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3卷)
第八章 借卿療傷

    「啪!」
    一聲清響,全場側目。
    戚長征臉上露出清晰的指印,若非寒碧翠這一已掌沒有內勁,他恐怕只剩下半張臉
孔了。
    紅袖心痛地道:「你為何要動粗打人?」
    寒碧翠吃驚她以左手提自已剛打了人的右手,尷尬地道:「我怎知他不避開暱?
    戚長征先用眼光掃視向他們望過來的人,嚇得也們許作看不見後,才微笑道:「可
能我給你打慣了,不懂得躲避。」
    寒碧翠「噗哧」一笑迫:「那有這回事?」
    紅袖道:「春宵苦短,看來姐姐都是不肯陪這位大爺度宿,今晚便讓紅袖好好侍候
他吧!」
    寒碧翠咬唇皮道:「耍我倍他上末,是休想的了,但我可以與他逛一整晚。」指戚
長征道:「好!由你來揀,我還是她!」
    戚長征愕然道:「願賭服輸,怎可現在才來反悔,今晚我定要找個女人陪我,你若
不肯我便找紅袖。」
    寒碧翠氣得差點哭出來迫:你這是強人所難!」
    紅袖大奇道:「姐姐明明愛上了這位大爺,為何卻不肯答應他的所求?而你阻了我
們今晚,也阻不了明晚,這樣胡鬧究竟有什麼作用?」
    寒碧翠事實上亦不知自已在幹什麼,自遇到戚長征後,她做起事來全失了方寸,既
答應不再理戚長征的事,但忍不住又悄悄跟來。見到戚長征公然向沙遠爭奪紅袖,竟插
上一手加以破壞,只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給紅袖這麼一說,呆了一呆,霍地站起道:
「我絕小是愛上了他,只是為了某些原因不想他在這時候尋花問柳,壞了正事,若他把
事情解決了,我才沒行理他的閒情。」
    這番話可說強詞奪理之極。她說出來,只是為自已的失常行為勉強作個解釋而已。
    戚長征站了起來,到了紅袖身後,伸手抓她香肩,湊到她耳旁輕輕道:「小痺乖!
你好好待我,我一找到空檔,立即來向你顯示真正的實力,教你一生人都忘不了。」
    紅袖笑得花枝亂顛道:「我也有方法教你終生都難不開我,去吧!與這位姐姐逛街
吧!」
    戚長征順便在她耳珠嚙了一口,走到因見他們打情罵俏氣得別過臉去的寒碧翠身旁,
同她伸出大手道:「小姐的玉手!」
    寒碧翠嚇得忘了氣苦,收起雙手道:「男女間在公開場台拉拉扯扯成什麼體統。」
    戚長征一歎道:「偏是這麼多的顧忌,算了!走吧!」向紅袖眨了眨眼睛,便往外
走去。
    寒碧翠俏臉一紅,追去了。
    秀色的帽子掉到地上,烏亮的長髮垂了下來。
    韓柏攖她的纖腰,暗忖這秀色平時穿起男袈還不怎樣,可是現在回復秀髮垂肩的女
兒模樣,原來竟是如此艷麗。
    尤其這時他摟她疾奔而行,作極種親密的接觸,更感到她正絕不遜色於盈散花的尤
物,只不過平時她故意以男袈掩蓋了艷色吧了!
    而事實上盈散花有一半的艷名是賴她賺回來的。
    例如她的腰身是如此纖細但又彈力十足,真似僅盈一握,可以想像和她在床上顛鸞
倒鳳時的滋味,難怪能成為每代只傳一人的「吒女派」傳人。
    他摟秀色最少跑了二十多里路,在山野密林裡不住兜兜轉轉,卻始終甩不脫那女飛
賊,心中苦惱之極。
    忽地停下,將秀色摟個滿懷。
    秀色毫無驚懼她冷冷瞪者他,眼中傳出清楚的訊息:就是你定逃不掉。
    韓柏一陣氣餒。
    盈散花剛那兩掌差點就要了他的小命,想不到這妖女功力如此清純,連他初學成的
挨打功亦禁愛不了。
    這一番奔走,使他的內傷加重,所以愈跑愈慢,若給她追上來,定是凶多吉少。
    唯一方法就是迅速恢復功力。
    而「藥物」就是眼前這精擅吒女採補之術的絕色美女。
    所以他定要爭取一點空隙時間。
    韓柏不懷好意她笑了笑。
    秀色當然看不到絲巾下的笑容,但卻由他眼裡看到這有某種吸引她的魅力的神秘男
子,有不軌的企圖。
    「嗤!」
    秀色上身的衣服,給他撕了一幅下來,露出雪自粉嫩的玉臂和精繡的抹胸。
    韓柏並不就此打住,還撕下她的褲子,把她修長的美腿全露了出來。
    秀色皺眉不解,暗忖這人既受了傷,又被人追得像喪塚之犬,難道還有侵犯她的閒
情嗎?
    韓柏把她的破衣隨意擲在地上,然後把她也放在地上。
    嘻嘻一笑,忽地橫掠開去。
    「劈劈啪啪」聲裡,也不知他撞斷了多少橫枝。
    好一會後,韓柏凌空躍來,攔腰把她抱起,縱身一躍,升高三丈有多,落在丈許外
一株大樹的橫椏處,又再逢樹過樹,不一會藏身在濃密的枝葉裡,離地約兩丈許處。
    秀色給他以最氣人的男女交台姿勢,緊摟懷裡,感覺對方的熱力和強壯有力的肌肉
緊迫她,心中忽地升起奇怪的直覺。
    這是個年青的男子。
    難道是個年青的和尚。
    想到這裡,她芳心湧趄強烈的刺激,有種要打破他戒律的衝勁。
    風聲在剛兩人停留處響起。
    盈散花停了下來,顯然在檢視韓柏從秀色身上撕下來的碎布。
    盈散花怒叱一聲,罵道:「死淫禿!」
    風聲再起,伊人遠去。
    這正是韓怕期待的反應。
    他要利用的正是盈散花和禿色間畸情的愛戀關係。
    盈散花眼見「愛侶」受辱,無可避免急怒攻心,失去狡智,無暇細想便循痕跡追去。
    韓柏毫不客氣,一把撕掉秀色的褻衣褲,又給自已鬆解褲帶。
    雖說這與強姦無異,他卻絲毫沒有犯罪的感覺。
    因為吒女派的傳人怎會怕和男人交合,還是求之不得呢。
    而他則確需要借秀色的吒女元陰撩治傷勢。
    秀色雙眼果然毫無懼色,只是冷冷看他,直至他闖進了她體內才射出駭然之色,因
為她這時才發覺到對方是她前所未遇過的強勁封手。
    月夜裡,樹叢內一時春色無邊。
    韓柏依從花解語處學來的方法,施盡渾身解數,不住催迫秀色的春情。
    秀色雖精擅男女之術,但比起身具魔種的韓柏,仍有般遙不可及的距離,兼之穴道
被制,根本沒有能力全面催發吒女心功,不片響已大感吃不消,眼內充滿情慾,把元陰
逐漸向韓柏輸放,任君盡情採納。
    韓柏趁機把元陰吸納,又把至陽之氣回輸秀色體內。
    每一個循環,都使他體內真氣凝聚起來,靈台更趨清明。
    那種舒暢甜美,教兩人趨於至樂。
    秀色雖對男人經驗豐富,還是首次嘗到這種美妙無倫的滋味。
    破空聲由遠而近。
    盈散花急怒的聲首在下面叫道:「我知你在上面,還不給我滾下來。」
    韓柏歎了一口氣,拉好褲子,湊到秀色耳旁道:「我知你還是未夠,我亦未夠,遲
些我再來找你。」
    風聲響起,盈散花撲了土來,兩掌翻飛,往他攻來。
    一時枝葉碎飛激濺,聲勢驚人。
    韓柏功力盡按,摟秀色使了個千斤墜,往下沉去。盈散花嬌叱一聲,冰蠶絲射出,
往兩人捲去。
    韓柏重重在秀色香唇吻了一口,不敢看她令人心顫的眼神,將秀色赤裸的嬌軀送出,
任由冰蠶絲把她繞個結實,他則往後疾退,迅速沒進黑暗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