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8卷)
第七章 明室福將

    今次朱元璋接見韓柏的地方是皇城深宮裡的「藏珍閣」,這座屋宇共分七進,每進
都有主殿和左右翼偏殿,放滿大小珍玩。
    朱元璋等候他們的地方是放瓷器和石器的,由精美的瓷皿,以至形式古的石磚陶瓦,
陶人陶器,色色俱備,看得人眼花繚亂。
    葉素冬陪著韓柏到了大門處,便把他交給兩位公公,領他進去。
    當韓柏在他身後跪倒叩頭時,朱元璋正在觀賞架上羅列的百多枚石印,自顧自讚歎
道:「這枚乳花石澄明潤澤,質溫色雅,比壽山或昌化石,均要勝上少許。」
    韓柏叩頭應是。
    朱元璋轉過身來笑道:「還不站起來。」
    韓柏一聲「謝主龍恩」,站了起來,回復輕鬆自然。
    朱元璋打手勢著他跟在身後,來到一個放滿雨花台石的架前道:「縱使天下妙手,
亦造不出比這種石更巧奪天工的紋理,可知人力有時而窮,老天卻是法術無邊。」
    韓柏奇道:「皇上似乎頗有點心事?」
    朱元璋微笑道:「給你聽出來了。」隨手拿起一個墨硯,遞給韓柏,然後教他翻過
來看硯底,歎道:「你看這刻在硯庇的兩句詩意境多美自憐團扇冷,不敢怨秋風。」
    韓柏的文學有限得很,一時把握不到這兩句話的意思,只好唯唯諾諾,敷衍了事。
    朱元璋亦不解釋,舉起龍步,往另一進走去。
    殿與殿問的長廊兩旁放滿盆景,各具心思。
    朱元璋隨口道:「盆景之道,最緊要得自然旨趣,小中見大,才是上品。」
    韓柏心中納悶,難道日理萬機的朱元璋召他來此,只是要找人閒聊嗎?
    步進殿內,韓柏立時雙目發亮。
    他不是為了看到什麼名貴珍玩,而是因為殿內有位國色天香的麗人,正坐在一張長
几旁的軟墊上,專注地磨墨。
    她由頭飾髮型以至身上的華服,無不精緻考究,色彩鮮艷奪目,把這大美人襯托得
如天上光芒四射的太陽,有種高不可攀的尊貴氣派。
    她的神情雖端莊柔美,但骨子裡卻蘊蕩著使男人怦然心動的野性和媚惑力,使任何
男人都渴望著能和她到床上顛鸞倒鳳享盡風流。
    這種揉合了典雅和狂野於一身的特質,韓柏從未在任何美女身上發現過。
    所以只一眼他即肯定了她是朱元璋最寵幸、十大美人之一的陳貴妃。
    同時想起了朱元璋找他來是要他寫那一封拖延了兩天的致高句麗國書。
    可是他為何要讓他看到陳貴妃呢?
    其中必有深意。
    惴惴不安下,韓柏依朱元璋指示,在陳貴妃對面席地生了下來,幾上紙筆俱備,只
欠了墨。
    陳貴妃一對秀眸全神貫注在墨硯處,似是全不知道有人坐到她面前去。
    韓柏更慘,只敢看著眼下的名貴書箋,空有美色當前,亦不敢稍有逾越,飽餐秀色。
    朱元璋並沒有為兩人引見介紹,只是負著雙手,站在陳貴妃身後,靜靜看著她研墨
的纖纖玉手,眼神不住變化,陷在沉思裡。
    寬廣的殿內只有墨條磨擦著石硯的聲響。
    韓柏現在完全明白了朱元璋為何如此寵愛這美女,她確是我見猶憐的動人尤物。
    他雖不敢對她行平視的注目禮,但只憑微微偷窺和由她身上送來的芳香,已教他神
魂顛倒。
    她的腰肢和上身挺得聳直,盡顯美不勝收的線條,嬌柔的女似蘊藏著無比的意志和
力量,澎湃不休的熱情和野性,予人的感受是絕對難以用任何言語去描述的。
    虛夜月和莊青霜或比她更美,卻欠了她那種成熟的風情。
    白芳華的風情雖可與她相比,卻沒有她那種令人心跳的誘人氣質,美色亦比她稍遜
了一籌。
    天啊!
    世上竟還有如此媚骨天生的可人兒。
    不由再次羨慕起朱元璋來。
    陳貴妃終磨好了滿滿一池墨汁,放好墨條,把硯台輕輕移前,將纖美皙白的玉手浸
進幾上一個白玉盆的清水內洗濯,然後拿起備在一旁的繡巾,抹乾玉手,神情恬靜,一
點不因有兩個男人在旁而顯得不安。
    朱元璋柔聲道:「貴妃可以退下了!」
    陳貴妃盈盈起立,像株小草般在微風中搖曳,姿態誘人至極點。
    韓柏從末見過任何女人比她更能令男人想到雲雨之事,忍不住趁她擋著朱元璋視線
時,往她瞧去。
    豈知她亦往他望來。
    目光一觸下,兩人都嚇了一跳,移開目光。
    陳貴妃去後,韓柏的心仍在卜卜狂跳,腦海裡只有她那對含著無限幽怨和火般熾烈
的眼神。
    朱元璋在剛才陳貴妃坐的軟墊坐了下來,又歎了一口氣。
    韓柏低聲問道:「皇上已是第三次歎氣了,究竟有什麼心事呢?」
    朱元璋回復冷靜從容道:「我大明建國這麼多年,從沒有過比得上當前的危機,各
種一向被硬壓下來的內外勢力,均蠢蠢欲動,一個不好,天下將亂局再起。不過朕歎氣,
卻非為了這些挑戰,而是為了陳貴妃!」
    韓柏愕然道:「皇上不是說她對你是真情真意嗎?」
    朱元璋兩目亮起精芒,苦笑道:「朕實在非常矛盾,一方面很願意相信她,另一方
面亦在懷疑她,因為她一直不肯為朕生孩子。」
    韓柏奇道:「這豈能由她決定?」
    朱元璋第四次歎氣道:「表面看來,她似是天生不育的女人,可是我懷疑她是以秘
法避孕,所以才沒有孩子。」
    韓柏更是奇怪道:「在深宮裡,有那件事不是控制在皇上手裡,貴妃想以藥物避孕
怕都做不到吧!」
    朱元璋搖了搖頭頹然道:「文正你有所不知了,陳貴妃並非中原女子,而是楞卿家
獻上來精通武功的色目高手,原意是要貼身保護朕,只是給朕納了為妃,朕宮內妃嬪,
什麼國族的美女都有,專使自然知道貴國亦送了十多個美人來,只不過沒有一個比得上
陳貴妃罷了!」
    韓柏暗裡抹了一把冷汗,幸好是他自己說出來,否則只此一事已露出馬腳。忙岔開
話題道:「皇上定是有很重心事,否則不會向小使透露這些事情。」
    朱元璋像忘了寫信這回事,靜靜瞧了韓柏好一會後,微笑道:「在專使京的十天前,
朕忍不住到了鬼王府,求鬼王佔上一卦,看看我大明國運如何。」
    韓柏心中一震,隱隱間感知了曾發生過什麼事。
    朱元璋沉吟道:「鬼王起了那枝卦後,表面雖若無其事,眼中卻現出喜色,四十年
老朋友了,他怎瞞得過朕。」
    言下不勝欷噓,使人感到他和虛若無恩怨難分的複雜關係。
    韓柏知趣地不作聲,只是恭然聆聽。自遇到太監村那異人後,他魔功大進,即管在
朱元璋的威勢壓逼下,仍比往日揮自如多了。
    朱元璋續道:「他只告訴朕,十天內將有『福將』來京,此人將可為大明帶來深厚
福緣,教朕放心。他雖從不打誑語,但朕怎可憑他一句話便放下心來。於是派人密切注
視鬼王府的動靜,偵知他起卦後,立即派出白芳華去見你,所以我才有命楞嚴去查你之
舉。到了昨天,朕才知道若無兄還有意招專使為婿,這『福將』不用說就是專使,所以
朕才真正把你當作心腹,連為何你會由四位夫人變作三位夫人,都不計較。」
    韓柏吃驚得支吾以對道:「那是……嘿……那是……」
    朱元璋微笑道:「若換了是別人這樣和朕說話,朕早使人拖了你出午門斬首剝皮示
眾。但朕卻可容忍你,因為你確是『福將』,有了你和朕談心,這幾天來朕快樂多了。」
    韓柏暗暗心驚,弄不清楚他有多少句是真心話,亦猜到以他的精明,連秦夢瑤的離
開亦知道,沒有理由不懷疑自己的身份?留下硬著頭皮不作解釋,岔開話題道:「那昨
天皇上又為何要試小使臣的忠誠呢?」
    朱元璋失笑道:「因為朕想試試你的福緣深厚至何等程度。事實上朕一直在試探你,
現在你過關了。朕才對你暢所欲言。還想差你為朕辦一點事呢。」
    韓柏忙道:「皇上請下旨,我樸文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朱元璋微笑道:「朕還要想清楚點,才可以告訴你。哈!現在京師裡沒有人比文正
你更惹人注目了。什麼事都不妨放膽去做吧!朕乃你的後盾。」
    接著容包轉厲道:「但有兩個人文正你必須小心交往,那就是胡惟庸和藍玉,一個
不好,朕亦不能護你。」
    韓柏輕鬆地道:「皇上放心,小使臣對這兩人只有惡感而毫無好感。」
    朱元璋平靜地道:「那你對朕是好感還是惡感呢?不要騙朕!」
    韓柏心中湧起衝動,咬牙豁了出去道:「小使臣對皇上真是又敬又怕。敬的是皇上
的雄才大略和過人的氣魄;怕的是不知什麼時候惹得你不高興,凶禍臨身。但只要想起
皇上關乎天下和敝國百性的安危,小使臣便願意為皇上效力盡忠。」
    朱元璋滿意地點頭,忽又陷進沉思裡,輕歎道:「當時朕還很年輕,機緣巧合下碰
上了若無兄,他第一句話便說:『小兄弟!二十年內,天下將是你囊中之物。』那時朕
怎會信他。當時朕雖娶了郭子興的義女馬氏為妻,但被他幾個兒於嫉忌,極不得意。唉!
馬皇后對朕真是情深義重,可惜沒享多少年皇后的福便死了!沒有了她,連說心事的對
象都沒有了。」
    韓柏同情心大起,主動道:「皇上有什麼心事,即管對小使臣說吧!小使臣絕不會
漏出去的。」
    朱元璋點了點頭,微笑道:「若無兄最懂相人,若他揀了你做他寶貝月兒的夫婿,
你定是忠誠可靠的人。嘿!專使或不知道,我曾建議月兒配與允玟為太孫妃,將來便是
大明皇后,卻給若無兄斷然拒絕,你不是福將,誰是福將呢?」
    韓相大感尷尬,無言以對。
    朱元璋苦笑道:「好了!寫信吧!」
    *
    常德府東的一所大宅裡,甄夫人和一眾高手圍著一張圓桌,正審察著一張攤開放在
台面上的手繪精製大地圖。
    柳搖枝和鷹飛兩人亦有參與。還多了色目陀和兩名首次現身的色目高手。
    這兩人均為色目當代武林高人,在族內比色目陀更有名氣,僅次於色目第一高手
「荒狼」任璧之下。
    年約四十,矮壯強橫,臉上傷痕,形相恐怖的是「吸血鏟」平東,此人嗜吸敵人鮮
血,在域外克魯倫河一帶,無人不聞其名色變。
    另一人叫「山獅」哈刺溫,擅用雙矛,體型彪悍雄偉,比挺拔的鷹飛仍要高上小半
個頭;在戰場上,敵人只要見他出現,便會嚇得喪膽逃命,乃塞外無敵的猛將。他的樣
貌配上赤色的蓬鬆頭髮,亦頗像一頭惡獅。
    他們是剛抵此地,與早半個月來到的色目陀等會合,一起效力蒙人,為對付朱元璋
這個共同大敵而出力。
    這批桀驁不馴的各族高手,之所以會心甘賣命地聽方夜羽的調度,一方面是為著大
蒙曾縱橫歐亞的餘威,更重要的是方夜羽乃龐斑挑選出來的人。
    對他們來說,龐斑已不是人,而是神。
    甄夫人的武功才智,早名揚域外,以她來駕馭群雄,實不作第二人想。
    故此方夜羽與她才有帶著獎賞報酬和強烈政治交易意味的婚約存在。
    這時眾人均全神傾聽著這心狠手辣的美女,以她甜美和帶著磁性的沙啞聲音,分析
著敵我形勢。
    甄夫人這時剛說完常德府內官府和各大小幫派的形勢,續道:「現在中原武林的形
勢變得非常微妙,朱元璋隱與白道達成默契,就是以八派為首的各大小幫派不插手到我
們和怒蛟幫的鬥爭裡。丹清派只是個別的例子,現在丹清派元氣大傷,這比什麼警告都
來得更有力。而黑道幫會則在看風頭火勢,只要我們威望增加,使會附從我們,希望回
到明初群雄割據的局面,不用被朱元璋逐一殲滅,黃河幫就是最好的實例。」
    花扎敖微笑道:「現在黃河幫主藍大雲,正躊蹈滿志,趕返老家徵召人馬,準備接
收怒蛟幫以長江和洞庭為據地的所有地盤和私鹽生意,耍連根把怒蛟幫拔起來。真奇怪
胡節竟會坐視不理。」
    柳搖枝最清楚中原之事,哂道:「藍天雲雖不肯承認,但我看他和胡節早有勾結,
這亦顯示了胡惟庸的謀反之心,不是今天才開始。」
    色目高手「吸血鏟」平東初來甫到,最不清楚形勢,奇道:「以朱元的精明,怎會
讓胡惟庸如此放恣?」
    鷹飛神秘一笑道:「這只好怪朱元璋空有高於如雲的鬼王府而不懂利用,反以廠衛
為耳目。怎能得知真相。」
    眾人一起笑了起來。
    甄夫人正容道:「切莫低估朱元璋,這人其奸似鬼,我們利用他,他亦在利用我們,
哼!不過他聽那群只講道德禮教,漠視現實的腐儒之言,立允玟為皇太孫,實是最大錯
著,亦成了對我們最有利的因素。現在小魔師和裡老等若能行刺朱元璋成功,明室會立
時四分五裂。我們成功的機會便大大增加了。」
    眾人都露出興奮之色,自大明建國以來,他們的民族每天都在提心吊膽中生活,恐
怕凶殘的明軍到來姦淫擄掠,殺人滅族。直到此刻他們方可見到一線曙光。
    甄夫人道:「眼前當務之急,就是要把怒蛟幫徹底剷除,現在形勢清楚得很,只要
我們能找到干羅在常德的秘密巢穴,便可以雷霆萬釣之勢,把干羅和他的殘餘勢力掃。
這樣一來,怒蛟餘孽將成孤軍殘卒,而凌戰天和上官鷹只是在網內掙扎的小魚,遲早給
宰掉。剩是展羽的屠蛟小組已可教他們應付不了。」
    鷹飛插入道:「寒碧翠現正潛返長沙,夫人應否派人立即把她逮著,一了百了。」
    甄夫人玉臉一寒道:「現在絕不可碰她,只要她仍在,戚長征的行蹤便變成有述可
尋,受到拖累。追人武功每日鄱在突飛猛進,兼又頗饒智計,說不定可變成笫二個浪翻
雲。留下寒碧翠來拖累他,乃上上之策。何況我們現在絕不應分神去理這種瑣事。」
    鷹飛歎了一口氣,知道甄夫人暗怪他好色累事,不過亦是自己理虧,再沒有說話。
    甄夫人忽對他甜甜一笑道:「干羅身旁不是還有位美人兒紅袖嗎?鷹飛你要加把勁
了。」轉頭向其它人道:「干羅應與翟雨時等聯絡上了,就算他隱匿不出,區區一個二
十多萬人的府縣,他能躲到那裡去。各位先去休息一會,由素善訓練的女僕陪伴服侍,
養精蓄銳,待消息一到,我們立即行動,務教干羅看不到明天的陽光。」
    眾凶人歡聲雷動,各自退去。
    最後只剩下憔飛和甄夫人兩人。
    鷹飛歎道:「夫人責怪得好,我自知色性難改,可是我真不明白為何你肯放過谷姿
仙,任她往京師去?」
    甄大人橫他一眼,淺笑道:「鷹飛你對素善的色心不是收藏得很好嗎?為何自水柔
晶愛上戚長征後,你的才智總回復不到昔日的情況。素善放走谷姿仙,一來是要引走風
行烈,另一方面則是不想惹來雙修夫人和不捨這等不世高手,也好讓『花仙』年憐丹心
有顧忌,不得不全力匡助小魔師。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也看不透嗎?」
    鷹飛一震道:「受教了!」
    甄夫人容色轉厲,冷冷道:「你最好不要惹雅寒清,她是廣應城的人,若夠膽便來
碰素善吧!」接著嫣然一笑,轉身婀娜去了。
    鷹飛歎了一口氣,頹然坐到椅裡。
    他忽然很想到京師去,只要能離開這誘人的美女,他什麼事都肯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