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6卷)
第七章 煮酒談心

    足聲響起。
    浪翻雲從深情的回憶醒過來,朝屏風外瞧去。
    河上岸上燈火透窗而入,映照在去而復返憑窗外望的憐秀秀的借臉上。
    她臉貌和身材的線條若山川起伏,美至令人目眩。
    浪翻雲心中升起一種奇異的感覺,似是這情景早曾在往昔某一剎那出現過,禁不住
歎了一口氣。
    憐秀秀嬌軀一顫,往屏風望來低聲道:「誰?」
    她平靜的反應出乎浪翻雲意料之外,站了起來。移到屏風之側,微微一笑道:「秀
秀小姐:是我:浪翻雲。」伸手脫下面具,露出他獨特的尊容。
    連他自己亦不知道為何要暴露行藏,只是意之所之,想這樣便如此做他身在暗處,
憐秀秀看不真切,輕移玉步。直來到他身前兩步許處,才劇震道:「天:真的的你。秀
秀受寵若驚了。」
    浪翻雲洒然一笑,繞過她身旁。逕自來到近窗的椅子坐下。悠然從懷裡掏出一瓶酒
來,放在側旁几上,招呼道:「來:我偷聽了小姐天下無雙的箏曲,好應分半瓶酒給你。」
再嘿然道:「若非剛才聽到小姐指明除龐斑和我外,誰都不見,浪某亦不敢如此冒昧。」
    憐秀秀不好意思地赧然道:「秀秀想到便說,口沒遮欄的,浪大俠見笑了。」
    浪翻雲笑道:「我只是個浪蕩天涯的人,絕和大俠拉不上任何關係,更何況浪某草
莽一名,對行俠仗義一類事,從沒有用心去做過,所以更當不上大俠的美譽。」
    這時丫環花朵兒冒失闖了進來,一見廳內多了個雄偉如山、充滿著奇異魅力的醜漢,
花容失色,便要尖叫。
    秀秀喝止道:「休要無禮:這位是與魔師龐斑齊名的覆雨劍浪翻雲,莫要教人家見
笑了。」
    浪翻雲聞言苦笑道:「只是暫時齊名吧:月滿江之時就可分個高低了。」
    花朵兒拍著胸口,喘著氣雀躍道:「天呀:我竟既見過龐斑,現在又碰上浪大俠,
你們兩個都是小姐最愛提起的人。」
    憐秀秀黯然道:「可是自我見過龐先生後,便再也沒有提起他了。」
    浪翻雲心中一震,知道這自紀惜惜後天下最有名氣的才女,已不能自拔地深深愛上
了龐斑。憐秀秀神情轉為平靜,俏臉泰然若止水,同不想離去的花朵兒吩咐道:「小丫
頭給我去取煮酒的工具來,秀秀打算一夜不睡,陪浪先生喝酒。」
    花朵兒興高烈地去了。
    憐秀秀嫣然一笑,道:「對她來說。你代表的是一個真實的神話。」
    浪翻雲先硬迫憐秀秀在對面的椅子坐下來,微笑道:「那龐斑定是另一個神話,因
為他使到神話裡的仙女動了凡心。」
    憐秀秀不依道:「先生在笑秀秀。」
    浪翻雲雙目爆起精芒,盯著憐秀秀閃著醉人光輝的俏臉,訝然道:「龐斑是否真是
到了斷了七情六慾的境界,竟連你也肯放過?」
    憐秀秀一震道:「到這刻秀秀才明白為何龐先生找上了你作對手。我真不知道究竟
希望你們那一個勝出哩!」這時花朵兒捧著酒具回來,憐秀秀挺身而起,兩主僕開爐溫
酒。
    浪翻雲待要回答。神情一動道:「有人來了!」憐秀秀臉現不悅神色,同花朵兒道:
「給我出去擋著,今晚什麼人都不見。」
    花朵兒應命去了。
    浪翻雲心中一片平靜溫馨,看著憐秀秀扇火煮酒。
    這時廳內除了爐火的光色,窗外透入的燈光外,整個空間都溶在夜色裡,使站在爐
旁正把酒斟進浸在水內暖瓶的憐秀秀,成為了這天地裡最動人的焦點。
    火光中,憐秀秀閃耀著光影的俏臉不時向浪翻雲送來甜甜的笑容,毫不掩飾對浪翻
雲的傾慕。
    浪翻雲不由又回到與紀惜惜初會的那一天去。
    紐惜惜的野性大膽,使人情難自禁。
    憐秀秀是完全另一種類型。
    她永遠予人一種柔弱多情的味兒,教人總像欠了點她什麼似的,這是一種使人心醉
魂銷的感覺。
    同樣地使人難以抗拒。
    尤其在聽過她天下無雙的箏曲後。
    花朵兒和來人交涉的聲音在外響起。
    接著一個男聲在外面道:「楞統領座下四大戰將之一區木奇向秀秀小姐請安,未將
奉統領之命,本有要事面稟。秀秀小姐既不願見,可否讓未將高聲稟上。」
    憐秀秀先向浪翻雲歉然一笑,才應道:「區大人先恕秀秀無禮,請說吧!」區木奇
提聲恭敬地道:「天下最惡最著名的採花大盜薛明玉,被證實潛來了京師,這人武功之
強橫,遠超江湖估計之上,竟能逃過由百多名仇家組成的追捕團,現在京城美女人人自
危,楞大統領已奉旨對他追捕,京城各派人物亦組成「捕玉軍」.教他來得去不得。可
是一天這惡賊仍未授首,總教人不心安,所以楞統領調來一批高手,專責保護小姐,萬
望小姐俯允。」
    浪翻雲為之愕然,想不到自己惹起了如此軒然大波。同時亦想到楞嚴如此關心憐秀
秀,是否因著龐斑和憐秀秀的關係,若給「薛明玉」採了憐秀秀這朵鮮花,楞嚴如何向
龐斑交待?
    憐秀秀暗忖有浪翻雲在我身旁.十個薛明玉都碰不到自己指尖,當然這想法不可說
出口來,淡然道:「如此有勞了,他日定會親自謝過統領的厚愛。」
    區木奇一聲告辭,乘艇離去。
    水沸聲從鐺內傳來,熱氣騰升。
    憐秀秀不怕瓶熱,拿著壺柄提了起來,把熱騰騰的酒注進兩個酒杯裡.再拿起兩個
杯子,一個遞給浪翻雲,自己拿著另一杯,坐到浪翻雲對面,先淺嘗一口,色動道:
「天:世間竟有如此美酒?」
    浪翻雲看著她意態隨便的丰姿,心神俱醉,微微一笑道:「此酒名清溪流泉,乃左
伯顏之女左詩所釀,真酒中仙品,和小姐的箏曲同為人間極品。」
    憐秀秀舉杯一飲而盡。舉起羅袖拭去嘴角的酒漬,輕輕唱道:「尊前擬把歸期說,
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離歌且莫翻新闕,一曲能教腸寸
結。直須看盡洛陽花,如共東風容易別!」
    她的歌聲清麗甜美,婉轉動人。高越處轉上九天雲外,低徊處潛至汪洋之底。
    聽得浪翻雲霍然動容道:「詞乃未代大家歐陽修之詞,曲卻從未之聞,如此妙韻,
究是出自何人的手?」
    憐秀秀赧然道:「那是秀秀作的曲。」
    浪翻雲一震下先喝乾手上熱酒,凝望著這天下第一名妓道:「浪某尚未有意離去.
為何小姐卻預約起歸期來?」
    憐秀秀淒然道:「黯然魂銷者,唯別而已,造化弄人.愛上的人都是不會與秀秀有
任何結果的。」
    提起酒壺,輕移王步,來至浪翻雲旁,恢復平靜淺笑道:「讓秀秀再敬先生一杯。」
    浪翻雲心中不知是何滋味,雙手捧杯,接著像一道銀線由壺嘴瀉下來的酒。
    憐秀秀又為自己添酒,轉身向浪翻雲舉杯道:「若當年先生遇到的不是紀惜惜而是
憐秀秀,會否發生同樣的事呢?」
    浪翻雲哈哈一笑,站了起來,來到憐秀秀身前,和她的杯子輕輕一碰後,柔聲道:
「浪某才是受寵若驚,坦白告訴你,當我第一眼見到小姐時,便想起了惜惜,你說那答
案應是怎樣呢?來:再喝一杯。」
    憐秀秀欣然一飲而盡。
    兩人對坐下來。
    憐秀秀俏臉上升起兩朵似不勝酒力的紅暈,低聲道:「龐斑和先生最大的分別,就
是他有種使人不敢親近的感覺,而先生卻使人忍不住想投進你懷裡,任你輕憐蜜愛,兩
種感覺都是那末動人。」
    浪翻雲啞然失笑道:「聽起來龐斑才是那坐懷不亂的真君子。」
    憐秀秀赧然垂首,輕輕道:「人家是在說真心話啊:嘿:秀秀醉了,翻雲你有醉意
了嗎?秀秀從未試過兩杯酒便給弄倒的。」
    浪翻雲望往窗外,秦淮河上燈火點點,一片熱鬧。隱間人聲樂的,歎道:「不醉喝
酒來幹嗎?就算沒有酒,蕩漾在秦淮河上,對著秀秀如此玉人,我浪翻雲亦要醉倒了。」
    憐秀秀抬頭往浪翻雲甜甜一笑,正要說話,江面傳來兵刃交擊之聲。
    接著慘哼連續響起。
    有人暴喝道:「薛明玉:那裡去?」
    憐秀秀愕然道:「這麼快便來了?」
    浪翻雲卻是心中好笑,想不到薛明玉死後如此搶手,有這麼多人要冒充他。不過借
他的身份來探憐秀秀這朵鮮花。事後確可以推得一乾二淨,乃上上之計,不過條件是必
須武功比薛明玉更高強。
    「叮!」又一聲慘叫。
    風聲在夜空中響起,來人竟破開了保護網,來到船桅之上。
    在長沙城西郊一所破落的山神廟內,風行烈,戚長征兩人和老傑手下的主將趙冀碰
頭,圍坐地上。
    趙冀御年約三十五六風,相貌平凡,可是一對眼極為精靈,整個人透著沉忍狠辣的
彪悍味道。
    趙翼像早知兩人無功而返般道:「這甄夫人確有鬼神莫測的玄機,以萬計的龐大隊
伍,竟忽然間撤退得無影無蹤,像水泡般消失了,事後我雖動用了所有探子,又借助了
與丹清派和湘水幫有深厚交情的幫派,仍我不出一點痕跡,只是這點,已使我們陷於完
全捱打的劣勢。」
    風行熱和戚長征對望一眼,交換了心中的懼意。
    要知谷情蓮的鬼靈精計策。不外以集中勝分散,以暗算明,以主動勝被動這幾點,
現在甄夫人來了這一記還招,登時使他們優勢盡失,可怕處還在不知對方有何後著。
    這甄夫人實在非常高明,教人心生寒意。
    戚長征握拳往虛空一揮,苦惱地道:「這是沒有可能的,她怎能做到?」
    風行烈嘿然道:「我看她也是迫不得已,山城叛軍因毛白意之死已煙消雲散,萬惡
沙堡則名存實亡,兼之莫意閒剛被我們宰掉,使那妖女實力大打折扣,更致命是她和得
力手下們始終不是中原人,要聯絡中原武林,靠的便是這些投誠他們的人,可以想像很
多本來為他們出力奔走的幫派.均會改探觀望態度,再不向他們提供援助或情報,使他
們對這地區的控制力大為削弱。故不得不由地上轉到地下,伺機而動。」
    戚長征喃喃道:「這更使人不能明白他們如何可以如此撤得乾乾淨淨,了無退痕?」
    趙翼道:「我們不須為這事奇怪,因為他們已不是第一次做到這種神跡般的潛蹤匿
隱,當日他們攻打雙修府時,亦成功地把龐大的船隊人員隱形起來。」
    風行烈拍腿道:「是了:他們是得到官府的助力,只有官府的力量方可做到一般幫
派絕無可能做到的事。」
    戚長征色變道:「糟了:我有種非常不祥的感覺。」
    風行烈和趙翼兩人愕然望向他。
    戚長征閉上眼睛,臉上現出難以抉擇的痛苦,好一會後才平復,睜眼望向風行烈,
一臉歉疚道:「風兄:長征想求你一事。」
    風行烈一呆道:「戚兄請說,就算力不能及,我也會盡力而為。」
    戚長征伸手抓著風行烈的肩頭,點頭道:「好兄弟的恩德,老戚永不會忘記。唉!」
風行烈見他像有點難以啟齒,不解道:「這事必是非常緊急,戚兄請直言。」
    趙翼看著這對認識了只有兩天,卻是肝膽相照的年青高手,眼中開過欣賞激動的神
色。戚長征吁出一口氣後,平靜地道:「我想求風兄代我去救水柔晶,而我則立即趕往
洞庭,假若我估計無誤,我幫已離開潛藏的地方,大舉來援,而甄妖女和胡節正陳兵路
上,準備迎頭痛擊。」
    風行烈和趙翼齊感震動,終明白了戚長征的想法和他心內的矛盾。
    因為他必須在怒蛟幫和水柔晶這兩者選擇其一。最後他仍是揀了前者。
    風行烈心中一歎,知道戚長征對他感到歉意的原因,是因為去救水柔晶一事,會令
自己和嬌妻美妾分開一段難以估計長短的時間。際此兵凶戰危的時刻,誰不想留在妻妾
旁,好好保護她們。
    風行烈站了起來道:「事不宜遲,戚兄請指點我尋水小姐之法,立即分頭辦事。」
    戚趙兩人跟著起立。
    趙翼道:「我立刻回去面稟城主,兩位請放心,城主和老傑都是經得起風浪的人,
定有自保之法,兩位放心去吧!」戚長征一陣感動,伸手摟著兩人肩頭,沉聲道:「記
著:我有種直覺,甄妖女比方夜羽更狠辣無情.她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你們小心了。」
    接著低聲說出了找尋水柔晶的方法,言罷三人分道揚鑣,投入能吞噬任何光明的暗
夜裡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