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3卷)
第四章 愛的魅力

    戚長征被凌空吊在地牢裡,手足均被粗若兒臂,經藥水浸制過的牛筋編結而成的繩
綁得緊緊,縱使內功再好的高手,亦弄它不斷,更何況四肢給袈在兩壁的絞盤扯得大字
形張開來,不但用不上絲毫力道,還痛苦不堪。
    起始時戚長征本是全身肌肉寸寸欲裂,痛不欲生。
    不過他的意志堅強至極,咬牙苦忍,不一會竟能逐漸進入日映睛空的先天境界。
    先前積聚的先天真氣,逐漸強大起來,在一個時辰內連續衝開四個被寒碧翠制著的
穴道,到了最後的尾椎穴時,始遇上困難。
    原來寒碧翠點這穴道的手法非常奇怪,每當體內真氣衝擊這閉塞了的穴道時,都牽
連到整條脊椎,生出利針刺骨的劇痛。
    不一會戚長征痛得汗流如雨,全身衣衫濕透,差點便想放棄。
    可是想起寒碧翠,他便心頭火發,惟行咬緊牙根,以意御氣,一波一波地向脊椎大
大衝擊。
    很快他已痛得全身麻木,意志昏沉,可是脊椎穴仍毫無可被衝開跡跡象。
    而被激盪回來的先天真氣,流竄往其它經脈裡,逆流而去,做成另一種痛苦。
    戚長征咬牙苦忍,誓死要衝開這被制的最後一個要穴。
    「戚少俠!」戚長征嚇了一跳,暗忖自己全副精神放在解穴方面,竟不知有人進入
囚室,歎了一口氣,再緩衝穴之舉,緩緩張開眼來。
    身下立著兩個人,正關切地望著自己。
    一個是年約六十的老人,長相慈祥,留著一提山羊鬚,一對眼精靈非常,另一人是
個相貌堂堂的中年大漢。
    兩人都腰插長劍、氣度不凡,想是丹清派的高手。
    老人道:「老夫是「飄柔劍」工房生,這位是「閃電」拿廷方,見過少俠。」
    戚長征亦聽過兩人之名,知道是丹清派的著名人物,那工房生還是寒碧翠的師叔,
對自己倒相當客氣。
    堡房生乾咳一聲,有點尷尬地道:「這其中實在有點誤會,敝掌門本對少俠一番好
意,不知如何會弄至如此田地。」
    中年大漢拿廷方以他雄壯的聲音接著道:「少俠真是條好漢子,這「凌吊」之刑,
從沒有人能捱過一個時辰而不求饒,現在過了兩個時辰,少俠能悶聲不哼,我們兩人實
不欲誤會加深,所以瞞著掌門,想放少俠下來。」
    戚長征這時停止了運氣,反而體內真氣迅速在丹田凝聚,逆流入其它經脈裡的真氣,
亦千川百河般倒流而回,渾體舒泰,功力似尤勝從前,正在吃緊要關頭,聞言吃了一驚,
喝道:「不要放我下來,叫寒碧翠來,我要她親自用手為我解縛,還要為我按摩才成,
否則怎消得這口鳥氣。」
    兩人想不到他有此條件,愕在當場。
    就在此時,戚長征隱間背後傳來一絲輕微的嬌,全中暗笑,原來這二人是寒碧翠差
來作和解的說客,好讓他可以有下台階。
    堡房生眼珠一轉道:「少俠息怒,由敝掌門解縛一事還可商量,至多我們兩人跪求
她答應,但按摩一事卻有點問題,敝掌門終是女兒家,不若由我兩人代勞,少俠意下如
何?」
    戚長征體內真氣倏地狂旋起來,肚腹脹痛,以他的堅毅意志亦抵受不了,慘哼一聲,
閉上雙目。
    兩人以為他受不住這「凌吊」的活罪,慌忙撲往兩旁,想把絞盤轉動放他下來。
    戚長征一聲狂喝,制止了兩人。
    同一時間丹田的真氣驀地擴張,不但衝開了脊椎穴,還湧往全身經脈,連以前真氣
未達的經脈亦一併衝開,全身融融渾渾,真氣生生不息,循環往復,說不出的舒服。
    和剛才相比,就是地獄和天堂的分別。
    戚長征隱隱感到,這番痛苦並不是白捱的,他的先天真氣又深進了一層。
    一般來說,以身體的痛苦來漵發潛力,只是下焉者所為,修練心性和意志實有很多
更佳的方法。達至先天境界的高手,更無須藉苦行來提升層次。
    但今次戚長征的情況卻是非常例外的情況,他的目的只是為了解穴,若他繼續以意
運氣,說不定會走火入魔,全身經脈爆裂而亡。這是因為先天真氣講求任乎天然,蓄意
為之反落於下乘。
    偏在這危急關頭,這兩個丹清派高手引開了他的注意力。體內澎漲的真氣自然而然
一緊一放,反打通了幾絛練武之人夢寐以求想要衝破的經脈,因禍得福,由此亦可知戚
長征的福緣是何等深厚。
    戚長征感到全身充盈著前所未有的力量,清靈暢活,同兩人道:「快叫寒碧翠來給
我解縛,否則什麼也不用談了。」言罷閉目靜養,享受著體內暢快無比的感覺。
    他生性不愛記恨,尤其是對美女,無論對他做了什麼壞事,他都很難擺在心頭。那
並不是說他會放過寒碧翠,但他只會以玩耍的方式,舒一口污氣。
    兩人默然半晌,對望一眼後,退出室外。
    不一會寒碧翠出現在他身前。
    兩人銳利的眼光一點不讓地對視著。
    戚長征咧嘴一笑,露出他好看的牙齒和笑容,柔聲道:「記得我老戚說過要怎樣對
付你嗎?為何進來見我也不帶劍,你拿了我的寶刀到那裡去了?」
    寒碧翠微感錯愕,想不到這惱人的男子成了階下之囚仍如此口硬從容,冷哼一聲道:
「你再是這樣子,我只好被迫把你殺了。」
    戚長征哂道:「這就叫懂得分辮是非的白道正派嗎?一寒碧翠氣得跺腳道:「你既
不肯請講和,人家放了你又要賣人到子裡,你要人家怎麼辦?」
    這幾句話一出,不但寒碧翠呆了起來,連戚長征亦瞪大眼愕然望著她。
    這還那像一對敵人,直是女子向自己的情郎撒嬌。
    寒碧翠俏臉一紅,自己都不明白為何衝口而出說了這麼示弱的話。
    戚長征仔細打量她,緩緩道:「都說你愛上我了,又偏不肯承認。」
    寒碧翠俏臉更紅了,卻沒有像先前般立即發怒出手教訓他,瞪他一眼毅然道:「好:
我親自放你下來,按摩卻是休想,最多和你公平決鬥,若我勝了,你須乖乖與我合作。」
    戚長征嘿然道:「大掌門輸了又怎麼樣?」
    寒碧翠俏臉一紅道:「任你如何處置。」
    戚長征哈哈一笑道:「你若不想被賣到窯子裡,最好立即殺死我。」
    寒碧翠叱道:「你這狂徒真不知天高地厚,勝過了我再說吧。」
    戚長征嘻嘻一笑道:「寒小姐究竟是故意,還是真的忘了否認愛我。」
    寒碧翠大怒,衝前一巴掌往戚長征刮去。
    戚長征一聲長笑,中氣充足,那還有穴道被制之象,四肢牛筋寸寸碎裂,一把抓著
寒碧翠的手腕。
    寒碧翠的武功本來非常高明,即管勝不過戚長征,亦所差無幾,這次失手,只是輸
在事出意外。
    戚長征的內勁沿腕透入,寒碧翠驚叫一聲,嬌軀乏力,倒入戚長征懷裡。
    戚長征將她摟個結實,在她唇上重重吻了一口,才放開她,並解開了她的穴道。
    寒碧翠俏臉通紅,玉掌翻飛,往他擊來。
    戚長征見她像喝醉了酒般,連站穩也有問題,便對自己出手,哈哈一笑,使了下精
妙手法,又把她一封玉掌握在手裡。
    寒碧翠惟得咬碎銀牙,曲膝往他小骯頂過來。
    戚長征功聚小骯,「砰」的一聲,便受了她一記勁道不足的膝撞,笑道:「還說不
愛我,這是天下最有情意的膝撞。」
    寒碧翠氣得差點哭了起來,竟嬌嗔道:「放開我!」戚長征聽話得緊,立即鬆開她
的手。
    寒碧翠退到門旁,臉寒如水道:「戚長征:你敢否和我決鬥?」
    戚長征往她迫過去,到了兩人相距不足兩尺的近處,搖頭道:「我的刀是用來殺敵
人,並不是用來玩耍的。」
    寒碧翠早已方寸大亂,氣苦道:「你這人究竟是怎樣弄的,這不成,那又不成,究
竟想怎樣?我這樣對你,還不算是敵人嗎?」
    戚長征含笑搖頭道:「你對我只是因愛成恨吧了:怎算是敵人?」
    寒碧翠差點當場氣昏,自知心神大亂,使不出平日的五成功夫,絕非這個堅毅不拔
的年青男子的對手。動手既行不通,難道竟任由對方如此調戲自己嗎?
    罷進來前,她曾吩咐門人離開地牢,不過就算可喚人來幫手,她亦不會那樣做,這
種矛盾的心情,使她更是手足無措。
    她從未想過會給一個男人弄至這般進退維谷的情狀。
    戚長征忽地探出雙手,抓著她香肩。
    寒碧翠體一顫,茫然往他望去,忘了叫他放手。
    戚長征誠懇地道:「我們的遊戲到此為止,我的玉就當送了給你,你則給回我百兩
銀子以作盤纏之用,我們的恨一筆勾消,你說這交易足否划算?」
    寒碧翠輕聲道:「你不要把我買到窯子裡去了嗎?」
    戚長征放開雙手,大笑道:「寒掌門怎會封老戚的戲言如此認真,就算你心甘情願,
老戚也捨不得。好了:寶刀和銀子在那裡?」
    寒碧翠回復正常,幽幽一歎道:「戚長征啊:為何你總不肯接受人家幫助呢?不過
這樣一鬧,我也無顏誇言可助你。好吧:我接受這交易吧。」
    戚長征大喜道:「這才乖,異日有閒,老戚必來探看你。」
    寒碧翠美目一轉,首次露出笑臉,點頭道:「是的:我們必有再見的機會。」
    戚長征貪婪地看著她的俏臉,暗忖這樣嬌美的尤物,竟立定主意不嫁人,實在可惜。
若非如此,自己可能禁不住向她展開追求,不過強人所難,實非己顯,暗歎一聲道:
「再見了!」韓柏走到階梯的最上端,聽到左詩等和秦夢瑤的談笑聲和足音,由下面傅
上來。
    韓柏迎了下去,張開雙手,嬉皮笑臉地把四女攔著。
    左詩、朝霞和柔柔立時冷起俏臉,顯然對他餘氣未消。
    秦夢瑤嘴角含笑,倚壁俏立,環抱雙手,一副隔岸觀火的神情。
    韓柏心中暗笑,待我展開挑情手段,看你這仙子是否仍能保持這副超脫的模樣,微
微一笑道:「誰想過關,就給我親個嘴兒!」左詩叉起腰,大發雌威道:「立即滾開,
否則我尖叫一聲,讓范大哥來收拾你。」
    柔柔則向秦夢瑤道:「夢瑤小姐不會袖手旁視吧!」韓柏笑道:「柔柔喚她作夢瑤
或瑤吧:她已答應嫁我韓柏為妻了。」
    三女愕然,望向秦夢瑤。
    秦夢瑤淡淡一笑道:「你這小子除了無賴手段,還有什麼絕活本領呢?」
    韓柏哈哈一笑道:「你們三人不要看夢瑤如此從容淡定,其實她芳心暗驚,怕我當
著你們吻她時,給你們看到她情不自禁的羞樣兒。」
    秦夢瑤心中暗凜,如道韓柏正全神運起魔種的靈覺,測探到她內心的情況,忙壓下
既驚又喜的情緒,皺眉道:「韓柏你若胡來的話,我雖無力反抗你,但卻會怪你不守信
用,勝之不武。」
    左詩聽得糊塗起來,不知兩人在弄什麼鬼,不過卻清楚感到韓柏和平時不同了,起
碼顯得精神集中,不像以前般容易分心,連搔頭的動作也沒有了。
    韓柏正容道「放心吧:我韓柏怎會是沒有骨氣的人,而且自知魔種未到火候,否則
你早對我投懷送抱。但現在我要幹什麼,卻絕不會告訴你。」
    秦夢瑤忽地對韓柏泛起一種非常新鮮刺激的感覺,特別是他的眼神有種變幻難測的
異芒,似能直看進她心底裡,而自己對他卻完全無法捉摸和測度,登時生出想向他投降
的感覺。
    然而這衝動並不強烈,自己仍有自制的能力。
    暗攝心神,進入止水無波的心境,溫柔地道:「柏郎啊:夢瑤多麼希望能立即情不
自禁投入你懷裡去。」
    韓柏聽得色心大動:心神大亂,眼中異芒驟減,嚇了一跳,知道自己攻勢給她以巧
妙的誘詞化解了。同時亦知道秦夢瑤是想借自己誘發她的情慾。
    這的確是場非常玄妙的競賽。
    說到底,就是如何能續回秦夢瑤斷了的心脈。
    在一般情況下,這是完全沒有可能做到的事,所以紅日法王才會誇下海口,說秦夢
瑤若能於百日內不死,便當他敗北論。
    秦夢瑤本亦心灰意冷,想見韓柏一面後,立即趕返靜齋,埋骨塵土。卻給浪翻雲想
了個妙想天開的方法,就是以雙修大法加上魔種道胎,看看能否回天有術。至於是不是
真的行得通,連浪翻雲本人亦不知道。
    而要達到最佳療效,橫亙在秦夢瑤韓柏兩人之前還有兩道難關。
    首先就是雙修大法裡男的須有情無慾,女的則有欲無情,大法才有望成功。
    若掉轉過來,要韓柏行欲無情,秦夢瑤有情無慾,兩人均可輕易辦到,因為魔種根
本是以欲為導,所以韓柏一見到溧亮女人便想和對方上床:反之,秦夢瑤因修練道胎,
則須戒絕肉慾。
    由此可知這一關如何難過。
    第二個難關是韓柏的魔種雖成功與他結合為一,魔力仍未能完全發揮,即管和秦夢
瑤合體雙修,恐仍不能續回秦夢瑤的心脈。
    於是秦夢瑤從至靜中沉思冥想,以無上智能構想出一場愛的角力,就是以身為餌,
全面激發韓柏的魔種,使韓柏的魔功突飛猛進,臻至她的要求。
    最微妙處是秦夢瑤是要借韓柏的魔力和自己對他的情意,引發她古並不波的道心,
生出熾烈的肉慾。
    這並非單方面的事情,若韓柏魅力不足,絕不能挑起秦夢瑤真正的愛慾巧妙的地方,
就是韓柏若要證明他的魅力足以使秦夢瑤不能自禁,必須不倚賴肉體的接觸,純以情神
的互相吸引,使秦夢瑤失去自制,投懷送抱,因為道胎本身是純情神的產物,故必須形
而上的挑引,才能真正使秦夢瑤道心失守。只是肉體的引誘,只會落於下乘和後天的境
界。
    他若想成功做到這點,最關鍵處必須壓下魔種的欲性,發揮魔種純靈性精神的誘力。
換句話說,他要進入有情無慾的境界,才可使魔種更上一層樓,也達到雙修大法的基本
要求。
    常被克制的慾火爆出來時,始可將魔種的威力發揮致盡,續回秦夢瑤心脈。
    所以現在秦夢瑤一再挑起韓柏的慾念,使他的注意回到肉體的歷次,他魔種的精神
力量立時減退,對秦夢瑤構不成威脅。
    這愛的角力的是玄妙難言的。
    除了情慾上的挑引,要使秦夢瑤真正降伏在他的魔力下,韓柏還須表現出他的智能
和魔功。
    如何對付盈散花,正是秦夢瑤給他開出的考題。假設他應付不了,秦夢瑤將會感到
他仍遠比不上自己,令她「馴服」之心減退,更難甘心委身於他。
    所以這是場「真刀實槍」的角力,毫無花假的拼賽,雙方面均不可以絲毫容讓。
    這時秦夢瑤回復了通明的慧心,三女卻全不是那回事。
    她們忽地發覺攔在樓梯上的愛郎,像脫胎換骨般變了另一個人,雙目精光攝人,渾
身散發著前所未有,比以前強上百倍的魅力,弄得心中湧起強烈的愛慾,恨不得立時投
進他懷裡。後來韓柏雖魔力顯減,三女仍不克自持,三對秀眸射出情火,牢牢盯著韓柏。
    韓柏亦知道自己落在下風,因為他對秦夢瑤的道胎能生出微妙感應,早知問題出在
何處,只不過硬是不能消去被秦夢瑤的媚態惹起的慾火,暗叫聲厲害,立即籌謀對策。
    第一個忍不住向他投降的是左詩,她登階而上,來至低韓柏一級處,昂首道:「柏
弟:你把我吻個飽吧!」韓柏呆了一呆,心神由秦夢瑤身上收回來,望往左詩,只見這
位義姊嬌妻眉目含情,羞羞答答俏立身下,慾火登時燃燒起來。
    偷眼往秦夢瑤望去,伊人早回復了那凜然不可侵犯的仙姿,心知問題所在,深吸一
口氣,再進無慾之境,微笑向左詩道:「詩姊不惱弟弟了嗎?」
    左詩嗔道:「人家現在任你擺佈了,還要在言語上欺負人嗎?」
    韓柏靈機一觸,暗忖自己雖不可直接以肉體手段挑逗秦夢瑤,卻可借三女使魔功增
強,並以那誘人犯罪的情景,間接向秦夢瑤進攻,想到這裡,傅音向秦夢瑤道:「夢瑤
你好好看著為夫怎樣逗弄詩姊,那就是你將來會遇上的情況。」
    秦夢瑤聞言淺淺一笑,大感興趣地看著。
    韓柏深深望進左詩眼內,道:「詩姊生得真美!」左詩被他看得芳心忐忑狂跳,聞
他稱讚更是無限歡欣,早忘了昨夜惱怒的事,跺腳嬌嗲地道:「還不吻我!」朝霞和柔
柔兩女催促道:「快點吧,站得人家都累了。」
    韓柏嘻嘻一笑,把手收到背後,低頭吻在左詩鮮潤的紅唇上。
    他是故意要秦夢瑤看到左詩動人的情態,要她回想起那夜被吻的醉人情景。
    魔種和道胎的鬥爭是無所不用其極的。
    左詩立即咿唔作聲,嬌軀顫震,情動至極點。
    韓柏進入魔種在交合時至靜至極的心境裡,一念下動,只是專心地以舌頭逗弄左詩
的香舌。
    左詩猛地狂震,情不自禁伸出玉手摟著韓柏的脖子,下讓韓柏離開。
    朝霞和柔柔固是看得臉紅耳赤,連秦夢瑤本是清泠的玉容,亦飛起了兩朵紅雲。
    韓柏享受著心中對左詩的無限深情,首次感到有情無慾的境界亦是如此使人傾醉。
    左詩全身泛紅,不住發出使人心跳魄動的銷魂吟叫,看樣子就算韓柏和她就地歡好,
她亦不曾反對。
    韓柏見好即收,停止了吸啜左詩的丁香,緩緩離開她的香唇,迅快地望了滿臉紅暈
的秦夢瑤一眼,同秀目都張不開來的左詩道:「滋味如何了?」
    秦夢瑤知道這小子此話的對象實是自己,又羞又氣,偏拿他沒法,不過仍未致於投
降的她步,垂下頭去,竟不敢望向變得渾身散發著誘力的韓柏。
    左詩「呀!」一聲醒轉過來,放開了摟著韓柏的手,嗔道:「還不讓開?」
    韓柏傲然挺立,顧盼自豪道:「尚有三張小嘴未親過,怎可輕易讓開。」
    朝霞顫聲道:「可否到房內才吻我們?」
    韓柏望向柔柔。
    柔柔給他深情的目光看得神魂顛倒,白了他一眼道:「你這麼凶霸霸的,誰敢拂逆
你。
    」
    韓柏運聚魔功,形相立時變得狂猛無倫,充滿攝心的男性魅力,哂道:「若不是心
甘情願,就不要勉強。」
    柔柔跺足道:「你是否想迫死人家。」
    韓柏慌忙賠罪,才向秦夢瑤發動攻勢道:「夢瑤怎說?」
    秦夢瑤看到他那蠻有把握的樣子,心中一軟道:「你要夢瑤到那裡去,我便到那裡
去,可以了嗎?韓大爺!」
    韓柏見挑情之計得逞,柔聲道:「這樣說當然還不行,你要答應我到時會自動送上
小嘴,我才可以放過你。」
    秦夢瑤嬌憨一笑道:「我可以答應你,但你只能像吻詩姊那樣吻我,不可摟摟抱抱,
動手動腳。」
    韓柏知道乘勝追擊下,已佔著上風,待會若吻她時不勁慾念,或可一舉便將秦夢瑤
的抗戰能力粉碎,以後任由自己擺佈。想到這裡,登時慾念大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