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1卷)
第三章 游龍戲鳳

    干羅和戚長征兩人,分別背著縛緊背上的宋楠、宋媚兄妹,俯伏在株陵關最外圍的
一所房子的瓦面上,凝視著半里許外延綿的城牆和城樓,兩邊則是不能攀越的峻峭石山,
成一險要的關隘入口。
    干羅沉聲道:「城牆高達十餘丈,就算我們可以登上牆頭,跳下去時亦難以保得無
事,何況還背了兩個人。」
    戚長征道:「這總有方法解決,只是由這裡到城牆,全是曠野,毫無掩蔽之物,定
會給守城兵卒發覺,亦逃不過藍玉的人的眼底,哼!不過老子正覺手癢,大幹一場也好。」
    背後的宋媚嚇得緊樓著他,呼吸急促起來,令他感到極大的挑逗性和刺激。
    干羅自非善男信女,聞言嘿然一笑,湊過去在戚長征耳旁說了幾句話後,向背上的
宋楠道:「世侄若害怕的話,便閉上眼睛,甚或睡上一覺,保證醒來時已在京城之內。」
    宋楠打了個哆嗦,含胡應了一聲,倏覺騰雲駕霧般,隨著干羅飛離屋頂,落到曠野
處。
    這時戚長征的腳亦點在地上,一個縱躍,朝高起的城牆奔去。
    背上的宋媚早閉上美目,死命摟緊這成了自己夫郎的男於,感受著他強壯的背肌,
毫無道理地感到刺激和心動,不由暗罵自己淫蕩,竟在這等生死關頭的時刻,想起男女
間的事來,可是又身不由主地被戚長征充滿了力量的動作和肌肉的騰移激起了春情,差
點把她羞死了。
    四個人分作兩起,鬼魅般越過了城牆和房舍間的中線,城樓才傳出鍾鳴鑼響的警報
聲。
    十多道人影手持兵器,由城樓處撲了出來,往他們奔去。
    干羅和戚長征打個眼色,心裡明白定是藍玉方面的高手,在那裡守株待兔般等待他
們:忙加速迎去。
    戚長征待離對方只有丈許遠近時,鏘的掣出天兵寶刀,叱聲如雷,刀光如電,使出
封寒傳的左手刀法,風捲浪翻般往最接近的持斂敵人攻去,整個人變得猛若獅虎,流露
出堅強莫匹的鬥志。
    拿矛在手的干羅亦看得不住點頭,這心愛的義子真的愈來愈有進境了,尤其他仍是
那麼年輕和有朝氣,前途真是不可限量。
    在戚長征背上的宋媚感受更深,張開眼來,看到三名武裝大漢如狼似虎的撲過來,
嚇得又閉上眼睛,按著感到身體不住閃耀急移,耳邊慘叫連連,勉強睜眼時,早有兩人
濺血倒地,另一人被戚長征劈得離地飛跌,忙又閉目不敢再看。
    她終於看到戰場上戚長征的豪勇。
    那邊的干羅更是所向披靡,長矛到處,敵人紛紛倒斃,竟無一人可擋他一招。
    這時戚長征一刀劈入另一攔路者的心臟要害,順腳把他踢飛時,已破開了重圍,後
方和兩側雖仍有敵人,但見他們如此厲害,都只虛張聲勢,不敢真的上來動手。
    他對這戰果毫不驚異,以他和干羅兩人的實力,除非藍玉親來,誰可攔得住他們。
而且到京師之水陸路不止一條,對方若要封死所有路途,實力必然分散,更沒有攔截他
們的能力。試問他們怎會想到保護朱家兄妹的人竟是他和干羅呢?
    兩人提氣急掠,轉眼拋下敵人,來到另一邊城牆下。
    守城兵彎弓搭箭,朝他們射來。
    戚長征和干對視一笑,沿牆急奔,來到城牆沒有守兵的空檔,戚長征躍了起干羅一
聲大喝,兩掌一托他足底,戚長征化作了炮彈般,投往牆頭去。干羅同時拔身而起,追
在他背後。
    戚長征立足牆上時,兩旁的守兵氣急敗壞趕了過來。他忙飛出手上預備好的長索,
往干羅揮去,後者早升至近十丈的高空,真氣已盡,眼看便要回落,索端及時揮至,給
他一把抓著,借刀再升五丈,來到戚長征旁。
    兩人躍過寬廣的城牆,在守兵趕至前,一起跳下城牆去。
    眾守兵膛目結舌,連箭都忘了發射,從這種高度躍下去,不是我死是什麼?
    下降了近十女後干羅跌勢加速,反掌托在戚長征腳底,戚長征立時背著宋媚,騰升
了丈許,這時干雍已離地不及三丈。
    倏地兩人手握縮短至丈許的索子蹬個筆直,干羅借那上扯之勢,提氣輕身,拔升了
數人,才放開索於,輕輕落到地上。
    戚長征凌空一個觔斗,無驚無險落到他旁。
    戚長征回望了牆上目瞪口呆的守城兵們一眼,伸手大力拍了宋媚充滿彈力的粉臀一
記,笑道:「媚媚可以張眼了!」
    大笑聲中,兩人往京師奔去。
    韓柏提氣疾躍,越過高牆,落到媚娘的香醉居的屋頂上。
    這座別院頗具規模,共分前、中、後三進,每進都是四合院落,自成一體,由花園
小徑相連,四周圍都是高牆。
    韓柏跟了范良極這賊友這麼久,對窺探房舍之事早有點門道,仔細觀察了香醉居的
環境,立時猜到了媚娘的香閨,應是最後一進朝南的閣樓,那處既清幽,外面花園景物
最美,又不虞受北風或西斜日曬之苦,自然應留給媚娘這老闆娘自己享用。
    此時前院隱有人聲傳來,韓柏細聽了一會後,知道是護院打手一類人物,談的自是
風月之事。真不明白這些人為何這麼晚還不上床睡覺。
    韓柏不敢遲疑,亦想趁天亮之前好好和這騷媚入骨的艷婦溫存,迅快來到媚娘閨房
的屋簷處,一個倒掛金鉤,朝內望去。
    房內雖沒有點起燈火,可是怎能瞞過韓柏的夜眼,只見繡榻帳慢低垂至地,隱見林
上有人擁被而眠,烏亮的秀髮散在忱上。
    韓柏大喜,正要穿窗而入,心中忽然泛起極不妥當的感覺,心中大訝,忙思其一切
看來都和平寧靜,沒有半點異常之處,林上傳來媚娘均勻輕柔的呼吸聲。
    韓柚收攝心神,無聲無息潛入房內,來到帳前。
    帳內女子面牆而臥,縱使蓋著被於,仍可看到腰與臀間那誇張的線條。
    為何自己會覺得不妥當呢?
    鷺地心中一震,終於明白了不妥當的地方,因為床前並沒有繡花鞋一類應有的東同
一時間他明白了前院的人為何還未睡覺,因為媚娘根木尚未回家,帳內的女子則是藏在
這裡等媚娘回來的藍玉手下,覺察到自己的來臨,於是連鞋鑽入了被窩裡,扮作媚娘來
布下對付他的香艷陷阱。
    只從對方能察知自己的來臨,便可知對方是一流高手,說不定就是藍玉倚重的「妖
媚女」蘭翠貞。
    這些念頭電光石火般劃過它的腦際,他已想好應付之法,先脫下面具,收入懷裡,
嘻嘻笑道:「媚娘我的乖乖寶貝,你的專使大人依約來與你幽會了。唉!今晚真對不起,
在你的花舫上不是要應付燕王那傢伙,便是給他送的金髮美人纏著,連上廁所的時間都
沒有。你們的皇帝老子又因吃了我的仙參弄得那陳貴妃死去活來,竟無端端對了我作忠
勤伯,累得我趕不及回花舫去,剛正問清楚路途到這裡找你,乖乖寶貝千萬不要生氣。」
    一邊說,一邊脫下上衣,擺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急色樣子,同時亦教對方知他沒有武
器。
    在林上假扮媚娘的自是「妖媚女」蘭翠貞,聽到來的是韓柏,大喜過望,那理得是
否他殺死連寬,暗忖若能神不知鬼不覺一舉將他暗算掉,這功勞真是非同小可,那時真
個求藍玉要什麼便有什麼。
    誰不想殺死這阻手礙腳的韓柏,只是怕給人知道,立即招致朱元璋和鬼王的報復罷
了,假若現在能殺掉他,誰能猜到她身上來。
    芳心竊喜時,韓柏伸手來撥帳幔。
    蘭翠貞「呻唔」一聲,含胡不清道:「唔!放下窗幔子好嗎?」
    韓柏心中暗笑,知她怕自己看出她不是媚娘,嘻嘻一笑道:「媚娘你真夠道行,黑
暗裡干又是另一番滋味兒。哈……」
    輕鬆地把四個小窗全掩上了布幔。
    房間陷入黑暗裡。
    蘭翠貞欺他看不到,小心翼翼轉過身來,摸出插在大腿間見血封喉的毒匕首,藏在
掌心裡,靜待著這色鬼跨上繡榻來。
    韓柏移到房心,卻全無動靜。
    蘭翠貞待了一會,忍不住道:「你幹什麼哩:還不快來。」
    韓柏訝道:「小乖乖是否著了涼,為何聲音又沙又啞。」
    蘭翠貞吃了一驚,應道:「唉!可能真的受了點風寒。」
    韓柏喜道:「沙沙啞啞的,更夠味道,叫幾聲給我聽聽,就像剛才那麼的乖。」
    蘭翠貞氣得差點立即把刀投向他,卻是半點把握都沒有,心中暗咒他的十八代祖宗,
無奈下喉唔地作出淫聲。
    聽著它的呻吟和喘叫,韓柏差點笑破了肚皮,嚷道:「好了!夠了!被你叫得我欲
火焚身,現在你快脫光衣服,半片市都不准留在身上。」
    蘭翠貞差點給他玩死,不過床都叫了,總不能半途而廢。猛牙銀牙,在帳內脫起衣
服來。
    韓柏叫道:「逐件衣服拋出來給我,嘻!我最愛嗅乖乖的小褻衣。」
    蘭翠貞本想留下內衣褲,聞言大歎晦氣,不過想起可以把他殺死,吃虧點也難以計
較,不一會所有衣服全丟到帳外去,赤條條躺在林上,差點恨得咬碎了美麗整齊的玉齒。
    韓柏道:「乖乖寶貝:我來了。」
    蘭翠貞裝作呼吸急速,啞聲叫道:「快來吧!我忍不住了。」
    韓柏來到帳前,忽停了下來,通:「乖乖寶貝,快叫聲夫君來聽聽。」
    蘭翠貞被他作弄得快要氣瘋了,不過小不忍則吼大謀,嗲叫道:「夫君!啊!夫君!
快上來吧!」
    韓柏道:「我來了!」拉開了帳幔,一腳跨到榻上。
    蘭翠貞等的就是這一刻,纖手一揮,掌心小匕首電射往只隔了尺許的韓柏小腹處,
這個角度,即使想仰身遇過亦絕無可能,不愧精於刺殺的高手。
    韓柏一聲慘叫,整個人彈開,碎一聲倒在地上,呻吟雨聲後,便寂然無聲。
    蘭翠貞欣喜如狂,一聲嬌笑,由床上跳了起來,一絲不掛站在房心,打著了火褶於,
只見韓柏什在一角的桌底下,上身赤裸,一動不動,一隻手還抓著自己的衣服,剛好遮
著小腹的部位,看不到有沒有流出鮮血來。
    她對自己的劍術極有信心,一點沒有懷疑,低罵道:「你這短命鬼,竟敢來佔奴家
的便宜,真的活得不耐煩了。」移了過去,伸腳一挑,要把他翻過來看看。
    豈知不但一腳挑空,纖足還到了韓相手裡。
    蘭翠貞魂飛魄散時,韓柏用力一拉,她立時失去平衡,往後翻跌,火折子掉到地她
木身武功高明之極,縱在這等惡劣時刻,另一足仍能點往轉過身來的韓柏臉門,就在此
時,一股奇異的內勁由腳底的湧泉穴攻入,連封她全身各大要穴,腳還末伸盡,已軟倒
地上。
    韓柏笑嘻嘻站了起來,踏熄了火折子,拉開了所有窗幔後,才來到她身旁蹲下笑吟
吟看著她道:「為何不作聲了,你剛才叫床不是叫得蠻好聽嗎?」藉著點窗外的星光,眼
光在她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的肉體上下巡視。
    這赤裸的艷女曲線玲瓏,膚色白晰,加上既有性格又騷媚入骨的容貌,確是非常引
人。
    蘭翠貞這時才醒悟對方一直在戲弄自己,不過悔之已晚,氣得差點掉下淚來,閉目
倔強地道:「殺了我吧!」
    韓柏搖頭道:「不!我不但不會殺你,還不會傷害你。」
    蘭翠貞愕然張眼,盯了他好一會後,媚笑道:「我明白了!來吧!你歡喜怎樣玩都
可以,唔!你長得真好看,難怪這麼多女人對你情不自禁。」
    韓柏輕輕在她身上拍了十多掌。
    蘭翠貞穴道盡解,坐了起來,嫣然一笑道:「好吧!我會盡心盡力侍候小,保證不
會出手暗害你。」心中卻暗笑,若還不殺死你這色鬼,我蘭翠貞便改跟你的姓。
    韓柏微微一笑道:「小姐誤會了,我是要放你走,只希望你答應我不會傷害媚娘,
否則我會不擇手段把你殺死。」站了起來,順手取過衣服穿上,皺眉看著呆坐地上的她
道:「還不快穿好衣服,媚娘快要回來了。」
    蘭翠貞心亂如麻,完全沒法明白為何韓柏如此善待她。
    韓柏移到她身後,一手穿進她脅下,另一手拿起褻衣,將她拉得站了起來。
    與他肌膚一觸,蘭翠貞渾體發軟,竟便不出半點力道來,任由韓柏溫柔地為她穿上
內衣褲。
    前院傳來馬車之聲。
    韓柏逐件衣物拾起,塞到她身上。
    蘭翠貞有種作著夢的不真實的感覺。
    韓柏到床上一連摸索,弄好床鋪,把它的獨門兵器一對分水刺取了出來,送到她手
裡,毫不提防地拍了拍她的臉蛋,關懷地道:「小心點:下次見著時,可能我們要被迫拚
個生死,那時勿奢求我會手下留情。」
    蘭翠貞終放棄了行刺韓柏的念頭,點頭道:「我會放過你一次後,才殺死你,蘭翠
貞絕不肯欠人任何恩情的。」深深看了他一眼後,穿窗而出,閃投在黑暗裡。
    韓柏大感得意,這叫欲擒先縱。
    他的魔種清楚地感到它的殺意不住減退,當她走時,甚至對他生出了少許情懷,只
是她自己仍不知道,又或不肯承認罷了!若能征服此女,當然比殺了她有用百倍。
    不過自己亦要提醒媚娘,教她找葉素冬派人來保護她,以免藍玉會派別的人,又或
蘭翠貞再來對付她。
    腳步聲由遠而近。
    韓柏頑皮心大起,掀開了其中一個大衣櫃,藏了進去,決意給媚娘一個驚喜。
    足音更近了,是兩個人的腳步聲。
    韓柏心想,若跟著媚娘的是艷芳或其中一隻美蝶兒,那就更理想了。
    開門。
    韓柏忽感不妥。
    他當然認得媚眼的呼吸聲,但另一人的呼吸聲卻不像女子。
    媚娘忽地「啊」一聲叫了起來,按著是衣服磨擦的聲音和男女的喘息和呻吟。
    韓相呆在櫃裡,原來媚眼竟是和面首一起回來,還說如何愛自己。
    喘息聲停止,媚娘推開了那人,項道:「廉先生,不要這樣好嗎?下屬有事要向你稟
告哩!」
    韓柏心神大震,心中亂成一片。
    廉先生的聲音在櫃外響起道:「你這騷貨愈來愈迷人了,怪不得法後如此寵信你,
還升了你作四大勾魂女之一,我教的艷女中,除了迷情和撫媚兩大護法外,就輪到你們
四人了。」
    韓柏立時出了一身冷汗,暗叫好險。原來媚娘一竟是天命教的人,身份還相當高,
這姓廉的既被稱為先生,當然是與胡惟庸同級的軍師,聽他說話隱含勁氣,便知他武功
高明,不可小覷。
    難怪媚眼一碰面便把自己迷得暈頭轉向,原來有著如此駭人的背景,她的媚功亦算
厲害極矣,教人全看不破,以此推之,天命教實在非常可怕,殺了人都不會露出任何形
跡。而最令人心寒的是連藍玉都不知道媚娘是胡惟庸的人。
    房中燈火亮起。
    媚娘再嬌吟一聲,接著是嘴舌交纏的聲音。
    韓柏由櫃門隙偷看出去。
    媚娘羅裳半解,露出一對顫魏鑼的豪乳,裙子給撩到腰間,正給一個相當英俊的中
年男人上下其手,嘴兒當然給對方噬著。
    韓柏心中大恨,差點要衝出去殺了這對狗男女。
    不用說綠蝶兒等諸女都是天命教的艷女,而朱元璋還將其中一女弄了回皇宮去,所
以即使收拾了陳貴妃,仍有人執行陰謀,胡惟庸看似平庸無用,其實卻要數他最厲害。
    這廉先生的挑逗手法相當高明,不片刻媚娘已忍不住扭動呻吟,不克自持。
    廉先生停了下來,離開她火紅的俏臉,淫笑道:「我比之韓柏那小子如何?」
    媚娘聽到韓柏名字,嬌軀一震後,詔媚道:「那些後生小子怎能和先生相比。」
    廉先生在她酥胸一陣搓揉,笑道:「騷貨這麼懂拍馬屁,可惜現在時間無多,我還
要回去向法後交代。」
    媚娘嬌笑道:「法後這麼寵你,遲點回去有什麼關係。」
    廉先生把她翻了過來,重重在它的隆臀打了兩記,再扶她坐好,道:「不要逼我了,
來!快告訴我事情進行得如何了。」
    媚娘正容道:「韓柏這小子的魔種非常厲害,我雖誘他歡好,卻吸不到他半點精氣,
而這小子還可潛出去把連寬幹掉。」
    廉先生奸笑道:「我們真要感謝他哩!不但削弱了藍玉的實力,若惹得藍玉與他拚
個兩敗俱傷,就更理想了。」頓了一頓再道:「你記緊吩咐手下,切莫再對付他,以免
打草驚蛇,讓找回去稟告法後,若有迷情和撫媚兩位仙子任何一人出手,而這小子沒有
防範之心,我才不信他受得了。哈:說不定法後一時技癢,親自對付他,那他真是做鬼也
風流了。」
    媚娘道:「我約了他到這裡來找我,但卻不知他什麼時候會來。」
    捧先生點頭道:「你做得很好,由現在起,到朱元璋的大壽期間,乃最關鍵的時刻,
你切不可主動和我們聯絡,清楚了嗎?」
    媚娘恭敬答應了。
    廉先生又再口手齊施後,才拖著媚娘站起來道:「送我一程吧:」:兩人出房去了。
    韓柏心中一動,連足耳力,聽著兩人的足音到了樓下東南角處,傳來一陣輕微的門
戶敵動聲。
    哼:果然是有道,難怪這廉先生可突然出現,又不怕人發覺。
    心中又氣又喜,氣的當然是被媚娘騙了它的感情,喜的是把握到天命教的線索。
    收攝心神後,悄悄溜走了。
    藍玉在「布衣侯」戰中和「金猴」常野望兩大高手陪伴下,來到他大將軍府的後花
園裡,穿過一座竹林,一所磚屋出現眼前,裡面馬燈黑火,像一點生命都沒有。
    「噗噗」聲響,四條背著長刀的黑影,由磚屋旁的樹上跳了下來,單膝跪地,齊聲
道:「風林火山參見大將!」
    三人給他們嚇了一跳,想不到水月大宗連在他們的府內,仍不肯稍懈戒備。
    這風、林、火、山四人乃水月大宗的隨身護衛,就叫風女、火侍、山侍和林侍,取
的是流傳到東瀛的孫子兵法上「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之意。
    四人年紀都不過三十,以火侍最年輕,只有十八歲,生得頗為俊俏,高矮合度,一
雙眼非常精靈,兩條特長的腿都縛有匕首,予人非常靈活的感覺,若非帶著一股說不出
來的妖邪之氣,真的是一表人才。
    山侍體形魁梧,背上的刀又重又長,還掛著一個看來非常沉重的黝黑鐵盾,手臂比
常野望的大腿還要粗,面容古拙實,一看便如是不畏死的悍將。
    林侍年紀最大,生得短小精悍,典型的東瀛矮子,動作間總比別人慢了半拍似的,
但卻有股陰沉穩的氣度,教人不敢小覷,醜陋的臉上有道長達五寸的疤痕,由耳下橫落
至下,包保看一次便忘不了,亦不想再看下去。
    風女卻是完全另一回事,沒有男人肯把目光由她身上移開,而她亦是四侍中唯一的
女性。
    此女生得嬌小俏美,烏黑的秀髮長垂肩後,身材玲瓏浮山,雪膚冰肌,說話時,露
出皓白如編貝的牙齒,極之迷人。
    尤其動人的是她美眸顧盼時,自有一種風流意態,媚艷而不流於鄙俗,放射出無比
的魅力。背上是一長一短的兩把東洋刀。
    四人均一身黑衣夜行裝打扮,雖是神態恭謹,仍使人有殺氣獼慢的感覺。
    藍玉的色眼落到風女的身上,暗忖此女狐媚過人,定要想個方法向水月大宗把她要
來玩玩。
    一個柔和聲音由屋內傳出道:「退下!」
    四侍一聲答應,倒退後飛,沒入磚屋兩旁黑暗的林內,動作迅若鬼魅。
    藍玉一時又驚又喜。
    驚的是只這四侍的身手便如此厲害,可見倭子實有無數能人,喜的是得他們之助,
自己確如虎添翼。
    正要走進屋內與尚未謀面的水月大宗相會,屋內那帶著外國口音的水月大宗平和地
道:「大將軍止步,此刻乃本席日課時刻,不宜見客。」
    藍玉愕然道:「如此藍某不敢打擾了。」
    水月大宗淡淡道:「大將軍有話請說,現在貴府最接近的人亦在千步開外,保證不
會傳入別人耳裡。」
    藍玉和兩名得力手下交換了個眼色,均感駭然,這人藏身屋內,千步外遠距發生的
事,竟仍瞞他不過。
    藍玉深吸了一口氣道:「本人想請大宗出手殺死一個人。」
    水月大宗道:「怎止是一個人,自踏足中士後,我的水月劍便不時響叫,渴求人血,
在斬殺浪翻雲前,木席先要找幾個人來祭劍,大將軍務要給本席好好安排。」
    藍玉等三人心中湧起寒意,交換了個眼色後,藍玉哈哈一笑道:「這就最好,第一
個要殺的人叫韓柏,一有他的行蹤,我們便會通知大宗。」
    水月大宗的聲音傳來道:「最好不要過今晚子時,否則便找第二個人來給我刀,大
將軍請了。」
    藍玉把還要說的話吞回肚裡去,告辭離去。
    這水月大宗便像一把兩邊鋒利的凶刃,一個不好,很易連自己都會受傷流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