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5卷)
第十一章 草莽天子

    韓柏給秦夢瑤下船前激起的信心,在踏入皇宮後,被那莊嚴肅穆的氣氛打得一滴不
剩。
    在前後各兩名太監護引卜,他戰戰兢兢地在內宮的廊道上走著。
    在這一點聲音都沒有的地方,足音分外令人刺耳心驚。
    他很想問問身邊這些臉無表情的太監還要走多久,但記起了葉素冬在內五龍橋把他
交給追些太監前,曾吩咐過他切勿和任何太監交談,因為那是朱元璋所嚴禁的,只好把
話悶在心裡。
    同時亦不由暗服設計建造皇宮的人,竟可創造出這種使人感到肅然生敬,自覺渺小
的建群。
    九彎十曲後,又過了三重看似沒有守衛的門戶,太監停了下來。
    忽然四人對著前面緊閉的大鐵門跪伏地上,齊聲高呼道:「高句麗專使樸文正到!」
    韓柏失驚無備下嚇了一大跳,在迥音湯漾時,正不知應否亦跪下來,大鐵門無聲無
息地滑向兩旁,兩名年約五十的太監作出恭迎的姿態,請他進去。韓柏還是第一次見到
底下裝了滑軸的門,不禁歎為觀止。
    在這兩名太監恭身前,兩對精光生輝的眼睛掃過他身上,登時使他生出無法隱藏任
何事物的感覺,比直接搜身還管用,不由暗猜這兩人定是那些影子太監中的兩位。只不
知他們的頭頭,原本是聖僧,現在變了太監的老傢伙是否躲在暗處盯著他。
    想到即將見到大下最有權勢的人,只感頭皮發麻,硬著頭皮走進去。
    這御書房稱為御書殿倒適當點。
    房分前後兩進。
    內進被垂下的長竹所隔,隱隱約約見到燈光裡一個人影正在朝南的大書桌上據案而
坐。
    那兩名老太監打出手勢,著他自行進內。
    韓柏先在心底叫了幾聲娘後,才舉步為艱地往內走去。
    穿過竹,寬廣的密封空間呈現眼前,除了正中的大書桌外,四周全是高過人身的大
書櫃,放滿宗卷、文件和書籍。
    那坐在書桌的人正低頭閱看著桌上的文書,身裁雄偉,穿一襲繡著九條金龍的淺絳
袍服,頭頂高冠,自有一種威懾罘生的王者霸氣。
    朱元璋聽得足音,驀地抬起頭來,銳利如箭的眼神往他射來。
    他形相奇偉,眼耳口鼻均生得有巽常人,若分開來看,每個部分都頗為醜惡,但擺
到一張臉上時,卻又出奇地好看和特別,充滿著威嚴和魅力。
    韓柏雙膝一軟,學那些太監般跪伏書桌前的地上,恭恭敬敬叩了三個頭,叫道:
「高句麗專使樸文正參見大明天子!」
    朱元璋離開書桌,以矯健的步履來到韓柏伏身處,一把將他扶了起來,精光懾人的
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會,呵呵一笑道:「他們沒有說錯,文正你果是非凡,哈哈!」放
開韓柏,走了開去,到了書桌前,一個轉身,眼睛再落在他臉上。
    韓柏心叫天呀!皇帝老子竟碰過我。
    站了起來的朱元璋又是另一番氣勢。
    只見他雖年在六十間,但身子仍挺得筆直,毫無衰老之態。
    他的手和腳都比一般人生得較長,一行一立,均有龍虎之姿,氣概迫人,教人心生
懼意。
    韓柏囁嚅道:「皇上……小臣……」
    朱元璋坐到書桌上,向他招手道:「過來!」
    韓柏忽然發覺陳今方這師傅教下所有應對禮節,在朱元璋面前全派不上用埸,膽顫
心驚下移步過去,來到朱元璋前,垂下頭來,不敢和對方能洞穿肺腑的目光對視。
    朱元璋淡淡道:「抬起頭來望著朕!」
    韓柏暗忖以前總聽人說,直視皇帝是殺頭的大罪,為何現在竟全不是那樣子的,無
奈下抬起頭往這掌握著天下命運的人望去。
    朱元璋雙目神光電射,看了他好一會後微微一笑道:「正德既派得你出使來見我,
定對我國的古今歷史,非常熟悉吧!」韓柏只覺喉嚨乾涸,發聲困難,惟有點頭表示知
道。
    朱元璋伸手搭在他肩頭上,親切地道:「朕歡喜你那對眼睛。」
    韓柏為之愕然,為何聽來那些關於朱元璋的事,和眼前這毫無皇帝架子但卻自具皇
者之姿的朱元璋完全不同呢?忍不住奇道:「歡喜我的眼睛?」
    慌亂下他忘了自己的官職身份,竟自稱為「我」。
    朱元璋豪氣奔放地一聲長笑,再從書桌移往桌旁,兩手負在背後,走了開去,站定
背著他道:「那是對充滿天真、熱誠和想像力的眼睛,朕下面的人裡,沒有一對像你那
樣的眼睛。」
    霍地轉過身來,傲然道:「朕所以能逐走韃子,掃平天下群雄,並非武功謀略勝過
人,而是朕有對天下無雙的眼睛,絕不會看錯人,正因為沒有人比朕更懂用人,所以天
下才給朕得了。」
    韓柏心道:「你真的不會看錯人嗎?胡惟庸和楞嚴之流又怎麼計算。」
    不由垂下頭去,怕給朱元璋看到他的表情。
    豈知朱元璋竟看穿了他的心意,嘿然一笑道:「專使不用掩飾心中所想的事,你既
和謝廷石由山東繞了個大圈到朕這裡來,對本朝之事必有耳聞,哼!誰忠誰奸,朕知道
得一清二楚,什麼都瞞不過朕。」
    韓柏愕然抬頭望去,剛捕捉到朱元璋嘴角一現即斂高深莫測的冷笑,只覺遍體生寒,
才知伴君如伴虎之語,誠非虛言。
    他很想問朱元璋立即召他前來所為何事,卻總問不出口來。
    朱元璋搖頭失笑道:「朕召專使到來,本有天大重要的正事,等著要辦。可是看到
你這等罕有人才,卻忍不住心中高興,故話興大發,對著你這外人說起心事來。唉!可
能朕太久沒對人這樣說話了。」
    韓柏手足無措,只懂點頭,連道謝都忘記了。他做夢也沒有想過,見到朱元璋會是
這般情景的。
    朱元璋凝然卓立,指著他道:「專使應是膽大妄為之人,為何不敢對朕暢所欲言,
要知你縱然開罪了朕,朕亦絕不會施以懲罰,因為專使代表的乃是貴國的正德王。」
    韓柏見他坦白直接得驚人,膽氣稍壯,吁出一口氣,乘機拍馬屁道:「皇上真厲害,
竟能一眼看穿小使臣真正的本來情性。」
    朱元璋微笑道:「因為專使有點像以前的朕,只是欠了一樣東西,那就是野心;沒
有野心,休想做得成皇帝。」
    韓柏呆了一呆,暗呼厲害。難怪他能成為統率大下群雄的領袖,竟一眼看穿了自己
是個沒有野心的人。
    朱元璋的談興像江河暴瀉般不可收拾,冷然道:「要做皇帝當然是天大難事,但要
長保江山則是更難事,為帝之道,首先便是絕情絕義,凡有利的事,便須堅持去做;無
利之事,則碰也不碰。所以朕最討厭孔孟之徒,哼!『何必曰利,只有仁義。』天下間
再沒有比這更虛偽的言詞了。自古以來,秦皇漢武,誰不是以法家治國,懦家的旗號,
只是打出來作個幌子而已!法家就是只講法,不論情。」
    韓柏驚魂甫定,思路開始靈活起來,道:「可是若天下人全以利為先。豈非鬥爭仇
殺永無寧日?」
    朱元璋龍目神光一現。喝道:「說得好!坦白告訴朕,若非我大明國勢如日中天,
貴王會否遣專使萬水千山,送來最珍貴的靈參,又獻上貴國地圖,以示臣服,說到底還
不是為了個『利』字。」
    韓柏囁嚅道:「這個嘛!嘿……」
    朱元璋微微一笑道:「聽楞卿家說,專使精通少林心法,不知對中原武林的事,是
否亦同樣熟悉。」
    韓柏心中一凜,難道楞嚴是奉朱元璋之命來殺人滅口的?若是那樣,陳令方的小命
豈非危險非常,口中應道:「知道一二!知道一二。」
    朱元璋忽地沉默下來,好一會才道:「今天朕召專使到來,就是希望和專使商量一
下,再由專使以貴國文字揮就一書,向貴王提出警告,因為東洋倭子正蠢纛欲動,密謀
與韃子聯手,第一個目標就是貴國。」
    韓柏終於臉色劇變,擔心的當然不是東洋倭子,而是他的高句麗書法。
    遍體立時淌出冷汗。
    忽然間他知道范良、自己,甚至浪翻雲都低估了朱元璋的厲害,若讓他悉破假冒的
身份,不但自己不能生離此地,連到了莫愁湖的范良極等人亦將無一倖免。
    他的心驀然冷靜下來,魔種提升至最濃烈的程度,籌謀免禍之法。
    *
    顏煙如又撲回蓬艙裡,臉上現出驚怒交集的表情,一手抓著浪翻雲的後領,看情況
像要把他硬拖到艇外去。
    豈知身子一軟,竟倒入了浪翻雲懷裡。
    浪翻雲做戲做到足,嘿然淫英兩聲,道:「小乖乖!看情況你是應付不了吧!讓我
替你出頭好嗎?」
    顏煙如雖渾身發軟,說話的能力猶在,駭然道:「你怎能自解穴道?」
    旋又記起道:「你……你服了我的毒丸,若敢對我無禮,我死都不把解藥給你。」
    浪翻雲對她的惶恐大感歉然,但卻不得不寒聲道:「橫豎要死,還有什麼可怕的,
不過若想我放你一馬,最好和我合作。」
    那女婢轉過臉來叫道:「小姐!他們來……噢!」這才發覺自己的小姐反落到這淫
賊手上,臉色劇變下,俯身拔出放在一旁的長劍,撲了過來。
    浪翻雲探手捏著劍尖,送出內力,封閉了她的穴道。
    女婢軟倒船上。
    浪翻雲戴好竹笠,一手挾著包袱,另一手挾著顏煙如,來到艇頭。
    只見三艘快艇,每艇上各有五、六名武林人物,持著各式各樣的兵器,如臨大敵般
把他們緊緊圍在河心。
    午後柔和的陽光,灑在河水上,閃爍生輝。
    河上載著詩人騷客的艇子早避到兩旁去。
    浪翻雲哈哈一笑,道:「你們若敢過來,薛某立即斃了手中女子。」他根本弄不清
顏煙如這些來尋薛明玉晦氣的武林人物的關係,故意詐他們一詐,看有何反應。
    左邊艇上一名五十來歲的大漠顯是身份特高的,暴喝道:「薛明玉你若還算是一個
人,立即放下手中女子,和我們分出生死。」
    另一邊艇上一個三十來歲的女子怒叱道:「你這惡賊滿身罪孽,還不束手就擒。」
    浪翻雲聽他們口氣,都是白道中人,放下心來,一陣冷笑,挾著顏煙如沖天而起,
往左方那艇掠去。
    要知憑他的真實功夫,要脫身當然易如反掌,可是既冒充了薛明玉,自然要冒充到
底,那就絕不可用出真本領來。
    一刀一劍,喝聲中,迎臉劈至。
    浪翻雲把顏煙如往前送出,若對方不變招,會戳在這女子身上。
    對方當然不知浪翻雲在虛張聲勢,駭然裡往後躍退。他們對付的是天下著名武功高
強的採花大盜,一出手自是全力施為,急切下如何來得及變招,只好往後疾退。卻忘記
了這是窄小的快艇,「咚咚」兩聲,兩人失足翻進波光蕩漾的河水裡,濺起一天水花,
在陽光下點點光生,煞是悅目。
    浪翻雲伸手接了最先發話那漢子一掌後,把顏煙如往另一個方向搶上來的兩人拋過
去,一聲長笑道:「失陪了!」倏地躍上篷頂,腳尖一點,落往剛在一旁駛過的另一小
艇上,在艇上男女瞠目結舌下,再大鳥般騰空而起,凌空橫渡兩丈遠的河面,隱沒在街
上鬧哄哄的人潮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