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3卷)
第一章 女真公主

    戚長征回過頭來,愕然一震。
    只見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俏立眼前,卻不是他苦候的薄昭如,而是曾有一面之緣,
身穿素黃武士服的女真公主「玉步搖」孟青青。
    那天隔遠匆匆一瞥,已覺她非常美麗:這刻在近處細看,更是不得了。
    這位亭亭玉立的族美女,長著一張無可挑剔的鵝蛋俏臉,似蹙非蹙的籠煙眉下,那
對烏亮靈秀的眸子蘊著淡淡的無奈和哀愁,凝神看著他,輕輕一歎道:「戚兄是否也太
粗心大意,此際兵凶戰危的時刻,卻要一人落單。」
    她說話時,露出一口皓白如雪的牙齒,配合著白裡透紅,教人不敢觸碰的滑嫩柔,
那正輕柔地呼吸著的細巧挺秀小鼻子,嫻雅嬌艷的美態,令戚長征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他估計這動人的公王最少要比自己大上幾歲,充滿了成熟女性才有的風情和誘惑刀,
可恨又知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一時心中湧起同樣無奈的情緒。
    孟青青幽幽一歎道:「不知戚兄是否相信,青青真不願傷害你,那並非青青心軟,
而是不忍在你尚未登上武道頂峰,便把你毀掉。」
    戚長征聞言激起了鬥志,從她龐大的魅力吸引中回神過來,冷哼道:「公主似乎對
殺死老戚我蠻有信心呢!」
    孟青青輕搖首,低聲道:「高手對陣,豈用見過真章,才知勝敗。剛才妾身來到你
身後,你仍懵然不覺,若我不顧身份,出手偷襲,你想那會是怎樣的結局?」
    戚長征立時出了一身冷汗,知道自己因心懸薄昭如,致心神失守。聞言大感慚愧,
自己實不應在這等時刻,仍分心去希圖追求美女,老臉一紅道:「那公主為何不出手試
試呢?」
    孟青青含嗔地望了他一眼,柔聲道:「青青怎會走出手偷襲的人?戚兄,在我們動
手之前,可否把臂共游金陵,找個理想的決戰地點,為青青留下一段美麗的回億。」
    戚長征先是愕然,繼而豪興大發,暗忖天下間竟有這罕有的美麗敵手?但旋又想到
對方必是有十成擊殺自己的把握,若自己答應了,便不得不和她決戰一場,還不能厚顏
逃走。
    所以這女真公主,實是別具一格的厲害人物。
    他仰天哈哈一笑道:「公主既有如此雅興,我老戚怎可不奉陪呢?」
    孟青青欣然一笑道:「來!我們先四處逛逛!」
    戚長征豁了出去,微笑道:「我還是初到京師,只懂胡闖亂走,公主可有什麼提議?」
    孟青青秀眸射出嚮往之色,悠悠道:「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應天雄據江南,
盛名百世,千載繁華,隨意所之,都是名勝古跡,何須什麼特別提議?」一聲嬌笑,舉
步擦肩而過,走下橋去。
    戚長征見她神態可人,柔情似水,談吐高雅,弄得糊塗起來,敵我難分。把心一橫,
和她並肩漫步,沿街而行。
    這時雪收雲散,老天爺逐漸放晴。
    孟青青靠貼過來,舉起纖手遙指高聳城外的鍾山,吐氣如蘭道:「看!鍾山的餘脈
由太平門附近入城,自東向西形成了富貴山、覆舟山、雞籠山、鼓樓崗和清涼山,確是
勝景無窮,我沒說錯吧?」
    戚長征輕碰著她的香肩,嗅著她清幽的體香,聽著她帶點外族口音的鶯聲軟語,看
著如巨龍蟠伏於東南、氣勢磅礡的山嶺,大訝道:「為何公主如此熟識金陵呢?」
    孟青青含笑看了他一眼,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是大明國都,我們這些飽
受欺壓的弱小民族,怎可疏忽大意呢?」
    戚長徵得她提醒,想起兩人間無可轉圜的對立關係,歎了一口氣,暗忖橫豎要和這
高深莫測的美女決一生死,不若現在拋開一切,享受一下與這敵手親熱磨的動人滋味,
亦是人生一快。豪氣狂起,指著遠方高超蜿蜓的石頭城道:「那就是石頭城的遺址吧!
據說當年諸葛亮途經此地時,曾有」鍾山龍蟠,石頭虎踞」之語,現在看它臨江而起,
山巖陡峭,才知確非虛言。」
    孟青青美目一亮,對他豁達的氣度和瀟的言談,大為欣賞。
    但卻絕不是對他動了情意,她出生於塞外苦寒之地,目睹族人不斷受到明朝戌兵的
不斷大侵小犯,對明人有著深刻的仇恨,所以這次方夜羽派人邀約,她便力排族中反對
的聲音,支持聯手對付大明。對她來說,沒有事物比族人的福祉和前途更為重要。
    蒙人既曾成功征服漢人,她們的女真人亦有同等的機會。眼前最理想的事,就是要
下大明將來的禍根,最理想當然是攪得它四分五裂,再也無力外侵。那她的族人便得到
喘息之機,休養生息,逐漸壯大。
    和甄素善相比,最大的分別,就是她有著很大的野心。
    聞言牽著他的衣袖,領著他轉到秦淮河岸,沿河東行,淺笑道:「這還要多得你們
春秋時吳王闔閭把這處為冶城,鑄造兵器。」接著秀目神思飛越道:「據說名傳千古的
名劍」
    干將」和「莫邪」,就是在這裡鑄成的。」再嫣然一笑道:「不信嗎?有詩為證呢!」
    悠然神往地念道:「斗間雲氣望中原,剩有蛟龍劍血斑。歐冶干將俱寂寞,一痕青
認冶城山。」
    戚長征再出了另一身冷汗。
    這些話和詩文,若出自寒碧翠或韓慧芷,甚或爽約不來的薄昭如之口,他都毫不驚
異。
    但現在卻是由這初到敝境的外族公主的口中吐出來,卻使他打心底透出塞意。
    那代表著人家曾下了一番工夫,深入研究自己國家的歷史和文化,達到「知彼」的
要求,這樣有深度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況且觀之她輕描淡寫便把自己迫上與她生死決戰的死角,更可知她的厲害,絕不會
遜於色目美女甄素善。
    這時兩人走到秦淮河和青溪在城東交匯處的淮青橋,兩旁都是鱗次櫛比的市廛,十
分熱鬧。
    孟青青指著其中一條橫街道:「那就是你們唐代大詩人劉禹詩中」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口夕陽斜」的烏衣巷了。」
    戚長征再壓不下心中的震駭,瞪著她道:「公主怎會連那條橫街是烏衣巷都知道呢?」
    孟青青若無其事道:「這算什麼一回事呢!我還知道一處地方,最適合決一生死,
保證不會有其它人來干擾我們。」
    戚長征呆看了她好一會後,沉聲道:「真是非動手不可嗎?」
    孟青青橫了他一眼道:「還有別的選擇嗎?沒有了你,便等若去了怒蛟幫一條臂膀,
兩軍交,誰不是要各展所能,以削弱對力的實力。」
    戚長征苦笑道:「我有那麼重要嗎?」孟青青眼中寒光亮起,冷然道:「誰敢說你
將來不會是另一個浪翻雲呢?來吧!」提氣輕身,施展急行術,沿街而去。
    戚長征再歎了一口氣,收拾情懷,追著她去了。
    「篤篤篤!」
    甄素善嬌柔的聲音由房內傳出道:「小魔師請進!」
    方夜羽步入房內。
    甄夫人端坐鏡台之前,正梳理著剛洗過的長垂秀髮,身上只披了單薄的雪白長內袍,
玉體散發著沐浴後的香氣,誘人至極。
    方夜羽來到她身後,兩手按上她香肩,俯身凝視著鏡內美麗的倩影,讚歎道:「得
妾如此,夫復何求!」
    甄夫人放下梳子,往後靠在他胸膛上,含笑透過鏡子的反映看著他道:「小魔師是
否因為知道永無得到秦夢瑤的機會,所以才決定將心神全移到素善身上呢?」
    方夜羽回復了往日的瀟儷,微微一笑道:「聽到素善這麼說,我可是又歡喜又害怕
呢!」兩手溫柔地搓撫著她的香肩。
    甄夫人露出舒服鬆弛的神色,秀眸似開似閉地道:「你歡喜的原因是聽出我口氣有
妒嫉的意味,害怕卻是怕我會因此採取報復的行為,故意利用韓柏來傷害你,是嗎?」
    方夜羽反方向的側身貼著她坐在几上,變成四日交投,射出熾熱的目光,柔聲道:
「有什麼事能瞞過你的質慧心,我這次來,是希望打消你要親自出手對付韓柏的意圖。」
    甄夫人被他看得意亂情迷,若論英俊,韓柏真是差了他一截,可是那小子卻另有一
種引人的特質,使他的魅力絕不下於方夜羽。舉起纖手,撫上方夜羽的臉頰,愛憐地道:
「素善定為小魔師增添了許多困擾煩惱了,噢!」
    她沒法再說下去,因為方夜羽已封上她的香,一手緊箍著她的小蠻腰,教她避無可
避。另一手則探入了她衣服內探索活動著。
    甄夫人當然知道方夜明是想先佔有了她,教她再不會去惹韓柏。可是縱然明知對方
的意圖,她亦感到很難去阻止他這樣的攻勢,一方面因為方夜羽並不討厭,與她又有婚
約的關係;更主要是方夜羽在她身上施出了魔門挑情的手法,刺激起她的情慾。
    甄夫人轉瞬迷失在方夜羽的挑逗下,逐漸失去了抗拒之力,只能嬌喘連連地熱烈反
應著,還盡量予他無禮的手以方便。
    方夜羽忽地停止了活動,一對俊日精芒閃閃,顯示出強大的自信,看著她勉強睜著,
充盈著誘人神色的美眸,緩緩道:「愈困難的事,便會使我感到有趣,生命才能顯出它
的光輝。若我這樣佔有了你的身體,你事後定然感到不快。」
    甄夫人嬌羞地橫了他一眼,點頭欣然道:「是的!我是會很不服氣的。」
    方夜羽輕吻了她的紅,輕輕道:「師尊快到了,我想和你一道去見他。」
    甄夫人想到立即可見到天下第一高手「魔師」龐斑,嬌軀掠過一陣強烈的興奮,
「啊」
    的一聲趁機離開了他的懷抱,長身而起道:「那素善要打扮一下了。」
    方夜明知她怕了自己令她情難自禁的魔手,心中湧起滿足和自豪,頗有點收之桑榆
的補償感覺。
    他昨晚一夜沒有闔過眼,終於決定了拋開兒女私情,以大局為重,專心去承擔肩上
的任務。
    一旦放開了對秦夢瑤的憧憬,他登時恢復了冷靜和自信,發下了幾個命令後,便主
動地採取飽勢來征服甄夫人的芳心,免得她投入韓柏的懷抱去。
    方夜羽正要說話,由蚩敵的聲音入房內道:「魔師法駕已臨,小魔師請到外堂。」
    風行烈夫婦四人,抵達王家老巷。
    這時酒肆已裝修妥當,大招牌橫匾被紅紙密封著,鋪外兩旁搭起了兩座高起的竹架
子,以作燃燒鞭炮之用,可謂萬事俱備,只待明天開張營業的吉辰。
    他們才踏進門裡,左詩三女和范豹等正忙碌地工作著。
    風行烈和她們打過招呼後,驚異地道:「詩姊為何今天特別神采飛揚,喜盈於色?」
    朝霞欣然代答道:「當然啦!今天是小雯雯到京城的大日子詩姊當然開心得要命了。」
    比姿仙三女齊聲歡呼,擁著左詩,為她雀躍歡欣。
    左詩笑得合不攏嘴兒,微怨道:「韓柏滾到那裡去呢?何不帶夢瑤回來見我們?」
    風行烈硬著頭皮為韓柏美言道:「他不知多麼掛著小雯雯到京師的事,若能抽身,
定會立即回來。」
    聊了幾句後,風行烈和谷姿仙進入內堂去見不捨夫婦,谷倩蓮和小玲瓏則自動請纓,
幫忙為鋪子作最後的鋪陳工夫。
    不捨和谷凝清早起了床,正在後院練劍,夫唱婦隨,比之熱戀中的年輕男女,更要
恩愛融洽,見到他們,先問起韓柏為秦夢瑤療傷的事。
    風行烈道:「應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比凝清小鳥依人般偎在不捨之旁,兩人均一身雪白,站在初陽的照射下,有若神仙
中人。
    不捨歎道:「真希望時間永遠停在這一刻內,那我今午便不用去西寧道場作不受歡
迎的參加者了。」
    風行烈正不知怎樣措辭時,谷姿仙嬌嗲地道:「爹啊!你要去參加八派的元老會議,
女兒不再管你,可是你若要挑戰龐斑,女兒怎也不許,除非你不再疼愛人家。」
    不捨愛憐地看著乖女兒,苦笑搖頭,求助的望向谷凝清。
    比凝清微微一笑,走到女兒身旁,,輕擁著她的香肩,柔聲道:「人生在世,不過
數十寒暑,這些天來,爹和娘已度過了可令此生無憾的神仙日子了,王兒一向脫,為何
到了這等時刻,仍然拋不開俗念凡思呢?」
    風行烈一震道:「岳丈母要聯手向龐斑挑戰嗎?」
    不捨望往藍天白雲,淡然自若道:「大雪後的天色特別澄明,令人想起若可振翅高
飛,翱翔天際,直飛往宇宙的盡頭,才沒有白白辜負了寶貴的生命。」語氣帶著一往無
回的意味。
    風行烈夫婦聽出他話內的含意,隱喻著與龐斑的決戰,正代表人生追求的極致,一
時間說不出話來。
    比凝清笑道:「來吧!讓我們進屋內喝林清茶。」
    比姿仙淒然道:「娘啊!」
    比凝清輕責道:「王兒若仍放不開生死榮辱,如何可以收復國?只是年憐丹你們便
應付不了。谷姿仙還想說話,無想僧悅耳悠和的聲音傳來道:「生即是死,死即是生;
勝亦非勝,敗更非敗。世間一切相,莫非夢幻泡影。」接著聲音遠去道:「不捨請來和
師兄一敘?」
    不捨微微一笑,兩袖揚起,大鳥騰空般飛上牆頭,腳尖輕點,朝聲音來處投去,轉
瞬不見。
    韓夫人扯著韓柏的衣袖,恃著以前主僕的關係,在小樓的石階前道:「寧芷現在好
像全忘了馬峻聲的事,小柏你千萬別在她面前提起,知道嗎?」
    韓柏故作愕然道:「什麼馬峻聲,我根本不識這個人,他是誰?」
    韓夫人先是一怔,旋即會意,暗喜這小子變得如此精乖,難怪能得皇帝恩寵,加官
晉爵。領他走上小樓的石階。
    韓柏順口問道:「是否只有五小姐在裡面?」
    韓夫人道:「慧芷在樓上,下層才是寧芷住的。」
    韓柏奇道:「三少爺和四小姐到那裡去了?」
    韓夫人道:「他們這趟沒有到京來,天德他的生意這麼多,沒有人打點一下怎行。」
    韓柏心道若給三少爺韓希武去管生意,不敗了韓家的家業才奇怪。
    樓門「咿呀」一聲打了開來,韓芷的貼身俏婢小菊見是韓夫人,忙拜禮下去。
    韓柏以前和這比他年長了兩歲的俏丫環非常熟,她對他亦像弟弟般友善,心中一熱
叫道:「小菊姊!認得我小柏嗎?」
    小菊渾身劇震,抬起頭來看他,杏目睜大,不能置信地道:「小柏!天啊!你真的
變了樣子。」
    韓夫人那有興趣讓他們敘舊,不悅喝道:「五小姐起床了沒有?」
    小菊吃了一驚,雖心中有許多話,但那還敢向韓柏詢問,答道:「剛起床,小婢正
服侍她在房內梳妝。」
    韓夫人喜向韓柏道:「來!快隨我入房見她。」
    韓柏平時絕不會理什麼男女之防,可是自幼在韓家當僕役慣了,現在像忽然回復了
那時的身份,那敢隨便闖入小姐閏房,囁嚅道:「我還是在外廳等候小姐吧!」
    韓夫人還以為他懂得守禮,欣然道:「我叫你進去就進去,隨老身來吧!」不理他
是否答應,走進屋內,大聲道:「寧芷我的小心肝,看看是誰來探你。」
    韓寧芷懶洋洋的聲音由房內傳來道:「娘啊!人家才剛起床,是什麼人呢?」
    韓柏經過小菊旁,忍不住輕捏了她的小手,表示親熱,豈知一向待他如弟的小菊俏
臉條地擦紅,垂下頭去,不敢看他。
    韓柏心中大樂。
    少年時的唯一夢想,就是要娶韓寧芷為妻,而這俏秀的小菊姊當然最好亦一齊嫁了
給他,現在看來這並非妄想了。
    縱使韓寧芷及不上虛夜月和莊青霜諸女的美麗,可是她總是兒時的親密侶,兩小無
猜,有什麼荒唐話未說過?只是其後寧芷年齡漸長,才明白到主僕之分,稍作矜持吧。
    胡思亂想間,隨韓夫人步入房裡。
    韓寧芷坐在梳妝鏡前,正為自己的臉蛋抹上水粉。
    她長高了很多,但也消瘦了。比起上次在韓府偷看她時出落得更清麗可人。尤其那
脹鼓鼓的酥胸,任何有眼睛的人一看便都知道她是成熟了。恰是韓家有女初長成的動人
時刻。
    韓寧芷見到鏡內出現俊偉軒昂的男兒漢,張開小嘴「啊」一聲叫了起來,目瞪口呆,
手中的粉塊掉到台上去。
    韓夫人愛憐無限地走了過去,抓著她兩邊香肩,同鏡裡的韓柏招呼道:「小柏快過
來,讓寧芷看看你,如此有為男兒,到那邊才尋得著呢?」
    韓柏興奮得頭皮發麻,來到韓寧芷的另一邊,看著鏡中的初戀情人,搔頭道:「五
小姐!」
    豈知韓寧芷的俏臉倏地轉白,尖叫一聲:「鬼啊!」兩眼一翻,往後便倒。
    韓柏從後一把抱著她,不讓他倒在地上,和韓夫人面面相覷,互知對方的臉色定是
難看無比。
    韓夫人焦灼道:「快扶她上床!」
    韓柏攔腰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心情變得非常惡劣。
    難道韓寧芷不堪刺激,瘋了起來?
    當韓夫人和趕了進來的小菊為韓寧芷蓋上被子,忙著叫喚施救時,匆匆由樓上聞聲
走下來的韓慧芷出現門處。
    這美麗的二小姐兩眼紅腫,花容慘淡,看到韓柏時一呆道:「原來小柏來了!」
    眼光落到乃妹身上,顧不得招呼韓柏,驚呼一聲,搶到床旁細看究竟。
    韓柏因急著要找盈散花,暗忖寧芷是不會有何大礙的,他留在這裡亦幫不上多少忙,
傳音入韓慧芷耳內道:「二小姐!我剛見過戚長征……」
    韓慧芷嬌軀劇顫,往他望來,韓柏乘機道:「夫人!小柏因有急事待辦,要先行言
退,遲些再來瞧五小姐吧。」向韓慧芷打了個眼色,心中同時泛起奇異的滋味。以前在
韓府,他把韓慧芷敬若天人,想不到今天竟能和她眉來眼去,雖不涉及男女之私,已大
感過癮。
    韓慧芷會意,道:「讓我送小柏出去!」
    韓柏裝作樣道:「怎敢勞煩二小姐。」
    豈知韓夫人道:「慧芷照顯五妹,讓我送小柏,我有話要和他說。」話完牽著韓柏
衣袖走出房去。
    韓慧芷空瞪著眼,卻是無計可施,只能目送兩人出房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