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2卷)
第八章 戰神圖錄

    首當其衝的是裡赤媚。
    他迎上覆雨劍獨有劍芒形成的雨暴,兩手幻出千重掌影,在瞬那間的時光擋了浪翻
雲十二劍,全是以快對快,沒有一絲取巧。
    他全力展開身法,在劍雨中鬼魅輕煙地移動,把速度不斷提升,達到天魅身法的極
限。
    他的凝陰真氣與天魅身法二而為一,當速度增加時,真氣亦加強。確是玄奇秘奧的
神功,即管覆雨劍一時亦莫奈他何,何況浪翻雲仍要分神應付其它高手的進攻。
    「鏘鏘鏘!」浪翻雲同時擋了年憐丹三下重劍,化解了任璧的一記隔空拳。
    安雨劍驀地再盛放擴展,把由蚩敵和強望生同時捲入了劍雨裡。
    他亦消失不見。
    頓使與戰者均有種玄之又玄的詭秘感覺。
    韓柏和了盡禪主與浪翻雲早有默契,趁浪翻雲纏著敵方最強的裡赤媚等人,由戰圈
旁迅速逸去,剛躍下瓦面,腳尚未觸地,色目高手「吸血鏟」平東手持血鏟、「山獅」
哈刺溫舞動雙矛,加上色目陀的大斧,由前方撲至,分取韓柏前額、左脅和右腰三處要
害。高手出招,自然而然配合無間,教韓柏完全不可取巧竄逃,除非他能硬闖過去。
    同一刻四條人影分從兩側閃出,攻向墮後掩護韓柏背耆秦夢瑤的了盡禪左後側來的
是絕天滅地的一刀一劍,右後側則是初次出現的女真高手赤佳爾和貞白牙。
    赤佳爾的獨門兵刃乃精鋼打製的狼牙棒,年在六十間,鬚髮俱紅,有若一團烈火。
    貞白牙外號「流星」,使的是山一條粗鐵連起約兩個鋼球。
    這兩人乃女真族公主「玉步搖」孟青青的護將,武技強橫,絕不比色目高手平東和
哈刺溫遜色。
    七個人分二方向兩人進擊,一出手就封死了所有進退之路。
    了盡禪主縱使在此陷身重閨,強敵環攻的要命時刻,仍是那麼從容不迫,低喧一聲
佛號,一掌拍在秦夢瑤背上。
    韓柏本要出招抗敵,一股沛然莫測的龐大內勁,透過秦夢瑤的身體,千川百河般湧
入經脈裡,再結聚成上衝之力,把他帶得離地而起,斜斜往上掠飛。
    了盡禪主兩袖後拂,把後方兩組人硬生生迫開時,閃電移前,再兩袖前揮,迎上平
東的血鏟和哈刺溫的雙矛,正中飛出那一腳才是精華所在,先是腳尖一擺,湯開了色目
陀的大斧,才破人色目陀的空門,若非色目陀回手擋格,包保立給一腳蹴死,饒是如此,
色目陀仍給他踢得口噴鮮血,倒跌開去。
    了盡禪主這一出手,立時震懾了在場的其它高手。
    韓柏早大鳥般越過了敵人的封鎖網,落到一棵大樹上,借力再飛起,投往另-屋頂去。
    了盡乘著色目陀露出的破隙,平東和哈刺溫又給他震得退往兩邊,搶出重圍,追著
韓柏去了。這批高手,竟不能阻他片晌。
    韓柏剛踏足瓦曲,屋脊上撲出了鷹飛,身在半空,早揚起魂斷雙鉤,向韓柏當頭擊
落。
    動作快逾電光石火,勁氣如山。凌厲無匹。
    韓柏吃虧在未曾立穩,無法使出全力,去擋他蓄滿勢子的狂擊,一晃下行雲流水般
橫移開去。
    獷男廣應城的鐮刀和俏妹雅寒清的長劍,亦隨著他們撲上屋頂。撒出一面刀劍形成
的防禦網,務要教他無路可逃。
    此時鷹飛的雙釣追擊過來,取的是他背上的秦夢瑤,更令他腹背受敵,難以兼顧。
    他陷於險境時。了盡禪主正凌空飛來,要為他解圍,豈知一道寒氣,由下方沖天而
上,往他戳來。
    了盡禪主立即判斷出若不全力應付,只怕未到達韓柏處,自己便一命嗚呼,以他堅
定的禪心,亦不由無奈一歎,往下瞧去,只見一位天香國色的黃衣美女,身劍合一,御
劍攻來。
    人未至,先天劍氣撲體而至,正是戚長征曾有一面之緣的女真族絕代高手「玉步搖」
孟青肯公主。
    了盡禪主想不到對方在裡赤媚外,尚有如此高手,心中再歎。晉入無心無念的禪境,
放下對韓秦兩人的擔憂,全力一掌下拍,但當然趕不及去救韓柏和秦夢瑤丁。
    韓柏在此生死存亡的時刻,後背仍全面享受著與秦夢瑤仙體接觸的感覺。魔種臻至
前所末有的道境。手中握著那神秘莫測的鷹刀,忽地像成為了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思
想的延伸。
    一種絕不可以形容的感覺蔓延全身。
    忽然敵人和屋頂都消失了,他發覺來到一座廣闊無匹的巨殿裡,殿頂有個透著光暈
若星空般的大圓圖,離開他最少有四十丈的驚人距離。
    勁風前後擊來。
    韓柏想都不想,鷹刀往後揮出,手腳同時朝前拍踢。
    「噹!」的一聲巨響。
    巨殿消失無蹤。
    鷹飛硬被他鷹刀震得踉蹌倒退。而前方的廣城武和雅寒清更是一面驚駭,雅寒清竟
給他連人帶劍,掃下屋頂。
    韓柏福至心靈,知道自己剛才因緣巧合下,嵌進了鷹刀內那傳鷹留下的精神烙印裡。
就像通過傳鷹的眼睛,看到了他某一段神秘莫測的經歷。心中狂喜,伸手摸上秦夢瑤的
香臀,大笑道:「好夢瑤!讓為夫帶你到皇宮去。」長嘯聲中,拔身而起,避過了鷹飛
第二波的攻勢。落往另一屋頂去。
    甄夫人和方夜羽兩人站在另一屋頂之上,瞪大眼睛看著韓柏,都有點不相信所看到
的事實。
    此時皇宮方面隱隱傳來號角之聲,顯示嚴無懼正調動高手。趕往這沒來。
    方夜羽和甄夫人對望一眼,拔出兵器,全速向韓柏迎去。
    這邊的了盡禪主和清美絕艷的孟青青交換了十多招,剛佔了少許上風,平東等又趕
至,加入戰團,把他纏實不放。
    韓柏仍在凌空當兒,又進入了鷹刀內那奇異的天地裡,只見巨殿一邊壁上,由上至
下鑿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十個大字。
    當腳踏瓦面時,那腦海中的幻象才消去,使他回到重重被困的現實裡,四個人聲勢
洶洶狂攻而來,匆忙間,只認出了其中一人是「白髮」柳搖枝。
    其它三人是年憐丹的師弟竹叟和甄夫人以下最厲害的兩名花刺子模硬手「紫瞳魔君」
花扎敖。「銅尊」山查岳。他們本以為鷹飛加上獷男俏妹,足可收拾受到秦夢瑤牽累的
韓柏。
    豈知這小子大發神威,竟能同時擊退三人,還逃了出來,駭然下全力攻截,全是不
留後著的拚殺招數,暗忖以他們四人聯手之威,即使浪翻雲亦不敢輕忽大意。
    韓柏感到自己精足神滿,體內魔種似有無盡無窮的潛力。但亦自忖無法同時擋著這
四名可怕的高手,何況背上的秦夢瑤是如此地不堪一擊,身形忽動,先避過了花扎敖劈
往秦夢瑤粉背,力能摧心裂肺的隔空掌,又閃過了竹叟橫砸過來有移山拔岳之勢的寒鐵
杖。快逾脫兔般迎往右側撲來的老相好柳搖枝。哈哈一笑,手中鷹刀化作長虹,使出了
有史以來最天馬行空的一刀,劈在對方鬼嘯連連的玉蕭上。
    他的動作既瀟,又意態高逸。但偏使與戰者無不感受到他堅強莫匹的鬥志,那種氣
勢可令人心虛膽怯和折服。
    靶受最深的是秦夢瑤,她靜若止水,有若洪爐火上仍不遏不滅般的冰雪心靈,隱隱
感到一些玄奇美妙的變化正在自己緊摟著的愛郎身上發生著,那使她的道境因著與韓柏
精神的連繫,亦晉入前所未有的境地和領域去。
    她確切地領受到與韓柏合而為一,道胎融入了他魔種裡去的感覺,韓柏的血肉在她
懷裡勃發著強大的魅力和生機,一時心神皆醉,首次生出神魂顛倒,恨不得立即與他更
進一步合體交歡的強烈反應。
    韓柏的魔種受她道胎刺激,亦立生感應,身體湧起強烈至能淹沒大地的慾火,可是
精神卻與鷹刀連結難離,忽然間達到了情慾分離的境界。
    「鏘!」的一聲巨響,柳搖枝硬生生被他劈開了五步,使包圍網露出丁珍貴的空位。
    其它三人大驚失色,緊撲而至,目標取的都是韓柏背上的秦夢瑤。只要殺死秦夢瑤,
韓柏縱能逃去,他們亦完成了最主要的任務。
    韓柏殺得性起,魔功傳入秦夢瑤體內,護著她不受氣勁侵害,猛一扭身,先移往右,
變成對著山查岳的重銅,鷹刀電掣而出,「噹!」的一聲,竟劈得對方退了兩步,按著
再一連三刀,殺得出查岳左支右絀,毫無還手之力。
    背風由上攻至,韓柏揮刀上迎,赫然是剛趕到的鷹飛。
    山查岳手臂酸麻,乘機退了開去,好讓撲過來的竹叟和花扎敖放手施為。
    就在這要命時刻,韓拍的腦海浮出了一幅清晰的圖像,上方刻有「戰神圖錄」四個
字。
    包奇妙的是一種不知由何處而來的明悟隨著這幅圖像流入心田裡,使他發自衷心的
雀躍鼓舞,刀勢忽變,竟若最擅騰挪閃避敵人的魚兒般,游入了雙鉤的空隙去,一刀畫
往庹飛的胸膛。
    鷹飛怎想得到他的刀法如此奇幻玄異,魂飛魄散下那還記得攻敵,兩鉤迥守。險險
勾著了鷹刀。
    「錚!」然聲響,給他劈得拋飛開去。
    就在刀鉤相觸時,韓柏一看到」丁男一幅戰神圖錄,湧起另一股深刻的明悟。
    而宇宙某一種秘不可測的力量。亦由鷹刀作媒介,輸入了他體內,與他的魔種結合
為一斡柏忍不住仰天歡嘯,大手撫上秦夢璃的粉背,把那股與魔種匯流凝聚的力量注入
她的仙體去。
    秦夢瑤被從他兩個不同層面而來的力量送入曼妙無匹的天地裡襄。
    一方面是他身體不住壯大的生氣和血肉的刺激,另一方面卻是由他大手轉介而來神
秘的精華和力量。使她既是愛思情火難禁,同時亦是禪境道心更趨通明。
    她感到斷了的心脈躍動著無限的生機,再不若以前的死氣沉沉,雖仍未死脈重生,
但已非全賴真氣維持生命可比。
    花扎敖和竹叟兩大高手殺至。
    前者化抓為刀,刺往他咽喉,同時飛起一腳。疾踢他的小骯;後者的寒鐵杖,由大
外檔橫掃過來。
    韓柏大笑道:「來得好!」森厲的殺氣由鷹刀潮湧而出,罩向兩人,倏忽間刀光生
寒,畫出一圈虹芒,護著全身。
    花扎敖的掌腳和竹叟的寒鐵杖,眼看可擊中對方,最後都只是擊在他畫出的刀光土,
齊被震退。
    此時甄夫人和方夜羽已來到屋瓦上,見韓柏反手按著秦夢瑤,鷹刀一揮,從容不迫
地擊退花山兩人,那種不可一世的氣度,有若降世的天神,都心中凜然。
    甄夫人更瞧得芳心一軟,恨不得投入他懷裡,向他投降和奉上處子之軀。全賴一咬
舌尖,才回醒過來。知道自己由於對他的一絲情愫,於焉基於男女間微妙的吸引,不克
自持起來,暗抹了一把冷汗。
    方夜羽一聲長嘯,左右三八戰電射往韓柏,甄夫人猛咬銀牙,狠下心腸,腳下行雲
流水,珠走玉盤般,手中寶劍化作漫天劍影,臨近時束聚為一線,往這使她愛恨難分的
軒昂男兒刺去。
    他兩人一出手,聲勢自是不同凡響。
    韓柏雖連番卻敵,威風八面,仍不敢硬掠這兩人聯手之勢,猛提一口真氣,疾如激
矢般往右橫移五尺,變成來到方夜羽的右側,微笑道:「夜羽兄你好!」手中鷹刀卻不
閒著,揚刀迅劈。
    方夜羽想不到他苦戰之後,仍似留有餘力,全無窒礙,心中大訝,施出魔師秘傳,
三八戡奇詭絕倫的先後揮打在鷹刀之上,化去對方疾擊。
    「鏘鏘!」兩聲脆響,兩人同時外移,抽空調元運息,原來兩人都是全力出手。暗
寓真勁,不用兵器臨身,只要有一方功力稍弱。重則功散人亡,輕則氣虛力耗,其中凶
險,實非表象那麼簡單。
    初步接觸,似乎兩人勢均力敝。可是方夜羽卻知自己遜了一籌,因為他是全仗精妙
的戟法,化去了對方小半力道,才能保持平分秋色之局。若是毫無虛假以硬拚硬,說不
定會當場出醜。
    但他卻不會認為自己及不上韓柏,因為自見到秦夢瑤緊貼韓柏背上,星眸緊閉。一
臉陶醉寧恬,他便妒火中燒,不能全面發揮真實的本領。
    甄夫人由他身旁掠過,長劍箭般射往韓柏,森寒的劍氣,潮湧浪捲,緊緊罩著仍在
往後退開的韓柏。
    韓柏見到甄夫人,兩眼立時射出令她心軟力疲的神光,哈哈笑道:「美人兒啊!我
想得你很苦。」
    甄夫人心中一軟,劍勢立時轉弱,韓柏的鷹刀剛放在她劍上。
    花山兩人和休蕃生息後的竹叟柳搖枝,再次攻至。
    韓柏氣定神閒,再擋了甄夫人兩劍。腦海裡閃過一幅接一幅的戰神圖錄,湧上一浪
接一浪的哲思明悟。驀地身隨刀走,覷準一個空隙,竟撞人方夜羽和甄夫人間。
    兵刃交擊聲連串響起。
    眾人絕想不到他竟會取他們最強的兩人間遁走,到他迫開了方夜羽和甄夫人時,韓
柏一聲歡呼。沖天而起,投往遠處另一屋頂。
    韓柏尚在半空之際,眼角紅影一閃,狂飆襲體而至。
    伏伺一旁的紅日法王終於來了。
    韓柏這時腦海中升起戰神圖錄最後一幅的「破碎虛空」,心領與神匯,想都不想,
手中鷹刀精芒飛撒,看似隨意般一刀往紅日法王劈去。
    紅日法王「咦」地一聲。手掌驀地脹大,印在刀鋒上。
    一股摧心裂肺的狂勁由紅日大掌送出,沿刀而來,破人韓柏體內。
    韓柏心知此乃生死關頭。一邊全力凝勁反擊,又運起捱打神功,化去對方驚人的內
勁,免得傷及秦夢瑤。
    兩人同時在空中往後拋飛。
    紅日兩個翻身後已控制了跌勢,輕飄飄落往另一屋頂上。
    韓柏則口噴鮮血,斷線風箏般墮往地面。
    後面銜尾追來的方夜羽、花扎敖等人見狀大喜,全力追殺而上。
    反是甄夫人故意墮後,不欲劍上沾上韓柏半滴血跡,還要壓下救他的強烈衝動。
    韓柏腳觸地上,一個踉蹌後立即站穩,手臂酸麻,看著湧來的戟光掌影,暗歎一聲,
正要拚死迎戰,一道人影閃至身前,手中盜命化作漫水天光影同時擊中方夜羽的三八戟
和花扎敖的雙拳。
    嚴無懼的喝聲由上空傳來,叫道:「誰敢在京師撒野!」
    葉素冬的聲音亦由遠而近高呼道:「捉拿反賊!」
    方夜羽知道錯過了殺死韓柏的機會,差點要大哭一場,往後飛退,同時發出撤退的
暗號。
    紅日法王早走得無影無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