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7卷)
第二章 橫起風雲

    胡節水師布在前防的百艘鬥艦上,士兵均彎弓搭箭,備好擂石火炮燃火待發,準備
對駛來的怒蛟幫那載滿火油的眾艇迎頭痛擊。
    怒蛟幫那方忽地擂鼓聲晌,艇上的怒蛟幫人紛紛躍入水裡,消沒不見。
    這邊廂的胡節和眾將絲毫不覺驚異,那批敵人絕不會留在艇上等候屠奇怪的是那批
無人小艇速度不減反增,加速往他們直衝過來。而怒蛟幫更不知使了何種手法,艇上的
燃油開始由艇尾洩入湖面,在艇尾拖出一道又一道黑油的尾巴來,隨即不住擴散。
    胡節雙目亮了起來,哈哈一笑道:「怒蛟幫技只此矣,給我投石沉一聲令下,前防
的百艘鬥艦立時萬石齊發,蝗蟲般投往那些進入射程的小艇投去。
    這時喊殺連天,炮聲隆隆中,怒蛟幫兩翼的部隊,以竟然高速,由中路兩側回師.
順書風向對胡節兩翼的水師發動最狂猛的攻勢。
    甫一接觸,在射程內胡節水師的幾艘掉頭迎來的戰艦立時起火,害得船上的人慌忙
救火,一片混亂。
    怒蛟幫人射出的箭都是特別鑄制的「十字火箭」,近箭簇處有小橫枝,成「十字」
狀,射中敵帆時受橫枝所阻,不會透帆而去,只會附在那裡,而因「十字」的中點包著
易燃的火油布,對方縱有防燃藥,時間一久亦要燃燒起來。
    在一般情況下,處在逆風的船艦均應把帆降下。只由掣掉孔伸出船槳改以人力操舟,
可是胡節兩翼的部隊本是處於上風優勢,現在突然由順風變成逆風,倉猝下那有時間把
帆降下,故一時陷於挨打被動之局,兼之怒蛟幫的船艦無論速度、鏤活性和戰士的質素
經驗,均優於胡節的水師,所以胡節艦艇的數冕雖多上數倍,仍處於劣勢裡。
    火彈拖曳著烈焰,漫天雨點般順風往他們投去。
    怒蛟幫的中隊在主艦怒蛟的帶領下,開始以高速往胡節旗艦所在的水師衝刺過去。
    萬槳齊施,打起一團團的浪花.煞是好看。
    小艇紛紛被投石擊得碎片橫飛,和著燃油浮在湖面。
    胡節無瑕理會兩翼的戰事,瞪著銅鈴般的大眼看著橫互前方湖面長闊達數里的燃油
和碎木。
    旁邊一將道:「這些人定備有氣娃,故可在水底換氣。」胡飾有好氣沒好氣地瞪了
那副將一眼,暗忖這麼簡單的事誰不知道,下令道:「水鬼隊下水準備,防止敵人鑿艇。」
命令立時以擂鼓聲發往前防的百艘鬥艦。
    胡節看著以高速逆風向他們駛來的三十多艘怒蛟巨艦,神色出奇地凝重。
    身旁另一傭將訪道:「怒蛟匪是否活得不耐煩丁,若駛進燃油的範圍內,只要我們
投出兩顆火彈,即刻會化成火海,他們還那能活命?」胡節額上洩出汗珠,喝道:「蠢
材閉嘴:」他原本的計畫是希望佔著上風之利,以雷霆萬鈞之勢,藉著數目眾多的艦隊
以庫碾螳臂的姿態.正面迎擊敵人.豈知對方來了這一著,使他們由主動變被動,只能
採取守勢。已大感不是味道。而現在怒蛟幫逆風攻來,更使他大惑不解,怎能不暗暗心
麓。
    兩翼的喊殺聲更激烈了,雙方的先頭船隊開始近身接戰,一時擂石火箭火彈漫天飛
舞,慘烈至極。
    胡節布在中隊前防的百艘鬥艦忽地亂了起來。
    胡節等一齊色變,這時才看到那些浮在湖面的燃油碎木,正迅速往它的前防部隊飄
浮過去。
    胡節駭然大喝道:「全軍退後三里,在怒蛟島外市防。」那邊的凌戰天聽著對方號
角和戰鼓聲。仰天長笑道:「胡節你千算萬算,卻算漏了洞庭湖這時節在怒蛟水域的暗
流,現在始懂退師,不嫌太遲了嗎?幫主,下令吧:」上官庹興奮得俊臉發著亮光,高
唱通:「火彈伺候:降半帆:」一時萬道烈焰,齊往前方的燃油投去。
    「蓬:」兩車間的湖面立即化作一片火海,而因火海在水流帶動下,轉眼把胡節前
防的百般鬥艦捲了進去。
    這火海還迅速往亂成一片,待要掉頭逃走的胡節水師移去。
    此時兩翼的戰事亦到了短兵相接的時刻,武功高強。訓練充足的怒蛟幫徒,藉著飛
索之便,紛紛躍往敵艦,殺人放火,盡情施為,完全控制了局面。
    當怒蛟幫的主力闖入火海的邊緣時,火勢減弱了少許,可是百艘胡節水師的鬥艦全
部燃燒起來。而胡節七百多艘大小戰艦的其中近百艘亦被火勢波及,陷進火海裡,亂作
一團,艦上兵將進退兩難,留在船上既不是,躍入滿佈烈焰的湖面則更不是。
    怒蛟幫方再一陣連天的戰鼓聲,三十多艘戰艦靈活地改變方向,共分雨路,斜斜地
沿著火海往橫切去,由後兩側抄往胡節水師的側翼,顯示出高度的靈活性和機動力。
    勉強逃過火燒,正掉頭往怒蛟島駛去的胡節恨得咬牙切齒。他娘的:連正式交戰還
未開始,眼睜睜便損失丁近四百艘戰船。去了數千條人命,若還不能取得最後勝利,他
頂上這頭預定然不保。幸好以他目前手上的實力,仍足可使他平反敗局。
    就在這時,「拉拉拉:」數聲巨晌,驚碎了它的希望。
    隨師而返的百多艘戰船裡.已有多艘在船底處,爆出火光木碎。
    胡節等才記起對方早先滔入水襄的想蛟幫徒,不過已是遲了。
    拉隆爆破之聲不絕於耳。
    數十艘戰船遭到水底的破壞,紛紛傾側下沉。
    胡節水師軍心已失,再不成其隊形。
    所有船艦無心戀戰,只顧逃命。
    再來幾聲然巨晌,一時慢夭都是火藥煙屑的氣味。
    就在此時,怒蛟幫隊形整齊的艦隊,分別出現在胡節敗退的水師左右方半里許處,
以高速迫至。
    敵我雙方,一逃一截,都處在逆風裡,可是胡節的水師仍是滿帆,而怒較常都是風
帆半下,這情況下純斗瞥力划槳,水師兵又那是武功高強的怒蛟幫徒的對手?加上水師樓
船級的巨艦佔了百艘,船身笨重。機動力和竅活性遠及不上怒蛟稱,眼看便要被追上。
    胡節咬牙喝道:「全力應戰:」戰鼓喧大裡,五六百艘戰船紛紛掉頭,準備仍趁順
風之利,迎擊敵人。
    追來的凌戰夭搖頭失笑道:「胡節頁丟盡朱元璋的面子。」按著大喝道:「攔江島:」
攔江島在怒蛟東三十里處,凌戰天下令往攔江駛去,便是要趁胡節回師的混亂時刻。改
變方向擒往胡節的左後方,只要早一步到達那裡,便會由逆風變回上風,在海戰的策略
上,確是無懈可擊。由此亦可知凌戰天賃比胡節高明得多,不斬製造新的形勢,瓦解敵
人各方面的優勢。
    怒蛟幫的戰艦一齊噴出濃濃的黑霧,把兩隊船艦隱形起來。
    胡節的水師勉強掉頭布起戰陣時,四周早陷進一片黑霧裡,完全失了敵艦的值貿。
    只有遠處仍在著火焚燒的船煜,傳來叫喊逃命之聲。
    當怒蛟幫的艦隊再出現時,早到了他們的後方,還不住噴著黑霧,藉著風勢,往這
群變成了駕弓之鳥的水師艦隊蜂擁過來。
    火箭火炮雨點般打過來。
    這時連逃都逃不了。
    「皇上駕到:」數百名朝臣一齊跪伏地「,額頭觸地。
    韓柏因代表高句麗正德王,原被安排了坐在離皇座低兩層的台階上,比群臣高了一
級,這時亦慌忙起立,跪伏地上。
    韓柏偷眼向范良極瞧去,只見這老小子口中唸唸有詞,正在奇怪,其接晌起他的傳
音道:「有什麼好看,我正在詛咒朱元璋的歷代祖宗。唉:今早又忘記了方便後才來。」
縱使在這麼莊嚴肅穆的氣氛中,韓柏仍感好笑,真想狂笑一番作減壓之用,可是當然不
能如此放恣。
    步履聲晌起。
    韓柏只憑耳朵,便知道有三個人在與他們同一台階對面跪伏下來,據陳令方說,能
在奉天殿裡有座位的。只有四類人,第一個當然是皇帝老兒;第二類人就是諸位皇子皇
孫,他們中又分兩級,有資格繼承皇位的可坐在最接近朱元璋那一層的平台上:第三類
人就是像他們這種國外來的貴賓.與其它封王的皇室人物同級;第四類人卻只一個,就
是「鬼王」虛若無,可與繼位者平坐,於此亦可見虛若無的地位是何等超然。
    韓柏並不擔心會見到虛若無,因為陳令方說他老人家已多時沒有上朝議政了。
    按著是輕巧的足音,在上一層的台階處晌起來,不用說,是皇太孫允攸那小孩兒駕
到了。
    韓柏心中湧起一陣憐憫,想來童稚那無憂無慮的天地,定與這繼位者無緣了。
    大殿忽爾肅靜了下來。
    有力的腳步聲在最高的台階晌起來,按著是拂袖和衣衫摩擦的聲音。
    滿朝文武連呼吸都停止了,空廣莊嚴的奉天殿,靜至落針可聞。
    那氣餓高張的藍玉,跪在武將的最前排處,這樣看去,並沒有和其它眾官有何分別,
不過可肯定這架筋雞馴的人絕不會服氣甘心。
    在極靜裡,朱元璋生人龍椅上的聲音因此亦分外清晰晌亮。
    朱元璋充滿自信和威嚴的聲音在大殿的一端乾咳雨聲後,悠然道:「眾卿家身體安
和:」殿內立時拉然晌起高呼「萬歲」的頌詞。
    條又靜了下來,那充滿壓迫惑的氣氛把人的心也似壓得直沉入海底襄去。
    朱元璋「的」一聲彈晌了指甲。
    一把聲音唱偌道:「賜皇太孫、秦王.晉王、燕王坐:」謝恩後,人孫允蚊和那三
位皇子生入椅裡,然後輪到韓柏。范良極亦沾光免了跪災,「昂然」立在他身後。
    其它文武朝臣仍跪伏地上,頭也沒有機會抬起來。
    韓柏故意不望往對面燕王棣等人,反望往高高在上的朱元璋,只見他安坐寶座之內,
頭頂高冠,身穿龍袍,背後為貼金雕龍的大屏風,頁有說不出的華貴和霸氣。
    只不知那些與他形影不離的影子太監。是否躲在屏風後呢?韓柏望往朱元璋時,他灼
灼的目光亦正朝他射來,盯著他左右臉頰的巴掌印。
    韓柏嚇了一跳,垂下頭去,不敢再往四處張望,心中析梓,求著天上所有神的蔭庇。
就在這時,他感到對面有一對精芒閃煤的眼睛,正仔細審視著他,不禁嚇了一跳,暗忖
原來燕王棣的內功竟如此精湛深厚,目光有若實在的東西。
    那儀官又唱偌了一番,像說書唱樂般好聽悅耳,為這場面注進了少許娛樂性。
    一時沒留心下,韓柏竟沒聽清楚他在宣佈什麼,到身後的范良極推了他一把後,才
若然醒覺過來,知道早朝第一個「外國使節進貢臣服」的節目由他們負責,然後他們或
可溜之大吉,球開道氣氛沉重得可壓死人的地方,留下朱元璋他們自己鬼打鬼,只可憐
心切當官的陳令方亦是其中一個受災者。
    連忙站了起來,依著儀官指示,三跪九叩後,同朱元璋呈上國書。
    儀官當場把譯成本國文的國書版本宣贊出來.又把進貢的物品清單逐一官讀。
    儀式完畢後,韓柏一身輕鬆生口椅內,聽著朱元璋訓了幾句什麼兩國永遠修好的門
面話後,正以為可以離去,豈知朱元璋語氣一轉,溫和地道:「文正專使,朕有一事相詢。」
殿內各人均感愕然,他們已有很多年未聽過朱元璋以這麼親切的口氣和人說話了。
    韓柏才敢抬起頭來,乘機看了那燕王棣一眼,果然一表非凡,尤其那對銳日冷靜自
信,采遂難測,樣貌和身形都和朱元璋有幾分酷肖,只是較年輕和更為俊偉了一點。
    韓柏再瞧往朱元璋後恭敬地垂頭道:「皇上請賜問:」此時他感到允攸那對小眼睛
正好奇地打量著他,忍不住偷眼望去,還微微一笑,眉清目秀的允蚊一愕後微現怒色。
別過頭去,神態偶傲。
    朱元璋嘴角逸出一絲僅可覺察的笑意,平和地道:「據說專使用來浸參的那些酒是
特別采仙飲泉泉水製成,只不知是何人所制?」韓相的心「霍霍」跳動起來,忙道:
「酒乃小使其中一位妻子所造。」朱元璋像早已知道般,淡然道:「今天威武王府之行
後,若有時間,專使可否帶她來見朕。」韓柏慌忙離椅跪下道:「謹遵聖諭:」朱元璋
一手按著椅背,目光緩緩離開跪伏地上的韓柏,掃往俯伏階下兩旁的文武諸臣,嘴角抹
出一絲冷笑,語氣轉寒道:「專使可以退下了:」黑霧漫天裡,殺聲震天。
    怒蛟號在敵艦中橫衝百撞,憑著船頭的尖鐵和高度的靈活性.一連撞沉了十多艘較
小的敬艦後,往胡節旗艦約方向迫去。
    凌戰天親自把弓,射出十多支無一不的中對方風帆的火箭後,掣出名動天下的「鬼
索」,豪氣干雲地大喝道:「胡節小兒,我看你今天能逃到那襄去?」他這些說話全以
內功追出,竟蓋過了整個縱橫達十里的水上戰場所有聲音,怒蛟幫徒則是士氣大振,而
駕弓之鳥的水師卻更是軍心渙散,無心戀戰,潰不成軍。
    胡節並沒有回應,反吹起徹退的號角,一時間所有水師船艦,均朝怒蛟島逃去。
    凌戰天旁的翟雨時眉頭鎖了起來,道:「不妥:胡節仍有再戰之力,如此撤退,實
在不合情理,兵敗如山倒,他怎會如此愚蠢。」上官肪正殺得興起,大笑道:「雨時不
必過慮,苟且偷生乃人之常情,胡節這等鼠輩,何來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的勇氣。」凌戰
天亦喝道:「現在我們亦是在有進無退的局面裡,索性拋開一切,被他一個痛快。」翟
雨時拗他兩人不過,目光掃過濃煙陣陣的湖面。
    雙方且逃且追,胡節的戰船隻剩下了二百多艘,但樓船級的巨艦佔了船高護牆堅固
之利,大致仍是完好無缺。而己方亦沉了五艘斗辟,三艘正起火焚燒,餘船亦多負傷,
實力土仍以對方優勝得多,他們實在沒有撤退的理由。
    忽然間他想起了甄夫人和黃河幫的聯合艦隊。
    就在這時,守在船桅上望台的怒蛟幫徒吹晌示警的哨子,惶急地指著右側遠處。
    翟雨時等心中一栗,朝那方向看去。
    外圍稀薄的黑煙若地破開,閒進了一批戰艦,半順著風,弩弩地切往他們和敗退著
的水師中間的位置。
    若他們速度不改,不到一盞熱茶的時間,就會以近距交鋒了。
    一通鼓晌,胡節的水師掉過頭來,與援軍對他們展開夾擊。
    韓拍和范良極兩人如釋重負,歡天喜地步出殿門,迎土來的是葉素冬和同禮監的太
監頭子聶慶童。
    兩人伴著他們走下奉天殿的長階,葉素冬道:「想不到專使和侍衛長兩位大人這麼
快便可出來,現在離威武王約定的時間仍有個把時辰,幸好聶公公早為兩位預備好節目。」
聶慶童點頭道:「兩位大人遠道來此,除了與我大明修好論文外,自然是想增加對我邦
的認識,好回報貴王,如此怎能漏去我們的大明皇宮。」韓柏嚇丁一跳道:「皇宮是可
以開放給人參觀瀏寬嗎?」聶慶童神秘一笑道:「別人不行,專使卻是例外,此事已得
皇上聖示,兩位大人請放心。」韓柏望往葉素冬,見他亦臉帶訝色,顯然此乃非常之舉,
說不定是由朱元璋親自提議,內中情由大不簡單。一時心中揣揣,無奈下只好勉強答應。
    豈知范良極一伸懶腰,打了個呵欠道:「專使請恕小將失陪了,唉:昨大晚上陪專
使你去……嘿:現在其是累得要命。」轉向普受過他大禮的聶慶重道:「公公有什麼地
方可給小將打個盹兒?」韓柏心中叫了聲娘後,心臟劇跳,渲賊頭十天不睡覺亦不會倦,
分明想趁此機會去偷他想偷的東西。有破壞沒建設,說不定會牽累到他和朱元璋目前的
良好關係,局又作聲不得。
    聶慶童不虞有他,笑道:「這個容易得很,安和院環境優美,保證侍衛長大人有一
覺好睡。」反是葉素冬奇怪地瞰了范良極一眼,他負責宮內保安,慣於事事懷疑,暗想
這侍衛長武功精湛深厚,怎會在這等時刻要去睡覺?但一時亦想不到他有何圜謀,當然:
若知他就是賊王之王范良極,話便不是那麼說了。當下道:「公公陪專使大人去參觀吧:
侍衛長大人山我招呼好了。」范良極心中暗笑,裝作感激地答應了。
    韓柏真想狠狠揍他一頓,若老賊頭給擺明要監視它的葉素冬抓著病腳,他實在不知
再怎樣做人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