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6卷)
第十章 水月大宗

    「砰!」
    朱元璋寬厚的手掌猛拍在御書房的桌上,眼中精芒閃現,望向伏跪桌前的東廠大頭
頭楞嚴身上,喝道:「楞卿家漏夜來見朕,就是因為浪翻雲終於來了。」
    楞嚴額頭點地,恭謹地道:「微臣本想待到明天早朝才來進稟,但怕皇上責怪,故
冒死來聖駕,皇上見諒。」
    朱元璋冷冷道:「站起來!」
    楞嚴立了起來,仍垂著頭,避免和朱元璋對望,心中奇怪,往日和朱元璋說話,都
是跪著來說,為何今天他會一反常態呢?
    朱元璋背後肅立著兩名太監,凝立如山,氣勢迫人,臉容一點變化都沒有,似乎全
聽不到兩人的對話。
    朱元璋淡淡道:「要多少人和什麼人,方可以殺死浪翻雲,教他逃亦逃不了。」
    楞嚴神色不動道:「若能有老公公和鬼王同時出手,配合微臣和手下的高手,或能
辦到。」
    朱元璋怒喝道:「只是『或能』,浪翻雲真的如此厲害嗎?」
    楞嚴道:「這是微臣真正的想法,不敢胡謅欺騙皇上,浪翻雲已到了由劍入道的境
界,若蓄意逃走,天下恐怕無人可把他攔住。」
    朱元璋微笑道:「那即是說,假若能製造出浪翻雲不能退出的形勢,我們『或可』
把他殺死嗎?」
    楞嚴答道:「正是如此,聖上明察。」頓了一頓又道:「微臣早有定計,只怕鬼王
不肯出手相助。」
    朱元璋哈哈一笑,龍顏轉寒,喝道:「這話休要提起,若無兄英雄蓋世,豈會與人
聯手對付浪翻雲,再也休提,這是對他的侮辱。」
    楞嚴失望之色,一閃而逝。
    朱元璋柙色不動淡然道:「為何卿家對鬼王不出手似感失望呢?」
    楞嚴素知朱元璋的厲害,知道一個應付不好,便是人頭落地的局面,他有陳貴妃保
著,或者好一點,卑聲道:「微臣終是武林之人,不能見到高手的較量,故感失望。」
    朱元璋嘴角掠過一絲莫測高深的笑意,平靜地道:「世事往往出人意表,就算鬼王
不找浪翻雲,可是衝著他和怒蛟幫上任幫主的舊怨,兩人間的事亦不會輕易解決,否則
何需把浪翻雲引到京城來。」
    楞嚴不住點頭,表示同意。
    朱元璋似是閒話家常地改變話題,挨在椅背悠然道:「現在江湖上謠言遍起,其中
一則說卿家乃龐斑首徙,要傾覆我大明,教人失笑。」
    楞嚴駭然跪下,連連叩頭道:「皇上明察,這乃怒蛟幫放散的謠言,針對微臣,皇
上明察。」
    朱元璋嘴角露出一絲柙秘笑意,淡淡道:「卿家且退。」竟沒有再說他自己是否相
信這謠言。
    楞嚴暗凜朱元璋駕馭群臣的手法,務要人戰戰兢兢,生活在惶恐襄,咬牙叩了頭後,
退出房外。
    朱元璋默然半晌後,道:「找葉素冬來!」
    門外有人應道:「遵旨!」
    葉素冬似是一直守候在外,不一會跪倒朱元璋桌前。
    朱元璋沒頭沒腦問道:「水月大宗是什麼人?」
    葉素冬迅速答道:「此人乃東瀛著名的兵法大家,一把水月刀敗盡東瀛高手,乃幕
府將軍的第一教席。」
    朱元璋滿意道:「你在東瀛的工作做得相當好,明早朕會差人送你一名外族進貢的
柔骨美女,包你愛不惜手。」
    葉素冬大喜,連連叩頭道:「謝主隆恩!」
    「砰!」
    朱元璋又拍桌怒道:「倭鬼覬覦之心,始終不息,現在見蒙人蠢蠢欲動,便派人來
渾水摸魚,朕將教他們來得去不得。」
    葉素冬俯伏地上,動也不敢稍動。
    即管他乃白道有數高手,若開罪了朱元璋,不但功名富貴盡付東流,還要株連九族,
禍及西寧派,所以在朱元璋龍腳前,真是呼吸也要放輕一點。
    朱元璋忽地歎道:「好一個浪翻雲,朕愈來愈想和他把杯對飲,暢談心事。是了!
明天葉卿家是否親迎憐秀秀入宮,預備登台之事。」
    葉素冬恭敬道:「微臣會安排得妥妥當當,讓秀秀小姐賓至如歸。」
    朱元璋眼中掠過複雜柙色,語氣卻出奇平靜道:「朕想在賀壽戲前和她單獨一見,
卿家給朕安排一下。」
    葉素冬領命叩頭。
    朱元璋凝坐不動,陷進既痛苦又甜蜜的回憶襄去。
    葉素冬大感奇怪,朱元璋的時間珍貴無比,為何竟浪費在沉默襄?他還是首次遇上
這情況。
    朱元璋忽道:「樸文正那邊有什麼舉動?」
    葉素冬道:「樸文正和侍衛長樸清兩人入黑後便不知所蹤,他們身手非常乾淨,微
臣的手下連他們的衫尾亦跟不到。」
    朱元璋失笑道:「好小子!朕喜歡這孩子,葉卿家好好照顧他吧。」
    葉素冬狐疑道:「皇上的意思是……」
    朱元璋冷喝道:「好好照顧就好好照顧,朕說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葉素冬慌忙請罪。
    朱元璋淡然道:「葉卿家你言有未盡,即管放膽說出來,若有隱瞞,朕絕不輕恕。」
    葉素冬差點要嚇出一身冷汗,先叩三個頭,才稟上道:「皇上明鑒,微臣對此二人
心存懷疑。」
    朱元璋神色不變,平靜地道:「卿家是否覺得他們不像高句麗來的使節?」
    葉素冬道:「正是如此!」
    朱元璋雙目厲芒一閃,道:「可有什麼真憑實據?」
    葉素冬惶恐道:「那純是微臣的感覺,皇上明鑒。」
    朱元璋悶哼一聲道:「楞卿家曾對他作過一個詳細的調查,發覺這兩人的身份沒有
可供懷疑之處,何況陳令方謝廷石兩人豈敢騙我。哼!葉卿家和鬼王關係較好一點,可
否安排兩人碰一碰頭,若無兄精通鬼神相人之道,沒有人能欺騙他的眼睛。」
    心頭不由泛起韓柏那真誠熱情的臉容,暗忖此子若敢欺騙我,自己惟有撇開對他的
歡喜,以最殘忍的手段把他殺死。保持天下的唯一妙方,就是他朱元璋必須遵守自己訂
下來的法則,親情友情愛情全要拋在一旁。
    葉素冬叩頭領命,暗忖鬼王只會賣你的賬,我葉素冬在他心中那有什麼地位?他老
人家成名時,他仍只是跟在師傅背後斟茶遞水的小徙兒。卻不敢出言說辦不到。
    朱元璋又吩咐道:「此事牽連到燕王,關係重大,故必須不動聲色,待至適當時機,
才可採取果斷行動。切記!」
    葉素冬心中一凜,體會到朱元璋背後含意。
    朱棣若與此事有關,那就代表他想弒父造反了。
    一滴冷汗終於由額角滲了出來。
    朱元璋象徵著天下最大權勢的兩隻手在桌面緊握成拳,然後緩緩舒展開來,語氣轉
為溫和,道:「夜了!早點回去睡吧!記緊找人保護憐秀秀,若她損去一條秀髮,你和
楞嚴兩人立即提頭來見我。」最後一句,語氣轉厲。
    葉素冬答道:「皇上放心,無想僧已來到京城,剛才微臣早請得他和敝派沙天放,
一起為皇上護花,即管水月大宗和薜明玉親來,亦不會讓秀秀小姐有一條秀髮斷折。」
    朱元璋歎道:「葉卿家確是朕手下第一智勇兼備的猛將,又難得這麼懂體會朕的心
意。唉!若藍玉學得你三分,和朕的關係就不會弄至今日這田地。」
    藍玉乃朱元璋的封疆大將,戰功蓋世,手下高手如雲,他自己亦是一等一的高手,
朝中數武功,鬼王后便輪到他,然後是燕王棣,楞嚴和他葉素冬,連朱元璋亦要忌這大
將三分。
    葉素冬不敢插嘴。
    服侍了這麼多年,他那還不知朱元璋的脾性嗎?
    讚你時最好表現得惶恐一點,否則他又會認為你恃寵生驕了。
    朱元璋沉吟片晌,始記得自己和葉素冬亦好應回床睡覺,點頭道:「葉卿家看看怎
樣吧!和司禮安排一下那個時間見憐秀秀最適合,也看看何時可和八派最有影響力的人
坐下來共進晚膳,加深認識和瞭解。」接著啞然失笑道:「告訴他們我還是三十年前那
個朱元璋,不須守任何君臣之禮。」
    葉素冬暗忖信你才是白癡,若我真教八派的人當你不是皇帝,我的小頭顱和身體定
要互說有緣再會了。
    表面卻扮作感激流涕地領命。
    三跪九叩後。
    葉素冬退出御書房後,心想今次又平安度過了,下次會否仍是如此走運呢?
    朱元璋感到一陣疲倦,伸手撐著額角,喃喃自語道:「若我仍是以前那個朱元璋,
會是多麼美妙的一回事呢?」
    *
    戚長征和風行烈、趙翼分手後,朝洞庭湖的方向奔去。
    一生人襄,他從未試過心情壞至如此。
    即使當年敗在赤尊信手下,心情亦不至像這刻般壞透。
    身為幫會人物,每天早上起床時,都感謝自己尚能生存。
    黑道的鬥爭是永不會平息的。
    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刻,青樓襄擁美狂歡,又或在酒樓襄大碗酒大塊肉,都會有殺手
忽然加以狙擊。
    他早慣了刀頭舐血,手握長刀和美女親熱的生涯。
    可是他從未遇過甄夫人這樣厲害的人物。
    她每一步行動都是深思熟慮,一針見血,教人無從捉摸應付。
    首次出手,便以雷霆萬鈞之勢,毀了丹清派和湘水幫,還使封寒飲恨長街。
    況且她的武功比之鷹飛亦只高不低,有這樣的人幫助方夜羽,將來就算能把她除去,
恐亦非要付出重大代價不可。
    她如何能忽然無聲無息地隱形起來呢?
    「呀!」
    腦中靈光一閃,戚長征猛然止步。
    這時他正好在一個小山崗上,右方隱隱傳來犬吠之聲,左方五里許處有條呈白色的
長帶子,正是流進洞庭的大河湘水。
    只有利用水道,才有可能把如此眾多的人馬瞬眼間運走。
    當然還需要個龐大的船隊和軍方的掩護。
    地方官府內不乏幫派人物和與幫派有深厚淵源的人,消息必定難以保密。
    只有來自外地,紀律嚴密的正規軍隊,方可完全避過江湖的耳目。
    至此戚長征已肯定是黃河幫載走了甄夫人和她的手下,而胡節的水師負責為他們作
掩飾。
    想到這襄,禁不住心急如焚,發力往湘水的方向掠去。
    不問可知,怒蛟幫的大軍正傾巢而出,而甄夫人,黃河幫和胡節實力雄厚的水師,
則準備對之迎頭痛擊。
    他不知加上自已能起麼作用,可是就算要死,他亦希望能和他們死在一塊兒。
    不片晌他已抵達湘水的東岸,沿河疾走。
    湘水滾滾長流,漁舟都泊在岸旁,江上不見半片帆影。
    戚長征有股仰天悲嘯的衝動,因為他知道自己走遲了一步,無力阻止厄運的發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