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4卷)
第一章 嬌妻俏婢

    風行烈著三位嬌妻美妾和俏婢玲瓏,悄悄抵達南康。
    五人棄舟登岸,改乘當地修府下早為他們備妥的馬車,進入城內。
    正值清晨時分。
    車廂內有三排座位。
    比倩蓮和白素香坐前排,風行烈和谷姿仙居中,小俏婢玲瓏在後。谷姿仙扭身向後
面正大感興趣,透過窗往外觀看的玲瓏微笑道:「小丫頭是第一次離開雙修府到外面來,
感覺如何呢?」
    玲瓏興奮地低喚道:「小婢早就聽得多了,原來真是這麼熱鬧的」風行烈聽她語氣
夭真可人,回頭向她柔聲道:「到了京師,你才知道什麼是繁華世界呢。」
    玲瓏那敢和風行列明亮懾人的眼神相觸,垂下頭去,玉臉通紅,澀得手足無措,微
「嗯:「一聲,算是答了。風行烈見她神態動人之極。心中一蕩,暗忖若蓄意挑逗這未
經人道的天真少女,必是另有一番味況。想到這裡,心中一驚,為何竟有如此想法?究
竟是因為給三位妻妾打開了自己愛的心肆,。還是因為體內漩流著的三氣呢?谷倩蓮收
回看往街上行人的目光,同玲瓏笑道:「待會求香姊把我們打扮成男裝,我便帶你到街
上逛逛,讓你這大鄉里一開眼界。」
    玲瓏吃驚道:「不!玲瓏要服侍姑爺和小姐啊:「谷姿仙向倩蓮瞪眼責備道:「小
蓮你最好給我安份守己,你當我們是來遊山玩水嗎?」
    比倩蓮吐吐小舌頭,向玲瓏作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轉回頭去。
    風行烈見有人能管治道最愛頑皮生事的小精靈,不由夷然而笑。
    豈知谷倩蓮眼角正留心它的反應,見他如此表情,又扭頭過來撤嬌道:「小姐罵人
家時,不准你在旁偷笑。」
    風行烈失笑道:「算為夫不對:「湊上前去,兩手分按到谷倩蓮和白素香肩上,在
兩人臉蛋各香一口道:「這是陪罪的,以後我偷笑也只在心裡笑,」絕不會讓你的眼角
兒看到。
    「谷倩蓮見愛郎如此寵自己,得意萬分道:「道還差不多。」
    白素香笑道:「小蓮一刻不作弄人。就會週身不舒服,郎君若不一振夫紀,打後還
有得你消受。」
    比倩蓮不依地倒入白素香裡,怪白素香助風行烈來對付她。
    風行烈坐回位子裡,和谷姿仙相視一笑。
    比姿仙甜甜地橫他一眼,看得他又心中一蕩,忍不住按著她香眉,輕吻了她的腮兒。
    比姿仙似喜似嗔盯了他一眼,示意玲瓏會在後面看到他的荒唐行徑,著他檢點。
    風行烈忍不住望往玲瓏,這小俏婢早臉紅過耳,更是手慌腳亂。
    比倩蓮又顯出她的本色,叫道:「行烈快吻玲瓏,她的小嘴定是很香的。」
    玲瓏大為失色道:「不:「白素香也隨著谷倩蓮的口風道:「玲瓏不想姑爺和你親
熱嗎?」
    玲瓏俏臉更紅,急道:「不想:「這吹連谷姿仙亦不禁莞爾,責道:「你兩人不要
作弄小玲瓏了,累得玲瓏她以後對著行烈時更不知如何是好哩:「風行烈攤開兩手瀟酒
地聳眉道:「你要為夫如何呢?」
    比倩蓮望向苦忍著笑的風行烈,嗔道:「小子!你是否心中在偷笑?」
    比倩蓮給他送上迷人的笑容,快樂地轉回頭去,和白素唧唧儂儂耳語起來。
    聽著兩女傳來銀鈴般的輕笑聲,風行烈感到一片溫馨,伸手過去,握緊谷姿仙的柔
莠。
    風行烈點頭道:「你是否想到方夜羽?」
    比姿仙反抓著他,深情地瞅了他一眼道:「行烈,姿仙有點擔心。」
    比姿仙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馬車遣時駛進「安和堂」的後院去,門關上後。停了下來。
    風行烈是第二次到這外進是藥材、內進是住宅和製藥工場的院落的安和堂來。不由
想起上次谷倩蓮帶他來時,不先說明,使他誤會了是在白撞。
    一會後五人來方當日他谷倩蓮調情的後廳內,那莫伯早恭迎一旁。眾人在廳內椅子
坐定,莫伯歡喜地道:「恭喜小姐!現在所有人都放心了。」
    接著不勝欷噓長歎逍:「想到我莫商還有踏足故土的可能,便忍不住流下淚來。」
    比姿仙俏臉一紅,偷看了自己種情愈深的夫君一眼。
    風行烈感受到莫伯語氣間對故國深切的倩,暗下決心。定要助他們打敗年憐丹,取
回無國。
    莫伯平定情緒,道:「我們依小姐吩咐,把我府與裡赤媚等的戰況廣為傳播,現在
弄得夭下人盡皆知。浪翻雲這一出手,立時鎮住了整個武林,使方夜羽聲勢大為削弱;
除非龐斑立即出手對付浪翻雲,否則很多在現時仍搖擺不定的會門派,將只會明哲保身,
隔岸觀火,試問誰還肯開罪或惹上浪翻雲?」
    比姿仙暗忖假若龐斑把與浪大哥的決戰提前,究竟是福是禍呢?
    莫伯續道:「而且夢瑤小姐亦親自出手對付方夜羽,她的身份非同小可,隱為白道
至高無上的精神領袖,代表著兩大聖地,八派聯盟豈能全無反應,所以八派在京師舉行
的元老會議會作出定,是否要插手到現仍基本局限在黑道的爭鬥裡。」
    比姿仙低聲問道「我們在人派內的線眼,有沒有八派對阿爹還俗作出反應的消息呢?」
    莫伯道:「其它人說什麼,不講也罷。總之不會是什麼好說話。反是無想僧的反應
最奇怪,只罵了聲」好小子「便不置一詞,看來還是他最超然和看得透。」
    比姿仙頭道:「爹說這人是小事糊塗,但到了重要關口,卻絕不含糊,看他肯任由
阿爹處理馬峻聲的事,已可見一斑。」
    風行烈因曾答應浪翻雲協助怒蛟,所以最關心亦是這方面的事情,問道:「怒蛟幫
現在形勢如何?」
    莫伯有點不知從何說起,想了好一會才道:「情況錯綜複雜至極點,勉強說來,則
要分三方面報道。首先是怒蛟幫忽然銷聲匿跡,只要想想他們龐大的船隊,便可知這是
一個奇跡,由此推之,凌戰天和翟雨時確是非凡之輩,早預見會有此一朝,才可以幹得
如此漂亮。」
    白素香奇道「如此為何莫伯還像很心的樣子?」
    莫伯一向疼愛白素香和谷倩蓮,慈祥一笑道:我心的是戚長征,此子算神道爪大,
竟屢破方夜羽向他撒下的天羅地,現在更招搖餅市,公然向方夜羽挑戰,若方夜羽真的
拿他沒法,方夜羽再不用在江湖上混了。因此我才心它的安危。若他有任何不測。對怒
蛟打擊之大,可能只僅次於浪翻雲,因為他現在已成了武林景仰的英雄。「風行烈點頭
道:「戚長征目下的處境確是非常危險,若我猜得不錯,方夜羽是故意做成這等局面,
迫怒蛟幫現身出來,加以屠戮。」
    莫伯點頭道:「這正是江湖上最流行的一個說法。因為戚長征雖是不凡,可是方夜
羽只要派出紅顏白髮這類高手,保證戚長征會飲刃當場。可是當我作了個深入的調查後,
根據方夜羽和楞嚴兩方面人馬的調動情勢,判斷山戚長征真的已晉身絕頂高手的境界,
是憑著實力保命至這一刻的。」
    風行烈等一起動容。
    至此風行烈才知道莫伯是第一流的情報專才,否則不能拋開江湖上種種說法的影響,
獨特地分析判別出確況。
    莫伯歎道:「這還不是我最憂慮的事。」
    比倩蓮嬌嗲道:「莫伯莫要吞吞吐吐,快點說給倩蓮聽吧!」
    莫伯無奈笑道:「你這小精靈,除了小姐外,沒有人可治你了。」
    比姿仙道:「現在有行烈為她撐腰,我亦拿她沒法」眾人笑了起來,不過心懸莫伯
剛才的說話。都笑得非常勉強。
    莫伯向谷姿仙道:「我前天接到一個人的消息,就是方夜羽和裡赤媚秘密了武昌,
看樣子應是到京師去。所以找想請求小姐和姑爺暫避一避,因為說不定他們是要來對付
你們。」
    風行烈和谷姿仙等同時色變,明白了莫伯憂何事。
    要知方夜羽和裡赤媚若可隨意離開,那證明了即管沒有他們在,留下的力量仍可足
夠對付怒蛟幫和任何想幫助這黑道大幫的勢力,這當然包括雙修府在內。
    那問題就來了,怒蛟幫論武功有凌戰天和戚長征、論智計有翟雨時。加上雙修府和
風行烈,實力不可輕侮,而方夜羽和裡赤媚仍敢抽身離去,那即是說,他留下的人裡有
著能對付以上所有人的厲害人物在座鎮著大局。
    比姿仙望往風行烈,把決定權交了給自己的男人。
    莫伯轉向風行烈道:「方夜羽手上控制著的幾股勢力:包括了卜敵和毛白意的尊信
門、干羅舊日的勢力,萬惡沙堡與逍遙門,還有一群江湖上頭有懸賞價格的劇盜。正往
戚長征曾公然現身的長沙城趕去,目的不問可知。」
    風行烈訝然道:「這真的奇怪,戚長征是吃慣江湖飯的人,在道理應是隱蔽行藏的
時刻,為何要弄得好像人人都知道他在那裡的樣子?」
    三女一起動容,對風行烈縝密的心思佩服不已。亦對戚長征的行為感到奇怪。
    莫伯亦佩服地通:「姑爺一眼便看破了最關鍵的地方,我們追查過消息的來源,雖
不得要領,但肯定有人蓄意將這戚長征的行傳播開來,否則不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弄得
天下皆知。」
    白素香道:「這散播消息的幕後人很有可能是方夜羽的人,目的仍是使怒蛟的人沉
不住氣。」
    比姿仙道:「官府方面有什麼動靜。」莫伯道:「胡節的水師把怒蛟島重重圍困,
又派人佔領了怒蚊島,至於為朝廷效力的高手,包括了展羽在內,則仍是行隱秘,教人
看不破他們下一步的行動。」
    風行烈歎了一口氣道:「目前最需要援手的看來是戚長征。」望向谷姿仙道:「我
們改變行程吧!先到長沙城去,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上一把,否則我含感到有負你浪大
哥所托。」
    比姿仙欣喜道:「姿仙全聽烈郎的吩咐。」轉向莫伯道:「明天一早我們從陸路趕
往長沙,莫伯給我們安排一下吧:「谷倩蓮失望地向玲瓏道:「暫時不能帶你這丫頭到
京師去開眼界了。」
    白素香笑道:「小蓮也暫時見不到那范老賊和韓小賊了。嘻!你昨天不是告訴我,
他們很好玩嗎?」
    比倩蓮不依道:「以後我再不告訴你任何事了,竟當著行列笑人家。」
    風行烈為之莞爾,問莫伯道:「有沒有年老妖的消息?」
    莫伯眼中射出深刻的仇恨,道:「他應無疑問是到京師去了。」
    比姿仙向風行烈送出個迷人的笑容,道:「行烈!玲瓏先服侍你到客房休息,我們
和莫伯要安排一下赴長沙的瑣事。」
    比倩廷嘻嘻一笑。樓著玲瓏道:「你代我們陪夫郎了。」
    風行烈望往羞紅了臉的玲瓏,禁不住又有點梓然心動起來。
    戚長征昂首闊步,沿著小巷深進。
    寒碧翠小鳥依人般傍在他旁,想到的卻是褚紅玉被制的高明手法,暗忖若解不了它
的禁制,豈非會被鷹飛竊笑中原無人,可恨自己又真的是沒有破解的把握。
    戚長征停在一間普通的小平房前,向她問道:「是否這一間?」
    寒碧翠一震醒了過來,記起了到道裡來是幹什麼事,立時臉紅過耳,一咬銀牙,越
牆而入,低嗔項道:「來吧!」
    戚長征迫在她背後,看著她動人的背影,竟不由自已地,暗想道:「放著如此身份
崇高的美女不追求到手。日後定會後悔不已,可是如此把她得到,又像非常不妥,究竟
我老戚應如何取捨呢?」
    兩人來到屋內小廳裡。
    寒碧翠轉過身來,兩手收往背後,挺起胸脯。閉上美目道:「戚長征你若問過良心
都沒有問題,隨便欺負碧翠吧!」
    戚長征愕然望向神態撩人的寒碧翠,氣往上湧,原來這成熟的美女直至此刻仍不是
心甘情願向自己獻出肉體。還在耍賴皮。自己應可趁機戲弄她一番,到最後關頭才停手,
看看它的窘態。可是這樣做卻太沒有風度了,冷哼道:「我的良心一點不妥當的感覺也
沒有,但老戚從不勉強女人,我這就去找紅袖,你便回去當你永不嫁人的貞潔掌門好了。」
    寒碧翠猛地睜開美麗的大眼睛,俏臉氣得發白道:「去罷去罷:到街上隨便找個女
人幹你的壤事吧:我寒碧翠發誓以後不再理你了。啊!」
    最後那聲駕呼是因戚長征移了過來,把她整個嬌軀摘腰抱起,往內房走去。
    寒碧翠渾身發軟,玉手無力地纏上戚長征的脖子,俏臉埋在他的寬肩裡,渾身火燒
般發著熱。
    戚長征開傻笑道:「終於肯承認愛我老戚了,這樣我幹起事來才甘夠味兒。」
    寒碧翠一顆芳心志忑狂跳,不要講出言反對,連半個指頭都動不了。
    戚長征坐到床緣,把她放在腿上,便扳著她巧俏的下巴,細看嬌容道:「你再不張
開眼睛。我的手可不會對你客氣了。」
    寒碧翠嚇得張開俏目,滿臉紅雲暈嗔道「你這樣接抱人家,算是尊重嗎?」
    戚長征道:「什麼?你帶我到這偷情的好地方來,原來是給機合我表現對你的尊重
嗎?
    」
    寒碧翠架不住這歡場老手的花語,嚶嚀一聲,偏又不能別過臉去,更不敢閉上眼睛,
只見這「惡棍」一對色眼,盯緊自己為扮男裝緊裡了的酥胸,更是身軟心跳,一邊感覺
著身體與對方的親密接觸,嗅著對方強烈的男人氣息,默然無語反駁。
    戚長征在她上輕吻一口後道:「不若這樣吧:你乖乖的答應嫁我為妻,那今天就當
我是預支大掌門的初夜,噢!應是」初日「才對,那我便不用問過良心,亦受之無槐了。」
    寒碧翠一震下清醒過來,按著他肩頭坐直嬌蓮,幽幽瞅了他一眼,道:「你這人真
懂得寸進尺。」接著輕歎一口氣,白了他一眼道:「即管你現在立即收手,可是人家這
樣給你抱過,若真要嫁入。也只好將就點嫁給你算了。但我寒碧翠並非普通待嫁的閨女,
要人下嫁你,還要約法三章 。不過這都是找話來說,因為直到這刻我仍未考慮破誓嫁人。
喚:不要那樣瞪著人家,最多我要嫁人時。第一個考慮你吧:「戚長征湧起被傷害了的
感覺,暗忖我征爺肯娶你為妻,已是你三生有幸,保證使你生活得快活無邊,但現在這
樣明著表白不肯嫁給我,我老戚若佔有了她,還是因她對自己做了件化凶為吉的好事,
自己豈非變了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下了決心,將她移到一旁坐好,然後長身而起。往
房門走去。寒碧翠臉上現出愛恨難分的神色,低喚道:「戚長征!你到那裡去口」戚長
征立定坦然道:「去找個不會令我良心不安的女人共赴巫山。」
    寒碧翠淡淡道:「為何你如此沒有自制力?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呢?」
    戚長征歎了-口氣道:「但願我能告訴你原因,或者這是個心理的問題,又或是生理
的問題。大戰瞬即來臨,老戚自問生死未卜,很想荒唐一番,好鬆弛一下緊張的神經,
就是如此而已,這答案大掌門滿意嗎?」
    寒碧翠看著這軒昂男兒氣概迫人的背影,秀日異采連閃,卻沒有說話。
    戚長征沒有回過頭來,心乎氣和地道:「若大掌門再無其它問題,我要走了!」
    寒碧翠狠聲道:「若你這樣走了,寒碧翠會恨足你一輩子。」
    戚長征一震轉身,不知所措地看著她。
    寒碧翠垂頭坐在床緣,低聲道:「告訴我:男人愛面子,還是女人愛面子。」
    戚長征苦笑道:「無論男女,誰不要面子,不過女人的臉皮應是更薄一點的。唉!
起碼是嫩滑點。」
    寒碧翠嗔道:「現在人家什麼薄臉嫩臉都撕破了,肯與你苟且鬼混,你還想人家怎
樣呢?我可是正正經經的女兒家。」接著以微不可問的聲音道:「女人若給你奪了它的
第一次,以後便將是你的人了,碧翠何能例外。你難道仍不明白人家的心意嗎。」戚長
征喜上眉梢,到她身旁坐下。摟著她香肩親了她臉蛋一口笑道:「這才像熱戀中的女人
說的甜話兒,現在我又不想佔有你了。」
    寒碧翠愕然道:「你轉了性嗎?」
    戚長征嘻嘻笑道:「我一向追女人都是快刀斬亂麻,劍及履及,直接了當,但和大
掌門在一起時,卻發覺只是卿卿我我,已樂趣無窮,所以又不那麼心急了。」
    寒碧翠被它的露骨說話弄得霞燒雙頰,氣苦道:「拿開你的臭手,若你現在不佔有
本姑娘,以後休想再有機會。」
    戚長征臉皮厚厚地一陣大笑,好整以暇脫掉長靴,又跪了下來為寒碧翠脫鞋,心中
暗笑:我老戚對付女人的手段,豈是你這男女方面全無經驗的姑娘家所能招架?
    寒碧翠見他似要為自己寬衣解帶,手足無措地顫聲道:「你又說不要,現在……噢:
真的又要……嗎?」
    戚長征握著她脫掉鞋子的纖足。把玩了一會,將她抱起放在床上,然後爬了上去,
躺在她身旁,把她;摟個結實,大腿還壓在她豐滿的下肢處,牙齒輕嚙著她耳珠道:
「老戚累了,陪我睡一覺吧:「寒碧翠心顫身軟,空有一身武功,偏是無半分方氣把這
男人推開。戚長征不知是真是假,氣息轉趨均勻悠長,竟就這樣熟睡過去。寒碧翠暗歎
一聲罷了,閉上美目。戚長征舒服地一陣扭動,手臂壓在她挺茁的酥胸上。寒碧翠迷迷
糊糊裡,又兼奔波折臉了一夭一夜,嗅著戚長征的體息,竟亦酣然入睡。這封男女就如
此在光天化日下,相擁著甜甜地共赴夢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