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4卷)
第六章 離情別緒

    當戚長征、寒碧翠和小半道人回到丹清派那所大宅時。湘水幫幫主尚亭正在焦急地
守待著他們。
    寒碧翠知他必有要事,忙把他請進密室裡。
    四人坐定後,尚亭道:「我知道戚兄是寧死不屈的好漢子,但今仗卻是不宜力故,
現在圍在長沙城外可知的勢力包括了莫意閒的逍遙門、魏立蝶的萬惡山莊、毛白意的山
城舊都、卜敵的尊信門和一群黑道硬手,人數達三千之眾,好手以百計,這還未把方夜
羽的人算在內,就算城內所有幫會合起來,又加上官府的力量,仍還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這一仗絕打不過。」戚寒三人聽得臉臉相覷,想不到方夜羽會投下如此巨大注碼,
以對付丹清派和戚長征。
    戚長征肅容道:「尚幫主帶來這樣珍貴的消息,丹清派和戚長征定然銘記心中,先
此謝過,我們自有應付方法,不勞幫主掛心。」他這麼說,是要尚亭置身事外,不要章
入這毀滅性的無底漩禍裡。
    尚亭歎了一口氣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褚紅玉這事給了我很大的教訓,
苟且偷安.不若轟轟烈烈戰死,戚兄莫要勸我了。」戚長征和寒碧翠均默然無語,知道
愛妻受辱一事使他深受刺激,置生死於度外。
    小平道人嘻嘻一笑道:「方夜羽如此大張旗鼓,必然擾得天下皆知,我才不信整個
江湖只得我和尚兄兩人有不畏強權的熱情,說不定還會再有援軍哩!」他嘻笑的神態,
使三人繃累了的神經輕鬆了點。
    戚長征微微一笑,挨在椅內,有種說不出閒逸灑脫的神氣。
    寒碧翠看得心中歡喜道:「你想到什麼了?為何如此輕鬆寫意?」戚長征道:「我
是給尚兄提醒了,方夜羽在真正統一黑道前,最怕就是和官府硬碰.楞嚴無論如何權傾
天下。總不能命令長沙府的府官公然和黑道幫會及江湖劇盜合作,去對付一個白道的大
門派,此事皇法難容。」尚亭動容道:「所以只要我們施展手段,迫得官府不能不插手
此事,那方夜羽勢離如此明日張膽,進城來把敵對者逐一殲減,那我們便不用應付以萬
計的強徒了。」他似乎忘記了自己亦是黑道強徒。
    小半道人拍案道:「只要我們散播消息,說城外滿是強盜,準備今晚到城內殺人放
火,加上城外確有此情況,定會弄至人心惶惶,那時官府想不插手也不行。」寒碧翠離
眉道:「這是阻得了兵擋不了將,方夜羽只要精選最佳的十多名好手,例如裡赤媚、莫
意閒之輩。我們仍是有敗無勝。」戚長征哈哈一笑道:「現在誰管得那麼多了,讓我也
傚法龐斑,不過卻須先得碧翠你的批准。」他如此一說,連尚亭亦知道兩人關係不淺,
不由偷看這位曾立誓不嫁人的大掌門一眼。
    寒碧翠心中暗恨,本想說你的事為何要問我,但又捨不得放棄這權利,微嗔道:
「說吧!」
    戚長征樂得笑起來道:「我老戚想在青樓訂一桌美酒,請來紅袖小姐陪伴,好款待
夠膽和方夜羽對抗的各路英雄好漢。」尚亭被他豪氣所激.霍地起立道:「這事交由我
安排,我會把消息廣為傳播,縱使我們全戰死當場,亦可留下可博後人一燦的逸事。」
小半道人失笑道:「尚兄不要如此喉急。人家掌門小姐仍未批准呢?」寒碧翠狠狠盯了
戚長征一眼,暗忖這小子總忘不了那妓女紅袖,顯是意圖不軌,旋又想起是否活得過今
晚仍不知道,低聲道:「你囊空如洗,那來銀兩請客?」戚長征厚著臉皮道:「你不會
坐看我吃霸王宴吧!」寒碧翠再白了他一眼,同尚亭笑道:「麻煩尚幫主了。」韓柏和
三女站在艙頂的看臺上,神清氣爽地瀏覽兩岸不住變化的景色。
    三女見他回復本色,都興致勃勃纏著他說閒話兒。
    范良極這時走了上來道:「謝廷石要求今晚和我們共進晚膳,我找不到推卻的理由,
代你答應他了。」韓柏歎道:「我最初總覺得坐船很苦悶,但有了三位姊姊後,光陰跑
得比灰兒還快,真希望永遠不會抵達京師。是了:夢瑤和浪大俠怎樣了。」三女聽見郎
如此說。都喜得俏臉含春。
    范良極道:「他們都在閉門潛修,散花和秀色亦關起門來不知在做什麼?」左詩訝
然道:「你為何不叫她們作妖女了?」范良極赧然道:「現在我又覺得她們不那麼壞了。」
柔柔向韓柏警告道:「你若因和她們鬼混疏忽了我們,我們定不會放過你的。」
    朝霞也道:「我看見她們就覺得嘔心。」范良極低聲喝道:「秀色來了!」三女別
轉了瞼,故意不去看她。
    秀色出現在樓梯處,往他們走過來,看到三女別過臉去。眼中掠過黯然之色,向范
良極襝衽施禮後,又同三女恭謹請安。
    三女終是軟心腸的人,勉強和她打個招呼後,聯群結隊到了較遠的角落,自顧自私
語著。
    秀色望向韓柏,眼中帶著難言的憂思,低聲道:「花姊有事和你說。」韓柏望向范
良極。
    范良極打個眼色。示意他放心去見盈散花,三女自有他來應付。
    韓柏和秀色並肩走到下艙去。
    才踏進樓梯裡,韓柏伸手摟著秀色僅盈一握的心變腰,嗅著她髮鬢的香氣道:「為
何這麼不快樂的模樣?」秀色輕輕一歎,挨到他身上,幽幽道:「假設我和別的男人上
床.韓郎會怎樣看待我,是否以後都不理我了。」韓柏心中起了個突兒,暗忖為何她忽
然會問這個問題.細心思索後,坦然道:「心裡自然不大舒服,但卻不會不理你。」秀
色一震停下,凝望著他道:「是否因為你並不愛我,所以才不計較我是否和別的男人鬼
混?」韓柏道:「絕不是這樣,而是我覺得自己既可和別的女人上床,為何你不可和別
的男人上床,所以找不到不理你的理由。」他這種想法,在當時男懼當道的社會,實是
破天荒的「謬論」。
    秀色點頭道:「像你這想法的男人我真是從未遇過。以往我所遇到的男人,無論如
何胸襟廣闊,但一遇到這問題,都變得非常自私,只要求女人為他守貞節,自己則可任
意和其它女人歡好,這是多麼不公平呵!」兩人繼續往前走,來到盈散花門前時,秀色
道:「你進去吧:花姊想單獨和你一談。」韓柏微感愕然,才伸手推門。
    秀色輕輕道:「不過明知不公平,我仍會盡量為你守節,使你好過一點。」韓柏大
感不妥,待要細問,秀色推了他一把,示意他進去,又在他耳旁低聲道:「無論將來如
何?秀色只愛韓郎一個人。」韓柏推門入內。
    秀色為他把門拉上。
    盈散花離座而起,來到他身前,平靜地道:「韓柏:我們今晚要走了,現在是向你
辭行。」韓柏愕然道:「什麼?」盈散花深深凝視著他,好半晌後才道:「放心吧:我
們會對你的事守口如瓶,絕不會出半點秘密。」韓柏皺眉道:「你們不是要藉我們的掩
護進行你們的計劃嗎?為何又半途而廢呢?」
    盈散花歎了一口氣道:「因為秀色不肯作任何損害你的事,我這作姊姊的唯有答應
了,噢:你幹什麼?」原來韓柏兩手一探,一手摟頸,另一手摟腰,使兩個身體毫無隔
閡地緊貼在一起。
    韓柏蜻蜓點水般吻了她的香,看著她的眼睛柔聲道:「姑奶奶不要再騙我了,你是
怕和我相對久了.會情不自禁愛上了我,所以才急急逃走,我說得對嗎?」盈散花一點
不讓他和他對視著,冷然道:「韓柏你自視太高了。」.韓柏微微一笑,充滿信心道:
「無論你的小甜嘴說得多硬,但你的身體卻告訴我你愛給我這樣抱著,若我現在要佔有
你,保證可輕易辦到。」盈散花一震道:「韓柏求你高抬貴手吧:我自認鬥不過你了,
不要再迫我好嘛:唔……
    」韓柏對著了她的香,熱烈痛吻著。
    盈散花像冰山般溶解下來,狂野地回應著,玉手水蛇般摟著他的脖子。
    分後,韓柏的吻再次雨點般落到她的臉蛋、眼睛、鼻子、耳朵和香嫩的粉頸上。
    盈散花不能自制地抖顫和呻吟,玉臉泛起嬌聲奪目的艷瑰紅色。
    當韓柏停止攻勢時,盈散花早嬌柔無力,呻吟著道:「韓柏:知道嗎?你是散花第
一個肯讓你這樣輕薄她的男人。我從沒想過會容許任何男人這樣對我的。」韓柏道:
「那你還要走嗎?」盈散花點頭道:「是的:我更要走。當是散花求你吧:我們的計刮
定要付諸實行的。」
    韓柏道:「告訴我你的計刮吧:看看我是否可幫助你們。」盈散花搖頭道:「不!」
韓柏微怒道:「若你不告訴我,休想我放你們走。」盈散花幽幽看他一眼,主動吻了他
的道:「求你不要讓散花為難了,到了京師後,說不定我們會有再見的機會。說真的:
你使我很想一嘗男人的滋味,但對手只能是你。」
    韓柏色心大動道:「這容易得很,我……」盈散花回手按著他的嘴,含笑道:「現
在不行,我知道若和你好過後,會像秀色那樣,很難離開你,總之人家承認鬥不過你這
魔王了。散花再想求你一次,放我們走吧!這樣對雙方都有好處。」韓柏眼光落在艙板
上整理好的行李上,道:「我知你們下了決心,亦不想勉強你們,不過我很想告訴你們,
韓柏會永遠掛念著我們相處過的那段日子的。」盈散花臉上現出淒然之色,知道韓柏看
穿了她們將一去不回,以後盡量不再見到他的心意。
    她垂下螓首,輕輕離開了韓柏的懷抱,背轉了身,低聲道:「今晚舶抵寧國府郊的
碼頭時,我們會悄悄離船上岸,你千萬不要來送我們,那會使我們更感痛苦,答應我嗎?」
    韓柏湧起離情別緒,道:「好吧:你要我怎樣便怎樣吧!」掉頭離去。
    盈散花的聲音在背後晌起道:「韓柏!」韓柏一喜回轉身來,盈散花亦扭轉嬌軀,
旋風般撲進韓柏懷裡去,在他肩頭狠狠咬了一口。
    韓柏痛得叫了起來。.,盈散花眼中又回復了一向頑皮的得意神色.道:「這齒印
是我送給你的紀念品,你也來咬我一口吧:什麼地方都可以。以後看到齒印,我就會記
起你來。
    」韓柏大感有趣,伸手拉開她的衣襟,露出她豐滿的胸肌,不便好意地看著她。
    盈散花不但沒有絲毫反對的意思,還歡喜地和他來個長吻,笑道:「咬得人家愈痛
愈好,那才不會忘記:嘻:和你交手真是這世上最有奇趣的一回事。」韓柏魔性大發,
毫不客氣在她粉乳上重重咬了一口,痛得益散花眼淚湧了出來,偏是咬緊銀牙,不吭一
聲。
    韓柏滿意地看著她酥胸上的齒印,淡淡道:「你最好莫要給我再碰上,那時無論你
是否願意,我也會把你得到。」盈散花嬌笑著離開了他,道:「放心吧:我們的鬥爭是
沒完沒了的,說不定明天受不住相思之苦,又來尋你。」說完把他弄轉身去,直推出門
去。
    秀色仍呆立門旁,垂著頭不敢看他。
    盈散花騰出一手,把秀色拉了進去,同他嫣然一笑,才關上了門。
    韓柏呆立了一會,忽地搖頭苦笑,往秦夢瑤的房間走去。
    現在只有秦夢才能使他忘記這兩個「妖女」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