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7卷)
第十一章 人約黃昏

    戚長征由牆壁的秘格走了出來,沿廊道往盡端的大廂房衝去,天兵寶刀來到左手處,
有若迅雷奔電般往守在門處的四名敵手劈去。
    那四人聽到警報,注意力都集中到側旁的樓梯處,那知戚長征竟在一個完全意想不
到的地方撲了出來,要舉起兵器檔格時,刀光連閃中,首當其衝的兩名守衛應刀倒地。
    另一人稍得緩衝,提劍架來,豈知戚長征心切救人,每一刀貫滿真勁,「啪」的一
聲被刀破人,劍折人亡。
    餘下一人心膽俱寒,被戚長征一腳踢下樓梯去,往正撲上來的花扎敖等眾凶人拋跌
過去,便生生阻了他們上衝的勢子。
    「砰!」
    戚長征撞門而入。
    躺在床上的翟雨時臉上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叫道:「長征!」
    戚長征那敢猶疑。搶前把他托在肩上。
    背後狂勁捲來。
    戚長征狂喝一聲,往橫一移,避過敵人凌厲的隔空掌,穿窗而出。
    只見下面密密麻麻佈滿了官兵和甄夫人的手下,最少有上百人,箭矢雨般射來。
    戚長征不慌不忙,還未離窗,左腳勾在窗沿處。改勢子為向下貼牆直跌,到了下一
層的窗子時,一個倒翻,進入裡面上官鷹的大書齋去。
    箭矢暗器全都射空,還阻了房內的人撲出來,幫了戚長征一個大仁。
    齊內無人,但長檯上仍有剛飲用過的茶杯和小食,看來剛才在這裡的人都趕往樓下
去了。
    這時急驟的足音,喝叫聲,警報聲響徹內外每一個空間裡。
    戚長征趁敵人趕到前,早由兩個書櫃間的秘密入口由旋梯回到剛才那小密室,再以
機括打開地道的入口,竄了進去。又把入口從內鎖上。
    他怕眼前功力受制的翟雨時受不了地道內腐臭的空氣,一方面把先天真氣源源不絕
輸入他體內,一面全速奔馳,不片晌由另一出口到了島心茂密的樹林區裡。
    翟雨時叫了一聲,由他肩上翻了下來,撐著地不住喘氣。
    戚長征大喜道:「你又能動了。」
    翟雨時道:「你的功力精進了很多,竟純以真氣把那妖女制著我的金針全由穴位迫
了出來,來!快助我行功,只要再有片刻,我便可功力盡復了。」
    戚長征伸出手掌,貫輸真氣,一會後,翟雨時功行完滿,站了起來,低喝道:「走!
到怒蛟洞去。」
    戚長征有翟雨時在,那還要動腦筋,隨著他深進林內。
    不一會來到一道瀑布之下。
    兩人沿著瀑布旁的崖壁往上攀去,到了瀑布旁離崖頂丈許處的地方。閃入瀑布後,
原來內中別有洞天,竟是一個凹了入去的小石洞,裡面還放了兩個大木箱,用油紙封密。
    兩人藏身瀑布的洞內,鬆了一口氣,透過瀑布望往林外遠方的房舍和湖岸望去。
    所有戰船都加入了封鎖裡,兵員密佈。
    翟雨時吁出一口氣道:「他們仍未發現秘道,所以不知我們來了這裡,想不到我們
兒時這玩耍的地方,成了我們的救命之所。」
    戚長征歎道:「你若知道甄夫人乃第一流的追蹤高手,就不會那麼樂觀了,只要讓
他知道我們藏在這區域內,我看等不到天明,她便能把我們我出來。」
    話猶未已,林內已是人聲哄哄,還有犬吠聲傳來。
    翟兩時冷靜地道:「天快黑了!若今晚我們逃不出怒蛟島,永遠也出不去了。」
    戚艮征伸手摟緊這自少相交的好友的肩頭道:「能和你死在一塊兒,我老戚已心滿
意足了。」
    翟雨時熱淚盈眶道:「若你知道來遲一步我會遭到什麼慘事,當會知悉我心中對你
是如何感激。」
    秦淮河的黃昏終於來臨。
    韓柏坐在秦淮河橋旁的石欄處,心靈一片平靜。
    現在是酉時中了,虛夜月已遲達半個時辰,可能不會來了。
    看著逐漸多起來的燈火。橋下穿梭而過的花艇,韓柏想起了今早濯足溪內那動人的
感受,靈台澄明如鏡。
    過去那夢般的遭遇,一一閃過心頭。
    他強烈地想著秦夢瑤,假若有她在身旁,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
    她的一言一笑都是那麼動人。
    和她在一起時天地充滿了生機和情趣。
    他對她是既畏敬又崇慕。
    會否失去她呢?
    想到這裡深刻的痛苦湧上心頭。
    這超凡脫俗的仙子,實不應屬於任何人的。剛才若非有她先向那聖僧太監打了招呼,
自己可能小命難保了。
    他又想起了靳冰雲,想起他曾是風行烈的嬌妻,又是龐斑的女人,心情複雜至極點。
    忍不住再歎了一口氣。
    虛夜月嬌甜清脆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道:「你是第二次歎氣了,在想什麼呢?」
    韓柏正沉醉在令他心傷魂斷的回憶裡,對追求虛夜月的心亦淡了下來,意興索然道:
「唉!我也不知自己在想什麼。」
    虛夜月見他頭都不別過來看她,大不服氣道:「我不騷擾你了,我已赴過約,沒有
食言,你自己好好胡你的思,亂你的想吧!」
    韓柏一震醒來,跳下干,一看下雙目瞪大,登時把秦夢瑤和靳冰雲都暫丟腦後。
    虛夜月的裝扮又和以前不同,仍是男裝打扮,一襲淡青長衫,隨風飄。配上她秀美
雅逸的絕美容顏,一股由骨子裡透出來的嬌憨嗲媚,俏目中滿溢神秘幻想的神氣,自有
其誘人至極點的風神美姿,可是偏又使人覺得她渾身利刺,一不小心便會受傷。
    她的俏目在他臉上掃視了幾遍後。道:「我要走了。」腳步卻沒有道韓柏心知肚明
她在作弄自己,笑道:「好吧!我們一起走,聽說正河街那處有小艇出租。」
    虛夜月抿嘴一笑道:「你這人膽子大不大?」
    韓柏一愕道:「虛小姐為何有這說話?」
    虛夜月眼中射出俏皮的神色,輕輕道:「爹說若他知你再來見我,會把你的狗腿打
折,你怕嗎?」
    知女莫若父,看來鬼王的「反面幫忙」收效了。
    韓柏故示淡然道:「我又不是要和你虛大小姐談婚論嫁,只是作個玩玩的伴兒,你
爹何用緊張,遮莫怕我會把你從他身旁帶到高句麗去。」
    虛夜月大受傷害,瞪大美目失聲道:「玩玩的伴見?」
    韓拍知道要弄這刁變成性的嬌女上手,自然要靠非常手段,但絕不可過火,否則她
使起性子來,自己將永無希望,低聲道:「開始時自然是大家玩玩,若玩得難離難捨,
那時才去想如何私奔,不是又刺激又有趣嗎?」
    虛夜月瞪視著他,好一會後忽地綻出一個甜美的笑容,露出整齊雪白的牙齒,一把
牽著他的衣袖,像個小女孩般雀躍道:「來!我們去划艇,我是能手來哩!」
    韓相對她異乎尋常的反應喜出望外,心想到了艇上,若能吻到她的香,再施展我浪
子大俠韓相的挑情手段,可能明早便可向鬼王報捷了。
    那邊廂的虛夜月見他喜翻了心的樣子,心中暗笑,扯著他去了。
    火龍逐漸迫近山谷這邊的瀑布處來,照得半邊天一片血紅,狗吠得更狂翟雨時冷冷
看著,忽道:「長征!你覺得不妥嗎?他們為何來得這麼慢呢?」
    戚長征一震道:「妖女狡猾,她定早知我們到了水潭這邊來,現在定是派了人抄後
山包圍我們。」
    翟雨時笑道:「我正是等他們這樣,待他們的人全集中在這裡時,就是我們逃走的
時刻了。」按著冷哼道:「今次妖女輸的是不及我們熟悉怒蛟島,我定要教她大吃一驚,
以洗我翟雨時被擒之辱。」
    幾個木箱都揭了開來,其中一箱放滿一枝枝像爆竹似的東西,另一箱是兵器。
    怒蛟島長年受外敵圍攻,島上每個地方都有應變的武器和用具,這山洞在秘道出口
不遠處,精明的凌戰天自然不會疏忽。
    戚長征佩服地拍下拍這足智多謀的夥伴,笑道:「有你在,我老戚只要聽候調動便
得了。」
    翟雨時歎道:「要逃出這山谷我們是綽有裕餘,可是想逃離怒姣島,卻是難比登天,
只要一離山區,到了近岸處,閉上眼睛亂撞都是他們的人,一旦給纏上了,我們定會沒
命。」
    戚長征然笑道:「那管得那麼多,只要能殺他媽的一個痛快便可以了。」
    甄夫人的嬌笑聲在頭頂響起道:「戚翟兩位兄台,素善知道瀑布後定有藏身之所,
裡面不嫌氣悶嗎?」
    翟雨時按著戚長征,教他不要答話。
    甄夫人又笑道:「你們不說話便可以了嗎?我只要派人下來一看,便知究竟。」
    翟雨時湊到戚長征耳旁道:「她的人下來時,我們先來個下馬威,殺殺她的氣,亦
使她知這是不易攻入的地方。」
    甄夫人的聲音又傳來道:「戚長征你聽著了,你美麗的水柔晶給我使人下了慢性劇
毒,現在風行烈恐早給她舉行了葬禮。」
    戚長征渾身一震,狂喝道:「你說謊!」
    甄夫人得意地嬌笑起來,道:「我甄素善若連使你開金口的本領也沒有。定會讓翟
先生小覷了,不過我並沒有說謊,那已是不能移的事實。」
    戚長征虎目湧出熱淚,拿著天兵寶刀的手顫抖著。
    翟雨時雖不知水柔晶是何人,但看他神態早明白了九成,心中一歎,低聲道:「大
敵當前,節哀順變。」
    戚長征終是非常人,深吸一口氣後,冷靜下來。
    這時下方的人確定了他們的位置,圍了過來,火光裡隱見胡節、他手下一眾高手、
竹叟、廣應城、雅寒清、藍天雲等全翹首往他們望來。
    如此看,上面的甄夫人旁至少有花扎敖,山查岳、由蚩敵、強望生這四大高手。
    任何一方的實力,都不是他們可抗拒的。
    他們唯一的優勢,就是地利和箱內的煙霧炮。
    那或能助他們逃離山谷和林區,但絕過不了近岸平原區敵人重重的封鎖網,逃進地
道裡。
    就算沒有甄夫人這批特級高手,只是胡節和他屬下客卿身份的高手,配以萬計的水
師精兵,便可使他們逃不了。
    甄夫人嬌笑道:「這樣吧!讓素善給你們一個機會,假設戚兄能在單打獨鬥裡勝過
素善手中劍,素善便讓你兩人安然離去,否則翟先生須束手就擒,乖乖的讓胡大人帶上
京師去。」
    翟雨時按著衝動得立即想答應這誘人挑戰的戚長征,氣定神閒道:「假若夫人不幸
戰死,誰來執行你的命令?」
    花扎敖的聲音冷然道:「由我來保證。」
    翟雨時心中一凜,花扎敖對甄夫人如此有信心,自是憑眼力看出戚長征尚未是甄夫
人的對手,兩眼一轉,計上心頭向下方喝道:「胡節大人,你乃堂堂朝廷命官,何時變
了蒙古人的走狗。」
    這番話極是厲害,大明朝和蒙古仍處在敵對狀態,就算朱元璋暗裡首肯此事,傳了
出去,又有這麼多水師兵員作證,胡節恐亦頭顱不保,被朱元璋殺掉以堵天下人之口。
    甄夫人像早猜到有此一著,笑道:「你不用蠱惑軍心,甄素善只是投誠大明的花刺
子摸人,與蒙古人勢不兩立,你你要滿口謊言了。」
    胡節亦不得不揚聲,以表示他乃這裡的統帥道:「這裡無一不是我忠貞的手下,翟
雨時你說什麼話都沒有用。」
    甄夫人語氣轉寒道:「是男子漢大丈夫便爽脆說出敢否和我這小女子單打獨鬥。」
    水瀑上下一時靜了下來,等待戚長征的答案。
    水光湯漾裡,韓柏划著小艇,沿著秦淮河緩緩逆水而行。
    堪稱秦靳二女外當世絕色的美女虛夜月坐在船尾處,一對妙目四處溜覽著。
    韓相對她真是愈看愈愛,恨不得把她摟入懷裡。看她投降屈服,嬌吟求饒的動人樣
兒。
    秦淮河曾令很多人留下美麗的回憶。
    他卻知道無論在多少年後,絕不會忘記曾和虛夜月曾泛舟其上。
    韓柏見虛夜月神態俏皮地四處張望,抗議道:「虛小姐你怎麼都看個飽,惟有我這
坐在你對面的人,小姐眼尾都不肯瞥一下。」
    虛夜月正看著一艘疾駛而過的快艇,上面坐著五名似是捕快的人物,聞言脫口道:
「你有什麼好望的!」仍不肯向他瞧來。
    韓柏大受傷害,氣道:「若是如此,為何你又肯陪我坐艇。」
    虛夜月「噗哧」一笑,朝他望來含笑道:「專使大人且莫動氣,會傷身體的。」按
著側頭擺出一個既可恨但又甜美之極的思索表情,道:「為何白芳華會帶你來我我的?」
    韓柏心中一動,不若借此機會,探聽一下有關白芳華的事也好,這是秦夢瑤和虛夜
月外,他最想得到的女人。微微一笑道:「你像不大喜歡她呢!」
    虛夜月不屑地嬌哼一聲,女孩兒的神態全流露了出來,累得韓柏把眼瞪大至差點連
眸珠都掉入秦淮河裡。
    虛夜月倏地側挨船沿,把手伸進清澈的河水裡,玉掌輕撥,凝注著河水輕柔地道:
「她對我爹太好了,肓目地服從他的命令,像其它人般崇拜我爹。所以有時我歡喜和她
作對,就像我和爹作對那樣。阿爹實在管得人家太厲害了!」
    韓柏失笑道:「可是你卻一點不受他管,連他想你陪他吃飯也借辭拒虛夜月帶著笑
意的眸子盯著他輕輕道:「他想我陪你吃飯才真吧!人人都猜不到為何他想見你這個芝
麻綠豆般的送貨官兒,但卻瞞不過我。我知他是看中了你,現在又故意想說反話來幫你
的忙。嘻!他真是很好笑,你亦很可。」
    韓柏大感招架不住,頭皮發麻道:「你編出來的道理倒很精彩。」
    虛夜月挺起天鵝般驕傲的芳軀,胸有成竹道:「再讓我們玩個猜謎遊戲,就是為何
我阿爹連你的面都未見過,卻會選上你來娶我呢?於是我連獵都不打,花了半天工夫,
終查到原來白芳華早和你見過一面,所以定是她把你推薦給我爹。這亦是為何她今早會
帶你來找我的原因了。因為她就是那罪魁禍首。專使大人,夜月有說錯嗎?」
    韓柏驚魂甫定。哈哈一笑道:「你連我的白屁股都看過了。還有什麼東西瞞得過你,
而且昨夜你教訓得好,我的確有對賊眼,因為每次見到你時,小弟亦忍不住賊眼兮兮哩!」
    受到虛夜月驚人智能的刺激,他的魔種倏地攀上了頂點,展開奇峰突出的反擊,務
耍破去她對自己的不良印象。
    虛夜月隨著他的說話,美麗的眼睛不住瞪大。接著不依嬌嗔道:「沒有理由的。我
也曾懷疑過你,可是你的眼睛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而剛才你坐在橋上沉思回憶的樣子,
亦不像你這類人會做作出來的雅事。」
    韓柏知道那是「無想十式」之功,開懷大笑道:「小弟終有一樣東西瞞過虛小姐了。」
    虛夜月抿嘴一笑道:「你若連這一點能力都沒有,怎引得赤尊信贈你魔種,又能逃
出那大惡人裡赤媚把守的一關。是嗎!韓柏!」
    這次輪到韓柏處於下風。只好改變戰略歎道:「我應否把你拿著打一頓屁股呢?橫
豎你嫁豬嫁狗都不會嫁我。」
    虛夜月氣道:「不准又岔到別的話題去,先聽我說如何可猜到你是韓柏。」
    韓柏哂道:「這麼明顯的破綻,何用說出來,那就是小弟並不似一個高句麗來的專
使。唉!看來我還是趁早離開京師,看看小姐會否有相思之苦吧。」
    虛夜月為之噴飯地「嗤」一聲笑了起來,美目像叫「我的天啊」般翻往眼頂,望上
漆黑的星夜。響往地道:「月兒還未出來。」才望往韓柏。用纖括刮臉羞他道:「快滾
吧!誰會掛著你!」
    韓柏淡然一笑道:「對不起!小姐定忘不了我,否則亦不會放棄打獵查了小弟半天。
你亦毫不例外像其它人般崇拜你的爹,否則不會把心神全放在與他的鬥爭上。」
    虛夜月首次露出深思的神色來,驚異地望了他一眼,把撥水的手收了回來。坐正嬌
軀,挺起線條便美的酥胸,幽幽歎了一口氣道:「是的!我很孤獨和寂寞,所以連你這
種人亦使我生出興趣。」接著呆了一呆,顯然不明白自己為何向這種人傾訴心事。
    韓柏歎道:「你寂寞只因小姐長得太美麗和太驕傲了。告訴我,為何你愛穿男裝,
是否因你希望別人當你是男孩子,不再整天奉承和討好你。求你垂青。我有說錯嗎?」
    虛夜月著腰道:「斗膽,竟敢這樣說本姑娘,不怕我去朱叔叔處告你的狀嗎?」
    韓柏從容道:「若捨得就請隨便。」
    虛夜月氣得俏臉發白道:「你有何資格令我不捨得你。」
    韓柏啞然失笑道:「資格就是我」浪子」韓柏是這世上唯一敢把你當作男子般罵個
痛快的人。」
    虛夜月呆了起來,細看他一會後,「噗哧」一笑道:「你這人真的很有自信,衝著
這一點,我不告你的狀吧!嘻!其實我是怕會害了其它人,若只是你一個,我早找人殺
了你的頭了。」
    韓柏伸了個懶腰,把艇掉頭劃回去,笑道:「我累了,現在要回家吃晚飯睡覺了!」
    虛夜月笑道:「回家?我看是約了葉素冬去逛青樓花艇吧!」
    韓柏愕然道:「連這麼隱秘的事竟亦給你查了出來。」
    虛夜月見他作窘,雀躍道:「隱秘?哼!葉素冬才回家便和兒子們說你好色哩,在
京師裡,誰家公子不是我虛夜月的耳目,連宮內的事亦沒有半件能瞞得過我呢。」
    韓柏失聲道:「那現在豈非全京師的人都知道你對我很有興趣?」
    虛夜月俏臉首次飛紅。她放出聲氣收集有關韓柏的情報時,並沒有想到這羞人的問
題。忽然間,她不想這人在正跟她鬥得興高烈,難分難解的時候,突然離開了。
    韓柏龐種生出感應,乘勢追擊道:「為免小姐誤會小弟厚顏糾纏,以後我都不會再
見小姐了。免得討你生厭。」
    虛夜月咬牙望往河水裡,好一會後輕輕道:「我知現在你對我使出欲擒先縱的手法,
唉!打一開始我就知你是個難得的好對手。」
    再抿嘴一笑道:「你比人家還要妙想天開,膽大妄為,粗野不支。喂!今早那謎兒
你怎想得通的,那只是走幾步的時間哩!」
    韓柏為之氣結,給他輕易化解了自己的殺手鑭,鼓著氣把艇駛往租艇虛夜月鼓掌道:
「好了!以後都不用見到你了!謝天謝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