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2卷)
第十章 接天之戀

    夜幕低垂。
    明月爬上了皇城的上空,又白又亮,孤單卻永桓。
    內外皇城的燈火與宮城外延展無窮的民房廟寺,組成了大地上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都
會。秦淮河岸那沒有夜晚的煙花勝地,更為大明朝的繁華作了一個具體而微的闡述。
    月暈外星光點點,在這大雪後的純美世界上舞躍閃爍,像在為俯仰著道諸般一切的
接天樓最高第七層上將會發生的艷事,奏起了寂靜偉大的樂章。
    樓下雖是高手密佈,守衛森嚴,可是在這第七層樓上,秦夢瑤卻忘懷了一切,對她
來說,大地間除韓柏外別無他物。
    星移月轉,滄海桑田,人事遷移,在這永無止盡的變異裡,眼前這一剎那對她來說
卻是永恆長存。
    她的精神正與週遭的一切翩然起舞。
    在這一刻裡。
    接天樓成為了只屬於她和韓柏所共同擁有的甜夢。
    月兒孤懸在星弧的邊緣,又圓又遠,照亮了這被大雪淨化了的世界。
    她以無上的慧心,感受和傾聽著夜空那無言的章句。心神亦嵌進了這宇宙的節奏裡
去,再難分辨彼我。
    可是當她瞧往和她並肩倚欄外望的韓柏時,芳心一顫,竟移不開目光。
    韓柏仍像往常般瀟酒飄逸,丰采動人,但她卻感到他多了一點以前沒有,但卻非常
吸引她的氣質。
    這並不因他出奇地有耐性,又或反常地沉默起來,而是他的確不同了。那並非性格
上的任何轉變,而是氣質上的某種微妙轉化,一種沒法說出來深遂難測的特質。這放縱
不羈的浪子現在的變化,使她更難抗拒他。即使沒有接脈繽命這必行之事。假若他只蓄
意想得到她,恐怕亦能如願。
    韓柏定紳地凝視著虛廣的夜空覆罩下的金陵雪景。分享著道奇妙的晚上。
    從沒有一刻他感到和宇宙是這麼地接近,使他忘神地享受著那曼妙無倫的感覺。
    戰紳圖錄一幅幅在他腦海裡重現。
    那身披奇異盔甲的戰神似若活了過來,不斷做出各種動作,圖錄不住變化。幻像嵌
進了眼前的虛空去,穿越過永桓,和宇宙融合在一片渾沌裡。
    他先感到小骯發熱。然後全身滾燙起來,一個個無形的璉漪在他四周激起著,頃刻
後他忽地忘了你我內外之別,整個宇宙和他合成了一個整體。
    就在此時,秦夢璃的香眉靠了過來,碰到他寬闊的肩膊處。
    兩人同時「呵」一聲叫了起來,為那醉人的觸碰而欣喜莫名。那是道胎和魔種的接
觸,是從未有男女曾嘗過的美妙滋味。
    韓柏清醒過來,探手過去挽著秦夢瑤的小蠻腰,滿懷感觸道:「當日我在韓家做僕
役,見到夢瑤時,心中難過得要命,因為自知是什麼料子。根本連多望夢瑤一眼的心都
不敢稍有涉想。即管後來在黃州府遇上你時,還只是覺得自己在癡心妄想。」頓了一頓,
「嘿」的一聲道:「可是那晚在瓦背處,夢瑤縱體人懷時,我便知道終有一天會得到你,
今晚就是那夢想成真的美景良辰了。」
    秦夢瑤移入他懷襄,主動拉起它的雙手。緊箍著自己沒有半點多餘脂肪的小骯,仰
起俏臉,枕在他的寬肩上,白他一眼道:「說得那麼難聽,誰縱體人你的懷呢?人家只
是傾前了少許吧了!」
    韓柏回頭望入樓內圓台上並排放著的鷹刀和飛翼劍,心中一動道:「我們不用爭執
這問題,總之韓某人是第一個接觸你的仙體的男人,當然亦是最後一個。」微俯下去,
貼上她的臉蛋,柔聲道:「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這是否你那把寶劍名字
的來由?為何玄門高人,會為此劍取了個這麼香艷的名字?」
    秦夢瑤恬靜如常,淡淡道:「只是你心邪吧!師傅的禪境道法叫「心有靈犀」,在
慈航劍與上僅次於「劍心通明」,所以她才給這本名「寶慧」的寶劍,易名作「飛翼」,
取的正是心有靈犀之意。」
    韓柏道:「那我就並沒有心邪,而是真的如此。哈!不過我確又是心邪之極,很想
冒瀆夢瑤的仙軀聖體。看你春情難禁,急著獻身的媚態和浪相。」
    。秦夢瑤失笑道:「為何無賴大俠這麼客氣,你以前冒瀆人家時,好像很少會預先
警告我這受害者哩。」
    韓柏目瞪口呆地看著和聽著她嬌媚無倫地和他調情,劇震道:「對不起,我忍不住
了。好仙子!你不是要教本浪子如何對付你自己嗎?快把那心法和手法傳來,師傅教一
招,小徒立即實施那一招,保證青出於藍,到最後一招時,徹底收拾了你這作繭自縛的
偉大師傅。」
    秦夢璃史無前例地花枝亂顫般笑了起來,在他懷裡扭動了幾下後,懶不勝地伸展著
脊背,俏臉摩挲著他的臉頰。一對纖手也分別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和攪著自己小骯的大
手背,情深若海地道:「好徒弟聽著,現在我們來個有獎的尋寶遊戲,好嗎?」
    韓柏享受著與她背臀貼體磨的醉人感覺,舒美快樂得差點要死去,歎息道:「當然
好!夢瑤說什麼都是好的。只是仍有點擔心,你人都是我的了,還有什麼獎品可送出來。」
    秦夢瑤俏臉飛紅,嗔道:「你再嚼舌頭,看我把你逐出門牆,教你一世都學不到本
師傅的手法和心法。」
    對著美女。韓柏從來都似沒有什麼腰骨,立即軟化投降道:「小痺乖好夢瑤惡師傅,
本人什麼都不敢了,快用你那張小甜嘴說出來,免得被韓某人強對了後,除了咿咿唔唔
外,甚麼話都說不了。」
    即使馬上要向這小子獻身,秦夢瑤仍感吃不消,滿臉不依,嬌嗲道:「欺負吧!欺
負個夠吧!終有一天夢瑤會把你的舌頭勾了出來,分送所有被你調戲過的可憐女子。」
    韓柏大笑道:「沒有了韓某的舌頭,才會多了很多可憐女子呢,因為再沒有人能用
那麼美妙的方式去調戲她們。不信嗎?請立即試試。」
    秦夢瑤還想反擊,香早給封住,且真的應了韓柏的預言,除了咿咿唔唔外,半個其
它字都吐不出來。
    魔種的先天真氣由韓柏掌心透腹而入,秦夢瑤給燙得嬌體發熱,意暢神舒。
    而韓柏的大舌則挑起了她最原始的慾火,同時亦感到韓柏男性的強烈反應。
    那種親密和放開了一切的接觸,把她刺激得恨不能融入韓柏體內,永遠不用分開來。
    分。
    秦夢瑤仰臉望去,韓柏那朗如晨星,不含半絲俗念凡想的清澈目光,正炯炯地緊盯
著她,使她芳心最隱密深秘之處,泛起了無盡的愛的漣漪。
    這小子終達到了情慾分離的先天秘境。而她體內能燎原的慾火,正因與他緊密接觸,
全面被撩撥了起來。
    她感到身體火燒般灼熱,深切地渴望著他的呵護愛憐。
    他的魅力是如此強大,使她在此刻除了他外,什麼都不願分神去想。
    韓柏看著她連耳根粉項都紅透了的美樣兒,雖烈火焚身,可是心靈卻是前所未有的
空靈通透,那與宇宙合成一體的感覺更強烈了。
    他緩緩伸手拔下她的髮簪,讓這淡雅高貴、秀艷無倫的仙子秀髮披垂,在清新的夜
風中寫意隨便地飄拂著。
    無論將來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卻知道眼前她那醉人的絕代豐押,已深深鐫刻在他的
心靈上,永不磨滅。
    秦夢瑤緊靠著他,舉手掠理兩邊長髮,然後扭轉嬌軀,變成與他四日交投,深情地
注視他一會後,柔軟若蛇的纖手纏上他的脖於,兩片紅,印在他嘴上。
    她的香灼熱無比,秀眸半閉,韓柏縱使沒有敏銳的魔種,亦曉得她正處於欲焰狂燒
的亢奮狀態。被他的蓄意施為挑起了飢渴的處子春情。
    仙女下凡,他那能不魂搖魄蕩,可是他卻仍保持在情慾分離的道境裡,心中只有純
淨的愛戀,享受著那種雙重的曼妙境界。
    韓柏的嘴唇離開了她火炙般的紅,移師往她的面額,下巴和白嫩的頸項。
    秦夢瑤終抵不住魔種與道胎的摩纏混,道心失守,不能自制地喘息和呻吟起來。仙
體還不住向愛郎擠壓扭動,那種春心搖蕩,溫馴柔順的萬種風情,誰能不心醉魂銷。
    鬧了一會,秦夢瑤芳軀乏力,全賴韓柏樓個結實,才不致於軟倒地上。
    韓柏那還客氣,攔腰抱起了她,進入寬廣的樓廳裡去。在一角坐了下來,把她放在
腿上,迫她坐直嬌軀,嘻嘻笑道:「真想不到我韓柏大什麼的有此仙緣。可恣意玩弄我
的親親小夢瑤。」
    秦夢瑤心中大恨,這小子明知自己渴求他的放肆,偏要吊她的癮子,讓她雞過和害
羞個夠。可是現在肉在砧板上,只好任由宰割。羞得無地自容,想躲到他頭頸處,又給
他強移到眼下,大嗔道:「死無賴,究竟想人家怎麼樣呢?」此時不要說劍心通明,恐
怕她比一個普通閨女的自制力更是不如。
    韓柏又找上她的紅,用力地吻吮逗弄。
    魔氣海潮般的送入她體內,弄得她嬌軀水蛇般在他懷內扭動翻纏。
    她的嬌軀劇烈地顫抖著,急促地喘氣呼吸,發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
    韓柏笑嘻嘻好整以暇地離開她的香,瞧著地道:「第一招散手是什麼,尤物師傅請
快告訴小徒。噢!我差點忘了問你。那有獎遊戲是什麼媽的一回事,獎品是什麼寶貝兒?」
    秦夢瑤羞得差點要找個洞鑽進去,猛搖螓首,狠狠橫了他風情無限的幾眼,才嘟著
小嘴道:「人家沒有資格做你的師傅了。只憑你的無賴手法,便有足夠本領玩弄得夢瑤
達至有欲無情的境界。」接著輕吻了他,喜孜孜地道:「原來男女之間,真有如此動人
滋味,夢瑤心甘情願做你的妻子,向你的魔種徹低投降,韓柏大什麼的肯接受夢瑤的納
降嗎?」
    韓柏大樂,哈!你這仙子終親開仙口求我佔有了你嗎?
    秦夢瑤見他得意萬狀地瞧著自己。又羞又喜,同時知道他刻下魔性大發,絕不肯輕
易饒過自己這降卒,更是心如鹿撞,恨愛難分。
    韓柏看著她春意媚人,艷絕無倫的美態,差點心猿意馬,魔心失守,忙緊攝心神,
再以嘴舌進襲。進一步挑逗她的春情。
    早已心旌搖蕩,漪念滿腔的秦夢瑤何堪刺激,反應更趨激烈,還主動愛撫他強壯的
虎背。
    兩人再分開時,秦夢瑤平日澄明如鏡的秀眸早充滿了銷魂蝕骨的熾烈情火。
    韓柏摟著這香噴噴、熱辣辣,剛被他逗得大動凡心的絕世美女,心中湧起滔天愛念,
心癢難熬地道:「快把那些挑情手法盡說出來,以表示你是真心投降。」
    秦夢瑤心知肚明自己是作繭自縛。當韓柏臻至情慾分離,而她則欲勝於情時。必然
是這一面倒的局勢,仍禁不住心叫要命。
    她尚存一絲的慧心,亦明白韓柏正以種種手法,徹底摧去自己的羞恥之心,使自己
變成完全受肉慾操縱的娃蕩婦,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仍大感吃不消,不過這時確無力違
抗,惟有赧然道:「夢瑤身體有七個敏感點,每個敏感點都管著某幾個數穴,只要好夫
君能通過那些敏感點,以輕重不同性質的魔功刺激那些竅穴,即可徹底駕馭夢瑤的道胎,
那時要人家生或死,都操控在韓郎手內了。」
    韓柏狂喜道:「那尋貿遊戲是否就是要我在夢瑤身上把這七個香艷精采的敏感點找
出來,你想我隔著衣服來我,還是把你脫精光才開始搜尋呢?」
    秦夢瑤嬌吟一聲,伏入他懷裡,旋又被迫坐了起來,那嬌柔嬌媚的動人神態,實是
無以復加。
    韓柏魔種提升到無盡的高處,放肆地把她的玉腿分了開來,擺佈她跨坐自己腿上,
然後兩手收緊,摟得她胸腹交貼,嘴兒對著嘴兒,臉對著臉,作出男女歡好的姿態,恃
強凌弱地道:「要找我的乖寶貝親夢瑤那動人的七個寶點,對我韓柏來說,有若探囊取
物般容易。不過看來獎品不外是夢瑤的香吻,故我還是喜歡看你羞人答答地由你的小甜
嘴親自告訴我,來!為夫要你毫無保留地把寶點說出來。」
    秦夢瑤嬌吟一聲,就要湊到他耳旁獻上投降者被脅逼送給征服者的戰利品時。豈知
韓柏又使她嬌軀後移。硬要她你眼望我眼地坦白說出一切。
    秦夢瑤大窘,嬌嗔不依,撒了一大回嬌後,才依他指示,一一道出。
    說完後不顧一切地緊貼到他的肩頸與胸膛處,仙體不住顫震。
    韓柏雙目異光大盛,對媚術的瞭解立時深進丁數層。秦夢瑤所說的敏感點和體內的
竅穴,實是古往今來媚術的精華,雖說人人有異,但其理則一,現在由這已臻天人之界
的絕頂禪道美女高手,通過自身的體悟,親口向他說出。對身具魔種的他,那種刺激和
益處實大至難以估計,大大有助於他對付天命教精通媚術的妖女。
    韓柏又狠心地抓著秦夢瑤香肩,把她的玉臉移到眼前,只見她星眸緊閉。雙頰紅艷
如桃花,可愛嬌柔至極點。尤其那副默許一切的媚樣兒,出現在這自幼修行的美女身上,
誰能不怦然心動。
    韓柏深吸一口氣,輕吻著她的眼皮道:「親親小寶貝,為夫正式開始為你繽脈療傷
好嗎?」
    秦夢瑤仙軀劇顫,含羞輕輕點頭,不敢看他。
    韓柏熟練的手開始在她身上活動起來,又吻又摸,展開全面的進侵。最難受的當然
是秦夢瑤那七處香艷的秘穴,和深藏體內與人類春情有緊密關係的竅位穴脈。更可恨道
小子一邊施為,一邊冷靜地細察她的反應,並調節著手法的輕重緩急。
    有時則隔衣愛撫,時則探進她雪白的衣裳裡,不片刻秦夢瑤神智迷糊,不知人間何
世,只知陶醉傾倒,熱烈反應。
    韓柏忽在她耳沒道:「外面又下雪了。」
    秦夢瑤心道:誰還有閒管外面的事呢?尤其你這小子正為人家解帶寬衣。
    很快她發覺自己身無寸縷,令她春情勃動的魔氣一波接一波地度人她體內,把她逐
漸推上情慾的頂峰。
    她的嬌喘呻吟,變成了狂呼亂叫,無可節制的慾火,燒得她完全迷失了理智,終於
臻達欲勝於情的境界,再不理會佔有她的人會是誰了。
    韓柏知是時候了,利用對她傷勢的深切關懷,把心靈提升到肉慾之上,和這使他夢
縈魂牽的仙女共赴巫山。
    當他把蓄滿生機的精華送入她體內時,秦夢瑤雖仍是保持著與他歡好交合的實質和
姿態,但狂野的春情卻立刻被聖潔的光華取代,雖跨坐他腿上,竟進入了禪定的境界,
那種極端的對比,看得韓柏目瞪口呆,難以相信。
    他一動不動地看著她赤裸的仙軀,心神俱醉。
    憑著親密的接觸,他感應到她體內正勃發著無限的朝氣和生機。
    大雪無休止在樓外的世界飄著,這裡卻是最灼熱和溫馨甜蜜的小天地。
    天啊!我韓柏正佔有著這美麗的仙子。
    秦夢瑤眼一陣顫動,驀地睜了開來。
    韓柏一觸她的目光,腦際轟然一震。立時迷失在某一奇異的精神層次裡。
    秦夢瑤迷人的聲音在他耳旁溫柔地道:「韓郎啊!。夢瑤徹庶復元了,以後你再不
用克制自己了。來吧!好好享受夢瑤的身體,那是人家曾答應過你的報酬,來吧!」
    韓柏大喜過望,全心全意地和她繼續進行最熾烈的歡好。此趟當然是另一番銷魂蝕
骨的感受。
    今次主動的不是他,而是這一向矜持的美麗仙子。
    無論心靈和肉體,他們都緊密地結合著,擄手品嚐靈慾銷融的愛戀。那種動人的感
覺是剛才亦從未達到過的。他們水乳交融地把自己完全獻給了對方,互相向對方最深藏
的心靈秘處搜尋和探索,又無條件地把自己盡情開放。
    這種深刻的感覺,韓柏從未曾在任何其它鍾愛的女子身上得到過。
    所有隱藏的情緒,包括一切的愛戀、追求、甚至乎痛苦,全交出來讓對方去分享和
感受。
    小樓和樓外的大雪融化掉在虛夜襄。他們喘息纏綿,陣陣歡愉洶湧而來,道胎魔種
再沒有絲毫隔閡,高潮一浪一浪般接踵而至,再無法分辨彼此。
    那是愛的極致!
    他們甚至忘掉了道胎和魔種,對他們來說那已是呼吸般自然的東西。亦忘掉了雙修
大法,忘掉了武道天道的追求。忘掉了男與女。你與我的分別,有的只是洪水般吞噬了
他們的愛戀,生命的光和熱。就若太陽那炫目的光輝,無窮無盡的熱力;又或像永不熄
滅的烈火,態態地燃燒著,直至宇宙的終極。
    這對眷戀多情的金童玉女,心甘情願投進那愛的漩渦裡。
    心靈的防堤被破開了,他們升上了無盡的夜空與天上的星辰一起運轉長存。
    戰神圖錄此現彼消地在兩人心靈的天地展現著。
    它們再不是沒有生命的石雕,而是連續性的幻象和有生命的思想。
    他們從肉身的層次提升到這玄妙的天地裡,比翼雙飛,手翱翔。
    然後一切都消失了。他們緊擁著在接天樓的頂層處,外面仍是大雪漫天。
    一切似乎全無異樣,他們仍保持在男女最親密的接觸裡,可是他們都知道一些最美
妙的事已發生在他們身上。
    因為他們剛偷窺了愛情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愛的涅盤」,那由人道而天道的醉
人過程。
    韓柏回醒過來,用舌尖溫柔地舔去秦夢瑤泛著聖潔光輝的俏臉上那斑斑的淚漬。
    秦夢瑤用盡所有力氣摟緊了他,平靜但肯定地低呼道:「韓郎啊!夢瑤永遠屬於你
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