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3卷)
第二章 花刺美女

    位於洞庭北端,長江之旁的信州府,一所華宅內。
    方夜羽、裡赤、由蚩敵、強望生、柳搖枝五人,和一位宮裝華服美女,正在主廳內
圍坐一桌,吃著燕窩美饌。
    這美女長得俏秀無倫,眉如春山、眼若秋水,體態窈窕,可惜玉臉稍欠血色,略嫌
蒼白了點,但卻另有一種病態美,形成異常的魅力。
    六人默默吃過燕窩,方夜羽先向那美女溫柔一笑,而那美女亦以淺笑相報,玉臉泛
起兩小片紅雲,在她蒼白的臉上分外動魄勾魂。
    方夜羽看得呆了一呆,才收攝心神道:「強老:你的傷勢怎樣了?」
    強望生平和地道:「最多三天,我將可完全恢復過來。」
    由蚩敵歎道:「沒有了你的日子真是難過,現在可好了。」
    眾人皆現出欣然之色,這兩人合作慣了,聯手時威力倍增,連范良極也望給他們殺
得落荒逃命,可知這兩人在一起時多麼厲害。那晚圍攻戚長征時,若有他在,包保戚長
征逃不了。
    方夜羽轉向柳搖枝道:「蒙大的毒傷有沒有起色?」
    柳搖枝黯然道:「他的情況愈來愈壞,唉:我們確是低估了烈震北,他調較出來的
毒怕是天下無人能解。」
    裡赤媚道:「他雖是我們的敵人,現在又死了,我仍對他的膽色才智和武功佩服非
常。」
    柳搖枝續道:「刁項怕也是危在旦夕,萬紅菊現在率領門人往京師去,希望能求鬼
王虛若無念在以前的交情,出手療治刁項,看來她經此一劫,已心灰意冷,再無爭雄江
湖之意,況且乃兄又敗於浪翻雲劍下,魅影劍派怕從此一蹶不振。」
    裡赤搖頭道:「搖枝你看漏了眼,那叫刁辟情的小子能擋浪翻雲一劍,功力已第一
流高手境界,現在身體康復了,怎會甘心蟄伏不出,這人終會成為雙修府最可怕的敵人。」
    方夜羽伸了個懶腰,微笑道:「戰場上總有人傷亡,橫豎人誰無死,只要能死得轟
轟烈烈,就不枉活了一場。」
    強望生現出興奮之色,道:「龜縮一角的日子太使人難受了,希望很快便可活動一
下筋骨。」
    那美女含笑聽著,教人感到她是個很好的聆聽者。
    方夜羽微微一笑,道:「今次雖殺不了浪翻雲,但卻換了烈震北一命,兼且…,唉!」
    眼中掠過深刻的苦痛,歎道:「秦夢瑤怕亦挨不過百天之數,對中原武林的打擊,
實是非常沉重。」
    眾人均知他對秦夢瑤的情意,默然不語。
    方夜羽轉向那宮裝美女道:「甄夫人會否因夜羽不能忘情,心生不快?」
    甄夫人深深望他一眼後道:「若小魔師能忘情,妾身才會感到不快。」
    方夜羽眼中射出感激之色,伸手過去輕輕一握對方玉手後,才放了開來,同各人道:
「現在整個江湖分作了兩個戰場,一在京師,另一就是我們身處的洞庭湖,形勢雖說清
楚分明,事實上又極端錯綜複雜,不知各位有何看法?」
    眾人都望向裡赤,顯是除方夜羽外,惟他馬首是瞻。
    裡赤媚舒服悠閒地挨在椅背處,歎道:「我現在只想脅生雙翼,飛到朱元璋的大本
營去,參與武林史上最大的集會,一嘗龍爭虎鬥的滋味,也與處若無完成我們未分勝負
之戰,看看是我的天魅凝陰厲害,還是他的鬼邪魂了得。」
    眾人均泛起嚮往之色。
    柳枝點頭道:「不知是否天助我也,鷹刀恰於此時出現,還給楊奉帶上了京師,弄
至黑白兩道四分五裂,連八派聯盟也因各懷疑心,一派之內都不能團結,對我們大大有
利。」
    由蚩敵皺眉道:「年老師和法王他老人家都到了京師去,這刀最後會落到誰人手上,
恐怕京師的神算子都算不出那結果呢。」
    甄夫人黛眉輕蹙道:「妾身有一事不明,楊奉既得鷹刀,為何不遠遁域外,豈非自
陷羅網裡,」
    強望生恭敬地道:「夫人剛抵中原,難怪不清楚這裡的情況。」頓了頓續道:「就
是因為人人都猜楊奉想逃出中原,於是所有佈置,均針對這點作出,所以才累得楊奉不
得不逃往京師,他是有苦自己知。哈…」
    鎊人不禁莞爾。
    方夜羽忽然又開話題道:「剛接到師兄傳訊,說那高句麗來的使節團沒有問題,可
是我總覺他們有點不妥,除非我親自見過他們,否則總覺得他們就是韓柏和范良極。」
    聽到韓柏之名,甄夫人的俏目忽地亮了起來。
    裡赤媚鳳日深注著她道:「夫人似乎對那韓柏很感興趣。」
    甄夫人微笑道:「那個女人能不對可令秦夢瑤鍾情的男子感到心動,有機曾我定要
會會他。」
    方夜羽眼中掠過痛苦的神色,隱隱中感到是甄夫人對自己愛上秦夢瑤的反擊,苦笑
不語。
    柳搖枝想起花解語的前車之鑒,勸道:「這小子確有種接近龐老的攝人魔力,教人
很難真的不歡喜他,夫人切勿玩火自焚。」
    裡赤和方夜羽心中叫糟,柳搖枝如此一說,適得其反,更勾起甄夫人對韓柏的好奇
心和好勝心,更增她想見見對方的渴望。
    甄夫人確是怦然意動,不過卻知絕不可在這些人前顯露出來,淡然一笑道:「正事
要緊,妾身尚未有閒情去理他,除非小魔師授命由我去對付他!」裡方二人見她這樣說,
才放下點心來。
    由蚩敵有點苦惱地道:「我們明知浪翻雲要到京師去,為何總把握不到他的行蹤?」
    裡赤媚失笑道:「你真是白苦惱,若可把握到他的行蹤,那浪翻雲必是假扮的,反
是韓柏仍欠火候,即管有范良極助他,亦應曾出點子,所以我很同意少主所言,那樸文
正有七成是他冒充的,只是以大公子的才智眼力,怎會看不穿他的偽裝,真令人費解。」
    方夜羽道:「假若我們真能揭破他們的身份,再抓好好利用,當可掀起軒然大波,
牽連很多當權大官,甚至燕王棣亦難以免禍,使明室內部四分五裂。這樣看來,韓柏這
小子反幫了我們一個天大的忙。事實上師兄亦非全無疑心,所以勸我派人上京一趟,看
看他們究是何方神聖。」
    裡赤媚道:「誰應是那個人選?」眼睛掃向甄夫人。
    甄夫人玉容恬靜、絲毫不透出內心的渴望,她真的為韓柏有點心勁。她想不透能比
方夜羽更有吸引力、又能在裡赤媚手下逃生的男子,究竟是怎麼樣子的?
    方夜羽道:「我想親自秘密上京,裡老師陪我走一趟吧!」甄夫人心中暗喜,方夜
羽早視她為他的女人,自應帶她同去。
    豈知方夜羽道:「這裡對付怒蛟幫的事就由夫人主持大局,有三位老師,加上夫人
和下面一眾高手,又有鷹飛助陣,怒蛟幫和戚長征還不是套中之物。」
    甄夫人心中一陣失望,表面卻不動聲色道:「怒蛟幫不知使了什麼手法,全幫消失
無形,就此點已可看出翟雨時這人極難對付,因為若非深謀遠處,平時早有佈置,絕不
能忽然潛藏匿隱,故對付怒蛟幫之責,妾身實無把握。」
    裡方兩人均知她才智武功均高明之極,這樣說只是不滿方夜羽不帶她到京師去,交
換了個眼色後,方夜羽柔聲道:「夜羽豈想和夫人分離,只是撲滅怒蛟幫事關要緊,不
得不借助夫人的才智武功和下面的如雲好手,京師事情一有眉目,夜羽曾立即趕返來陪
你。」
    甄夫人低聲道:「小魔師是否想去見那秦小姐最後一面?」
    方夜羽微感愕然,有種給對方看破了心事的不安。
    眾人都感受到那與常的氣氛,可是又不知如何插口。
    裡赤媚心中一歎,出言道:「正事要緊,兒女私情只好皙置一旁,若沒有少主首肯,
我們亦不敢發動對秦夢瑤的攻擊,夫人應可由此明白少主的心意。」
    甄夫人嘴角綻出一個動人的微笑,向方夜羽道:「小魔師請恕妾身壓不下的妒意,
怒蛟幫的事可放心交給妾身。」頓了頓傲然道:「現在戚長征已成了鬥爭的關鍵,怒蛟
幫將被迫現身出來加以營救,就算他們能擋得住展羽王持的屠蛟小組,亦將避不過我和
鷹飛及三位老師的聯手圍剿,小魔師請放心!。」
    眾人得她答應,均露出欣然的神色,於此亦可見他們對她多麼有信心。
    甄夫人心中卻在想,我定要制做機會見見韓柏,看這個能奪取秦夢瑤和花解語芳心
的小子,能否也使自己愛上他。
    因為她有信心自己不曾全心全意愛上任何人,包括方夜羽在內。
    戚長征來到黃府的豪華大宅前,抖了抖破舊懦服上的塵屑,整整頭上文士冠,深吸
一口氣壯壯膽子,才以他能扮出最斯文的姿態登上長階,排門而入。
    看門的兩個壯丁把他攔著。
    戚長征本想打恭施禮,可是看到黃府家丁們鄙夷的眼光,傲氣生起,昂然道:「清
遠縣舉人韓晶,應聘作貴公子教席來也!」兩名家丁呆了一呆,眼中射出可憐同情之色,
上下打量了他好一會,見他軀體雄健,又見他背掛大刀,想亦能多捱數天毒打,其中一
人點頭道:「你先進來坐坐,我們去通知老爺。」
    戚長征大搖大擺踏進府內,待了半晌,一名管家模樣的人物走了出來,隨便問了他
的學歷後,延他進內。
    戚長征暗忖,這黃孝華真是求材若渴,自己這麼容易便能見著他。
    那管家帶著戚長征穿過正廳偏廳,來到後進一個房間的門前,輕輕叩門道:「老爺:
韓舉人來了。」
    戚長征升起苦澀的味兒,自己衝口而出說是姓韓的,顯示心中對美麗溫柔的韓慧芷
尚未能忘情,不知玉人近況如何呢?
    房內傳出一把聲音道:「快請舉人老師進來!」戚長征聽出對方語帶喜意,忙收攝
心神,瞪那管家進去。
    入房後環目一掃,立即頭皮發麻,差點掉頭便走。
    原來房內佈滿書畫,收藏了無數經史詩書。他自知斤兩有限,一看對方飽學之士的
架勢,只要隨便問上幾句,足教自己無辭以對,怎不大驚失色。
    這時一個圓球般的東西由大書架後的椅子彈起來,「滾」到他身前,原來是個又矮
又胖,滿臉俗氣的大商賈,看來就是那黃孝華了。瞧他敏捷的身手,應曾習過幾年拳腳,
不過卻絕非高明。
    黃孝華揮走了管家,繞著戚長征打了幾個轉,嘿然道:「韓舉人:看你身配長刀,
當然習過武功,不是何家何派的弟子。」
    戚長征泛起荒謬之極的感覺,那有應徵老師會被先問武功的怪事,順口胡讒道:
「小生的鐵布衫乃家傳絕學,否則亦不敢來應聘。」
    黃孝華的肥軀倏地再出現眼前,大喜道:「那你捱打的功夫必是一等的了,可否讓
我打上兩拳看看。」
    戚長征哭笑不得,點頭道:「老爺即管放馬過來。」
    黃孝華毫不客氣,弓身立馬,吐氣揚聲,「蓬蓬蘧」在戚長征小骯處擂上三拳,比
他所說的加多了一拳。
    戚長征晃都不晃一下,微笑道:「老爺的拳頭真硬。」
    黃孝華老臉一紅,退回桌後的椅子裡,吃力地喘氣道:「請坐!」戚長征知道過了
武的一關,現在應是文的一關,暗歎一口氣,硬著頭皮在他封面隔桌坐下。
    黃孝華瞇眼細察戚長征是否有受了內傷跡象後,才滿意地點頭道:「韓兄家傳武功
好厲害哩:比那什麼黃鶴派的混蛋好得多了。」
    戚長征聽他說話比自己還粗鄙不甚,暗感奇怪,房內這些書難道只是擺樣子的。
    他既生疑心,立即功聚鼻孔,用神一嗅,絲絲幽香,傳入鼻裡。
    黃孝華見他似蠻有興趣觀賞室中藏書,低聲道:「這都是我夫人的藏書。我嘛:是
它們認識我,我卻不認識它們。」
    戚長征剛起的疑心又釋去,難怪曾有女人的香氣縈繞室內,奇道:「夫人既才高八
鬥,為何不親自教導貴公子認書識字?」
    黃孝華臉上現出苦惱之色,道:「慈母多敗兒,我這夫人…:嘿:樣樣都好,惟有
對著我這寶貝兒子時,縱容放任,連我說他一句都不可以,所以:唉:先生明白啦!」
戚長征點頭表示明白,問道:「貴公子究竟是何派高人門下?」
    黃孝華道:「唉:還不又是他娘教的,現在他娘到了西郊還神,待她回來考較過先
生的文史之學後,先生便可正式在這裡當教席了。」
    戚長征剛放下的心,立即提了起來,暗中叫苦,只要那夫人讀過一本這房內的藏書,
足可教自己當場出醜。
    黃孝華見他臉色不佳,猶豫地道:「在這裡當教席,還有一個規矩,就是當小兒頑
皮時,絕不能還手。」偷望了他一眼後,輕輕道:「這是夫人的主意,也是她答應讓外
人教她兒子的唯一條件。不過以先生的鐵布衫,自然沒有問題。」
    戚長征眉頭一皺,計上心頭道:「我也有個規矩,就是學費必須預付。」
    黃孝華皺眉道:「我是做生意的人,先生的貨辦還未見到,教我怎知應否付款?」
    戚長征啼笑皆非,暗想橫豎夫人回來後,自己即要卷席竄逃,不若現在硬撐到底,
最多一拍兩散,冷然道:「老爺隨便問吧:什麼諸子百家,無不在韓某腹內,你一問便
知小生是什麼貨色。」
    黃孝華微怒道:「我不是說過大字不懂一個嗎:要夫人回來後才可考較。」
    戚長征哈哈一笑道:「什麼考較都不成問題,以韓某的才學難道應付不了?」
    一陣急驟的步聲由遠而近,一個胖嘟嘟十來歲的小子旋風般衝了進來,來到戚長征
身後,伸手便來戚長征的肩頭。
    戚長征自然伸手擋格,一拉一拖,那小子立足下穩,整個人翻下了書桌,滑過台面,
滾進黃孝華懷裡。
    這小胖子最少有百斤之重,衝力何等厲害,黃孝華的椅子立即往後翻倒,兩父子同
作滾地葫。
    小鮑子先跳了起來,不敢過來,隔桌子指喝道:「你怎可還手?」他聲音雖是尖銳,
卻非常好聽。
    黃孝華到這時才爬得起來,大怒道:「你怎可對我的實貝動手動腳,想夫人要我的
命嗎?」
    戚長征悠然道:「學費先付。」
    黃孝華一愕道:「好:先付三天。」
    戚長征搖頭道:「一個月。」
    黃孝華臉上肥肉一陣顫動,肉痛地道:「七天!」戚長征伸手道:「十五天:不成
就拉倒。」
    黃孝華遲遲疑疑地探手懷內,取出十五兩銀,狠狠瞪了戚長征一眼後,放在他手裡。
    戚長征一把抓著銀兩,以最快速度塞入懷裡,道:「這是你情我願的交易,縱使你
的夫人不聘請我,邯只是你夫人自己的問題,與這交易無關,絕不能要我還錢。」
    黃孝華的臉立時脹紅,待要和戚長征理論,那公子歡天喜地道:「阿爹:這先生好
玩得緊哩:你快出去,讓他立即給我上課。」按著又拉又扯,把他老子趕出房外,還關
上了門。
    戚長征心中好笑,喝道:「小子:你若不想我揍你,快乖乖坐到對面去。」
    小鮑子跺腳道:「你若敢動手,破壞規矩,須立刻原銀奉還。」
    戚長征暗忖這小子倒不笨,懂得覷準自己弱點,加以威脅,無奈道:「小子:你想
怎樣?」
    小鮑子嘻當一笑道:「站起來先讓我打上三拳,看看你有沒有資格當我老師?」
    戚長征心道,這還不易,昂然起立,來到房中站定,笑道:「來吧:讓你見識什麼
是真正的高手。」
    身後風聲饗起。
    戚長征暗忖這小子剛才定是給自己打怕了,竟不敢在前面出手。
    這個想法還未完,對方的手掌化狂猛為輕柔,由緩轉速,剎那間在他身後拍了十八
掌。
    戚長征心才叫糟,大力湧來,整個人凌空飛跌,僕往十步之外的地面上,爬不起來,
全身麻,卻沒受傷,可見對方用勁非常有分寸。
    那小鮑子掠了過來,一腳把他挑得翻過身來,十指點下,連制他五處大穴,才一聲
嬌笑、傲然而立。
    戚長征窩囊得差點哭了出來,這事若傳了出去,他還有臉目見人嗎?不過對方這陷
阱確是高明之極,教他自願給人制住。
    這胖小子得意之極地看著他,緩緩脫下長袍,鬆開綁在身上層層迭迭的棉布,最後
露出窈窕動人的纖長女體,又伸手把黏在臉上的特製「肉塊」一片片撕下,然後現出一
張千嬌百媚的俏臉來。
    戚長征心中暗叫道:「她生得真美!」美女眼中閃著歡喜的彩芒,卻故作淡然道:
「我的戚舉人,這回沒得說了嗎?」
    戚長征俯躺地上,苦笑道:「想不到堂堂丹清派的寒大掌門,也會使這種見不得光
的卑鄙手段?」
    寒碧翠絲毫不以為忤,俯視著他微笑道:「你不是說過武家爭勝之道,只有成敗之
分,不拘手段嗎?現在為何來怪本掌門?」
    戚長征為之語塞,可仍是不服氣之極,道:「你想怎樣?」
    寒碧翠冷冷道:「放心吧:我總不曾傷害你的,最多當你是條豬般運走,教你不能
在方夜羽面前逞英雄。」
    戚長征發覺身內真氣一點都提不起來,暗驚這寒碧翠的點穴手法厲言,長歎一聲道:
「你最好殺了我,否則若讓我回復自由,必要你上床睡覺,再把你賣到窯子裡,賺回玉
墜的銀子來。」
    寒碧翠俏臉一寒,纖手凌空一揮。
    「啪!」勁氣刮在戚長征臉上,立時現出五道血痕,鼻嘴溢出血絲。
    戚長征待劇痛過後,又笑嘻嘻看著她,道:「你不守不傷害我的諾言,我更定會把
你賣到窯子裡去當姑娘,興起時就多光顧你一次。」
    寒碧翠眼中射出森寒的殺機,以冷勝冰雪的聲音狠狠道:「你想找死嗎?」戚長征
哂道:「惡活不若好死,與其受你氣,死了還落得個痛快。」
    寒碧翠明知他是故意激怒自己,可是仍是心中有氣,劈空一掌照他肩頭擊去。
    「哎呀:{v戚長征慘叫一聲,往旁翻滾開去,直至「砰」一聲碰到一個書櫃腳處,
才停了下來。心中不怒反喜,原來他一直引寒碧翠出手,是要借先天真氣的特性來解開
穴道。
    先天和後天真氣的最大分別,就是前者能天然運轉,自動生出抗力,以剛才寒碧翠
雖制著他的穴道,體內先天真氣自然生出抗力,使她的制穴並不徹底,絕非無可解救。
    就算戚長征什麼都不做,穴道亦會自動解開來。不過那可能要十多個時辰才成。
    戚長征實在連一刻都待不下去,所以要引寒碧翠出手,借她透體而入的氣勁刺激起
他體內的失天真氣。所以這隔空掌雖打得他呲牙裂齒,但一絲微弱的真氣,已成功地在
丹田內凝聚了起來,他估計寒碧翠武功雖高明,仍未臻先天境界,應看不破他的計謀。
    寒碧翠氣消了一半,走了過來,腳尖一挑,戚長征滾回房心處,大字躺著,眼耳口
鼻全溢出血絲,形狀可怖。
    寒碧翠升起不忍心的情緒,皺眉道:「為何迫我出手呢?你不知我是幫助你的嗎?」
語氣大見溫和,事實上她亦不知為何動了前所未有的真怒,意氣稍平立即心生悔意。
    戚長征把心神鬆弛下來,苦候丹田內的真氣逐漸稹聚,都還有閒情跟她說話,索性
閉上眼睛,來個不理不睬。
    寒碧翠無名火又起,在他背後抽出天兵寶刀,指著他咽喉道:「你若不張開眼睛,
就一刀把你砍死。」
    戚長征閉目應道:「我才不信你敢殺死我老戚。」
    寒碧翠聽到他自稱老戚,登時心頭火發,冷笑道:「邯麼有自信嗎?看我把你的手
每邊斬下一根指頭,教你以後都不能用刀。」
    戚長征睜眼大笑道:「看:那你還不是不敢殺死我嗎?」
    寒碧翠針鋒相對道:「你不也張開了眼睛嗎?是否怕死?」
    戚長征著眼上下打量她,嘖嘖哂道:「我當然怕死:不過還是為你著想,老戚死了,
還有誰敢陪你這潑辣婆娘睡覺。」
    寒碧翠一聲怒叱,閃電般踢出一,正中他的臀側,其實已是腳下留情。
    戚長征凌空飛起,不偏不倚,「蓬」一聲四腳朝天,落到大書桌上,跌個七葷八素,
但體內先天真氣倏地強盛起來。
    正要運氣衝穴。
    寒碧翠移到桌旁,嚇得他不敢運氣,怕對方生出感應。
    她杏目圓瞪,酥胸不住起伏著,有種不知如何對付他才好的神態。
    忽地伸手搭在戚長征腕脈處,好一會後才鬆了一口氣道:「我也知你沒有解開我丹
清派獨門鎖穴手法的本領,來:我們談談條件,只要你答應和我合作,我立即放了你。」
    戚長征微笑道:「除非大掌門肯陪我上床,否則什麼都不用談。」
    寒碧翠看得呆了一呆,滿臉血污竟不能掩去他那陽光般攝人的脫笑容,一時使她忘
了生氣。
    戚長征看得虎目一亮,哈哈一笑道:「原來大掌門愛上了我,難怪苦纏不捨,又因
愛成恨,對我拳打…;喲!」「啪!」一聲清響。
    寒碧翠結結實實打了他一巴掌,所幸沒有運起內勁,否則他以後笑起來時,雪白的
牙齒將不曾像現在般齊整了。
    她眼中寒芒電閃,冷然道:「見你的大頭鬼,我寒碧翠早立志不嫁人,更不會看上
你這種滿嘴污言穢語的黑道惡棍,若不是為了對付蒙古人,並教別人知道白道除了爭權
奪利之徒外,還有懂得分辨是非的人,本姑娘看多你一眼也怕污了眼睛。」轉頭向外喝
道:「人來:給我把這小子關在牢裡,綁個結實,看他能口硬多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