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4卷)
第四章 再作突破

    韓柏隨著左詩,到了柔柔房內。
    朝霞和柔柔關切地圍了上來,分兩邊挽著他手臂。
    柔柔不忿道:「范大哥把整件事告訴我們了,哼:這兩個妖女真是卑鄙,竟利用夫
君的好心腸把你騙倒。」一向善良怕事的朝霞亦不平地道:「這兩個妖女如此可惡,看
看老天爺將來怎樣整治她們。」左詩轉過身來,織手纏上韓拍的脖子,身體主動貼上去,
更吻了鞋柏一口,無限愛憐地道:「柏弟弟:我們願為你做任何事,只要能使你回覆信
心和鬥志。」韓柏則兩手左右伸展,按著柔柔和朝霞的蠻腰,深感艷福無邊之樂,信心
陡增。暗忖浪大俠說得對,自己的意志的確范弱了點,例如硬充英雄答應了秦夢瑤不動
她,但多看兩眼,便立即反梅,正是意志不夠堅強的表現。現在稍受挫折,便像一賊不
振的樣子,怎算男子漢大丈夫。
    三女見他默言不語,暗自吃驚.以為它真的頹不能與,交換了個眼色後,左詩道:
「柏弟弟,不若上床休息一下,又或浸個熱水浴,再讓我們為你槌骨鬆筋好嗎?」韓柏
一聽大喜,卻不露在臉上,故意愁眉苦臉道:「一個人睡覺有什麼味兒?」左詩項道:
「怎會是一個人睡,我們三姊妹一起陪你。難道還會要你受冷落嗎。」韓柏試采道:
「真的不會受冷落嗎?」三女終聽出他語裡的深意,反歡喜起來,無論他如何使壞,總
好過垂頭喪氣的頹樣兒。
    柔柔「噗嗤」笑道:「你想我們怎樣,即管說出來吧:現在誰敢不遷就你?」朝霞
道:「不要整天和范大哥唱對台了,他對你不知多麼好呢。千叮萬叮要我們哄你高興,
所以我們全聽你的了。」韓柏樂得喜翻了心,向左詩道:「哈:那真好極了,詩姊:你
先脫清光給我看看,然後是朝霞和柔柔。」左詩俏臉飛紅,俏臉埋在他肩膀處,含羞道:
「到帳內人家才脫可以嗎?求求你吧:好夫君。」韓柏哈哈大笑,心中又充盈著信念和
生機,正要繼續迫左詩.好看她欲拒退迎的羞態。
    敲門壁響起。
    盈散花的聲音傳入來道:「專使大人是否在房裡?」三女俏臉只得寒若冰雪。
    柔柔冷冷道:「專使大人確在這裡,但卻沒有時閒去理沒有關係的閒人。」盈散花
嬌笑道:「這位姊姊凶得很呢:定是對散花有所誤解了,散花可否進來賭個不是,恭聆
姊姊的訓誨。」左詩聽得氣湧心頭,怒道:「誰有空教你怎樣做好人,若想見我們的大
君,先給我們打一頓吧:」盈散花幽幽道:「散花的身子弱得很,姊姊可否將就點,只
用戒尺打打手心算了。」三女臉臉相覷,遺才明白遇上了個女無賴。
    韓柏知道鬥起口來,三女聯陣亦不是盈散花的對手,失笑道:「姑奶奶不要扮可憐
兮兮了,有事便演進來,沒屁便不要放。」盈散花推門而入,同三女盈盈一福,恭謹地
道:「三位姊姊在上,請受小妹一禮。」韓柏放開三女,喝道:「快給三位姊姊和本專
使斟茶認錯。
    」左詩冷哼道:「這杯茶休想我喝:」不滿地瞪了韓柏一眼。
    盈散花甜甜一笑,向韓柏道:「待三位姊姊氣消了,散花再斟茶賠禮巴:」三女雖
對她全無好感,可是見地生得美飽如花,笑意盈盈,兼又執禮甚恭,亦很難生出惡感。
適才明白為何連干拍和范良極這對難兄難弟也拿她沒法。…還是柔柔深懂鬥爭之道:
「你人都進來了,還裝什麼神弄什麼鬼,有事便說出來吧:」
    盈散花風情萬種橫了韓柏一眼,通:「現在這條船順風順水,我看明天午後便可抵
達京師,所以特來找大人商量一下,看看給我們兩姊妹安排個什麼身份,以免到時交待
不了。」就在她說這番話的同時,浪翻雲的聲音又快又急地在韓柏耳旁響起道:「秀色
和盈散花先後藉故來見你,就是要觀察你魔功減退的程度,所以你若能騙得她們認為你
的庹功再無威脅,秀色就會主動在床上和你再鬥一場,若能反制你的心坤,你對它的心
鎖便自動瓦解。她亦可回復「女心功」,小弟!不用我教你也知道應怎辦吧?」他說的
最後一個字,恰與盈散花最後一個字同步,其妙若天成處,教人咋舌。浪翻雲如此小心
其冀,亦可見他不敢小覷盈散花。
    韓柏福至心靈,眼中故意露出頹然無奈之色,勉強一笑道:「那你們想仍做什麼身
份?」-一直沒有作聲的朝霞寒著臉道:「你們休想做她的夫人,假的也不行。」盈散花
笑道:「我們姊妹那敢有此奢望,不若這樣吧:就把我們當作是高句麗來的女子,是高
句麗皇獻給朱元璋作妃子的袒物。」范良極的聲音在韓柏耳內響起道:「小心:她們是
想刺殺朱元璋。」韓柏亦是心中懍然,斷道:「不行:蘭致遠等早知道我們遣使節團有
多少褸物,退開列了清單,怎會忽地多了兩件出來,所以萬不可以。」盈散花深望他一
眼。
    韓柏又裝了個虛怯的表情。
    盈散花得意地一陣嬌笑道:「任何事情總有解決的方法。現在還有一天半的時間,
專使好好的想想吧:散花不敢警擾專使和三位夫人了。」韓柏再露頹然之色,揮手道:
「快給我滾:」走到門旁,又同過頭來道:「咦:專使退有一位夫人到那裡去了?」盈
散花不以為忤,千嬌百媚一笑後,才從容離去。
    三女發覺了韓拍的異樣,目光集中到他臉上。
    韓柏聽得盈散花遠去後,像變了個人似的跳到左詩面前,伸手便為她解衣,興高采
烈道:「快:趁秀色妖女來找我前,我們先快活一番:」韓柏舒適地挨枕而坐。
    三女睡被內,熟睡的臉容帶著甜蜜滿足的笑意,看來正做著美夢。
    韓拍的信心已差不多全回復過來,最主要是因與秀色即將舉行的「決戰」,刺激起
他庹種裡由赤尊信而來的堅毅卓絕的意志。
    可是他仍未能達到受挫前的境界。
    秦夢瑤的聲音在門外咎起道:「韓柏:夢琨可以進來嗎?」韓柏喜得跳了起來.揭
悵下床,才發覓自己身無寸琪,暗忖和秦夢瑤遲早是夫妻,這有什麼大不了.昂然拉開
門栓,把門敞開。
    秦夢瑤俏立門外,還末看清楚,給他一把摟個滿懷,再抱了起來。
    後腳一仰,踢得房門「碰」一聲關上.又順手下了門栓,才抱著似是馴服的秦夢遙
到靠窗的椅子坐下。讓她坐在腿上。
    秦夢瑤白他一眼,伸手搭著他的脖子,依然是那個恬靜消雅的樣兒。
    韓柏回復了挑逗侵犯它的心志和膾量,有恃無恐地嘟起嘴道:「你的心嘴呢:」秦
夢璃看著隨意拂在地上的衣物、又瞌見帳內三女煙籠方藥般睡姿,韓柏的赤裸身體和他
正在自己背上愛撫著手掌更不斯傳來燙人的灼熱感,終於俏臉一紅,送上香吻。
    韓柏像久旱逢甘露般吸著。
    一道悠長的真氣,由秦夢瑤緩緩注進他體內。
    說不韓柏心中一動,忙運起無想十式,瞬那間心神空靈通透,又幻變無窮,說不出
的舒服自在。
    他又把體內真氣與秦夢瑤的真氣交融,回輸到她體內。
    如此循環往復,不片晌秦夢璃的身體熬了起來,嬌軀更主動靠貼過來,玉手緊纏他
肩膊。
    韓柏一對大手忍不住由秦夢遙的玉背移到身前。
    秦夢瑤勉力振起意志,推開了他的臉,讓四片層皮分了開來,卻沒有阻止他不肯罷
休的輕薄,紅著臉輕輕歎息道:「你停一停可以嗎?」韓柏一手褸著她,另一手按在她
腿上,嬉皮笑撿道:「我又破了你的劍心通明瞭。」秦夢瑤秀目內洋溢著剪不斯的深情。
微笑道:「夢瑤是心甘情願在這時刻過來讓你使壞,免得你因夢瑤而進一步挫弱了信心,
在與秀色的對陣上招致敗績。」韓柏由衷道:「你也像浪大俠般看穿了她們的心意。」
頓了頓歎道:「若她們真的想行刺朱元璋,就教人頭痛了。」秦夢瑤瞪他一眼適:「人
家說的你就信嗎?」韓柏愕了愕,恍然道:「我和老范都是糊塗透頂,以盈妖女的狡猾,
怎會開出我們完全不可接受的條件,又那麼容易讓我們看穿她的目的,所以這定是障眼
法。」秦夢瑤見他一點便明,心生喜悅,吻了他一口道:「遣才是夢瑤的好夫君,盈散
花這手法叫開天索價,落地還錢,遲點若另有提議,那還怕我們不接受。」韓柏像全聽
不到她後來的幾句話,呆頭鳥般瞧著秦夢瑤道:「你剛正喚我作什麼?」秦夢瑤有好氣
沒好氣道:「休想夢瑤再說一吹,我的好夫君。」說完泛起個佻皮之極的動人笑容。
    韓柏心叫我的螞呀:秦夢瑤這仙子竟可變得如此冶艷迷人.記起了一事道:「奧:
我有些好東西給你看:」秦夢瑤微笑道:「那些春畫嗎?唔:現在還不成,因為你仍未
能把我真個收伏得服帖,到你連盈散花都收抬掉,我看就差不多了。」韓柏尷尬地道:
「看來什麼事都瞞不過你。」秦夢瑤「噗嗤」笑道:「現在整艘船上的人都處在一種非
常微妙複雜的奇怪關係襄,兩位大哥因關切你魔種的進展,所以無時無刻不在留意你,
好作提點,當然!這樣做亦是為了夢瑤的傷勢。」接著嬌媚地白他一眼道:「至於夢瑤
嘛:更把所有心神全放在你身上,好讓自己對你愈陷愈深,不要以為這是強自為之,而
是夢瑤真的歡喜這樣做。」韓柏喜翻了心,閃縮地問適,「嘿……那……那當我和三位
姊姊共赴巫山時,你是否也在注意聆聽著?「秦夢璐若無其事點頭道:「當然:」秦柏
想不到她如此坦白,愕然道:「那你有否動情?」秦夢瑤歎道:「對不起:我雖有點感
覺,但離動情尚遠,唉:夢瑤二十年來的清修,豈是那麼容易破掉的?韓柏你要努力啊:
夢瑤把自己全交給你了。當我忍不住向你求歡時,就是那關鍵時刻的來臨了。」韓柏心
中一熱,湧起豪情,傲然道:「夢瑤放心吧:終有一天我可使你全心全意地苦求渴望著
我的真愛。」秦夢瑤心中欣悅,她在這時刻過來,就是要以種種手段,激起他的魔性,
使他回復信心,所以方任由他的大手放恣。
    她微笑著收回接著韓柏脖子的左手,情不自禁地在韓柏充滿肌肉美感的胸膛溫柔地
憮著,心想:它的身體真是具有強大的誘惑性和魅力,難怪每一個和他有合體之緣的女
子都不能自拔,連自己亦感到愛不釋手,將來和他合體交歡時,那感覺想必非常美炒。
    而且他的身體和魔種結合後,體質劇變,每寸肌肉都蘊藏著爆炸性的力量,當他和
異性交合時,便會自然發放出來,讓對手的肌膚吸收進去.進一步加強了肉體接觸的感
覺;恐怕以自己堅定的道心,亦會為此進入如癡如狂的狀態裡,那時自己仍能和他保持
澄明相對嗎?
    天下間亦只有秦夢瑤能以這麼超然的理性,去分析韓柏對它的影智,換了左詩等這
時早意亂情迷了。
    韓柏給她摸得靈魂似若離竅遊蕩,舒服得呻吟道:「求求你不要停下來,最好摸下
一點。」秦夢瑤失笑道:「沒有時間了:」韓柏一震醒來,眼中奇光邊射,點頭道:
「是的:秀色正往這裡來,讓我去應付她。」輕吻了秦夢瑤的臉蛋,在她耳旁道:「不
管你願不願意,下次我定要采手進你衣服裡放肆一番。」秦夢瑤回吻了他,微笑地道:
「真高興你回復了本色,不過我是不會那麼容易投降的,你要以真正的本領來收伏我,
千萬不要忘記這點。」秀色來到韓柏所在的房門的門前,正要敲門。
    韓柏推門而出,一副無精打彩的模樣。
    秀色心中一片惘然。
    她是否真要依從花姊的話,把這兼具善良真率和狂放不抵種種特質的男子以女心法
徹底毀掉,使他永遠沉淪慾海呢。它是第一個使她在肉體交合時生出愛意的男人,從而
使她覺得這也可能是使她得到正常男女愛戀的唯一機會。
    唉!韓柏裝作魔功減退至連她到了門外都不知道的地步,嚇了一跳道:「你……你
在等我嗎?」秀色一咬銀牙,幽怨地自了他一眼,輕輕道:「人家是特地過來找你,你
這負心人為何遲遲理也不理秀色。」韓柏目光溜過它的酥胸蠻腰長腿,不用裝假也射出
意亂情迷的神色,吞了口涎沫,暗忖這秀色不扮男裝時,直比得上盈散花,和她上床確
是人間樂事。
    秀色見他色迷迷的樣子,心中一陣憎厭.暗道:「罷了:這只不過是另一隻色鬼,
還猶豫什麼?」臉上露出個甜蜜的笑容,嗅道:「你在看什麼?」她表面上叫對方不要
看,其實卻更提醒對方可大飽眼福。
    韓柏感到她身體輕輕擺動了兩下,胸脯的起伏更急促了,登時慾火上忡,知道對方
正全力向自己施展女心功,暗下好笑,誰才是獵物,到最後方可見分曉呢。口上卻忿然
道:「你騙得我還不夠嗎?」秀色兩眼采芒閃閃,掛出個幽怨不勝的表情,然後垂頭道:
「人家是想跟在你身旁,遺才不得已和花姊合作,揭破你的身份,人家的心是全向著你
的呵:」這幾句話真真假假,天衣無縫,若非韓柏早得浪翻雲秦夢瑤提點,定會信以為
頁。
    韓柏心中暗驚,這妖女每一個表情,都是那麼扣人心弦.先前為何沒有發覺.可知
自己的魔功確減退了,所以容易受到她女心功的影響,這一次絕不可掉以輕心。
    這時長廊靜悄無人,有關人等都故意避了起來,讓這對敵友與愛恨難分的男女以最
奇異的方式一決雄雌。
    韓柏裝作急色地一把拉起她的手,往隔鄰的專使房走去。
    秀色驚叫道:「不:」韓柏暗笑她的造作,猛力一拉,扯得她差點撞到他身上。
    他推門擁了她進去,關上門栓.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往床上拋去。
    秀色一聲嬌呼,跌在床上,就那樣仰臥著,閉上美目,一腿屈起,兩手軟弱地放在
兩側,使急劇起伏的胸脯更為誘人。
    韓柏看著她臉上的潮紅,暗誼這確是媚骨天生的尤物,難怪能入選為閩北女門的唯
一傳人。
    韓柏拉起秀色的玉手,握在掌心裡微笑道:「告訴我,假設我征服了你,是否會對
你做成傷害?」秀色一震,在床上把俏臉轉往韓柏,睜開美目.駭然道:「你剛才原來
是故意扮作魔功大減來肝我和花姊的。」韓相對它的敏銳大感訝異,點頭道:「女小寶,
果然厲害,乖乖的快告訴我答案。」秀色閉上美目,眼角洩出了一滴晶瑩的淚珠,輕輕
道:「若我告訴你會被去了我的女小寶,你是否肯放過我呢?」韓柏心知肚明她正向他
施展蛇女小寶,卻不揭破,一歎道:「只看見追顆淚珠,我便肯為你做任何事了:」秀
色歡喜地坐了起來,挨到他身旁,伸手樓著它的寬眉,把頭枕在他眉上,道:「想不到
世上有你這種好人。告訴秀色,為何你肯這樣待我?」韓柏淡然道:「因為當你剛才睜
眼餚到我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那剎那,我感到你心中真摯的欣喜,才知道你原來已愛上
了我,所以才會因我功力減退而失落,因我復元而雀躍。」秀色劇震了一下,倘臉神色
歡愛後才歎道:「我敗了:也把自己徹底輸了給你,教我如何向花姊交代呢?」韓柏心
道你那有敗了,你正不住運轉小寶來對付我,還以為我的魔種感應不到,哼:我定要教
你徹底投降。
    他奇兵突出地一笑道:「勝敗未分,何須交代,來:讓我先吻一口,看你小小的女
心法,能否勝過魔門至高無上。當今之世甚或古往今來,只有我和龐斑才練成了的道心
種魔大泳。」范良極的傳昔進入它的耳內適:「好小子,真有你的。」秀色當然聽不到
范良極的話,聞言不由沉思起來。
    是的!無論蛇女大法如何厲害,只是魔門大道裡一個小支流,比起連魔門裡歷代出
類拔萃之輩除他韓拍和龐斑二人外從無人練成的種魔大法.可說是太陽輿螢光之比,自
己能憑什麼勝過復元後的韓柏,而且自己先做了一吹,否則現在也不會縛手縛腳,陷於
完全被動的境地裡。
    韓相的每一句話都今她感到招架乏力。
    明知對方蓄意摧毀自己的意志和信心,亦全無方法扭轉遣局勢。
    她和盈散花都低估了對方。
    亦是因勝利而沖昏了頭腦。
    她忽地生出願意投降的感覺。韓相反褸著她,踢掉鞋子,將她壓倒床上,溫柔地吻
著它的朱唇,一對手輕輕為她解帶寬衣。
    韓柏離開了它的香唇.細意欣賞著身下的美女,但見她輪廓秀麗、眉目如畫,真的
是絕色的美人胚子,不過她最動人的地方,並非她的俏臉,而是她藏在骨子襄的騷動和
媚態。
    她的女心法亦非常高明,絲毫不使人感到淫猥,但往往一些不經意的小動作,卻能
使人心神全被她俘虜過去。
    她最懂利用那對白嫩纖美的玉手,例如輕撫胸口。叉成像現在般緊抓著床褥,那種
誘惑性感使人難以抵擋。
    不過他身具魔種,根本無須學那些清修之士般加以擋拒,反可以因這些刺激使魔功
大增,故可任意享用,而非壓抑。
    這亦正是魔道之別。
    道家講求精修,貞元被視為最寶貴的東西,故要戒絕六欲七情,用盡一切方法保持
元氣,方能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裨遼虛。所謂「順出生人,逆回成仙」。練武者雖
不是個個要成仙,但內功與人的精氣有關.卻是個千古不移的道理。所以白道中人對男
女採補之道最是深痛惡絕,因為那全是魔門損人利己之法。
    道心種魔大法卻是魔門的最高心法,女術的損人利己對它全不派上用場。所以連比
秀色更高明的花解語最後亦得向韓柏投降。就是因為先天上種魔大法根本不怕任何魔門
功法。
    故而韓柏一日一恢復魔功,秀色只有任他宰割的份兒。
    秀色檀口微張,有少許緊張地呼吸著。那種誘惑力,絕非任何筆墨能形容其萬一這
時她心中想到的,不是如何去戰勝韓柏.而是自己漂零的身世。
    記起了當年父親把她母女拋棄,後來母親病死街頭,自己則給惡棍強暴後買入妓寨
的淒涼往事,若非得恩師搭救,傅以文心功,自己會是怎麼樣子呢?她從未試過和男人
在床上時,會想起這些久被蓄意淡忘了的悲慘往事。
    韓柏正坐了起來,脫掉最後一件衣物,忽見秀色熱淚滿臉,訝然道:「為何你會忽
然動了真倩呢?這比之任何女心法更使我心動。」秀色淒然道:「但願我能知道自己正
幹著什麼蠢事:」一指戳在韓柏脅下。
    韓柏身子一軟,反被秀色的裸體壓在身下。
    心中叫苦,想不到她竟有此一著。
    秀色的手指雨點般落到他身上,指尖把一道道令人酥麻的真氣傳進他體內,好半晌
才軟了下來,額角隱見汗珠,可知剛才的指法極耗它的頁元。
    她從他身上翻了下來,變成由身側褸著他,在他身旁輕柔地道:「我來前曾在花姊
前立下毒誓,要全力對付你,把你置於我們控制下,所以我雖然動了真情,亦不得不對
你施展最後的手段,若仍敗了給你,花姊亦無話可說了。」韓柏忽又回復活動的能力,
坐了起來奇道:「你究竟對我施了什麼手法?」秀色陪著他生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往
後微仰,把玲瓏浮突的曲線表露無逍,甜甜一笑適:「我最少懂得數十種厲害之極的催
情手法,但都及不上剛才的「仙心動」厲害,你試過便明的了。」韓柏大喜道:「居然
有這種寶貝指法,快讓我嘗嘗箇中滋味。」秀色大感愕然,本以為韓相會勃然大怒,豈
知卻是如此反應。
    原來這「仙心動」催情法,、乃蛇女門裡最高明的催倩功法,詭異非常,並不宜接
催動對方的佰欲,而最「借情生欲」。只要對方動氣或動情,不論是發怒、憂傷又或憐
憫都會轉化成慾火,但只限於負面的情緒,若是像韓柏現在的欣喜,只能喜上添喜,不
會產生催情作用的。
    任何人若忽然給秀色如此制著施法,必然會震怒非常,於是便墮入谷中,像韓柏眼
前如此反應,確是千古未有。
    韓柏褸著她香了一口臉蛋,催道:「快讓我來一嘗滋味:」他想到的當然是秦夢瑤。
    秀色娥眉道:「我如此暗算你,你不惱秀色嗎?」韓柏道:「這麼好的玩意,為何
要惱你,不過看來這指法亦不見得怎樣,我雖有情慾的要求,卻沒有不能自制的情況出
現。」秀色歎了一口氣道:「其實我一點不愛你,才狼心對你施展這手法,說是催情手
法,只是騙你吧了|.這指法真正作用是使你以後雄風難振,而秀色亦能從你的魔掌脫
身出來,回復自由。」韓柏失聲道:「什麼?」一股怒火剛升起來,忽地渾渾蕩蕩,欲
火熊熊燒起。
    它的怒火主要是因秦夢瑤而起,若雄風不再,怎還能為她療傷。
    現在慾火突盛,又不禁心生疑懼,不知是否合因過度亢苦,致去其元,以後受成個
沒有用的男人。
    這些負面的情緒湧來,慾火「轟」的一聲衝上腦際。
    迷糊中給秀色按倒床上.秀被蓋在身上,她光滑灼熱的身體。鑽入被窩襄,把他褸
個結實。
    被內的氣溫立時劇升。
    女心法裡最厲害的武器就是施法者動人的肉體。
    現在秀色對付韓拍的方法,是蛇女「私房秘術」裡「六法八式」中的第一法「被浪
藏春」,利用被窩裡密封的空間,由皮膚放出媚氣,滲入對方身內,就算鐵石心腸的人
也抵不住那引誘。
    滑膩香軟的肉體不住在溫熱的被窩裡對韓柏摩揩擦。
    韓柏本已是情慾高張,那堪刺激,一聲狂嘶,翻身把這美女壓在患下。
    秀色的俏臉作出各式各樣欲仙欲死的表情,每一種模樣,都像火上添油般,使韓柏
不住往亢奮的極峰攀上去。
    韓柏到此刻才真正感受到秀色的魔力,明白到什麼才是頰倒眾生的惹火尤物,床上
的秀色,比之床外的她要迷人上千百倍。
    秀色噓氣如蘭,嬌吟急喘,像是情動之極。
    兩人忘情熱吻著。
    秀色這時的熱情有一半是假裝出來的,暗自奇怪,為何韓柏已興背至接近爆炸的地
步,卻仍能克制著,不立即劍及履及,侵佔自己呢?韓柏卻是另一番光景。
    開始時他確是慾火焚身,但轉眼問慾火磚化成精氣,使全身充滿了勁道,靈台竟愈
來愈清明。
    不要說秀色不知個中妙理,連韓柏自己亦是難明其故。
    原來韓柏魔種的初成,乃來自與花解語的交合,故根木不怕情慾。
    情慾愈強,愈能催發魔種。
    不像玄門之士,若動了情慾,元陽出,所有精修功夫便盡岸東流。
    韓柏張開眼睛,離開了她的香唇,按著從容一挺,堅強地進入她灼熱痰人的肉體裡。
    秀色一聲狂叫,四肢纏上了他。
    一輪劇烈的動作和男女雙方的呻吟急喘後,所有動作全靜了下來。
    韓柏的頭部仰後了點.細看著她,忽地冷冷道:「你根本不愛我,只是想害我,是
嗎?
    」秀色緊閉的美目悄悄湧出情淚.沿著臉頰流到枕上,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哭出聲
來,只是猛力地搖頭,抗議韓柏的指責。
    韓柏知道自己完成了浪翻雲的指示,狠狠傷了她的心。在這樣銷魂蝕骨的交合後。
他冷酷無情的指責,分外使對方難以忍受。
    浪翻雲追個擊敗秀色的指引,絕非無的放矢,因為秀色若非對韓柏動了真情,怎會
如此傷心。
    韓柏一把將被子掀掉,露出秀色羊脂白玉般的身體,心中湧起勝利的感覺,終於把
這妖女征服了。
    他緩緩離開它的身體,來到床旁,抬起衣服,平靜地逐件穿到身上。
    秀色仍躺在床上,像失去了動作的能力。
    韓柏待要離去時。秀色喚道:,.「韓柏:」他走回床邊.坐在床緣,伸出手在她
豐滿的肉體游移撫摸著。
    秀色嬌軀不能自制地劇烈顫抖起來,呻吟道:「你恨我嗎?」韓柏收回大手,點頭
道:「是的:我對你的愛一點信心也沒有,試想若我要時常提防你,那還有什麼樂兒P」
秀色勉力生了起來,淒然道:「你是故意傷害我,明知人家給你徹底馴服了,還硬著心
腸整人。」接著一歎道:「你應多謝秀色才對,你現在魔功大進,恐怕連花姊亦遲早臣
服在你的魅力下,為何還不相信我這失敗者呢?」她這刻表現出前所禾有的謙順溫柔,
完全沒有施展任何媚人的手段。
    可是韓柏並不領情,給她騙了這麼多次,對她那點愛意和憐憫早消失得影綜全無,
現在剩下的純是對她動人肉體那男人本能的興趣,真的是有欲無情,淡淡一笑道:「我
要多謝的是赤老他老人家,而不是你。否則我早成了個廢人,以後都要看你兩人的臉色
行事了。不過你愛怎麼想,全是你的自由。」卓地立起,頭也不回出房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