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6卷)
第一章 流水無情

    韓柏把心一橫,咬牙道:「皇上恕罪,這封信小使臣不能寫。」
    朱元璋先是微一錯愕,接兩眼一瞪。射出兩道寒芒,語氣裡多了幾分令人心顫的冰
冷殺機,道:「為什麼?」
    韓柏大是懍然,知道眼前此君喜怒無常,一個不好,立時是殺身大禍。
    眼光亦不避忌,故示坦然地迎上朱元璋的日光歎道:「這就是小使臣剛才為何如此
渴望得到皇上特赦權的原因。唉,小便不知應由何說起,今次我們起程東來時,敝國王
曾有嚴令,要我等謹遵貴國的人鄉隨俗規例,不准說敝國語言,寫敝國的文字,以示對
貴國的臣服敬意;若有違規。必不饒恕。唉:其實小使臣已多次忍不住和陳公及謝大人
用敝國語交談了。嘿!」接又壓低聲音煞有介事道:「說話過不留痕,不懼敝國王知道,
可是若寫成此信,那就是罪證確鑿,教小使臣如何脫罪?」
    朱元璋聽得啼笑皆非,暗忖中竟有如此因由。竟釋去剛才對他渴求特赦懷疑的心,
曬道:「只要正德知道專使是奉朕之命行事,還怎會怪專使呢?」
    韓柏苦臉,皺眉道:「唉:敝國王表面上或者不說什麼,可是心裡一定不大舒服,
責怪小使臣不聽它的命令,那……對我日後的升摧便大有影響了。」
    朱元璋大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點頭道:「想不到你年紀雖輕,卻已如此老謀深算,
這說法不無道理。」沉吟片晌,通:「不過朕說出口的話,亦不收回,信定須由專使親
書,只是用什麼文字,則由專使自行決定罷!」
    韓柏如釋重負舒了一口氣道:「小使臣遵旨,不過請皇上莫怪小使臣書法難看,文
意粗陋就成了。唉:小使臣在說的方面一點問題都沒有,寫就有點困難了。」
    朱元璋心道這才合情理。
    直到這刻。他仍未對韓柏的身份起過半絲疑心,關鍵處當然和楞嚴犯的是同一錯誤。
就是謝廷百和陳今方兩人如何敢冒大不諱來欺騙他,那想到其中有這等轉折情由。
    所以才會給韓柏以這種非通似通的砌詞搪塞過去。
    朱元璋伸出手指,在龍桌上一下一下的敲,眼神轉腹T,不知心裡想什麼問題。
    韓柏一直心驚膽跳,如坐針氈,渾身不舒服,又不敢出言打斷這掌握天下生殺大權
的人的思路。
    朱元璋忽地望向他道:「暫時不用寫信了,專使先回賓館休息吧!」
    韓柏不敢透露心中的狂喜,低頭站了起來,依陳令方教下的禮節,恭敬叩頭後,躬
身退出書房,到了門外,才發覺出了渾身冷汗。
    化身成採花大盜薛明玉的浪翻雲,沿街而行,落花橋巳在望。
    街上行人如曲,肩摩踵接,不愧天下第一都會。
    這時一群鮮衣華服,身配兵器。趾高氣揚的年輕人,正談笑迎面走來。
    浪翻雲一看他們氣派,就知這些狂傲囂張的年輕人若非出身侯門巨族,官宦之家,
便是八派門下,或是兼具這多重的身份。
    他微笑避往一旁,以免和這些人撞上一塊兒,生出不必要的麻煩。
    只聽其中一人道:「誰敢和我打賭,我楊三定能得親秀秀小姐的芳澤!」
    另一人嘲道:「不要那麼大口氣。莫忘了上個月你才給我們京城最明亮的夜月弄得
差點自盡。」接壓低聲音道:「而且聽說秀秀小姐早愛上了龐斑,你有何資格和人爭寵。」
    又有人接口笑道:「我想除了浪翻雲外,誰也不夠資格和龐斑作競爭的!」
    嘻笑聲中,眾人擦身而過。
    浪翻雲為之莞爾,搖頭失笑,隨即踏上落花橋。
    秦淮河在橋下穿流而過。
    名聞天下的爸膝在這入黑前正穿梭往來。
    管弦絲竹之聲,夾雜在歌聲人聲裡,蕩漾河上。
    浪翻雲忽然酒興大發。
    不管是什麼酒,只要是酒就衍了。
    他按橋邊的石欄,定神地注視書似靜又似動的河水。記起了初會紀惜惜的情景。一
股揮之不散的憂傷,泛上心頭。
    人臉全非,河中的水亦不是那日的河水了。
    生命無桓常!
    當惜惜在他懷內逝去時,他想到的只有一個問題:生命為的究竟是什麼?
    這想法使他對生命生出最徹底的厭倦!
    他亦由此明白了百年前的傳鷹為何對功名權位毫不戀棧,只有超脫生死才是唯一的
解脫。
    惜惜的仙去,改變了他的一生。
    就在那一刻,浪翻雲變成能與龐斑抗衡的高手。因為他已勘破一切。再無任何牽掛,
包括生命本身在內。
    生無可戀!
    這些想法像秦淮河的河水般灌進他的心湖內,起了漫漫波瀾。
    淚水忽由他眼內不受控制地流下來,滴進秦淮河內。
    自和左詩在一起後,他把心神全放在外面的世界處,可是在這一刻,也卻像一個游
子回到闊別久矣的故鄉般,再次親吻久違了的泥土。觸到深藏的傷痛。
    就是在這橋下的河段裡,他邂逅上紀惜惜。
    落花橋是個使他不能抗抑情懷波動的地方。
    沒有人可以瞭解他對紀惜惜的柔情,當然:言靜庵是唯一的例外。
    「你來了!」
    一個女子的聲音在他身後起。
    「噢:爹:你老人家哭了,是否想起了娘她這可憐人?」
    浪翻雲有點猶豫,最後還是點了頭。
    那女子語氣轉寒:「原來爹是在想娘之外的女人,否則不會猶豫不安。」
    浪翻雲心中一,暗忖此女的觀察力非常靈銳,禁不住側頭往她看去,立時混身一震。
    世間竟有如此尤物!
    在他見過的女子中,只有言靜庵、秦夢瑤、紀惜惜和谷姿仙可和她比擬。
    她坐在一倆式樣普通的馬車裡,掀起簾幔靜靜地看他,美目裡神色複雜至難以形容,
柔聲道:「爹你身體震了一下,是否因我長得和娘一模一樣。」接微微一笑道:「我特
別為爹梳起了娘的髮髻,戴了它的頭飾。又穿起了她的衣服,你看我像娘嗎?」
    浪翻雲心底湧起一股寒意,他聽出了這「女兒」心底的滔天恨意。
    駕車者身材瘦削,帽子蓋得很低,把臉藏在太陽的陰影裡,看不到臉貌,亦沒有別
轉頭來打量浪翻雲。予人神秘迷離的感覺。
    浪翻雲收斂了本身的真氣,因為他察覺出駕車者是個可與黑榜高手比捋的厲害人物,
一不小心,就會被對方悉破自己的身份。
    這人究竟是誰?
    浪翻雲大感好奇,從對紀惜惜的深情回憶裡回過神來,裝作慚槐地垂下頭,啞聲道:
「你仍怪爹:仍不……肯原諒我嗎?」
    這正是浪翻雲高明的地方,裝作哭沙啞了喉嚨,教這絕色美人分辨不出他聲音的真
假。
    這落花橋非常寬闊,可容四車取印,所以刻下這馬車洎在橋側,並沒有阻塞交通。
    那女子淡淡凝注浪翻雲,幽幽一歎道:「落花有意。流水無清|。這就是女兒為何
約爹到這橋上相見的原因,那是娘一生的寫照,是個事實,原諒與否箅得什麼呢?女兒
要的東西,爹帶來了沒有。」
    浪翻雲想起薛明玉。一聲長歎,沙聲如舊道:「女兒真的想對付朱元璋?」
    女子一震道:「閉嘴!」
    忽然間浪翻雲知道了這女子是誰,那駕車的人又是誰。
    錯非是浪翻雲,否則誰能一個照面就悉穿對方的底子。
    薛明玉這女兒就是朱元璋最寵愛的妃嬪陳貴妃,駕車的人則是朱元璋的的頭號劊子
手楞嚴。
    這推論看似簡單,其中卻經歷了非常曲折的過程。
    首先惹起浪翻雲想到的是誰家女子如此美艷動人,誰人武功如此造詣深厚?
    當然,若非薛明玉曾提過女兒和朱元璋有關,以京城臥虎藏龍之地,他亦一時不會
猜到這兩人身上。
    就是沿這貴的線索,他用言語詐了陳貴妃一。而陳貴妃的口氣反應,通足表露出她
慣於頤指氣使的尊貴身份。
    以她的身份,想私下到這裡來會他,是絕不容易的,除非有楞嚴這種東廠頭子的掩
護,她方可以在這裡出現,不會給宮內其它人知道。
    浪翻雲肯打賭若事後調查陳貴妃這刻的行蹤,必會有個令朱元璋不起疑的答案,例
如去清涼寺還神等,這是楞嚴可輕易辦到的事。
    馬車御者座上的楞嚴。仍沒有回過頭來。但浪翻雲卻感應到對方一發即斂的殺氣,
顯示他對自己動了殺機。
    陳貴妃臉容回復平靜,歉然道:「對不起|。這等話說絕不可說出來,所以女兒失
態了,究竟取到了東西沒有?」
    這可輪到浪翻雲大感為難。
    原本他打定了主意。將藥瓶交給這女兒後,拂袖便走,可是現在察覺得陳楞兩人牽
涉到一個要對付朱元璋的陰謀,怎還能交給對方?
    更便他頭痛的是:如何可以應付楞嚴這樣的高手而不暴露白己真正的身份?
    陳貴妃黛眉輕蹙道:「不是連這麼一件小事,爹也辦不到吧!」
    她每個神態,似怨似嗔,楚楚動人,其是我見猶憐,難怪能把朱元璋迷倒。
    浪翻雲歎了一口氣道:「若爹拿不到那東西,你是否以後都不認你爹了。」
    陳貴妃秀目射出令人心碎魂斷的淒傷,通:「爹是第二次問女兒同樣一句話了,你
若是關心女兒的事,為何還不把藥交出來?」
    浪翻雲進退兩難下,歎道:「藥是取到了,現在卻不在爹身上。」說到這裡,心中
一動,感應到楞嚴正以傳昔人密的功法,同陳貴妃說話,忙運起無上玄功,加以截聽。
    所謂傳音入密,其實是聚音成線,只送往某一方向目標,可是聲音始終是一種波動,
只不過高手施展傳音功法時,擴散的波幅被減至最弱和最少,但仍有微弱的延散之音,
碰上浪翻雲這類絕頂高手,便能憑深厚玄功,收聽這些微不可察的「餘音」。
    只聽楞嚴道:「好傢伙,他察覺到我們的密謀,東西定在他身上,下手巴!」
    陳貴妃仰起人見人憐的絕色嬌客,往浪翻雲望去,幽幽道:「娘臨終前,要女兒告
訴爹一句話,爹想知道嗎?」
    浪翻雲暗呼此女厲害。若非他截聽到楞嚴對她的指示,定看不破她的口蜜腹劍,暗
藏禍心。因為她的表情神態實在太精了,難怪朱元璋都給她倒了。
    浪翻雲裝出渴想知道的樣兒,踏前一步。靠到車窗旁,顫聲道:「你娘說了什麼遺
言?」
    陳貴妃雙目一紅,黯然道:「爹湊過來。讓女兒只說給你一個人聽。」
    浪翻雲心知肚明這不會是好事,卻是避無可避,心中苦笑挨到窗旁。
    陳貴妃如蘭的芳香口氣,輕噴在他臉上,柔聲道:「娘囑女兒殺了你!」
    同一時間,浪翻雲小腹像被黃蜂叮了一口般刺痛,原來窗下的車身開了個小孔,一
支長針伸了出來,戳了他一下。
    浪翻雲裝作大駭下後退,「砰!」一聲撞在橋緣石處。
    簾幕垂下,遮蓋了陳貴妃的玉容。,楞嚴揮鞭打在馬股上,馬車迅速開出,留下假
扮薛明玉的浪翻雲一個人挨在石欄處。
    馬車遠去。
    就在這時橋約兩旁各出現了十多名大漢,往他迫來。
    浪翻雲眉頭大皺。
    原陳貴妃刺中他那一針,淬了一種奇怪之極的藥液,以他的無上玄功,竟功差點禁
制不住,讓它長進經脈裡。
    這還不是他奇怪的地方。
    而是這種藥液根本一些毒性都沒有。這豈非奇怪之極,照理陳貴妃既打定主意要殺
死他這個「父親」,為何不乾脆把他毒死。
    想到這裡,靈光一現,一聲長嘯下,翻身躍往長流不休的秦淮河水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