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3卷)
第五章 撒下魚網

    岳州府。
    華宅內的主廳裡,對著門的粉壁有幀大中堂,畫的是幅山水,只見煙雨渺渺裡、隱
見小橋流水,是幅平遠之作。
    中堂的條幾前有一張著虎皮的太師椅、美麗高雅的甄夫人正悠閒地坐在椅上,輕逸
寫意的樣兒。四下陳設富麗堂皇,條幾兩旁的古董櫃內放滿了古玉、象牙雕、瓷玩、珊
瑚等珍品,都屬罕見奇珍。
    這時甄夫人的右側站著四個人,全是形相怪異,衣著服飾均不類中土人士,顯是隨
甄夫人來中原的花剌子模高手。站在首位約五十來歲老者、高鼻深目,尤使人印象深刻
是那頭垂肩的銀髮,形相威猛無倫。深邃的眼睛外緣有一圈奇異的紫紅色,使人想到他
的武功必是邪門之極。此人在域外真是無人不曉,聲名僅次於裡赤媚等域外三大高手,
人稱「紫瞳魔君」
    花扎敖,智計武功除甄夫人外,均為全族之冠,乃甄夫人的師叔。
    站於次位者是個凶悍的中年壯漢,背負著一個大銅,只看這重逾百斤的重型武器在
他背上輕若無物的樣子,已知此人內功外功,均臻化境。
    這人叫「銅尊」山查岳,以凶殘的情性和悍勇名揚大漠,即管武功勝他的人,在生
死決戰時,亦因不及他的凶悍致含恨而死。
    只是此兩人,已足使甄夫人橫行中原,除非遇上浪翻雲、秦夢瑤或虛若無這類超級
高手,否則連中原的一派之主,又或黑榜高手,耍戰勝他們亦絕非易事。-另兩人是一對
年青男女,只看他們站在一起時的親密態度,當知兩人必是情侶的關係。
    男的背上掛著一把長柄鐮刀,容貌獷野,於人飽歷風霜的感覺:女的生得巧俏美麗,
腰配長劍。
    兩人的形相氣質截然不同,但站在一起卻又非常匹配。
    事實上這封男女最擅合擊之術,一剛一柔,男的叫廣應城、女的喚雅寒清,域外武
林稱他們為「獷男俏姝」,聲名甚著。
    有這匹人為甄夫人盡力,難怪方夜羽封她如此放心,把對付怒蛟幫的事托付到她手
裡。
    另一邊站的除了由蚩敵、強望生和柳搖枝外,還有一個一身黑火,身材清瘦高挺的
老者。
    這有若竹竿般的人,皺紋滿臉,年紀最少在七十開外,深凹的眼睛精光炯炯,脅下
挾著一枝寒鐵杖,支在地上。
    這人在域外與「紫瞳魔君」花扎敖齊名,乃「花仙」年憐丹的師弟,慕其名邀來助
陣,人稱「寒杖」竹叟。
    只看這群域外頂尖高於對安坐椅上的甄夫人那恭敬的情狀,便知這甄夫人並非只單
憑尊貴的身份,而是智計武功均有服眾的能力。
    於此亦可推想甄夫人的可怕。
    柳枝幹咳一聲,發言道:「各地的消息已先後收到,仍未發現戚長征和水柔晶的行
蹤。」
    甄夫人微微一笑道:「鷹飛的情況怎樣了?」
    強望生向這新來的女主人答道:「飛爺為戚長征所傷,現正隱避潛修,看來沒有幾
天工天,亦難以動手對付敵人。」
    由蚩敵恨恨道:「水美晶這賤人,竟敢背叛魔宮,我誓要將她碎萬段。」
    甄夫人搖頭歎道:「我早警告過鷹飛,不要碰自己人,看:這就是他惹來的後果。」
    眾人默言無語,都知道甄夫人這見解極有道理,若水柔晶不是因愛成恨,絕不會那
麼容易投進戚長征懷抱裡。
    由此亦可看出鷹飛對水柔晶動了真情,否則豈會不顧甄夫人的警告,弄上了水柔晶。
    甄夫人向寒杖「竹叟道:「竹老師封這兩人的忽然失蹤,有何看法?」
    眾人中以這「寒杖一竹叟和「紫瞳魔君」花扎敖聲望身份最高,不過花扎敖是她的
自己人,所以先出言約請教族外人竹叟,以示禮貌和客氣。
    竹叟和花扎敖交情甚篤,聞言笑道:「有老敖在,那用到我動腦筋。」
    花扎敖「呵呵」一笑道:「竹兄太懶了!」望向甄夫人,眼中射出疼愛之色道:
「愚見以為戚長征此子既能從鷹公子手上救回叛徒水柔晶,才智武功自應與鷹公子不相
伯仲。只從這點推斷,他應懂得避重就輕,不會盲目逃往洞庭,致投進我們布下的羅網
裡。」
    眾人齊齊點頭,表示同意他的說法。
    甄夫人從容道:「師叔說的一點沒錯,他便可能仍留在長沙府內,因那是這附近一
帶唯一容易藏身之處。」
    「銅尊」沙查岳操著不純正的華語道:「若換了是我,定會是避開耳日眾多的大城
市,在荒山野地找個地方躲起來,那不是更安全嗎?」
    眾人裡除了柳搖枝、竹叟和那美女雅寒清外,眼中都露出同意的神色,只差沒有點
頭吧:因為那將代表了不認同甄夫人的說法。
    甄夫人胸有成竹道:「首先這與戚長征的性格不合,這人敢作敢為,要他像老鼠般
躲起來,比殺了他還難受。」頓了頓,察看了眾人的反應後,微笑續道:「這人把義氣
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生死毫不放在心上,所以必會以己身作餌,牽引我們,所以很快我
們便會得到他主動出來有關他的行蹤消息。」
    竹叟冷哼一聲道:「這小子燈蛾撲火,我們定救他喋血而亡。」
    那年青花剌子模高手廣應城慎重地道:「他既能和飛爺鬥個平分秋色,甚至略佔上
風,我們亦不可大意輕。」
    甄夫人幽幽一歎道:「既提起這點,我須附帶說上一句,鷹飛並不是輸在才智武功,
而是因為未能忘情水柔晶,所以才失了先機,落得縛手縛腳,不能發揮他的真正力量。
當他痛定思痛時,就是戚長征遭殃的時刻了。」
    假若戚長征和鷹飛在此,定要歎服甄夫人觀察入微的準確分析。因為鷹飛若是一心
要殺死戚長征,早已成功。
    甄夫人嬌笑道:「戚長征如此做法,反幫了我們一個大忙。我們立即將他仍在長沙
府的消息,廣為傳播,怒蛟幫的人接到訊息,必會由藏身處走出來應援,那亦是他們末
日的來臨。他們就算過得展羽那一關,也將逃不出我的指隙。」接著心滿意足一歎道:
「嘗間翟雨時乃怒蛟幫第一謀士,便讓奴家會一會這再世的生諸葛吧!」
    柳搖枝皺眉道:「雖說我們的攔截集中在通往洞庭湖的路上,但戚長征要瞞過我們
布在長沙府的耳目,仍是沒有可能。曾否他真的沒有到長沙府去呢?」
    甄夫人淡然道:「妾身早想過這問題,首先我肯定他仍在長沙府內,是以他既能躲
過我們的耳目,必定得到當地有實力的幫派為他隱瞞行藏,你們情說這會是那一個幫派
呢?」
    眾人裡以柳搖枝最熟悉中原武林的事,暗忖小幫小派可以不理,與怒蛟幫有嫌隙的
黑道亦可以不理,剩下來的屈指可數,恍然道:「定是丹清派,猶其它的女掌門寒碧翠
一直想幹幾件轟動武林的大事,以振丹清派之名,與八大門派分庭抗禮,若有人敢幫戚
長征,非丹清派莫屬。」
    甄夫人一陣嬌笑道:「這正合我的想法與計劃,我們先放出聲氣,明示要把丹清派
殺個雞犬不留。戚長征若知此事,無論丹清派是否曾幫過他,亦不肯置身事外,如此我
們就把他們一併除掉,立威天下。」
    眾人無不拍案叫絕。
    甄夫人微笑道:「只有這方法,我們才能集中實力,由被動取回主動,於敵人重重
打擊,我倒想看看戚長征今次如何脫身。」沉吟半晌後續道:「鷹飛何時復元,就是我
們攻與丹清派的時刻,怒蛟幫則暫由展羽對付,上岸的怒蛟幫,就像折了翼的雄鷹,飛
也飛不遠。」
    眾人至此無不歎服。
    柳搖枝道:「既是如此:我立即傳令著「尊信門」的卜敵、「山城」毛白意、「萬
惡沙堡」的魏立蝶、對怒蛟幫恨之入骨的「消遙門王」莫意閒,率領手下把長沙府重重
包圍,來個甕中捉鱉,教丹清派和戚長征這些刁魚兒一條都漏不出網外去。
    甄夫人俏目一亮道:「記得通知鷹飛,無論他多麼不願意,我也要他立即殺死戚長
征,免得夜長夢多!」
    韓柏笑嘻嘻跟在秦夢瑤四女身後,回到他的專使房中,正待推房而入,給范良極在
後面推著他背心,到了長廊的另一端,進入他范良極房內。
    韓柏對剛才范良極拔刀相助的感激仍在心頭,破例沒有表示不滿,道:「有什麼事?」
    范良極臉色出奇凝重,歎道:「收到妖女第二封飛箭傅書,你看!」
    韓柏失聲道:「什麼?」
    接過信函打開一看,只見函中寫道:「文正我郎:若你負心,不顧而去,賤妾將廣
告天下,就說楊奉和鷹刀都是藏在貴船之上,還請三思。」
    韓柏嚇了一跳,駭然道:「這妖女為何如此厲害,竟像在旁邊聽著我說話那樣。」
    范良極有點興奮她道:「我早說妖女夠姣夠辣的,怎麼樣?要不要索性弄她上船來
大鬥一場。」
    韓柏呆看了他一會後道:「她信上這麼寫,顯是不會隨便揭破我們的身份,又或知
道即使揭穿我們,別人也可能不信,為何你反要向她就範呢?」
    范良極曲指在他的腦殼重重敲了幾下,道:「你若仍像往日般小動腦筋,怎能使瑤
心甘情願向你投降,快用心想想看,為何盈散花會給你寫這樣的情書。」
    韓柏這次聽話得緊,專心一想,立時想出了幾個問題。
    假若他們真的是來自高句麗的使節團,這個威脅自然不能封他們生出作用,甚至他
們應對「楊奉」和「鷹刀」是什麼一回事也不該知道。
    所以若他們接受威脅,只是換了另一種形式承認自己是假冒的。
    但這可是非常奇怪,為何盈散花仍要測試他們的真假?
    唯一的解釋是在她作了調查後,得悉了昨晚宴會所發生的事,見連楞嚴亦不懷疑他
們,所以動搖了信心,才再以此信試探他們。
    想到這裡,心中一震道:「糟了:妖女可能猜到我和夢瑤的身份。」
    范良極眼中閃過贊實之色,道:「算你不太蠢,這妖女真厲害,消息這麼靈通,所
以這先後兩封情書,看來毫不相關,其實都是同一用意,不過更使我們知道她有威脅我
們的本錢,教我們不得不屈服。」
    韓柏透出一口涼氣道:「那現在怎辦才好?一范良極瞪他一眼道:「我又不是生神
仙,那知怎辦才好:你剛才不是很有把握的樣子嗎。」
    韓柏兩眼閃過精光,冷哼道:「她不仁我不義,我剛才早決定了離船上岸和她大斗
一場,看看她如何厲害,若收服不了她,索性把她幹掉算了,沒有了她,縱使其它人奉
她之命造謠生事,應付起來亦容易得多了。」
    范良極歎道:「在接到這第二封信前,我定曾同意你這法,不過若「謠言」裡點明
這使節團是由你浪棍大俠和我這神偷假扮,又有天下第一俠女秦夢瑤在船上,我們就絕
不容易過關,一番辛苦努力盡岸東流。這妖女厲害處正在於此,就是教我們不能對她動
粗。」
    韓柏愕然半晌,忽地興奮起來,吞了一口涎進喉嚨,充滿信心地笑道:「既不能動
粗,我便動柔,看這妖女如何應付?最大不了便暫時裝作受她威脅,先穩住她。」按著
忽地皺眉苦思起來。
    范良極點頭道:「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喂:你在想什麼?」
    韓柏的神色有點古怪道:「我隱隱覺得對付這妖女的最佳人選,不是我而是夢瑤。
因為我們三個人在一起時,她似乎對夢瑤的興趣比我還大。」
    范良極一震道:「她愛上了瑤。」
    韓柏應聲道:「什麼?」
    范良極搖頭苦笑道:「本來我也不想告訴你這秘密,怕會影響了你對這妖女的興趣。」
    韓柏想起當日在山瀑初遇盈散花時,她的拍檔秀色對他露出明顯的敵意,恍然大悟
道:「難怪秀色那天明知我是誰,還對我如此兇惡,原來是怕我搶走了她的「情郎」或
「情婦」。」
    范良極點頭道:「秀色是女派傳人,自然對你的魔種生出感應,知道你是唯一有能
力改變盈散花這不愛男人、只愛女色的生理習慣的人。」
    韓柏微怒道:「你這死老鬼,明知她們的關係,仍明著來坑我,還算什麼朋友?」
    范良極哂道:「你這淫棍真會計較這點嗎,想想吧:若你能連不歡喜男人的女人也
收個貼服,不是更有成就感嗎?」
    韓柏暗忖自己確不會真的計較這種事,喜上眉梢道:「這兩個妖女最大的失算,就
是不知道你老兄深悉她們兩人間的秘密,只要針對這點,說不定我們可扭轉整個形勢,
真的把她們收個貼服,乖乖聽話。」
    范良極道:「所以我才想到不若任她們到船上來,再讓你這淫棍大什麼的把她們逐
一擊破。」
    韓柏胸有成竹道:「不:她們絕不可到船上來,但我自有方法對付她們。」
    范良極愕然道:「什麼方法?」
    韓柏往房門走去道:「現在只是有點眉目,實際的辦法仍未有,關鍵處仍是兩個妖
女間的關係。」推開房門,回頭笑道:「待會我到岸上一趟,活動一下筋骨,你們就在
安慶等著我凱旋而歸吧!」話完步出房外,往自己的專使臥房走去。
    推門而入,房中只剩下秦夢瑤站在窗前,出神地凝望著岸旁的秀麗景色。
    韓怕心中奇怪左詩三女到了那裡去,秦夢瑤頭也不回輕輕道:「她們到了膳房去弄
晚飯,你若壓不下慾火,可去找她們。」
    韓柏聽出語氣中隱含責怪之意,知道不滿自己剛才對她慾念大作,暗生歉疚,自忖
若不能控制體內魔種,變成個只愛縱慾的人,無論基於任何理由,只會教她看不起自己,
暗下決心,才往她走去。
    到了她身旁,強忍著挨貼她芳軀的衝動,把心神收攝得清澈若明鏡,才和她而肩站
著,望往窗外。
    心中同時想到,每逢和左詩等三女歡好,當魔種運行到至高境界時,都會進入靈清
神明、至靜至極,似能透視天地萬物的境界,顯然那才是魔種的真正上乘境界,而非色
心狂作,沉溺肉慾的下乘狀態。假若自己能恃之以恆,常留在那種玄妙的道魔之境裡,
豈非真正發揮出魔種的威力。也等若無想十式裡最後一式的「內明」。
    想到這裡,一種強大的喜悅湧上心頭,忙依「內明」之法,一念不起,緊守靈台一
點清明。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因秦夢瑤幾句說話帶來的「頓悟」對他是如何重要。
    道心種魔大法的緊要正是由道入魔,再由魔入道,直至此刻,韓柏才從過往的「修
練」
    裡,體悟到魔種內的道心。
    秦夢瑤頓生感應,嬌軀微顫,往韓柏望去,眼中射出前所未有的采芒。
    韓柏心中沒行半絲雜念,心神投注在窗外的美景裡,平靜道:一外面原來是這麼美
麗的!」秦夢瑤聽出他語意中的訝異,感受到他那顆充滿了好奇和純真無瑕的赤子之心,
心神油然提升,在一個精神的淨美層次與韓柏甜蜜地連結在一起。
    重新感受到那次和韓柏在屋脊上監視何旗揚時,當她知悉到師傅的死訊後,與韓柏
心神相連時那剎那的昇華。
    就是在那一刻,她對韓柏動了真情。
    這種玄妙的心曲款通,比之和韓柏在一起時那種忘憂無處的境界,又更進一層樓,
微妙至乎不能言傳。
    她不自覺她移到韓柏身前,偎入了能令她神醉的懷裡。
    韓柏似對她的投懷渾然不覺,亦沒有乘機摟著她大佔便宜,眼中閃動著奇異的光芒,
讚歎道:「為何我以前從來看不到大自然竟有如許動人的細節和變化?夢瑤啊:我多麼
希望能拋下江湖之事,和你找片靈秀之她,比翼雙飛,遇過神仙鴛侶的生活,每天的頭
等大事,就是看看如何能把你逗得歡天喜地、快樂忘憂。」
    秦夢瑤享受著韓柏那一塵不沾的寧美天她,閉上美目,陶醉地道:「若你能那樣待
夢瑤,夢瑤便死心塌地跟在你身旁,做你的好妻子。」
    韓柏一震望往秦夢瑤,心神顫蕩,呼吸困難地道:「除了和我在床上快樂的時刻外,
夢瑤可用其它時間修你的仙道大業,那不是兩全其美嗎?」
    秦夢瑤搖頭微笑道:「不!」扭轉身來,纖手纏上他的脖子,嬌軀緊緊抵著他雄偉
的身體,仰起俏臉,深情地看著韓柏,嘴角逸出一絲平靜的喜意,輕輕道:「夢瑤要把
所有時間全獻給我的好夫君,唉:到現在我才明白浪大哥之言,和你在一起,對我在仙
道上的追求,實是有益無害。夢瑤多想立即便和你去赴巫山。」
    韓柏感動得差點掉下淚來,無限愛憐地道:「萬萬不可:我現在只能克服自己,並
未能成功挑起你發自真心的肉慾。不過夢瑤放心吧,由現在起,你的身心再無抗拒我之
能力,所以放心將主動交給我,任我為所欲為,我自有方法弄到你不克自恃,不像現在
般你的慧心比之以往更是清明,連半點慾念都沒有。」
    秦夢瑤默然垂頭,咬著唇皮低聲道:「對不起!」韓柏愕然道:「這有什麼須要說
對不起的?」
    秦夢瑤微嗔道:「夢瑤不是為不能生出慾念而道歉,而是因一向低估了你感到羞慚。
夢瑤素來自負,想不到你的天分一點不遜於我,難怪赤尊信他老人家見到你,亦忍不住
犧牲自己來成就你。」
    韓柏道:「我之所以忽然能突破以前的境界,全因著夢瑤的關係,若不是你以無上
智能,以種種手法刺激我的魔種,我怎能達至現在的層次,再不是只為肉慾而生存的狗
奴才。夢瑤:我愛你愛得發狂了。」接著又「呵!」一聲叫了起來,道:「我明白了!」
    秦夢瑤道:「明白了什麼?」
    韓柏眼中射出崇慕之色道:「當日在牢房裡,赤尊信他老人家特別關心你,可見他
那時早想到你的道胎會對我有很大的作用,只是沒有說破吧了!」秦夢瑤還想說話,韓
柏的嘴歎吻了下來,封緊她的香唇。
    秦夢瑤門禁大開,還送出芳舌,任由他為所欲為。
    無盡的情意,把她淹沒在那美麗的愛之汪洋裡,一股清純無比的先天真氣,透脈而
入,緩慢而有力地伸展至她斷了的心脈處,和她自身的先天真氣融和旋接合而為一,使
她原本漸趨枯竭的真氣,驀然回復了生命力、加強了斷處的連繫。
    兩股真氣就像男女交配般結合,產生出新的生命能量,延續著秦夢瑤的生命。
    韓柏離關她的檀口,輕柔他把依依不捨的她推開,忽地捋高衣袖,兩手叉在腰側,
目光灼灼上下打量著她。
    秦夢瑤從沉醉裡清醒過來,只覺對方目光到處,自己的身都生出羞人的反應,駭然
道:「你想幹什麼?」
    韓柏回復了嬉皮笑臉,不懷好意地道:「夢瑤應相信我現在有克制自己的能力,現
在夢瑤又擺明委身下嫁於我,自不會反對我一償手足之慾,我是思量著應由那部分開始
摸你。」
    秦夢瑤感應到他的魔功有增無減,明知他是蓄意逗引自己,亦大感吃不消,又見他
的眼睛盯在自己秀挺的酥胸處,更感消受不了,手足無措道:「人家自幼清修,你就算
想欺負人家,也須循序漸進,多和人家說些情話,不要一下子便對人家使出這種賴皮手
段。」
    韓柏感覺到自己晉入一個無可比擬的圓道境界,絕不受人間任何成法約束,任何事
都可暢所欲為,即管對著秦夢瑤這仙子亦不例外。故作驚訝道:「循序漸進?我們連床
也上過了,除了真正的合歡外,什麼事未曾做過,摸摸有什麼大不了?」
    秦夢瑤聞言更是霞燒雙頰,跺足嗔道:「那怎麼相同,今早在床上時……早在床上
時……噢:夢瑤不懂說了,總之現在還不行,莫忘了你曾答應過不主動碰人家的。」
    韓柏當然知道自己與秦夢瑤的關係雖跨越了原本橫亙在兩人間的一鴻溝,但難真正
征服秦夢瑤則尚有一條長路,便再不迫她,環抱雙手,好整以暇地笑吟吟看著她。
    一股莫名的喜悅狂湧上秦夢瑤的慧心,她忽然寧靜下來,幽幽瞅了韓柏一眼,投進
韓柏懷裡,把小嘴湊到韓柏耳邊低笑道:「你這樣蓄意聚音和夢瑤說話,小心待會,范
大哥會找你算賬。」
    韓柏哂道:「那理得他這麼多:夢瑤你先告訴我,可以對你勁手動腳了嗎?」
    秦夢瑤輕歎道:「當日我離開靜時,師傅曾問夢瑤,究竟會否有男人會使我動心?
我答道:除了仙道之外,天下間再沒行能使我動心的事物。唉:當時師傅還誇獎了我。
所以希望柏郎能體諒我的心境,該給夢瑤多點準備的時間,噢:天呵:你幹什麼?」
    原來韓柏一對大手已探進了她的衣服裡,隔著雪白的內衣,在她胸前雙丸一陣摸索。
    「嘶啦!」
    韓柏略一用力,將她的內衣撕下一截出來,然後遞給嬌喘不已的秦夢瑤微笑道:
「來:給我紮在頭上。」
    秦夢瑤深吸一口氣,似嗔似喜地白了這剛正肆無忌憚輕薄了她神聖酥胸的男子一眼,
接過他從她內衣撕出來仍帶著她體溫和香氣的布條,紮在他頭上,把他的頭臉全遮蓋了,
柔聲道:「你若用我的絲巾蒙臉,小心不要掉失了。」接著又低聲道:「快點回來,不
要讓人家掛心了。」
    韓怕欣悅地道:「和夢瑤相處真是痛快,不用說出來你已知我想幹什麼了。」
    包紮好頭臉後,秦夢瑤退後兩步,打量他的模樣,「噗哧」一笑道:「你若想以這
樣的裝扮過盈散花。只怕要白費心機了,誰也可從你的氣度把你認出是誰來。」
    韓柏看著她婷婷的女兒家神態,四下流盼明媚明亮的眼睞,禁不住想起了她衣服內
那似象牙般光滑的胴體,她的紅唇杏舌、婉變嬌姿,差點又「魔心」失守,不自覺運起
無想十式的第一式「止念」,立時一念不起,合什道了一聲佛號,肅容道:「女施主,
貧僧有東西給你看。」
    秦夢瑤見他整個人似忽然變化了氣質,芳心一顫,知通他已開始能把握那魔種變化
千的特質。
    要知魔與道實是雨個完全相反的極端。
    魔功於死,道功於生:魔主千變萬化,道主專一無二。
    韓柏現在忽然變成不折不扣的有道高僧,正因他能發魔種的特性。更重要的是,他
具有「道心」。
    秦夢瑤脫口道:「有什麼好看的。」
    韓柏的眼神忽變得深邃難測,微微一笑後,關始解開襟前的衣鈕。秦夢瑤心中一顫,
難道這小子竟要當著自已脫光衣服,以他的裸體來引誘自己?
    韓柏再笑了一笑,吐氣埸聲,一把掀開身上那高句麗官服,露出裡邊一身勁裝。只
兄他肩闊腰細,身形完美無倫,形態威武之極,攝人的男性魅力直追秦夢瑤而來。秦夢
瑤從未試過這樣被一個男性的身體吸引著,呆看著他,一時忘了說話。韓柏使盡「魔法」,
先侵犯了她胸前雙丸,破了她的劍心通明,又化成道貌岸然的高僧,再以解衣動作惹起
秦夢瑤的羞怯,最後運起魔功向她展現肉體的力量,諸種施為,無不是要把自己的形象,
深種入秦夢瑤的道心裡,那天馬行空、意到而為的方式,就算浪翻雲龐班之輩,亦要大
加讚歎。於此亦可見魔種的厲害。
    韓柏張開雙手,眼中神光射出,罩定這天下第一美女。
    秦夢瑤瞅了他無比幽怨的一眼,失去了一向的矜持,撲入他懷裡,嬌羞地道:「韓
柏啊:夢瑤要向你撤嬌了。」
    韓柏將她抱個滿懷,失笑道:「撒什麼嬌?」
    秦夢瑤扭動著嬌軀不依道:「人家不忿氣要向你投降。」
    韓柏以無上意志把她推開,在她左右臉蛋各香一口,深情地道:「你乖乖地在船上
待我回來,並好好思索一個問題,想好了後給我一個答案。」
    以秦夢瑤的慧根,亦看不透韓柏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蹙起黛眉柔聲地道:「柏
郎要夢瑤想什麼呢?」
    韓柏正容道:「我要你想出自己最討厭的男人會是什麼樣子的。」
    秦夢瑤跺足嗔道:「柏郎啊:無論你扮作什麼樣子,也不會改變我對你的情意,你
是白費心機了。」
    韓柏歎道:「我剛才探測過你心脈的情況,若不能在十日內把它初步接上,一旦萎
縮,將永無重續之望。所以我們什麼方法也要試試看。乖點吧,聽我的說話去做,好嗎?」
    秦夢瑤橫他一眼,默默點頭。
    韓柏在她唇上輕吻一口後道:「我要去對付那妖女了,你除了想這事情外後,莫忘
了回味給我公然侵犯你那動人酥胸時的感覺。」
    秦夢瑤俏臉飛起兩朵動人心魄的紅暈,垂下螓首,輕柔地道:「放心吧:夢瑤想忘
了也辦不到。」
    韓柏滿意道:「我還要找頂帽子和向范良極要一件東西,我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