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8卷)
第四章 河心遇襲

    浪翻雲坐在岸旁一棵大樹的暗影裡,喝著清溪流泉,凝視著河上往來的船艇。
    他今天曾到過莫愁湖去,見到明崗暗哨重重保護著韓范等人落腳的賓館。放下心來,
同時亦奇怪為何朱元璋如此重視他們。
    後來左詩等興高烈到左家老巷去,他一直暗中保護,然後才到了這充滿了美麗回憶
的秦淮河旁喝酒。
    夢瑤這仙子究竟到那裡去了?
    隱隱感到有點不妥。
    她的傷勢其實巳到了大羅金仙也難以救回的地步,全賴她本身精純的先天真氣,加
上他的蓋世神功,勉強延續生命。
    雙修大法再加道胎魔種,雖是滿有把握地由他口中介述出來,實情卻只是姑且一試,
能否成功他也半分信心都欠奉。
    夢瑤若要另地靜修一定是因韓柏魔功未足,所以要憑己身的苦修拖延性命。
    就在這時,他看到韓柏載著一位絕色少女。隨著水流泛舟向長江口處劃去。
    身旁黑影一閃,有人由陸上緊躡著他們的艇子,看其身手,便知是一流強手,並精
通潛藏隱匿之術。
    韓柏的艇子過後,又有幾艘快艇:貼著岸旁暗影遙遙追在韓柏的艇子後面。
    浪翻雲納罕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坐到船尾後,莊青霜一直默然不語,像在思索著什麼事情。
    韓柏怕她反臉無情,知趣地不去打擾她。
    莊青霜忽低聲道:「大人的涵養真好,受了虛夜月這樣不識好人心的侮辱也不動氣。
你提的那白姑娘是否白芳華?為何虛夜月這麼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怕你說下去呢?」
    韓柏的小艇避過迎頭駛來的一艘畫舫後,暗叫慚愧,自己其實是有痛腳被虛夜月拿
著,才如此吞聲受氣,那想到反獾得讚許,看來鬼王說得不錯,這正是傻有傻。
    現在這美女擺明想知道他和虛夜月的真正關係,自是對他生出好奇心。
    反正他對虛夜月已徹底死了心,以她的小姐脾氣.自己這麼當眾開罪她,她不恨死
自已才怪呢。
    不若把心神全放到這世上最難相處的美女身上,在最短時間內俘虜了她.豈非男人
最大的榮耀。
    想到這裡,精神大振.魔種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極限.眼中電芒一閃道:「若我說根
本不知道她有什麼私隱,只是虛言恫嚇,莊小姐信是不信?」
    莊青霜秀目一亮,側頭凝神細思後。輕輕搖頭道:「對不起,青霜不信。」
    水流忽地急了起來,小艇速度驟增.原來到了長江和秦淮河兩水交匯之處。
    韓柏心懷大暢,逆流而上,像個小孩子般完全沉醉作划艇之樂中。
    莊青霜再沒有追問,看著永無休止往東逝去的江水,芳心一片寧洽,就像回到童真
時代那無變無慮再不可得的往昔崴月裡。
    驀她芳心一顫.知道是因受到這充滿魅力的專使所感染。
    唉:怎辦才好呢?為何自已會和他夜遊秦淮河呢?是否打一開始便拒絕不了他?使
她連小燕王都不再理睬了。
    韓柏乾咳一聲。
    莊青霜嚇了一跳.嗔道-「嚇死人了!」這罕見的女孩家情態,出現在她身上,就像
陽光破開了烏雲,使韓柏雙目一亮,讚歎道:「天啊:你不冷起俏臉時真的動人極了。
嘿:不過你冷若冰霜的樣兒亦很吸引人,另一種吸引人。」
    莊青霜雖對他略生情愫,卻亦受不起他這樣直接的輕薄話兒,俏臉一變道:「把船
劃回岸去,我要回家了。」
    韓柏忽感心灰意冷,只想回家睡覺。這莊青霜美則美極了。可是喜怒難測。
    一如虛夜月般難以侍候,自己用盡方法取悅她,最後只落得這兩句絕情說話。
    唉:夢瑤仍在就好了,只有這仙子方可使自己感到有沒有虛夜月或莊青霜都不重要。
    莊青霜突然低聲道:「對不起:那兩句話定是傷害了你,大人的眼神變得很憂鬱哩!」
韓柏一邊把艇掉頭往秦淮河劃回去,意興索然地道:「我的心早碎了,還有什麼好傷的。」
想起了秦夢瑤,他真的感到一顆心裂成了無數碎片。若失去了她,連虛夜月和莊青霜加
起上來亦抵償不了那損失。
    莊青霜出奇輕柔地道:「人家說了對不起都不可以嗎?」
    韓柏一震瞪著她道:「天:你原來竟可變成現在這種神態和語調的。」
    莊青霜玉容解凍。有若大地春回,萬花齊放,嫣然一笑道:「平時人家不冷著臉做
人行嗎?惹來了像你般的吊靴鬼就真是煩死了。」
    韓柏這時才真正領教到莊青霜驚心動魄的引誘力,一時連秦夢瑤也忘了,那還肯放
過在言語上佔她便宜的機會,故作驚訝道:「青霜小姐現在似擺明不怕小使追求你了。」
    莊青霜羞地點頭赧然道:「是的:我現在是故意遷就討好你,只為想知道一個答案。」
    這次韓柏真吃了一驚.愕然道:「那是什麼樣兒的天大問題呢?」
    莊青霜秀目閃過動人心魄的芒,正要說話。
    「卜!」
    船底異晌傳來,接著「砰」的一聲,兩人間的船底濺起碎屑,破開了一個小洞。河
水狂湧上來。
    韓柏真是是魂飛魄散。
    他的魔種靈與過人.又因今早受了影子太監村那異人的引發,功力大進,水路兩路
的跟蹤他全已心中有數,剛才本想告訴莊青霜,只是忽然岔開了話題,事實上他一直全
神貫注.防止有人暗襲。
    哪知這來自水裡來的偷襲,事前全無先兆,難道敵人竟高明至可瞞過他的魔種.那
就真是糟糕透了。
    「卡啦!」裂痕中的破洞向小艇其它地方擴散,眼看小艇即要解體,兩人情急無奈
之下.一起離艇躍起。
    當兩人升上四丈許的高空時,小艇已裂成了碎片,教人想不通敵人是以何種霸道手
法,如此快速無倫的弄沉小艇。
    這處乃兩河交接處.水流既急,河面寬廣,離兩岸每邊至少有二十丈,就算是龐斑
浪翻雲之輩.怕亦未必可在空中換氣,安然回到岸上。
    兩人在空中對望一眼,都看出對方的懼意,且都知道這神秘敵人正在水底內等待著
獵物。
    莊青霜家傳之學雖高明,實戰絕驗卻完全欠奉。一驚下真氣轉濁,眼看要跌回水裡
去,韓柏一聲大喝,閃雷般探手抓著她柔荑,使在空中橫移四丈,離右岸的距離拉近了
少許,才往下跌去。
    莊青霜給他扯著玉手。嬌軀劇震,體內真氣由濁轉散,身子一軟,全賴韓柏拉著.
兩人跌速立即加劇。
    就在這時,四艘快艇電射而來,卓立其中一艘艇上的莊節平和定的聲音傳來道:
「大人和霜兒不要驚慌,我們來了!」韓柏早猜到跟蹤者裡定有一批人是莊節和葉素冬,
這時見最近那艘快艇亦在二十丈外,他們趕到時。他和莊青霜早掉進了危機四伏的河水
裡了。虧他臨危不亂。放開了莊青霜那可愛柔軟的小手,運氣下沉,越過了她,先一步
踏足河面。
    莊青霜花容失色,想到水裡等待著的可能是薛明玉時.忽然給韓柏兩隻大手托著小
蠻腰,一股大力湧來,騰雲駕霧般橫過湖面,投往乃父箭矢般疾馳而來的快艇去。
    她勉力提氣彎身.回頭望向韓柏。
    只見這小子還不忘揮手向她道別.然後沉進河水裡。
    一條索子由莊節手上飛出.卷在她腰間.把她接到船上。
    這時四艘快艇都趕到了他們遇險處.可是河水如常,平靜得像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生
過般。
    在另一艇上的葉素冬大驚失色,心想這專使若給人宰了,他如何向朱元璋交待,情
急下領先投入河水裡。
    他的手下那敢怠慢,亦紛紛入水救人。
    莊青霜站在臉色凝青的莊節身旁,完全失去了一向的清冷,熱滿臉,若非莊節阻止,
早投入水裡去找捨身救己的韓柏了。
    葉素冬從河裡冒出頭來.見到莊節和莊青霜的神情,駭然道:「還沒有出來嗎?」
又沉了進去。
    莊青霜終哭出來道:「他……他定是給人害了。」
    韓柏剛沉避水底,河水淹得他眼前一黑時,右腳踝一緊,給索子般的東西纏著,直
拖到難以見物的冰寒水底裡,接著把他拖往上游去。
    倏忽間又回到落水之處,可知敵人水中功夫何等高明。
    韓柏驚魂甫定,猛地縮腳,身子一曲,就要往纏著足踝的東西抓去,豈知足踝一輕
.那東西已離腳甩開,累得他空在水中一陣翻滾。
    他頓時由此想到,這在水底的人並非存心取他們性命,只是要作耍他們一下。不由
大叫有趣,全力運展魔功,憑魔種靈巽的特性,瞬眼間潛至岸旁,搶上岸時。眼前疏林
庭院,那有敵人的蹤影。
    就在這時浪翻雲的聲音在耳旁晌起道:「小弟:這邊來!」韓柏大喜,卻弄不清楚
浪翻雲在那處。遠方瓦面火熠子的光一閃即逝,他再不猶豫,狂追過去。
    浪翻雲不住在前方為他引路,倏忽間遠離了河岸區,到了林木婆娑的郊野。
    他剛掠過一個密林。只見前方一道黑影,疾苦流星般掠往一個小村莊。
    韓柏大喜.曉得那黑影就是在水底作弄他的人,忙向那人追去。
    浪翻雷的聲音又傳來道:「別讓他走脫了!」韓柏忙把輕功提升至極限,剎那間把
和那人的距離拉至二十丈許的短距。
    那人蒙著頭臉,回頭瞥了他一眼,大吃一驚,手中飛出一條繩索.搭在前方一棵大
樹的橫丫上,顯要借力加速跡遁。
    韓相大急,心中大叫浪大俠啊:還不動手攔人。
    那人剛借力騰空而起。
    眼看就要逃去,豈知那被借力的粗若兒臂的樹技竟「啪」地一聲斷成兩斷。
    韓柏一邊感謝浪翻雲,一邊加速趕去,「嗖」的一聲,已到了那蹌踉落地的神秘人
後。一掌拍去。
    豈知那人倏地轉過身來,挺起酥胸,搔腰嬌喝道:「韓柏你敢!」韓怕連忙收掌,
卻收不住前衝之勢,把她撞個滿懷。
    那人想不到他有此一著.驚叫一聲,已和韓柏兩人一起變作滾地葫。
    他們由草地翻入了密林裡。
    停下時韓柏剛好把她壓在草叢上。
    那人變得嬌柔無力,只懂喘氣。
    韓柏一把掀開她的頭罩,虛夜月絕美的嬌秀容顏,立時呈現眼下。
    她俏目緊閉,極有個性的小嘴兒卻微喘著張了開來,不住吐出芳香醉人的芝蘭般氣
息。韓柏那有錯過這機會,忙吻下去。
    虛夜月驚叫一聲.側轉俏臉,當然逃不過臉頰被吻的運道。
    虛夜月不知那來的氣力,一把撐開了韓柏,滾了開去.再躍了起來,叫道:「人家
恨死你了。」
    不待說完已不顧而去。
    只剩下韓柏一人呆坐在地上。回味著剛才和這美女濕漉漉的身體全面接觸的銷魂滋
味。忽然間,浪翻雲到了他身旁坐了下來,合笑看著他。
    韓柏大感不好意思,勉強道:「大俠!」浪翻雲笑道:「夜月這丫頭對你的前途是
很重要的我才不憚暗助你一臂之力,不過你現在快回去見你的青霜小姐吧:她為你急得
哭死了。」
    韓柏道:「但我還有很多事要給你報告呢?.」浪翻雲微笑道:「我曉得。不過事
有緩急輕重。我自會找你們。快去吧:否則整條秦淮河都會給翻轉過來了。」
    當韓柏來到秦淮河他們遇襲處時.那場面把韓柏嚇了一跳。
    兩岸全是官兵,把守著不准任何人接近。水師船截著上下兩游,不放任何船艇經過。
    河面燈火通明,數十艘快艇來回邊巡,還不住有人從水裡冒出頭來。
    他才出現即給西寧派的人發覺,擁著他到了正在岸旁苦待得心焦如焚的莊節等人處。
    最先迎來的本是哭得兩眼紅的莊青霜.不過她才走了兩步,立即止住.垂下頭去,
不好意思讓這專使看到她曾為他哭過。
    葉素冬.莊節和沙天放三人越過莊青霜.把他團團圍著。
    葉素冬放下心頭大石,叫道:「謝天謝地,大人沒事真好極了。」
    沙天放道:「追不到那賊子嗎?」
    韓柏暗忖,追是追到了:但能拿她怎樣呢?口中卻繪影繪聲,把虛夜月改為薜明玉,
自己如何施展神威,追上去將對方打傷,可恨仍給他借密林逃走了。
    秦淮河封鎖解開,轉眼回復了先前的熱鬧。
    莊節伸手拍下拍他的肩頭,感激地道:「想不到薛明玉如此厲害,幸好專使武功高
強,又捨身救了霜兒。大恩大德,不敢只是空言道謝,有空請到敝府吃頓便飯,這事由
素冬安排吧!」葉素冬點頭答應,通:「專使怕亦累了,理應回賓換衣休息。侍衛長和
貴夫人已回賓綰了。」接著低聲道:「我們尚未通知他們專使河上遇襲的事.請專使包
涵。」
    韓柏口中應著,心中卻想著俏立在一旁的莊青霜.暗忖今次因禍得福,對追求她應
大有幫助,正要找借口溜去和她說兩句親密話兒,倚老賣老的沙天放巳向莊青霜喚道:
「霜兒還不過來向大人致謝:」
    莊青霜走出小半步,便停了下來"葉素冬在他背上輕推一下,韓柏借勢走出人堆,來
到莊青霜面前,低聲道:一小姐受驚了,都是我保不周之過。」
    莊青霜咬若下,低聲道:「那怎關你的事呢?你是否仍想知那間題呢?」
    韓柏見她變了另一個人似的,神態誘人至極點,禁不渾潭身酥癢,欣然道:「當然
想知道,死都想知道。」
    莊青霜嘴角逸出一絲笑意.飛快地瞟了他充滿少女風情的一眼,美聲道:「那便記
著再來找青霜吧!」俏臉一紅,急步走往乃父等站立處。
    韓柏差點仰天歡呼。
    如此倒霉的一天.竟以這般甜蜜的結尾收場。
    真要多謝虛夜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