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8卷)
第二章 金屋藏霜

    四名衣繡邊,看來有點身份的西寧派弟子,簇擁著一位婀娜娉婷,秀髮紮了一條長
辮子,動人之極的絕色美女,步進大堂裡,沿著靠牆的信道,朝他們所在的看臺走過來。
    韓柏至此才明白為何葉素冬會贊「金屋藏霜」這形容是既妙且絕。
    莊青霜和虛夜月是絕對不同的美女。
    若說虛夜月是黑夜裡照人的明月,那莊青霜就是深山絕峰上孤傲的霜雪,使人難以
親近。
    她並非特意作態,而是她那種美麗是像霜雪般既使人目眩,亦令人只敢俯首遠眺、
偷偷欣賞。
    她的皮膚晶瑩雪白,氣度超凡脫俗,雖在眾男簇擁中,可是她卻透出一種傲然不群,
偏又醉人之極,遺世獨立的風。這不單因她冷若冰霜的神情,更因她那能令任何人都感
到她應該驕傲的體態。
    和虛夜月相比,她有著絕不遜色、另具一格的味兒。
    想到這裡,韓柏差點想打自己兩拳。
    為何自今晚與虛夜月別後,總不時想起她呢?
    自已堂堂魔種傳人,男子漢大丈夫,怎可被這無情的美女佔據和控制了心神?
    此時莊青霜來到右側登台的石階前,眾弟子一起止步.只剩下莊青霜獨自盈盈登上
看臺。
    小燕王迎了過去,頗有龍行虎步之姿。
    莊青霜見到小燕王朱高熾,秀目異一閃.微微一福,垂下螺首。
    韓柏胸口如受雷擊,暗叫完了,看來自已遲來一步,這冷若冰雪的美女一縷情絲已
系到這小燕王身上.自己再沒有希望了。
    小燕王到了莊青霜旁。低聲說了幾句話後,聯袂到了看臺左方最靠牆的兩張椅子坐
下。她連眼都亦沒有往韓柏,教後者更不是滋味。
    奇的是莊節和葉素冬兩人亦像視若無睹,沒有為他這貴賓引見。
    韓柏今晚已是繼虛夜月後,第二次受到挫折,又見兩人喁喁細語。神態親密,一時
意興索然,同左旁的葉素冬低聲道:「禁衛長,看來今晚都不用小使在此丟人礙眼,我
還是早些回家好好睡一覺吧!」葉素冬神秘一笑,朝莊節道:「師兄:專使大人想走了。」
    莊節早聽得他們對答,含笑站了起來道:「樸大人遠來是客,若莊某這樣未盡地主
之誼便讓你走了.實在於禮不合,來:到後軒喝杯熱茶,大家好好聊一會。」
    沙天放顯然對這拍他馬屁的韓柏印橡甚佳,笑道:「師弟陪大人去吧!這裡有老夫
點撥便成了。」再向韓柏道:「大人不必急著要走,老夫還未和大人切磋交流呢。」
    韓柏一聽乖乖不得了。更要溜之大吉,以最誠懇的語調道:「各位盛情小使心領了,
橫豎我在京師最少還要留上幾個月,甚或一兩年,那怕沒有機會,只是小使心掛賤內們
擔心我不知到了那裡去……」
    葉素冬截入道:「大人放心,未將早派了人去通知貴侍衛長和尊夫人,說大人已到
了我們這裡來。」
    韓柏為之語塞,暗暗叫苦。
    今次真是偷莊青霜不著還會蝕了把米。
    這時台下走了十六名弟子出來,分開八對比練,一時鏗鏗鏘鏘。熱鬧非常。
    莊節故示熱情地伸手挽著韓柏臂膀,往小燕王和莊青霜道:「小燕王請移尊駕。到
內軒坐一會兒,青霜你也來吧!」挽著韓柏和葉素冬繞往屏風後。由後門穿過長廊,走
往寬廣的內軒去。
    三人在軒心的大圓台坐上時.那小燕王和莊青霜亦隨後來到,經過禮貌的介紹後,
都圍桌而坐。自有弟子奉上香茗。
    那小燕王心神全放在莊青霜身上,只淡淡和韓柏打個招呼,便含笑凝望著莊青霜,
像這世上只有她一個人的樣子。旁若無人。
    莊青霜對韓柏襝衽施禮後,冷冷看了他一眼,才一臉不情願地坐了下來。顯是勉強
非常。
    韓柏出身寒微,本最受不得這種氣,不過他為人脫。心中苦笑,下了追豬追狗也不
追她的決心後,向葉素冬笑道:「禁衛長不要怪小使心野,忽然我又想到要往秦淮河逛
逛.看看會否碰到熟人?」
    莊青霜從沒聽過有青年男子敢在她面前公然說要去逛青樓歌舫的,微感意外,往他
望來。
    韓柏故意不看她,連起無想十式中的止念,整個人頓時神態一改,變得道貌岸然,
有若世外高僧。
    莊節、葉素冬和小燕王均為當世高手,同時生出感應,三對銳目集中在他身上。
    韓柏靈機一觸,借想起了秦夢瑤的離去,心中一酸.眼神變得幽鬱深邃,掃了眼現
出驚異之色的莊青霜,一拍額頭道:「對不起:我一時忘了禁衛長還有公事,都是自己
一個人去尋幽探勝好了。」
    葉素冬閱人千萬,還是首次見到有人能在一霎的瞬息光景裡眼神氣態可以如此轉變,
像首次認識他般定眼瞧著他道:「專使莫要客氣,皇上曾囑未將好好招待大人,不過就
算皇上沒有吩咐,專使乃我大明的貴賓,未將怎能不一盡地主之誼,喝過這杯茶後,未
將和大人立即起程,讓大人好好欣賞秦淮動人的夜景。」
    莊節呵呵笑道:「大人名士風流,聽得連我都心動了.可否讓我隨你們去趁趁熱鬧?」
韓柏和葉素冬禁不住臉臉相覷,都覺多了他有點尷尬和不方便,難以放情盡興。
    莊節看到兩人表情,啞然失笑道:「放心吧:莊某並非第一次到那種地方去呢!」
接著向莊青霜道:「青霜你也要隨爹來,若看不到你在身旁,爹會擔心死了。」
    韓柏和葉素冬對望了一眼,同時明白了莊節並非想逛窯子,只是要給暗中窺伺可能
是薛明玉的那個人,製造一個出手的機會。
    莊青霜只是魚餌。
    至此韓柏才體會到這當上了西寧派之主的人那種輕描淡寫式漫不經意的深邃機心和
厲害手段。
    莊青霜愕然道:「爹!」垂下頭去.輕輕懇求道:「爹:你們去吧!青霜……」
    小燕王拍胸道:「高熾今晚來此,就是要充當莊姑娘的小兵衛,莊掌門放心陪專使
大人去吧!」韓柏把手中茶一飲而盡,立了起來,變得威猛無,豪氣蓋天般道:「既是
如此,莊掌門和禁衛長都不用費時間陪我了,本人這就打道到左家老巷去看鋪子.嘿:
明天我不用上早朝吧?」
    葉素冬笑道:「早朝不用上,但皇上要在早朝後見大人呢?」
    韓柏想起要見朱元璋便頭痛,頹然坐下,拿起空茶杯道:「我想喝三杯酒後才告辭
起程。」
    連受兩次打擊,他忽感意冷心灰,連專使都不想扮了.露出真性情來。
    莊青霜首次用心打量起他來,但神情仍是冰冷落漠。
    韓柏這時連她是否對自已生出興趣,亦毫不在乎了。
    莊節拍手招來弟子,教他們取出珍藏美酒.氣度雍容道:「大家都陪專使喝點酒吧:
醉眼看秦淮,不更是美事嗎?」
    小燕王微感錯愕,想不到莊節會不賣他的賬,他和乃父燕王來京不到十天,大前天
在清涼寺巧遇莊青霜,驚為天人,使手下探到底細後,便不顧一切來追求她,以他的尊
貴地位,一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怎想到莊節竟如此輕慢待他。
    不過他儘管心中不滿,卻不敢表現出來.不要說莊節乃心中玉人的父親大人,只以
他是西寧派之主的超然身份,便不敢使性開罪。
    韓柏心中一動,直覺到莊節其實是要借他迫小燕王知難而退。接著心中一凜.暗忖
難道是莊節由葉素冬處得來消息,看淡燕王的行情,所以不想他接近自己的掌上明珠?
    不由大起同情之心,同小燕王微笑道:「來……嘿:來什麼燭夜遊,人生樂事。我
們今晚不醉無歸。」
    莊青霜冷然橫了他一,淡淡道:「青霜今晚沒喝酒的心情。」
    葉素冬知這師侄女孤芳自賞。對青年男子話都不願多說半句,更不會當著父親莊節
之前如此擔白客人,眼中閃過奇怪的神色。什麼事令她失去了一向的矜持清冷。
    韓柏早對她死了心,兼又對小燕王生出同情心,轉向莊節道:「莊宗王我們的夜遊
節目,還是另擇吉日進行吧!」這時美酒送到,弟子恭敬地為各人換過新杯子,注上美
酒,才退出軒亭。
    莊節從容笑道:「這酒當然比不上專使夫人的「清溪流泉」但乃屬可入口的佳釀。
我們飲杯!」韓柏暗忖京城裡的事,恐怕沒有多少件能過這看來隨和易與的人,忙舉杯
互祝。葉素冬和小燕王亦舉杯祝酒。
    只有莊青霜冷眼旁觀,沒有附和舉盞。
    莊節眼中閃過不悅之色.他自由葉素冬處得知朱元璋懷疑燕王棣有誤反之心後,立
即警告女兒不得與小燕王來往,那知莊青霜反對小燕王更加親近了。所以他才有異常之
舉,想迫小燕王知難而退。此時微微一笑,對莊青霜道:「霜兒今晚為何神不守合,專
使大人和你葉師叔一聽我邀你同道,便猜到是要製造陷阱,引薛明玉出來,好為世人除
害。你不是最恨這種採花淫賊的嗎?」
    小燕王大感尷尬,莊節這些話其實是指桑罵槐,暗示自已符合不到他的心意。及不
上這專使和葉素冬。
    莊青霜呆了一呆。
    事實:她確是神不守舍,卻不是為了小燕王。
    她對小燕王雖略有好感,但今晚表現出來的親熱態度,主要是不滿乃父如此看風頭
火勢做人。當然想到假若燕王棣真的造反.沾上點邊的人亦要株連九族:只是芳心仍是
忿恕不平,才有今晚的反常表現。
    她是故意對韓柏視若無睹的。
    那知這人千變萬化,每種神態,每句說話,都有著難以言喻的魅力。使她方寸大亂,
才會有此疏忽,否則以她的冰雪聰明。怎會不明白父親的意思。
    至此不由對小燕王好感略減,暗忖這人心神全被自己迷倒.實遠及不上這專使的超
然脫,不當自已是一回事的氣度。
    心中湧起刺激新鮮的感覺,首次露出笑容,向小燕王道:「噢~!青霜差點忘了身負
的任務,小皇爺武功高強,京城誰人不知,若有小皇爺隨在身旁,明玉定不敢出來了。」
接著再向莊節和葉素冬道:「爹和菜師叔亦不可和我同行,讓那淫賊看見,否則他怎敢
下手?」莊節等臉臉相覷,都不明白她為何忽然變得如此主動合作。
    韓柏冷下來的心立時死灰復燃,喑忖小燕王對他如此倨傲無禮,自己亦無謂同情他,
找到了這個借口後,一拍胸膛道:「嘿:只有小使武功低微,最適合陪青霜小姐到外面
繞個大圈,看看會否遇上那淫賊?」
    小燕王皺眉道:「莊宗主,青霜小姐千金之體,宗主怎可讓她涉險。語氣裡已隱帶
命令的口氣,顯是沉不住氣。回復了頤指氣使的作風。棄莊兩人同感不悅。葉素冬淡然
道:「小王爺放心,我西寧派若讓青霜侄女有損分毫,敝派亦不用在江湖上混了。」擺
明不讓小燕王參與行動。
    莊節呵呵一笑,向韓柏這假專使道:「專使太謙了,你昨晚和貴守衛長夜離莫愁湖,
早表現了一手,教素冬他亦大吃一驚呢。」
    韓柏愕然向葉素冬失聲道:「什麼?原來昨晚跟蹤了我們一晚的人竟是禁衛長派來
的。」
    葉素冬若無其事道:「皇上既把專使的安全交到未將手上,未將自然要克盡全力了。」
韓柏苦笑道:「我怎說得過你呢!」兩人對望一眼,同時捧腹笑了起來。
    小燕王感到自己成了局外人,不禁對韓柏心生恨意,憤然起立.寒聲道:「看來今
晚本王幫不上多少忙,告辭了!」猶豫片晌後,轉向莊青霜欲言又止,最後只道:「小
姐小心了!」這才舉步走了,莊節和葉素冬不敢有失禮儀,忙起身把他送往門外。
    剩下韓柏和莊青霜兩人默默對坐著。
    韓柏見這小皇爺露出真臉目時,脾氣和架子都這麼大,對他僅有的一點同情亦消失
無蹤,暗想莊青霜若嫁了這種皇室人物,那有絲毫樂趣。嘿!若嫁給我,定快樂多了。
    莊青霜的美目向他飄來,仍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樣子,淡淡道:「我們可以趁機溜了
嗎?專使大人!」莊節等三人早消失門外,看來是要送客至外大門。韓柏聞得莊青霜如
此說,失聲道:「溜?」
    莊青霜離椅飄起。一瞬眼間閃出廳外,嬌喚道:「沒膽便算了,讓我自己一個人去
把淫賊引出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