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9卷)
第三章 鷹刀再現

    撤退的號角,響徹荒野。
    敵人潮水般來,潮水般退去。
    在山峰處俯視著的凌戰天大惑不解,敵人分明已掌握到他的行蹤,為何忽然退走呢?
累得他花了整晚時間,在通往此峰頂的各處斜坡,設下各種死亡陷阱,現在卻一點都派
不上用場。
    看他們退卻的方向。並不是常德府,而是繞過常德,朝長江退去。
    縱使援兵來到。以敵人的實力,亦無須避開,一時間連他都糊塗起來。
    猛一咬牙,掠下高山,往上官鷹藏身處全速趕去。
    韓柏經過了虛夜月那典雅寧靜的小樓香閨,沿著碎石路,穿過小樓的後園。再過了
一個方形單椽攢尖的小石亭,前方出現了一堵高起的圍牆,內有一座規模宏大的建物,
五進三間,樑柱粗大,正門處刻著「金石書堂」四字,古有力.非常有氣勢。
    四周靜悄無人,亦沒有被人監視的感覺,與外府崗哨林立的情景迥然有異。
    書堂中門大開,韓柏拋開白華的事,昂然步入,先是一個門廳,然後是前天井、布
滿字畫藏書的大堂,接著是後天井和另一座閉上了門的後堂。
    書室兩旁均開有側門,內裡另有藏書處,一時間真不知鬼王和他的寶貝女兒身在那
裡。他默運玄功,察查動靜,驀地心有所感,直朝呈長形的後天井走去。
    後天井比前天井最少大了一倍,兩側建敞廊,天井四周簷柱均用方形石柱.滿佈浮
雕,人物走獸均造型生動,一看便知是描述佛典內的故事。至於內容嘛,就非他韓柏所
知了。
    後天井盡虛的華堂等若另一間華堂,地坪較高,由兩側廊內的石階登室,規格一絲
不苟,處處顯出鬼王這建大師對自己住處的嚴謹佈置心思。
    韓柏才步上石階,緊閉的大門「依呀」一聲由內推了開來,一位高盛裝,刻意打扮
過的絕世佳人,笑盈盈福身施禮道:「韓柏啊!快進來!」當然是艷冠京師的美人虛夜
月。
    韓柏從未見過她如此刻意打扮,又穿回華麗女裝,長裙曳地,香肩處裡著差點長至
裙腳的披風。在胸前打了個蝴蝶結扣。
    披風外白內紅,配著淡黃繡雙蝶圖案的衫,高髻上閃閃生輝的髮飾,那種揉合了少
女嬌俏風情和成熟女性打扮的迷人風韻,以及玲瓏浮凸線條所呈現出來的優美體態,看
得韓柏兩眼放大,無法眼。
    原來月兒蓄意引誘男人時,竟可化作如此雍容高雅,天香國色的麗人。
    虛夜月嬌項地瞪了他一眼道:「大學士還不快些進來拜見阿爹。」
    韓柏一呆道:「月兒在說什麼?」
    虛夜月笑吟吟道:「可真是個傻子,現在全京師的人都知道朱叔叔封了你作東閣大
學上,乃正五品的高官,只有你自己不知道,還不滾進來。」她見韓柏目不轉睛朝她直
瞪眼,心中歡喜,不枉自己為他刻意打扮,連笑容都比平時更甜了。
    韓柏搔著頭,便楞楞隨她走進華堂裡,至於朱元璋對了他什麼官,卻是亳不放在心
上。四周儘是高起的書櫥.放滿線裝書,竹書和帛書。
    在這書卷的世界盡端處。放了一張臥床,鬼王虛若無自然寫意地側臥其上,挨著一
個高枕,全神看書。
    韓柏步到他跟前,福至心靈地跪了下來,恭敬叫道:「岳丈大人,請受小婿三拜!」
虛夜月想不到他有此一著,又羞又喜,扭身舉手遮著臉兒.跺腳道:「死韓柏:你壞死
了。」鬼王哈哈一笑,放下書本,大馬金刀坐了起來,喝道:「好小子:由今天開始,
月兒就是你的妻子,出嫁從夫,以後她就是韓家的人了。」接著傲然道:「什麼三書六
禮,怎及我虛若無一句說話。」
    韓柏大喜,連叩九個晌頭,肅容道:「皇天在上,若我韓柏有負月兒,教我萬箭穿
心而死。我保證疼她一生一世,教她永遠都那麼幸福快樂:有還都……嘿:都那麼好玩。」
    虛夜月聽到一半。早轉過身來,俏目射出海樣深情,可是當他說到最後一句時,又
忍不住「噗哧」嬌笑,合羞地來到韓柏身旁,向虛若無跪了下去.顫聲道:「月兒投降
了.以後再不敢惹你老人家生氣了。」拜了下去,忽然站了起來。不顧一切坐到臥床邊
沿。投入虛若無懷裡,放聲痛哭起來。
    虛若無緊摟著她,拍著她的香肩,道:「賢婿請起。」指了指臥床旁的太師椅道:
「坐!」韓柏坐下後.虛若無歎道:「這孩子人人都以為她金枝玉葉.享盡富貴榮華,
其實命苦得很,一出世便沒了親娘,我又為了一口氣,自幼對她嚴加訓練,幸好這一切
都成為了過去。自她懂事後,我虛若無從未見過她像這幾天般意氣飛揚.歡天喜地。今
早她回來後,竟破天荒穿起我囑撫雲早為她繡造的女裝,還整個早上陪著我在這裡看書,
賢婿可明白我歡欣的心情嗎?」
    韓柏呆頭鳥般看著漸復平靜的虛夜月,為他們的父女之情感動不已,一時說不出話
來,不過若說命苦,虛夜月拍馬都趕不上他這無父無母的棄兒。
    虛若無抬起虛夜月的俏臉,啞然失笑道:「月兒切莫對為父言聽計從,那會令爹失
去了很多樂趣的。」
    虛夜月扭動嬌軀。不依道:「爹和韓柏都不是好人,人家傷心落淚,還要迫人家。」
用力推了鬼王一下.負氣地站了起來,在另一處的太師椅坐.下,白了韓柏一眼道:
「罵得你們不對嗎?有什麼好看的。」接著滿臉淚痕的粉臉綻出一絲淺笑,垂下了頭.
那動人的情景,連鬼王都看呆了。
    韓柏和虛若無對望一眼。放懷笑了起來。
    虛夜月不依地再作嬌嗔,但又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
    鬼王長身而起,道:「來:你們跟我去看一件好玩的東西。」
    兩人對望一眼,都不知道鬼王要帶他們去看什麼。
    鬼王推開後門,踏進華堂後被高牆圍著的大花園裡,庭林深處,有所小石屋。
    虛夜月低聲道:「那是爹的臥室,除了七娘和我外.誰都不准進去,不過月兒都很
少去,僅那麼一張石床,有什麼好玩?」
    韓柏心中大訝,想不到堂堂鬼王的居處如此返璞歸真。
    快到石屋時,韓柏忽地「呵」的一聲停了下來,表情變得非常古怪。
    虛夜月忙挽起他的手臂,關切地道:「怎麼了:不會是被西寧派那些,混賬嚇壞了
罷?」
    韓柏搖頭表示沒事,暗忖原來今早的事,他們已經知道了。
    鬼王亦停了下來,淡然道:「貴婿是否生出了特別的感應?」
    韓柏點頭道:「真是奇怪。石室內似乎有件東西使我生出熟悉和親切的感覺。」
    鬼王沉吟半晌,道:「或者你是有緣人亦說不定,進來吧!」推門而入。
    兩人隨他進入室內,兩丈見方的地方一塵不染,除了一張石床外,連坐的椅子都沒
有。兩人的眼光幾乎同時投往掛在空蕩蕩的牆上唯一的一把刀上。
    虛夜月只是奇怪為何原本空蕩蕩的四壁會多了把刀出來,韓柏卻是虎軀劇震,指著
牆上那把造型古的厚背刀,張大了口,卻說不出話來。
    虛若無陪著兩人望了一會:轉過身來微笑道:「不錯:這就是曾擺在韓家武庫內,
百年前傳鷹大宗師的隨身兵器厚背刀了。」
    戚長征、翟雨時、干羅、邪與門的「笑裡藏刀」商良外的三大護法、七大塢主全集
中在常德府外一個山頭處,遙遙監察著鷹飛和以色目人為主的敵軍撤往長江。
    近千怒蛟幫和邪與門的聯軍,隱伏在幾個戰略性斜披的叢林裡,以防敵人失信反撲。
    梁秋未將會率領偵騎,追蹤監察他們的撤追,並由長江沿岸為這次行動布下的線眼,
留意著他們和官府的動向。
    干羅乃黑道祖師爺級的高手,地位尊崇,眾人都對他深表尊重,執弟子之禮。現在
他功力全復,只是隨便一站,已有著一代宗主的氣派。
    梁秋末由後出飛掠而至,先向干羅施禮,再向邪異門眾護法塢主打個招呼,道:
「展羽的人一個不見.看來是得到知會,返回洞庭與胡節會合。」
    眾人都皺起眉頭,胡節若得這擁有十多名高手包括特級人物展羽在內,和近百名武
林中人組成的「屠蛟小組」輔助,勢必如虎添翼。
    邪與門首席法。德高望重的「定天棍」鄭光顏臉色凝重道:「若鄭某是胡節,就會
加強怒蛟島的防務,然後讓與他有勾結的黃河幫逐一接收貴幫的地盤和生意。只要斷去
貴幫的經濟命脈,兼之貴幫現在元氣大傷,暫時無力反攻怒蛟島,不出半年.整條長江
都會落入了胡節的手裡,那時他想造反,本錢便大多了。」
    翟雨時微笑道:「多謝鄭老師關心。錢財方面倒不成問題,這十多年來,我們倒買
儲了點錢,若貴門有問題,隨便出聲,不要客氣。」他才智過人,知道若鄭光顏特別留
意經濟的問題,可能正因他有著同樣的難題。
    塢王之首「火霹靂」洛馬山笑道:「風門主吩咐下來,囑我們暫時歸入責幫,大家
是自家人了,我們怎會客氣,這事遲些再說吧!」眾人笑了起來,心情輕鬆。
    干羅忽歎道:「只看展羽及時撤走,便知以方夜羽為首這枝外族聯軍,和胡惟庸早
有協議,一俟胡節取得絕對優勢,他們便暫時退出這個戰。也由此可見他們對如何瓜分
大明,已有了周詳計劃。」
    戚長征冷笑道:「妖女太低估我怒蛟幫,十多年了,我幫早在洞庭生了根,潛力之
厚,豈是她這種初來小到的人能瞭解的。」
    干羅責道:「長征切勿自傲,以方夜羽的精明.怎會不詳細告知妖女怒蛟幫的底細,
今次她末竟全功驟然撤離,必是認清胡節對朝廷不忠,故此讓我們拚個兩敗俱傷.異日
天下四分五裂時,他們便可安享其利。」
    戚長征汗顏道:「義父教訓得好!」「矸!」一朵煙花在遠方的天空爆了開來。
    翟雨時大喜道:「好!找到幫主和二叔了。」
    韓柏一呆道:「岳丈又說楊奉沒有找你。」
    鬼王微笑道:「我虛若無一是不說。說出來的絕沒有假話當然對付我的月兒卻屬例
外情況。唉:楊奉昨晚在京師外的百家村被搶奪鷹刀的各方高手發現行蹤。雖突圍逃出,
但已受了致命內傷,勉強捱到我這裡說了一句話後立即倒斃,這把刀亦來到我手裡。」
    虛夜月好奇問道:「是什麼話?」
    鬼王淡淡道:「我明白了!」韓柏愕然道:「他明白了什麼?」
    鬼王苦笑道:「那要到地府問他才知道了。賢婿:有興趣拿這把刀去玩玩。」
    韓柏大吃一驚,不斷搖手道:「小子何德何能。只是每天擔心有人找上門來搶奪鷹
刀,我便不用安眠了,都還有時間服恃月兒,」
    鬼王伸天長笑道:「好:見寶不貪,才是真正英雄豪傑,便讓它放在這裡,明天讓
我放消息出去,讓膽子夠大的人來玩玩。解決了月兒的終身大事後,我虛若無一身輕鬆,
很想找人來動動筋骨,又怕濫等充數的庸才不堪一擊,幸好裡兄來了,何不請進來共賞
鷹刀。」
    聽到最後兩句,韓柏和虛夜月同時色變。
    裡赤媚悅耳迷人的聲音在屋外園中響起道:「虛兄寶鞭未老,裡某深感欣慰.初還
以為功力小進後,能瞞過虛兄耳日,豈知裡某錯了。」
    韓柏差點要喚娘,裡赤媚便像是他命中的剋星,若非有鬼王在,早拉著虛夜月逃之
夭夭了。忙移到虛夜月前挺身保護。
    鬼王負手轉身再望往鷹刀。笑道:「裡兄天魅凝陰既大功告成,確能過任何人耳日,
只是瞞不過虛某的心吧。」
    裡赤媚大笑道:「說得好!」餘音未盡,秀挺妖艷的裡赤媚步入屋內,先盯著虛夜
月,眼中爆起異,點頭讚道:「夜月小姐天生媚骨,韓柏這小子真是艷福不淺。」
    虛夜月給他那對妖媚邪異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渾身都不自在起來,就像給對方
用眼光脫去了身上衣服般難過。躲到了韓柏身後,嗔道:「裡叔叔不准你那樣看人家
「」裡赤媚一愕道:「只衝著裡叔叔這一句話,將來無論發生了什麼事,裡赤媚都絕不
會傷害夜月小姐。」
    韓柏心中折服,裡赤媚不愧當代的頂尖高手,氣度豐均遠超常人,或者只可以大奸
大惡的梟雄來形容他。
    虛若無欣然道:「月兒還不多謝裡叔叔疼愛。」
    虛夜月由韓柏身後移了出來,微一福身,嬌聲道:「謝裡叔叔!」又縮了回去。
    裡赤媚歎道:「如此尤物,真是我見猶憐。」轉向韓柏道:「韓兄魔功大進,可喜
可賀,當日解諸愛上了你.裡某並不奇怪,但連刻薄寡恩的朱元璋亦對你另眼相看。使
我們計謀難展,則無法不使我們不吃驚。」接著再微微一笑道:「但真正令裡某拜服的,
卻是連斷去七情六慾,達致慈航劍典上劍心通明的仙子秦夢瑤.亦對你傾心相戀,裡某
才是無話可說。」
    以虛若無那樣的修為,聽到裡赤媚說出秦夢瑤愛上了韓柏,仍禁不住愕然望往韓柏,
失聲道:「什麼?」
    虛夜月更是瞪大秀眸,不能置信地道:「真有此事?」
    秦夢瑤和韓柏相戀之事,乃極度秘密,除了最親近的那有限幾人外,江湖上無人知
道,這刻由裡赤媚口中道來,自然有石破天驚的震撼性。
    要知秦夢瑤身份超然,只是她打破禁戒,成為兩大聖地三百年來首次公然踏足江湖
的傳人,向兩藏正面挑戰,便儼成兩大聖地三百年來最出類拔萃的高手。
    兼之她出塵之姿,美若天仙,艷蓋群芳,更使她成為高不可攀的完美女性典範。
    如此一位自幼清修,等若出家人的仙子,竟愛上了最喜拈花惹草,行為話語毫不檢
點,有時甚至草莽不支的江湖浪子,教人怎能相信。
    韓柏尷尬地搔頭道:「裡兄不看在我韓柏分上,也好應看在解語分上,積點口德、
不要才上場便到處揭人私隱。」
    虛若無哈哈一笑道:「好小子:我仍是低估了你。」
    虛夜月在他耳旁狠狠道:「若不把你所有風流史都從實招來,月兒定不饒你。」
    裡赤媚向韓柏歉然一笑.悠閒地來到虛若無身側,和他並肩抬頭欣賞高掛牆上連鞘
的鷹刀,那像要以生死相搏的死對頭。
    虛若無淡淡道:「裡兄看出了什麼來?」
    裡赤媚秀美如女子的修長臉龐苦笑道:「虛兄太抬舉裡某了,若我可一眼看破鷹刀,
也不用找來鬼王府,看看虛兄那天有空,算算我們兄弟間的老賬,素性立地成佛,鷹緣
他亦可捲起鋪蓋榮休了。」
    虛若無訝然往他望去道,「裡兄何時變得這麼有耐性?」
    裡赤媚微一揚手.「鏘」的一聲龍吟虎嘯,刀氣大盛,天下間最具傳奇神秘色彩,
無可比擬的厚背刀立時離鞘而出,落到他手中去。
    他的手剛握在刀把時,全身一顫。閉上眼睛,發出一聲低嘯,漸轉高亢,然後倏然
收止,再睜開眼來,眼中射出懾人的電芒,投在刀身上。
    虛若無微笑道:「裡兄若有興趣,可隨便拿去玩玩,還不還給我都不打緊。」
    在旁的韓柏聽得瞠目結舌,這兩人的對答,著著出人意表,連天下人人想據為己有
的,相傳包藏著成仙成道大秘密的鷹刀,亦是可隨意轉贈的玩藝兒。
    裡赤媚仰天長笑,拿刀的手往前一送,也不知使了什麼手法,鷹刀安然回到高掛牆
上的鞘內,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韓柏看得心中一寒。
    現在他魔功大進,已勉強看出裡赤媚的動作,只是那速度之快,就像他根本沒有動
過那樣。
    虛夜月挨著他的嬌軀僵硬起來,顯是心中吃驚,不由憐意大起,手往後探,摟緊了
她的小蠻腰,讓她貼伏在自己背上。
    她柔軟和充滿彈力的酥胸,使他精神一振,勇氣赳增,大喝道:「為何裡兄不拿回
去給紅日那老賊禿?」想起紅日傷害了秦夢瑤,他便恨不得和紅日法王一決生死,不過
若非紅日,秦夢瑤怕亦不肯委身下嫁於他。
    裡赤媚倏地後退,來到韓柏面前,一肘往韓柏胸前搗去。
    處若無哈哈一笑,也不見如何動作,反手一掌往裡赤媚拍來。
    裡赤媚竟不得不收回對韓柏的肘撞,往橫移開,避過鬼王的手掌,到了石室中心。
四個人分為三組,成品字之勢。
    虛若無收回手掌。轉身合笑道:「假若讓裡兄在我眼前傷害虛某的東床快婿,虛若
無素性立即認輸算了。」
    虛夜月由韓柏身後閃出,挺起胸膛護在韓柏之前,俏臉氣得煞白,大嗔道:「裡叔
叔怎可隨便偷襲,那算英雄好漢。」
    裡赤媚歎道:「高手對壘,那有偷襲可言,月兒雖與我一見投緣,可恨裡某不得不
狠心告訴你,韓柏乃我們必殺名單上排行第五位的人,造化弄人,月兒怪裡叔叔亦是無
可奈何的事。」
    韓柏剛要答話,虛夜月化嗔為笑,悠然道:「裡叔叔即管試試,若柏郎乃短命之人,
爹亦不會選他作月兒夫婿了,這是否也是造化弄人呢?」
    有其父必有其女,虛夜月看似天真無邪、涉世不深,其實輕言淺笑裡,隱藏刀劍.
利用鬼王天下無雙的玄奧相學.造成對裡赤媚心理上的壓力.種下天命難違,奈何不了
韓柏的惱人想法。
    他已有一次殺死韓柏的機會,可是這小子仍活得寫意快活,便是明證。
    裡赤媚暗呼厲害.攤手笑道:「這事多說無益,惟有走著瞧吧!」韓柏探手把虛夜
月移到身後,嘻嘻一笑道:「裡兄真會說笑,聽說浪大俠正四處找你,所以你最好及早
把龐斑請來,好讓他保護你,以免還未與岳丈動手,便給人宰了。」
    聽到浪翻雲之名,鬼王眼中掠過懾人的神,神情複雜。
    裡赤媚絲毫不動氣.從容露出他帶著詭異魅力的動人笑容,淡淡道:「此事裡某無
意辯說,若強言我們不顧忌浪翻雲,亦無人肯相信,以虛兄之能,在必殺榜上排名亦吹
於浪翻雲呢。」
    虛若無仰天長笑道:「排得好:只不知排名第三的是否朱元璋?」
    裡赤媚欣然道:「區區心意怎瞞得過虛兄這知心好友?」
    園外這時傳來鐵青衣的聲音道:「鬼王請恕青衣保護不周,讓來人闖入禁地之罪。」
    虛若無喝道:「何罪之有,青衣請退下去,亦不須對客人無禮。」
    鐵青衣領命退去。
    虛夜月纖手按著韓柏兩邊肩膊,探頭出來道:「排第四的是誰.月兒想知道哩!」
裡赤媚又好氣又好笑,不知如何.他一生冷血無情,但剛才第一眼看到虛夜月時,竟湧
起一種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疼愛憐惜之心,才會作出那樣對他有害無利的承諾。適才他
並非想殺韓柏,而是藉他打破進來後無法有空隙出手的僵局,假若鬼王露出稍遜於他的
實力,他便立即全力撲殺鬼王,去此大敵,那知鬼王那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掌,竟迫得他
運對韓柏的攻擊都要放棄來全力應付,惟有重新定計。
    虛若無顯亦猜不到裡赤媚第四個要殺的人是誰,負手不語。
    裡赤媚看著虛夜月那對充滿了好奇的美麗大眼睛,心中一軟.正要說出來時,韓柏
倏地神態變得威猛無倫,殺氣狂湧過來,歎然道:「第四個人就是夢瑤,對嗎?動手吧:
除非裡兄能殺了我,否則休想安然離開。」為了秦夢瑤,裡赤媚他都不怕了。
    虛若無和裡赤媚眼中同時閃過驚異之色,暗凜種魔大法的厲害。
    鬼王喝道:「賢婿且慢,這事交由我來解決。」
    虛夜月亦帶著醋意嗔道:「韓柏啊:冷靜點吧!」韓柏反手摸上她的香背,拍了兩
下道:「若我知有人想傷害月兒,亦會這樣做的。」
    虛夜月立即化嗔為甜笑,吻了他的後頸。
    鬼王和裡赤媚見她女兒家情態,相視一笑,又若多年好友。
    裡赤媚柔聲道:「裡某等待再見虛兄的機會,一等便十多年,何礙多等數天,使這
爭霸天下的遊戲可以更有趣點,虛兄以為如何?」
    虛若無仰天長笑,充滿豪情壯志、說不出的歡暢,連說三聲「好」後,冷然道:
「裡兄不過想等至朱元璋那三天大壽之期吧了:勿怪虛某無言在先,說不定虛某一時興
起。先找幾位貴方的人來祭戰旗呢。」
    裡赤媚哈哈一笑,欣然道:「和虛兄交手真是痛快,若虛兄應付紅日法王之餘,仍
有餘暇到處尋人訪友,亦不妨大家玩玩。請了!」倏忽間已退出門外。像化作氣體般消
失不見.那種速度比鬼魅還要嚇人。
    虛若無仰天長笑,聲音遠遠送出道:「裡兄:不送了!」轉向韓柏和虛夜月欣然道:
「月見既有著落,老朋友又遠道來訪,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