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1卷)
第四章 故友重逢

    韓柏不敢回左家老巷去,怕給虛夜月左詩等諸女責怪,逕自回到了莫愁湖。
    匆匆梳洗後,見金髮美人兒夷姬睡得又香又甜,不敢吵醒她,忍住了手足的衝動,
趕往皇宮去。
    守門的禁衛見到他都恭敬行禮,讓他通行無阻,直入內皇城。
    路上遇上了一個相熱的常侍候在朱元璋身旁的太監,把他領到一座守衛森嚴的庭院,
見到了朱元璋。
    朱元璋顯然一夜沒睡,兩眼紅筋密佈,見他到來,精神一振,揮退了從人後,著他
隔幾坐下道:「好小子:說得到做得到:竟一天不到就把連寬宰了,真有本領。」
    韓柏嘻嘻一笑道:「都是托皇上的鴻福吧:」
    接著便將媚娘與天命教的關係說了出來。
    以朱元璋的修養和深沉,聽了亦為之色變,定神看了他好一會後,才吁出一口氣道:
「若無兄真的沒有騙我,沒有人比得上你這福將了,誤打誤撞竟給你拆穿了胡惟庸經營
多年的陰謀,幸好朕尚未碰那艷女,否則不知會有什麼後果。」
    韓柏謙虛道:「現在應怎麼辦才好?」
    朱元璋道:「當然不能打草驚蛇,你定要裝作情不自禁去赴媚娘之約,待她不再提
防你時,說不定可找到那法後隱身之所,朕便盡起高手,把他們一網打盡,那時胡惟庸
還不是任朕宰割嗎?哼!」兩眼射出驚人殺氣,顯是動了真怒。
    韓柏道:「這事可不能操之過急,若我沒有猜錯,胡惟庸必已成功地把他的人安插
到朝內各重要的位置,又或使艷女巧妙地成為各文官武將的寵妾……」
    朱元璋道:「所以若你能設法偷得這樣一張天命教的名單出來,我們方可把胡惟庸
的勢力連根拔掉。唉!又要借重你了,朕真擔心你一個人怎可以應付這麼多的事。」
    韓柏笑道:「別忘了小子有誰人幫我的忙。」
    .朱元璋想起了范良極,亦為之失笑,欣然道:「有沒有什麼特別請求,若想要那
家閨女,朕立即把她許配給你。」沒有人比他更知道這小子不愛江山愛美人了。
    韓柏尷尬笑道:「女人大可免了,燕王才送了個金髮美人兒給小子,現在唯一的願
望就是希望能晚點起床,小子也不知多少天沒有正式睡一好覺了。」
    朱元璋見他對白己的賞賜完全不放在心上,對正他的脾胃。啞然失笑道:「好吧!
以後非必要就不用你早朝前來見朕。」接著正容道:「秦夢瑤什麼時候來。」
    韓柏爽快答道:「她說今晚子時來皇宮見皇上。」按著猶豫道:「但她有個條件呢:」
    朱元璋想不到如此輕易,臉現喜色,道:「什麼條件?」
    韓柏心中暗歎,硬著頭皮道:「她要小子屆時在旁聽著。」
    朱元璋微一錯愕,龍目閃起電芒,一瞬不瞬盯著韓柏,聲音轉厲道:「你快從實招
來,和秦夢瑤究竟是什麼關係?」
    韓柏給他嚇了一跳,正要如實道出,朱元璋拂袖道:「不用說了,今晚朕要親問她。」
    兩人沉然下來。
    好一會後,朱元璋道:「陳貴妃的事你有沒有什麼計劃?」
    韓柏苦笑道:「小子真的-籌莫展,總不能貿然闖入內宮,同她展開挑情勾引的手段
吧!」
    朱元璋看到他苦著臉孔,反得意起來,微笑道:「不用那麼緊張,這事朕會安排妥
當,定教你有試探的機會。唉!可能生活太沉悶了,眼前的重重危機,反使朕神舒意暢,
充滿生氣。又有你這小子不時來給朕解悶。不過你要小心點,藍玉心胸狹窄,定不肯放
過你。」
    又談了一會,韓柏記起一事道:「這兩天小子有兩位好友會到京來助我對付方夜明,
其中一人,嘿……是怒蛟幫的高手,小子想……」
    朱元璋打斷他道:「是否「快刀」戚長征?」
    韓柏駭然道:「皇上怎會猜到?」
    朱元璋照例不會解釋,微笑道:「另一個就是風行烈,他正乘船來京,唉!若不是
朕有心放行,他怎能如此順風順水,放心吧!我早通知了葉素冬,著他照應你的朋友,
絕不過問他們的事。」接著又冷哼一聲道:「宋鯤這傢伙是胡惟庸的人,若非朕不想打
草驚蛇,早抄了他的家,浪翻雲那一巴掌刮得很好,若他再惹你,隨便宰了他吧!」
    韓柏頭皮發麻,朱元璋的深藏不露才最可怕。難怪他能威壓群雄,成為天下至尊了。
    早朝的時間到了,韓柏連忙告辭,趕回左家老巷去,到了街口,正籌謀如何應付刁
蠻女虛夜月時,有個嬌甜的聲音在後面喚道:「專使大人!」
    韓柏別過頭來,赫然是扮作書僮的秀色。大喜下,撲了過去,一把拖起她的小手,
轉進了一條僻靜的小巷去。
    秀色馴服地任他拉著,神色複雜,眉眼間充滿了怨熱之意。
    韓柏見左右無人,一把將她樓個結實,親了個長吻後,才放鬆了一點,道:「來找
我嗎?」
    秀色深情地看著他,報然點了點頭,然後神色黯然道:「韓柏:秀色很害怕呢!」
    韓柏愕然道:「誰敢欺負你,讓我為你出頭。」
    秀色摟緊他,淒然道:「沒有人欺負我,人家只是擔心花姊,她……
    「秀色!」
    兩人一震分了開來,只見盈散花立在十步外,鐵青著臉瞪著兩人。
    秀色一聲悲泣,由另一端逸去,消失不見,連韓柏叫她都不理睬了。
    盈散花走了過來,不客氣道:「韓柏!你現在自身難保,最好不要多管閒事。」
    韓柏想起她對燕王父子獻媚賣俏,無名火起,冷笑道:「誰要管你的事,不過莫說
我沒言在先,若你為了個人利害,累了秀色,我絕不會放過你。」
    盈散花兩眼一紅,迫了上來,挺起酥胸叫道:「我偏要害她,怎麼樣?要就殺了我吧!
來!快下手,我都不想做人了。」
    韓柏手足無措道:「誰有興趣殺你,哼!明知我不會下手殺你,才擺出這架勢來,
你若連死都不看重,就不用拿身體去便宜燕王父於了。」
    盈散花終掉下熱淚,粉拳雨點般擂上韓柏寬闊的胸膛,悲叫道:「殺了我吧!殺了
我吧!」
    韓柏心中一軟,伸手去解她的衣襟道:「不要哭了!讓我看看那紀念齒印是否仍完
好無恙?」
    盈散花吃了一驚,飄退開去,頃道:「人家給你氣得這麼慘,還要耍弄人家。」
    韓相見她回復正常,又記起了舊恨,不屑道:「不看便不看,你當我真的想看嗎?留
給燕王看個飽吧!」轉身便走。
    風聲響起,盈散花越過他頭頂,俏臉氣得發白,攔著去路道:「站著!弄清楚我們
的事才准走。」
    韓相心頭大快,只覺愈能傷害她,愈是快意,淡然道:「你是你,我是我,那來
「我們」呢?」
    盈散花挺起小蠻腰,俏目淚花滾動顫聲道:「好!你再說一次給我聽。」
    韓柏最怕女人的眼淚,軟化下來。走前兩步,抓著她兩邊香肩,歎道:「你既然那
麼想做燕王的玩物,為何又要表現得像對我餘情末了的樣子,不是徒使大家都難過嗎?」
    盈散花垂下頭去,輕輕道:「韓柏:你是不會明白人家的,永遠都不會。」用力一掙,
脫身開去,掩臉哭著走了。
    韓柏失魂落魄呆站了一會,猛下決心,誓要找出盈散花要接近燕王的背後原因,才
走回左家老巷去。
    踏入已裝修得差不多完成的酒鋪時,范豹迎了上來道:「大人!有貴客來了。」
    韓柏奇道:「什麼貴客。」
    范豹神一笑,賣了個關於,請他自己進內宅看看。
    還未踏進內室,已聽到范良極大聲道:「什麼?雲清是可憐我年老無依,才藉嫁我
來做好心行好事,這麼小覷我的男性魅力!」
    按著是眾女的哄堂大笑,然後是一陣俏生生的少女聲音不徐不疾地道:「男人最要
不得就是以為自己很有魅力,倩蓮還以為老賊頭你老人家不是這種男人,唉!怎知又是
如此?」
    韓柏一聽大喜,撲了進去大叫道:「風行烈!」
    風行烈和谷姿仙、小玲瓏、不捨夫婦正含笑看著范良極和谷倩蓮兩人胡鬧,聞聲齊
住他望去。
    韓柏想不到來了這麼多人,大惑錯愕時,風行烈已由椅子跳了起來,和他緊擁在一
起,互拍著對方肩背,興奮得說不出話來。
    經歷了這麼多艱難的日子後,這對肝膽相照的青年高手,再次重逢。
    當下風行烈為韓柏引見了不捨夫婦。
    韓柏看到美艷如花的雙修夫人谷凝清,雙目立時發亮,由衷讚道:「若有人還不明
白不捨大師為何還俗,我定會打扁他的屁股。」
    虛夜月、莊青霜、左詩等都聽得眉頭大皺,暗怪這夫君學足范良極的鄙言粗語,又
口不擇言,連長輩都敢大吃豆腐。
    谷凝清乃外族女於,不忌大膽直接的說話,且又是讚美自己,喜不自勝回應道:
「若有人不明白韓柏為何能哄得這麼多美人兒嫁他,我谷凝清亦要賞他們耳光,好打醒
他們。」
    不捨欣然起立,拍著韓柏肩頭道:「賢侄真個快人快語,連我也覺非常痛快,不過
不捨並沒有還俗,反而感覺更出世,更接近天道,賢侄很快便會明白我的意思。」
    韓柏想起了秦夢瑤恍然道:「說得好!多謝指教。」
    范良極怪笑道:「小子不要扮聰明冒充明白了。」
    韓柏瞪了他一眼道:「老賊頭最好對我說話客氣一點,團結一致。否則誰來助你應
付眼前大敵。」說完瞟了巧笑倩兮的谷倩蓮一眼,然後忍不住狠狠看了含笑一旁的谷姿
仙和小玲瓏幾眼。
    谷倩蓮見矛頭忽然指向自己,不慌不忙嬌哼道:「你們團結有什麼用,根本就不是
倩蓮的對手,何況我還可隨時徵兵入伍,保證殺得你兩人落荒而逃。」
    韓柏和范良極一起失聲道:「徵兵入伍?」
    虛夜月忍著笑舉手道:「小兵虛夜月在此,願聽兵頭小蓮姐吩咐。」
    其它莊青霜、左詩、朝霞、柔美等甲笑彎了腰。
    韓柏和范良極交換了個眼色,都感大事不好。有了這個小靈精在攪風攪雨,他們那
還能像從前般肆無忌憚。
    風行烈笑道:「小蓮不要胡鬧了,姿仙和小玲瓏快來見過韓兄。」
    谷姿仙和小玲瓏盈盈立起,同韓柏斂枉施禮,嚇得韓柏慌忙回禮。
    谷姿仙美目飄到他處,欣然道:「聞叔叔之名久矣,今日一見,才知行烈外竟還有
叔叔這等英雄人物,姿仙真的喜出望外呢:」
    韓柏老臉一紅,尷尬地道:「我除了拈花惹……嘿:其它那及得上行烈,若我有時忍
不住口不擇言,得罪了美嫂嫂,美嫂嫂請勿見怪。」
    眾人都目瞪口呆,那有初見面使說明自己會對嫂子口花花,還立即口花花起來。
    谷姿仙「噗嗤」一笑,橫了韓柏一眼道:「姿仙現在才明白小蓮為何一聲徵兵令下,
便有這麼多美麗的小兵要入伍哩!」
    眾人都笑了起來,充滿了友情和歡欣。
    韓柏一到,便為所有人帶來了愉悅和無拘無束的氣氛。
    莊青霜趁韓柏望向她時,嬌嗔地盯了他一眼,像怪責他什麼似的。
    韓柏怪叫一聲,同眾人道:「對不起!我忘了要和霜兄回去向岳父岳母叩頭斟茶,
完事後立即回來,請大師夫人美嫂嫂風兄等恕罪。」
    最高興的當然是莊青霜,喜孜孜站了起來,來到韓柏身旁,準備離去。虛夜月則嘟
長嘴兒,心中怨恨,還未審問他昨晚溜到那裡去,這大壞人又要棄她不顧了。左詩等三
女這幾天見他的時候加起來只有幾個時辰,更是揪然不樂。
    谷倩蓮亦大感失望,剛興高采烈,這好玩的小子又要走了。風行烈谷姿仙等才和他
打了個照面,自亦捨不得他這就去了。范良極則有滿肚事要和他商量研究,一時間人人
都瞪著韓柏。
    韓柏這麼靈銳的人,怎會不知道,搔了幾下頭後,大喜道:「不若我帶大家到西寧
街去逛逛,我和霜兒打個轉,不是又可以出來一起熱鬧嗎?」
    韓柏和莊青霜趕到西寧道場,拜見了莊節夫婦,擾攘一番後,給莊節拉往一旁道:
「素冬和皇上說起,我們才知道昨晚那薛明玉是你假扮的,難怪浪翻雲會為你出頭了。」
    韓相大感尷尬。
    莊節拍著他肩頭道:「不用解釋了,賢婿是天下問最不用扮薛明玉去採花的人。
    是了!明晚我會在這裡擺十來席齋菜,款待八派的人,聖僧等都想見你,你最好早
點和霜兒來,多點時間說話。」
    韓柏心中叫苦,又是應酬,那還有時間到媚娘的花舫去,表面卻是欣然答應了。
    風行烈心中好笑,想不到出來逛街原來也這麼大陣仗,不但范豹領著六名兄弟負責
為眾女捧東西,東廠的副指揮使陳成更率著十多名高手跟在一旁,負起保護之責。
    還有聞風而至的葉素冬和數名手下。先不說眾女的美麗,只是這陣仗便叫人側目了。
    除了不捨夫婦外,所有人全來了。
    眾女興高采烈地在購物,范良極則和葉素冬站在鋪外的街上密斟,風行烈本來亦是
他們那一組,卻硬給谷倩蓮拉了來這間綢緞鋪陪她們。
    這時虛夜月看上了一幅花布,扯了開來蓋在身上,轉身對他嫣然一笑道:「行列啊!
看你的俊秀樣子應比韓柏更有眼光,你說這花布襯人家嗎?」
    風行烈看到她嬌美無倫的嗲媚之態,偏又作男兒打扮,心中暗羨韓柏艷福齊天,微
笑道:「月兒想放棄易釵而弁嗎?」
    虛夜月俏臉一紅,跺足道:「人家只是問你好看不好看嘛。」
    風行烈尚未有機會回答,谷倩蓮早把虛夜月扯了去看另一正布帛。
    看著兩女相得的樣兒,風行烈心中湧起無限溫柔,幾乎自見面開始,這兩個小妮子
便特別投機,因為她們都是那麼俏皮和愛鬧事,這個結盟一成,恐怕他和韓柏都有難了。
    嚦嚦鶯聲由後傳至,原來谷姿仙、小玲瓏和左詩三女剛在隔鄰的鋪子買了胭脂水粉,
此時才來湊熱鬧。
    左詩喜道:「呀!真好!我可以買些好不匹給小雯雯裁幾套新衣了。」
    谷姿仙笑道:「最好預備大一點,否則怕穿不下呢。」
    虛夜月走了過來,先白了風行烈一眼,拉著谷姿仙道:「仙姊應比你的風郎有品味
多了,快來給我意見。」
    朝霞、柔柔等都知風行烈定是開罪了這刁蠻女,紛紛掩嘴偷笑,那種燕語鶯嗔的場
面,風流巧俏的樣兒,若得風行烈悻然心動。
    剛好小玲瓏經過身旁,忙拉著她的衣袖,問道:「乖玲瓏買了什麼好東西?」
    小玲瓏對他仍是非常害羞,立時紅透耳根,竟想掙脫逃遁,又給風行烈扯了回無法
可施下,小玲瓏含羞低頭道:「小姐給人家揀了幾件做內衣的絲囉哩:」猛地一掙,逃到
正笑語不停,左挑右選的眾女問,躲了起來。
    風行烈心情大佳,白素香和水柔晶慘死後,他還是首次有愁懷盡解的感覺,但忽又
想起了年憐丹,忙朝范、葉兩人走去。
    剛踏足街上,范、葉兩人竟不知去向,軌在此刻,忽有所覺,朝長街另一端望夫,
一紫一黃兩個修美啊娜的身形,立時映入眼。
    韓柏和莊青霜離開道場。
    莊青霜正式成了韓柏的嬌妻,歡喜得偎傍著他不住甜笑。
    韓柏給偎得心癢難熬,只恨雙目功力仍未能看透她的衣服,問道:「開心嗎?」
    莊青霜見他盯著自己驕人的酥胸,雖有三分羞意,歡喜卻佔了七分,欣然點頭,又
拋了他一記媚眼。
    韓柏這次全身都酥癢了起來,扯著她衣袖道:「今晚你和月兒一起陪找好嗎?」
    莊青霜甜甜一笑道:「昨晚我們幾姊妹在你的大床上說了一晚話兒,訂下了規矩,
可不許你要誰陪你便誰陪你呢。」
    韓柏失笑道:「那輪得到你們話事,只要我三招兩式,連詩姊都要投降,什麼規矩
都給廢了。」
    莊青霜聽到「三招兩式」,想起自身的遭遇,羞喜難分地嗔望了他一眼。
    韓柏大樂道:「我們立即打道回府,唉!你們都是一夜沒睡了,便全體來陪我睡一
覺吧!讓我每人送你一個乖寶貝。」
    莊青霜終是初懂人事的少女,無論如何熱戀韓柏,亦吃不消他的狂言浪語,跺足不
依加快腳步,走出道場去。
    韓柏追出去,剛好看到遠處街端紫、黃二妃轉入了一間屋子裡,接風行烈追了過去,
消沒在門後。
    韓柏臉色立變。
    兩妃絕不會蠢得招搖過市,裝束還一點不變,豈非引人去對付她們,忙向莊青霜道:
「快召人來幫忙。」不顧驚世駭俗,展開身法,全速趕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