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9卷)
第四章 問君借種

    在常德郊野一處山頭臨時豎起的大營帳內,上官鷹、凌戰天和干虹青接受著各人的
慰問和道賀。
    干羅和凌戰天這封曾經敵對的高手,表現得比任何人都更惺惺相惜。
    凌戰天聽到龐過之和近千人傷亡的噩耗後,沉默了一會,才憤然道:「若我們不在
這三個月來,取回怒蛟島,將來那還有臉目去見過之和眾位犧牲了的兄弟。」
    干羅正容道:「這事雖從長計議,不過眼前當急之務,是如何應付方夜羽等即將在
京師展開傾覆明室的陰謀。唉:換了往日的干某,只會惟恐天下不亂,朱元璋死不了。
想不到今天卻要想法保存明室,世事之變幻莫測,無過於此。」
    翟雨時道:「現在方夜羽的真正實力已漸見端倪,瓦剌、花刺子模、南北兩藏和色
目均已有高手現身,現在只欠了一個女真族,縱使女真沒有派人來助方夜羽,只是現在
的實力,便非常使人頭痛。」
    干虹青坐在上官鷹和戚長征間,聞言向戚長征低聲問道:「柔晶不正是女真人嗎?」
    戚昆征微一點頭,露出沉痛和無奈的神色。原本他打定主意不顧一切為她報仇.可
是日下多變的形勢,使他不得不把報仇之事擱在一旁,心中的難過,可想而知。
    上官鷹臉色仍有點蒼白,不過精神卻好多了,發言道:「我有一個提議,想請干老
帶長征走一趟京師。好解除蒙人的威脅。」
    干羅點頭道:「乾果正有此意,不過現在怒蛟幫亦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我便留下
老傑和一眾兒郎,交給你們使喚。若能奪回怒蛟島,就算天下亂局再起,我們亦有平亂
的籌碼。」
    上官鷹亦不推辭,忙表示感激和謝意。
    干羅續道:「我巳派人暗中召集當日不肯附從毛白意的舊都,加上邪異門諸位兄弟
.當可抵償怒蛟幫在洞庭之役的損夫。」
    鄭光顏等一眾邪與門主將,自不免說了一番謙讓之詞。
    戚長征想起可到京師找韓慧芷,當然歡喜,可是又掛著寒碧翠和紅袖,矛盾得要命,
忍不住歎起氣來,弄得眾人朝他瞧來。
    干羅憐愛地道:「長征放心,紅袖現應與碧翠會合,待會使人送個訊兒,教她們安
心等候.一俟京師事了,你便可趕回來與她們會合。」心中卻想,此行之凶險,連他自
己亦沒有信心能否活著回來。
    翟雨時接口道:「寒掌門現正致力重振丹清派,長征不用擔心。」
    戚長征拋開心事,毅然道:「好:就讓我和義父立即趕赴京師,與方夜羽決一死戰。」
凌戰天神色凝重,同干羅道:「干兄不知有沒有想到一個問題,就是浪大哥既已到了京
師,擺明不會容許方夜羽他們橫行霸道,在這種形勢下,龐斑會否被迫出山,提早與大
哥他決一死戰呢?」
    眾人同時色變。
    龐斑六十年來,高踞中外第一高手寶座,威望深進每一個人的心裡,但自練成種魔
大法後,便無意江湖之事,故黑白兩道都下意識避免去想他,一廂情願希望他除了與浪
翻雲的決戰外,再不插手到中蒙這場鬥爭裡。
    可是若浪翻雲成功遂一誅殺方夜羽的人,他仍肯坐視不理嗎?這看來是絕對不合情
理的。
    除非浪翻雲袖手旁觀,那又作別論。
    假若龐斑要阻止浪翻雲親自出手對付裡赤媚紅日法王等人,那他總不能遠在魔師宮
發牢騷,或者待事情發生後,回天乏術時才匆匆趕來。
    所以凌戰天這幾句話的意思,等若指出了龐斑應已在赴京師的途上,甚或抵達了京
師。如此一來,形勢對明室更是不利。
    試問除了浪翻雲外,誰還有一拚之力?
    眾人都感手足冰冷起來。
    翟雨時道:「這樣說,干老和長征更應立即趕往京師去,找到大叔商量對策。」
    凌戰天望向垂首不語的干紅青,溫和地道:「虹青:不要回那寺觀了,隨我們回去
吧!」干虹青嬌軀一顫,往凌戰天望來.然後再瞧往上官鷹。
    凌戰天乃怒蛟幫除浪翻雲外最德高望重的元老他說出來的話,表著怒蛟幫上下重新
接受了干虹青。
    干羅乾咳一聲,知道在這情況下,不能不表態,點頭道:「虹青、有大好青春,若
封兄在天之靈知道你如此自暴自棄,定不能瞑目無憂。」
    上官鷹伸手過去,抓緊了她一對玉掌.卻沒有出聲。
    戚長征湊到她耳旁道:「當老戚求青姊吧!」干虹青幽幽一歎,嬌體一軟,靠到上
官鷹身上玉頰枕到他肩上.閉上俏目,平靜地道:「虹青再沒有作幫主夫人的資格幫主
若肯覆水重收,虹青就作你其中一名侍妾吧,將來除了要一座小佛堂,再無所求。」
    虛夜月歡天喜地,拉著韓柏的手,亦沒有追問秦夢的事,往閨房的小樓走去。
    韓柏卻沒有這麼好心情。
    裡赤媚的出現,便像早在波濤中洶湧澎湃的京師再刮起一場風暴,如日中天的大明
會否就此衰落.恐怕連精通術數的虛若無亦不能肯定。
    而且他們應否全力幫朱元璋呢?
    幫了他究竟是禍是福?
    也沒有人說得上來。
    假若沒有這些險惡的大麻煩,自己左擁虛夜月,石抱秦夢瑤,頭枕莊青霜。嘴吻三
位美姊姊,那該是多麼愜意呢?
    到了小樓的後門處.正要由那裡「偷偷」摸入房裡,和虛夜月再續愛緣,一位俏丫
環開門迎出來.戰戰兢兢道:「小姐!」忍不住又偷偷看了看她家小姐未曾有過的風和
打扮。虛夜月不耐煩地道:「若又有臭男子來找人,給我轟走他好了!」俏丫環瞥了韓
柏一眼,像在說你不是連這位公子都罵了嗎,才道:「是七夫人要找專使兼東閣大學士
樸大人。」
    虛夜月掩嘴向韓柏笑道:「又長又臭的銜頭。」旋又戒備的道:「她找專使大人干
嗎?」
    俏丫環惶恐地道:「小婢不敢問。」
    韓柏見這小丫環清清秀秀,非常俏麗可愛,忍不住道:「這位姐姐叫什麼名字。」
    小丫環立時臉紅過耳。不知所措。
    虛夜月白他一眼,沒好氣地道:「什麼姐姐,她叫翠碧,是月兒的貼身丫環,功夫
都是月兒教的。」
    韓柏很想問,那有否包括床上功夫呢?但終說不出口。叫了聲翠碧姐後,虛夜月著
她退下去,拉著韓柏到她樓下的小偏廳,分賓主坐下後求道:「不去見她可以嗎?」
    韓柏正在頭痛。
    那天他衝口而出說要送她一個孩子,實在是心不由己的行為。那是赤尊信不滅的靈
覺要他那麼做的。
    自己怎能不完成他的心願。
    何況七夫人是如此風韻迷人的元物,又可惜她跟自已研究如何使女人受孕。
    嘿!一於這麼說,找到了借口後,韓柏輕鬆起來,拍拍大腿道:「女主人,先到這
裡坐著讓我的手足享受一下再和你說情話兒。」
    虛夜月嫣然笑道:「不准脫月兒的衣服,那是很難穿上身的。」俏兮兮站起來,把
嬌軀移入他懷裡,坐到愛郎腿上。嘗過昨晚的滋味後,她不知多麼期待能再讓這壞蛋作
惡行兇,採摘她這朵剛盛放了的鮮花。
    韓柏愛熬了她這種放蕩風流的媚樣兒,口手一起出擊,同時苦思著怎樣溜去找七夫
人時,心兆一現,往廳門望去,立時嚇了一跳,驚呼道:「七夫人!」
    虛夜月又羞又怒,推開韓柏擱在酥胸的手,站了起來.但嬌柔無力下,惟有一手按
在韓柏肩上.支撐著身體。
    七夫人俏臉平靜無波,向虛夜月淡淡道:「月兒:可以把你的韓柏借給七娘一會嗎?」
方夜羽坐在可仰頭遙遙望見清涼山上鬼王府後楠樹林的庭園裡,向裡赤媚微笑道:「韓
柏只是朱元璋的一著棋子,我們亦是他的棋子,只看他是否比我們更懂怎麼走下一著了。」
    「花仙」年憐丹這時由華宅走到後園來。到了兩人所在的石亭坐下,笑道:「愈來
愈熱鬧了,接到素善消息,她已完成了既定目標,刻下正由水路兼程趕來。」
    裡赤媚道:「紅日的傷好了沒有?」
    年憐丹搖頭歎道:「身無彩鳳雙飛翼,秦夢瑤的飛翼劍真厲害,連紅日都要吃了大
虧。」
    方夜羽神色一點,想起了秦夢瑤。
    這朵空谷幽蘭是否正在萎謝呢?
    命運為何要把他們擺在對立的位置?
    裡赤媚心中暗忖道:「看韓柏剛才那意氣飛揚的模樣,秦夢瑤難道厲害到可以違反
自然,使斷去的心脈重生?此事大大不妥,待會要瞞著夜羽找年憐丹商量一下。」
    年憐丹打破沉默道:「有沒有見到虛夜月?」
    裡赤媚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失笑道:「你這色鬼昨晚扮薛明玉連采五家閨女,還不
夠嗎?這小妮子是我的,不准你碰她。」
    年丹愕然,仔細看了裡赤媚一會後,道:「若裡老大回復色慾之心,足證吾道不孤,
那就真是可喜可賀了。唔:今晚定要得到莊青霜,否則說不定又給韓柏這殺千刀的混賬
捷足先登了。」
    裡赤媚不溫不火微笑道:「祝你的運氣比藍玉好,這傢伙請東洋人為他去劫憐秀秀,
以為十拿九穩,竟撞上了浪翻雲,天下間還有比這更倒霉的事嗎?」
    年憐丹淡然一笑,沒有答話。
    方夜羽平靜地道:「剛才見過師兄,他警告說絕不要小覷朱元璋。這人老謀深算,
狠辣多疑,厲害處絕不會遜於浪翻雲的覆雨劍。」
    裡赤媚笑道:「他當我是第一天認識朱元璋嗎?」
    方夜明道:「師兄指的是韓柏被封為東閣大學上這件事,可見他為了大局,什麼都
可以不計較。而直到這刻,師兄仍不明白為何朱元璋把浪翻雲引來京師,但又不命人對
付他。朱元璋怕比鬼王更莫測高深。」
    裡赤媚仍是那淡淡定定的樣子,暗忖方夜羽顯得比平時稍為煩躁,自是因為秦夢瑤,
可知秦夢瑤有點像二十年前的言靜庵,實是最大的禍根,微微一笑道:「沒有人比朱元
璋更膽大妄為了,否則他亦不敢冒天下大不諱,活生生把小明王淹死,當時人人都以為
他犯下彌天大錯,到他得了天下後,才知他算得那麼準,無毒不丈夫,誰能比朱元璋更
狠辣無情呢。」年憐丹懷疑地道:「權力財勢可侵蝕人的鬥志和勇氣,朱元璋是否仍是
以前那蓋世梟雄,現在仍難說得很。不過英雄難過美人關,此乃千古不移的真理,連龐
老亦不例外,朱元璋何能倖免。大蒙因言靜庵而失天下,今天大明亦會重蹈覆轍。」
    裡赤媚道:「現在萬事俱備,只欠了「金槍丹」。我們的計劃就可天衣無縫了,真
想不到薛明玉比傳說中的他更厲害,在那種情況下仍可帶著毒傷退去,其中定有點問題。」
    年憐丹想起了陳貴妃,忍不住吞了一口饞涎.道:「會否是玉真仍捨不了父女之情?
但看來又不像,只瞧她不肯從父姓,便知她如何憎恨薛明玉了。」
    方夜明道:「這些事多想無益,沒有了金槍丹,便要用別的手段。總之絕不可容朱
元璋活過他那三天壽期。」
    鬼王府確是大得教人咋舌。入府後無論怎樣走都像不會到達盡頭的樣子。
    韓柏隨著玉容靜若止水,眉宇間隱合幽怨,風韻迷人的鬼王七夫人於撫雲,並肩沿
著曲徑通幽的石板路,穿園過林。
    過了一片梅林後,忽然下起雪來,拳頭大的雪花,一球球打在兩人身上。
    韓柏拉著七夫人的衣袖,把她拉停下來,輕柔地翻起她的斗蓬,罩著她的頭髮和粉
頸。七夫人垂下眼光,柔順的樣子看得韓柏怦然心動。
    出了梅林後,眼前是一個引進山泉而成的人工小湖.湖岸遍植玉蘭和蒼松,湖南有
座黃色琉璃瓦頂的單層建物,是立在白玉台基上,襯著湖面的倒影,天上的飄雪,有若
仙境。湖面橫泊了一艘小艇,於人一種寧洽安閒的感覺。
    七夫人帶著他登上跨湖的石橋,到湖心的心亭時,韓柏看見小亭的四條支柱上,每
柱三字,分別刻著「春宜花、夏宜風、秋宜月,冬宜雪」四行字,禁不住讚歎道:「這
四句意境真美。」暗忖秋月冬雪,最適合用來形容虛夜月和莊青霜,這七夫人或者就是
春花吧,但秦夢超塵脫俗,連這春夏秋冬四種美景,亦不足以形容。
    七夫人停了下來,緩緩回轉身來,深深地凝視著他。
    韓柏給她看得心神一顫,伸手抓著她兩邊香肩,柔聲道:「夫人現在當我是赤老還
韓柏呢?」
    七夫人茫然搖頭,沒有說話,可是一對秀眸更淒迷了。
    亭外雨雪漫天飄降,白茫茫一片,把這美麗的人間仙景進一步淨化了。
    韓柏俯頭下去,在她濕軟的紅上輕輕一吻,再離開點道:「縱使給你賞了兩個巴掌,
但可親到你的小嘴,仍是值得的。」
    七夫人以平靜至使人心寒的語氣道:「韓柏你記著了,撫雲並不是愛上了你,只是
向你借種成孕,還我可憐的孩子。若你對我有不軌之心,撫雪絕不會原諒你。事過後,
不許再來纏我。」
    韓柏大感沒趣.放開她的香肩,頹然坐到石欄處,伸手亭外,任由冰寒的雪花飄落
攤開的手掌上,想抓著一拳雪花時,雪在掌內化為冰水。
    七夫人幽幽一歎,移到他旁,玉腿抵著他的腿側,一手按到他肩上,微微俯身,低
頭察看他的神色,柔聲道:「你還是個孩子,所以很容易被傷害。但撫雲早麻木了,被
人傷害或傷害了人都不知道。」
    韓柏伸手抄著她柔軟的腰肢,強顏笑道:「坦白說,我韓柏雖是好色,現在卻發覺
很難和不愛我的美女上床。」
    七夫人不但沒有發怒,反欣然坐到他腿上,摟著他的脖子微微一笑道:「撫雲很高
興知道你並不是飢不擇食的色鬼,人家並非真的對你無情,否則怎肯讓你做赤郎的代表
來侵佔人家的身體。只是經過了這麼多年,火熱的情心早冷卻了。同時亦害怕踏足情關。
只希望一夕之情,能有了……唔……有了你和赤郎兩人的孩子,便我個避世之地,好好
養育孩子,盡做母親的天責與心願。」
    韓柏啼笑皆非,當時衝口而出要還她一個孩子,並沒有深思,現在仔細一想,其不
知這筆糊塗賬如何算才好,歎道:「生孩子這種事不是一次便成,夫人是否打算和我保
持著雲雨關係,直至成孕呢?那豈非給我佔足便宜嗎?」
    七夫人終露出嬌羞之色,和他碰了一下嘴後,赧然道:「那也沒有法子,不過我知
道自己的身體並不抗拒你,還很享受和你親熱的感覺。」接著埋入他懷裡,臉蛋貼上他
的左頰,柔聲道:「或者是多了你韓柏在其間吧!撫雲的感覺比和赤郎相好更勝一籌,
只是我的心硬是轉不過來.這樣說,韓柏你覺得好了點嗎?」
    韓柏糊塗起來,不過心情開朗多了,軟玉溫香,色心又動了起來,連功四察,見四
下無人,乾咳一聲道:「可以開始了嗎?」
    於撫雲無限風情的橫了他一眼,拉著他的手站了起來,扯著他往香閨走去,沒有說
話,但神色卻有種淒然堅決,惹人憐愛的味兒。
    穿過雪花。兩人步入佈置得簡潔清雅的前廳裡去。
    七夫人的心兒忽「霍霍」急跳,聽得韓柏大感刺激誘人。揍到她耳旁問道:「將來
若有孩子,會用什麼姓氏?」
    七夫人想都不想道:「當然不會性赤,他沒當父親的資格,一是姓韓,又或隨撫雲
姓,人家仍決定不了。」
    韓柏這時反猶豫起來,這美女憶子成狂,若自己不能克服魔種那一難關,豈非明著
佔她大便宜卻又完成不了任務,想到這裡時,早給七夫人拖了進她的香閨禁地去。
    事到臨頭,氣氛反尷尬起來,兩人並排坐到床沿,都有點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韓柏以往和女人上床,都是大家情投意合,水到渠成,只有這次真假愛恨難分,難
以入手。
    兩人默坐一會,七夫人終忍不住道:「快點吧:月兒只以為我借你來詢問有關赤尊
信的事,若她失去耐性尋來,大家便會很難堪了。」
    韓柏苦笑道:「夫人雖然美麗誘人,可是神情總有種冰冷和不投入的感覺,使我很
難對你無禮。」
    七夫人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輕輕在他臉上印上一吻,柔聲道:「小雲會努力討好你
的.來罷:脫掉小雲的衣服好嗎?算人家在懇求你吧!」韓柏歎道:「夫人現在太理性
和清醒了,顯然完全沒有動情,我若這樣佔有你.似乎有點那個……」
    七夫人氣道:「你是否男人來的,尊信為何沒有把他的粗野狂暴傳給你這化身呢?
每次他要人家,不理人家是否願意,都大干一道。」接著幽幽一歎,露出迷醉在回憶裡
的動人表情,輕輕道:「但最後每次撫雲都會被他征服,由第一次開始便是那樣,撫雲
完全沒法抗拒他。你既與他的魔種融成一體。亦應繼承了這性情能力,想不到你竟會如
此畏首畏尾。」
    韓柏這才知道赤尊信得到她的方式,可能不大正當和涉及暴力,更覺極不自然,又
想起自己未必能使她懷孕,原本的興奮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心中升起明悟,自己體內的魔,雖成形於與花解語的交歡裡,因而充盈著情火欲,
其實本質卻是超然於世俗男女的愛慾之上的,所以沒有挑引,又或自己心中有障礙時,
竟可使自己面對七夫人這麼個成熟女性並充滿誘惑風情的美女都毫不心動。
    想著想著,當然更沒有行動的興趣。
    七夫人大為訝異。韓柏給他的印象一直是專占女人便宜的風流浪子。自己肯答應讓
他合體交歡,雖說有點歡喜他,總壓不過她多年來養成對男人的鄙視和憎恨。她這樣做
全為了得回失去了的孩子,基於母性的犧牲精神和對赤尊信未了的餘情,所以始終動不
了春心,只望匆匆成事,受孕成胎,便以後都不用見他了。
    這種心情當然說不出口來,可是看到韓柏這樣子,反使她對他增添了好感,伸手摟
著他肩頭,幽幽道:「要給人家孩子,又是你自己說的,現在是否要人家作主動才成,
撫雲終是正經人家的女子,你想我難堪愧死嗎?」
    韓柏一咬牙,別過頭來望著她淒然的秀目道:「這樣吧:你不用刻意逢迎我,只須
任由我展開挑情手段。到你情不自禁時,我才和你交歡,因為我韓柏絕不能忍受我們的
孩子是既沒有愛亦沒有欲的產品。」頓了傾再道:「你有沒有動情.我的魔是可清楚知
道的。」
    七夫人淒然一笑道:「天啊:韓柏,現在人家更沒法當你是赤尊信,他那會有你這
類多餘的想法。」
    韓柏搔頭歎氣,忽然精神一振叫道:「有了!」由懷中掏出那冊《美人秘戲十八連
理》出來,得意地揚了一揚,道:「有好東西給你看。」
    七夫人俏臉一紅,啐道:「壞東西,竟要人看春畫。」
    話雖如此,緊繃著的氣氛卻鬆弛下來。
    韓柏看著她玉頰泛起的紅暈,心情轉佳,說道:「這非是一般春意圖,而是藝術傑
作的極品,看過才說吧!」七夫人紅暈未消,益發嬌艷欲滴。
    韓柏的魔種本就具有變化莫測的特性,受她誘人神態的挑引,魔性漸發,把畫冊放
到她腿上,掀開了第一頁,慫恿道:「來:一起看。」
    七夫人心跳得更厲害了,紅暈開始蔓延至耳朵和玉頸,把頭扭開,不肯去看。
    韓柏的色心終癢了起來,重施對三位美姊姊的故技,笑道:「其實這並非春畫,七
夫人一瞧便知。」
    七夫人聽他這麼說,忍不住瞥了一眼.愕然道:「果然不是春畫,噢!畫得其好。」
    韓柏心中暗笑,開始一頁一頁揭下去,到第五頁時,七夫人早耳根都紅透了,伸手
按著他的手,不讓他翻下去,大嗔道:「死壞蛋,騙人的。」
    換了是別的男人,縱使給她看這盡冊,她必然不會像這刻般的情動,可是因一直想
著要和對方合體交歡,什麼戒備都放下了,才變得如此容易春心蕩湯。
    韓柏輕輕推開她的玉手,貼上她的臉蛋,繼續翻下去道「親親好人兒。聽我的話乖
乖看下去吧:這些畫只是表達男女間最美的情態,乃人倫的一部分。我們又不是滿口之
乎者也的虛偽衛道之人,看看有什麼打緊。」
    七夫人一對俏目再離不開不住呈現眼前的畫頁內容,多年壓制著的情火熔岩般爆發
開來。
    韓柏的手由她香肩滑下,在她酥胸大肆活動,指尖掌心到處,傳入一陣一陣的異性
熱力,刺激得她不住顫抖喘急。
    七夫人「啊」一聲叫了起來,別過臉來,瞧往韓柏,秀目充滿慾火,已到了不克自
持的地步。
    韓柏乘機對上她的紅,享受著充滿了情意的熱吻。
    分後,韓柏低聲道:「夫人會怪我蓄意挑起你的情心嗎?」
    七夫人埋人他懷裡,搖頭道:「不:撫雲還很感激你,使人家像回到懷春的年代裡。
恨不得你對我更放肆無禮。」
    韓柏把她抱了起來,放到大床上,壓了下去,纏綿放恣一番後,剛解開了她第一排
鈕子,外面響起虛夜月的嬌呼道:「七娘:韓柏:談完了沒有。」
    韓柏嚇得縮回分別抓著她一邊高峰和忙著解衣的手,跳了起來.應道:「談完了:
進來吧!」七夫人亦慌忙爬了起來,在他背上出盡氣力捏了一下.狠狠橫他愛恨交集的
一眼,才掠出房去。
    這時雪剛停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