢瑤,欣然道:「我們和韓郎一起
為秦姐姐護法。」
    秦夢瑤笑道:「韓郎還有很多事做哩!怎可浪費時間為我把守門口。」按著向韓柏
甜甜一笑道:「夢瑤有一個直覺,這毒計針對的必是朱元璋,否則除去了燕王,徒然幫
了朱元璋一個大忙。韓郎和大哥可分別向陳貴妃和盈散花入手調查,看看會否是一條連
環的美人計?」
    虛夜月埋怨道:「秦姐姐還要韓郎去惹這些歹毒女人嗎?」
    秦夢瑤失笑道:「月兒乖一點,這牽涉到萬民的福祉,犧牲點仍是值得的。」
    范良極瞪著韓柏道:「這小子怎會有什麼犧牲可言,只嫌占不夠便宜吧!」
    莊青霜嬌癡地道:「犧牲的是我們嘛!」
    碧天雁看了看天色,濃厚的雲逐漸掩蓋了晴空,催促道:「大雪快來了,我們上路
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