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8卷)
第八章 突飛猛進

    老傑來到干羅的房間時,易燕媚正為干羅梳理頭髮。
    老傑自己移過一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道:「長征和他的怒蛟幫兄弟,正全速趕來。
你的未來誼媳婦,亦平安回到長沙,到了白玉娘處,不用為她擔心。紅袖姑娘知道長征
無事,歡喜到不得了,著我派人買了兩疋布給她,說要為長征做兩件新衣棠,可能我們
也沾有份兒呢。」
    干羅慈祥一笑,旋又消去,冷然道:「老傑,你知否我們正陷在最大的危險裡。」
老傑道:「當然知道,甄妖女現正通過這長的紅幫。懸賞千兩黃金,給任何能提供我們藏
身之所的地跖流氓.我便曾親手宰掉了幾個疑人。不過紙終包不住火,甄妖女遲早會找
上門來,可恨我們卻要等待長征他們,想走都走不了。」
    干羅道:「我最擔心的不是我們,而是凌戰天和上官鷹,若這兩人一死,怒蛟幫短
期內再難有作為,我們將成為被妖女宰殺的下一個對象。」易燕媚插入道:「我們可否主
動去與長征等會合,也好過在這裡等死。」
    干羅微微一笑,反手把她樓著,在她的隆臀輕拍了兩下,從容道:「不用擔心,現在
本人功力盡按,就算龐斑親來,亦非無還手之力。不過燕媚的提議亦很有道理。」轉向
老傑道:「你有沒有把握將紅送往藏在安全之所,待事情稍為平靜時,才再把她接回。」
    老傑笑道:「若這都辦不了.我老傑還怎在江湖行走,何況我早有安排,少主放心
吧:」干羅哈哈一笑道:「如此便立即準備動身,老傑先遣幾個伶俐的小子,早一步聯絡
上長征他們,若我們能神不知鬼不覺潛出城外,我其想看看甄夫人撲了一個空的表悄。」
老傑欣然道:「我們揀常德作落腳的地方,自然是因早有佈置,進可攻退可守,甄夫人
無論如何厲害,終是外來的人,便讓我們遣些地頭蟲顯點威風給她看吧。」兩人對望一
眼,均笑了起來。
    離開皇宮後,已是午後時分,韓柏不敢冷落三位美姊姊,在葉素冬的人護送引路下,
騎著愛馬灰兒,匆匆趕到左家老巷。
    左詩三女換上了素的粗服,包著秀髮,興高采烈地指揮著數十個工人在整理樓面高
敞開揚的店,見到他來看她們,開心到不得了。擁著他到子內進那已擺滿了造酒器具的
工場裡。
    韓柏最懂討這三位美姊姊歡心,大讚一輪後,摟著左詩的小蠻腰道:「將來我混不
到飯吃,詩姊可要養活我了。」左詩橫他一眼,笑得差點合不攏嘴來。
    朝霞把小嘴湊到他耳旁道:「若你肯完成詩姊一個心願,她會更開心呢:」左詩皺眉
薄責道:「霞妹!」柔柔見韓柏毫無顧忌,旁若無人地和她們親熱,忙揮退眾工人和衛士,
笑道:「詩姊牽掛得小雯雯很苦呢!」韓柏想起和朱元璋關係大佳,拍胸膛道:「這事
包在我身上,待會我便教範豹派人把小雯雯立即接來京師.保磴沒有問題。」又低聲道:
「現在即管拆穿了我是韓柏,可能亦不會有事呢!」
    左詩狂喜道:「真的?」韓怕樓著她親了個嘴兒後,道:「想起小雯雯叫我作爹,我
渾身骨頭都酥軟了。詩姊我應怎樣謝你。」左詩給他哄得心花怒放,低聲道:「你要詩
姊怎謝你,詩姊便怎樣謝你。」韓柏另一手乘機抄著朝霞柔軟的腰肢,笑道:「看!詩
姊就是你們最好的榜樣。姨!睡覺的地方在那裡?」兩女同時閃身逃開。
    柔柔橫眼嗔道:「你這人其麼都幫不上忙,只懂胡鬧搗亂,快去應酬你的虛夜月和
莊肯霜,我們還有好幾天忙呢:」再白他一眼道:「昨晚人家三姊妹那麼累了,還要搞得
人家天亮了都起不了床。快滾!」韓柏大樂,向柔柔迫過去.直至緊貼著她,把她樓個
滿懷,吻著她的小嘴笑道:「范老鬼到那裡去了?」朝霞道:「大哥今早陪我們到這裡來,
亂說了一通意兒後,便溜了出去,再沒見過他了。」韓柏心知他是去了纏雲清,暗叫一
聲祝他好運後,想起了今晚赴胡惟庸的宴會前,還有整個下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
不短,若只找莊青霜或虛夜月任何一人,都時間充裕,但若兩人都找,則又怕時間不夠
用,那該找誰才好呢?
    左詩的聲音在耳旁響起道:「柏弟!放過柔柔吧!她快受不了。」韓柏向懷裡的柔
柔餚去,只見她雙眼快要噴出火來.連耳根都紅透了,呼吸急促,情動之極。一愣下放
開了她。
    柔柔伏到朝霞身上,高聳的胸脯不住起伏,顯然尚未平復過來,媚眼如絲地微嗔看
著他。
    韓柏心中大喜,知道這幾天的經歷,使他魔功大進,這時才明白為何虛夜月給他一
摟一壓,便連推開他的力道都消失了。不由想起秦夢瑤。
    左詩過來挽著他的手臂,往外走去道:「柏弟在這裡,我們什麼事都做不成,今晚
我們才陪你吧!」吻了他一口道外邊指揮工人修路,你知該怎樣做吧!」「記得你應承
的事,范豹就在凌戰天連施手法,把追截他的人數次甩掉,又故意繞了個大圈,教人摸
不清他要到那裡去,才來到常德城府西郊處。
    他藏在一個小山樹上,跌坐調息。
    這數天內屢屢受傷,兼又不斷趕路。到現在已有點心疲力累的感覺。幸好他早踏進
先天之境,體內頁氣無有衰竭,只要有兩三個時辰調息,便可完全復原。
    太陽落山時,他使可趁黑潛入常德府,找到干羅,再定對策。
    他並不擔心上官鷹和干虹青,他奪馬的地方,離他們足有三十里遠,敵人休想在數
天內搜到他們藏身的所在。
    想罷收攝心神.進入物我兩忘的禪定至境襄。
    韓柏經過一番內心的掙扎,終決定了去找莊青霜,豈知策著灰兒剛出左家老巷,迎
面一騎馳至,原來是曾有一面之緣的鬼王弟子「小表王」荊城冷。
    荊城冷大喜道:「真好!這麼巧便找到專使。」韓柏拍馬迎去,笑道:「荊兄我小
弟有何貴幹?」荊城冷來到他馬旁,勒馬停定,親切地道:「當然是為了我的師妹大人,
你若再不去見她,恐怕她會把師傅所有建模型全部搗毀。」韓柏嚇了一跳,失聲道:
「什麼?」荊城冷掉轉馬頭,和他並騎在長街上緩行,笑道:「是我誇大了,不過看小師
妹見不到你悶悶不樂的樣子,我便忍不住來找……噢!韓兄了。」韓柏苦笑道:「看來
整個鬼王府都知我的頁正身份了。」荊城冷歎道:「韓兄實在太傳奇太出名了,尤其與
裡赤媚武庫之戰,更便你名揚天下,隱為我們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聲勢比風行烈和近
日聲名大噪的戚長征猶有過之。這樣的人怎會忽然了無聲息呢?所以師傅揣測八派或甚至
朱元璋,自你昨天在秦淮河露了一手後,都對你起了疑心。」韓柏色變道:「那怎辦才好?」
荊城冷微笑道:「韓兄真會害怕的話,就不敢在京師大模樣橫衝頁撞了,告訴你吧!師博
是故意公開承認你專使的身份的,好叫朱元璋就算曉得你是誰,亦不敢發惡,因為那等
若指師傅犯了欺君之罪。所以他惟有啞忍,否則就是要和師傅正面衝突了,現在他還未
有那個膽量。」韓柏聽得目瞪口呆,鬼王的老謀深算,確是他這嫩小子望塵莫及。
    兩人這時走上了往消涼山的寬道,因行人車馬減少,速度略增。
    荊城冷見灰兒神駿無匹,衷心讚了兩句後道:「師妹得韓兄為婿,小弟感到非常高興。
只有你才配得起她。」韓柏忍不住問追:「荊兄近水樓台,為何竟肯放過貴師妹如此美
人兒呢?」荊城冷失聲笑道:「不要看我年輕,其實我已三十有五,家中共有七位嬌妻,
十二個兒子和十七個女兒,夜月還是牙牙學語的小嬰孩時,我便時常抱著她哄她不要哭
了……」聽到追裡,韓柏已忍不住捧腹笑了起來.輕拍灰兒,催馬疾馳,叫道:「來!
比比誰的馬快?」就在此刻.他才醒覺到自己成了江湖上的名人。
    韓怕戰戰兢兢步入虛夜月的小樓,一個俏丫環含笑迎土來,閃著好奇的大眼睛瞧著
他道:「小姐在房內,著大人進去找她。」韓怕大喜,忘了逗這俏丫環,急忙輕車熟路的
走往虛夜月的閨房,毫不客氣推門闖入這男人的禁地去。
    虛夜月背著他站在繡榻前,翻開了被子.指著床褥上兩雙黑腳印大噴道:「死韓柏
你看,裝死來弄髒了月兒的床褥。」.韓柏被她的嗔罵弄得渾身酥麻,走到她背後,想
從後抱個結實時,虛夜月使了個身法,閃了開去,同時轉過嬌軀,雙手放在背後,挺起
驕傲優美的胸脯,含笑道:「你不是去找你的莊青霜嗎?據采子回報,她整大都在等你
呢!」韓柏捋起衣袖,露出精壯的小臂,裝模作態地向虛夜月逼過去道:「虛夜月!我
韓柏已受夠了你的氣,現在應該是到了有冤報冤的時候了吧!」虛夜月駭然往後退去,
嗔道:「死韓柏!不可以這樣野蠻的。」「砰!」虛夜月粉背撞在牆上,渾身發軟,看
著逐步逼近的韓柏,低叫道:「你再走前一步,我就召衛士來宰了你,噢!我要告給爹
聽!」緯柏兩眼放光,嬉皮笑臉地微一搶前,把虛夜月動人的肉體緊壓在牆上,低頭審
視著這意亂情迷的小美人的俏臉,又故意擠壓幾下她那不容冒犯的部位,淡淡道:「你
夠膽便叫吧,你一叫我便吻你的小嘴,讓你一深吻的醉心滋味。」虛夜月嬌嫩的臉頰和
耳根,全給烈火燒紅了,兩手軟垂在身旁,渾體乏力,全靠韓柏壓著,才不致倒往地上。
偏偏所有禍亂的根源都是來自他的摩擦和擠壓。
    虛夜月的眼神雖蒙上了一片迷濛的神氣,但仍亮若天上明月,終顯出她女性軟弱的
一面,柔聲道:「求你不要再欺負人家好嗎?」韓柏一震下往她嫣紅的小嘴吻下去。
    虛夜月打了個寒戰,一對纖手提了起來,緊緊纏上韓柏的脖子,狂野地反應著。
    所有冤仇都在這一刻溶解開來。
    她毫無保留地吐出了靈活香嫩的小舌,任君品。
    繡榻上的一雙足印,正象徵著韓柏踏足到她無人曾破人的禁地。
    這遊戲並非到了終結,而是剛揭開了序幕。
    韓柏喘著氣離開了她的香,然後把她攔腰整個抱起來,往繡榻走去。
    虛夜月顫抖起來,在韓柏耳旁哀求道:「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月兒吧:」韓柏在床沿
看著這半身橫陳榻上的美人兒,笑道:「不是要告到虛老那裡去嗎?」虛夜月搖頭道:
「我投降啦!你可以去找莊肯霜丁.月兒以後都不敢管你韓大爺的事了。」說完「噗哧」
一聲,笑了出來,又吐出小舌作驚怕狀,其實她一點都不驚怕,還大感有趣呢。
    韓柏奇道:「看來你一點也不怕被我『浪子』韓柏佔有你。」虛夜月故意皺眉道:
「是誰改的綽號,這麼難聽?」韓柏急道:「不要岔開說話,快答我的問題。」虛夜月不
經意又懶洋洋地道:「橫豎月兒遲早都要嫁你的丁,給你奪了貞操又有什麼打緊呢?」韓
柏大訝道:「虛小姐似乎看準我不敢對你霸王便上弓。所以不但有恃無恐,還在興波作浪,
盡說些挑逗性的言詞,我真不明白你為何會認定我沒膽子動你?」虛夜月星眸半閉,故意
在他的臂灣仰伸著身體,甩脫了敘簪的秀髮水瀑般散垂而下,更把驕人的嬌軀線條在他
眼底下示威地不斷聳動展露無遺,那種挑引,真使人被逗得心跳焦、喉乾舌燥。
    韓柏卻出奇地沒有對她加以進侵,不是他忽然變了再不好色,又或虛夜月的吸引力
不夠,而是剛好相反,虛夜月對他的衝擊只僅次於秦夢瑤對他的吸引,使他的魔功倏地
攀升,竟突破了以前所曾能臻的境界,比之那次征伐秀色和盈散花之時尤有過之。
    此刻他靈合澄明至一塵不染的地步,通透若皓月當空。
    虛夜月忽又蜷縮起嬌軀,纖手摟緊他的脖子和寬肩.瓜子般巧俏的小臉移到他眼前
兩寸許處,秀目射出強烈的愛火.看著他變得無比廣袤深遽的眼神輕柔地道:「爹曾給月
兒看相,說月兒生就一副媚骨,根源淺薄的男子無福消受,現在既然遇到了你這『福將』,
為何你卻又要害怕呢?來吧!死韓柏!被膽便來壞月兒的貞操吧!」韓柏失聲道:「你竟
認為我不夠膽子?」虛夜月笑得花枝亂顫,嬌軀後仰,由他的雙臂滑往床上。
    韓柏順勢助她仰躺到尿W,然後跨上繡榻上,把她壓在身下,狠狠封上她的朱。
    這次虛夜月已熟練多丁,早主動吐出丁香小舌,任他吸啜品。
    兩人的悄火欲熊熊燒起。
    韓拍的元神愈趨清明,體內澎湃著驚人的真氣,在經脈裡滾動流竄。
    他心中一動。運起無想十式中的止念,原始的衝動有添無減,但靈合卻若撥雲去霧,
不染一絲俗念。
    那種截然不同的感覺,使他進入前所未有的境界,就像精神肉體可以各自為政,但
又可以更奇異的方式連繫渾融起來。
    這是從未試過的感受。
    虛夜月給他的刺激確是無與倫比的。
    她不住扭動、嬌喘、呻吟,連半閉的美目都似流波噴火,春情氾濫。
    韓柏低呼道:「月兒!醒一醒。」虛夜月條地停止了扭動,睜大了俏目,露出了深
藏著無限憧憬和美夢的明眸,笑吟吟看著他道:「月兒知你是不會這麼亂來的,你這人
看來既急色又不檢點,但其實君子得很,也壞得很.不過想看人家投降的樣了罷了。現
在人家還未曾真的心甘情願,就算給你佔了身體,心中都不會完全服氣呢。」韓柏對她
的敏銳反應打從心底佩服出來.他身具魘種,對女性的經驗又老練豐富,早過了為情慾
不顧一切的境界,更講求精神的征戰。橡虛夜月如此難得的對手,他絕不肯囫圇吞棗般
得到她的身體,而是要慢慢享受和她纏綿遊戲的樂趣。假設以強橫的手段破了她矜貴的
貞操,既教她小看了,亦少了很多樂趣。
    最重要的是,她還未親口向鬼王表示投降和願嫁他,等若尚未輸掉這賽韓柏在她左
右臉蛋各吻一口後,柔聲道:「月兒!知道我大俠……噢!……韓柏多麼疼你愛你嗎?我
會令你幸福一輩子,來!痺乖的和我去見你爹,告訴他你心甘情願嫁我為妻。」虛夜月
給他哄得意亂情迷起來,不依道:「死韓柏!月兒恨死你了,都是你,累得月兒以後不
能在爹面前挺起胸膛做人。」韓柏大喜,拉著她跳了起來。
    虛夜月嬌軀軟柔無力,全賴他的摻扶,才勉強站穩。
    韓柏在她耳旁輕叫道:「乖月兒、好月兒!」虛夜月橫了他千嬌百媚的一眼,以哀
求的口氣道:「給點時間月兒好嗎?為了你裝死累得人家為你哭了,早在爹前顏面掃地。
人家為今找你來,本要討回半分顏色.那知你這色鬼又這麼對人使壞,弄到人現在迷惘
恍惚,仍不滿意,還迫人向阿爹認輸,仍說疼月兒呢。」這時刻的虛夜月。一顰一笑,
比之以前的驕傲不屈.又是截然不同的一番韻味,媚感誘人至極點。
    韓柏愛得她快要瘋丁,卻知道不可輕易把她放過,定要她徹底降服,但亦不可過份
迫她,免惹起性格堅強的她的反感,點頭道:「好吧!趁還有兩個時辰的空檔,我們出
去騎馬散心好嗎?」虛月夜雀躍鼓掌道:「這才對啊!人家連一句心事話兒都未和你說過,
就給你抱到床上,好像男女問除了那回事外,再沒有其它事似的。對女孩兒家要多哄貼
點嘛!」韓怕暗叫慚槐,這玉人兒比他更懂得享受愛情,夢瑤亦曾多次指出自己這缺點。
哼!由今天開始,我韓柏再不作情慾的奴隸,而是它的主人。
    仰天一笑,湧起萬丈豪情,然道:「來!我們立即去騎馬散心。」虛夜月看著在這
一刻充滿了英雄氣魄的瀟男子.歡喜地拉起他的手,走出房外。
    當他們攜手步出冬陽斜照的花園時,韓柏知道自己的魔功真的又深進了一層.攀升
至前所未有的境界。
    並且首次體會到男女精神的交接,亦可像肉體的交歡般使他的魔功突飛猛進。
    道心種魔大法確是魔門千古不傳的奇功,難怪龐斑肯為此法連言靜庵都捨棄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