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1卷)
第五章 步步驚心

    風行烈體內三氣匯聚,功力日進,又得谷姿仙以雙修大法輔引,比之當日雙修府一
戰時已不可同日而語。
    才撲進那民居裡,已大感不妥,不但裡面空無一人,更因為心中現出警兆,忙取出
丈二紅槍接上,提聚全身功力,疾步闖入內室去。
    危險的感覺更強烈了。
    紫紗妃的倩影在後門處一閃而沒。
    風行烈不是不知道裡面有定埋伏,但因為埋伏者必是年憐丹,仇恨的火焰使他完全
沒法把衝動壓下去,而年憐丹亦是利用這點把他引來。
    風行烈倏地加速,穿出後門,落到外面寬敞的天井去,光暗的轉換,使他一時看不
清楚,忙把眼簾闔上一半,減少光線的輸入。
    就在此時,兩聲叱喝,分由兩旁響起。
    年憐丹的玄鐵重劍和色目第一高手「荒狼」任璧的鐵拳分由左右兩方攻襲而至。
    紫、黃兩妃俏立天井盡處,四隻眼睛射出憐惜之色,有點不忍看到這年輕俊俏的郎
君在兩大高手的夾擊下慘死。
    年憐丹和任璧則是心中狂喜。
    自風行烈到京的消息傳來後,他們使命人密切監視他們的動靜,知道他們竟然來逛
街購物,忙暗中潛來,把這民居內的人制伏後,苦候良機,終於等到范良極和葉素冬兩
人走進了一間飯店,忙使兩妃把風行烈引來,現在已成功在望。
    除非是浪翻雲、龐斑之輩,誰能全身而退?
    風行烈雖早有準備,仍想不到年憐丹無恥至此,連偷襲都在所不計了,竟還和另一
絕不比他遜色的高手一起夾擊。
    就在此刻,厲若海對他多年的嚴格訓練終顯露出成效,幾乎是末經過任何思慮,他
自然而然便本能地使出最能應付這種惡劣形勢,燎原百式裡的「借勁反」。
    風行烈先往後移,丈二紅槍的槍尖「鏘」的一聲電射在年憐丹的重劍上。
    以年憐丹的功力,仍禁不住丈二紅槍傳來山洪暴發般的力道,向後移了半步。
    風行烈雖說大有進步,畢竟功力仍稍遜他一籌,踉蹌橫跌,眼看要被任璧能碎裂牆
壁的鐵拳轟在左脅處,丈二紅槍由右方吐了回來,「啪」的一聲撥打在任璧的鐵拳底處。
    任璧一聲獰笑,運拳下壓,借槍傳動,硬要震碎對方臟腑時,一股揉合了風行烈自
身力量和年憐丹處借來勁力的強大力量,立和任璧的氣勁正面交鋒。
    任璧一聲悶哼,向後連退三步。
    黃、紫兩妃看得目射奇光,天啊!這是怎麼一回事,年憐丹和任璧兩人的全力一擊,
竟殺他不死?
    年、任兩人亦是大驚失色,知道夜長夢多,立即再組攻勢。
    風行烈卻是有苦自己知。
    年憐斗的功力豈是可輕易借到,雖說由紅槍傳遞,終是要以己身功力為引,立時氣
血翻騰,全身經脈像倒轉了過來,渾身乏力。若不是有堅強意志,早跪倒地上,眼看小
命不保,後衣領給人抓個正,騰雲駕霧般往後退去,接是韓柏的大笑聲道:「原來是年
淫賊,哈!」
    風行烈被韓柏提往後擲去,滾到地上時,天井近門處傳來連串勁氣交擊的巨響,心
中大急,韓柏怎是這兩大凶人的對手呢?偏又站不起來。
    接聽到虛夜月眾女的嬌叱聲,才鬆了一口氣,盤膝坐起,調神養息。
    年憐丹和任璧見風行烈腳步不穩,正要痛下殺手,豈知換了個韓柏來,已知不妙,
這處四周都是禁衛廠衛,又有陳成、葉素冬和范良極等高手,纏鬥起來,絕難善罷,交
換了個眼色,裝作狠攻的樣子,便把韓柏迫回去屋子裡後,躍回天井,同兩妃打了個逃
走的手勢時,韓柏已威武萬狀衝了出來,旁邊還有虛夜月、谷姿仙和莊青霜這三名絕世
靚女。
    谷姿仙一見年憐丹,正是仇人見面,份外眼紅,又以為他傷了愛郎,不顧一切劍化
長虹,直擊而去。
    虛夜月怕她有失,抽出腰間的鬼王鞭,後發先至,點往他下陰必救之處。
    莊青霜搶往谷姿仙旁,寶刀由下斜挑而上,取的是年憐丹握劍的手腕,教他難以全
刀運劍。
    三女雖是首次合作,竟配合得天衣無縫,使年憐丹亦嚇了一跳。
    他早領教過虛夜月的厲害,如此女得鬼王真傳,就算單挑對打,要收拾她仍要費上
很多力氣,哈哈一笑道:「虛小姐原來對本仙那處這麼有興趣。」往後一移,伸指彈往
鞭梢,右手重劍挽起護身劍網,封擋兩女攻勢。
    韓柏就在這一瞬間和任璧硬拚了三拳,暗叫乖乖不得了,什麼地方鑽了個這麼厲害
的高手出來,對方一拳比一拳重,打得自己氣血翻騰,連退三步,而對方卻像個沒事人
似的。而更駭人的是,無論自己招數如何精妙,對方總有方法迫他硬拚,如此功夫,還
是初次遇上。
    豈知任璧亦是心中發毛,風行烈能擋他兩人全力一擊,已是大出意外,而眼前這年
輕人卻連擋他三拳,血都不噴一口出來,使他更不是滋味,正要欺身而上,借硬氣功挨
他一拳半腳,搶機斃此小子,上方殺氣壓來,竟是陳成和葉素冬由屋頂上撲擊而至。
    另一邊的年憐丹更是魂飛魄散,他雖擋兩女的長劍,但在彈上虛夜月鞭梢前,對方
的鬼王鞭竟靈蛇般改變了方向,繞到一側,點往他的耳鼓穴。
    同一時間范良極落在後方,旱煙管猛打他後枕要害。
    只是黑榜高手范良極已教他頭痛,何況還有三女在前方牽制,年憐丹狂喝道:「走!」,
玄鐵重劍護全身要害,拔身而起。
    黃、紫二妃本欲加入戰圈,眼前異變突起,正欲遁逃,那知最可恨的韓柏溜到眼前,
嘻嘻笑道:「留下一個來陪我吧!」左右開弓,竟是往兩女酥胸抹去。
    兩女雖不是第一次給他輕薄,仍是羞怒難當,又知打他不過,駭然下往後飄飛,希
望可憑輕功逃出「魔掌」。
    任璧硬擋了陳成和葉素冬兩招後,至此才明白中原實是高手如雲,又見年憐丹逃命
去也,那敢久留,狂喝一聲,竟硬挨了陳成一刀,葉素冬一劍,沖天而起。
    兩人刀劍劈在他身上時,均覺刀劍滑開了少許,不能命中對方要害,駭然之下,任
璧早掠往鄰屋屋頂,與剛殺出重圍的年憐丹會合在一起,加上黃紗妃,迅速遠去。
    四周雖響起手下們的呼叫追逐聲音,但任誰都知道追不上這兩個技藝驚人的大魔頭。
    虛夜刀忽尖叫道:「死韓柏,還是你懂揀便宜。」
    眾人往天井盡處望去,只見笑嘻嘻的韓柏,攔腰抱紫紗妃,滿懷芳香地由牆頭躍入
天井裡。
    這時風行烈已回復功力,在小玲瓏和谷倩蓮兩女陪傍下來到天井,此刻左詩三女才
慌張趕至,可見剛交戰是如何急劇激烈。
    眾人都圍上韓柏,觀看他抱全無放下意思的戰利品。
    紫紗妃臉紗不翼而飛,露出清甜秀麗的俏臉,星眸緊閉,但臉容卻出奇的平靜,教
人心生怪異的感覺。
    葉素冬猶有餘悸道:「剛那人定是色目的任璧,只有他才可不懼刀槍。」
    虛夜月來到韓柏身旁,狠狠在他背肌扭了一把,惡兮兮道:「末占夠便宜嗎?還不
放下她?」
    陳成乘機道:「交給我們東廠處理吧,保證要她說什麼就說什麼。」
    韓柏忍背肌被扭處的痛楚,低頭細看紫紗妃,發覺她呼吸急促起來,顯是害怕落到
以酷刑著名的東廠手裡,大生憐意,笑道:「對付這小妞,山人自有妙計,副指揮使放
心好了。我會好好處理她。」在眾女抗議前,「咦」一聲道:「老賊頭到了那裡去?
    」
    陳成知他乃目前朱元璋最寵信的人,那敢堅持,閉口不語。
    虛夜月恨得牙癢癢道:「不要岔開話題,鬼才信你看不到老賊頭溜了去追躡他們。
    」跺足道:「夫君啊!」
    韓柏知不能太逆她意思,把紫紗妃交了給她,一手摟風行烈肩頭,朝屋內走去道:
「你比我還付,竟能擋他們兩人一擊,幸好如此,否則我們便慘了。」
    眾人都聽得心頭一寒。
    風行烈若被殺死,那將會對他們做成無可彌補的打擊。
    眾人至此遊興全消,趕回左家老巷去。
    浪翻雲不知何故,尚未回來,各人商量後,亦因左家老巷住不下這麼多人,決定份
兩處地方落腳。
    不捨夫婦坐鎮左家老巷,照拂左持和她的酒業當然助手兼姊妹的朝霞和柔柔,范豹
和十二名怒蛟幫兄弟則扮成了酒鋪的夥計。
    其它人全部移師到莫愁湖去。
    谷姿仙三女雀躍不已,誰不知莫愁湖乃金陵八景之首,能住進如此人間勝境,縱是
短暫時光,也足可使人畢生回味了。
    陳成召來了八輛馬車,既載人亦載各女剛購買回來的物品。
    紫紗妃被制了穴道,手腳雖回復氣力,卻不能提起內氣,變回一個普通的女人。
    當眾人走往街上乘車時,這俘虜自動自覺跟在韓柏背後,除了繃緊俏臉不說話外,
就像是韓柏的女人那樣。
    谷姿仙三女對任何與年憐丹有關的人事都深痛惡絕,何況白素香之死亦間接和紫紗
妃有關,恨不得一劍殺了她。可是卻基於她們對韓柏的好感,剛又全賴他捨命救了風行
烈,對他更是非常感激。所以任由韓柏以他的方式處置這美麗的俘虜。
    可是虛夜月卻沒有那麼好相與了,指紫紗妃喝道:「妖女!過來這裡。」
    紫紗妃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低頭咬唇皮站在韓柏身後。
    氣氛有點尷尬。
    風行烈站在韓柏身旁,卻是不宜出言。
    韓柏唯有嬉皮笑臉道:「月兒想把她怎麼樣?」
    虛夜月橫了他一眼,通:「我要押她上囚車去,不行嗎?」
    韓柏笑道:「為夫正有此意,但卻要親自看管她,以免給妖人劫走了。」
    虛夜刀跺足道:「你若要和她同車,月兒便不陪你了。」
    韓柏一呆道:「這樣也可以發脾氣的,不要胡鬧好嗎?」
    虛夜刀見所有人都看她,下不了台,幸好谷倩蓮跑了過來,摟她的小腰道:「月兒
來,我和你共乘一車,說說心事兒。」
    虛夜月亦不敢過份開罪韓柏,惹得他不高興就糟了,但仍心生不滿,同莊青霜道:
「霜兒過來,坐我們的車子。」
    莊青霜那願離開韓柏,猶豫起來。
    虛夜月大嗔道:「霜兒你要不要和月兒站在同一陣線?」
    莊青霜向韓柏歉然一笑,無奈走了過去。
    韓柏向風行烈苦笑一下,同紫紗妃道:「美人兒,到車上去吧!」
    紫紗妃一聲不響,坐到車上去。
    這時范良極氣呼呼回來。
    韓柏、風行烈和陳成仁迎了上去。
    眾女均到了車上去,侍衛們則跨上了戰馬,只剩下他們四個人在鋪門處說話。
    范良極問了他們到那裡去後,猶有餘悸道:「我遠遠吊年老鬼三人,本以為定可查
到他們落腳的地方,豈知竟遇上了裡赤媚,這人妖真的厲害,不到三招便差點給他打了
一掌,幸好及時逃走,被他一口氣追了幾條街,才得脫身溜了回來。」
    陳成問明了遇到裡赤媚的地點後,大喜道:「這事包在我身上,只要他們的賊巢在
那附近,我必有方法查出來,而又一點都不教他們知道。」
    韓、風、范三人都點頭同意,儘管方夜羽亦休想可瞞過東廠密探的耳目,怕怕他們
立即遷巢。
    范良極道:「你們先回莫愁湖去,我有葉素冬的口訊,要說給不捨知道。」
    韓柏本想向他說出媚娘的事,唯有吞回肚內。
    四人散去,風行烈回到谷姿仙和小玲瓏的車子去,韓柏自是登上載有紫紗妃的馬車。
陳成則飛身上馬。
    馬車隊緩緩朝莫愁湖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