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0卷)
第十一章 劍拔弩張

    「砰!」藍玉一掌拍在堅實的酸枝台上,圓台立時碎裂,撒滿地上。
    他凶光四射的眼睛落在躺在廳心連寬冰冷的體上,眉心仍露出的一截小針尾。
    分佈兩旁的二十多名高手噤若寒蟬,無人敢在盛怒的藍玉前說話。
    其中一人狀若猴子,臉帶紫金,年在四十之間的,正是鐵青衣曾特別提起的高手
「金猴」常野望。但這猴頭卻身量高頎,手足特別長,給人一種非常靈活的感覺。
    他身旁有一中年人作文士打扮,背負長劍,額頭處紮著條玉帶,帶上最大那粒白玉
晶剛好嵌在額中,英俊魁梧,正是「布衣侯」戰甲,眼中射出悲慼之色,眾人中以他和
連寬相交最深。
    「妖媚女」蘭翠晶雜在另一邊的高手裡,秀髮帶點棕黃色,雖不著夷姬般金黃得像
陽光般耀目,但仍使人知道她不是中原女子。厚鼻高,顴骨高圓,身材高大卻仍保持著
玲瓏浮凸的優美線條,有種獨特奇異的艷麗,雖是默然不語,但眉眼身體,仍有著說不
出的挑逗性。
    一向被連寬壓居在第二位的軍師方發是個五十來歲的小胖子,頭頂高冠,手搖羽扇,
扁平的五官不敢露出喜色,見藍玉怒氣稍消,而眼一瞇出言道:「鄙人如若猜得不錯,
朱元璋在先發制人了。」
    藍玉大喝道:「閉嘴!」
    方發嚇了一驚,不敢說話,垂下頭去。
    藍玉目光掃過眾手下,疾言厲色下令道:「由今天開始,所有人都不准踏足煙花場
所,連寬這混賬聰明一世,竟就是要死在女人身上,明知道是朱元璋的地盤,計畫又成
功在望時,唉!」
    眾人都知連寬之死,對他的打擊實在非常嚴重,尤其在這關鍵時刻。
    藍玉轉向方發沉聲道:「若此事乃朱元璋所為,那當晚是誰人行刺他來嫁禍於我,
又是誰人假扮翠晶在西寧街偷襲那色鬼韓柏?」
    方發胸有成竹地道:「有兩方面的人都有資格和動機去做這件事。但又要把兩件事
分開來說。刺殺朱元璋的十成就是燕王棣,怕朱元璋削他之權,所以不顧一切先下手為
強。」
    藍玉容色稍緩,點頭道:「這話不無道理,你可散發謠言,說燕王弒父,製造點對
燕王不利的氣氛。另一件事又如何呢?」
    方發忍著因藍玉開始倚重他而來的喜意,故作從容道:「燕王和西寧派均有殺死韓
柏的理由,燕王是要迫鬼王出來對付我們,而西寧派則是不想韓柏得到那美艷妖冶的大
美人莊青霜。」
    蘭翠晶嬌笑道:「真想知道那是誰,扮得那麼像奴家。」
    藍玉沒好氣地瞪她一眼,正要說話時,有人來報韓柏被封為忠勤伯的事。
    眾人愕然,因為時間上和連寬之死太吻合了。
    「金猴」常野望皺眉道:「韓柏的功夫雖是不賴,但有沒有這麼了得呢?既瞞過了
我們的鐵衛,又能由一個指頭大點的小洞運勁射針,貫穿了連老師的頭骨?一
    藍玉沉聲道:「事發時韓柏在那裡?」
    另一專責情報的高手「通天耳」李天權踏前一步腹u告道:「報告大將軍,韓柏應是
到了香醉舫赴燕王的宴會。」
    藍玉這時不由有點後悔把保護連寬的二十四名鐵衛全斬了首,冷喝道:「天權你立
即使人找到香醉舫的媚娘,嚴刑拷問,要她說實話,哼!若我得到有力人證,便到朱元
璋處告他一狀,看朱賊如何應付。」
    「布衣侯」戰甲油然道:「大將軍切不可輕舉妄動,因為刺殺朱元璋一事,東廠的
大頭子『夜梟』嚴無懼已派出東廠高手,日夜不停保護香醉舫和媚娘等人,葉素冬亦有
佈置,若媚娘出事,又給查到是我們幹的,那時我們除了立即逃亡外,什麼事都做不成
了。」
    「妖媚女」翠晶呢聲道:「這事交翠晶去辦吧!擔保沒有人可發覺奴家,待奴家以
鎖魂術教那媚娘盡吐所知後,她只會當是造了個惡夢哩!」花枝招展般笑了起來,看得
在場的男人都心頭發癢,不過她乃藍玉的禁臠,所以誰都不敢打她主意。
    藍玉像忘記了連寬的死亡,也笑了起來道:「聽說那媚娘騷得很有味道,便留她下
來待我異日得了天下後,再好好享受。」
    眾人齊笑了起來,男人說起這種事,總會興奮莫名。
    負責情報的「通天耳」李天權見藍玉心情轉佳,乘機道:「剛接到消息,負責追殺
宋家兄妹的弟兄在來京師路上全體失蹤,情況不妙,恐已遭遇毒手,但仍未知是何人所
為。」
    藍玉臉色沉了下來,怒道:「立即通知隱於京師外的『毒蠍』崔山武,教他封鎖入
京所有水陸道路,若他讓人來到京師,他便提頭來見我。」旋又獰笑道:「害死連寬的
那婆娘帶來了沒有,我若不把她幹死,怎對得住連寬。」
    風行烈睜開眼來時,在他懷裡蜷縮著裸軀的水玲瓏,正欣然看著這剛佔有了自己的
男人的俊臉,嚇得忙閉起雙目,裝作睡著了。
    風行烈又好笑又愛憐,雙手一緊,把她摟得靠貼懷裡,低聲道:「還痛嗎?」
    玲瓏俏臉紅了起來,先點了點頭,又搖搖頭。
    風行烈命令道:「張開眼來。」
    這初嘗人道的美少女赧然張開秀目與風行烈的灼灼目光甫一交接,立時一聲呻吟,
又垂下了目光,卻乖乖的不敢閉上眼睛。那馴服的俏樣兒,惹得風行烈情騰升。
    兩人正肢體交纏,玲瓏怎會感不到他男性雄風的進迫,又羞又驚,呻吟求道:「姑
爺!小婢不行了。」
    風行烈湧起男人征服了女人的快意,微笑看著她窘迫的嬌姿美態。
    玲瓏見他不作聲,又不敢看他,惶恐道:「好吧!小婢聽話了。」
    風行烈溫柔地吻著她的小嘴道:「你再不是小婢了,自稱小妾倒可接受,亦不用怕
我責你罵你,因為我只會疼你惜你。」
    玲瓏感激地點頭,低聲道:「小妾一生一世都要服侍姑爺和小姐。」
    風行烈心中一蕩,道:「好好休息,明天便不會痛了。來!我們玩個輕鬆的遊戲。」
    玲瓏赧然望向他道:「什麼遊戲?」
    風行烈笑道:「還記得我怎樣教玲瓏吐出你的小香舌嗎?」
    玲瓏大窘,躲到他胸膛裡,點了點頭。
    風行烈把她的俏臉逗了起來,看著星睥緊閉,臉紅如火的她笑道:「現在上第二課
好嗎?一
    玲瓏微微點頭,表示願意。
    風行烈正要吻去,敲門聲晌,谷姿仙的聲音傳來道:「行烈!爹有事想和你談。」
    風行烈忙穿衣出房,到了小艙廳,不捨夫婦坐在一旁,谷姿仙陪他在對面坐下。
    不捨道:「剛才我遇到一艘來調查的水師船,那指揮是一個尊敬我的俗家弟子,以
前曾見過我一兩面,告訴了我關於京師一些珍貴的訊息。」
    風行烈精神一振,恭敬聆聽。
    不捨大師講出了京師劍拔弩張的形勢,又提到韓柏行蹤和鬼王府公然讓人去搶奪鷹
刀的事後,道:「八派把會議延至三日後舉行,因為小半道人受傷的事帶來了很大震撼,
現在小半已被運往京師去,待他養傷多幾天,好出席自朱元璋登基以來最影響深遠的元
老會議,各派掌門均會出席。」
    隨著歎了一口氣道:「我決定去參加會議。」
    風行烈和谷姿仙齊齊吃驚。
    谷姿仙駭然道:「爹今次還俗,又成了我們被視為邪魔外道的雙修府的領袖,他們
已視你為叛徒,恨不得殺了你來保持聲譽,你怎可送上門去呢?」
    不捨道:「那只是他們不明雙修大法,實是源白天竺的玄門正宗先天修行之法。我
真不明白為何那些人一提起男女之事,便視為邪魔外道,男女交合乃天經地義的事,否
則人類早絕種了。我和凝清每晚都享盡男女之歡,我不但不覺沉淪,靈台反達至前所未
有的澄明境界,可知天道應不是只有禁慾一途。」
    風行烈歎道:「岳丈的話,行烈絕對同意,那些人大多做的是一套,說的又是另一
套。以前行烈常以為敝師厲若海乃邪惡之徒,現在見識廣了,才知道先師只是不肯屈從
於強權之下,故自行其是吧了!唉!只看八派對蒙人袖手旁觀,行烈便心生鄙厭。」
    不捨臉上現出堅決的神情。
    谷姿仙轉向親娘求道:「娘啊!勸勸爹吧!既知八派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是些什麼樣
的人物,爹怎麼還要去理他們呢?」
    谷凝清微笑道:「王兒放心,元老會議有夢瑤小姐在,你爹怎會有事。」
    風行烈道:「韓柏真的能治好夢瑤小姐?」
    不捨搖頭道:「看來仍有點問題,否則她不會那麼低調。」
    谷姿仙又擔心起來,激動地道:「爹啊!」
    不捨憐愛道:「放心吧!若他們敢動手,我不捨絕不會束手待斃,要攔著我可並不
容易哩!」
    谷姿仙歎了一口氣,瞪了風行烈一眼,怪他不站在她那邊勸不捨。
    風行烈微笑道:「非常人自有非常事,你爹如此,韓柏亦是如此。」搖頭失笑道:
「這小子到那裡便攪得那裡天翻地覆,真有一手。」
    谷姿仙忍不住抿嘴笑道:「可惜戚長征沒有來,否則再加上你們兩人,姿仙真不敢
想像會發生什麼事呢。」
    小風帆順江而下。
    干羅代替了戚長征的舵手之責,讓他入船篷裡和宋楠挑燈對奕,宋媚則在旁興趣盎
然地觀戰,大多數時間都是幫郎動腦筋,因為一向自負棋藝高超的戚長征已連續慘敗了
兩局,這局開始時他雖提醒了精神,捨中宮炮主攻之局,改採守勢,仍被對方步步進逼,
落在下風。
    其中一個篷窗支了起來,晚風徐徐吹入,帶來江上清新的空氣。
    這時宋楠單車雙馬一炮兵臨城下,戚長征展盡渾身解數,仍給對方搏掉了僅餘的雙
車,給對方大了一馬單卒,唯有俯道稱臣,歎道:「老戚還未遇過棋道比大舅更厲害的
人,看來連雨時都比不上你。」
    宋楠哈哈一笑,很是歡喜,正謙讓時,干羅的聲音傳來道:「前面有五艘快艇攔在
江心,我們還是棄舟登岸穩妥點。」
    宋家兄妹吃了一驚。
    戚長征走出篷外,朝前望去。
    下游處有五艘中型風帆,正全速駛來,只看其聲勢,便知來者不善。
    除非有急事,沒有人會冒險黑夜行舟,所以只是這刻相遇江心,便知大家都有點問
題。
    快艇往岸旁靠去。
    干羅跳了起來,一把扯著宋楠,叫道:「來不及泊岸了,我們跳上去。」話尚未完,
已提著宋楠往岸上躍去。
    來艇上傳來叱喝之聲。
    戚長征和宋媚關係大是不同,攔腰抱起了她,追著干羅去了,迅速沒入岸旁的野林
裡去,逃之夭夭。
    韓柏帶著兩女踏出賓館大門,只見二十多名全副武裝的錦衣衛士恭迎在外,其中一
名頭目上前施禮道:「卑職東廠副指揮使陳成,拜見忠勤伯。」
    韓柏愕然道:「不是要立即入宮吧!看來我要皇上改封忠懶伯才成。」
    陳成亦覺好笑,莞爾道:「忠勤伯放心,小人等只是奉指揮使嚴無懼之命,專誠來
作開道的小嘍囉。尤其因鷹刀一事,副統領怕有人會對夜月小姐起不軌之心,以之要脅
威武王。請忠勤伯不要介意。卑職另有人手央u強莫愁湖和左家老巷的保安。」
    韓柏見這些東廠的錦衣衛人人太陽穴高高鼓起,個個氣定神閒,均非等聞之輩,這
陳成又相當乖巧,哈哈一笑道:「好!那就麻煩各位大哥了。」
    陳成連忙謙讓,恭請他們坐上備好的馬車,同時道:「我們每次都會采不同路線,
又會派人沿途監察,忠勤伯盡可安心。」
    韓柏知道自己真的成了朱元璋的紅人。若他有任何損傷,朱元璋亦大失臉子,欣然
登車。經過西寧街事件後,他有點怕騎灰兒,恐危急時顧不了它,那就要悔恨終身了。
看來暫時只可以騎著灰兒在鬼王府內走幾個小圈兒算了。
    到了車上,兩女緊擠兩旁,誰都不肯坐到另外的座位裡。
    車馬緩緩向另一出口開出。
    韓柏樓著兩女香肩,每人香了個長吻後,兩手由肩上向下滑去,開始不規矩起來。
    莊青霜羞然垂首,虛夜月卻沒事似的,笑吟吟道:「怕你嗎?即管使壞吧!月兒早
慣了。」
    韓柏笑道:「現在月兒究竟是月姊還是月妹?」
    虛夜月嘟起小嘴不屑道:「不要看扁我們,人家才不那麼孩子氣,我叫她霜兒,她
叫我作月兒,誰都強不過對方。」
    韓柏故意挑逗俏臉不住轉紅,身體開始發熱的莊青霜道:「你們講和了嗎?」
    莊青霜受不住他的怪手,伏倒他身上赧然道:「月兒哪!昨晚不知做些什麼夢,翻
了過來摟著人家猛叫夫君,差點笑死人了。」
    虛夜月不依道:「霜兒你答應過不說出來的。」
    莊青霜道:「對不起,人家見到夫君什麼都忘了,很難瞞他啊!」
    韓柏大樂,又香了每人一下臉蛋兒,向虛夜月道:「以後我就派霜兒監視你,若對
我有任何隱瞞的行為,定不輕饒。」
    虛夜月氣得杏目圓睜,道:「你敢欺負我?」
    調笑間,早到了左家老巷。
    左家老巷的保安明顯央u強了,屋頂伏有暗哨,不過對裡赤媚那類高手來說,再多幾
倍人都起不了作用,那天的鬼王府便讓他如入無人之境了。
    不過像方夜羽這類有身份的英雄人物,絕不會低下得來對付左詩諸女。藍玉和胡惟
庸就不敢保證了。江湖人物實在比朝廷中人更有骨氣和風度。
    韓柏暗忖若他們來了,發現在座鎮的竟是「覆雨劍」浪翻雲,不知會是何種感受呢?
    進入內宅,赫然發覺浪翻雲居中而坐,兩旁分別坐了左詩三女和范良極雲清這對冤
家。
    虛夜月和莊青霜見到這有著不可一世的氣概和然不滯於物的雄偉男子,以及他舉杯
暢飲的閒逸意態,都俏目一亮,「啊」一聲叫了出來,認出是這天下無雙的劍手。
    浪翻雲似醉還醒的目光落在兩女身上,上下巡視了一遍,哈哈笑道:「虛空夜月、
解凍寒霜,韓小弟真是艷福齊天。天下第一獵艷高手之名,韓小弟你當之無魄。」
    兩女俏臉齊紅,輕移玉步,上前行過大禮,眼中均射出崇慕之色。
    浪翻雲嘴角含笑,坦然受禮。
    左詩等把莊青霜喚到他們處,好認識這新來的姊妹,天下怕地不怕的虛夜月和容光
煥發,眉目含春的雲清招呼過後,自行坐到浪翻雲旁的椅裡,撒嬌道:「浪大俠啊!月
兒可不依啦!你竟幫大壞人來欺負月兒、怎麼賠償人家呢?」
    浪翻雲失笑道:「賠了個大壞人給你還不行嗎?」
    虛夜月大發嬌嗔,使出看家本領,一時間纏得浪翻雲都要步上鬼王后塵,無計可施。
    韓柏看得心中溫馨,坐到雲清旁,尚未說話,雲清已杏目圓瞪,盯著他道:「我也
要找你算賬,竟和老猴頭一起來害我。」
    韓柏失笑道「哈!老猴頭,真的貼切極了。」就想憑插科打諢,扯混過去。
    雲清自己亦忍俊不住,「噗嗤」一笑道:「月兒說得不錯,真是大壞人。」
    韓柏狠狠瞪了范良極一眼。
    范良極兩手按上雲清香肩,嬉皮笑臉道:「我決意什麼都不瞞清妹,所以不要怪我
把你這小子供了出來,以後亦免了你借此要脅我。」
    雲清給他抓著香肩,大窘下一掙責道:「還不放手!」
    范良極慌忙縮手,惶恐道:「我忘了清妹說有人在時不可碰你。」
    雲清立時粉臉燒紅,一腳狠狠踏在范良極腳背處。
    范良極呲牙裂嘴時,韓柏捧腹笑得彎了下去。
    廳內盈溢著歡樂和熱鬧的氣氛。
    又談了一會,雲清告辭離去,范良極自然要負起送護伊人回家之責。
    左詩等五女則興高采烈回前堂去了。
    韓柏坐到浪翻雲之旁,報告了與燕王相見和幹掉連寬的經過。
    浪翻雲皺眉道:「盈散花為何要勾引燕王呢?其中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自古以來,
女色累事實屢應不爽,英雄難過美人關,想不到燕王棣亦是如此。」
    韓柏道:「可恨我又不敢揭破她的身份,不過這仍未算頭痛,朱元璋要我去試探陳
貴妃,才真是頭痛。」
    浪翻雲歎道:「你雖身具魔種,但依我看要在短短幾日征服陳貴妃,仍屬妙想天開
的事,我看朱元璋尚未相信你的話。而且這陳貴妃是我所見過女人中最厲害的,怕你偷
雞不成反會蝕把米呢。」
    韓柏駭然道:「那怎麼辦?」
    浪翻雲沉吟半晌後道:「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根本不知陳貴妃有什麼本領,只
知可能是與色目人的混毒有關,可是若陳貴妃只是想毒死朱元璋,那什麼時候都可以進
行,何用等到他大壽時才下手,可知其中必有更大的陰謀,若是成功,大明朝立即崩潰,
所以你縱使不願,亦須在這幾天內揭破陳貴妃的陰謀。」
    韓柏大感苦惱,點頭道:「我也見過那陳貴妃,真是女人中的女人,難怪朱元璋如
此著迷,假若我被她反咬一口,陳令方便會是第一個遭殃的人。」
    浪翻雲道:「你找夢瑤商量一下,若我猜得不錯,她應是唯一可左右朱元璋的人。」
    韓柏搔頭道:「這是我另一件要擔心的事,朱元璋對夢瑤存有不軌之心,她又傷勢
未癒,我卻是雙拳難敵四手,鬼才知道朱元璋身旁還有什麼高手哩。嘿!不若你來暗中
保護我們好嗎?」
    浪翻雲哂道:「你太小看夢瑤了,除了你外,誰能破她的劍心通明,影子太監又會
維護她,放心吧!只要朱元璋給她那對仙眼一瞥,包保邪欲全消。」
    韓柏點頭道:「這倒是真的,令早我見到她時,她的修為又深進了一層,我怎也無
法動手,還是她主動來親我……」
    浪翻雲打斷他笑道:「你不是打算把細節都詳述出來吧!」
    韓柏尷尬道:「不知為何對著大俠你,什麼都想說了出來才舒服。」
    浪翻雲道:「你要小心藍玉,此人心胸狹窄,倘知道是你殺死連寬,必然會不擇手
段來報復,看來最好把你所有妻子都集中到這裡來,那我才可安心點。」
    韓柏道:「放心吧!朱元璋早想到這點,派出了廠衛來央u強保安,而我現在對自己
頗有點信心,除非是裡赤媚出手,其它人我總逃得了。」
    浪翻雲道:「我對小弟也很有信心。剛才接到消息,干羅、長征、行烈等都正在來
京途中。」
    韓柏大喜道:「長征、風行烈也來嗎?哈!真好!不知行烈有沒有帶著那小靈精呢?」
    浪翻雲忽想起一事道:「假設你是藍玉,既知道你在這時被封了爵位,又知道你咋
晚曾到香醉舫赴宴,會怎麼做呢?」
    韓柏搔頭道:「當然是去查證我是否有離開香醉舫去刺殺連寬哩,噢!」色變叫道:
「不好!」
    一陣旋風般去了。
    浪翻雲想了想,追著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