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4卷)
第七章 如此兄弟

    韓柏剛要拍門,房門已被秦夢瑤打了開來,笑意盈盈地伸出纖手,把他拖進房內。
    韓柏受寵若驚,跟著她來到窗前的太師椅前。
    秦夢瑤著他坐到椅內.然後破天荒第一次主動挨入他懷裡,坐在他大腿上,還摟著
他脖子,笑吟吟道:「韓柏你終於在種魔大法上再有突進,夢瑤非常開心哩!」韓柏一
手摟著她的纖腰,另一手在她大腿上愛不釋手地來回愛擾摸拂,感動地道:「為何夢瑤
忽然對我那麼好,是否上床的時間到了?」秦夢瑤括然搖頭道:「還不行.不過夢瑤覺
得那日子愈來愈近了,心生歡喜,所以聽到你來找我。急不及待想和你親熱一番。」韓
柏愕然道:「你也會急不及待嗎?」秦夢瑤甜笑道:「我不是人嗎?而且莫忘我愛上了
你,自然對你有期待渴望的情緒。」
    韓柏大喜,狠狠吻在她香上。
    秦夢瑤以前所未有的火般熱情反應著。
    瞬那間兩人同時感到這次接生出的動人感覺,比之以往任何一次更強烈多倍。
    不但真氣的交換對流澎湃不休,最使他們震撼的是似乎他們的靈魂亦接連起來。
    那與任何肉慾無關。
    而是道胎和魔種的真正交接。
    若以前兩者是隔了一條河在互相欣賞傾慕,現在已起了一道鵲橋,使他們像牛郎織
女般愛纏在一起。
    連秦夢瑤亦陷進前所未有的神魂顯倒裡。
    韓柏的手出奇地沒有向秦夢瑤施以輕薄,因為只是這種醉人心魄的感受,已足可使
他們忘掉了其它一切。
    他們甚至感覺不到肉體的存在,只剩下兩顆熾熱的心在溶渾纏綿。
    秦夢瑤的心脈被更強大的先天真氣連接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兩人難離難捨地分了開來,但兩對眼睛還是糾纏不休。
    秦夢瑤歎道:「韓柏呀:只是親嘴已使夢瑤如此不能自持,將來和你歡好時,那夢
瑤怎樣才好?想想夢瑤便要恨你了。」韓柏嘻嘻笑道:「保證你由仙女變成凡女,我才
是真的急不及待想看你那模樣兒呢。」
    他說到「急不可待」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秦夢瑤知道他又魔性大發,可是芳心不但毫不抗拒,還似無限歡迎,白了他一眼,
沒有答話。那恬靜閑雅、秀氣無倫的風韻,動人之極。
    韓柏給他撩得心癢癢的。忍不住伸手搔頭道:「是了:你整天聽著我和三位姊姊及
其它女人鬼混,究竟心中會否怪我,例如說會怪我見一個愛一個。」秦夢瑤微微一笑道:
「你並不是見一個愛一個,除了你那三位姊姊和夢瑤外,你對花解語、秀色、白芳華、
盈散花等並沒有足夠的愛,只是受她們美麗肉禮的吸引,生出慾念和感情,我想那並不
能稱之為「愛」。若想得到你的真愛,還不容易哩!」韓柏一呆道:「若真是這樣,我
和沉迷色慾的人有什麼分別。」秦夢瑤嗔道:「分別當然大得很,因為這是魔種的特性,
亦是道胎和魔種的分別。道胎講求專一守中,魔種則奇幻博離、變化無窮。追求新鮮和
刺激。你若要夢瑤和你之外的男子相好、殺了夢瑤也辦不到。可是對秀色這精擅魔門女
心法的人來說,她早晚會忍不住和別的男人歡好。這亦是道魔之別,非人力所能轉移,
所以你雖愛遍天下美女,夢都不會怪你,仍只是誠心誠意只愛著你一個人。」韓柏想了
好一會後,似明非明點頭道:「既是如此,我見一個愛一個反是正常,為何你又說我很
難會真心愛上她們呢?」秦夢瑤輕歎道:「本來我是不想說出來,但為了使你魔種有成,
卻不得不說,因為魔門專論無情之道,所以貴為魔門最高心法的道心種魔大法,其精神
處暗含絕情的本質,所以龐斑才能忽然狠心任由師姊離他而去。「鼎滅種生」其中的鼎
減亦隱帶著絕情的味兒。」
    韓拍劇震道:「那怎辮才好?我絕不想成為有欲無情的人。唉:你不是說過我既善
良又多情嗎?」秦夢瑤「噗哧」嫣笑道:「不用那麼擔心,夢瑤的話仍未說完.魔種最
終的目的,亦是追求變化,由無情轉作有情,那種情才叫人難以抵擋,所以我只說很難
得到你的真愛,並沒有說不可能得到你的真愛呢。」韓柏離眉道:「你說的話自然大有
道理。不要說我對你的愛是貨真價實,我對三位姊姊也確是愛得刻骨銘心,絕無半點欺
詐的成分在內。」秦夢瑤道:「那是當然的事,因為你那時魔功尚未成形,你是以韓柏
的赤子之心去愛她們,那種愛永遠改變不了。就像龐斑對恩師的愛那樣。但當你魔功日
進,你那包含著真愛的赤子之心,會逐漸潛藏於魔種的核心處,好像被厚厚的硬殼所包
圍,別人要敲進你那赤子之心裡就不那麼容易了。」頓了頓道:「換了以前的你,肯讓
盈散花和秀色走嗎?」韓柏奇道:「為何你對魔種比我還要知道得多呢?」秦夢瑤嫣然
一笑道:「道胎和魔種的鬥爭互戀,愛愛恨恨,已成了我這塵世之行最大的挑戰,所以
夢瑤無時無刻不在思索和視察,比你這不大愛用心費神的人知道得多一點,有何稀奇?」
韓柏默然不語,神情有點落漠,顯然對自己的變化,感到難以接受。
    秦夢瑤慧質蘭心,怎會不明他的心意,湊到他耳旁道:「你好像忘了對夢瑤說過的
情話。」說完俏瞼忽地紅了起來,其絕色天姿,確是不可方物。
    韓柏忘掉了一切,怦然心動道:「什麼情話?」秦夢瑤深情地瞧著他道:「剛才你
不是曾對夢瑤說,再見夢瑤時,必會探手到人家衣服裡,大快手足之慾嗎?」韓柏狂震
道:「媽啊:夢瑤你竟要求我輕薄你。」秦夢瑤淺嗔道:「不求你,難道求其它男人嗎?」
她每句話都大異平常,充滿挑逗性,韓柏那按捺得住,便要為她寬衣。
    秦夢瑤嗔道:「怎可脫人家衣裳呢?」話尚未完,韓柏早兵分兩路,分由她裙腳和
胸襟游了進去。
    秦夢瑤劇烈抖顫起來,抓著韓柏肩頭的指掌用力得陷進他肉內。張開了小口,喘息
著道:「無論夢瑤如何情動,此時絕不可侵佔夢瑤,千萬謹記。」夢瑤每一個行動,包
括說出口的每一句話,都隱含深意。於是強制著要佔有她的慾望,但卻毫不留情地挑逗
著懷內這剛始真正下凡的仙女。
    這時他更感到秦夢瑤兩種的截然相反的嬌姿:一是聖潔不可侵犯,另一就是現在般
的嬌野放任。
    兩個嘴又再交纏在一起。
    韓柏無處不到的手刺激得秦夢泛起一陣陣的春潮和欲浪。
    扭動喘息呻吟中,秦夢仍保恃著靈台僅有的一點清明,細意感受和緊記著自己情慾
湧起的方式和情況。
    她要向韓柏學習情慾這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
    「呵!」秦夢瑤忍不住嬌吟起來,強烈的快感使她差點沒頂於慾海裡。
    在失去那點清明的剎那前,她抓緊了韓柏在她衣服底裡那對令她如癡如狂的大手,
喘息著道:「夠了:柏郎:夢瑤暫時夠了。」韓柏臉紅耳赤道:「要不要我把手拿出來。」
秦夢瑤軟伏在他身上,搖頭道:「不:就讓他們留在那裡吧!」韓柏無限感激地道:
「我韓柏何德何能,竟可這樣輕薄夢瑤,我自家知自家事,真的配不起你。」秦夢瑤喘
息稍歇,逐漸平復下來,幽幽道:「夢瑤到這刻才知道為何沒有人在有機會時能不沉迷
慾海,那滋味確是動人之極。柏郎呵:以後也不推說你配不起我,誰人可像你般既使我
享受到男女愛戀的甜蜜味兒,但又可朝無上天道進軍。我才真要感激你呢。」韓柏的手
又動了起來,不過只是溫柔的愛擾。
    秦夢瑤任他施為,全心全意地接受著。
    韓柏試探道:「以後我是否隨時可以這樣對你呢?」秦夢瑤駭然由他肩頭仰起俏臉
道:「當然不可以,別忘了除非我心甘情願,你絕不可強來。雙修大法必須由女方作主
導,才可有望功成。」船速在這時減緩下來。
    韓柏暗忖我是否廳把盈散花兩女留下來?但回心一想,又知道多了她兩人出來,出
底子的可能性會大大增加,一歎下放棄了這想法。
    秦夢瑤說得對,自己變得愈來愈功利和現實了,為了求得成功,什麼手段都可用出
來。
    不過亦只有如此,才感到稱心快意。
    自己真的變了。
    幸好那赤子之心仍在。
    否則真不知將來會否成為了另一個冷絕無情的龐斑?
    長沙府。
    夕陽斜照。
    戚長征倚在「醉夢樓」二樓露台的欄干處,眺望牆外花街的美景。
    身後是醉夢樓最豪華的廂房,擺了一圈酒席,仍是寬敞非常。
    廳的一端擺了長几,放著張七絃琴,彈琴唱曲的當然是長沙府內最紅的姑娘紅袖。
    醉夢樓並不是紅袖駐腳的青樓,卻屬湘水幫所有。
    當紅袖知道邀請者是戚長征時,明知牽涉到江湖爭鬥.仍立時推了所有約會,欣然
答應,姑娘的心意.自是昭然若揭。
    這時小半道人來到他旁.神情輕鬆自若。
    戚長征對他極具好感,笑道:「若不告訴別人,誰都不知道小平你是第一次涉足青
樓,我真想看看貴派同門知道你上青樓時那臉上的表情。」小半道人淡然道:「我既不
是來嫖妓,只要間心無愧,那管別人想什麼?」頓了頓道:「老戚你知否不捨道兄還了
俗,這事轟動非常呢?」戚長征點頭道:「不捨確是一名漢子,敢作敢為,你若遇上能
令你動了凡心的嬌嬈,會否學他那樣?」小平道人失笑道:「虧你可向我說出這種話來,
小道半途出家,遁入道門,絕非為了逃避什麼,而是真的覺得塵世無可戀棧。可恨又未
能進窺天道。所以才揀一兩件有意義的事混混日子。總好過虛度此生。」戚長征特別欣
賞他毫不驕揉造作的風格,聞言笑道:「你比我強多了,起碼知道什麼是有意義的事,
對我來說,生命就像今晚的盛宴,你不知道會出現什麼人和事,只知道能熱鬧一場,不
會沉悶就夠了。」小半道人嘿笑道:「我卻沒有你那麼樂觀,方夜羽那方面或者非常熱
鬧,但我們則只可能是冷清寥落,甘心為某一理想來送死的人愈來愈少了。」戚長征從
容道:「有你和尚亭兩人便夠了。」小半道人呵呵笑了起來,點頭道:「說得好:說得
好!」按著壓低聲音道:「想不到尚亭如此豪氣干雲,使我對他大為改觀。」罷說曹操,
曹操就到。
    尚亭神色凝重步進廳內.來到兩人身旁低聲道:「我們隔鄰的廳子給人訂了,你們
猜那是誰?」戚長征和小半對望一眼,都想不到是誰人有此湊熱鬧的閒與。尤其他們都
知道尚亭把樓內所有預定的酒席均取消了,亦不會接待任何客人,為何此人竟能使尚亭
無法拒絕呢?
    尚亭歎了一口氣道:「是黑榜高手「矛鏟雙飛」展羽。他訂了十個座位的酒席,唉:
他這一手把事情弄得更複雜了。」戚長征待要說話.一個女子的聲音由街上傳上來道:
「長征!」戚長征聞聲劇震,往高牆外的行人道處望過去,不能置信地看著車上街中,
正含笑抬頭看著他的一對男女。
    戚長征喜出望外叫道:「天呀:竟然是你們來了!」旋風般衝往樓下去,迎了兩人
上來。
    小平道人和尚亭都不知來者是誰,不過看戚長征的樣子,便知是非同小可的人物。
    戚長征歡天喜地得像個小孩子般陪著兩人上來。
    小平和尚亭見那女的長得嬌嬈動人,男的則瘦削筆挺,雙目像刀般銳利,忙迎了上
去。
    戚長征壓低聲音向兩人介紹道:「這位是封寒前輩,長征的恩人,另一位是長征視
之為親姊的干虹青小姐。」小半和尚亭一聽大喜過望,有「左手刀」封寒這個級數的高
手來助陣,就若多了千軍萬馬那麼樣。
    戚長征又介紹了小平和尚亭兩人。
    封寒微一點頭,算是招呼過了。
    干虹青則親切地向他們還禮。
    兩人素知封寒為人冷傲,絲毫不以為杵。
    說真的,只要他有來幫手,罵他們兩句都不緊要。
    戚長征把封干兩人請往上座,他們三人才坐下來。
    干虹青笑道:「長征現在成了天下矚目的人,連踢了裡赤媚一腳的韓柏和風行烈兩
人的鋒頭亦及不上你。嘻:這都是聽回來的。」戚長征道:「你們是剛到還是來了有一
段時間?」封寒露出一絲笑意,讚許道:「你們竟懂得利用官府的力量,破了方夜羽對
長沙府的封鎖網,確是了得。昨天我們在黃蘭市得知你確在長沙府的消息,立即趕來,
以為還須一番惡鬥,才可見到你,豈知遇上的都是官兵,想找個方夜羽的嘍囉看看都沒
有。」這樣說,自是剛剛抵步。
    干虹青接口笑道:「進城後才好笑,原來長征竟公然在妓樓設宴待敵,於是立即來
尋你,真好:我們終於見到你了。除我之外,我從未見過封寒對人有那麼好的。」戚長
征正要說一番表示感激的肺腑之言,封寒先發制人道:「不要說多廢話,這麼動人的青
樓晚宴,怎可沒有我封寒的份兒,就算長征是一個封某不認識的人,我也會來呢!」小
半道人和尚亭對望一眼,都看出對方對這黑榜高手那無畏的胸襟生出敬意。
    戚長征有點忸怩地試探道:「不若長征把那天兵寶刀暫交回前輩使用吧!」封寒傲
然一拍背上那把式樣普通的長刀,失笑道:「只要是封寒左手使出來的刀,就叫左手刀,
什麼刀都沒有絲毫分別,否則我怕要和虹青返小比耕田了。」戚長征.尚亭和小平道人
一齊哄然大笑。
    忽然間,三人都輕崧了起來。
    這時寒碧翠在安排妥派內事務後趕至,一見多了封干兩人,愕然道:「真的有人夠
膽量來幫我們。」語出才覺不大妥當,但已沒有機會改口了。
    戚長征站了起來,笑道:「碧翠不用因失言而感尷尬,這是我最尊敬的長者之一,
「左手刀」封寒前輩。」寒碧翠先是嚇了一跳,旋即大喜道:「有封前輩在,真是好極。」
干虹青微嗔道:「長征:你只尊敬封寒,那我呢?」戚長征陪笑道:「碧翠過來見過青
姊,你就當她是我的親姊吧!」一句話,化解了干虹青的咦怪。
    寒碧翠差點給戚長征氣死,他對自己的親態度就若丈夫對妻子般,教她如何下台。
無奈下向干虹青恭敬叫道:「青姊!」干虹青歡喜地道:「還不坐下來,我們肚子都餓
了,先點幾個小菜來送酒好嗎?」尚亭忙召來手下,吩咐下去。
    干虹青向寒碧翠笑道:「寒掌門要小心長征那張甜嘴,可以把人哄得團團亂轉的。」
    寒碧翠赧然一笑道:「碧翠早嘗過那滋味了。」說完風情萬種地橫了戚長征一眼。
    眾人開擾大笑起來。
    戚長征更是心中甜絲絲的,他的人就像他的刀,有種霸道的味兒。
    寒碧翠笑道:「我們丹清派和尚幫主的湘水幫,在長沙府的勢力都是根深蒂固,在
官府裡我們的人多的是,所以聯結起本地富商巨賈的力量,連府台大人也不得不看我們
的臉色行事,調動官兵解去封城之厄,否則招來縱容土匪的天大罪名,保證他會人頭不
保呢。」
    眾人笑了起來。
    先前山雨欲來的緊張氣氛一掃而空,各人都感到說不出的興奮寫意。
    尚亭和小半見對寒並非傳言中那麼難相處,興致勃勃和他交談起來。
    干虹青乘機低聲問戚長征道:「柔晶呢?」戚長征忙作出解釋。
    這時有人來報,風行烈和雙修公王來見戚長征。
    戚長征大喜跳了起來,衝了出去。
    干虹青向寒碧翠搖頭笑道:「他是個永遠長不大的野孩子,寒掌門須好好管教他。」
    寒碧翠羞紅著臉道:「青姊喚我作碧翠吧,尚幫主和小半道長亦這樣叫好了,否則
長征會惱我的。」同時心中暗歎一聲:這樣的話竟會心甘情願說出口來,當足自己是他
的妻子。
    「叮!」四個酒杯碰在一起。
    在艙廳裡,韓柏,范良極、陳令方和謝廷石四人圍坐小桌,舉杯互賀。
    酒過三巡,餚上數度後,恃席的婢女退出廳外,只剩下四人在空廣的艙裡。
    謝廷石向韓柏道:「專使大人,朝廷今次對專使來京,非常重視,皇上曾幾次問起
專使的情況,顯是關心得很。」韓柏正想著剛才透窗看著盈散花和秀色上岸離去的斷魂
情景,聞言「嗯」了一聲,心神一時仍未轉回來。
    范良極道:「貴皇關心的怕是那八株靈參吧?」謝廷石乾笑兩聲,忽壓低聲音道:
「本官想問一個問題,純是好奇而已。」陳令方笑道:「現在是自家人了,謝大人請暢
所欲言。」謝廷石臉上掠過不自然的神色,道:「下官想知道萬年靈參對延年益壽,是
否真的有奇效。」陳今方與范良極對望一眼,均想到這兩句話是謝廷石為燕王棣問的,
這亦可看出燕王棣此人對皇位仍有覬覦之心,因為他必須等朱元璋死後,才有機會爭奪
皇位,所以他肯定是最關心朱元璋壽命的人。
    韓柏見謝廷石的眼光只向著自己,收回對盈秀兩女的遐思.順口胡謅道:「當然是
功效神奇,吃了後連禿頭亦可長出發來,白髮可以變黑,男的會雄風大振,女的回復青
春,總之好處多多,難以盡述。」謝廷石呆了一呆,道:「難怪貴國正德王年過七十,
仍這麼龍精虎猛,原來是得靈參之力。」韓范陳三人猛地出了一身冷汗,事緣他們對高
句麗正德王的近況一無所知,幸好撞對了,唯有唯唯諾諾,搪塞過去。
    謝廷石得知靈參的「功效」後,顯是添了心事,喝了兩口酒後才道:「楞大統領和
白芳華那晚前來赴宴,都大不尋當,故我以飛鴿傳書,囑京中朋友加以調查,總有了點
眉目。」
    三人齊齊動容,謝廷石的京中友人.不用說就是燕王棣,以他的身份,在朝中深具
影響力,得到的消息自然有一定的斤兩。
    韓柏最關心白芳華,問道:「那白姑娘究竟與朝中何人關係密切呢?」謝廷石大有
深意的看著韓柏,笑道:「專使大人的風流手段,下官真要向你學習學習,不但白姑娘
對你另眼相看,又有兩位絕色美女上船陪了專使一夜,據聞除三位夫人外,船上尚有一
位美若天仙的姑娘,真的教下官艷羨不已。」三人見他離說得輕描淡寫,但都知道他在
探聽盈散花、秀色和秦夢瑤的底細。
    范良極嘿嘿一笑道:「剛才離去那兩位姑娘,是主婢關係,那小姐更是貴國江湖上
的著名美女,叫『花花艷後』盈散花,她到船上來,並非什麼好事,只是在打靈參的主
意,後來見專使和我武功高強,才知難而退,給我們趕了下船,這等小事,原本並不打
算讓大人擔心的。」謝廷石其實早知兩女中有個是盈散花,與他同來的四名手下。都是
出身江湖的好手,由燕王棣調來助他應付此行任務,對江湖的事自然了若括掌。
    盈散花如此著名的美女,怎瞞得過他們的耳目。范良極如此坦白道來,反釋了他心
中的懷疑。由此亦可看出范良極的老到。
    至於秦夢瑤則一向低調,行蹤飄忽,他那四名手下都摸不清她是誰。尤其秦夢瑤巳
到了精華內斂的境界,除了浪翻雲龐斑之輩,憑外表觀察,誰都看不出這素雅淡,似是
弱質纖纖的絕世美女,竟是天下有數的高手,更不要說她是慈航靜齊三百年來首次踏足
塵世的仙子。
    范良極當然知道謝廷石想韓柏親自答他,卻怕韓柏說錯話,神秘一笑道:「我們專
使今次到貴國來,當然為修好幫交,但還有另一使命。嘿:因為樸專使的尊大人樸老爹,
最歡喜中原女子,所以千叮萬囑專使至緊要搜尋十個八個貴國美女回去。嘻:請大人明
白啦。」
    話雖說了一大番,卻避過了直接談及秦夢瑤。
    謝廷石恍然道:「難怪專使和侍衛長不時到岸上去,原來有此目的。」韓柏心切想
知道白芳華的事,催道:「請大人還未說白姑娘的事呵!」謝廷石向陳令方道:「陳公
離京大久.所以連這人盡皆知的事也不知道。」再轉向韓柏道:「與白姑娘關係密切的
人是敝國開國大臣,現被封為威義王的虛若無。江湖中人都稱他作鬼王,他的威義王府
就是鬼王府,這名字有點恐怖吧!」韓范陳三人心中一震,想不到白芳華竟是鬼王虛若
無的人,難怪要和楞嚴抬台。
    謝廷石放低聲音道:「若我們沒有看錯,白芳華乃威義王的情婦,這事非常秘密,
知道的人沒有多少個。」三人嚇了一跳,臉臉相覷。
    謝廷石故意點出白芳華和虛若無的關係,完全是一番好意.不願韓柏節外生枝,成
為虛若無這名臣領袖的情敵,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回事。
    韓柏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暗恨白芳華在玩弄自己的感情,隨口問道:「楞大統領為
何又會特來赴宴呢?」謝廷石道:「大統領離京來此,主要是和胡節將軍商議對付黑道
強徒的事。那晚來赴宴可能是順帶的吧:應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三人一聽,都安下
心來,因為謝廷石若知楞嚴是因懷疑他們的身份,特來試探,說不定會心中起疑。
    氣氛至此大為融洽。
    又敬了兩巡酒後,謝廷石誠懇地道:「三位莫要笑我,下官一生在官場打滾。從來
都是爾虞我詐,不知如何與專使和侍衛長長兩位大人卻一見如故,生出肝膽相照的感覺,
這不但因為兩位大人救了下官的性命,最主要是兩位全無官場的架子和習氣。使下官生
出結交之心。」又同陳令方道:「像陳公也像變了另一個人般,和我以前認識的他截然
不同,陳公請恕我直言。」三人心內都大感尷尬,因為事實上他們一直在瞞騙對方。
    陳令方迫出笑聲,呵呵道:「謝大人的眼光真銳利,老夫和專使及侍衛長相處後.
確是變了很多,來:讓我們喝一杯,預祝合作成功。」氣氛轉趨真誠熱烈下,四隻杯子
又在一起。
    韓柏一口氣把杯中美酒喝掉,正暗自欣賞自己訓練出來的酒量,范良極取出煙嘗煙
絲,咕嚕吸著,同謝廷石道:「今次我們到京師去見貴皇上,除了獻上靈參,更為了敝
國的防務問題,謝大人熟悉朝中情況,可否提點一二,使我們有些許心理準備。」謝廷
石拍胸道:「下官自會盡吐所知,不過眼下我有個提議……嘿!」陳令方見他欲言又止,
道:「謝大人有話請說。」范韓兩人均奇怪地瞧著他,不知他有何提議。
    謝廷石乾咳一聲,看了陳令方一眼,才向斡范兩人道:「我這大膽的想法是因剛才
陳公一句「自家人」而起,又見專使和侍衛長兩位大人親若兄弟,忽發奇想,不若我們
四人結拜為兄弟,豈非天大美事。」三人心中恍然。
    罷才還為騙了這和他們「肝膽相照」的謝廷石而不安,豈知不旋踵這人立即露出狐
狸尾巴,原來只為了招納他們,才大說好話.好使他們與他站在燕王棣的同一陣線上。
    事實上謝廷石身為邊疆大臣,身份顯赫,絕非「高攀」他們。而他亦看出陳令方因
與楞嚴關係惡化,變成無黨無派的人,自然成了燕王棣想結納的人選。
    至於韓范兩人當得來華使節,自是在高句麗大有影響力之人,與他們結成兄弟,對
他謝廷石實有百利而無一害。
    韓柏正要拒絕,給范良桓在台底踢了一腳後,忙呵呵笑道:「這提議好極了!」當
下四人各棋鬼胎。使人來香燭,結拜為「兄弟」。
    范良極今次想不認老也不行,成了老大,之下是陳令方和謝廷石,最小的當然是韓
柏。
    四人再入座後,謝廷石道:「三位義兄義弟,為了免去外人閒言,今次我們結拜的
事還是秘密點好。」三人正中下懷。自是不迭點頭答應。
    謝廷石態度更是親切,道:「橫豎到京後難得有這樣的清閒,不若讓兄弟我詳述當
今朝廷的形勢。」韓范陳三人交換了個眼色,都知道謝廷石和他們結拜為兄弟,內中情
由大不簡單,這刻就是要大逞口舌,為某一目的說服他們。
    范良極笑道:「我有的是時間。不過四弟若不早點上去陪伴嬌妻們,恐怕會有苦頭
吃了。」韓柏被他叫得全身毛孔豎得筆挺,歎道:「三哥長話短說吧:我那四隻老虎確
不是好應付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