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0卷)
第九章 花舫之會

    當韓柏等乘艇登上香醉舫時,燕王棣和媚娘及十多名隨員倒屐相迎。
    媚娘並不知道來者是韓柏,只知是燕王的貴賓,見到韓柏時,艷眸掠過動人心魄的
驚喜,有點急不及待地迎了上去,大喜道:「原來是專使大人,媚娘令晚真是幸運。」
    燕王呵呵大笑道:「差點忘了你們昨晚見過了。」
    韓柏踏足這煙花勝地,立顯風流浪子本色,哈哈笑道:「何止老相識,還是老相好
呢!」
    聽得旁邊的范良極搖頭歎息。媚娘橫他一眼,神情喜不自勝。
    連燕王亦感愕然,難道這飽歷滄桑的美婦,竟古井生波,愛上了韓柏。
    這時謝廷石和陳令方乘另一小船至,要叩拜時,被燕王有風度地阻止道:「今晚我
們平等論交,如此才可盡興。」
    一番寒暄客氣話後,眾人一起登上三樓的大廳。
    艙頂的破洞早已修好,若不留心,絕看不出來。
    筵開一席,昨晚曾見過六女中的四女都在場,還多了另外四位姿色較次的年輕姑娘,
卻已是中上之姿,獨見不到紅蝶兒和綠蝶兒,
    四女見來的是韓柏,都喜動顏色,不時眉目逢迎,一時鶯聲燕語,好不熱鬧。韓柏
自是左右逢源,來者不拒。
    這時盛裝的白芳華由內室走出來,站到燕王旁,含笑向韓柏施禮問好,半點異樣或
不自然的神色都沒有。
    美妓奉上美酒,各人就在偎紅倚翠的喧鬧氣氛中對酒言歡,說的當然也是風月之事。
    看見白芳華小鳥依人般傍著燕王,韓柏大感不舒服,覷了個空檔,把媚娘拉到一側
道:「兩隻蝶兒那裡去了。」
    媚娘白他一眼道:「都是你害人,她們知道今晚花舫給燕王包了,以為見不到你,
齊托病不來。小冤家明晚再來行嗎?奴家和她們都想見你哩!莫忘了還有艷芳正等著你
為她闢地開天呢。」
    韓柏大樂,可是想起明晚要和秦夢瑤去見朱元璋,忙道:「明晚不行,白天可以找
到你們嗎?」
    娼娘毫不猶豫說了個地址,還指示了路途走法。燕王回過頭來道:「要罰大人三杯
了,怎可私自尋媚娘開心。一
    韓柏待要答話,小燕王朱高熾和刻意打扮過的盈散花翩然而至。
    韓柏更不舒服,白芳華如此,盈散花亦如是,不過想起自已已有秦夢瑤、虛夜月、
莊青霜和三位美姊姊,亦應感滿足,不作他求。但想雖這麼想,始終有點不能釋懷。
    小燕王像忘記了曾發生在他們間的所有不愉快事件,親切地向他慇勤勸酒。反是盈
散花笑臉迎人的外表背後,有些微淒然無奈。
    韓柏心中大訝,因為朱高熾絕非心懷廣闊的人,為何會表現得如此大方,難道內中
另有別情。
    忽然一陣哄笑傳來,原來幾位小姐圍著口沫橫飛的范良極,看這老小子表演小把戲。
    這時筵席上無形中分成三組人;一組是范良極和三數艷女,一組是陳令方,謝廷石、
媚娘和另兩位姑娘;另一組則是燕王棣、小燕王、白芳華、盈散花和韓柏。
    韓柏愈看燕王棣,愈覺得他像朱元璋,只是外表溫和多了,但總有種城府甚深,密
藏不露的感覺,旋又想到盈散花,秀色若不跟在她旁,那她豈非要自己去獻身給朱高熾,
想到這裡,滿肚子不是滋味。
    燕王棣還是首次見到盈散花,不時和她說話,顯是為她美色所誘,生出興趣,反把
白芳華冷落一旁。
    總之男男女女,各有心事,分懷鬼胎。
    朱高熾向韓柏道:「那晚小王年少氣盛,專使不可放在心上。」
    韓柏忙反責自己不對,心知對方亦是言不由衷。
    燕王棣此時向盈散花道:「盈小姐認識小兒多久了?」
    盈散花向他拋了個媚眼道:「才只四天!」
    小燕王插入道:「什麼『才只』,足有四輩子才對。」
    燕王棣閃過不悅之色,轉向韓柏道:「樸專使!可否讓我們兩人到外面露台吸兩口
秦淮河的新鮮空氣。」
    韓柏知道好戲來了,和他並肩走出廳外的畫廊處。
    燕王棣兩手按著欄干,俯瞰著對岸的景色,歎道:「韓兄看我大明江山,是多麼繁
華美麗。」
    韓柏見他道明自已身份,亦不掩飾,學他般倚欄外望,歎道:「可是若燕王你一子
差錯,如此大好江山,將變成滿目瘡痍的殺戮戰場。」
    燕王棣冷然道:「韓兄這話怎說?」
    韓柏知道此人乃雄材大略的梟雄心性,一般言詞,絕不能打動他,只會教他看不起
自己,決意奇兵突出,微笑道:「想不到燕王的東洋刀使得這麼好,差點要了韓某的小
命兒。」
    燕王棣虎軀一震,向他望來,雙目神光電射,肅容道:「禍從口出,韓兄最好小心
說話。」
    韓柏分毫不讓地和他對視著,從容道:「認出燕王來的並非在下,而是皇上,所以
他教我帶來口訊,燕王要聽嗎?」
    燕王棣顯然方寸大亂,深吸一口氣後道:「何礙說來聽聽!」
    韓柏道:「皇上說,假若燕王答應他不再謀反,那他在有生之年都不會削你的權力。」
    燕王棣呆了一呆,把眼光放回去岸旁燈火處,好半晌後才道:「我可以相信他嗎?」
    韓柏苦笑道:「我怎麼知道?」
    燕王棣聽他答得有趣,笑了起來道:「現在本王有點明白父皇為何喜歡你了,鬼王
說得不錯.你真是福大命大。」
    韓柏心中一動,捕捉到一絲靈感。
    燕王棣沉聲道:「韓兄在想什麼?」
    韓柏迅速將得到的靈感和事實組織了一遍,再無疑問,微笑道:「燕王不知應否相
信皇上,但定會信得過我,是嗎?」
    燕王不知他葫蘆裡的是什麼藥,點頭道:「可以這麼說,若非韓兄肝膽照人,芳華
不會對你傾心,鬼王亦不肯把月兒許配與你。」
    韓柏早知自己和白芳華的事瞞他不過,坦然受之,淡淡道:「我想和燕王達成一項
交易,就是假若燕王不對付鬼王和皇上,亦不派人來殺在下,我便助燕王去對付藍玉和
胡惟庸等人。」
    燕王棣心頭一震,像首次認識韓柏般重新打量起他來。
    韓柏這句話走的是險著。
    早先小燕王對他故示大方,顯然是另有對付他的手段,才暫時不和他計較。剛才燕
王棣又指他福大命大,自是有感而發。
    這引發了他一連串的聯想。
    首先,藍玉等已和方夜羽聯成一氣,密謀推翻明室。而他們的棋子就是陳貴妃,可
以想像以方夜羽等人深思熟慮想出來的妙計,必是天衣無縫,說不定可把罪名推在最大
障礙的鬼王和燕王身上.那藍玉和胡惟庸反可變成勤王之師,挾允而號令天下。
    在這種情況下,燕王扮水月大宗行刺朱元璋之舉,是使他們陣腳大亂,再沒有理由
在這時刻來對付他。
    而燕王卻偏找人來殺他,假若他不幸身死,鬼王和朱元璋必然震怒非常。但卻怎也
不會懷疑到與鬼王關係親密的燕王身上。更且在表面上,因著謝廷石的關係,燕王和他
韓柏應是同一陣線的人,所以就算朱元璋沉得住氣,鬼王必會對藍玉和胡惟庸展開報復。
無形中迫得鬼王興燕王的關係更是緊密,如此一石數烏之計,真虧他想得出來。
    莊節說得不錯,燕王可能比他老子更狠辣和奸狡!
    這些念頭電光石火般閃過心頭,使他得到了對策,並以之震懾燕王。
    兩人目光交擊。
    燕王棣點頭道:「假若本王全盤否認,韓兄會怎樣看我。」
    韓柏淡淡道:「那在下會看不起你,因為你根本沒有當皇帝的資格。」
    燕王棣仰天一哂道:「說得好,無論本王承認與否,韓兄仍只會堅持自己的信念,
而即管本王承認,韓兄仍然缺乏真憑實據來指證本王,父王亦不能入我以罪。」
    頓了一頓,雙目厲芒再現道:「但你為何要助我呢?你要我答應的條件是輕而易舉,
本王可暫時按兵不動,而你卻要冒生命之險,去招惹藍玉等人,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
    韓柏歎了一口氣道:「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可是眼前既成的事實就是明室的皇權
必須保存。這或者對功臣百官是天大慘事,但對百姓卻是好事。而我肯助你的原因,就
是因為只有你這種但求利益、雄才大略的梟雄才會坐得穩皇帝的寶座,而你亦不會蠢得
去動搖國家的根本,弄壞人民的生計。因為你就是年輕的朱元璋,他做得到的事,你也
可以做得到。」
    燕王臉上先是泛起怒容,接著平復下來,點頭道:「和你說話的確很痛快,到這刻
我才知道所有人都低估了你,以為你只是個好色之徒,只有泡妞的本事。」又沉聲道:
「可是你手上有什麼籌碼和本王交易,憑一個范良極並不足夠吧?即管你是鬼王女婿,
但他並不會聽你主意行事。」
    韓柏從容一笑道:「我背後有兩大聖地和怒蛟幫,這兩隻籌碼是否令小弟夠得上資
格呢?」
    燕王定了定神,冷然道:「這種事總不能空說白話吧!」
    韓柏哈哈一笑道:「過了明天,燕王若耳目仍像昨晚對皇上行蹤般瞭如指掌,自會
知韓某所言非虛。」深吸一口氣後笑道:「看!秦淮河的景色多麼美麗,可惜這船卻停
留不動,白白錯過了無限美景。」
    燕王微笑道:「這個容易,我們也出來很久了,正好返廳痛飲,待本王吩咐媚娘立
即啟棹開航,暢遊秦淮河。」
    絃管聲中,樂師們專心地吹奏著,早先陪酒的美妓們則翩翩起舞,並輪流獻唱,都
是些情致纏綿的小調。
    氣氛輕鬆熱鬧。
    這時眾人均已入座,韓柏左邊的是燕王,再下是范良極、謝廷石.陳令方,右邊是
白芳華、小燕王朱高熾和盈散花。廳子四周均有燕王近身侍衛站立,負起保安之責。
    韓柏想不到燕王會把白芳華安排到他身旁,望前則是和朱高熾態度親的盈散花,立
時如坐針氈,恨不得快點回家睡覺。
    直到此刻,他仍摸不清盈散花對燕王父子的圖謀,又不能把她身份揭穿,因為那定
會為她招來殺身之禍。
    看她一貫慵懶嬌俏的風流樣兒,輕顰淺語,一皺眉、一蹙額,立時把白芳華比了下
去,眾妓更是遠遠不及。
    燕王棣顯然對她極戚興趣,目光不時在她悄臉酥胸間巡梭,而盈散花有意無意間一
對剪水雙瞳亦滴溜溜地不住往燕王飄去,瞧得韓柏更是心中暗恨,又為白芳華對他的忠
心不值!像燕王棣這種帝皇之子,怎會把白芳華的誠意當作什麼一回事,充其量看她作
一隻連繫鬼王的棋子而已。
    他接觸朱元璋多了,更瞭解這類人的心態,就是你對他盡忠是應份的,而他只會關
心自己的權位,所有人都是為了鞏固他權位而存在的工具。
    眾妓逐一唱罷,燕王笑道:「芳華!本王很久沒有聽過你甜美的歌聲了。」
    白芳華幽怨地瞅了他一眼,再偷看了韓柏,才大方地走到廳心。
    她才開腔,立時像轉了另一個人般,表情變化多姿,無論聲色技巧,均遠勝眾妓,
聽得眾人如癡如醉時,她已回到席內。
    眾人鼓掌叫好。
    陳令方讚不絕口時,船身一震,香醉舫終起碇開航。
    媚娘返回廳內,著樂師和眾妓退下,又作出指示,佳餚美酒立時流水般奉上來。
    韓柏幾次想與白芳華說話,都給她故作冷淡的態度嚇退,這時聽到范良極對燕王說
及清溪流泉,一笑插入道:「早知燕王對這酒有興趣,今晚我們便捧一來,喝個痛快。」
    燕王哈哈笑道:「不若我們再訂後會,便可一嘗貴夫人天下無雙的釀酒絕技。」
    盈散花向燕王拋了一記媚眼,甜甜一笑道:「那可要預妾身一份兒,讓妾身為燕王
斟酒助興。」
    以燕王城府之深,仍禁不住她的公然挑逗,色授魂與,開懷笑道:「既有絕世美酒,
又有當今艷色,正是求之不得。一
    小燕王眉頭大皺,顯是不滿兩人眉來眼去,當眾調情,可是懾於乃父威權,那敢露
出不快之色。
    韓柏和范陳兩人交換了一個眼色,都想到盈散花的目標其實是燕王。
    韓柏暗忖若盈散花要迷惑燕王,勢不能以秀色魚目混珠,那不是要親自獻上肉體嗎?
旋即拋開此事,決意不再想她,借敬酒湊到白芳華耳邊去,輕輕道:「值得嗎?」指的
當然是燕王並不值她全心全意的對待。
    白芳華亦湊到他耳旁,當他還以為她回心轉意時,豈知她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韓柏怒火攻心,恰好這時穿得花枝招展的媚娘親來為各人斟酒,遂向燕王笑道:
「若主人家不反對,小使想請媚娘坐到身旁,談談心事兒。」
    媚娘「啊」一聲驚喜道:「大人青睞,折煞媚娘了。」
    燕王欣然道:「只要客人盡歡,何事不可為。」
    立時有人搬來椅子,安插她在白芳華和韓柏之間。
    白芳華神色一黯,知道韓柏藉此表現出對她的決絕,差點要痛哭一場,只是強忍著
不表現出來,心情之矛盾,說都說不出來。
    媚娘欣然坐下後,韓柏立時慇勤相待,不住把飯菜夾到她碗裡,哄得她意亂情迷,
芳心欲醉,任誰都看出她愛煞了這俊郎君。
    韓柏故意眼尾都不望向盈散花和白芳華,一時和燕王,范良極等對酒,一時和媚娘
調情,還灌了她兩大杯酒。
    范良極這時亦借敬酒為掩護,向他打了個眼色,暗示照著現在的船速,不到半個時
辰便會和連寬所在的忘憂舫擦身而過,教他想辦法溜出去。
    韓柏用眼射了射身旁的媚娘,表示可借她遁往上房,裝作借酒行兇,實則溜出去殺
人。
    范良極一想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點頭表示同意。
    他們兩人拍檔已久,雖眉來眼去,旁人那能察破。
    燕王又和盈散花調笑起來,互相對酒,看得小燕王更是心頭不快。
    這時盈散花對燕王越發露骨,發揮著她驚人的誘惑力,當她捧胸撫心時,燕王的目
光便肆無忌憚地落在她的酥胸處,視小燕王若無物。
    皇室的倫常關係,確大異於平常人家。
    謝廷石忽道:「燕王!是時候了。」
    燕王依依不捨地收回與盈散花糾纏的目光,拍了兩下手掌。
    燈火倏地熄滅,只剩下四周花糟的亮光,比前暗了很多,平添神秘的氣氛。
    韓柏乘機探手下去,摸上媚娘的大腿。
    媚娘一顫挨身過來,咬了一下他的耳珠,呢聲道:「冤家啊!媚娘希望以後都是你
的人呢。」
    韓柏大樂,待要說話,側門開處,一個全身罩在黑色斗篷裡的人跳躍飛舞地奔了出
來,臉龐雖藏在斗篷的暗影裡,但誰都可從她優美修長的體態辨出是個身材動人的女性。
    眾人看得屏息靜氣,連盈散花等三女都給那神秘的感覺吸引著。
    燕王湊過來低聲向韓柏道:「這是外興安嶺柔夷族部酋獻給本王的大禮,韓兄留意
了。」
    在暗淡的光影裡,這柔夷族的女子利用寬大的斗篷,做出各種充滿勁力的動作和舞
姿,卻始終不露出廬山真貌,教人更增一睹玉容的好奇心。
    范良極傳音過來道:「快到秦淮橋了,還不想辦法?」
    韓柏不慌不忙,湊到媚娘耳邊道:「乖乖親寶貝,立即給我在二樓預備一間上房,
我要享受燕王的大禮,明天才來找你,知道嗎?」
    嵋娘雖是心中失望,但卻願意為這男人做任何事,再給韓柏在台下一輪使壞後,匆
匆去了。
    燕王奇怪地望了媚娘一眼,並沒有出言相詢。
    這時那柔夷美女踏著充滿火和熱的舞步,以最狂野的姿態,忽進忽退地往酒席靠近
過來,充滿了誘惑性。
    驀地她用力往後一仰,腰肢像彈簧般有力的把身體一拋,斗篷掉往背後,金黃的秀
發瀑布垂流般散下,眼看得她站直嬌軀時即可看到她的玉容,柔夷女偏仰臉一個轉身,
背著了他們。
    連盈白二女都給引得心癢難熬,更不用說其它男人了。
    這柔夷女昨大才送抵京師,燕王亦是首次見到她,這時不由有點後悔說要把她送給
韓柏。
    哼!這小子真好艷福。
    披風緩緩落下。首先露出是閃亮的裸肩,膩滑雪白的皮膚,按著是抹胸在背後結的
蝴蝶扣,然後是汗巾形的緊身褻褲,和比得上莊青霜的修長渾圓玉腿。
    披風墮到地上去。
    眾人呼吸都停了.不能置信地看著那誇張的寬眉蜂腰和隆臀美腿。
    燕王強壓下心中的悔意,拍了一下手掌。
    燈火亮起,金髮柔夷女緩緩轉身過來。
    不論男女,一時無不讚歎。
    她雖比不上盈散花,甚或白芳華的美貌,可是陽光般的金黃秀髮,白雪般的皮盾,
澄藍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角分明的紅,但要隨時由抹胸彈跳出來的驕人豪乳,卻組
成了充滿異國風情的強大誘惑,足可使地出之兩女,仍是各擅勝場。
    更誘人的是她的眼睛大膽狂野、充滿了挑逗性,別具冶蕩的丰姿。
    如此艷麗的金髮異族美女,那個男人能不動心。
    燕王咬牙叫道:「美人兒還不過來拜見新主人。」
    韓柏知道時間無多,哈哈一笑長身而起,往金髮美人走去。
    盈白二女亦不由起了妒忌之心,真想衝出去把韓柏抓回來。
    金髮美女只知出來表演艷舞後,會被轉贈予人。正擔心得要命不知被迭給什麼醜老
男人時,見到竟是個比自己族內所有男子更好看、更充滿魅力、身軀壯得像匹駿馬的年
輕男子時,「啊」一聲喜呼出來。金黃的長睫毛下的藍眼睛爆起動人的亮光,心甘情願
跪往地上,以她剛學曉的漢語下拜道:「主人!夷姬以後全聽你的吩咐!」
    連大義凜然曾嚴斥韓相的范良極亦嫉妒得悶哼一聲,陳令力更不用說了,只希望送
給自己的貨式不會差得太遠。
    韓柏仰天長笑,扶她起來,然後鋼腰把她抱起,大步走出廳去,在眾人膛日結舌中
大嚷道:「多謝燕王大禮,小使必有回報。」就那樣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