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7卷)
第一章 奉天之殿

    車隊朝皇城進發。
    愈接近皇宮,道路上愈是擁擠,車水馬龍.都是朝同一方向推進。
    韓柏的車隊亦不得不放緩下來。
    他何曾見過如此陣仗。暗自驚心,不自覺地伸手摸摸兩邊臉頰,這時他最大的願望
就是能學懂奇功,立即化去這兩個巴掌印。
    旁邊的葉素冬心中暗笑,溫和親切地道:「專使大人放心,只要末將略作安排,包
保朝中諸位同僚,連你的樣子是怎樣都不會知道。」韓柏大訝望向追西寧派的元老高手,
奇道:「難道可蒙臉上朝觀見皇上嗎?」這時車隊來到皇宮外城門大明門處,速度更慢,
和其它馬車擠著駛上跨越護城河的大明橋,緩緩進入皇城。
    葉素冬聞言失笑道:「大人的想像力其是豐富。」按著湊近點低聲道:「我們見皇
上時大多數情況都是跪伏地上,誰也不敢昂然抬頭。所以只要未將安排專使是最後進宮
那一批人,便不虞給人看到大人的廬山真貌。」韓柏大喜道:「記著要安排我又是最早
離開的人才行。」葉素冬苦笑道:「未將盡力而為吧:大人何時離去,就要看皇上的意
思」頓了頓忽道:「大人和威武王有沒有什麼特別關係?」這時車子由大明橋橫過護城
河,駛人大明門,天色迷濛裡,內外宮城有種懶洋洋的意態。
    居於內城中央偏南處,是明宮的主建群,亦是宮城所在,建輟峨,氣勢橫人,宮苑、
亭台、廟杜、寺觀、殿宇及樓閣林立,井然有序,被縱橫相交的矩形道路系統連接起來,
加上城內有湖泊水池花園調節空氣.一點沒予人擠壓的感覺。,韓柏收回望往車窗外的
眼光,愕然道:「誰是威武王?」葉素冬故意出奇不意問他一句,現在見他連鬼王的封
爵都不知道,稍息心中之疑,不答反問道:「大人今日心情好多了,有閒欣賞我大明皇
宮的設計佈局,大人是否知道明宮出自何人的心思設計?」韓柏想起自己魔功不住減退,
連秦夢瑤亦要暫離數天,現在的他實與個傻兮兮的小子無異,強自收攝心神,細察宮內
佈置。
    心頭條地一片澄明,整座皇城收入眼底。
    宮城的建是沿著中軸線配置,其空間組織由大明門至最後底的靠山,中軸線上共有
八個宏偉的庭院組群,形式各異。此時他們的車隊穿過了兩旁各有四座亭台的方形大廣
場,走過橫跨城湖的外五龍橘,進入奉天門,來到一個長方形的深遠內院處,盡端為有
封閉式高牆的端門,這就是內宮城的入口了。此時所有馬車均停了下來,大小官員走出
車外,朝端門步去,只有他們的車隊泊駐一旁,無人下車。
    韓相對葉素冬微微一笑道:「小使雖不知貴宮是誰人設計,但看宮室既有前序主體,
又有過度和轉換,縱橫交錯,層層推演,連每座鐘樓鼓樓的位置均無不深合法理,顯已
掌握了空閒轉化的高度技巧,便知設計者定是此道高手中的高手.令小使臣心悅誠服,
將來回國後定要向敝國王把所學來的東西如實稟上。」葉素冬本來一直看不起這像傻小
子般的所謂高句麗使節,聞言後頓時刮目相看,那知這小子的眼光其實是借自不世梟雄,
黑道巨擘赤尊信的魔種。
    韓柏見他啞口無言,心中暗笑,順口問道:「為何還不開車,不怕遲到嗎?」葉素
冬苦笑道:「若未將下令驅車直進端門,專使或者沒事,未將一定項上頭盧不保。」韓
柏想起朱元璋的各種規矩,心中煩厭,搖頭歎道:「貴皇上或者是體恤臣下的健康,所
以每早都迫你們多作晨運吧:喚:你還末告訴我皇城是誰人設計的。」葉素冬聽他「你
你我我」的稱呼著,心頭反泛起置身江湖的輕鬆感覺,莞爾道:「那人就是當朝元老威
武王,江湖人稱「鬼王」的虛若無先生是也。」韓柏恍然,難怪他會探詢自己和鬼王的
關係,自是因為知道鬼王邀他今午到鬼王府的事。
    這時眾官均走進了端門去.葉素冬微笑通:「專使大人請下車吧:」晨光熹微中,
一隊三十多人混集的騎士,離開小鎮誠恩,踏上官道。
    帶頭者是個四十來歲的鏢悍漢子,長髮披肩,作頭陀打扮,背插大斧,雙目如電,
無論裝束外貌,都不類中土人士。
    而其它二十四名大漢,八名女子,一律神態狠悍,全副武裝.有種天不怕地不怕的
豪勇之氣,教人一見寒心。
    其中一位白衣美女卻沒有兵器,眉目間透出一股淒楚無奈,令人心憐,不用說她就
是水柔晶。
    那帶頭的悍漢忽地勒馬停定,其它人如響斯應,全停了下來,像他們有通心之術那
樣。風行烈肩托丈二紅槍,由官道旁的樹林悠然步出,攔在路心,冷冷道:「來者何人,
報上名來:」帶頭的大漢哈哈一笑道:「好豪氣,我還以為來的是戚長征,原來是你風
行烈,且不止一人。」按著冷哼道:「本人乃人稱色目陀的是也,若非奉有夫人之命,
今天便耍教你血濺當場。」風行烈眼光落到冰柔晶身上,見她體態嬌燒,後若晶雪,暗
讚一聲。同時奇怪為何她見到有人來救,仍沒有絲毫欣喜的坤色.反更增添幾分淒怨。
    但此刻無瑕多想,轉向色目陀訝道:「任你如何裝腔作勢,自吹自擂,但想不動手
行嗎?你不是窩囊得要以水小姐的生死威脅我吧?」色目陀嘴角逸出一絲冷笑,不屑地
看著風行烈,其它人亦露出嘲弄之色風行烈大感不妥,這批人數目不多,可是實力不弱,
兼之有色目陀這等第一流的高手押陣,自己若非有整個邪異門作後盾,連是否能逃命亦
成問題呢但若要殲滅他們,縱可成功,己方亦勢將大傷元氣,這確是一陣硬仗。
    愈接觸甄夫人手上真正的買力,愈覺深不見底,令人心栗。
    色目陀閃著電芒的雙目緩緩掃過官道兩旁的密林,忽地一聲暴喝,也不知何動作,
背上大拜劈空往風行烈飛去。
    風行烈悶哼一聲,丈二紅槍閃電向前激射。
    「當:」兩人同時一震。
    飛斧旋飛開去,回到了色目舵手上,原來斧柄盡端開了一孔,絮著一條黑劫功的幼
鐵索,雞怪如此收放自如。
    色目陀的手下見到風行烈硬擋他們頭兒一詞飛斧,毫不落在下風,均露出訝異之色。
    風行烈一擺紅槍,喝道:「好:果然不槐色目高手,可敢與我一戰定生死。若風某
死了,我的手下絕不留難;若你敗了,便須交出水柔晶小姐。」色目陀瞪著風行烈,好
一會後才通:「說真話我亦手癢得很.只恨夫人下有嚴令,要我見到你或戚長征,立即
把水小姐交給你們,然後各行各路。
    哼:這交易你是否接受,一言可決;我最討厭就是婆婆媽媽,糾纏不休之徒。」風
行烈的心直沉下去,望往水柔晶,只見她一對美目淚花盈眶,卻沒有說話。那還不知這
絕非好事,唉:這甄妖女比之方夜羽更要厲害,己方每一步都落人她的神機妙算中。方
夜羽有她之助,確是如虎添理。
    這批色目高手分明一早便展開搜索水柔晶的行動,故能著著佔上先機。
    色目陀不耐煩地道:「你啞了嗎?」這時連智勇雙全的風行烈亦要俯首認輸,軟弱
地道:「你們滾吧:」色目陀雙目閃過凶光,點頭平靜地道:「衝著這句話,下次遇上
之日,就是你的忌辰:」胯下駿馬一聲長嘶,發力前衝,箭般往風行烈馳去。
    其它人亦似要發心頭怒火般,紛紛策馬前衝,顯出精湛的騎術和勇於征戰的氣概。
    一時蹄聲震耳欲壁,塵土飛揚。
    風行烈見對方如此聲勢,歎了一口氣,避往道旁。
    色目陀等轉眼遠去,只餘下漫天塵屑,和孤零零獨坐馬上的水柔晶。
    她的生騎受到影響,亦要跟著跑去,給切出來的風行烈一把拉著。
    風行烈抬頭往她望夫。
    淚流滿臉的水柔晶低頭向他淒然道:「他們在我身上施了特別手法,又下了天下無
人能解的慢性劇毒,說要讓戚長征看著我慢慢死去,好報蒙大蒙工之仇。唉:長征他如
今在那裡呢?」范良極和陳令方見到前面的韓拍和葉素冬終於肯滾下車來,才敢走出車
外,與兩人會合,往端門走去。
    守門那隊儀容威猛的禁衛軍肅然向他們致敬。
    葉素冬稍退平步,和陳今方乎排,向兩人躬身道:「專使、侍衛長兩位大人請:」
范良極挺起瘦弱的胸膛,正要和韓柏進門,一陣急驟的馬蹄聲,由外五龍橋的方向傳來,
條忽閒一隊十多人的騎隊,蹄聲疾驟地往端門旋風般捲至。
    眾人一齊色變,在大明皇城內,誰人如此斗膽橫衝直撞。
    只有葉素冬臉容不改,像早知來者是何人般向三人低聲道:「我們先讓他一讓。」
.,范良極冷哼一聲,正要抗議,身旁的陳令方拉了他一把,低聲道:「是藍玉:」來
騎已馳至端門前,矯捷地躍下馬來,動作整齊劃一。其中作大將打扮,瘦硬如鐵,勾鼻
薄厝、雙目銳利如肛牽的人,眼光掃過眾人,只略和韓柏和范良極交換了一個眼色,都
看出對方心中的懼意。
    當藍玉經過他們身旁時,兩人均同時感到一陣森寒之氣,那是先天真氣的兆,只從
這點推之,便知陳令方所言不虛,此人確是個不世的高手。
    其它十多個隨從,形相各異,但均達精氣內斂的一流境界,只是擺在他們前這強大
實力,已大出他們料外。
    朱元璋能在江湖翠雄襄脫穎而出,絕非偶然的事,可是當年他們因利益一.而糾合,
但今天由於各種利害衝突,亦逐漸把他們推上分裂的迸緣。
    葉素冬看著藍玉等人去遠後,搖頭苦笑,才再恭請眾人內進。
    各人踏進端門,步過內五龍橋,一座毅峨五土的大殿呈現眼前。
    兩排甲胃鮮明的禁衛軍由殿門的長階直列而下,只是那肅殺莊嚴的氣象足可把膽小
者嚇破膽。
    這就是皇城內最大的三座大殿之一,名為奉天殿,在三屑白色台基之上乃皇朝最高
的權威表徵。
    三層節節內縮的層簷,上藍中黃下錄,而終於收至最高的一點實頂,匯聚了所有力
量,再昇華化入那無限的虛空裡,那種迫人的氣勢,確使人呼吸頓止,心生畏敬。
    大殿除主建外,殿前有大月台,台左角置日冕,台右角置嘉量。前後迴廊,均有石
欄杆,機為精巧。
    面對如此派勢,韓柏深吸一口氣後,才能提起勇氣,登階而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