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1卷)
第十章 群魔亂舞

    風行列與范良極分道揚鑣後,漫無目的般在街上溜逛著,似乎又回到了認識靳冰雲
前那段獨往獨來的日子裡。
    不知是否因靳冰雲的關係,他對女性生出了一種抗拒,若非谷倩蓮為他不惜犧牲一
切,情深義重,怕亦不能打開他緊閉的心扉。
    而情火開始點燃後,加上體內匯聚的三氣,他有點不克自持地先後戀上了白素香和
谷姿仙,與他們結為夫妻。
    白素香之死對他的打擊比厲苦海求仁得仁的光榮戰死,更是嚴重。
    小玲瓏是一種補償。
    而他已感心滿意足,再不作他求。
    他與戚長征和韓柏雖同是英雄之輩,但性格卻很不相似。
    戚長征乃慷慨激昂的豪士。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大理世俗觀念,我行我素、放浪不
羈,視男女之防有若遊戲,與女人歡好就若呼吸吃飯般自然而然。
    韓柏則是另一類型,在他的天地裡只有愛而沒有恨,就算對敵人他都大方得很,充
滿了妙想天開的主意念頭。
    他要追求是生命美好的一面,而對他來說,那只能在美麗的愛情裡求得。他既重舊
情亦貪新鮮,兼之身具魔種,使他變成浪漫多情的人。偏又是這種性格,使美女們一給
他纏上,便情難自禁,給他迷得死心塌地。
    這小子在一般事情上沒有什麼原則,全憑心之所好,恣意而為。但他絕非貪色誤事
的人,在重大的事情上,總能穩守不移,堅持目標和理想,不怕犧牲,令人激賞。
    風行烈對這兩位好友最欣賞的地力,正是他們的「真」。
    大部分人都多多少少口說一套,做又是另一套!但韓、戚兩人卻絕對言行相符,所
以有時說出來的話頗為驚世駭俗,只因他們不會以美麗的謊言,掩飾自己真正的意圖罷
了。
    初到媚娘的香醉居時,風行烈本亦有意荒唐一番。但終不能像他們兩人般與尚未發
展到互愛相親階段的女子苟合。
    他並非滿口道德禮教之士,亦不會認為韓、戚兩人不對,根本男女間事乃人之常情,
只要沒有強迫的成分,便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正想得入神時,耳內有傳音道:「風施主!可否過來一見?」
    風行烈嚇了一跳,這悅耳的女聲為何這般耳熟,環目四顧,終於看到久違已久,當
日被龐斑重創後,由廣聞大師送去讓她照顧了一段日子的玄靜尼。
    她赤足在左旁一所寺朝的入門處,手持佛珠,寶相莊嚴,清麗出塵如昔,一點不變,
就像重演那山雨迷茫的當日送別的一幕,只不過山雨換上了雪花,在她的光頭和粗布造
的灰色尼衣上。
    吸引了風行烈的目光後,她轉身走進寺內去。
    風行烈心中一熱,追了進去,穿過無人的殿堂,在白雪皚皚的後園方亭裡,找到了
她。
    玄靜尼低喧佛號,和他對坐亭心的石桌兩旁。
    風行烈大訝道:「文靜師傅為何會離開空山隱庵,踏足到這滾滾紅塵的京華之地?」
    玄靜尼數珠念佛的手停了下來,眼觀鼻、鼻觀心,恬然道:「風施主尚未知道貧尼
主持的空山隱庵乃慈航靜齋分出來的旁支,才會對貧尼忽然履足應天,感到驚異。」
    風行烈這才明白,難怪當日廣渡會把自己送到那裡去。想起玄靜尼那種保持著距離
卻又悉心關懷,無微不至地照顧著他的恩情,心中湧起感激,忙出言道謝。
    玄靜尼容顏素淨、恬寧無波,清澈的眼神凝視著他,油然道:「有恩必有緣,風施
主勿著相了。」
    風行烈微笑道:「玄靜師傅說得好,有因必有緣,有緣當有因,這次師博遇到在下,
自非偶然的事,不知是何因何緣呢?」
    玄靜尼垂下目光,單掌作出法印,低喧道:「五塵障成作之智,人思蔽妙觀之境;
往來火宅無安,漂流苦海何極。」
    風行烈盯著她清麗素,不染半點人世華彩的容顏,訝道:「為何在下感到師博禪心
裡隱有不安和痛苦呢?」
    玄靜尼仰起俏臉,嘴角飄出一絲安詳的笑意,油然道:「罪過罪過,貧尼竟忍不住
向施主吐露心聲,使施主因貧尼的孽障心生困惑。阿彌陀佛。」
    言罷眼神投往雪花紛紛的園裡,神色一片平靜,但又似帶著淡淡的淒然。
    風行烈心中一震,難道這拋棄塵世的方外美女,竟愛上了自己,那真是罪過了,一
時間說不出話來。
    玄靜尼輕柔地道:「真心不動,則是光明,一經妄動,即生諸苦:不動時,無所謂
見,一經妄動,便生妄見。」
    幽幽一歎,別過俏臉,凝眸看著風行烈,靜若止水緩緩道:「世間諸相,無非幻象,
惜吾等夢夢不覺耳。妄心一動,境界妄現,即起分辨之心,故有愛憎苦樂之別。愛則生
樂、憎則生苦,唸唸追逐,欲欲驅迫,無有窮時。即生苦樂,便有執著,或困於苦境不
脫,或耽於樂境不捨,施主能體會貧尼的心意嗎?」
    風行烈心頭劇震,終於知道這美麗的女尼真的對自己動了情,天啊!怎辦才好若換
了是韓柏,那管對方是否出家之人?可是風行烈卻感到罪孽深重,充滿壞了人家修行的
歉疚。
    玄靜尼露出一個美的笑容,幽幽道:「業相既起,境界為緣,業起緣生,重重束縛,
何有自在。貧尼這次發下宏願,下山來尋施主,就是要對症下藥,針治妄念。」
    (圖檔模糊,這一行看不清楚。)接著垂頭道:「施主當日不理貧尼勸阻,逞強離去,
貧尼竟因此捏斷佛串,貧尼便知墜入情障,生出妄念。此後難加勤功課,絕食七天,可
是顛倒妄執,卻仍有增無減,才知解鈴還須繫鈴人,於是下山尋來,終於見到風施主。
孽障孽障!」
    風行烈目瞪口呆看著她,但心中卻不但沒有絲毫看她不起之意,反因她高尚的情操
生出景仰。
    她對自己的愛,令人感到是一種超越了慾念或佔有的愛戀,完全發自良心,沒有絲
毫偽飾,心中憐意大起,柔聲道:「師傅想在下怎麼辦呢」玄靜尼仰起俏臉,露出一個
深情甜美的笑容,平靜地道:「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諧之六根六塵,因人而
在,因在而生出世間諸般幻象。玄靜這次此來,非是要求施主憐惜受寵,而是要見施主
一面,把心中愛戀之思,徹底抖淨。今日一會,貧尼即重返空山隱庵,永不出世。行列
明白玄靜的意思嗎?」
    風行烈心中一陣激動,用力點頭。
    文靜尼俏臉泛起神聖的光輝,美目閃耀著奪人神魂的采芒,盈盈起立,走出亭外,
任由雨雪再飄到她身上。
    風行烈湧起衝動,追了出去,叫道:「師傅。」
    玄靜尼停了下來,緩緩轉身,走了回來,當嬌軀抵上風行烈時,深情溫柔地輕輕一
觸,吻了它的唇,低頭淺笑,緩緩轉身,輕移玉步,瞬即遠去,沒入雨雪交融白茫茫的
深遠裡,雪地上被她赤足踏出來的印跡,轉眼被新雪蓋掉了。
    戚長征找了間僻靜的小酒鋪,先付了只有多沒有少的酒資,獨據一桌,看著外面雪
雨迷漫的世界,一杯杯苦酒灌落喉嚨裡去。
    他很想笑笑,無奈滿腹辛酸過於濃重,無法哭得出來。
    自出生以來,他還是首次慘嘗失戀的滋味,剛才對著韓慧芷說氣話時,他還能擺出
不在乎的姿態,其實只是在心裡吞嚥著淚。
    酒人愁腸,那種胸口被重壓堵塞的感覺,更是難過得差點要了它的命!。
    我是否比不上宋玉呢?為何他可輕易便把韓慧芷奪去?
    想到這裡,不禁暗恨起韓慧芷來。
    好!我老戚為她再多喝三杯後,以後便把她徹底忘記,以後她走它的陽官道,我自
過我的獨木橋。
    可是三杯下肚,忍不住又繼續喝下去,早忘了先前自己立下的決心。
    忽然一個脆響悅耳的女子聲音在旁道:「這位兄台衣衫單薄,如此狂喝不怕傷了身
體嗎?」
    戚長征勉力睜開醉眼,模糊間身旁出現了幾條影子,其中一人身材窈窕,似乎就是
那出言的女於,便揮手道:「傷便傷吧!不要你們理。」心中湧起一陣淒苦,腳步踉蹌,
奔出店外,走了十多步,一腳踏空,撲倒雪地上。
    隱約中聽那女子道:「救人一命,勝過七級浮屠,找輛馬車來,先送他回道場去,
我辦妥事後,才回來看他。」
    按著被人扶了起來,他正要拒絕,一陣天旋地轉,已不省人事。
    韓柏離開月榭,正要去找七夫人,前面出現了一位美女,只看她玉步輕移,婀娜動
人的美姿,便認得是白芳華。
    想起昨晚她叫自己莫要管她的事,以他這麼不記仇的人,仍要心中有氣,忙閃人道
旁的園林去,才走了十冬步,白芳華的嬌喝在後方叱道:「韓柏!給芳華站著。」
    韓柏攤開雙手,擺了個無奈的姿勢,轉過身來。
    白芳華臉罩寒霜,來到他身前,怒道:「芳華那麼討你厭嗎?一見人家來便要避道
而走?」
    韓柏一向吃軟不吃硬,冷言回敬道:「白小姐想我怎樣對待你呢?既不准我管你的
事,我避開又不獲批准,究竟要怎樣才可令你滿意。」
    白芳華兩眼一紅,跺腳道:「好了好了!什麼錯都錯在芳華身上,你走吧!以後都
不用你管了。」
    韓柏大感頭痛,她既決定了不離開燕王棣,還來找他作什麼?搖頭苦笑道:「記著!
是你叫我走,叫我不要管你,不要下次又忘記了。」
    白芳華氣得差點給他再來一巴掌,掩臉痛哭道:「我恨你,我恨你,我恨死你!」
    韓柏那見得女人眼淚,立即無條件投降。踏前三步,展開雙臂,把她摟入懷裡。
    白芳華象徵式地掙扎了幾下,便伏入他懷裡委屈地哭成了個淚人兒。
    哭得韓柏心都痛了,又逗又哄,才勉強令她止著了眼淚,摟到一旁的小亭內緊挨著
擁坐一起。
    韓柏升起一種奇異的感覺,覺得這次接觸,比之以往任何一次更刺激熱辣,使他心
頭神動,體溫騰升,心跳加劇。
    只恨不能立即她融化為一。
    白芳華變得溫婉嬌癡,無限柔情道:「都是芳華不好,累得專使大人這麼氣惱。」
韓柏被她一聲」專使大人」叫得魂魄不全,在她臉蛋親了一口道:「好姊姊!離開燕王
吧!他根本不尊重你,充其量姊姊不過是他另一件用具而已!」
    白芳華輕輕道:「離開了他又怎樣呢?」
    韓柏一手捉著她的下額,仰起她的俏臉,迫她看著自己,大喜道:「當然是嫁給我
哩!我包保你會幸福快樂。」
    白芳華俏臉霞飛,羞喜交集,但叉黯然搖首道:「你想得事情太簡單了,你見燕王
肯送你金髮美人,以為他對女人大方得很,那就完全錯了。若我改從了你,他必然會懷
恨在心,想辦法報復。」
    韓柏聽得吁出一口涼氣,這才明白京官們為何這麼怕燕王登上帝位。想起這傢伙連
老爹都要宰,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
    燕王找人殺他,雖說是為了他的大局著想,但亦隱然含有對他的恨意,說不定便因
白芳華愛上白己而引起的。
    如此說來,白芳華不跟自己,可能只是不想他受到傷害,完全是他錯怪了她。
    憐意大起,先來了一個火辣熱烈的長吻,才看著臉紅耳赤,雙目充滿情焰慾火的白
芳華道:「哼!別人怕他燕王棣,我才不怕他!而且他一天做不成皇帝,便一天不會和
我反臉,嘻!說不定我有方法教他自動把白小姐送給」浪子」韓柏哩!」
    白芳華聽到他充滿男子豪氣的情話,更加迷醉,情深款款道:「韓郎啊!芳華這幾
晚片刻都沒有睡過,因為一闔眼便見到你,人家差點苦死了。幸好現在有了你這番話,
芳華縱死也甘願了。」
    韓柏湧起不祥的感覺,責道:「不准你再提」死」這個字。」
    白芳華千依百順地點頭,回吻了他一口道:「芳華領命。」
    韓柏嗅著她熟悉的體香,包心又起,俯鼻到她敞開的領口,邊向內裡窺視,同時大
力嗅了幾口,一本正經地道:「那以後白小姐是否全聽我的話呢?」
    白芳華對他充滿侵略性的初步行動擺出欣然順受的嬌姿,含羞點了點頭。
    韓柏喜出望外,這個似是有緣無份的美女,忽然間叉成為他房中之物,還發生得如
此突然,如此戲劇化,心中一熱,把她拉了起來道:「隨我來!」
    白芳華大力把他反拉著,淒然道:「若這樣就背叛燕王,芳華會覺得很不安。」
    韓柏像給一盤冷水照頭澆下。不是已答應了全聽從我韓某人的話嗎?
    為何心中還想著燕王,怕他不高興?白芳華見他臉色一變,大吃一驚,撲上去縱體
人懷,歉然道:「韓郎千萬不要生氣,若華再不敢說這樣的話了。」
    韓柏想不到她呵以頓時變得比朝霞、柔柔更馴服,那還可以惱得來,抱緊她道:
「好吧!待你再沒有半點心事後,才和我好吧。」
    白芳華幽幽一歎道:「韓郎你不要說話口輕輕,剛才你說過有方法教燕王自動把我
給你,不要說過便忘記了。」
    韓柏暗暗叫苦,剛才衝口而作的豪言壯語,其實主要是為了安她的心,完全沒有具
體的計畫,而且燕王棣如此厲害精明,他韓柏那有資格擺佈他。
    白芳華見狀駭然道:「難道你只是說來玩玩的嗎?」
    韓柏硬著頭皮道:「當然不是。」怕她追問,岔開話題道:「那盈散花和燕王間有
什麼所發展,上過床沒有?」
    白芳華沉吟片晌,道:「應該沒有,否則燕王不會明晚在燕王府設宴款待。」
    韓柏鬆了一口氣,陪忖待會怎也要見她一面,弄清楚她何苦要不惜獻身給燕王。
    白芳華奇怪地瞧著他道:「你和盈散花究竟是什麼關係?」
    給她看穿了,韓柏尷尬道:「總之沒有肉體關係,就像和白小姐那樣。」
    白芳華嬌哼著白他一眼道:「但卻是有男女私情啦!花心鬼!」
    韓柏想不到她會吃起醋來,大喜道:「好姊姊真的下了決心從我了,所以才露出真
情來。哈!原來白小姐這麼凶的。」
    白芳華郝然道:「芳華以後都以真心待韓郎好嗎?」
    韓柏笑道:「算你還有點良心!原來一直在騙我,真正的白芳華其實這麼乖。」
    白芳華似感到和這風流浪子調足一世情都不會有半點沉悶,喜道:「知道就好了,
看你以後還會不會避開人家。」
    韓柏差點以為她是虛夜月扮的,這麼小心眼兒,失聲道:「和我算賬嗎?那你欠我
的賬韓某人找誰算?」兩人對望一眼,忍不住笑作一團。
    所有怨恨立時不翼而飛。四片嘴又纏綿起來,白芳華的體溫不住高昇,還劇烈扭動
著,顯然抵不住韓柏催情的魔氣,像中了媚藥般動情起來。
    韓柏亦是慾火焚身,心中大奇,以往他每逢湧起情火時,人變得更靈澈,更清醒,
為何這次卻像有點不克自持呢?究竟是自己魔功減退,還是白芳華有誘惑力?
    難道她比虛夜月和莊肯霜更厲害嗎?白芳華開始發出動人魂魄的嬌吟。
    腦際似「蓬」的-聲,韓柏整個人都燃燒起來,體內魔氣似脫野馬,隨處亂竄,嚇了
一跳,忙運起無想十式中的「止念」,回復神朗清明,心中一凜,表面仍裝出急色姿態,
兩手侵犯著她峰巒秀麗處,趁機輸入勾魂的魔氣,同時暗察她體內真氣運行的情況。心
中的寒意不住轉濃,同時記起了鬼王剛說過了的一番話。對方真氣流動的情況,儼然竟
和媚娘的媚功大同小異,但卻是強勝百倍。
    他可肯定白芳華若不是天命教的「法後」單玉如,必是兩位護法之一。
    天命教真厲害,竟能打進鬼王和燕王兩股勢力的核心處。而如鬼王所言,連他都真
的給她瞞過。難道她就是那單玉如,否則誰可這麼厲害?
    白芳華狠狠嚙了他的耳珠,道:「人家什麼都不理了,立即要嫁你呢。」
    嚙耳的痛癢傳遍全身,韓柏的神智立時迷糊起來,慾火熊熊燒起,嚇得他暗咬舌尖,
笑道:「我不能這麼急色!怎可令姊姊心內不安呢?」
    白芳華驚異地看著他,通:「不准你再提這句話,韓柏,我帶你到閨房去。」
    韓柏被她拉著朝虛夜月小樓的方向走去,暗暗叫苦,剛才地只略施手段,他使差點
給攝了魂魄,而自己的魔氣卻對她一點抗拒都沒有,上床後,豈非更不是她對手。
    何況鬼王說過單玉如武功和他相若,那即是和裡赤媚同級,反臉動手更是不成。
    我的娘啊!怎辦才好呢!還有一個問題是她是否單玉如,或只是其中一個護法妖女。
    只看她隱藏得這麼好,便知她如何可怕。他感到自己像被帶往屠場的小羊。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遍鬼王府的上空:「在下鷹飛,望能與韓柏決一死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