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3卷)
第四章 勇悍無敵

    無想僧和不捨兩人,並肩立在城北覆舟山之巔,北望城牆外是廣闊的玄武湖和氣勢
雄渾的鍾山,左方可俯瞰近處的珍珠河,遠遠的雞籠山和清涼山。
    兩僧均默然無語,眼中射出緬懷馳想的神色,看著這史無前例的偉大都會,其城牆
之綿長堅厚,城樓的高聳雄偉,像奇跡般展現在他們眼前。
    無想僧微微一笑道:「傳統的城門設計,往往在乎方位對稱、距離對等,只有虛若
無不拘泥於古制,而是從實地需要和實戰要求出發設置,無論選址、定數、造型均匠心
獨運,既大膽卻又教人折服。」
    不捨看著依山傍水,利用山脈堤壩、河湖水系、崗壟山脊起迤邐曲折、蜿蜒若蟠龍
城垣,輕輕一歎道:「恭喜師兄!」
    無想僧欣然道:「不捨你的眼力更高明了,除了浪翻雲外,你是第二個看穿我無想
功已臻大成至境的人。」眼光落在西南遠處清涼山腰的鬼王府,平靜地道:「你見過鬼
王沒有?」
    不捨靜若止水地搖頭,眼神越過被白雲覆蓋了的世界,投往氣象萬千的鬼王府,淡
然道:「自小明王被朱元璋害死,不捨便再沒有見過鬼王。」
    無想憎苦笑道:「虛若無精通鬼神術數之道,胸襟氣度和想法,均有異常人,當年
我對他坐視朱元璋殺死小明王,亦非常不滿,但今天觀之天下昇平,萬民豐衣足食,卻
不能不承認要成非常之業,或正要這種非常的眼光和手段,我們師兄弟始終是出世之人,
對政冶乃門外漢。
    如今唯一之望,便是國泰民安,捨此再有何求。」
    不捨點頭道:「過去了的事,想之無益,可是今天危機再現,一個不好,天下將重
陷萬劫不復之局,師兄有何打算呢?」
    無想憎嘴角飄出一絲高逸的笑意,油然道:「這正是我今天來找最為我所看重的小
師弟的目的。」
    不捨一震望往無想憎道:「師兄!」
    無想憎極目遠望,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柔聲道;「天下雖大,誰能比我們兩師兄弟
更明白對方,正如浪翻雲所言,那有閒情去理會別人怎麼說。入世出世,豈可以有沒有
娶妻生子來決定。旁人不明白雙修大法為何物,無想會和他們一般見識嗎?」頓了頓續
道:「這次師兄來找你,是為了兩件事,並大膽懇求你先答應了後,我才說出來。」
    不捨沉吟片晌,歎了一口氣道:「請恕師弟不敬,這兩件事均難以答應。」
    無想憎滕地仰天長笑,充滿了歡愉之意,教人完全摸不著頭腦,想不通為何他被拒
絕了,仍這般開懷。
    不捨聽得搖頭苦笑。
    無想憎收止笑聲,回復止水不波的境界,平靜地道:「你會答應我的,無想甚至不
須解說原因,但小師弟仍不會拒絕我的要求。是嗎?」
    不捨苦笑道:「師兄太清楚我了,盡避說來聽聽吧!」
    無想憎看著下方的城牆,瞧著那一塊塊飽經風霜、斑斑駁駁的巨大城磚,馳想著驚
心動魄的往事,腦內組合出一幅巨大的歷史畫卷,點頭道:「第一個要求,就是希望師
弟不要出席今午舉行的元老會議,因為無論你來與不來,這個會議亦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但師弟的參與,只徒使秦夢瑤更難發揮她的影響力。」
    不捨淡淡道:「師兄為何又要解釋原因呢?」
    無想憎啞然失笑道:「這你也不肯放過我嗎?」
    兩人對望一眼,齊聲笑了起來,充滿了知己和師兄弟深刻的情懷。
    無想憎似笑得立足不穩,一手按在不捨肩上,湊過來道:「第二個要求,是希望師
弟在為兄與龐斑一決生死之前,不要挑戰龐斑。」
    不捨毫不訝異,苦笑道:「不捨早知師兄會有此要求,但卻完全不知怎樣才可拒絕
你。」
    無想憎欣然道:「這才是我的好師弟。若我估計無誤,今晚方夜羽將會全力攻打鬼
王府,而朱元璋和燕王均會袖手不理,師弟是否仍會因舊事而不往鬼王府助陣呢?」
    不捨吁出一口氣道:「師兄真厲害,硬要迫我今夜之前,不能挑戰龐斑。」
    無想憎哈哈一笑道:「師兄怎會欺負你這小師弟,不捨你要幹什麼,我無想幾時曾
干涉過?」最後一句話時,已飄身而起,迅速遠去。
    不捨雙目亮起電芒,遙眺遠方清涼山的鬼王府,耳內似聽到了殺的呼叫。
    朱元璋道:「葉卿平身!」
    葉素冬長身而起,垂頭恭聆聖示。
    朱元璋親切地道:「素冬滿意目前的職份嗎?」
    葉素冬嚇了一跳,忙道:「只要小臣能奉侍皇上龍駕之旁,保護萬歲安全,小臣便
心滿意足,再無他求。」
    朱元璋微笑點頭,按在桌上的手輕拍了兩下桌面,油然自得地道:「明晚歡宴八派
之事,安排妥當了嗎?」
    葉素冬答道:「所有元老人物和種子高手,均會準時赴皇上為他們擺設的御宴。」
    朱元璋輕歎道:「想起可以見到這麼多老朋友,朕恨不得可令光陰的步伐走快一點。」
按著沉聲道:「你們今午的元老會議,秦夢瑤是否亦會列席呢?」
    葉素冬點頭道:「這正是我最擔心的事情,現在秦夢瑤已隱然成了兩大聖地的代表,
身份尊崇無比,除了我們西寧派和長白派外,誰都要給她幾分面子……」
    朱元璋打斷他道:「素冬!信我吧!秦夢瑤就若當年的言靜庵,盡避你們西寧和長
白早有默契,最後仍是過不了她那一關。」
    葉素冬愕然望向朱元璋,失聲道:「皇上!」
    朱元璋兩眼閃動著奇異的光芒,沉吟了好一會後,歎了一口氣道:「朕不會干預你
們在這件事上的決定,由你們八派自行作主好了。」
    葉素冬心中苦笑,你的龍口雖說不理會,但我豈能不依你先前的旨意辦事,這豈非
分明把責任推到我西寧派的身上嗎?口中當然恭敬領命。
    朱元璋有點疲倦地道:「後天朕會正式改組六部和大都督府,朕要禁衛軍、巡檢司
和東廠全面戒備,以應付任何突發事件。」
    葉素冬精神大振,跪下接旨,同時知道朱元璋已有了對付藍玉和胡惟庸的把握。
    朱元璋逸出一絲莫測高深的笑意,悠然道:「未來約三天將是我大明最關鍵的時刻,
爾等不可有絲毫疏忽大意,明白了嗎?」說到最後一句時,語氣轉厲。
    葉素冬高聲答應,俯身退出書齋外。
    眼看韓柏要被捲入刀光矛影裡,這小子哈哈一笑,手中鷹刀電芒一閃,射在最接近
的矛頭處。
    使矛高手做夢都想不到己方四人齊向他攻去,而對方的力量卻能全集中到自己身上,
駭然下運聚全身功力,由矛端送向對方,以對抗對方的刀勁。豈知勁氣送出,不但半點
抗力都遇不到,還虛虛蕩蕩,有力無處使,軌若以全身之力,去搬起一塊巨石,卻發現
那所謂巨石,比一片紙還要輕,那種錯用力道的難受,令他立即往前仆跌,鮮血狂噴。
    韓柏大喜。
    這一招是他臨時由戰神圖錄領悟而來,「實者虛之,虛者盈之。」
    當然因他的功力遠勝這使矛高手,再配合挨打神功,根本不怕對方動氣侵入體內,
還立時把對方真氣借為己用,化成退飛之力,加上自身氣動,在其它兵器臨身前,沖天
後翻,剎那間腳上頭下,來到藍玉頭頂上空處。
    藍玉和其它所有人第二次錯估了韓拍的下著變化,不過也難怪他們,魔種的變幻無
窮,確是難以測度。
    韓柏大笑道:「散花!看看這招!」一揮鷹刀,疾砍往藍玉頭頂,去勢既威猛剛強,
又是巧奧靈妙,無痕無跡。
    藍玉心中的震駭,實是難以形容,自問無論功力經驗,均勝對方一籌,可是對方詭
異莫測的變化,完全不講任何法度卻又似妙若天成的刀法,卻使他生出有力難使的感覺。
    若韓柏肯和他正面交鋒,他有把握在百招之內置之死地,但現在卻充滿著無處下手,
莫奈他何的感覺。
    此時韓柏刀未至,刀上森寒的殺氣,早狂風般往下罩來,更使他心寒的是,以他的
眼力,仍瞧不出他的變化後著,以藍玉這麼強橫好勝的人,亦只有運棍護體,矮身以避。
    「當!」
    鷹刀劈在鐵棍上。
    韓柏仰天狂笑道:「大將軍原來如此膿包!」條地閃落地上,刀化長虹,衝破了三個
高手的圍截線,來到盈散花之旁,一指往她戳去。
    盈散花一聲呼,飄了開去。
    韓柏冷喝道:「盈散花,由今天開始,韓某人把你休了!」
    「砰!」的一聲撞碎側門,閃入廳內去。
    眾人全愕在當場,那想得到他竟捨高牆外的廣闊天地不走,反逃回屋內去,可是如
此一來,誰也猜不到他會由那個方向逃走了。
    戚長征見劍光臨身,嘻嘻一笑,沿樹往上升去,到了橫叉處腳尖輕點,迅若鬼魅般
再攀升兩丈,還未到達另一目標的橫干,「啪!」
    的一聲,那橫干竟折斷向他頭上掉下來,原來是正如影附形緊追而來的孟青青,以
劈空掌力先一步震斷橫干。
    戚長征對孟青青,早不敢輕視,仍想不到她如此厲害,當然更不知昨晚連了盡禪主
亦逃不過她的攔截,被迫停下作戰。
    孟青青一聲嬌笑,劍光大盛,像一張眩目的光網,又似食人花般由下往戚長征雙足
合攏上來。
    戚長征腳尖撐在樹幹上,橫移開去,避過慣下來的樹幹,剎那間掠過了十多株參天
古樹,到了柏林核心處。
    心中暗笑,這麼一個樹林,宜逃不宜追,若真打不過這美女的話,我老戚豈還會為
了逞英雄,而不逃之夭夭呢?
    往後一看,孟青青竟不知去向。
    突然前方風聲傳來。
    一束束由林頂下的亮光中,孟青青衣袂飄飛,有若下凡的仙女般,手中織女劍織出
一朵朵花紋,由兩棵巨柏間人劍合一,凌空掠至。
    戚長征遍體生寒,到此刻才恍然大悟,這美女不但劍術已臻頂尖兒高手的境界,輕
功更是勝己最少一籌,才能著著封死自己的逃路。
    此時退已不及,兼且他的刀法以攻為主,若不住閃躲,氣勢會每況愈下,更不是對
力敵手了。猛一咬牙,收攝心神,一聲狂喝,天兵寶刀翻起重重刀浪,風起雲湧般往孟
青青捲去,同時大笑道:「讓老戚來和公主親熱親熱!」
    兩下一合,頓時光芒閃爍,勁氣狂飆,刀劍剎那間交擊了十多下。
    戚長征的震駭有增無減,原木他欺孟青青終是女流之輩,腕力必不及自己,那知硬
拚之下,對方劍勁竟絲毫不弱於他。
    這十多刀毫無留手,刀刀用足全力,可是對方守得綿密柔韌,無隙可尋,從容地擋
格了他所有攻勢。
    兩人在林木間條退迅進,疾快無倫,轉眼間激鬥了百多招,戚長征主攻,孟青青主
守,難分難解。
    戚長征劈出了百多刀,無論他如何栗悍狠勇,銳氣一過,氣勢立時衰竭下來,而孟
青青的劍網卻逐分逐寸收緊著,使他更是吃力。最驚人處是孟青青的織女劍法有種愈織
愈密的特性,時間愈久,她的劍法更能發揮盡致。戚長征就像跌進了蛛網的飛蟲,逐漸
步上死亡之途。
    此時戚長征劈出了第二百零三刀,「鏘」的一聲砍在孟青青挽出的一朵劍花上,似
乎一下力竭,踏斷了腳下橫枝,往下墜去。
    孟青青嬌笑道:「鵲橋仙渡!」
    驀然寒氣大盛,劍花朵朵閃起,組成一道芒光,由上而下,以難以描述的美麗和高
速,破空往戚長征上盤急擊而來。
    戚長征年紀雖輕,作戰經驗卻是無比豐富,但卻從未遇上使他感到如此有力難施的
劍法,守時細密連綿,攻時若長江大河,盡備剛柔之氣,不怒不懾,才知對方為何如此
有收拾自己的把握。但斷枝下墜,其實只是他故意示弱,引對方出招。
    此時見對力改守為攻,反精神大振,加速下墜,腳才踏上實地,忙往橫移開。
    朵朵劍花,真像喜鵲起的構空仙橋,直追而來,氣勢愈聚愈足,更是凌厲,使人感
到孟青青施展此招時,必有一套特別的運功法門。
    事實上戚長征刀法之精妙,氣脈的柔長,亦大出孟青青意料之外,表面看她似輕巧
從容,那只是織女劍法的特性,事實上早施盡渾身解數,才抵擋了戚長征曠絕古今,蘊
蓄著天地至理,有君臨天下氣象的刀法。此刻見到對方露出頹勢,狂喜下全力改守為攻,
務要速戰速決。
    戚長征條地在兩顆巨柏間立定,手提天兵寶刀,雙目凝注對方,對孟青青既好看又
凶厲無匹的劍勢,一點不為所動。
    劍芒臨身,水銀瀉地般攻來。
    戚長征乃天生好勇鬥狠的人,大喝一聲,施出封寒的左手刀法,只見刀芒如濤翻浪
卷,動氣激湯,重重刀影,往孟青青衝擊而去。這一下刀法只攻不守,完全是以命換命
的格局,交戰至今,他才首次得到了與對方比拚膽力的機會。
    一直以來,戚長征的刀法和先天心法,均在敵人的壓力下和實戰中不住進步著,孟
青青的織女劍法雖使他憋了一肚子悶氣,但亦使他的先天氣功在強大的欺迫下深進了一
重,這時含怒出手,自然是非常有瞄頭。
    一連串金鐵交鳴的聲音響徹相樹林。
    兩人乍地分開。
    戚長征踉蹌退了五步,才勉強立定,刀交右手,刀鋒插地,支撐著身體,鮮血不住
由左肩湧出,染紅了半邊身。
    孟青青則退了三步,釵橫鬢亂,表面看來全無損傷,可是俏臉煞白,顯已在戚長征
的刀氣下受了內傷。
    戚長征渾然不理左肩的劍傷,一對虎目神光閃閃,射出令孟青青無名火起的譏嘲之
色,哈哈笑道:「公主始終仍不夠膽色,若肯犧牲一條玉臂,這一劍便可貫穿老戚的心
髒了。」
    孟青青氣得臉寒如水,運功吐出一口瘀血,俏臉立時回復紅潤,冷然道:「死到臨
頭都不知道,沒有了左手,看你如何使出封寒的左手刀法。」
    一聲嬌叱,劍網再現。
    戚長征那肯再陷入她的織女劍網裡,狂喝一聲,先發制人,挺刀連跨兩步,一股凌
厲的凶霸刀氣,狂湧而去時,天兵寶刀已疾劈在對方長劍上。
    劍網立即散去。
    按著是刀劍交擊的響音,刀影劍光,把兩人身形都遮沒了。
    孟青青氣得差點吐血,因為戚長征憑藉著不顧自身的打法,硬迫她近身拚搏,使她
展不開織女劍法,只能見招拆招。
    兩人各盡所能,忽快忽慢地展開在刀刃劍鋒間不容髮的生死惡鬥,動輒就是濺血當
場的局面,凶險處緊張得難以形容。
    但不旋踵孟青青逐漸守穩陣腳,戚長征似乎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再不能步步迫緊
這美麗的女真公主。
    孟青青芳心竊喜時,戚長征則暗暗偷笑。
    他與孟青青一輪血戰後,早摸到孟青青的織女劍法在整體上確勝過他的刀法,但經
驗和拚勁卻始終及不上他這由少在刀頭上舔血的人,這時故意示弱,就是要引她使出第
二招「風露相逢」。只有在展開攻勢時,織女劍法才有可乘之機。此乃天地至理,當你
要殺人時,自然也有被人殺的空隙破綻。
    剛才當織女劍刺中他左肩,真勁仍未透體而入時,他的刀氣便畫破了她的護體真氣,
傷了她的右臂,孟青青雖以獨門心法強壓下傷勢,卻是不利久戰,所以她亦唯有行險出
擊,以免傷勢加重。
    果然當他裝作不慣右手使刀地滯丁一滯時,孟青青清叱一聲,手中織女劍振起一圈
強芒,驀地擴大,把他捲入劍芒裡,嬌笑道:「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戚長征哈哈一笑,戲道:「那便待我這牛郎來地府會你吧!」踏步進擊,天兵寶刀
湧出千里光浪,但心神卻進入止水不波的先天境界,晴空萬里,月映夜空,以右手使出
變化了的左手刀法「君臨天下」,奇幻無比的一刀朝孟青青的俏臉砍去,絲毫不理對方
標刺小骯的一劍,又是同歸於盡的打法。
    孟青青魂飛魄散,勉力一劍架著對方寶刀,往後疾退。
    戚長征臉容肅穆,虎目精芒電閃。踏步迫進,一連七刀殺得孟青青香汗淋漓,左支
右絀。她當然不是武功遜於戚長征,只因不肯和他同歸於盡,氣勢驟弱下被對方乘勝追
擊,落在下風。
    戚長征驀地收刀後退,冷冷看著對方。
    孟青青見他屹立如山,意態自若,氣度淵停嶽峙,芳心升起氣餒的感覺,又大感不
服,至此才明白裡赤媚語重心長的臨別贈言。
    戚長征隱隱流露出堅強莫匹的鬥志,微微一笑道:「請公主再賜教第三招,那戚某
人便可享受公主香上胭脂的滋味了。」
    孟青青白了他一眼,有好氣沒好氣地還劍鞘內,柔聲道:「快些去包紮傷口吧!到
現在青青才明白為何連甄素善亦要在你手底下了虧。」
    戚長征失望地道:「終有一日我會得到你的香吻。」
    孟青青往後飄退,嬌甜的聲音隨風送來道:「下趟當青青內傷痊癒時,戚兄便將有
難了,唉!男人都是那麼好色的嗎?」
    戚長征看著她消失在林木之外,苦笑道:「不好色的還可算是男人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