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5卷)
第一章 血洗花街

    當日熱鬧昇平,擠滿尋芳客的花街,一變為血雨腥風的屠場。
    湘水幫近千幫眾,在尚亭手下兩名大將,左先鋒「披風棍」周成和右先鋒「奪命鑭」
何慶章兩人率領下。分守在長街的東西兩端,當尊信門的「人狼」卜敵及其兩大殺手
「大力神」褚期、「沙」崔率著五百紅巾盜由東端殺入花街。干羅的二百山城舊都,在
叛將毛白意的指揮下從西面衝進來時,湘水幫連忙分頭撲出阻截。
    丹清派人數雖少得多。只有六十多人,但平均武功都比湘水幫的幫眾高明得多,除
分了三十多人守在醉夢樓外,其餘均埋伏在兩旁的屋頂處,見狀正欲以強弓勁箭,向敵
人狠狠打擊。以魏立蝶為首的「萬惡山莊」百多名好手及追隨著莫意閒的一群人數多達
二十餘眾,剛歸順方夜羽的江湖劇盜中強手,亦於此時由兩邊簷項殺至,丹清派的人惟
有奮起應戰。
    今次甄夫人指揮進入長沙府的各路人馬,人數只在千五人間,但都是千挑百選的好
手,再加上莫意閒、魏立蝶`卜敵、毛白意這類級數的高手,甫一接觸,強弱立見。
    慘叫連天裡,湘水幫的幫眾雖奮死力抗,仍被敵人沖得橫遍地,潰不成軍,連退守
醉夢樓也辦不到。
    守在屋頂的丹清派好手若非當場被擊斃,就是被迫得逃下花街去。
    就在花街儘是刀光劍影、血肉橫飛之際,花刺子模兩大年青高手,「獷男俏姝」廣
應城和雅寒清,一提鐮刀、一持長劍。率著二十多名族中一流好手,和兩隊六十名方夜
羽的魔宮戰士,跨簷而至,趁丹清派的人被殺得自顧不暇時,由醉夢樓對面的屋頂撲下
街心,硬生生把在花街苦戰的湘水幫與丹清派聯軍,切成首尾不能相顧的兩截。
    一時間湘水幫和丹清派陷進全無還聲之力的挨打局面裡。
    無論在戰術的運用、時間的拿捏上。這甄夫人均顯出深悉軍法的大將之風,難怪方
夜羽會委以重任。
    在敵人的強攻下。守在醉夢樓外的人被迅速清除,廣應城和雅寒清兩人立時展開攻
門之戰,把丹清派拿亭方等近三十名好手迫得退入樓內。
    封寒就在這時由樓內殺出。
    後面跟著的是風行烈、谷姿仙、谷倩蓮和小玲瓏,按著是托著戚長征的丹清派元老、
寒碧翠的師叔工房生和挾著紅袖的干虹青,護在兩翼的是尚亭和小半道人,寒碧翠則負
責殿後。
    十個人組成核心的隊伍,在剩下的三十多名丹清派好手擁護下,殺進長街去。
    最先與敵人接觸的是封寒。
    甫進長街,兩把大刀迎面砍來。
    封寒回復了冷酷的平靜,長刀一閃,左面一人濺血拋飛,另一手竟一把抓著另一柄
大刀,運勁折斷,一腳把敵人踢得噴血而亡。刀芒再閃,血肉橫飛中,把剛擁入外院的
十多名方夜羽手下,便迫得非死即傷,跌退往街外。
    驀地勁氣侵體。
    生得粗獷威武的廣應城和巧俏美麗的雅寒清,分由兩側殺至。
    封寒眼力何等高明,一看兩人攻來的角度和時間,立知這封男女精擅合擊之術,那
肯讓對方取得主動之勢。就在對方形成合擊前,左手刀使出精妙絕倫的手法,凝聚全身
功力,分劈在鐮刀和長劍上。
    兩人絕不想和封寒硬拚,只是封寒那一刀有若天馬行空,明知是要迫自己比鬥內勁,
亦躲無可躲,無奈下運起兵器擋格,以免血濺當場。
    「當當!」兩聲激響。
    獷男俏姝觸電般狂震,攻勢立呈土崩瓦解,退入了己方的人海裡。
    表面看來封寒佔盡上風,他卻是心中叫苦,因依他本意是兩刀斃敵,以煞對方氣,
那知只能迫退兩人,可知對方如何強橫。
    兩人一退,其它人更是不堪一擊,瞬眼間在封寒帶領下,四十多人殺至街心,再往
右端沖。
    哨聲在遠處高樓上響起,敵方在屋簷上的好手聞訊後,紛紛撲了下去,加入圍殲封
寒一夥的劇戰中。
    風行烈這時推進至封寒左翼稍後處,手中丈二紅槍決蕩翻飛,擋者披靡。
    他的紅槍遠近皆宜,最擅肉搏血戰,每槍擊出,都生出一股慘烈無比的氣勢,兼之
體內三氣匯聚,內力源源不絕,無有衰竭,比之對寒的威勢,亦是不遑多讓。
    另一邊則是谷姿仙、谷倩蓮和小玲瓏三女,她們的武功心法同出一源,在谷姿仙的
帶領照顧下,配合得天衣無縫,守得封寒右翼滴水難進,使封寒沒有兩側之裡,把左手
刀法發揮盡致,便在如狼似虎的敵人間殺出一條血路。
    其它丹清派好手,在尚亭的大刀和小半道人的「太極七截棍」主攻下,層層護在托
著戚長征的工房生和挾扶著紅袖的干虹青兩側和後方,跟著隊伍,陣形完整地向花街的
東端挺進。
    寒碧翠墮在最後,手中寶劍亦殺得趕上來的藏人喊苦連天。
    一時間,他們勢若破竹般往花街另一端衝殺突破,似是無人可把他們的去勢緩下來。
    封寒等當然知道這只是個假象。
    敵方真正的高手,除了剛才那對異族男女外,已知的如莫意閒、魏立蝶、卜敵、毛
白意等一個未見現身,還有未知的更是高深莫測,現在只以手下圍攻他們,擺明在消耗
他們的體力,怎不教他們擔擾。
    此時除了他們這一群的惡戰正是方興未艾外,花街他處的戰事已轉趨零星疏落,在
敵人強大的力量下,湘水幫和丹清派聯軍只在幹著全軍覆滅前無奈的掙扎。
    優雅的甄夫人站在屋簷高處,冷靜地注視著下方的發展。
    和她並肩而立的是包紮好了傷口的鷹飛,臉色有點蒼白,但眼中卻閃著興奮的光芒。
    兩旁較遠處同在觀戰的是銀髮垂肩的「紫瞳魔君」花扎敖、「銅尊」山查岳、年憐
丹的師弟「寒杖」竹叟、由蚩敵、強望生、柳搖枝和剛離開戰場,滿手血腥的莫意閒以
及魏立蝶這兩個一派宗主。
    鷹飛向甄夫人道:「記得你曾答應我要生擒那幾個妞兒的,最緊要不可損毀她們的
臉蛋。」
    甄夫人嘴角逸出笑意,往旁移去,直至香肩碰上鷹飛的肩,才道:「你這麼色膽包
天的人,為何總不來勾引我?」
    鷹飛如觸蛇般移開少許,皺眉道:「夫人不要引誘我好嗎?我並不是吃素的和尚。」
    甄夫人伸手一掠秀髮,幽幽道:「素善長得不美嗎?為何打動不了你的心。」
    鷹飛看得呆了一呆,歎道:「就是因夫人你太動人了,我才怕把持不住,若說天下
間可有我不敢沾手的美女,那就是你!不但因你的心計武功難以估測,更重要的是方夜
羽是我真正敬服的好友。」
    甄夫人放浪地嬌笑起來,點頭道:「看你苦忍的慘樣兒,比和你上床更有趣多了。」
    鷹飛恨得牙癢癢地,暗忖這美人真是自己命中剋星,明是對自己沒有愛意,但絕不
放過逗弄自己的機會。
    甄夫人再不理鷹飛,撮發出一下尖吭的哨聲。
    原本在外圍虎視眈眈的卜敵、毛白意、褚期、崔毒、萬惡沙堡的惡和尚、惡婆子`廣
應城、雅寒清與及二十多名功力較高,剛投誠方夜羽的黑道高手,立時抄後攻去,把攻
擊力集中在寒碧、尚亭,小半和一眾丹清派好手身上。
    形勢立變。
    丹清派的好手紛紛倒地。或死或傷。
    寒碧翠且戰且退,一把劍硬是擋著了廣應城和雅寒清兩人凌厲的攻勢。
    小半道人顯露出他的真實本領,手中七截棍如龍出海,威勢驚人,一掃一揮,一吞
一吐,無不含藏著狂猛氣勁,兼且後力悠長,沒有半絲破綻,一人頂著惡和尚和惡婆子
兩股有若瘋狂的攻勢,不過當毛白意加入時,他已付得左支右絀了。但他能支持這麼久,
已可使他在十八種子高手中脫穎而,成為不捨和謝峰之下最傑出的高手。
    另一邊的尚亭則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尚亭乃一幫之主,武功自是高明之極。可惜甄夫人卻選了他那一方作突的一環,安
排了卜敵、褚期、崔毒和那些黑道高手。集中力量對他那方施無情痛擊。
    尚亭身旁的丹清派高手逐一倒下,他自己身上亦多處負傷,迫得干虹青和工房生亦
不得不騰出一手仗劍來為他抗敵。
    尚亭勉強擋了卜敵擊來的銅環,一陣氣浮心跳,崔毒的長矛已破空側刺腰脅,眼看
避之不及,暗叫吾命休矣。
    「噹!」
    一把刀劈在長矛尖上,震得「沙」崔蹌琅跌退,接著封寒的聲音在耳旁響起道:
「尚幫主過去助小半道長。」
    寒光暴起,卜敵等紛紛倒跌開去。
    當尚亭移往小半那方時,才發覺剛才和自己並肩守在那邊的己方高手早已一個不剩,
心中湧起悲痛,不顧一切地向剛在小半右肩添了一道刀痕的毛白意殺去。
    這時風行熱的丈二紅槍代替了封寒的刀,一馬當先,衝入敵陣裡。他愈戰愈勇,每
一槍攻出,必有人應聲倒地,沒有人能切入他丈二紅槍威力籠罩下十步之內。
    不過他們已好景不再,敵方高手的出動,使他們陷於苦戰之局,雖仍能不住挺進,
但和剛才的勢如破竹,自是形勢大異。
    谷倩蓮和小玲瓏都受了不輕的傷,由谷姿仙負起護夫君兩翼的重責。
    在上方觀戰的甄夫人微笑道:「封寒和風行烈武功強橫,沒有人會感驚奇,想不到
谷姿仙和寒碧翠也如此厲害,鷹飛你生擒他們的願望,恐怕要落空了。」
    鷹飛正凝視著下面慘烈的激鬥,聞言冷哼道:「若有你的人出手,那怕她們不手到
擒來,若我不幹過戚長征的女人,怎能平心中之氣,夫人莫要作弄我了。」最後一句隱
帶懇求之意,戚長征那一刀使他暫時難以逞強,惟有向這可惡的甄夫人屈服。
    「紫瞳魔君」花扎敖聽到他們的對話,道:「那胖道人氣脈悠長,在這樣惡劣的形
勢下,仍不露敗象,也不可小覷。」
    「銅尊」山查岳不耐煩地伸出舌頭舐著皮道:「素善!我的手癢了。」
    甄夫人心中微笑,她故意讓這批高手在此旁觀,一方面是讓他們看清楚敵人的虛實,
更重要是以眼下血腥的情景激起他們的凶性,聞得山查岳如此說,知道時候到了,下令
道:「花老師和山老師你們務要擊殺尚亭,那小半則放他一馬,至多可殘他肢體,以免
八派被迫和我們宣戰,由老師和張老師負責對付封寒;柳老師則吃著對方尾巴殺去,最
理想就是把寒碧翠扯著不放,使她在後方,不能和其它人會合。」
    按著向莫意閒媚笑道:「莫宗主設法把風行烈迫開,教他不能兼顧他的女人。」
    莫意閒給她的媚笑差點把魂魄勾了出來,偏又知此女絕惹不得,笑道:「若鷹兄不
反對,谷姿仙就讓給我吧!」
    鷹飛見他在這時刻來討人,雖心中暗恨,亦只有無奈道:「就分你一個吧!」
    魏立蝶道:「夫人不用說了,就由我牽制谷姿仙,竹叟兄就下手對付只剩下半倏性
命的戚長征和負責擒人。」
    甄夫人一陣嬌笑,然後玉臉一寒道:「正是如此,去吧!」
    眾凶悄無聲息,往戰場掩去。
    鷹飛聽得心悅誠服,甄素善調配人手,似是隨口說出。其實卻是經過深思熟慮和精
確計算的,以最厲害的花扎敖和山查岳這兩個強橫老魔頭,對付尚亭和小半,正是上驥
對下驥,自應輕易得手。把對方切斷成首尾難顧的兩截,使竹叟可立即下手殺人或擒人。
    至於用莫意閒來對付風行烈,也是恰到好處,只有莫意閒方可擋著他的丈二紅槍,
再由搶入陣中的花扎敖和山查岳從後圍攻,把他殺死。
    想到這裡,鷹飛差點要把甄夫人摟入懷裡,痛吻三口。
    封寒迫退了卜敵和他手下兩大殺手沙及崔後,刀勢展開,連斬敵方七名強手,有若
切菜破瓜般毫不留情,忽然退至最後方,代替了寒碧翠,按著了廣應城和雅寒清,同時
傳音入寒碧翠耳內,吩咐她應變之法。他退隱前一生征戰,絕投何等豐富,當然猜到敵
人接踵而來的手段。
    寒碧翠退入陣中,從工房生手中接過戚長征,扛在肩上,把封寒的策略分別傳進各
人耳內。
    工房生乃丹清派寒碧翠下的第一高手,剛才因要照顧戚長征,展不開手腳,眼看派
中人遂一慘死,心頭憋滿悲憤,這刻回復自由,兼又是生力軍,一聲狂嘯,手中長劍立
時把封寒去後的空隙填補,狀若瘋虎,全不顧自身安危,但求多殺一個故人便使敵人減
一分力量,卜敵等一時竟莫奈他何。
    風行烈亦知形勢險惡,丈二紅槍倏地擴展,千百道槍芒,翻騰滾捲,連兩翼也籠罩
在他的槍勢裡。
    這時眾人尚相差百步,便將逸出花街,進入蜘網般密佈的橫街窄巷,那時逃起來將
容易多了。
    這百步的距離,正是成敗的關鍵。
    要知甄夫人這方面無論如何霸道,也不敢不把官府放在眼中,假若他們逐街逐巷追
殺目標,鬧得滿城風雨,官府將被迫插手干涉。而不得與官兵動手的自我約束,使他們
不得再追擊封寒等,那末這次行動將會功敗垂成了。
    封寒「當當」兩聲,砍在敵人兵器之上。
    廣應成和雅寒清慘哼一聲,跌退往兩側。
    封寒倏往後退,反手按在戚長征背上,真氣源源輸進戚長征體內,他這是第二次為
戚長征療傷,已深悉對方底細,故能事半功倍。
    而寒碧翠自把愛郎扛在肩上,便一直為他打通閉塞了的經脈,這也是封寒剛才其中
一個吩咐,使封寒的療治更易奏效。
    勁風驟起。
    四周驀然壓力大增,原來眾凶紛紛由兩邊屋頂撲下,向他們展開最強猛的殲殺行動。
    眾凶都是身經百戟的人,不須商量,首先攻擊的就是對方最強的兩個人封寒和風行
烈。務使各戰友攻擊其它人時,教他們難以分手援救。
    唯一的問題是對方的長形陣式,已因寒碧翠退至風行烈、谷倩連、玲瓏`干虹青和袖
等處,而封寒則緊貼她們之後,早變成了一個圓陣,自不似剛才般易於被分中切斷。
    這時前是風行烈,後則封寒,左有谷姿仙、工房生,右是尚亭和小半,護著中間四
女和戚長征,緩慢但穩定地逐步推進。
    這陣式的好處是無後顧之擾,但卻不能像剛才般照應得靈活迅速。
    在這生死存亡的緊張時刻,紅袖改由谷倩蓮和玲瓏護持,干虹青提著一長一短兩把
利刃,準備隨時向兩翼施援。
    最先撲至的是蒙古兩大高手由蚩敵和強望生。
    由蚩敵凌空由右側飛至。連環扣索抖得筆直,猛刺封寒額側。
    強望生手提獨腳銅人,出現在封寒身前十步許處,大喝一聲「兒郎們追開!」獨腳
銅人當胸向封寒搗去,聲勢驚人之極。
    封寒冷眼看著對方來勢,與潮水般退後的敵人,嘴角逸出笑意,等到兩件兵器離開
自己不足五尺之遙處,勁氣使人呼吸頓止的時刻。才收回按在戚長征背心的手掌,掌緣
猛劈在由蚩敵的連環扣索處,左手刀則分中砍出,切中強望生重逾二百斤的銅人頭蓋。
    兩聲轟鳴,盍過了所有兵器交擊之音。
    封寒往後晃了一晃,鼻孔噴出血絲。
    由蚩敵和強望生則是悶哼一聲,分別橫飛後退,想把封寒纏死的願望竟不能兌現。
    由此可看出封寒的高明,早看出敵人的圖謀,當然若非他有驚人的武功和悠長不歇
的內力,亦難以做成這般戰果,挫去了這兩個生力軍驍勇難擋的先聲。
    前面的風行烈剛以紅槍把一個敵人戳得骨折肉碎,拋跌開去,還把後面的三名同伴
撞得噴血翻飛,亂成一團,人影一閃,白胖胖的莫意閒已攔在前路。
    風行烈一見對方體形氣度,立知是黑榜高手「逍遙門主」莫意閒,但卻夷然不懼,
丈二紅槍照面門標射而去。
    莫意閒手一搖,鐵扇張滿,剛好迎上槍鋒。
    「蓬!」
    氣動交接。
    風行烈故是衝勢被阻,回逼三步,莫意閒亦好不了多少,全身一震,往後飛迫七步,
才能再雙足點地飛了回來,使出平生絕技「一扇十三搖」,狂風捲掃般勾起漫天肩影,
往風行烈揮打刺射。
    他的大扇忽開忽,發出的動氣固是無孔不入,其收放無定的千變萬化。教人摸不著
虛實的招數,才是厲害,一時與風行烈戰個難解難分。
    這時兩側的攻勢已覷準時機,同時發動。
    封寒身為天下有數高手,縱在這等混亂的時刻,對眼前的形勢仍能完全掌握,一見
莫意閒抗在前方,上知除非能把他殺掉,否則絕無可能再作寸進。
    而由兩側攻來的人裡,最令他擔心的是向小半與尚亭攻去的花孔敖和山查岳兩大魔
君,他並不知對方是何人。只看對方推進的氣勢和方式,便知道這兩人像莫意閒般難惹,
自己能否擋住他們還是未知之數,更何況是混身浴血,苦苦擋恃的尚亭和小半。
    毛白意、上敵等人往後追開,以免己方的人插不上手。
    封寒雖是焦慮無比,卻是分身乏術,因為由蚩般和強望生這封合作慣了的的人,正
重組陣勢。素眾而來。
    原本負責由尾後攻來的柳搖枝,魏立蝶和竹叟三人,則由左方掩至,向工房生和合
姿仙展開強攻。
    殺氣更熾。
    風行烈知道不妥,就在兩側強敵壓陣而來前,猛提一口真氣,同莫意閒施展出最凌
厲的「威凌天下」,一時槍聲嗤嗤,漫天槍勁,往莫意閒湧去,全是一派有去無回,同
歸於盡的招數。
    他要賭的是莫意閒比他更愛惜生命,因曾受挫於浪翻雲以致減弱了氣勢和自信。
    兵刃交擊聲爆竹般響起。
    雙方終於短兵相接。
    花扎敖和山查岳兩人鬼魅般來到小半和尚亭近處,前者閃電探手,五指箕張,竟從
小半變幻莫測的七截棍影裡辨出端倪,一把抓著棍端,另一手五指曲起,一個拋錘,照
小半右肩擊去。
    小半雖被對方驚人武功嚇得心生寒意,可是四十多年精修和嚴格訓練,豈是那麼容
易被對方一招破去,悶哼一聲,後移半步,七截棍另一端彈了起來,打在對方拋錘上,
同時太極真氣輸入棍內,擋敵人入侵的內勁。
    面對著名震大漠的「銅尊」山查岳的尚亭,已陷進最險惡的絕境裡,事實上剛才毛
白意等人的狂攻,不但使他負傷纍纍,尤可慮者他的內氣早到了燈盡池枯的困境,山查
岳銅搗來,又不可以閃躲退後,明知不妙,也惟有拚盡餘力,一刀直劈而去。
    另一邊的形勢亦非常不妙。
    竹叟閃到谷姿仙前,寒鐵杖迎頭痛擊,招式看似平平無奇,可是速度竟能在一擊之
中,生出變化,使人感到他可隨時變招,改變輕重,那種無從測度的感覺才叫對手難受。
    他身為「花仙」年憐丹的師弟,又與「紫瞳魔君」*花孔敖齊名,一出手便封死了谷
姿仙所有進退之路,使對方完全處於挨打的劣勢,若非奉命活捉谷姿仙,他的手段會更
辣更狠,更令她擋不了。
    工房生則是未動手已知陷於死地,攻來的柳搖枝和魏立蝶任何一人,武功都遠在他
之上,目下兩人聯手強攻,教他如何抵擋。
    慘叫悶哼,不絕於耳。
    短促淒厲的慘叫來自尚亭和工房生,兩人幾乎是同時斃命。
    谷姿仙和小半兩人都是蹌踉跌退。
    小半與對方狂猛無情的內勁硬拚一記後,口噴鮮血,七截棍寸寸碎斷,若非干虹青
雙劍護助,谷倩蓮又從後把他按著,早仰跌地上,但巳無再戰之力。
    封寒在迫退強望生和由蚩敵的第二輪攻勢後,一聲長嘯,閃到干虹青之旁,接著了
花扎敖和山查岳兩個魔頭的乘勝追擊。
    風行烈以命搏命,迫走莫意閒後,回槍擋著了竹叟的寒鐵杖。
    可是危殆之勢絲毫未解,魏立蝶和柳枝繞過風行烈,往變成守在後方的,扛著戚長
征的寒碧翠撲去,只要殺了戚長征,縱使各人逃去,他們亦算大勝,何況較外圍處卜敵、
毛白意等次一級的高手,仍在虎視眈眈,最外邊則是把丹清派和湘水幫眾完全殲減之後,
圍了過來,總人數降至八百間的山城,尊信門,萬惡山莊和方夜羽的直屬都隊,以這樣
的實力,封寒、風行烈等實休想可突圍逃去。
    卓立屋簷的鷹飛微笑道:「夫人出手真是不同凡響。」
    甄夫人淡淡道:「若非你先重創了戚長征,以此人的天生豪勇,我們最終雖必勝,
亦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鷹飛嘿然道:「夫人莫要誇獎我,憑你的武功心智,對付他還不是易如反掌。」
    甄夫人微微一笑,俏目凝注到戰場上。
    這時魏立蝶和柳搖枝擔到寒碧翠身前,往她攻去。
    寒碧翠眼中露出非常奇怪的神情,一提劍,五朵劍法向柳搖技印過去。
    毫不理會運杖砸往肩上戚長征的魏立蝶。
    柳搖枝見她長得美艷如花,暗忖若把她擒拿後,定要迫鷹飛讓他分一杯羹,淫笑道:
「來!我們親近親近!」橫簫劈打。
    魏立蝶眼看要一杖把戚長征打死,忙收回七分力道,怕自己的內勁透戚長征而入。
會使寒碧翠受到重創。那時給鷹飛認為他是蓄意而為,就大是不妥了。忽地寒芒一閃,
本來昏迷了的戚長征已握刀在手,格著自己的鐵杖,一呆間,胸口如受雷擊,到發覺對
方借按著寒碧翠香肩之力,橫腿踢到自己胸膛時,整個人離地後飛,耳鼓裡儘是身內骨
骼碎裂的聲音,連護真氣亦派不上用場,到被後面正衝上來的由蚩敵托著時。噴出一口
鮮血,當場斃命。
    這一方霸主不知走了什麼運道,先是在與厲若海一戰裡鬧了個灰頭土臉,現在又被
經谷姿仙。寒碧、封寒先後施救,加上體內先天真氣的自療神效,剛剛回醒的戚長征覷
准他收力時露出的一線空隙,取了他性命。
    戚長征一聲長笑,躍到地上,一刀斜砍因魏立蝶之死嚇得正魂飛魄散的柳搖枝。
    寒碧翠手中長劍亦寒芒大盛,務求柳搖枝不能脫身。
    柳搖枝終是高手,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猛一咬牙,一掌拍在寒碧的劍身處,疾往
後退,同時簫管和戚長征的天兵寶刀絞擊在一起。
    戚長征哈哈一笑,飛起一腳,往他小腹踢去,欺他再難騰出手來應付。
    柳搖技一咬牙,狃轉身體,以厚臀運功硬受他一腳,便飛開去,臉上半點血色也沒
有,顯是這一腳使他受傷不輕。
    屋簷上的鷹飛臉色立時變得蒼白無比,顫聲道:「這是沒有可能的。」
    甄夫人神色凝重起來,道:「我們仍是估了他。」話還未完,拔出腰間佩劍,凌空
往戰場掠去。
    封寒運刀迫開了花山二魔,高呼道:長征你們快走,遲則不及,其也人由我來應付,
不得違命,免我封寒自白犧牲。」
    干虹青尖叫道:「你們快走,我留下助封……噢!」
    封寒反手以刀柄撞在她脅下,閉了她穴道,把她送往谷姿仙處,狂喝道:「帶她走。」
    惡和尚和惡婆子見頭子慘死,不顧一切往戚長征撲去。
    封寒一聲長嘯,人刀合一。越過戚長征,與兩人撞在一起。
    惡和尚和惡婆子同時仰有拋跌,身首異處,封寒疾退回來,撞入花山二魔間,兵器
交擊中,三人踉蹌分開,全受了傷。
    在場敵我雙方無不凜然,至此沒人不知封寒存心豁了出去,以命搏命。
    以對寒的刀法功力,這種不顧命的打法,誰不心寒。
    卜敵等見機得早,只在旁虛張聲勢,不敢真的上前挑戰。
    在這樣關鍵的時刻,誰是真正的一流高手,立時無所遁形。
    能成為高手的其中一個條件,就先要把生死置於度外。
    由蚩敵和強望生狂喝一聲,往戚寒兩人撲去。
    豈知人影一閃,封寒橫刀前方,攔著他們,同時向後面的戚長征怒道:「還不快滾。」
    戚長征一聲悲嘯,說不盡的憤慨無奈。倏往後退。迎著由前方衝來的莫意閒,悍不
顧死地往他衝殺過去。
    莫意閒心中一驚。暗想這小子要找人拚命,自己犯不著陪他,虛應一招,橫避開去。
    戚長征向身後眾人道:「隨我來!」
    空中一聲嬌叱:「那裡走!」
    甄夫人凌空飛來,眼看便要越過封寒側旁上空,往谷姿仙撲去。
    封寒一聲狂喝,以肩頭硬捱了由蚩敵一下連環扣,沖天而起,截擊甄素善。
    風行烈看得睚欲裂,一槍正中竹叟的寒鐵杖,將他硬生生迫開,把丈二紅槍的威勢
發揮致盡,護著後方和兩側,大叫道:「我們走。」
    谷姿仙托著干虹青,玲瓏和谷倩蓮分扶著小半和紅袖。在寒碧翠的掩護卜,往東端
殺去,迅速遠離封寒。
    「噹!」
    刀劍交擊。
    甄夫人一震下飛退後方。
    封寒傷上加傷,一口鮮血終捺不下狂噴出來,凌空一個倒翻,落地時剛好又截著花
山二魔和由強兩個凶人。
    這時眾人都知道若不殺封寒,休想脫身追上戚風等人,收攝心神,全力向他圍攻。
    封寒刀勢倏盛,把四人全捲進翻滾著激浪的刀勢裡,每一刀都是同歸於盡的拚命招
數,迫得四人只能改採守勢,消耗他的戰力。
    戚長征等衝殺了三十步許外,終被重新湧上來以百計的敵人截停下來,尤其對手中
有竹叟`雅寒清、廣應城、卜敵、毛白意、沙、崔毒、莫意閒等高手。而他們只剩下戚長
征、風行烈和寒碧翠三人仍有作戰能力,但都是多處受創,強弱之勢,顯明可見。
    甄夫人和鷹飛這時趕到封寒五人血戰處。兩人對望一眼,心意相通,閃入戰圈,向
封寒狂攻而去。
    封寒兩眼神光射出,罩定甄夫人,一聲長嘯,一刀往甄夫人劈去,全本理攻向己身
的其它兵器。
    甄夫人冷笑一聲,長劍挑出。
    豈知封寒搖擺了兩下,招呼到他身上的兵器全部落空,左手刀避過與甄夫人硬碰。
橫刀向她掃去,看也不看正疾剌他胸膛的一劍。
    鷹飛大叫不妙,如封寒欲以自己一命,換甄夫人一命,大喝一聲,滾地而去,雙鉤
往封寒的左手刀鉤去。
    甄夫人亦知不妙,但對方身法快若鬼魅,想變招時,封寒胸脅已強撞往自己劍上,
肌肉忽地收緊,把深進達五寸的劍刃挾著。同時生出一股扯力,把自己拉著,不但脫身
不得,連手也甩不開來。
    勁氣罩臉而來。鋒寒已至。
    這一刀乃封寒臨死前的反擊,實是這黑榜高手畢生功力精華,自己武功雖不比他低,
仍難以避開。一咬銀牙。凝功玉臂,硬擋上去,希望能以一臂換回自己的性命,同時飛
起一腳,往對方下陰去。
    「鏘!」
    在千鈞一髮的時刻,鷹飛及時趕至,便以魂斷雙鉤勾著了這必殺的一擊。
    鷹飛頹然滾倒地上,噴出鮮血,肩上舊傷爆裂。
    甄夫人一聲清叱,長劍貫背而出,下面的腳同時踢中對方下陰。
    封寒七孔鮮血狂噴,身被得離地飛起,跌往二十步開外,可見甄夫人這一腳的勁力
是如何驚人。
    一代刀霸,終命喪敵手,沒法完成與干虹青浪游域外的美夢。
    甄夫人驚魂甫定,扶起鷹飛,就地為他療傷,向左右四名凶人喝道:「給我殺了戚
風兩人,才能我心頭之氣。」
    四人應命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