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20卷)
第四章 天生尤物

    韓柏摟著虛夜月,共乘灰兒離開鬼王府,朝莫愁湖馳去。
    虛夜月得意地道:「爹已著人把你和莊青霜在澡房的醜事傳了出去,激得莊節派人
出來四下查探傳聞是誰散播的,你假樸文正真韓柏的名聲更晌亮了,又可以羞死莊青霜,
真好玩!」
    韓柏緊張地道:「有沒有記得在韓柏的大名前加上『浪子』這漂亮的外號,若給人
叫作什麼『斷魂拳』、『無影掌』那類難聽的綽號,就糟了。」
    虛夜月笑得氣也喘不過來,忽把頭仰後枕在他肩上,道:「二哥!吻我!」
    韓柏如奉綸旨,吻了下去,只單起一眼看著前路。
    除了秦淮河區不夜天的世界,四週一片漆黑,在這寅時初的時刻,誰不好夢正酣。
    虛夜月被吻得全身乏力,幽幽道:「遇到你這大壞人後,月兒才知什麼是真正的男
女之愛,以前朱高熾想碰月兒,月兒總受不了,連手兒都不願被他拉著,可是由第一眼
見到你,便很歡喜聽你的輕薄話兒,還要縱容讓你對人家不檢點,那晚你佔人家最大的
便宜時,月兒!唔!我都是不說了。」
    這時來到莫愁湖的進口,守衛明顯地增多了,還有便裝的禁衛高手,見他們回來,
門衛慌忙打開大門,迎他們進去。
    到了賓館正門時,被聶慶童派來的太監頭子右少監李直撐著眼皮子迎上道:「三位
夫人都留在左家老巷,教大人不用找她們。」
    韓柏大喜,暗忖今晚可和虛夜月這美人兒胡鬧個夠了,順口問道:「那老賊!嘿!
侍衛長呢?」
    李直道:「侍衛長大人一直沒有回來,要不要小人使衛士去找他呢?」
    韓柏暗笑這老賊頭又是因和雲清打得火熱,樂而忘返,心中著實為他高興,忙道:
「不用了,可能因流連青樓忘了回來。」
    正要進入賓館,李直道:「專使大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眼看了看虛夜月,
向他大打眼色。
    韓柏心中大奇,向虛夜月道:「月兒!你先進去沐浴更衣,我一會便來。」
    虛夜月怎肯離開愛郎身旁,不依道:「人家又不熟悉這地方,有話你們到一邊說吧!」
一臉不高興,好像說人家是你的妻子了,還要對人家左遮右瞞。
    韓柏無奈道:「李少監!有甚底事直說無礙。」
    李直猶豫片晌,道:「剛才葉素冬大人親把莊青霜小姐送了來,葉大人前腳剛走專
使便回來了,現在莊小姐正在客廳等你。」說完望向虛夜月,看來兩女水火不兼容之事,
已是應天城裡人盡皆知的事了。
    韓柏亦向虛夜月望去。
    豈知虛夜月扯著韓柏衣袖,甜甜一笑道:「進去再說!」
    兩人遂步入賓館,到了內宅時,自有侍女迎迓。
    虛夜月附在他耳邊輕輕道:「給你半個時辰去見她,可是月兒浴後便要來找你,令
晚你是月兒的。哼,真不知羞,若月兒這樣給人看過身體,怎也沒有那麼厚臉皮主動來
找你。」
    韓柏那還有空和她計較,送了她進去後,掉頭匆匆往客廳趕去。
    身穿素青色武士服的莊青霜俏立窗旁,凝視著外面莫愁湖的夜景。
    韓柏揮退了侍女與禁衛後,朝她走去。
    莊青霜轉過身來,臉上驚喜乍現,那動人的艷色,教人目為之炫。
    放弛了冷傲之態的莊青霜,倍顯嫵媚動人,她灼熱的目光直接大膽,全無一般少女
的嬌怯。
    韓柏清楚感到此女既敢愛,亦敢恨,絕不會有絲毫猶豫和後悔。
    韓柏想起她蹲在浴盆旁掐水澆身,一對比之左詩與虛夜月等更聳挺的豪乳顫動著的
誘人情境,那還忍得住,迫上前去,直至兩個身體緊抵在一起,才停步下來。
    他們並沒有伸手去抱對方,可是那種抵貼著的感覺更具刺激和挑逗性。
    莊青霜這北方美女比虛夜月要高上小半個頭,只比韓柏矮了寸許,所以貼到一起時,
兩入臉臉相對,四目交投。
    韓柏忍不住輕輕用身體擠壓著她熟透了的高聳酥胸,陣陣銷魂蝕骨的感覺由接觸點
傳來。
    莊青霜眼中射出灼熱的情火,兩手緊握身後,挺起胸脯,任由這壞蛋借擠壓之勢來
輕薄她。俏臉逐漸紅了起來,卻不是畏羞,只是給挑起了處女的春情。
    兩人一言不發,享受著此時無聲勝有聲的甜美滋味。
    韓柏完全感受到莊青霜酥胸的柔軟、彈性甚至形狀。
    他從未試過如此專一地去品味這種只限於胸與胸的觸碰。
    心中暗讚她的豐滿比之妖艷的媚娘尤有過之,忽然閒他明白到她為何一向擺出冷若
冰霜的樣兒,否則將早會惹來男女間更大的煩惱。
    這亦是她在十大美人排名後於虛夜月的原因,若她平時都也像現在這個樣子,即管
比起虛夜月來,誰負誰勝尚未可知。
    難怪浪翻雲和鬼王都看出她身具異稟,任何男人若得到她,必會晚晚纏綿妝笫,體
質弱了點的,那還不一命烏呼。
    不過對他的魔種來說,虛夜月和她都亟亟世珍品,當然,秦夢瑤因身具道胎,又超
勝了她們一籌。
    韓柏忍著親她嘴兒的衝動,低聲道:「希望以後莊小姐每次沐浴時,都由本使親自
守護在旁。」
    莊青霜白了他一眼,道:「男人想哄女孩子時總愛輕許承諾,最怕要你真正實行時
卻辦不到。」
    韓柏想了想,點頭道:「這話很有道理,為何你的父親忽然肯放你來呢?」暗叫好
險,若莊育霜每次沐浴都要他陪伴,必會惹起眾女妒忌,假若全提出同樣要求,那以後
他的大半生怕都要在浴房裡度過了。
    莊青霜沒有追究他順口胡言,強忍著胸前雙丸被韓柏擠壓揩擦傳來潮浪沖激般的興
奮刺激,柔聲道:「韓柏!坦白告訴青霜好嗎?你是否故意闖進浴房來,使青霜除了嫁
你之外,再無別的選擇呢?」
    韓柏停下了擠壓她雙峰的動作,不好意思地點頭道:「霜兒怪我嗎?我早打定主意
來對你無禮,就算你當時不是在沐浴,最後的情況都會是一樣。」
    莊育霜不但沒有絲毫責怪的意思,還把酥胸緊頂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情深款款道:
「應該說喜歡都來不及哩!又怎會怪你,人家肯寫紙條約你晚上到閨房去,早打定主意
把終身付給你,只有這樣爹才拿我們沒法。告訴霜兒,浴房的事,是否由你傳出去的?」
    韓柏大感尷尬,硬著頭皮道:「可以這麼說,為了得到你,我是有點不擇手段了。」
    莊青霜雙手纏上他的脖子,笑道:「爹的家教最嚴,偏出了我這樣一個女兒。不過
霜兒終不能不顧他的家聲顏面,韓柏你可否正式向爹提親,那樣霜兒便可心安理得把一
切都交給你了。唉!想到事情是否能如此順意,霜兒便感到很惱哩!」
    韓柏兩手探出,一手摟著她柔軟窈窕卻又充滿彈力的腰肢,另一手忍不住摸到她豐
滿的高臀上,愛不釋手,笑道:「山人自有妙計,若我能請得動皇上下旨把你許配與我,
那下旨的一刻便等若霜兒已成了我的妻子,至於婚宴則可再擇日舉行。」
    莊青霜大喜,不顧一切向韓柏獻上初吻。
    韓柏已是調情老手,溫柔多情地引導著她的小香舌,不一會莊青霜呻吟扭動起來,
似要把身體擠入他體內,顯是春情勃發。
    四腿交磨的感覺尤使雙方神魂顛倒。
    鬧得不可開支時,莊青霜勉力離開了韓柏差點把她迷死的嘴,臉紅如火地喘息道:
「韓郎啊!霜兒受不了哩!你再這麼挑逗下去,人家可什麼也不管了。」
    韓柏知她像虛夜月般身具媚骨,乃天生渴求愛情滋潤的尤物,分外受不了自己魔種
的挑逗,可是記起了虛夜月只給半個時辰的警告,心中叫苦,惟有裝出大義凜然狀,昂
然道:「我韓柏怎可貪一時之樂,嘿!不只是快樂這麼簡單,而是極樂,就罔顧禮法,
壞了霜兒的名節,明天我立即進宮,求皇上賜婚。嘿!無論如何痛苦,今晚都要忍著不
占霜兒的大便宜。」
    莊青霜那知道小子有難言之隱,還以為他真的那麼偉大,一時忘了苦的其實是她自
己,感動地道:「韓郎!你對青霜真好。」
    韓柏厚著臉皮接受了她的讚美,暗忖還有些許時間,不若再佔占手足便宜,預支些
許歡樂。便把她一對玉手拉了下來,放在她背後,道:「霜兒你再學學剛才那樣挺起胸
脯兒好嗎?」
    莊青霜雖不熟悉男女之事,可是基於女性的本能,見他目光灼灼看著自己的酥胸,
那還會不知道小子打什麼主意,不依道:「韓郎你只顧自己快樂,不理人家難過嗎?.」
    韓柏慾火焚身,魔種面對美食早已躍躍欲試,那還理得許多,舉起祿山之爪,抓著
她一對豐碩至近乎奇跡的豪乳,嬉皮笑臉道:「你不但不會難過還會挺舒服的!是嗎?」
    莊青霜一對秀目再睜不開來,呢聲道:「是很舒服,但也很難過哩!韓郎啊,人家……」
    韓柏正要再吻她,虛夜月的乾咳聲在入門處響起。
    嚇得兩人連忙分開。
    莊青霜更背轉了身,向著窗口。
    虛夜月笑吟吟走進來道:「你們繼續親熱吧!要不要月見給你們把風。」
    韓柏摸不清她真正的心意,又不敢問她為何半個時辰未到便闖進來破壞他的好事,
便學她乾咳兩聲道:「月兒怏來見霜兒,由今天開始你們兩人要相親相愛,否則我定不
會饒過不聽我話的人。」
    虛夜月來到兩人旁,嘟起小嘴氣道:「你就曉得恃勢逞兇!」又白了他一眼,挨著
莊青霜的肩背道:「霜妹!叫聲月姊來聽聽。」
    莊青霜轉過身來,沒好氣地看她一眼道:「你虛夜月比人家年長嗎?你叫我作霜姊
才對。」
    虛夜月微笑道:「月姊我入韓家的門比你早,自然以我為長,快乖乖叫聲月姊來聽
聽。」
    莊青霜兩眼一轉,學她般笑意盈盈地道:「若韓郎異日納了個年紀比你大了一倍的
女人,是否也要她肉肉麻麻地喚你作姊姊呢?」
    韓柏想不到莊青霜口齒一點不遜於虛夜月,怕虛夜月著窘,兩手伸出,分別抄著她
們的小蠻腰,笑道:「告訴我,誰的年紀大一點?」
    虛夜月瞪了莊青霜一眼,哂道:「當然是她老過我。」
    莊育霜氣得杏目圓瞪,正要反唇相稽,腳步聲由遠而近。
    韓柏放開兩女,葉素冬走了進來,向韓柏和虛夜月問好後,把莊青霜拉到一旁道:
「已還了霜兒的心願!可以回去了吧!」
    莊青霜垂頭道:「霜兒可以待天光才走嗎?.我們只是說話兒吧了!」
    葉素冬歎道:「你爹肯答應讓你夜訪韓……嘿!夜訪專使大人,全憑師叔我拍胸口
保證會把你完好無恙送回去。剛才我因急事要辦,走開了一陣子,已是心中不安,幸好
沒甚事情發生。聽師叔話好嗎?來日方長,那怕沒有見面的機會。」
    莊青霜無奈下惟有答應。
    兩人回到韓柏兩人身旁,葉素冬道:「末將要領霜兒回去了,皇上吩咐大人明天早
朝前先到皇宮見他,大人千萬不要遲到。」
    韓柏失聲道:「明天?現在離天亮最多不過大半個時辰,我豈非要立即起程。」
    虛夜月亦怨道:「朱叔叔真不懂體恤人,連覺都沒得好睡。」
    只有莊青霜喜道:「既是大家都沒得睡,不若大人先送霜兒回府,再去皇宮,時間
上非常恰可了。」
    虛夜月狠狠瞪了莊青霜一眼後,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挽起莊青霜的手
臂對葉素冬道:「我們兩人陪尊使坐車,大人在旁護送好嗎?」
    葉素冬看了立顯眉飛色舞的韓柏一眼,除了心中祈禱莊青霜莫要在車內弄出事來外,
還能作什麼呢?
    與鬼王府遙遙相對的大宅裡,雖燈火黯淡,可是方夜羽等亦是一夜沒過眼睛。6
    眾人坐在廳裡,除了方夜羽、裡赤媚、年憐丹外,還多了個滿臉短戟須的大漢。
    此人一身華服,驟眼看去像個腰纏萬貫、頤氣指使的大商賈,可是濃黑的劍眉下射
出那兩道陰騖威嚴的目光,卻教人知道他絕非善類。
    更懾人的是他一臉陽剛之氣,手足都比一般人粗大,整個人含蘊著爆炸性的力量,
若上陣殺敵,此人必是悍不畏死的無敵勇將。
    這充滿殺氣的人正是剛剛抵步的色目第一高手,以一身刀槍不入的氣硬功馳名域外
的「荒狼」任璧。
    年憐丹今晚既採花不著,又折兵損將,顏面無光,默坐不語。
    這時方夜羽說到水月大宗行刺朱元璋失敗的事,不悅道:「藍玉這人剛愎自用,獨
行獨斷,這樣刺殺朱元璋,縱使成功了,亦打亂了我們的計劃,徒然白白便宜了燕王棣。」
    任璧初來甫到,仍弄不清楚京師裡複雜的人事關係,奇道:「朱元璋若死了,天下
大亂,我們不是可渾水摸魚嗎?為何反便宜了燕王棣?」
    裡赤媚淡淡道:「原因有兩個,首先我們是希望能把朱元璋殺死,嫁禍
    到燕王棣身,去此勁敵,那就最理想了;其次則是剷除鬼王,因一天鬼王仍然健在,
以他的威望,隨時可起而號召天下,跟燕王在幕後操縱允,在人心思治的時刻,所有人
都會站到他們那一邊,那不是反幫了燕王棣一個大忙嗎?」
    任璧獰笑道:「這個容易,明晚我便混在搶鷹刀的人裡,衝入去殺人放火,製造混
亂,覷準機會擊殺虛若無,那不是一了百了。」
    裡赤媚沒好氣道:「你當自己是龐斑嗎?鬼王府高手如雲,屋宇佈置隱含陣法,殺
起來時,能逃出來已屬萬幸。唉!若鬼王真是這麼容易幹掉,昨天裡某回來時,早攜著
他的人頭了。」
    年憐丹領教過鬼王厲害,插口道:「現在我們的力量還是稍弱了一點,若素善和女
真族的人來了,配合胡惟庸、藍玉和東瀛高手,加上有楞嚴作內應,便會是完全不同的
另一個局面。」
    方夜羽苦笑道:「大師兄現在正頭痛得厲害,朱元璋被刺回宮後,大發雷霆,將師
兄罵個狗血淋頭,責令他若三天內找不到水月大宗,便革了他廠衛統領之職,唉!藍玉
今次真累慘了我們。」
    年憐丹皺眉道:「楞嚴他乃廠衙大頭領,只不知若有起事來,他手上那龐大的密探
系統,能否為他所用呢?」
    裡赤媚歎道:「若是可以的話,朱元璋就不是朱元璋了,他連鬼王都不肯全信,何
況楞嚴;楞嚴的廠衛分為東南西北四個系統,每個系統都由朱元璋的親信統理,所以楞
嚴看似權傾朝野,可是若朱元璋要革他的職,除了他特別安插屬於我方的數十人外,想
多找個人支持他都難比登天,真是半點辦法都沒有。他的權力可說全來自朱元璋。」
    方夜羽接口道:「朱元璋真正信任的人是葉素冬,這人武功既高,又可動員八派的
力量,絕不可小覷。今次水月大宗剌殺失敗,必惹起他的警覺,會請八派的高手出動護
駕,只要來個無想僧或不老神仙,便夠我們頭痛了,藍玉真是胡作妄為,真恨不得揍他
一頓出氣。」
    年憐丹笑道:「很少見小魔師這麼動氣。」
    裡赤媚歎道:「現在我們被迫得只剩下了陳貴妃這著棋子,若再給破壞,要被迫出
手硬幹時,便是下下之著,我也給氣得要死了。」
    方夜羽斷然道:「現在首要之務,就是殺死鬼王和韓柏,這兩人不除,我們所有計
劃都等若水中之月,毫不著實。」
    年憐丹奇道:「我雖恨不得把韓柏撕作粉碎,卻不明白他為何會如此重要,非殺不
可?」
    方夜羽忽站了起來道:「我想回房休息一會,讓裡老師告訴兩位吧!」逕自去了。
    年任兩人奇怪地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外,轉而用詢問的眼光看著裡赤媚。
    裡赤媚容色平靜,淡然自若道:「要殺韓柏的原因非常簡單,因為秦夢瑤選中他來
對付我們,就像當年言靜庵揀了朱元璋一樣,假若我們不趁這小子未成氣候時幹掉了他,
極可能會重蹈當年覆轍。」
    任璧失聲道:「難道他比浪翻雲更厲害嗎?」
    裡赤媚橫了他一眼道:「除了龐老外,確是沒有人可以比浪翻雲更厲害。可是浪翻
雲現在和龐老正互相牽制,絕不會公然插入我們的鬥爭裡,所以反不足懼,而韓柏這小
子則處處受人歡迎,無形中聯結起本已四分工裂互相對抗的各大勢力來應付我們,故若
不把他剷除,後果真是不堪想像,而且他的魔功每天都在突飛猛進中,誰能擔保他將來
不是另一個龐斑。」
    裡赤媚見年任兩人一時無語,又道:「韓柏這人對女人有魔異般的吸引力,各大美
女包括斷了七情六慾的秦夢瑤都對他傾心,我真怕素善亦會步上虛夜月莊青霜的後塵,
成為了他的俘虜,那時怕我們都要返西域放牛了。」
    任璧一拍胸膛道:「這事放在我身上。」
    裡赤媚皺眉道:「別忘了這裡是朱元璋的地盤,一個不好,誰也要吃不完兜著走。」
    年憐丹笑道:「放心吧!這小子最是好色,嘗過青樓聲色之樂後,定忍不住偷偷溜
去再尋甜頭,只要摸清他的動向時刻,那就可叫他向閻王報到了。」
    裡赤媚苦笑道:「無論用什麼計也好,切不可用美人計,這點必須謹記。」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