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5卷)
第七章 刺殺行動

    莫意間獨據一席,在昨晚才曾被鮮血染紅了的花街一所酒樓上的雅座喝著悶酒。
    街上行人熙攘,一點看不出昨夜曾發生了大屠殺。
    所有體均被秘密運走,血跡亦洗刷得一乾二淨。
    街上陽光漫天,可是莫意閒的心境卻是密雲不雨的悶局。
    他並非為昨夜的未竟全功而失落。
    與臭味相投的談應手聯擊浪聲雲慘敗後,再沒有打擊是他受不了的。
    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這樁奇恥大辱,可是他絕過不了自已那一關。
    當別人望向他時,他總看出那背後的鄙夷。
    他莫意閒只是個棄友迷生的懦夫。
    孤竹和十二游上的叛離對他的自信是另一個嚴重的傷害,使他清楚知道巳大不如前。
    他曾試過發奮圖強,潛修武技,但努力了數天後,就頹然廢止。因為他深知以自己
的天份才情,這一生休想超越浪翻雲。
    於是唯有每晚到妓寨縱情酒色,麻醉心中的惱恨與憤怒。
    他很想離開方夜羽,找個無人的地方,躲上一兩年,至少待攔江之戰後,看看結果,
才再決定行止。
    可恨這亦不行。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失去了方夜羽這靠山的可怕後果。
    這十多年來,與談應手狼狽為奸下,真的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連他亦弄不清楚
結下了多少仇怨。
    現在談應手已死,若再脫離方夜羽,又沒有了孤竹等爪牙,所有苦候已久的仇家們。
絕不會放棄可攻殺他的良機。
    那些對他恨之刺骨的人,自不會講江湖規矩,只會不擇手段來對付他.那時他將沒
有半天安樂日子可過。
    進既不能,退亦不得。
    為何會陷身進這種噩運裡,他喝掉了杯中的酒,意興闌珊地站了起來,擲下酒資,
步履沉重地來到了街上。
    秋盡的溫熱陽光照到他肥胖的軀體上。街上的熱鬧與他半絲關係都imc有,和其它人
相比,他是處在另一灰暗無光的世界裡。
    他升起不知何去何從的感覺。
    就在這時,心中生出警兆。
    戚長征這時正在對街另一座酒家靠街的台子處,通過窗子全神貫注地虎視著步往街
上的莫意閒。
    他能在這個時間坐在這張椅子裡,其中實動用了龐大的人力物力,更絞盡了腦汁。
    他這時的外表只像個黝黑老實的行腳商人,在寒碧翠美麗的妙手施為下,他搖身一
變成了另一個人。
    谷倩蓮這小靈精想出來的計劃,大膽得連干羅亦為之動容。
    在他們把形勢分析給他知道後,她眼珠一轉,便想出了連環毒計。對付敵人。
    第一步就是找敵方一名高手,加以刺殺。
    老傑立時動用了仍留在長沙府內外的偵察力量,最後探選了莫意閒做對手。
    現在戚長征就是來執行任務。
    街上的莫意閒停了下來,那胖臉上肥肉迫得,瞇成兩線的小眼精芒亮起,往他望來。
    戚長征知道對方感應到自己帶著深刻仇恨的眼神,心中暗讚,一聲長嘯,穿窗而出,
落到街心處,輕提長刀大笑道:「怒蛟幫戚長征來也.明年今日此刻,就是你莫意閒的
忌辰。」
    「蹼:蹼!」腳步聲中,往對方迫去。
    「習!」莫意閒呵呵一笑,亮出鐵肩,表面雖從容自若,卻心生警惕,細察四周是
否還伏有風行烈,干羅那類高手。
    暗暗叫苦。
    甄夫人和一眾高手,早追出了城外,現在的他孤立無援,何況眼前這種以命搏命的
生死決戥,數招即可分出勝負,不由萌生退意。
    四周的行人嚇得紛紛逼進兩旁的店去,連附近的幾個官差聽到動手的人是戚長征和
莫意閒,比任何人更迅速躲了起來,更不要說前來干涉了。
    戚長征的臉容變得出奇地平靜,兩眼像兩枝利箭般刺進莫意閒眼內,天兵寶刀發出
凜烈無比的殺氣。往對手罩捲而去,全身衣衫無風自動,獵獵作晌。形相之威武,直似
佛前的降魔金剛一般模樣。
    莫意閒自知心虛膽怯,難以在氣勢上壓倒對方,一聲短嘯,手中鐵扇一搖,化出十
多道扇影,擴散開去,封鎖了敵手所有進路。
    他的一扇十三搖,陰柔詭毒.罕有硬攻的手法。專事黏貼緊貼的技倆,只要敵兵給
他纏上,絕難以展開攻勢。那時只要真氣稍衰,便會給他破開空隙,無孔不入地攻進去,
比之兇猛的手法更人感到難以應付,厲害非常,否則亦不能成為黑榜高手。
    所以一開始,他便迫戚長征作埋身拚鬥。
    戚長征夷然不懼,手中長刀彈起,斜斜畫往敵人虛實離分的扇影裡。
    長刀霍霍的劈風聲,連街頭銜尾躲起來觀戰的人亦清楚可聞.可知這一刀實貫滿強
大的氣勁。
    莫意閒見對方這左手一刀精妙絕倫,覷準自己攻向他左肩的一扇直畫而至,雖是心
中凜然,卻毫不驚慌,自恃功力較對方深厚。忙運起全力,準備硬架敵刀,同時打定主
意,一旦迫迫對方後。在對方伏在暗處的人撲出來之前,立即迷之夭夭,不讓對方形成
圍攻之局。
    冷笑一聲,扇形散去,鐵扇折合起來,閃電般往對方刀頭點去。
    戚長征像早預知他有此一著般,哈哈一笑,刀光一閃即沒,繞往莫意閒左側死角,
出神入化地又再一刀側斬他的肥腰。
    莫意閒想不到如此聲熱洶洶的一刀,竟發了一半就撤回去變成另一怪招,刀勢仍緊
緊籠罩著自己,竟是纏獸的格局,擺明不讓自己脫身,更暗暗叫苦。鐵扇一揮,發出一
片勁厲風聲,先是橫掃,接著直砸,全是不留手的搶攻。改陰柔為硬擊。威猛絕倫。
    戚長征大刀驕天飛騰,在敵人扇影裡吞吐變化。
    金遺交鳴聲不絕於耳。
    戚長征不住後追,看來落在下風,只有莫意閒心叫不妙,他本以為這一輪猛攻,定
能迫得對方陣勢大亂,自己便好乘勢退走。
    那知對方退而不亂,每一刀仍留有後著。待他氣勢稍衰,立即含在此消彼長下,展
開反撲。換言之,若莫意閒這種最耗真元的打法,不能一舉斃敵,將遲早被對方反攻過
來。
    在一般情況下,莫意閒自可改採守勢.應付敵人的反攻後,再重組攻勢,可是在現
今應時會有敵人加入這伏擊之戰的時刻,他絕不可容有這情況出現,因為在敵人主攻下,
他更難以脫身,惟有保持現在的強攻,希望敵人捱不下去。
    換句話說,莫意閒正騎在虎背上。
    縱使真元損耗剩盡,亦要這般苦撐下去。
    一時扇影刀光,在街心處翻滾不休。
    戚長征的左手刀比之以前更成熟了,毒辣詭幻,雖仍不住後逼,卻絲毫不露啟象,
還蹈隙尋瑕地針對著對方水銀瀉地式的狂猛攻勢。
    瞬眼間,他們應戰了近三十招,形勢險惡至極點,連街旁觀戰的人亦看出只要任何
一方稍有失誤。將是立刻血濺命喪的淒慘收場。
    莫意閒一聲狂喝,施出十三搖裡一著精妙招數。借鐵扇開,發出的勁氣,破入對方
刀勢裡。
    戚長征暗叫厲害,倏地避退。
    莫意閒展盡混身解數,才取得這逃走的一線空隙,那敢遲疑,如影隨形追殺過去。
    只此一著。便知莫意閒不愧身經百戰的黑榜級高手,要知他若往左右橫移,又或向
後方退走,都難逃被截擊的命運。只有乘勢迫前,衝破戚長征這缺口,才是最上之策,
說不定還能趁勢擊傷戚長征,那就更理想了。
    戚長征一聲長嘯.改退為進,一刀向莫意閒攻來,竟是不顧自身同歸於盡的打法。
    莫意閒絕有把握殺死戚長征,可是自己將不免也受重傷。在這種強敵暗伺的環境裡,
那和死亡並沒有什麼分別,只是遲早的問題。
    放生死在眼前立判的一刻,莫意閒顯示出貪生怕死的本性。狂喝一聲,猛往旁移,
改攻為守,優勢盡失。
    戚長征刀勢被壓久矣,得此良機。立時轉盛,長江大河般卷殺過去。
    同一時間,扮成高大老人的風行烈閃電般由屋頂疾刺而下,丈二紅槍化作一道紅芒,
向著莫意閒的肥腰後背刺去,拿捏的時間、角度、力道均渾若天成,無有分毫偏差。
    莫意閒收攝心神,扭側肥腰,運勁一振,鐵扇分別射出兩支扇骨,往兩人激射而去。
    要知他為了逃命,被迫以剛勁硬手攻敵,實屬不得已為之,而陽勁進速快速,不像
陰勁般後力綿綿,故一迫下立成劣勢,偏偏風行烈揀這要命的時刻偷襲,怎不救他連壓
箱底的秘招亦施展出來。
    這時他背後是一間金石文物的店,裡面擠滿觀戰的路人,只要這兩支扇骨能使這兩
名年青的敵人攻勢稍緩,他即可撞入裡的人堆內,那時逃走的機會,將大大增加,否則
就是血濺當場之局。
    戚風兩人怎會看不通這形勢,同聲大喝,分別施了個「卸」字訣,挑開扇骨,但身
形終緩了一緩。
    莫意閒大喜,壓力一輕下,往後疾退。
    風行烈狂喝一聲,兩手一送,使出「燎原百擊」中三下擲槍法中的「虛有其表」,
丈二紅槍化作一道閃電,追上莫意閒。
    莫意閒想不到他有此一著,無奈下一掌劈往槍頭處,另一手的鐵扇則往戚長征的天
兵寶刀掃去。
    成名非僥倖,生死搏鬥中,莫意閒的應變和沉狠,均表現出一代黑榜高手的風範。
    「啪!」莫意閒掌緣切在槍鋒處,立時魄散魂飛,原來掌觸處亂虛無力,紅槍廳手
往地上掉去。
    原來這招「虛有某表」真的只是虛張聲勢,乃厲若海所創奇招之一,只看著速度來
勢、聽著破空之聲,任誰都會相信這槍貫滿了力道,於是全力格,就像莫意閒現在所犯
的錯誤那樣。
    莫意閒用錯了力道,差點側跌往風行烈那一方,一個踉蹌後,便把手提回來,內勁
也逆流而回,立時噴出一口鮮血。
    戚長征的刀剛砍在扇上。
    莫意閒四十年來從未失過失手的鐵扇竟甩手而去。
    風行烈早閃至另一側,一拳擊往他胸前檀中大穴。
    莫意閒狂喝一聲,移過肩頭,硬擋了他一拳,另一手指彈在戚長征變招劈來的天兵
寶刀身處。
    肩骨碎裂之聲立時晌起。
    這時三人貼身纏鬥,天兵寶刀展不開來,戚長征冷哼一聲,一肘往莫意閒脅下撞去。
    風行烈箕張兩指,插向他雙目,務要他看不清楚戚長征的攻勢。
    在這危急存亡之際,連思索的時間亦來不及,莫意閒左拳猛聲風行烈腰腹處,另一
掌拍在戚長征的手肘處,同時拔身飛退。
    「蓬!」風行烈攻向他只眼的手改為下切,和他致命的拳頭硬拚了一記。
    戚長征的手肘亦給他拍中。
    風戚兩人全身一震,往後跌迫半步。
    莫意閒一聲長笑,凌空退飛,眼看避入身後的裡,一道紅光,卻由地上飛起,閃電
般追上莫意閒,穿胸而入。
    原來風行烈使出燎原槍法「三十擊」內詭異之極的「平地風生」,腳跺槍尾,把槍
翹起並較正了角度.運勁一挑,丈二紅槍立時由地上激射斜上,正中敵人。
    當年厲若海教風行烈這著腳法,只是基本功便練了他三個月,可知其難度之高,今
日終收到了成效。
    紅槍帶著一蓬血雨,由背後飛出,插在前的石地上,槍尾還不住搖顫著。
    嚇得內的人駭然後退,混亂不堪。
    莫意閒眼耳口裡鮮血狂噴,凌空跌下,「蓬」的一聲,肥軀像堆軟泥般掉在街旁,
立斃當場。
    風行烈和戚長征對望一眼,心中駭然,直至這刻才敢相信成功殺了個黑榜級的高手。
    兩人知道敵人隨時會來,交換了個眼色後,戚長征「呼」一聲躍上屋頂,望東邊去。
    風行烈拔回紅槍,亦由另一方向掠去,轉瞬不見。
    旁觀的人這時才懂得繼續呼吸。第七章 刺殺行動
    莫意間獨據一席,在昨晚才曾被鮮血染紅了的花街一所酒樓上的雅座喝著悶酒。
    街上行人熙攘,一點看不出昨夜曾發生了大屠殺。
    所有體均被秘密運走,血跡亦洗刷得一乾二淨。
    街上陽光漫天,可是莫意閒的心境卻是密雲不雨的悶局。
    他並非為昨夜的未竟全功而失落。
    與臭味相投的談應手聯擊浪聲雲慘敗後,再沒有打擊是他受不了的。
    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這樁奇恥大辱,可是他絕過不了自已那一關。
    當別人望向他時,他總看出那背後的鄙夷。
    他莫意閒只是個棄友迷生的懦夫。
    孤竹和十二游上的叛離對他的自信是另一個嚴重的傷害,使他清楚知道巳大不如前。
    他曾試過發奮圖強,潛修武技,但努力了數天後,就頹然廢止。因為他深知以自己
的天份才情,這一生休想超越浪翻雲。
    於是唯有每晚到妓寨縱情酒色,麻醉心中的惱恨與憤怒。
    他很想離開方夜羽,找個無人的地方,躲上一兩年,至少待攔江之戰後,看看結果,
才再決定行止。
    可恨這亦不行。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失去了方夜羽這靠山的可怕後果。
    這十多年來,與談應手狼狽為奸下,真的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連他亦弄不清楚
結下了多少仇怨。
    現在談應手已死,若再脫離方夜羽,又沒有了孤竹等爪牙,所有苦候已久的仇家們。
絕不會放棄可攻殺他的良機。
    那些對他恨之刺骨的人,自不會講江湖規矩,只會不擇手段來對付他.那時他將沒
有半天安樂日子可過。
    進既不能,退亦不得。
    為何會陷身進這種噩運裡,他喝掉了杯中的酒,意興闌珊地站了起來,擲下酒資,
步履沉重地來到了街上。
    秋盡的溫熱陽光照到他肥胖的軀體上。街上的熱鬧與他半絲關係都imc有,和其它人
相比,他是處在另一灰暗無光的世界裡。
    他升起不知何去何從的感覺。
    就在這時,心中生出警兆。
    戚長征這時正在對街另一座酒家靠街的台子處,通過窗子全神貫注地虎視著步往街
上的莫意閒。
    他能在這個時間坐在這張椅子裡,其中實動用了龐大的人力物力,更絞盡了腦汁。
    他這時的外表只像個黝黑老實的行腳商人,在寒碧翠美麗的妙手施為下,他搖身一
變成了另一個人。
    谷倩蓮這小靈精想出來的計劃,大膽得連干羅亦為之動容。
    在他們把形勢分析給他知道後,她眼珠一轉,便想出了連環毒計。對付敵人。
    第一步就是找敵方一名高手,加以刺殺。
    老傑立時動用了仍留在長沙府內外的偵察力量,最後探選了莫意閒做對手。
    現在戚長征就是來執行任務。
    街上的莫意閒停了下來,那胖臉上肥肉迫得,瞇成兩線的小眼精芒亮起,往他望來。
    戚長征知道對方感應到自己帶著深刻仇恨的眼神,心中暗讚,一聲長嘯,穿窗而出,
落到街心處,輕提長刀大笑道:「怒蛟幫戚長征來也.明年今日此刻,就是你莫意閒的
忌辰。」
    「蹼:蹼!」腳步聲中,往對方迫去。
    「習!」莫意閒呵呵一笑,亮出鐵肩,表面雖從容自若,卻心生警惕,細察四周是
否還伏有風行烈,干羅那類高手。
    暗暗叫苦。
    甄夫人和一眾高手,早追出了城外,現在的他孤立無援,何況眼前這種以命搏命的
生死決戥,數招即可分出勝負,不由萌生退意。
    四周的行人嚇得紛紛逼進兩旁的店去,連附近的幾個官差聽到動手的人是戚長征和
莫意閒,比任何人更迅速躲了起來,更不要說前來干涉了。
    戚長征的臉容變得出奇地平靜,兩眼像兩枝利箭般刺進莫意閒眼內,天兵寶刀發出
凜烈無比的殺氣。往對手罩捲而去,全身衣衫無風自動,獵獵作晌。形相之威武,直似
佛前的降魔金剛一般模樣。
    莫意閒自知心虛膽怯,難以在氣勢上壓倒對方,一聲短嘯,手中鐵扇一搖,化出十
多道扇影,擴散開去,封鎖了敵手所有進路。
    他的一扇十三搖,陰柔詭毒.罕有硬攻的手法。專事黏貼緊貼的技倆,只要敵兵給
他纏上,絕難以展開攻勢。那時只要真氣稍衰,便會給他破開空隙,無孔不入地攻進去,
比之兇猛的手法更人感到難以應付,厲害非常,否則亦不能成為黑榜高手。
    所以一開始,他便迫戚長征作埋身拚鬥。
    戚長征夷然不懼,手中長刀彈起,斜斜畫往敵人虛實離分的扇影裡。
    長刀霍霍的劈風聲,連街頭銜尾躲起來觀戰的人亦清楚可聞.可知這一刀實貫滿強
大的氣勁。
    莫意閒見對方這左手一刀精妙絕倫,覷準自己攻向他左肩的一扇直畫而至,雖是心
中凜然,卻毫不驚慌,自恃功力較對方深厚。忙運起全力,準備硬架敵刀,同時打定主
意,一旦迫迫對方後。在對方伏在暗處的人撲出來之前,立即迷之夭夭,不讓對方形成
圍攻之局。
    冷笑一聲,扇形散去,鐵扇折合起來,閃電般往對方刀頭點去。
    戚長征像早預知他有此一著般,哈哈一笑,刀光一閃即沒,繞往莫意閒左側死角,
出神入化地又再一刀側斬他的肥腰。
    莫意閒想不到如此聲熱洶洶的一刀,竟發了一半就撤回去變成另一怪招,刀勢仍緊
緊籠罩著自己,竟是纏獸的格局,擺明不讓自己脫身,更暗暗叫苦。鐵扇一揮,發出一
片勁厲風聲,先是橫掃,接著直砸,全是不留手的搶攻。改陰柔為硬擊。威猛絕倫。
    戚長征大刀驕天飛騰,在敵人扇影裡吞吐變化。
    金遺交鳴聲不絕於耳。
    戚長征不住後追,看來落在下風,只有莫意閒心叫不妙,他本以為這一輪猛攻,定
能迫得對方陣勢大亂,自己便好乘勢退走。
    那知對方退而不亂,每一刀仍留有後著。待他氣勢稍衰,立即含在此消彼長下,展
開反撲。換言之,若莫意閒這種最耗真元的打法,不能一舉斃敵,將遲早被對方反攻過
來。
    在一般情況下,莫意閒自可改採守勢.應付敵人的反攻後,再重組攻勢,可是在現
今應時會有敵人加入這伏擊之戰的時刻,他絕不可容有這情況出現,因為在敵人主攻下,
他更難以脫身,惟有保持現在的強攻,希望敵人捱不下去。
    換句話說,莫意閒正騎在虎背上。
    縱使真元損耗剩盡,亦要這般苦撐下去。
    一時扇影刀光,在街心處翻滾不休。
    戚長征的左手刀比之以前更成熟了,毒辣詭幻,雖仍不住後逼,卻絲毫不露啟象,
還蹈隙尋瑕地針對著對方水銀瀉地式的狂猛攻勢。
    瞬眼間,他們應戰了近三十招,形勢險惡至極點,連街旁觀戰的人亦看出只要任何
一方稍有失誤。將是立刻血濺命喪的淒慘收場。
    莫意閒一聲狂喝,施出十三搖裡一著精妙招數。借鐵扇開,發出的勁氣,破入對方
刀勢裡。
    戚長征暗叫厲害,倏地避退。
    莫意閒展盡混身解數,才取得這逃走的一線空隙,那敢遲疑,如影隨形追殺過去。
    只此一著。便知莫意閒不愧身經百戰的黑榜級高手,要知他若往左右橫移,又或向
後方退走,都難逃被截擊的命運。只有乘勢迫前,衝破戚長征這缺口,才是最上之策,
說不定還能趁勢擊傷戚長征,那就更理想了。
    戚長征一聲長嘯.改退為進,一刀向莫意閒攻來,竟是不顧自身同歸於盡的打法。
    莫意閒絕有把握殺死戚長征,可是自己將不免也受重傷。在這種強敵暗伺的環境裡,
那和死亡並沒有什麼分別,只是遲早的問題。
    放生死在眼前立判的一刻,莫意閒顯示出貪生怕死的本性。狂喝一聲,猛往旁移,
改攻為守,優勢盡失。
    戚長征刀勢被壓久矣,得此良機。立時轉盛,長江大河般卷殺過去。
    同一時間,扮成高大老人的風行烈閃電般由屋頂疾刺而下,丈二紅槍化作一道紅芒,
向著莫意閒的肥腰後背刺去,拿捏的時間、角度、力道均渾若天成,無有分毫偏差。
    莫意閒收攝心神,扭側肥腰,運勁一振,鐵扇分別射出兩支扇骨,往兩人激射而去。
    要知他為了逃命,被迫以剛勁硬手攻敵,實屬不得已為之,而陽勁進速快速,不像
陰勁般後力綿綿,故一迫下立成劣勢,偏偏風行烈揀這要命的時刻偷襲,怎不救他連壓
箱底的秘招亦施展出來。
    這時他背後是一間金石文物的店,裡面擠滿觀戰的路人,只要這兩支扇骨能使這兩
名年青的敵人攻勢稍緩,他即可撞入裡的人堆內,那時逃走的機會,將大大增加,否則
就是血濺當場之局。
    戚風兩人怎會看不通這形勢,同聲大喝,分別施了個「卸」字訣,挑開扇骨,但身
形終緩了一緩。
    莫意閒大喜,壓力一輕下,往後疾退。
    風行烈狂喝一聲,兩手一送,使出「燎原百擊」中三下擲槍法中的「虛有其表」,
丈二紅槍化作一道閃電,追上莫意閒。
    莫意閒想不到他有此一著,無奈下一掌劈往槍頭處,另一手的鐵扇則往戚長征的天
兵寶刀掃去。
    成名非僥倖,生死搏鬥中,莫意閒的應變和沉狠,均表現出一代黑榜高手的風範。
    「啪!」莫意閒掌緣切在槍鋒處,立時魄散魂飛,原來掌觸處亂虛無力,紅槍廳手
往地上掉去。
    原來這招「虛有某表」真的只是虛張聲勢,乃厲若海所創奇招之一,只看著速度來
勢、聽著破空之聲,任誰都會相信這槍貫滿了力道,於是全力格,就像莫意閒現在所犯
的錯誤那樣。
    莫意閒用錯了力道,差點側跌往風行烈那一方,一個踉蹌後,便把手提回來,內勁
也逆流而回,立時噴出一口鮮血。
    戚長征的刀剛砍在扇上。
    莫意閒四十年來從未失過失手的鐵扇竟甩手而去。
    風行烈早閃至另一側,一拳擊往他胸前檀中大穴。
    莫意閒狂喝一聲,移過肩頭,硬擋了他一拳,另一手指彈在戚長征變招劈來的天兵
寶刀身處。
    肩骨碎裂之聲立時晌起。
    這時三人貼身纏鬥,天兵寶刀展不開來,戚長征冷哼一聲,一肘往莫意閒脅下撞去。
    風行烈箕張兩指,插向他雙目,務要他看不清楚戚長征的攻勢。
    在這危急存亡之際,連思索的時間亦來不及,莫意閒左拳猛聲風行烈腰腹處,另一
掌拍在戚長征的手肘處,同時拔身飛退。
    「蓬!」風行烈攻向他只眼的手改為下切,和他致命的拳頭硬拚了一記。
    戚長征的手肘亦給他拍中。
    風戚兩人全身一震,往後跌迫半步。
    莫意閒一聲長笑,凌空退飛,眼看避入身後的裡,一道紅光,卻由地上飛起,閃電
般追上莫意閒,穿胸而入。
    原來風行烈使出燎原槍法「三十擊」內詭異之極的「平地風生」,腳跺槍尾,把槍
翹起並較正了角度.運勁一挑,丈二紅槍立時由地上激射斜上,正中敵人。
    當年厲若海教風行烈這著腳法,只是基本功便練了他三個月,可知其難度之高,今
日終收到了成效。
    紅槍帶著一蓬血雨,由背後飛出,插在前的石地上,槍尾還不住搖顫著。
    嚇得內的人駭然後退,混亂不堪。
    莫意閒眼耳口裡鮮血狂噴,凌空跌下,「蓬」的一聲,肥軀像堆軟泥般掉在街旁,
立斃當場。
    風行烈和戚長征對望一眼,心中駭然,直至這刻才敢相信成功殺了個黑榜級的高手。
    兩人知道敵人隨時會來,交換了個眼色後,戚長征「呼」一聲躍上屋頂,望東邊去。
    風行烈拔回紅槍,亦由另一方向掠去,轉瞬不見。
    旁觀的人這時才懂得繼續呼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