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4卷)
第二章 戰書韓柏

    垂頭喪氣推門走出他的專使房,留下盈散花和秀色這兩個妖女在他房中慶祝勝利,
秦夢瑤的房間走去,才走了兩步,給范良伍在後麻鷹捉小雞般一把抓著,擒了進另一間
空房去。陳令方跟了進來,歎道:「為山九仞,功店一蕢,唉!可能只是半蕢。」
    韓柏對范良極攤手作無奈狀道:「不要怪我,連你這名賊頭都看不穿她們的詭計,
怎能怪我?」
    范良伍兩眼一翻道:「不怪你怪誰?你這浪棍給那秀色嗲上兩句,靈魂兒立即飛上
了半天,連爹娘姓甚名誰都忘了。」
    韓柏神色一黯道:「我是真的不知爹娘是誰,想記也無從記起。」
    范良極知語氣重了,略見溫和道:「查實也不能怪你,我早知這女飛賊狡猾至極,
但仍想不到她完全看穿你既任情又心軟的致命弱點,累得我也輸慘了。」
    陳今方獻計道:「無毒不丈夫,不若乾脆把她們兩人殺了,至於她們另外還寸什麼
殺手綱,那時才再兵來將擋,憑我們鼎盛的人才,有什麼會應付不了。」
    范良極「呸呸」連聲道:「還自號惜花,居然如此心狠手辣,要摧花滅口。」
    陳令方若無其事道:「老夫又未見過她們,怎知是否應惜之花,」范良極重新打量
著陳今方,恍然道:「我明白了:原來陳兄心動了,想見見那兩個妖女,看看女妖精究
竟是如何誘人。」,韓柏自言自語道:「不若我來個霸王便上弓,把盈妖女也征服於胯
下。」
    范良極嗤之以鼻道:「請你勿用那個『也』字,你征服了秀色嗎?她收拾了你才真。
韓大浪棍啊!人家是以文比來贏了我們,若你和我稍有點大丈夫概,亦只能用斯文漂亮
的方法,勝回一局,就像和棋聖陳下棋那樣。靠的是棋術,而不是旁門左道的卑鄙手段。」
    韓柏自知理虧,老臉一紅,囁嚅道:「你這老小子有時也有些撞得正的歪理。」
    「丫!」
    門給推了開來。
    秀色探頭進來道:「小姐著我來問三位大爺,那間房是給我們的?」眼光深注在韓
柏臉上,若有所思。
    陳令方一看下色授魂與,走了過去道:「這個讓我來安排一下,我隔鄰那間房應可
空出來的。」
    范良極看著房門關上,聽著兩人離去的足音,頹然道:「我們現在手上剩下的籌碼
所餘無幾了,真可能鬥不過她們,將來傳了出去,我和浪翻雲再不用在江湖上混了,瑤
妹則須回慈航靜齋悔,你這降格的小淫蟲大俠,則應像白癡般被關起來。」
    韓柏對牢獄最為忌諱,聽到「關起來」三字,勃然大怒道:「死老鬼!看我的吧!
我定要把這兩個妖女徹底征服,以後都要看我的臉色做人。始肯罷休:范良極冷冷道:
「你好橡忘了盈妖女是不歡喜男人的。」
    韓柏傲然道:「這才頓得出我的手段和本領。」
    范良極還要說話,秦夢瑤的聲音傳入兩人耳內道:「大哥請讓韓柏到我房內來:
「兩人對望一眼,都奇怪秦夢瑤為何合主動邀請韓拍到房內密談。范良極向韓柏打了個
曖昧之極的眼色,指了指他藏在衣袖內的秘戲圖。韓柏會意,猛點了兩下頭,不好意的
無聲一笑,出房去了。」咯咯咯!「秦夢瑤的聲音在房內起道:「請進來!」
    韓柏這時早忘了盈秀兩女,心臟不爭氣地誌忑跳躍起來,推門進去。
    秦夢瑤一身雪白,淡然自若坐在臨窗的太師椅處,含笑看著他。
    韓柏摸了摸袖內的寶貝,戰戰兢兢坐到几子另一邊的椅裡,歎道:「韓柏有負所托,
終鬥不過那兩個妖女。」
    秦夢瑤柔聲道:「戰事才是剛開始,誰知勝敗?而且我看最後亦沒有任何人能分得
出究竟誰勝誰敗。」
    它的話瞌含采意,韓柏不由思索起來。
    秦夢瑤微微一笑道:「韓柏你是雖敗猶榮,因為她們利用的是你的優點而不是缺點
那就是你善良的本性和多情,所以只要你明白了她們勝你的關鍵所在,便可以之反過來
對付她們。」
    韓柏仔細玩味著它的說話,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她們能勝我,就是看穿了我
既善良又多情,那就是說她們對我的印象其實很好,哼:「忽地愕然向秦夢瑤道:「為
何你不喚我作柏郎,而叫我作韓柏?」按著頭聲道:「天!你裡回以前那未下凡前的樣
子了!」
    秦夢瑤失笑道:「你好自為之了,你因受挫折,魔功大幅減退,所以影響不了我的
慧心。使我恢復了劍心道明的境界。雖然希望不高,說不定不用你的幫助,也可接回斷
了的心脈,你說你是否應好自為之呢?」
    韓柏廢然若失,那本好東西更不敢拿出來丟人現眼,忽然湧起意冷心灰的強烈感覺,
站了起來,頹然往房門走去。
    人影一閃,秦夢瑤把在門處,悠閒地挨著木門,仰起天仙般的俏臉,愛「憐地輕責
道:「夢瑤只是想振起你韓柏大什麼的意志,那知你這小子變本加厲,夢瑤收回剛才那
些話吧|沒有了你,夢瑤必然活不過百日之期,亦不會感到稱心遂意。」
    韓柏一震下抓著她兩邊香眉,大喜道:「原來你在騙我。使我還以為自己在你臉前
一點用處也沒有。而且你像再不傾心於我的樣子,真是嚇壞我了,唔:你定要賠償我的
損失。」
    一對眼賊兮兮地在她身體巡視著。秦夢璃眼神清澈澄深,淡然道:「你若下得了手,
要夢瑤賠償什麼就賠什麼吧:「韓柏和她眼神一觸,慾念全消,還生出自慚形穢的心。
鬆手連退兩步,頹然道:「對著夢瑤我真的不濟事了,怎辦才好?」
    浪翻雲的聲音傳入兩人耳內道:「小弟你過來。」
    玲瓏打開了客廂內小廳約兩扇大窗後,垂著頭背著風行烈道:「小婢到房內弄好被,
再服侍公子沐浴包衣。」
    看著她巧俏的背影消失房內,風行烈解下背上的丈二紅槍,放在几上。
    舒服地伸展了一下筋骨,挨在椅上,手往後伸,十指扣緊,放在頸後,權充枕頭,
想著一些問題。
    以方夜羽的龐大勢力。年憐丹的武功才智,為何莫伯可以如此肯定地掌握了年憐丹
和那兩位花妃的行呢?
    假若是方夜羽故意如此佈局,讓人知道年憐丹是往京師去。又有什麼目的呢?
    他費神思索了一會,始終猜不破其中玄機,索性閉目假寐養神。
    一會後,玲瓏的足音響起,往他走過來。
    風行烈暗忖,這妮子的步聲輕巧,武功顯然相當精純,怪不得谷姿仙放心讓她恨來
涉險。
    玲瓏來到他旁,不知如何是好。
    風行烈睜開眼來,懶洋洋地望往這美麗的心俏婢。
    玲瓏正擎著一隻又大又明亮、純真可愛的眸在瞧著他,輿他日光一觸,嚇了一跳,
嬌羞地垂下頭去,顧聲道:「姑爺請隨小婢到房內去。」
    風行烈嘴角逸出笑意,站了起來,順手拿起放著丈二紅槍的革囊。
    玲瓏慌忙在前引路。
    風行烈步入房內,見到房中有一個大木盤,放了半盤清水,房的另一角安了個燃著
了的炭,火上的大水鍋,正發出沸騰著的水響聲。
    他心中奇怪,難道畏怯的玲瓏,竟敢為自己洗澡嗎?那定是非常誘人的一回事。
    玲瓏來到澡盤旁,背著他俏立著。
    風行烈知她害羞,來到她身後,低聲道:「玲瓏你到鄰房休息吧!我會打理自己的。」
    玲瓏一顫回過頭來,驚惶地望向他道:「不!小姐要小婢服侍姑爺的。」抖著手為
他脫下外袍。
    風行烈心中一蕩,微俯往前,在她俏臉不足兩寸許處道:「你真要侍候我入浴嗎?」
    玲瓏像下了決心似的,勇敢地點頭道:「小婢終身都要服侍小姐和姑爺。」
    風行烈意大生,伸手抓著她香肩,入手處豐滿腴滑,心中大讚,想不到她看來如此
細巧年輕,其實身成熟動人之極。
    玲瓏呻吟一聲,倒入他內,身子像火般發燙。
    風行烈把她擁緊,心中卻沒有半絲慾念,有的只是愛憐之意。
    玲瓏仰起俏臉。不勝嬌羞道:「讓小婢先服侍姑爺寬衣沐浴,否則小姐會怪我服侍
不周的。」
    風行烈的身體忽地僵硬起來。
    玲瓏嚇了一跳,以為惹得這英俊瀟灑的姑爺不高興,正要說話。風行烈把手按著它
的小嘴,神色凝重地輕聲道:「有高手來了!」
    韓柏有負所托,羞慚地坐在浪翻雲的對面。
    浪翻雲含笑看了他一會後,通:「老范說得不錯,若我們不助你收拾盈散花,我們
這些老江湖那還有臉在江湖上混飯明。」
    韓柏信心全失道:「這兩個妖女如此高明,我怕自己不是她們的對手。」
    浪浪雲點頭道:「天地間的事物從不合以直線的形式發展,不信的話可看看大自然
裡的事物,人為的除外。那有直線存焉:所以山有高低、水有波浪、樹木有曲節、練武
亦然,尤其是先天之道,更是以高低起伏的形式進行。」
    韓柏若有所悟地點頭受教。
    浪翻雲續道:「你在對付她們前,因被夢瑤蓄意的刺激,猛跨了一大步,臻至前所
未有的高度,所以遇到這大挫折,跌得亦比以往任何一次更低更慘,卻不知若能挨過這
低谷。將會作出另一大突破,那時你又可破去夢瑤的劍心通明瞭。」
    韓柏先是大喜,旋又頹然道:「可是我現在信心全失,好像半點勁兒都沒有的樣子。」
    浪翻雲沉吟片晌,緩緩道:「小弟是否很多時會忽地生出意冷心灰的感覺,什麼都
不想做,亦提不起勁去爭取呢?」
    韓柏點頭應是。
    浪翻雲正答道:「那只因你的魔種是由赤尊信注入你體內,沒有經過刻意的鍛練磨
礪。
    明白了這點,你即知道振起意志的關鍵性,否則過去一切努力,將盡岸東流。」
    韓柏一震道:「那我現在應怎麼辦?」
    浪翻雲道:「夢瑤說得對,你看似一敗塗地,其實仍未真的輸了,若我猜的不錯。
這妙計必是秀色想出來的,當她與你歡好時,憑直覺感到你善良多情的本質,那也是說,
她對你生出真正的瞭解,那是用上了全心全靈才能產生的感受,尤其在你們那種敵對的
情況裡。」
    韓柏神態攸地變得威猛起來,但仍有點猶豫道:「大俠是否暗示她其實愛上了我,
但為何又要和盈妖女來玩弄我呢?」
    浪翻雲道:「這問題非常複雜,秀色若真的愛上了你,又或對你生出愛意,當然要
弄清楚那征服了她肉體的人是不是你,只有揭穿了你,她方可像現在般跟在你身旁,看
看有什麼法子可把你從她心中趕出去。」
    韓柏失聲道:「什麼?」
    浪翻雲淡然道:「不要訝異,秀色精於女之術,自然不可鍾情於任何男子,否則身
心皆有所屬,還如何和其它男人上床?」
    韓柏呼出一口氣,道:「現在我給弄得糊塗了,究竟應怎辦才好?」
    浪翻雲道:「你要設法傷透秀色之心。使她首次感到愛的痛苦,才可以使她甘心降
服,若攻破了秀色這一環,使盈散花失去了伴侶,必然沒法子平靜下來,而對你恨之入
骨,那時只要你能把它的恨轉成愛,將可漂亮地贏回一局,說不定連她們的老本都吃了。」
    韓柏兩眼閉起精芒,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望著浪翻雲心悅誠服道:「現在我才知
道誰是其正的愛情專家,總之絕不是正在偷聽的范老鬼。」
    范良極的聲音在他耳旁怒道:「小子竟敢在浪翻雲前貶低我。虧我還好心地去找三
位義妹來救你。」
    「咯咯:「浪翻雲微笑道:「詩兒進來吧!」
    左詩推門而入,愛憐地看了韓柏一眼,顯從范良極處知道愛郎受挫。
    她來到浪翻雲旁道:「大哥的傷勢怎樣了?」
    浪翻雲笑道:「多幾天靜養便可無礙,把你的柏弟弟帶走吧!」
    左詩跺足嗔道:「大哥笑人,詩兒主要是來探你,柏弟的事只是附帶的罷了!」
    浪翻雲和韓柏對視一眼,齊聲失笑。
    左詩怎知范良極早和兩人說了,俏臉微紅,向韓柏一瞪道:「你竟敢笑我,其是好
膽:要不要我將你如何欺負我的事,告訴大哥,讓他教訓你。」
    浪翻雲哈哈一笑,伸手過去樓著左詩的小蠻腰笑道:「詩兒還忍心對自己的夫君落
井下石嗎?他若過不了這一關,不但夢瑤命不久矣,赤尊信在天之靈亦死不瞑日。我和
范兄也不用混了,來!把小弟帶走,用你們的愛助他恢復信心吧:「」篤……篤篤……
篤。「銅環扣門的聲音傳入耳內。戚長征和寒碧翠同時醒來。寒碧翠依依不捨爬了起來,
在他耳旁道:「這是我們丹清派叩門的手法,表示有十萬火急的事找我,你好好躺一會,
碧翠再來陪你。」
    戚長征一把扯著她,懶洋洋道:「陪什麼?」
    寒碧翠俏臉一紅道:「睡也陪你睡了,還想人家陪你幹什麼?」掙脫他的手,出房
去了。
    戚長征心中甜絲絲的,暗忖這俏嬌娃確是非常有味兒,尤其她那永不肯降服的倔勁
兒,確是誘人之極。
    開門關門聲後。一把陌生的聲音智起道:「李爽參見掌門:「寒碧翠的聲音在廳內
起道:「不必多禮,李師兄這樣來找我,必是有十萬火急的事。」
    李爽像知道了戚長征在房內般,壓低了聲音,說了一番話。
    戚長征心中一凜。知道李爽說的必是與自己有關,可恨卻不知他們談話的內容。
    兩人再談了一會後,李爽告辭離去。
    寒碧翠神色凝重回到房內,坐到床緣處。
    戚長征毫不客氣,一把將她摟到床上,翻身把她壓著,重重吻在它的香唇上。
    出乎意料之外,寒碧翠以她稚嫩的動作,對這「真正」的初吻作出熱烈反應。
    良久後才分了開來,兩對眼睛難捨難分地交纏著。
    戚長征待要再親她,寒碧翠道:讓我歇一會好嗎?碧翠有要話和你說啊:「。戚長
征經這小睡,精足神滿,這樣和美女在床上磨,情火狂升道:「若是有關我老戚的安危,
不說也罷,那是我早預了的,現在我真的滿腦子邪思,不管你是否肯嫁我,也要把你佔
有呢。」
    寒碧翠那會感覺不到他貼體的強烈慾望,俏臉通紅,仍強作平靜地柔聲道:「現在
已不是你個人的事了,方夜羽正式向我們下了戰書,今晚子時到來和我們算幫助你的賬。」
    戚長征一震下慾火全消,駭然道:「什麼?」
    寒碧翠道:「現在他們的人把長沙城完全封鎖,逃都逃不了。」
    戚長征呆了一呆道:「我豈非害了你們。」
    寒碧翠平靜地道:「你說錯了,是我們害了你才對。」
    戚長征當然明白它的意思,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亦被迫要和寒碧翠並肩打一場勝望
其微的硬仗,那亦即是說他失去了以往進可攻、退可逃的靈活之勢。
    戚長征吻了她一口,嘻嘻笑道:「現在離子時還有一大段時間。我們應我們應否先
尋歡作樂呢?寒碧翠伸出纖手把他摟結實,嬌呼道:「長征啊:你若不佔有碧翠,她絕
不肯放你下床的。戚長征心中一震,終於明白了寒碧翠剛才被吻時為何如此熱烈。因為
她知道可能再也沒有明天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