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3卷)
第九章 曉以大義

    戚長征才踏出賭坊,立時停步。
    寒碧翠追到他身旁,亦停了下來。
    只見外面密密麻麻攔過百名大漢,全部兵器在手,擋了去路。
    戚長征回頭一看,賭坊的石階處亦站滿了武奘大漢,人人蓄勢待發。
    想不到才踏出賭坊,便陷入重重圍困裡。
    戚長征仰天長笑道:「好一個沙遠,我放過你也不識趣,便讓我們見個真章罷。」
    一名手搖折房,師爺模樣的瘦長男子,排眾而出,嘻嘻一笑道:「戚兄誤會了,這
事與沙幫主絕無半點關係,我乃湘水幫的軍師吳傑,奉幫主尚亭之命,到來請戚兄前往
一敘,弄清楚一些事。」
    戚長征一拍背上天兵寶刀,冷然道:「想請動我嗎?先問過我背後的夥伴吧!」
    兵器振動聲在四周響起。
    吳傑伸手止住躍躍欲試的手下,慢條斯理地道:「戚兄還請三思,所謂雙拳難敵四
手,何況這裡共有二百零六對手,只要戚兄放下武器,隨我們去見幫主一趟,即管談不
櫳,我們亦不會乘人之危,還會把兵器交回戚兄,事後再作解決。」
    戚長征哂道:「要我老戚放下寶刀,你當我是二歲孩兒嗎?有本事便把我擒去見你
的幫主吧!」
    吳傑臉容一變道:「敬酒不吃吃罰酒,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們湘水幫的真正力量。」
    言罷往後退去,沒入人叢裡。
    寒碧翠一聲清叱,攔在戚長征身前。
    吳傑見狀,忙下令暫緩動手。
    戚長征愕然望向寒碧翠道:「你若不歡喜介入這事,盡可離開,我才不信你亮出身
分,他們仍敢開罪你。」
    寒碧翠嗔逋:「戚長征你若大開殺戒,不是正中敵人圈套嗎?」
    戚長征苦笑迫:「有什麼圈套不圈套,湘水幫早公然與我幫作對,我殺他們百來二
百人有什麼大不了。」
    眾大漢一齊喝罵,形勢立時緊張趄來。
    吳傑嘬唇尖嘯三聲,眾漢才靜了下來。
    吳傑道:「這位公子是誰?」
    寒碧翠索性一把扯掉帽子,露出如雲秀髮,答道:「我就是丹清派的寒碧翠。」
    吳傑吸了一口涼氣,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寒碧翠向戚長征道:「戚長征啊!聽碧翠一次吧!你若胡亂殺人,不止影響了你的
清名,還使你背在背上的黑窩永遠都卸不下來,現在他們是請你去說話,又不是要立即
殺你。」
    戚長征歎了一口氣,搖頭道:「還是不成!你讓開吧,我對他們既沒有好感,也不
緊別人怎樣看我。」
    吳傑在眾手下後邊高叫道:「他既執迷不悟,寒掌門不用理他了,讓我們給點顏色
他看看。」
    寒碧翠怒道:「閉嘴!找只是為你們想。」才又向戚長征勸通:「當是碧翠求你好
嗎?」
    戚長征仰天一陣悲嘯,手探後握刀把,殺氣立時往四周湧去,大喝道:「不行!
    我今夜定要殺他們片甲不留,讓人知道怒蛟幫不是好惹的。」
    眾大漢受他殺氣所迫,駭然後退,讓出以兩人為中心的大片空地來。
    寒待翠哨道血戰一觸即發,跺足道:「好吧:今晚我依你的意思,這該可以了吧!
    」
    戚長征虎軀一震,不能置信地望向寒碧翠道:「你真肯陪我…」頓了頓傳音過去道:
「上床?」
    寒碧翠霞燒雙頰,微微點了點頭,嬌羞不勝地垂下頭去。
    戚長征移到她前,低聲問道:「你不是曾立誓不嫁人的嗎?」
    寒碧翠嗔道:「人家只答應讓你使壞,並沒有說要嫁你,切不要混淆了。」
    戚長征仰天長笑,一言不發,解下背後天兵寶刀,往遠處的吳傑拋過去,叫道:
「好好給我保管,若遺失了,任你走到天涯海角,我老戚也要你以小命作賠。」
    英傑接過天兵寶刀,叫回來道:「還有寒掌門的長劍。」
    寒碧翠垂頭,解下佩劍,往前一拋,準確無誤落到吳傑另一手裡,然後嫣然一笑挽
起戚長征的手臂,柔聲道:「戚長征!我們去吧!」
    洞庭湖畔。
    梁秋末來到碼頭旁,走落一艘狹長的快艇裡。
    兩名早待在那裡,扮作漁民的怒蛟幫好手一言不發,解纜操舟。
    快艇先沿岸駛了半個時辰,才朝湖裡一群小島駛去,穿過了小島群後再轉往西行,
不一會抵達洞庭東岸。
    不久後他們緩緩進入一個泊滿漁舟的漁港裡,快艇輕巧自如地在漁舟群中穿插,當
快艇離開時,早失去了梁秋末的蹤影。
    縱使有人一直跟蹤他們,到這刻亦不知他究竟到了湖上那條漁舟裡。
    假若敵人有能刀把整個漁港團團圍住,遂船搜查,亦阻不了他們由水底離去。說到
水上功夫,江湖上沒有人敢和怒蛟幫相比的。
    這樣的大小漁港漁村,在煙波浩蕩的洞庭湖,怕不有上千之多。於此亦可見縱使憑
方夜羽和楞嚴兩方面的力量,想找到怒蛟幫的人是多麼困難。
    此時梁秋末登上其中一艘漁舟裡,與上官鷹、程雨時和凌戰天會面。
    梁秋末道:「胡節派出了水師艦隊封鎖了通往怒蛟島的水域,又派人登島佈置,顯
有長期駐守的意思,近日更把大量糧食,運到島上,教人憤恨之極。」
    上官鷹微笑道:「不用氣憤,只要我們人還在,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梁秋末奇怪地看他一眼,暗忖一向以來這幫主兼好友的上官鷹,最重父親留下給他
的幫業,為何今大能比自己更淡然處之呢?
    凌戰天向他眨眨眼睛,笑道:「秋未定會奇怪為何幫主心情這般好,我向你開盅揭
蓋吧……」
    上官鷹俊臉一紅打斷道:「二叔!」
    凌戰天哈哈一笑道:「好!我不說了,秋末你自己問他吧!」
    梁秋末一見這情況,立知是與男女之事有關,心中代上官鷹高興,續道:「現在搜
索得我們最緊的是展羽率領來自黑白兩道百多高手組成的所謂」屠蛟隊「,實力不可小
覷,據找所知,其中最少有十多個是龍頭和派主級數的人物。」按說了一大堆名字出來。
    翟雨時從容一笑道:「若非如此,我們才會奇怪。我雖沒有輕敵,但一直不太把展
羽放在心上,原因並非我認為他不夠斤兩,而是認為他不敢全力對付我們。」
    眾人一點便明。
    要知中原武林裡,任何人無論奉蒙人又或朱元璋之命來對付怒蛟幫,都不能不考慮
到浪翻雲這問題,尤其像「矛鏟雙飛」展羽這類首當其衝的出名人物,怒蛟幫若出了事,
浪翻雲算賬時第一個找上的心是他無疑。那時無論因功賺來了任何權力富貴、金錢美女,
都只能落得一場空歡喜。
    翟雨時續道:「所以可以推想楞嚴在說動展羽和其它有身份勢力的人來對付我們前,
必有先解決了浪大叔的先決條件,而觀乎眼下展羽等按兵不動,應知雙修府之戰,浪大
叔已威懾天下,直接粉碎了楞嚴組織起來對付我們的江湖力量。」
    梁秋末道:「不過只是胡節的水師,在我們失去了怒蛟幫的天險後,已是令人頭痛。」
    上官鷹道:「這樣說來,楞嚴為了重振聲威,將不得不再想辦法對付大叔,這可實
在教人擔心。」
    凌戰天英俊的臉容抹過一絲充滿信心的笑容道:「方夜羽手中的實力,只是已知的
部份,誠然強大非常,不過大叔現在身旁既有范良極韓柏這種頂級高手,又有天下白道
無不要敬她七分的秦夢瑤,除非龐斑親自率眾圍攻,我倒想不到有任何人能對上他是不
吃大虧而回的。」
    翟雨時道:「楞嚴處心積慮要引大叔到京師去,當然包藏禍心,不過大叔什麼風浪
不曾見過,我對他有絕對的信心。」
    凌戰天向梁秋末問道:「有了長征這傢伙的最新消息嗎?」
    梁秋末露出振奮之色道:「這小子果然是了得,屢屢逃出方夜羽的羅網,現在已成
了天下注目的對象。據最新的情報,他現正在長沙府大搖大擺過日子,看來是要牽制方
夜羽的力量。」
    上官鷹又喜又愛道:「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當足自己是大叔的級數,也不秤枰
自己的份量。雨時!我們定要想辦法接應他。」
    翟雨時長歎道:「誰不想立即趕往長沙,和他並肩抗敵,但若如此做了,便會落在
敵人算中,那時不但有全軍覆沒的危險,亦影響了大叔赴京的艱巨任務,所以萬萬不可
如此做。」
    上官鷹色變道:「我們豈能見死不救?」
    凌戰天平靜地道:「小鷹切勿因感情用事失了方寸,若我們不魯莽地勞師遠征,長
征反有一線生機。」
    翟雨時點頭道:「二叔說得對極了。長征孤軍作戰,看來凶險,但卻毫不受牽制,
發揮敵弱則進,敵強則退,避重就輕的戰術。觀乎方夜羽直到此刻仍莫奈他何,可知我
所言非虛。若一旦因我們的介入,他使會失去了這種形勢,末日之期亦不遠了。」-上官
鷹欲語還休,最後也沒有再說出話來。
    梁秋末道:「雙修府之戰,裡赤媚等域外高手都吃了大虧,把整個形勢扭轉過來。
    假若長征能牽制方夜羽,展羽又按兵不動,我們豈非可以和胡節好好打一場硬仗,
把怒蛟島奪回來?」
    翟羽時微笑道:「這是個非常誘人的想法,不過大叔曾傳訊回來,我們非到萬不得
已,絕不可和敵人打任何硬仗,萬事待他上京後再說,所以我們現在最好的事,就是秘
密練兵,閒來和這裡的美女風花雪月一番。」言罷,瞅了上官鷹一眼。
    梁秋末終憋不住,向臉色有點尷尬的上官鷹道:「幫主是否有了意中人?」
    上官鷹一拳搐在翟雨時肩上,笑罵道:「小子最愛耍我。」
    凌戰天笑道:「小鷹不若早點成親,這樣動人的漁村美女,確是可遇不可求。」
    翟雨時撫被打的地萬笑道:「二叔語含深意。因為方夜羽一旦知道我們仍躲藏不出,
定會集中力量來找尋我們,那時我們又要東躲西避,沒有時間顧及其它事了。」
    梁秋末以專家身份道:「情場變化萬千,但有一不變的真理,就是要把生米煮成熟
飯,幫主請立下決定。」
    翟雨時笑罵道:「你這小子也懂愛情嗎?你和長征都是一籃子裡的人,長征這些年
來還懂得絕足青樓,你則仍夜夜笙歌,偎紅倚翠,究竟何時才肯斂起野性。」
    梁秋末失笑道:「你這古老石山當然看我和長征不順眼,待我帶你去快活一次,包
保你樂而忘返,跪地哀求也要我再帶你去第二次呢。」
    凌戰天看這幾個小輩,心中洋溢溫情,同梁秋末道:「你這傢伙負起整個情報網的
責任,最好少涉足青樓,尤其不可找相熱的姑娘,否則敵人可依循你的習慣,針對你而
設下必殺的陷阱,知道嗎?」
    梁秋末苦笑一下,點頭應諾。
    凌戰天站起來道:「小鷹你隨我走一趟,我將以你尊長的身份,同你的未來岳丈正
式提親,不准你再扭扭捏捏了。」
    眾人一。齊拍腿贊成。
    上官鷹心中掠過干虹青的倩影,暗歎一口氣道:「一切由二叔為小鷹作主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