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3卷)
第六章 賭卿陪夜

    長沙府。
    華燈初上。
    戚長征離開丹清派的巨宅,踏足長街,環目一看,不由暗讚好一片繁華景象。在寒
迫翠的提議下,她在他臉上施展了「丹清妙術」,把他的眉毛弄粗了點,黏上了一撮胡
子,立時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教人不由不佩服寒碧翠的改容術。
    大街上人車爭道,燈火照耀下,這裡就若一個沒有夜晚的城市。
    他隨著人潮,不一會來到最繁榮暄鬧的長沙大道,也是最有名的花街。
    兩旁妓寨立林,隱聞絲竹絃管,猜拳賭鬥之聲。
    戚長征精神大振,意興高昂下,朝著其中一所規模最大的青樓走去,暗忖橫豎要大
鬧一場,不若先縱情快活一番,再找一兩個與怒蛟幫作對的當地幫會,好好教訓,才不
枉白活一場。
    戚長征邁步登上長階,大搖大擺走進窯子裡,一個風韻猶存的徐娘帶笑迎來,還未
說話,戚長征毫無忌憚地拉開她的衣襟,貪婪地窺了一眼,將一兩銀子塞進她雙峰間,
沉聲道:「這裡最紅的故娘是誰,不要騙我,否則有你好看!」
    那鴇婦垂頭一看,見到竟是真金白銀的一兩銀子,暗呼這大爺出手確是比人的闊綽,
被佔便宜的少許不愉快感立即不翼而飛,何況對方身裁健碩,眉宇間饒有黑道惡棍的味
道,更那敢發作,忙挨了過去,玉手按在對方的肩頭處,湊到他耳旁呢聲道:「當然是
我們的紅袖姑娘,只不過喲!你知道啦……」
    戚長征不耐煩地打斷她的話,斷然道:「不必說多餘話,今晚就是她倍我度夜,先
給我找間上房,再喚她來侍灑唱歌。」
    鴇婦駭然道:「紅袖不是那麼易陪人的,我們這裡有權有勢的黃公子,追了她三個
月,她才肯陪他一晚,你……」一驚下忘了挺起胸脯,那錠銀子立時滑到腰腹處,令她
尷尬不已。
    戚長征大笑道:「不用你來擔心,只要你讓我見到她,老子保證她心情意顧陪我上
床。」
    鴇婦臉有難色道:「紅袖現在陪了長沙幫的大龍頭到吉祥賭坊去,今晚多數不會回
來了。」
    戚長征冷哼一聲,暗忖這長沙幫怕是走了霉運,好!就讓我順便尋他晦氣,把紅袖
搶回來,今晚她是我的了。
    當下問明了到賭場的路徑,弄清楚了紅袖今晚所穿衣服的式樣顏色,大步走去了。
    鴇婦暗叫不妙,忙著人抄小徑先一步通知長沙幫的大龍頭「惡蛇」沙遠,以免將來
出了事,自己逃不了罪責。
    戚長征在夜市裡悠然漫步,好整似暇地欣賞著四周的繁華景象。
    他走起路來故意擺出一副強橫惡少的姿態,嚇得迎面而來的人紛紛讓路,就算給他
撞了,亦不敢回罵。
    這時他心中想到的卻是寒碧翠,在他所遇過的美女裡,除了秦夢瑤外,就以她生得
最是美麗,韓慧芷與水柔晶都要遜她一籌,可惜立志不肯嫁人,真是可惜至極點。同時
心中暗罵自己,三年來不曾稍沾女色,可是和水柔晶開了項後,只不過分開了兩天,便
難捱寂寞,一晚沒有女人都似不行,真是冤孽。
    這時他轉入了另一條寬坦的橫街,兩旁各式店妓院林立,尤以食肆最多,裡面人頭
湧湧,熱鬧非常。
    「吉祥賭坊」的金漆招牌,在前方高處橫伸出來,非常奪目。
    戚長征加快腳步,到了賭坊正門處。遂拾級而上,待要進去時,四名勁服大漢打橫
排開,攔著了進路。
    其中一人喝道:「朋友臉生得緊,報上名來。」
    另一人輕蔑地看他背上的天兵寶刀,冷笑道:「這把刀看來還值幾吊銀子,解下來
作入場費吧!」
    戚長征跑慣江湖,都還不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微微一笑,兩手閃電探出,居中
兩名大漢的咽喉立時給他捏個正著,往上一提,兩人輕若無物般被揪得掂起腳尖,半點
反抗之力也沒有。
    外圍的兩名大漢怒叱一聲,待要出手,戚長征左右兩腳分別踢出,兩人應腳飛跌,
滾入門內。
    戚長征指尖發出內勁,被他捏著脖子的大漢四眼一翻,昏死過去,所以當他放手時,
兩人像軟泥般難倒地上。
    他仰天打個哈哈,高視闊步進入賭坊內。
    門內還有幾名打手模樣的看門人,見到他如此強橫凶狠,把四名長沙幫的人迅速解
決,都還敢上來攔截。
    賭坊的主廳陳設極盡華麗,擺了三十多漲賭桌,聚著近二百多人,仍寬敞舒適,那
些人圍攏著各種賭具,賭得昏天昏地、日月無光,那還知道門口處發生了打鬥事件。
    戚長征虎目掃視全場,見到雖有十多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窯子姑娘在賭客裡,卻沒
有那鴇婦描述的紅袖姑娘在內,忙往內進的偏廳走去。
    離通往內進的門仍有十多步時,一名悍的中年大漢在兩名打手陪同下,向他迎了過
來,向他喝道:「朋友止步!」
    戚長征兩眼上翻,理也不理,逕自往他們邊去。
    那中年大漢臉色一變,打個眼色,三人一齊亮出刀子。
    戚長征倏地加速。
    這時附近的賭客始驚覺出了岔子,紛紛退避,以免殃及池魚。
    「叮叮叮!」
    連響三聲,三把刀有兩把脫手甩飛,只有當中的中年人功力較高,退後兩步,但卻
因手臂酸麻,不但劈不出第二刀,連提刀亦感困難。
    戚長徵得勢不饒人,閃到沒了武器的兩名打手間,雙肘撞出,兩人立時側跌倒下,
同時飛起一腳,把中年人踢來的腳化去,「啪啪」便給對方連績刮了兩記耳光。
    那人口鼻濺血,蹌踉後退。
    戚長征再不理他,踏入內廳。
    這裡的佈置更是極盡豪華的能事,最惹他注目的是待客的不像外廳般全是男人,而
是一多個綺年玉貌、衣著誘人的女侍,著水果茶點美酒,在八張賭桌間穿梭往來,平添
春色,顯出這裡的數十名客人,身份遠高於外面的賭客。
    這裡的人數遠較外聽為少,但陪客的窯子姑娘的數目,卻較外邊多上了一倍有多。
    打鬥聲把所有人的眼光都扯到戚長征身上來。
    那被他刮了兩巴掌的中年人,直退回一名坐在廳心賭桌上四十來歲,文士打扮的男
子身後。
    那男子生得方臉大耳,本是相貌堂堂,可惜臉頰處有道長達三寸的刀疤,使他變得
猙獰可怖。
    男子旁坐了位長身王立的美女,眉目如畫,極有姿色,尤其她身上的衣服剪裁合度,
暴露出飽滿玲瓏的曲線,連戚長征亦看得怦然心跳。
    那刀疤文士身後立了數名大漢,見己方的人吃了大虧,要撲出動手,刀疤文士伸手
止住。
    戚長征仰天哈哈一笑,吸引了全場眼光後,才瀟酒地向那yan冠全場的美女拱手道:
「這位必是紅袖姑娘,韓某找得你好苦。」
    旁觀的人為之愕然,暗想這名莽漢真是不知死活,公然調戲長沙幫大龍頭的女人,
視「毒蛇」沙遠如無物,實與尋死無異。
    那紅袖姑娘美目流盼,眼中射出大感有趣的神色,含著笑沒有答話。
    沙遠身後大漢紛紛喝罵。
    反是沙遠見慣場面,知道來者不害,以是冷冷打量著戚長征。
    戚長征大步往沙遠那一桌走過去。
    與沙遠同桌聚賭的人,見勢色不對,紛紛離開賭桌,避到一旁。
    這時廳內鴉雀無聲,靜觀事態的發展。
    當戚長征來到沙遠對面坐下時,除了沙遠、紅袖和背後的五名手下外,只剩下瑟縮
發抖、略具姿色,在主持賭局的一名女攤官。
    戚長征兩眼神光電射,和沙遠絲毫不讓地對視著。
    沙遠給他看得寒氣直冒,暗忖這人眼神如此充足,生平僅見,必是內功深厚,自己
恐加上身後的手下亦非其對手,不由心生怯意。只恨在眾目睽睽下,若有絲毫示弱,以
後勢難再在此立世,硬著頭皮道:「朋友高姓大名?」
    戚長征傲然不答,眼光落在那紅袖姑娘俏臉上,由兇猛化作溫柔,露出動人的笑容,
點了點頭,才再向沙遠道:「你不用理我是誰,須知道我在你地頭找上你,定非無名之
輩,只問你敢否和我賭上一局。」
    沙遠為他氣勢所懾,知道若不答應,立時是反臉勁手之局,勉強一聲乾笑,道:
「沙某來此,就是為了賭錢,任何人願意奉陪,沙某都是那麼樂意。」他終是吃江湖飯
的人,說起話來自能保持身份面子,不會使人誤會是被迫同意。
    那紅袖兜了沙遠一眼,鄙夷之色一閃即逝。
    戚長征悠閒地挨在椅背處,伸了個懶腰,先以眼光巡視了紅袖的俏臉和高挺的雙峰,
才心滿意足地道:「我不是來賭錢的。」
    全場均感愕然。
    那紅袖對他似更感興趣了。
    罷才被他打量時,紅袖清楚由對方清澈的眼神,感到這充滿男性魅力的年青人,只
有欣賞之意,而無色情之念,絕不同於任何她曾遇過的男人。
    沙遠皺眉道:「朋友先說要和我賄一局,現在又說不是來賭錢,究竟什麼一回事?」
    戚長征虎目射出兩道寒霜,罩定沙遠,沉聲道:「我是要和沙兄賭人。」
    沙遠色變道:「賭人?」
    戚長征點頭道:「是的!假若我贏了,今晚紅袖姑娘就是我的了。」
    全場立時為之嘩然,暗忖這樣的條件,沙遠怎肯接受。
    紅袖姑娘首次作聲,不悅道:「紅袖又不是財物,你說要賭便可以賭馮?」
    戚長征向她微微一笑,柔聲道:「姑娘放心,本人豈會唐突佳人,若我勝了,姑娘
今晚便回復自由之身,至於是否陪我聊天喝酒,又或過夜度宿,全由姑娘自行決定,本
人絕不會有絲毫勉強。」
    紅袖呆了一呆,暗忖這人真是怪得可以,明是為了自己來此,不惜開罪沙遠,竟然
不計較能否得到自己。
    這時全場的注意力齊集到沙遠身上,看他如何反應。
    沙遠是有苦自己知,對方雖隔著賭桌凝坐不動,但卻針對著他推發著摧心寒膽的殺
氣,那是第一流高手才可做到的事,他自問遠不及對方,心想今晚想一親芳澤的事,看
來要泡湯了。一個不好,可能小命也要不保,深吸一口氣後道:「若朋友輸了又是如何?」
    戚長征仰天長笑,聲震屋瓦,意態飛揚道:「若我輸了,就把命給你。」
    全場默然靜下,暗忖這人定是瘋了。
    紅袖見到他不可一世的豪雄氣概,一時間芳心忐忑亂跳,知道若他勝了,自己真會
心甘情願讓他擺佈。這種英雄人物,她雖閱人甚多,還是首次遇上。
    沙遠暗叫一聲謝天謝地,立即應道:「就此一言為定,朋友既有如此膽色,又不會
強迫紅袖小姐干她不願的事,我就和你賭一次,輸了的話,絕不留難。」
    他這番話說得漂亮之極,教人看不出他是自找下台階,反覺他也是縱橫慷慨之士。
    兩人同時望向那女攤官。
    這桌賭的原是押寶,由攤官把一粒象牙骰子,放在一個小銅盒內,把盒蓋套了上去,
搖勻和旋動一番後開蓋,向上的顏色或點數,就是這局賭的寶,押中者勝。若兩人對賭,
又可押雙押單,或賭偏正和顏色,非常簡單。
    沙遠自問武功不及對方,但對賭卻非常在行,向戚長征道:「這位朋友若不反對,
我們可不玩押寶改以三粒骰子賭一口,未知意下如何?」
    戚長征暗罵一聲老狐狸,知道他怕自己以內勁影響骰子的點數,故要用上三粒骰子,
使難度大增,不過對方豈會知道自己功力已臻先天之境,毫不猶豫道:「使得!就擲三
粒骰子吧!」
    當下女攤官另外取出三粒骰子,非常鄭重地送給兩人驗看,然後熟地擲進大瓷盆裡。
    骰子沒有在盆內蹦跳碰撞,只是滴溜溜打著轉,發出所有賭徒都覺得刺激無比的熟
悉響聲。
    女攤官高唱道:「離台半尺!」
    沙遠和戚長征同時收回按在台上的手,以免教人誤會藉著台子動手腳。
    全場鎊人的心都提到咽喉處,感到刺激之極。
    紅袖美目異采連閃,注定戚長征身上。
    女攤官將盆蓋套上,把載著骰子的盆子整個提了起來,嬌叱一聲,迅速搖動。
    骰子在盆內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扣緊著全場的心弦。
    「蓬!」
    盆子重重放回桌心處。
    紅袖緊張得張開了美麗的小嘴,暗忖這年青的陌生男子若輸了,是否真會為她自殺
呢?
    沙遠和戚長征對視著。
    「且慢!」
    全場愕然,連戚長征亦不例外。
    鎊人循聲望去,只見場內不知何時多了位風度翩翩的貴介公子,生得風流俊俏,龍
行虎步來到賭桌旁,以悅耳之極的聲音道:「這賭人又賭命的賭,怎可沒行我的份兒。」
    戚長征一眼便認出「他」是寒碧翠,心叫不妙,自己費了這麼多工夫,又巧妙地向
紅袖施出挑情手段,可能都要給此姝破壞了,苦惱地道:「你有與趣,我可和你另賭一
局。」
    寒碧翠大模大樣地在兩人身側坐下,道:「你們先說何人押雙?何人押單,我才說
出我的賭法和賭注。」她無論說話神態,均學足男兒作風,教人不會懷疑她是女兒身。
    沙遠這時因不用和戚長征動手,心懷放開,亦感到這賭局刺激有趣,盯著那密封的
瓷盆子,故作大方道:「這位朋友先揀吧!」
    戚長征對著寒碧翠苦笑一下,轉向紅袖道:「紅袖姑娘替我揀吧。」
    紅袖俏臉一紅,垂頭低聲道:「若揀錯了!怎辦才好。」
    她如此一說,眾人都知她對戚長征大有垂青之意。
    沙遠亦不由苦澀一笑,大感顏臉無光,不過紅袖乃全城最紅的姑娘,他盡避不滿,
事後他亦不敢向她算賬。說到底仍是自己保護不周之過。
    戚長征瀟灑地道:「生死有命,姑娘放心揀吧!」
    紅袖美目深注著盆蓋,輕輕道:「雙!」
    戚長征長笑道:「儷影成雙,好意頭,我就押雙吧!」
    他押雙,沙遠自然是押單。
    眾人眼光落到扮成貴介公子的寒碧翠身上,看「他」有何話說。
    寒碧翠不慌不忙,先得意地盯了戚長征一眼,才從容道:「我押十八點這一門。」
    眾人一齊嘩然。
    要知三粒骰子,每粒六門,共是十八門,寒碧翠只押十八點,就是所有的骰子全是
六點向上,機會少無可少,怎不教人驚駭。
    只有戚長征心暗歎。
    他生於黑道,自幼在賭場妓寨打滾,怒蛟島上便有幾間賭場,浪翻雲凌戰天全是賭
場斑手。
    年青一輩裡,以他賭術最精,只憑耳朵即可聽出骰子的正確落點,故他早知盆內是
全部六點向上,只是想不到寒碧翠亦如此厲害。
    罷才他請美的紅袖為他選擇,其實只是驕術裡的掩眼法,縱管紅袖選的是單數,他
大可推作意頭不好,不喜形單影隻,改選雙數,亦不會影響輸贏。現在紅袖既選對了,
自是最為完美。
    沙遠定了定神,向寒碧翠道:「公子以什麼作賭注呢?」
    寒碧翠橫了戚長征一眼,意氣飛揚道:「若在下輸了,要人又或是足兩黃金百錠,
適隨尊便。」
    眾人又再起哄。
    這樣的百錠黃金,一般人數世也賺不到那麼多錢,這公子實在豪氣之。
    戚長征心知肚明寒碧翠是存心搗亂,破壞他和紅袖的好事,真不知她打什麼主意?
若她不是立志不嫁人,他定會猜想她在呷醋。
    沙遠好奇心大起,問道:「公子若贏了呢?」
    寒碧翠瞪著戚長征道:「今晚誰都不可碰紅袖姑娘,就是如此。」
    眾人一齊嘩然,都想到「他」是來捂戚長征的蛋,壞他的「好事」。
    戚長征一聲長笑,道:「我不同意這賭注。」
    寒碧翠狠狠瞪著他橫蠻地道:「那你要什麼條件?」
    戚長征微笑道:「我要和你另賭一局,你敢否應戰?」
    寒碧翠皺眉道:「你這人為何如此婆媽,一局定勝負,不是乾脆利落媽?」
    戚長征淡淡道:「我只說和你另賭一局,但仍是此局,何婆媽之有?」
    不但寒碧翠聽得一頭霧水,沙遠、紅袖等亦是大惑不解,只覺這人每每奇峰突出,
教人莫測高深。
    戚長征眼中射出凌厲之色,望進寒碧翠的美眸裡,一字一字地道:「賭你贏,盆內
三粒骰子都是六點向上。若你輸了,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讓紅袖姑娘視其意願肯否陪我,
一是你自己陪我過夜。」接著伸個懶腰,打個呵欠懶洋洋道:「沒有女人,找個像女人
的男人來陪我也不錯。」
    眾人一齊愕然相對,臉臉相覷,想不到他有此「偏好」。
    寒碧翠玉臉擦地飛紅,胸脯氣得不住起伏,忽地一跺腳,旋風般橫越賭場,閃出門
去。
    場內稍懂武功的人,看到她鬼魅般迅快的身法,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戚長征向那女攤官點頭,示意可以揭蓋。
    風聲又起。
    人影一閃,寒碧翠竟又坐回原處,俏臉寒若冰雪,鼓著氣誰也不看。
    女攤官猶豫了半向,手顫顫地揭開盆蓋。
    這時場內諸人對戚長征畏懼大減,一窩蜂圍了過來,看進盆內,齊聲嘩然。
    當然三粒骰子都是六點朝天。
    沙遠早猜到如此結局,長身而起向戚長征抱拳道:「沙某輸了,自是以紅袖姑娘拱
手相讓,朋友雖不肯賜告姓名,但沙某仍想和下交一個朋友。」
    戚長征冷冷看了他一眼:「是友是敵,還須看沙兄以後的態度。」
    沙遠聽出他話中有話,沉吟片刻,再抱拳施,領著手下抹著冷汗,逕自離去。
    戚長征向團團圍著賭桌的眾人喝道:「沒事了,還不回去賭你們的錢。」
    眾人見他連長沙幫也壓了下去,那敢不聽吩咐,雖很想知迫寒碧翠作何種選擇,亦
只好依言回到本來的賭桌上,不一會又昏天昏地賭了起來,回復到先前的鬧哄哄情況。
    戚長征向那女攤官微笑道:「這位姑娘可退下休息了。」
    女攤官如獲大赦,匆匆退下。
    只剩下一男「兩女」品字形圍坐賭桌。
    這情景實在怪異之極,整個賭廳都賭得興高采烈,獨有這桌完全靜止下坐在中間的
寒碧翠咬者唇皮,忽向紅袖道:「姑娘若今晚肯不理這江湖浪子,在下肯為姑娘贖身,
還你自由。」
    戚長征失聲笑了出來。
    寒碧翠凶霸霸地瞪他一眼,輕叱道:「笑什麼?」再扭頭向紅袖道:「姑娘意下如
何?」
    紅袖含笑道:「那明晚又如何呢?」
    戚長征聽得心中一酥,這紅袖擺明對他有情,這在一個男人來說,是沒有比這更好
的「奉承」了。
    寒碧翠狠狠道:「我只管今晚的事,明晚你兩人愛幹什麼,與我沒有半點關係!」
    紅袖「噗哧」一笑,兜了戚長征一眼,才柔聲向寒碧翠道:「公子為何這麼急躁?
假若我根本沒有興趣陪這位大爺,你豈非白賠了為我贖身的金子,那可是很大的數目啊!」
    寒碧翠泠泠道:「只要不是盲子,就知道你對這惡少動了心,在下有說錯了嗎?」
    紅袖抿嘴笑道:「公子沒有說錯,我確有意陪他一晚,至於贖身嘛!不敢有勞了,
我自已早賺夠了銀子,隨時可為自己贖身,回復自由。」
    這次輪到戚長征感到奇怪,問道:「那你為何仍留在窯子裡?」
    寒碧翠眼中射出鄙夷之色,顯然覺得紅袖是自!作賤。紅袖幽幽一歎道:「正因為
我每晚都接觸男人,所以最清楚他們:例如那些自命風流的色鬼,只是那副貪饞的嘴臉,
紅袖便受不了。如是老實的好人,我又嫌他們古板沒有情趣,最怕是更有假道學的人,
外表正氣凜然,其實腦袋內滿是卑鄙骯髒的念頭,稍給他們一點顏色,立時原形畢露。」
再歎一口氣道:「若有能令紅袖從良的人,我怎還會戀棧青樓,早作了歸家娘了。」
    寒碧翠一呆道:「我不信,總有人曾具有令你傾心的條件。」
    紅袖淡然道:「我承認的確遇過幾個能令我傾情的男子,其中有個還是此地以詩詞
著名的風流名士,可是只要想起若嫁入他家後,受盡鄙夷,而他對我熱情過後,也把我
冷落閨房的情景,倒不若留在青樓,盡情享受男人們的曲意奉承好了。將來年老色衰,
便當個鴇母,除此外我還懂做什麼呢?」
    她說出這一番道理,不但戚長征向她另眼相看,連寒碧翠亦對她大為改紅袖轉向戚
長征道:「紅袖閱人無數,還是第一次遇上公子這種人物。」俏臉一紅,垂下頭去。
    寒碧翠暗叫不妙,試探道:「那他是否你願意從良的人呢?」
    戚長征哂道:「從什麼鬼良?我才不要什麼賢妻良母,除了不可偷男人外,我可要
她天天都像窯子姑娘般向我賣笑,那才夠味兒。」
    寒碧翠氣得俏臉發白,嬌喝道:「你閉嘴!我不是和你說話。」她一怒下,忘了正
在扮男人,露出本來的神態和女兒聲。
    紅袖呆了一呆,恍然掩嘴笑道:「這位姐姐放心吧!我還要試過他後,才可決定是
否從他,有很多人是中看不中用的銀樣蠟槍頭呢!」
    寒碧翠驀地臉紅耳赤,怔在當場。
    戚長征捧腹狂笑道:「不要笑死我了,寒大掌門快下決定,究竟我是要向你們何人
證實不是蠟槍頭呢?我憋得很辛苦了。」
    寒碧翠勃然大怒,二話不說,一巴掌朝戚長征沒頭沒腦刮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