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2卷)
第十二章 再逢舊主

    大雪漫空裡,韓柏和秦夢瑤兩手相牽,沿著秦淮河漫步街頭,當來到落花橋時,兩
人不約而同停了下來。秦夢瑤還主動提議,要到橋底坐一會,順便避雪。
    秦夢瑤親熱地挽著韓柏的臂膀。看著長流不休的水,道:「若我猜得不錯,單玉如
今天定會來找你。夫君切不可輕忽,她的媚術已臻登峰造極的境界。可以刺激得你的魔
種至難以克制的境地,你唯一能勝她的機會,只有龐種內的道胎,若你能使自己內道外
魔,那單玉如將會重蹈昨夜夢瑤的覆轍,只有向你求饒的份兒。」
    韓柏心中一蕩,笑道:「多謝賢妻指點,以後我誓要每次都弄到夢瑤求饒才行。」
    秦夢瑤大窘嬌嗔道:「那以後每次你作惡使壞後,人家都會像剛才般撒嬌不依,保
證給你的懲罰會更凶更狠。」
    韓柏吃了一驚,猶有餘悸道:「算我韓柏大什麼的怕了你,詩姊她們全懂得出嫁從
天,只有你這仙子特別蠻橫,還說不是河東獅?」
    秦夢瑤啞然失笑,湊過來吻了他一口道:「韓郎萬勿心存怨氣,好吧!你歡喜看人
家求饒的樣子,以後看個夠吧!夢瑤再不對你加以任何限制,免得你不疼人家了。」
    韓柏大喜,但仍心中疑,試探道:「一言既出……」
    秦夢瑤含羞接道:「駟馬難追。」
    韓柏大喜,摟著她痛吻香。
    奇異曼妙的感覺又電流般在兩人間蔓延。
    秦夢瑤勉力推開了他,卻已嬌喘連連,仙體乏力。
    韓柏大樂,輕浮地擰著她的臉蛋道:「不若我和你回莫愁湖去,好看看仙子求饒的
美樣兒。」
    秦夢瑤柔不勝力地白他一眼道:「不要那麼頑皮好嗎?昨夜人家被迫和你一起看了
那戰神圖錄,沒有幾個時辰的靜修,對夢瑤可能有損無益,乖孩子,聽一次話可以嗎?」
    韓柏聽她軟語相求,心都酥透。欣然道:「好吧!但今晚我定不放過秦夢瑤回復清
明,恬然道:「今晚你有空再說吧!」
    韓柏心中一懍,不再纏她,吻了她的臉蛋後道:「快天亮了,讓我送嬌妻到莫愁湖,
再趕回鬼王府去,午後我再來接你去玩兒。」秦夢瑤欣然點頭。
    兩人站起來時,天色漸白,正要步出橋底,上面傳來一聲歎息,只聽戚長征的聲音
道:「落花無意。流水有情,這算什麼他媽的一回事?」
    兩人聽得面面相覷,難道這橫行霸道的小子竟會失戀?
    秦夢瑤低聲道:「夫君你上去看看他,夢瑤自己回莫愁湖好了。窗外大雪漸收,由
一球球的雪花,變作綿絮般的雪粉,緩緩降下。憐秀秀在床上慵懶地由浪翻雲壯闊的胸
膛抬起身來,發覺浪翻雲灼灼的目光正看著她的俏臉,驚喜道:「天啊!你仍在這裡,
多麼好哩!」
    心中奇怪,為何浪翻雲並沒有和自己歡好交合,只是擁著自己睡了一覺,自己卻滿
足得什麼都不願想呢?
    浪翻雲坐了起來,微笑道:「天快亮了,我要走了,你乖乖的預備賀壽戲,有空我
再來找你。」
    憐秀秀欣然道:「秀秀隨時恭候大駕。」忍不住又投入他懷裡去。
    浪翻雲抓起几旁的裘袍。為她披在身上,拉著她站了起來,到了窗旁。
    憐秀秀不捨地緊拉著他的手,垂首道:「秀秀有一個要求。請翻雲萬勿拒絕。」
    浪翻雲心生愛憐,把她擁入懷裡,撫著她香肩,想起了紀惜惜。心中百感交雜。柔
聲道:「說吧!」
    秀秀怯然道:「秀秀希望翻雲能於江之戰前,賜秀秀一個孩子,那秀秀就無負此生
了。」
    浪翻雲啞然失笑,輕拍她的香背,看著她充滿火熱和渴望的秀眸,點頭道:「你既
有此求,浪某怎會讓你傷心失望。」
    憐秀秀歡欣若狂,死命纏緊了他。
    浪翻雲想起一事,問道:「朱元璋有沒有見你?」
    憐秀秀道:「他約了秀秀去陪他吃午飯。」
    浪翻雲一怔道:「若他……」
    憐秀秀嬌笑道:「放心吧!除非是浪翻雲,否則秀秀總有應付的方浪翻雲苦笑搖頭,
吻了她的香後,穿窗而去,沒進曙光將現的白色世界中。天尚未明,虛夜月爬到莊青霜
床上。把她弄醒過來。軟語求道:「霜兒快起來梳洗穿衣,我們去找韓柏。」
    莊青霜睡眼惺忪裡被迫坐了起來,看看外面的天色和大雪,皺眉道:「這麼夜,到
那裡找他?」
    虛夜月滿是醋意地狠聲道:「這小子昨晚問朱叔叔借了宮內的接天樓和秦夢瑤胡天
朗帝,我們快去抓他。」
    莊青霜皺眉道:「他並不是胡天朗帝,只是替秦姊姊撩傷吧!」
    虛夜月沒好氣道:「療完傷後不就是胡天朗帝,那小子還會做什麼好事。喂!你究
竟是否和我一致行動。」
    莊青霜拿她沒法,爬了起來,心中祈禱,不會因此惹怒夫郎便謝天謝地了。
    韓柏跳上橋頭,歎道:「老戚!」
    戚長征一震下往他望來,大喜叫道:「哈!韓柏!秦夢怎樣了?」
    韓柏以不可一世的神氣揚眉道:「當然是大功告成。」
    戚長征歡呼一聲,緊擁著他,誠心致賀,同時狠狠道:「真羨慕你這小子,連天上
的仙子都給你採摘了。」
    兩人分了開來,對看一眼,忍不住敝叫狂笑。
    韓柏「啊」一聲叫道:「對不起,昨晚我忘了向老朱提起二小姐的戚長征先是一愕,
才記起了韓柏曾是韓府的小,頹然道:「不用了,這妮子移情別戀,要嫁入宋家。」
    韓柏一呆道:「宋家?」
    戚長征沒精打道:「就是宋翔的兒子宋玉,這小子倒有副俊臉,聽說總捕頭宋鯤是
他們的近親。」
    韓柏一震道:「不好!」
    戚長征誤會了他,揮手道:「人家二小姐要怎麼樣便怎麼樣,我那管得了,有什麼
好與不好。」
    韓柏焦急道:「我指的不是這種好不好,而是朱元璋當宋鯤是胡惟庸的人,若有起
事來,宋玉必被誅連。若二小姐嫁了給宋玉,恐怕連韓老爺都要抄家。」
    戚長征一呆道:「竟有此事。」旋冷哼道:「最多我老戚偉大點。把他們夫婦救出
來。」
    韓柏苦笑道:「你救得多少人呢?宋家韓家這麼大夥人。不行!現在我和你立即去
見老爺,同他痛陣利害,務要二小姐不嫁入宋家,順便由你接收。」
    戚長征失聲道:「你當韓慧芷是什麼,我老戚又是什麼?」
    韓柏搭著他肩頭推著他走道:「算我說錯了,來!我們立即去找老爺,到時隨機應
變。」
    戚長征立穩馬步,硬停下來,老臉微紅道:「你為何不問我天剛亮就到這橋頭做甚
麼?」
    韓柏一怔下,仔細打量了他兩眼,失聲道:「原來你這風流小子約了女孩子,哈!
兗竟是誰?是否比二小姐更美呢?」
    戚長征尷尬地道:「她來不來尚是未知之數,遲些再告訴你吧!待會才去宋家好嗎?
韓府的人都寄居在那裡。」
    韓相識趣道:「我這麼有義氣,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吧!一切包在我老韓身上。」
    戚長征感動地道:「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風行列領著三位嬌妻,坐上鬼王府的馬車,朝左家老巷駛去。
    比倩蓮和小玲瓏都興致盎然地指點著外面的雪景大呼小叫,盡顯少女好奇愛鬧的情
懷,小玲瓏當然斯文多了。
    風行烈和谷姿仙並肩而坐,兩手緊握,說不盡的蜜意柔情。
    他們的感情每人都在增長著。
    比姿仙湊到他耳旁道:「安定下來後,第一件事我要為風郎生個自白胖胖的小寶寶。」
    風行烈看她那羞喜不勝的動人樣兒。心中感動,輕歎道:「但願能早日殺死年老賊,
那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了。」
    比姿仙道:「每天清晨,風郎都勤練槍法,而且進步神速,我看你很快可以追上那
奸賊了。」接著俏臉一紅,湊到他耳旁低聲道:「不要說妾身多心,昨晚你好像特別逗
得人家厲害,同時還懂引導著姿仙運行雙修大法,所以今早姿仙特別神清氣爽,是否從
韓柏那小子處學來了什麼壞東西。」
    風行烈尷尬地點頭,手足無措。
    豈知谷姿仙甜甜一笑道:「韓柏這小子起碼在這方面不算損友。你再學壞點吧,姿
仙就詐作不知道好了。」說完垂下頭去,耳根都紅了。
    風行烈心中一蕩道:「我怕你發覺,只用了其中較溫和的手法,既然嬌妻欽許,今
晚我再不會留手了。」
    比姿仙嬌呼一聲,躲入了他懷裡。
    風行烈擁著滿芳香,暗忖自己這徒兒已可把谷姿仙弄成這樣子了,不知落到韓柏手
上的秦夢瑤,又是何等模樣呢?
    韓柏依著戚長征指示,往朱家走去,才轉了一條街,人影一閃,范良極攔在眼前。
    范良極臉色凝重道:「瑤妹好了沒有?」
    韓柏得意洋洋,尚未說話,范良極跳了過來,抓著他寬肩道:「真的好了!」
    韓柏點頭道:「比以前還要好。」
    范良極怪叫一聲。沖天打了個觔斗,老猴般抓耳搔頭,欣喜如狂,惹得逐漸熱鬧的
街上行人,無不側目。
    范良極一把扯住他道:「快來!帶我去看她。我剛去皇宮找你,原來你這小子天未
光就溜了,害我白走一場。」
    韓柏道:「她現在回到了莫愁湖靜修,最好過了正午才去找她,現在我有事去辦。」
邊行邊談,說出了韓慧芷的事來。
    范良極心情興奮,自告奮勇道:「我既是你的恃衛長,自然要在旁為你振振官威,
好吧!便宜多你一會,就陪你去。」
    韓柏和他早秤不離砣,大喜道:「就讓我們兄弟倆再演一台好戲。」順口道:「昨
晚到了那裡去。」
    范良極瘦胸一挺,傲然道:「當然是到了雲清的被窩裡去,嘿!不知多麼香艷溫暖
哩。」
    韓柏皺眉道:「雲清不是住在尼姑庵嗎?你這樣夜夜春色,怎瞞得過她師傅忘情師
太?」
    范良極瞪了他一眼道:「我才不似你那麼荒淫無道,我在那尼姑庵附近租了間小屋,
只要打出暗號,雲清自會乖乖的移船就。而且忘情遠在西寧道場,怎會知她的好徒兒給
我偷了呢?」
    韓柏失笑道:「唉!你這名賊頭。」
    范良極加快腳步,壓低聲音道:「我找到了盈散花和秀色落腳的地方,到宋家後我
們立即去找她晦氣,順便破壞她對燕王的陰謀。」
    韓柏想起盈散花和藍玉合謀害他,美好的心情立被破壞無餘,歎了一口氣道:「她
雖對我不仁,我卻難對她不義,不過去看看她怎說也好。」
    這時宋家大宅出現眼前,范良極一搖三擺地上前叫門。
    一名門僕打開了側門,上下打量了兩人幾眼,瞇起眼道:「兩位要來找誰?」
    范良極走上前去,掏出一串錢,先在他眼前揚揚。待他看清楚後,迅快塞人他手裡,
低聲道:「你給我們向韓天德老爺通傅一聲,就說忠勤伯樸文正要私下見他一面,切莫
驚動你們宋家老爺,否則絕不饒你。」
    韓柏的威望現在京城真是無人不知,何況這侍僕執役官宦世家,嚇了一跳,鞠著躬
迅速退了入去。
    韓柏笑道:「老賊頭果有一手。」
    范良極受之無愧,想起一事道:「記得昨晚我給你擋著了嚴無懼,你曾答應過我一
個要求,哼!不是忘記了吧?」
    韓柏乾咳一聲,暗忖這老賊頭分明趁火打劫,那會有什麼好事,含混應道:「好像
有這回事!」
    范良嘿然道:「什麼好家。不是想撒賴吧…」
    韓柏無奈道:「說吧!」
    范良極一對賊眼立時放亮,認真地道:「我想香瑤妹的左右臉蛋各一口。」
    韓柏失聲道:「什麼?」
    腳步聲起,韓家大少爺韓希文匆匆迎出門來,見到韓柏,呆了一呆,有點不知如何
稱呼他才好的樣子。
    韓柏上前握著他的手,親切地道:「大少爺,是我小相啊!」
    韓希文歎了一口氣,通:「小柏,我們……」
    韓柏笑道:「以前的事不要提了,今天我來,是有緊要的事向大老爺報告。」。
    韓希文點頭道:「小柏你真本事,到京後八派的人大人都談論著你。噢1這位定是范
前輩了。」
    范良極兩眼一翻道:「走了這麼多路,我有點口渴了。」
    韓希文那不會意,忙把兩人請了進去,繞過大宅,在後進一所小廳見到韓氏夫婦。
    分賓主坐下,一番欷感歎後,韓柏轉入正題道:「大老爺,小柏有件事,感到很難
啟齒,但又是不能不說。」
    韓府的人,現在只有韓氏夫婦和韓希文在場,初時的尷尬一過,兼之韓柏雖是變了
樣子,可是態度真誠親切如昔,又執禮甚恭,氣氛轉為親切。特別是韓夫人,對他更是
出奇地關懷,令韓柏受龍若驚。
    范良極始終是外人,溜了出花園,好讓他們敘舊說話。
    聽得韓柏如此煞有介事。韓夫人慈和地道:「一家人嘛?有什麼事不可以說呢?」
    韓天德和韓希文都露出緊張神色,現在誰不知他是皇上最龍愛的人,又是鬼王女婿,
任何一個身份都是非同小可。
    韓柏組織了心中的說話,正容道:「現在京師形勢非常險惡,胡惟庸隱有謀反之意,
皇上已密切注意,我想你們應有所聞吧!」
    韓天德只曾聽過胡惟庸失勢,今次六部的改革正是要架空他的權力,卻未知胡惟庸
竟要作反。不過由韓柏口中說出來,自是錯不了,點頭道:「這事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韓柏道:「現在倒沒有關係,可是若二小姐嫁入宋家,關係就大了,因為皇上曾親
口對我說,宋鯤乃胡惟庸的同黨。」
    韓家三人同時色變。
    謀反乃頭等重罪,就算韓家可免禍,嫁了宋玉的韓慧芷必無悻免,三人立時出了一
身冷汗。
    韓天德和夫人交換了個眼色,問道:「慧芷的婚事尚未公佈。為何小柏你竟會知曉?」
    韓柏當然不能說是戚長征告欣他,胡謅道:「現在京師處處密探,我和東廠的嚴無
懼又稔熟,問起老爺的事,蒙他違規相告,所以此事切莫傳出去。」
    三人自是深信不疑,暗懍原來廠衛密探如此無孔不入。
    韓天德身家豐厚,更多了一層顧慮,誰說得定朱元璋不會藉故入他以罪,好抄家奪
產。
    韓夫人念了向「喃嘸阿彌陀怫」後,道:「幸好慧芷昨天忽然悔婚,死也不肯嫁給
宋玉,又不肯和對方說話。我們大可乘機先搬出去。再回絕宋家。」
    韓相暗為戚長征高興,看來這兩小中間必是有點誤會了。
    韓天德點頭道:「看來只好如此,但忽然搬走,大家的顏臉上會相當難堪。唉!配
屋一事又未有著落,否則那就是最好的借口了。」
    韓柏拍胸道:「這事包在我身上,我立即設法弄一間屋給你們。」
    韓家三人大喜,連忙道謝。
    韓柏兩眼一紅,真情流露道:「老爺夫人不啻韓柏的再生父母,為了你們,我小柏
什麼事都肯做。」
    三人見他不但不記舊恨,還沒有半分驕橫之氣,心中感動。
    韓柏見功德圓滿,連忙告辭。
    豈知韓夫人道:「小柏你不去見寧芷嗎?她應起床的了。」
    三人都神色緊張地看著他,不知他對這曾陷害過他的五小姐是否仍心有芥蒂。
    韓柏的心「霍霍」跳了起來,難道這自己從少暗戀的可愛少女,竟真的愛上了他。
嘿!
    若得到她。豈非得到了一個未圓的夢想。
    戚長征苦候橋頭,心中後悔,為何當時不向薄昭如說清楚一個時間。那等不到她便
算了。拍拍屁股便可走人,現在……唉!
    蹄聲響起。戚長征往右方看去,數騎迅速馳至。
    戚長征定神一看,原來是身穿男裝的虛夜月,旁邊還有莊青霜和碧天雁,心叫不妙,
不過這時想躲到橋底都來不及了,因為三人六隻眼情全盯在他身上。
    戚長征硬著頭皮,舉手向他們打招呼。
    虛夜月神色不善。來到他前,皺眉道:「老戚你在這裡等誰?」
    戚長征心想這個問題真是要命,乾咳兩聲道:「還不是等風行烈,唉!這小子到那
裡去了。」
    虛夜月嬌笑道:「你說謊話時比韓柏更差得遠哩,真要找鬼來才會信你,還要最蠢
最傻的那種鬼才信你。」
    莊青霜忍不住「噗哧」一笑,旋又掩著小嘴。神態嬌艷無倫,看得戚長征呆了一呆,
暗忖莊青霜絕不會比虛夜月差得多少。
    碧天雁見到戚長征的窘態,亦為之莞爾。
    虛夜月盯著他道:「哼!放著嬌妻不理,卻出來勾三搭四,好!讓月兒告你一狀。」
    戚長征忙打躬作輯,哀求道:「月見請高抬貴手,嘿!我是另有苦衷,事實上現在
正進行著重要任務。」
    虛夜月花枝亂顫般笑了起來,許久才喘定氣看著他道:「為何男人的謊話來來去去
都是這種老掉了牙的花式,想月兒知情不報嗎?給我把韓柏變出來吧!這小子不知滾到
那裡去了。」
    戚長征大喜道:「那小子到了宋家去見韓天德,月兒快去找他,遲則不及了。」
    虛夜月懷疑地道:「不要騙我。」
    戚長征苦笑道:「有痛腳給大小姐拿在手裡,我還有什麼資格作虛弄假,最多以後
對你畢恭畢敬,可以放過我了嗎?」
    虛夜月得意洋洋地啾了他一眼,抿嘴笑道:「誰要你對月兒畢恭畢敬,那有什麼好
玩。」再橫他一眼,歡天喜地和兩人策馬去了。
    戚長征色授魂與。
    虛夜月真是天生出來迷惑男人的精靈,哼,韓柏這小子真好艷福,幸好自己亦有幾
位美人兒,再多個薄昭如來代替韓慧芷就好了,那我以後就收心養性。好好當她們的夫
君。
    胡思亂想間。
    一把嬌甜的聲音在後面道:「戚兄!累你久等了。」
    戚長征大喜轉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