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6卷)
第十三章 一觸即發

    韓柏詐作眼倦,雙手搓著瞼頰,打著呵欠,希望能把新的掌痕矇混過去,步進內廳。
    三女正和范良極說話,見到他進來。忘記了一夜未睡的心焦和勞累,迎了上來。
    左詩拉開他的手,道:「給我看看!」朝霞咬牙切齒道:「這賤女人真不知羞恥,
夫君只說不想見她吧了怎麼可動手打人呢?」
    柔柔嗔道:「你這傻瓜:為何不躲避呢!」韓柏先是愕然,繼而往范良極望去。
    范良極扮個鬼臉,嬉皮笑臉。
    韓柏心知定是范良極代他說謊解圍,不過現在雖過了關,卻使三女對白華芳恨之入
骨。而范良極這頭老奸巨猾的死猴頭,擺明仍堅信白芳華是虛若無的情婦,故意製造這
形勢,使自己不敢對白芳華存有妄念,因為三女必然攜手反對,那可不是說著玩的一回
事。
    接著回心一想,夢不是說過廳種的特性是無情嗎?
    虛夜月的美麗還可以說是難以抗拒的,但白芳華的姿色卻只在三女伯仲之間,嘿!
雖然她對付男人都欲擒先縱手法極之高明,但自己身具魔種,怎會如此不濟?
    想到這裡,立時出了一身冷汗,首次猜到秦夢瑤暫別的原因。和他有失去秦夢瑤的
可能。
    從自己抵受不了白芳華誘惑這一點,便知魔種仍未成氣候。
    他的魔力就像潮水般漲退著,在離船往找盈散花前,達到了最高峰,此後便不住波
動,有起有落。
    在見過朱元璋後,受他氣勢所懾,魔功更是大幅減退,所以才比往日更不濟事。
    怎辦才好呢?
    是因自己的意志太薄弱,還是因為太好色呢?
    但浪大俠說過他好色不是壞事,問題應在於是自己令人降服,而不是別人令他降伏
罷了。
    左詩愛憐地道:「柏弟的臉色為何變得如此難看?」
    正翹起二郎腿,搖著腳吞雲吐霧的范良極還以為他內傷未癒,不屑地嗤一聲道:
「休息一會便沒事的了:道行未夠的小兒。」
    這時范豹進來通傳道:「陳公來了!」韓柏愕然道:「這麼晚來幹什麼?范豹失笑
道:「這麼早才對,早點已準備好了,專使和侍衛長兩位大人要不要和陳公邊吃邊談。」
    范良極笑道:「你這小子愈來愈風趣了,有沒有練我教給你的絕技?」
    范豹恭敬地道:「一有空便練習,小豹怎敢疏懶。」
    韓柏先和三女進房,為她們蓋好被子,略略盥洗後,換上官服,才出廳去。
    范良極早換過衣服,和陳令方在餐桌上密談。
    韓柏坐入席內,向陳令方笑道:「我還擔心有刺客找你,范老頭堅持你不會出事,
現在看見你生蹦活跳,才放下心來。」
    陳令方道:「京城乃朱元璋的地盤,楞嚴怎敢動我,若出了事,他亦難以脫身,放
心吧!」范良極道:「這小子擔心你先前見朱元璋時說錯了話……」
    陳令方糾正道:「不要讓他這大哥離間我們兄弟間的感情,我只是好奇想知道發生
了什麼事:好有心理準備。唉:昨晚給人纏著。喝多了兩杯,一睡下到四更才醒過來,
所以忙趕來見你們。」
    韓柏取起一個饅頭,塞進嘴裡,吃相之劣,和范良極不遑多讓。
    范良極卻不肯放過陳令方,哂道:「你那是好奇,只是擔心當不成大官,嘿:……
嘿:我有說錯嗎?」
    韓柏想起朱元璋準備重用陳令方.忍不住賣弄道:「現在我的相術得老師傅指點,
大有進步,看看你的氣色,即知你官星高照,你放萬二個心吧!」范良極雙目一瞪道:
「若你不想我向詩她們揭穿你和白芳華的醜事,最好乖乖叫聲師傅,而不是「老」師傅」
陳令方早喜動顏色,拉著范良極的衣袖進逼道:「師傅:你的徒兒有沒有看錯?」
    范良極不耐煩地道:「我教的徒弟怎會看錯相?」
    陳令方欣然道:「待會兒見到鬼王時,大哥便可給他一點顏色,救他知道相術之道,
瀚如淵海,他仍未算天下第一相學家哩!」范良極色變道:「什麼?」
    陳令方愕然道:「你怕比不過他嗎?」
    范良極胡謅道:「我只是怕他見我相法高明,死纏著求我收他作徒弟,你要曉得,
他並不像你那麼不濟事,若用武力迫我,給我打傷了,大家顏面上都不好過,所以你千
萬不要提起我的相術.否則我生宰了你。」說到最後,一副惡形惡狀的的霸模樣。
    韓柏忍著笑向陳令方問道:「鬼王也邀請你去嗎?」
    陳令方點頭道:「昨天鬼王派人來通知我,不知是你們叨我的光,還是我沾你們的
光.鬼王很少對人這般客氣的。」
    范良極看看天色,知道時間無多,迅快道:「老小子剛才告訴了我三件事。第一件
就是採花大盜薛明玉來了京師,弄得人心惶惶。」
    陳令方接道:「我並非老小子,而是大哥你肝膽相照的二弟,大哥千萬勿忘記那盤
棋誰勝誰負。」
    范良極頹然道:「第二件事就是我們的浪大俠大顯神威,負起保護憐秀秀這朵鮮花
之責,當著數千對眼睛在花舫上斬殺了一個倭鬼。」
    韓柏失聲道:「什麼?當時他有沒有穿衣服?」
    范良極倒非常維護浪翻雲,怒道:「現在我才明白為何以瑤妹的修養都捺不住要你
閉嘴。」指了指陳令方道:「第三件事由你來說,對於官場的事,都是你這顯利慾熏心
的人知道得清楚點。」
    陳令方不忿地咕噥一聲。可是知道起程在即,沒時間分辨,歎口氣道:「藍玉藉為
皇上賀壽,昨天黃昏到達京師。」
    韓柏皺眉道:「藍玉是什麼傢伙?」
    陳令方解釋道:「他是朱元璋下除鬼王外最有權勢的大將,和朱元璋的關係一向都
不大好。」
    范良極奇道:「得罪了朱元璋,能保得頭顱已是奇跡,為何他仍能大搖大擺當大官
呢?」
    陳令方道:「此人武功蓋世:嘿:不是蓋世,而是蓋朝庭,只差了鬼王少許,只不
過因從不在江湖行走,所以江湖間知者不多:兼之他手下高手如雲,軍功極大,起始時
很得皇上寵愛。」
    范良極斜眼看著韓柏道:「很多人都是寵縱不得的。」
    陳令方續道:「可是這人不學無術,賦性剛愎,恃功專橫,先後被封為涼國公和太
子太傳,仍覺朝廷待之大輕。恃著駐守在外,山高皇帝遠,擾自罷黜將校,黥刺軍士,
又私占民田,今次來京,絕不會是好事。」
    韓柏心想他來不來京與自己有何關係,並不放在心上,站了起來,道:「起程了。
遲到不大好呢!」范良極愕然看著他道:「你似乎不怕朱元璋的樣子。」
    陳令方看著他左右臉頰的印痕,惶恐道:「朱元璋自己最好色,但卻不喜下面的人
好色,四弟小心點了。」
    范良極道:「是三弟。謝廷石的假的,小柏兒理應升上一級。」
    這時有太監來傳報道:「葉素冬大人到!」三人對望一眼,都湧起奇異的感覺。
    朱元璋似乎挺看重韓柏哩!
    天色微明。
    韓夫人推著韓慧芷躺回狀上,自己坐在床沿,歎了一氣。
    斡慧芷作賊心虛,不敢望向乃母。
    好一會,韓夫人再歎一口氣道:「好好一個家庭,忽然間變到不成樣子,大伯仍生
死未卜。你爹又要赴京當官,將來不知還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哩!」頓了頓續道:「慧
兒:江湖上的事真是碰也不可以碰;寧兒便是榜樣,去了個馬小賊,現在整天歎著找韓
柏.也不理自己千金小姐的身份。到了京後,爹會給你找戶好人家.讓你有個著落.我
也放心了。以後再不准舞刀弄劍,關心江湖的事。」
    韓慧芷暗暗叫苦,讓戚長征聽到這番說話,說不定也會打退堂鼓的,急之下哭了起
來,悲聲道:「不:女兒不嫁。」
    韓夫人慌了手腳,連忙勸慰開解。
    床底下的戚長征心想,你並非不想嫁,而是只願嫁我老戚。既知她心事,傳音上去
道:「寶貝兒莫哭,我老戚必排除萬難,赴湯蹈火,誓要把你娶到手上。」
    韓慧芷經驗終是嫩了點,喜道:「真的!」韓夫人卻會錯了意,加重語氣道:「當
然是真的,我和你阿爹商量過,都是宋翔的四公子和你最登對。不說你不知道,他祖父
乃大詞人宋濂,書香世代,親叔宋鯤乃京城總捕頭,唉:未家真是有頭有面,無人不識。」
    韓慧芷嬌嗔道:「娘啊:你在說什麼呢?你若向襟家提親,女兒就死給你看:天啊:
怎麼辦才好呢?」
    下兩句卻是在詢問床底下的戚長征。
    韓夫人愕然怒道:「娘只是為你好,要生要死成何道理,一向以來,除希文外就數
你最孝順聽話,想激死娘親嗎?」咳嗽起來。
    韓慧芷明知她有一半是假裝出來的,仍嚇得慌忙按慰乃母。
    韓夫人再嘮叨了幾句後,看了看天色道:「唉:天明了,你爹這幾晚都坐立不安,
累得我也沒半覺好睡的。」
    言罷出房而去。
    戚長征爬出床底。
    韓慧芷不理他一身塵土,撲入他懷裡哭道:「怎麼辦才好呢?你定要救我。」
    戚長征緊摟著她,心痛達至極點,暗忖轉瞬便要進入洞庭,自己尚不知是否有命回
來,怎樣「救她」呢?
    船速忽地明顯減慢下來。
    戚長征大訝。摟著韓慧芷到了窗旁,偷偷往外望。
    陽光裡,下游處排了一列七艘戰船,封鎖了進入洞庭之路,心中一震.知道怒蛟幫
已展開全面的反攻了。
    朝陽在水平升上洞庭湖面。
    霞光萬道,襯托著殺氣騰騰的湖上戰場。
    胡節的水師分成十組,布在怒蛟島外二十里的湖面,迎擊怒蛟幫橫洞庭長江的無敵
雄師。
    大小艦雙隊形整齊,旗幟飛揚。
    胡節的旗艦乃是巨型的樓船「奉天號」,甲板高達三層,裝設鐵甲護牆,有若一座
永不能攻破的海上城堡。
    怒蛟幫的先鋒船隊剛在水平出現,胡節的水師便分出兩隊各達百艘以「蒙沖」和
「鬥艦」級為主的戰船,由兩翼抄去,隱成鉗形之陣。
    凌皸天卓立望台之上,哈哈一笑道:「胡節不愧水上名將,一開始便想佔在上風之
處,是欺我怒蛟幫無人,讓我教你見識一下。」
    本立在凌戰天和翟雨時之間的上官鷹退在凌戰天另一側,道:「指揮之權就交在二
叔手中。」
    翟雨時向他點頭稱善,說到打水仗,怒姣幫裡無論經驗智能,除浪翻雲外,凌戟天
可說不作第二人想。
    凌戰天微微一笑,亦不推辭謙讓,目光緩纏掃過廣闊無際的湖面。
    朝陽的光線把一切都淨化了。
    風由敵艦的方向拂至。
    他們現在處的正是水戰最不利的下風位置,對火攻、箭射和船速,均有致命的影響。
    凌戰天輕鬆地道:「胡節想必對我幫歷次水戰,均會下過工夫研究,故一上來便爭
取主動之勢,我偏要教他大吃一驚。」
    上官鷹翟雨時兩人還是第一次遇上這數麼實力驚人的水師,見凌戰天仍如此鎮定從
容,心中折服。
    這時怒蛟幫的所有戰船,亦進入預定的位置,以「怒蛟」押中陣,左右兩翼為「水
蛟」和「飛蛟」,各領約三十艘戰船,布成陣勢。
    凌戰天看著敵船由兩側大外檔包抄而來,隱成合圍之勢,仰天一陣長笑,發出號令。
    中陣處立時放下近百艘小艇,每艇八人,均穿上水靠,連漿如飛,朝敵方橫排水面
的艦隊衝去。
    艇上堆滿一桶桶的燃油,教人一看便知是想用火燒之計。
    三里外的敵艦一陣戰鼓,火炮投石機弩弓箭全都嚴陣以待,準備在敵艇進入射程前,
加以摧毀。
    這時胡節挺立旗艦之上,身旁站滿謀臣戰將。
    胡節兩眼一瞪,皺眉道:「這豈非燈蛾撲火.自取滅亡,唔:敵人必有陰謀。傳令
派出鬥艦百艘,推前一里,布成前防,以制止敵艇接近。」
    當下擂鼓喧天聲中,百艘中型戰船,開往前方,把戰艦移前了一里.與正衝浪而來
的怒蛟幫快艇更接近了。
    這時胡節抄往怒蛟幫離隊大後方的戰船,亦來至左右兩翼之側,快要形成合圍之勢。
    凌戰天微笑道:「胡節這一招叫作守中帶攻,務要迫我們逆風發動攻擊,那他便可
以藉著以多勝少之勢,把我們一舉聲潰,我凌戰天若如你之願,怎對得住老幫主培育之
恩。」
    向翟雨時道:「雨時,你怎麼看!」翟雨時鎮定自若道:「雨時完全同意二叔的戰
略,兩翼抄來的敵艦看似駛往後方,其實只是虛張聲勢,若所料不差,他們即要由兩翼
發動攻勢,那等若纏緊了我們左右兩臂,教我們動彈不得。」
    凌戰天眼中閃過讚賞之色,點頭道:「那我們應採取何種對策。」
    翟雨時雙眉一提,高聲應道:「自是正反戰法,正逆側順。」
    凌戰天仰天長笑道:「怒蛟幫後繼有人,凌某放心了,幫主下令吧!」上官鷹熱血
沸騰,傳令道:「全軍推前一里,兩翼順風反撲敵人。」
    號角聲起,以怒蛟幫的獨門通訊法傳達命令。
    近百艘戰船船舷兩側的掣棹孔一齊探出長槳,劃入水裡,不受風勢影響。迅速往遠
在兩里外的敵人船陣衝去。
    站在對面「奉天號」上的胡節和眾將一齊色變。
    要知他們確如凌翟兩人所料,要在側翼順著風勢,斜斜側擊,可是若敵船移前,自
己兩隊戰船便反落到了下風處,這時若怒蛟幫兩翼的戰船回師反擊,變成順風,則優劣
之勢,與早先擬定的真是相去千里。
    而更可慮者是前方敵艇.載滿火油,這種火油乃怒蛟幫特製,潑在水上會浮在水面,
這種事已有先例。胡節怎敢冒險。
    若他們不能往前直衝,便須繞個大圈,改往兩翼駛去,可要多費時間,戰場上豈容
這等延誤。
    有人道:「可否下令船隊撤退呢?」
    另一人道:「萬萬不可,兵敗如山倒,若軍心渙散,可能連一戰之力都失去了。」
    胡節臨危不亂,道:「遲總好過沒有。第三及第四船隊立即分由兩側趕往增援。」
    命令傳下去。
    這時怒蛟幫的百艘快船,開始進入射裡。
    守在最前方的鬥艦,人人磨拳擦掌,等待命令。又有戰士手執長鉤據準備敵艇靠近
時,把敵艇鉤著或推開。
    怒蛟幫方面亦一陣鼓響,兩翼在飛蛟和水蛟帶領下。轉了個急彎,順風往敵人攻去。
    大戰終於爆發。
    巨舟停了下來。
    戚長征躺在床底下。
    韓慧芷一陣風般推門進來,正要俯身探視戚長征,耳聞他道「乖乖坐在床上,以免
給人進來撞破。」
    韓慧芷喘著氣道:「湘水口給水師的人關了鐵練,又用木柵架在河底,現在爹正和
對方帶頭的人交涉,要他解降柵,讓我們的船通過。」
    由床底看出去,剛好看到韓慧芷線條優美的一截小腿,忍不住探手出去握著,輕輕
摩挲。道:「恐怕很難成事,軍方權勢最大,誰都不賣賬。」
    韓慧芷給他摸得渾身發軟發熱,顫聲道:「不……唔……不用擔心,阿爹乃水運鉅
子。官方很多時都要請他幫手。兼之又是奉旨上京,唔……長……征,人家又要出去為
你探聽消息了。」
    韓二小姐去後,戚長征想起愛撫她小腿的滋味,歎了一聲。
    怒蛟幫正陷於水深火熱之際,自己為何還有心情和美女胡混調情。
    可是回心一想,哭喪著臉亦是有損無益,自己既打定主意和敵人拚個生死,風流一
下有何打緊。
    只是時間不容許,否則佔有了這美女,亦是快事一件。
    管他媽的什麼仁義道德,將來如何,只有天才知曉,何顧忌之有。
    胡思亂想間。
    韓慧芷又轉了回來.不待吩咐,坐到床沿道:「好了:水師方面答應了,很快便可
開航進洞庭。」
    戚長征默然不響。
    韓慧芷嚇了一跳,不理地板是否清潔,聽下嬌軀,拿起蓋著狀腳的床單,探頭望進
床底去,見到戚長征仍在,舒了一口氣.拍著酥胸道:「嚇死人了,還以為你逃了。」
    戚長征咧嘴一笑,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低聲道:「你的小腿真美,終有一天我會
一直摸上去,尋幽探勝。」
    韓慧芷一生規行矩步,知書識禮,所遇者莫不是道貌岸然之士,萬沒有想過有男子
會對她說這種髒話,羞得紅透耳根,不知如何應對。
    兩人默默注視。
    大船一震,再次起航。
    戚長征先是一喜,接著神色一黯道:「船入洞庭,因方向不同。我要立即離去了。」
    韓慧芷淚珠湧出,不顧一切爬入床底,投入戚長征懷抱裡。
    戚長征接著滿懷溫香軟玉.雄心奮起道:「放心吧:為了你,我老戚定會保著老命
回來的。」
    同一時間,他心頭泛起了水柔晶、寒碧翠和紅袖的倩影。
    一顆心像裂成了無數碎片。
    棄素冬一見韓柏,嚇了一跳,道:「專使的臉……」
    斡柏頹然一歎道:「不要提了,貴國的美女真不好惹。」
    棄素冬心道原來這小子昨晚去了尋花問柳。我和皇上都怪錯他了。反放下心來,又
記起朱元璋說過歡喜這小子,神態立即變得親熱無比,打趣道:「下次由我帶路,包保
專使可享盡敝國美女溫柔聽話的一面。」
    韓柏喜動顏色道:「葉統領不要說過就算。」
    葉素冬見他一副色鬼模樣,連僅有一點的懷疑亦盡去,同范良極和陳令方等人行過
見面禮,客套兩句後,故示親熱和韓柏共乘一車,開往皇宮去。
    韓柏勉強提起精神,和葉素冬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葉素冬話題一轉道:「專使有福了,少林派最著名的無想聖僧來了京師,算起來,
你應是他的徒弟輩呢。」
    韓柏應道:「是嗎?」
    葉素冬道:「未將知大人今天要到鬼王府去,所以不敢為你安排節目,胡丞相亦說
要為你設宴,看看情況吧:專使何時有餘瑕心情。便到我們的道場轉個圈,或者有緣見
到聖僧他老人家亦說不定。」
    韓柏心道:教出馬駿聲這種徒弟,想他「聖」極亦是有限,隨口答道:「今晚我好
像沒有什麼好節目?」
    葉素冬暗罵一聲死色鬼,道:「司禮監方面正在籌到專使大人的節目時間表,讓我
和他們打個招呼,若今晚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我便來領你去風流快活一番。」
    韓柏大喜道:「葉統領真是我的好朋友,一定等你佳音。」
    葉素冬暗笑這人喜怒哀樂全藏不住,怎樣當官。但不知如何,反對這嫩小子多了份
好感。
    在御林軍夾道護送下,馬車隊轉入大街,往皇城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