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2卷)
第五章 秦淮仙蹤

    在一間高尚的老字號酒樓二樓臨街的廂房裡,甄素善慇勤地為韓柏斟酒,然後舉杯
道:「這一杯是慶祝找們終於碰上面的。」
    韓柏欣然喝下,奇道:「聽美人兒你的氣,好像一直急著要見我,是嗎?」
    甄素善放下酒杯,嫣媚一笑道:「是的!自素善踏入中原,便一直想見你,看看你
能否迷倒素善。」
    韓柏大訝,忍不住搔起頭來。
    甄素善風情萬種地白他一眼,微嗔道:「你的頭很癢嗎?」
    韓柏尷尬地收回大手,苦笑道:「不是癢,而是痛,因為到現在我還弄不清楚你要
拿我怎辦?也不知你的話是真是假?我從未見過比你更高深莫測的女人。唔!或者那陳
貴妃可與你一較短長。」
    甄素善神情一黯,輕歎一聲,微搖螓首,望往街上的熱鬧情景。
    韓柏竟忍不住心頭一顫,探手過去,抓著她的柔荑道:「乖寶貝,我們不是敵人嗎?
為何我一點都察覺不到你的敵意,假設你的情意是裝出來的,我豈非給你害死了仍糊裡
糊塗?」
    甄素善給他握著玉手,立時全身發軟,幽幽地橫他一眼,垂頭柔聲道:「韓柏!放
開人家的手好嗎?否則素善便要纏你不休,教你赴不了約。」
    最後一句比什麼都有效,嚇得他連忙鬆手,訝道:「若我法眼無差,美人兒你尚是
處子之身,為何卻擺出可隨時可和我搭上的姿態?」
    甄素善抬頭看到他似認真非認真的傻相,「噗哧」笑了起來,再睨他一眼,神態嬌
美無倫,那像個領袖群雄的統帥。
    韓柏那忍得住,再伸手過去把她一對柔荑全納入手裡,正容道:「為什麼我像認識
了你很久的樣子,不但不覺得你是可怕的敵人,還願意信任你,不怕你會傷害我呢?」
    甄素善給他握得嬌軀一顫,幽怨地看他一眼,淡淡道:「我現在明白為何沒有女人
能抗拒你的魔力了,可是我卻不能具體地描述出來,因為那只是一種深刻的感受。你若
要佔有素善。恐怕我連推開你的力量都欠奉。唉,造化弄人,素善卻必須毀了你,因為
你已成了我們最大的障礙。」
    韓柏大力一拉,把她扯了過來,坐到腿上,甄夫人還未來得及抗議,朱唇早給韓柏
封著。立即神志迷糊,迷失在那甜美醉人的天地裡。尤其韓柏那撫著她大腿的手,更令
她神魂顛倒。
    兩張嘴依依不捨下分了開來。
    韓柏把她摟得緊貼胸前,額碰著額,看著她的眼睛道:「我明白的,這一吻之後,
我們就變成生死大敵,若你有本領,即管來取我的小命吧!可是你若敗了結我,就須乖
乖把身體給我。而在這之前,不准你讓任何男人碰你,知道嗎?」
    甄素善迷惘的星眸回復清明,柔順地點頭道:「我會遵守這約定,但卻要警告你,
我會變成絕對無情的狠心女人,不擇手段的迷你騙你,若你再讓素善像現在般和你親熱,
便等若你自願把性命交給我。」
    韓柏抱著她站了起來,再來了個長吻,才把這滿臉紅暈,差人答答的美人放開,又
伸手在她臉蛋輕佻地擰了一把,笑道:「美人兒!我們走著瞧吧!」
    炳哈一笑,瀟飄逸地欣然去了。
    甄素善看著他的背影,先甜甜一笑,然後倏地收了笑意,露出森冷無情的顏容,足
可令任何人心生寒意。
    水月大宗兩手負後,背著下面廣場眾人道:「素聞鬼王虛若無乃明室第一強手,本
宗則為幕府首席刀客,今本宗不遠千里涉洋渡海而來,但求能與虛兄決一死戰,於願足
矣!」
    虛若無尚未答話,戚長征已「呸」的一聲,不屑喝道:「老戚還當你是什麼人物,
原來只是卑鄙無恥之輩,分明知道虛老與裡赤媚決戰在即,他是傷不起,你卻是傷得起。
那虛老怎能放手而為。想見虛老嗎?先過得我戚長征這把刀再吹牛皮。」
    水月大宗倏地轉身,兩眼射出寒芒,罩定戚長征,人雖未動,迫人的殺氣直壓下來。
    眾人紛紛擺開架勢,一方面防範他突然出手,亦為了應付他凌厲的氣勢。
    虛若無的笑聲由右後方書齋方面傳來道:「罵得好,老戚你真對我脾胃,若我有多
一個女兒,必會也招你為婿。」
    戚長征不忘向虛夜月眨了眨眼,氣得虛夜月跺腳不依,偏又歡喜他的英雄霸氣,暗
忖若非有了韓郎,否則真說不定甘心從他。
    水月大宗臉容古井不波,長笑道:「想不到虛若無竟是膽小如鼠之輩,以後還有臉
見人嗎?」
    虛若無的聲音斷喝道:「無知倭賊,給我閉口。以為我不知你意圖把我引開,好讓
藍玉來搶奪鷹刀嗎?你過得了眼前這關,才有資格來見我。不過說不定虛某一時手癢,
會出來取爾狗命。」
    干羅的聲音笑道:「何用為這種倭賊小表動氣,來!這一著輪到你了。」
    水月大宗首次動容,只聽干羅說話勁氣內蘊,揚而不亢,便知此人乃與鬼王同級的
高手。不過他已騎上了虎背,冷喝道:「好!便讓我找幾個人的血先寶刀,再來看你下
棋。」
    下面各人倏地散開,谷倩蓮、褚紅玉和小玲瓏在鐵青衣指示下,退出場外,以免受
傷。
    水月大宗一聲尖嘯。領著四侍,躍入場中。
    韓柏才走不久,一人步入廂房內,原來是文武兼資的方夜羽。
    甄素善默默坐著,看著杯內晶瑩的美酒,沒有抬頭看他。
    方夜羽坐到她旁,皺眉道:「找不到機會下手嗎?」
    甄京善微一點頭道:「這小子其奸似鬼,只要我稍動真氣,他會立生感應,那時鹿
死誰手,尚未可知。」接著突然伸手按在方夜羽的手背上,甜甜一笑道:「可是素善應
已成功地令他相信我真的愛上了他,嘻!這個傻瓜。」
    方夜羽反手抓緊她的玉手,柔聲道:「那你是否真愛上了他呢?」
    甄素善狡猾一笑,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沒有答他。
    方夜羽心中微痛,溫柔地搓著她纖美的玉手,輕輕道:「今晚事成後,素善陪我好
嗎?」
    甄素善俏臉略紅,歎了一口氣,伸出另一手撫上他的俊臉,柔聲道:「你能狠心殺
了秦夢瑤再說吧!我所以能騙得韓柏信我,全因我尚是完璧,你當明白我的意思吧!」
    方夜羽眼中射出難以形容的神色,冷冷道:「縱使秦夢瑤有浪翻雲和了盡做她的護
法,她恐仍難活著去見朱元璋。唉!若非得青青公主點醒,我們仍猜不到雙修大法加上
魔種,竟可接回秦夢瑤的心脈。」
    秦淮河上落花橋。
    當韓柏走上橋上時,蜿蜒曲折的長河中花艇往來,燈火處處,笙歌絃管,舞樂昇平,
不由想起了香醉舫和天命教。與他肩摩踵接到此求醉買笑的文人雅士、風流浪客,有誰
知道在這美麗的外衣下,京師正展開了內外各大勢力,動輒可使天下傾頹,萬民塗炭翻
天覆地的鬥爭。
    亥時了,為何我的乖寶貝小親親好夢瑤還未現出仙蹤呢?
    嘿!見到她時,是否應立刻對她放恣,趁到皇宮前好好在她美若神物的仙軀嘗點甜
頭,欣賞她欲拒還迎的羞態呢?想到這裡,心都熱了起來,慾火狂升。
    韓柏大吃一駑,若自己不能晉入有情無慾的境界,豈非害了好夢瑤。
    忙運起無想十式的止念,慾火消退,心靈通透。
    「韓柏!」
    韓柏虎軀劇震,挨到橋欄處,朝下望去。
    一艘小艇緩緩由橋底下駛了出來,一身雪白襯得烏黑秀髮閃著亮光,淡雅美艷,飄
逸如仙,來自慈航靜齋的絕色嬌嬈,安坐艇內,悠然自若地划著小艇,仰起令他神醉心
迷,秀美無倫,不沾半點人間麈俗的絕世臉龐,深情地看著他。
    韓柏的魔種騰地升至頂峰,全身輕飄飄的,毫不費力拔身而起,落在艇中,那還客
氣,緊貼著她坐了下去,接過她左手木槳,另一手抓緊她的柔荑,心神俱醉地嗅著她熟
悉的芳香。
    兩槳同時探出,不分先後地輕輕劃入水裡,小艇溫柔地向前滑去。
    被大雪淨化了的兩岸景物,反映著河岸的燈火,便若一個美得不願醒來的甜夢。
    秦夢瑤嬌吟一聲,似不勝與他貼體的接觸。小半邊身挨入他懷裡,螓首後仰,枕到
他寬肩上,美眸閃著攝人心魄的異采,看著他身後的鷹刀,「噗哧」笑道:「韓郎啊!
為何你會背著天下人人爭奪的鷹刀,肆無忌憚地隨處走動呢?」
    韓柏給她嬌甜軟語,迷到身癢心酥,搓捏著她香軟的小手,側頭往她望去,一見下
劇震道:「天啊!夢瑤你完全回復了以前那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了。」
    漆黑的星空下,岸旁河上的燈火中,秦夢瑤玉容閃著聖潔的光澤,有若降世的觀音
大士,教人難起半分邪念。
    秦夢瑤含情脈脈地凝視著他,淡然淺笑道:「人家本就是那個樣子嘛,今天是我們
的大日子,自然要以真臉目見夫君大人!」
    韓柏心神俱醉,狠狠道:「我今晚誓要把你的仙法徹底破掉,將你變成這世上最幸
福的女人。」
    秦夢瑤坐直嬌軀,微微一笑道:「大雪初晴,星綴長空,如此良辰美景,正好讓道
胎魔種,作出史無先例的決鬥。不過真不公平哩!人家還要心甘情願助你這壞人得勝。」
    韓柏心中狂喜,看著她刀削般輪廓分明、為天地靈氣所鍾的美麗側臉,心中澄明透
澈,只覺若能像現在般飽餐秀色,直至宇宙的盡頭亦不會有半分沉悶或不足。
    秦夢瑤秀眉輕蹙,道:「韓柏你為何身帶女兒香氣,不是剛鬼混完才來找夢瑤吧?」
若非兩手均不閒著,韓柏定會大搔其頭。支支吾吾間,秦夢瑤笑道:「夢瑤不追問我的
好夫君了。韓柏啊!夢瑤這些天來想得你很苦,為何見到人家都不親一口呢?」
    韓柏劇震道:「這話本應該由我來說,為何反從你的仙嘴吐出來呢?」
    接著苦笑道:「我真的起不了親你那張小甜嘴的念頭,因為覺得對你的任何冒犯,
都會破壞了你這天地間最完美的仙物。」
    秦夢瑤美眸一轉,情致嫣然,動人之極,挨了過來,香印在他臉頰上,欣然道:
「若韓郎一直保持這種心境,怎能挑起夢瑤的情慾呢?」
    韓柏一呆道:「我還以為這就是有情無慾哩!」
    小艇緩緩在花舫間穿插前行,秦夢瑤嬌笑道:「若真個無慾,如向可以和夢瑤合體
交歡。夢瑤要的是情慾分離,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韓柏放開她的玉手,抄了過去,摟著她的小蠻腰,笑道:「當然明白,我最近不但
領悟了使你生孩子的竅訣,還學曉在欲仙欲死的緊要關頭,保持心神的澄明通透,那種
雙重的享受,真教我魂為之銷。」
    摸著她的小蠻腰,消失無蹤的慾念又再蠢蠢欲動,忍不住手往上移,試探地輕輕觸
碰她柔軟豐滿,充滿了彈性的椒乳。
    秦夢瑤嬌軀微顫,沒有拒絕。但神情仍是那麼恬靜嫻雅,臉蛋側枕到他肩上去,幽
幽一歎道:「韓柏,這可不行哩!你要由一開始時,便進入情慾分離的道境,才可破夢
瑤的劍心通明。像你現在這類下乘手法,雖可借魔種挑起夢瑤表面的情慾,卻絕不可征
服夢的心,達不到使夢瑤有欲無情的要求。一日情慾不分,便只是後天下乘境界,憑什
麼制服人家的道胎呢?」
    韓柏一震,手由她酥胸滑回她腰肢處,愕然道:「這些境界如此玄妙,先不說我那
方面,請問我怎樣才能知道已逗得夢瑤有欲無情呢?」
    秦夢瑤白了他一眼,小嘴湊到他耳旁,輕輕道:「今晚夢瑤和你之間每一件事,每
一句話,都不准你透露與任何人知道,否則會羞死夢瑤,肯答應人家嗎?」
    韓柏被她這誘人話兒再挑得慾火狂升,心中叫苦,壓下不是,不壓下又不是,怎樣
才能情慾分離呢?
    秦夢瑤狠狼咬了他耳珠,嗔道:「無賴快答我!」
    韓柏心中一蕩,側頭看著這紅暈滿頰,嬌秀無倫的仙子,故意奇道:「你究竟想說
出甚麼心事兒,為何害羞得這般厲害?」
    秦夢瑤羞態有增無減,連小耳根都紅透了,把俏臉埋入韓柏頸裡,不依地撒嬌道:
「只要想起需親口告訴你有欲無情這羞人事,人家什麼劍心通明都生出小翼飛走了。」
    看著她前所末有的羞態,更加慾火焚身,又好奇心大熾,緊摟著她香肩,求道:
「快說給為夫聽,怎樣才算是有欲無情?」
    秦夢瑤小嘴貼著他耳朵輕輕吐言道:「當你逗得人家不論對什麼男人都願意欣然獻
上身體時,那就是有欲無情的羞人境界了。」
    韓柏立時如給泠水照頭淋下,慾念盡退,首次認識到今晚的任務是如何艱巨。
    要使秦夢瑤心甘情願和自己歡好,現在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因為他們間早建
立了深厚的愛情。
    但若要這自幼修行的仙子,情不自禁去接受完全沒有感情的男人,變成純肉慾的追
求。那除非她服食了連這仙子都受不起的烈性催情春藥,否則怎會有此可能呢?
    包要命的是看到她春情勃動的誘人神態,自己又怎能情慾分離。
    起始看來很簡單的事,忽地變得複雜艱難無比。
    韓柏呼吸急促起來,望往秦夢瑤。
    秦夢瑤大嗔道:「不准在這時看人家。」
    韓柏劇震嚷道:「老天爺啊!現在你媚惑誘人至這模樣,我怎還可記得什麼有情無
欲呢?夢瑤教我救我!」
    小艇這時來到與長江交接的水,秦夢瑤收槳,好讓韓柏調轉船頭,嫣然嬌笑,白他
一眼道:「人家怎麼知道呢?總之今晚不理結果,都要把身體交給你了,就算燃盡了生
命之火,也好帶著你的愛情,到死後那神秘的境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