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2卷)
第十二章 浪子多情

    房外女子嬌笑倏止。
    她「咦!」了一聲後,便沒有說下去,使人知她雖為某一突然發現訝異,卻不知道
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秦夢瑤瞅了韓柏一眼,只見這搔頭抓耳,四處張看,似乎正尋找遁逃之法,唉!這
小子不知是否欠了人家姑娘什麼東西,否則何須一聽到人家聲音,立時慌張失措,六神
無主。
    她從步聲輕重分辨出外面共有一女三男,暗自奇怪為何這種聚會,定在這大清早的
時刻舉行,且似是由某地方聯袂而來,那就是說這三男一女,極可能未天亮時業已在一
起,難道四人整晚鄱在一處,到天亮才齊到此處享受早點?
    房外此女當不會是一般武林世家的女兒,想到這裡,不由瞪了韓柏一眼,暗忖這小
子不知會不會和此女有上一手。
    韓柏亦在留心她的動靜反應,忙手搖頭,表示自己是無辜的。
    秦夢瑤容色回復了一向止水般的冰冷,使人不知她是喜是怒,但那種教人不敢冒瀆
打擾的氣度,又再重現,顯示她對韓怕的風流行徑,生出反應。
    房外四人停了下來。
    其中一名男子道:「盈姑娘為了何事,忽然動心至此呢?」
    秦夢瑤進入劍心通明的境界,一絲不漏反映著心外所發生的一切。聽這人不說「驚
奇」
    或「訝異」,偏要說帶點禪味的「動心」,知道此人借說話顯露自己的辭鋒才華,
由此推之。房外這不知和韓柏有何關係的女子,當是美麗動人之極,使這人費盡心力追
求,連一句說話亦不放過表現自己,咬文嚼字。
    這時韓柏伸手過來,要推眼尾亦不望向他的秦夢瑤的香肩。
    秦夢瑤眼中神光一閃,淡然看了韓柏一眼,嚇得他慌忙縮手,不敢冒韓柏苦著臉,
向她指了指窗口,示意一齊穿窗逃遁。
    秦夢瑤一見他的傻相,劍心通明立時土崩瓦解,又好氣又好笑,暗怨此人怎麼如此
沒有分寸,竟要自己為了躲避他害怕的女人,陪他一齊由後窗逃走,嗔怒下打了個手勢,
著他自己一個人走路!
    可是她「不可侵犯」的氣度,再被韓柏徹底破去。
    房外另一男子道:「散花小姐似不願說出訝異的原因,不若我們先進房內,喝杯解
宿酒的熱茶再說。」
    秦夢瑤至此再無疑問,知道房外一女三男,昨夜定是喝個通宵達旦,縱使是江湖兒
女,如此一個年青女子和三男對飲一晚,仍是驚世駭俗的行為。
    盈散花再次出言,帶著笑意地欣喜道:「三位請先進房內,假若散花猜對的話,隔
鄰定有位認識散花,但又不想被我看見的朋友,我要和他打個招呼才成口」韓柏暗叫
「完了」,走又不成,因為秦夢瑤既不肯走,他那肯離開?不走則更有問題,若給盈散
花發覺自己與秦夢瑤在一起,說不定能猜出他就是韓怕,那時威脅起他來時,就更有本
錢了。
    不!
    絕不能讓她猜中秦夢瑤的身份。
    外面尚未出言的男子大感不解道:「盈小姐為何不用看已知房內有位怕見著小姐你
的朋友呢?他是否開罪了小姐,那我們定會為小姐出頭,不放過他。」
    最早發言的男子哂道:「我尤璞敢房內必有另一位小姐,嘿!這世上除了初生的嬰
兒,又或行將就木的老叟,只要是正常男人,就不會不想見到盈姑娘。」
    三男中,始終以他最口甜舌滑,不放過任何討心上人歡喜的機會。
    盈散花像給他奉承得很開心,放浪地嬌笑起來,意態風流,銀鈴般的悅耳笑聲,只
是聽聽已教人心醉傾倒。
    房內的韓柏先往秦夢瑤望來,苦笑搖頭,歎了一口氣。
    秦夢瑤看得芳心一顫,知道韓柏決定了正面與盈散花交手,所以立時顯露出一種脫
不羈的神韻,形成非常獨特引人的氣質,比之浪翻雲的瀟灑亦不遑多讓,自有股動人的
既天真又成熟的味兒,教情根漸種的她也不能自已。
    適時韓柏的長笑震天而起,打破了房內的寂靜,分外惹人注目,只聽他以不死不活
的無賴聲音道:「尤兄說得對了又錯了,房內確有位女兒家,不過散花姑奶奶指的卻是
小弟。她能猜到小弟不想見她,是因小弟一聽到她姑奶奶放浪的笑聲,立時被嚇至噤若
寒蟬,於是猜到先前在房內怪叫的心是小弟。」
    房外各人想不到他忽然長笑,且擺出針鋒相對的戰鬥格局,愕然靜默下去。
    秦夢瑤差點給韓柏惹得失笑出來,這小子竟叫對方作姑奶奶,又直認不諱怕了她。
但另一方面又深為韓柏全無成規應變的方法動容,不過回心一想,這小子若非手段厲害,
怎會連她秦小姐都給他調戲輕薄了。
    韓柏向秦夢瑤眨了眨眼,裝了個俏皮愛玩的模樣,然後側起耳朵,擺出留心傾聽門
外動靜的姿態。一種無邊無際忘憂無慮的感覺,湧上秦夢瑤澄明的心湖,這是一種韓柏
才能予她的感受,那亦是韓柏最使她抗拒不了的超凡魅力。
    窗掀起,一位白衣俏女郎婷婷步入,進來後放下布,笑意盈盈地看了秦夢瑤一眼後,
望向韓柏,剛想說話,韓柏故作驚奇道:「姑奶奶為何不在外面和我互通款曲,你不覺
得那比面對著面更有趣嗎?有什麼事亦較好商量,又或討價還價呀。」
    至此連夢瑤亦要佩服韓柏,因為他愈放肆,越教人不會懷疑到她是秦夢瑤,試問誰
相信有人敢當著身份尊貴的她這樣向另一個女子調情?
    盈散花淡淡瞪了韓柏一眼,大方地坐到韓柏右側,含笑打量了對坐著的秦夢瑤一會,
眼中閃過驚異對方美麗的神色,低聲問道:「這位姐姐是誰?」
    秦夢瑤心中亦讚歎對方的天生麗質,尤其是她那種輕盈巧俏的風流氣質,特別動人,
難怪能引得那麼多狂蜂浪蝶,纏在裙下,只不知與韓柏跟她有何瓜葛,聞言道:「我是
他的夫人,不知小姐找我的夫君有何貴幹?」
    韓柏雖明知秦夢瑤在做戲為他掩飾,仍禁不住甜入心脾,魔性大發,俯身過去,溱
在盈散花耳邊低聲道:「我的夫人很凶的,千萬別告訴她你有了我的孩子。」
    除非他是以聚音成線送出說話,否則秦夢瑤怎會聽不到,聞言下啼笑皆非,差點想
找劍砍這無賴小子,竟敢派她秦夢瑤是河東獅!枉自己還對他如此情有所鍾。
    盈散花聽得先是呆了一呆,接著「噗哧」一笑,眉梢眼角儘是掩不住的誘人春意,
橫了坐回位內的韓柏一眼。扭頭向外道:「尤兄你們先到鄰房坐下,吃點東西,散花和
兩位愛玩的嫂嫂哥哥閒聊兩句後,立即過來陪你們。」
    外面那幾名追求者一聽是對夫婦,放心了點,無奈下步進鄰房去了。
    盈散花望向秦夢瑤道:「姐姐!散花懷了他的孩子了。」
    秦夢瑤這才明白韓柏為何先前表現得如此顧忌盈散花,因為眼前這絕色美女和韓柏
實屬同類,都是不講規矩任意妄為的無賴。
    秦夢瑤眼力何等高明,晷窺數眼,已大致把握了盈散花的情性,並想出應付的方法:
就是交由韓柏這自己負責,實行「以毒攻毒」,微微一笑道:「誰叫姑娘生得那麼美麗?
小女子這夫君最見不得漂亮女人。」說罷盯了韓柏一眼,頗有戲假情真的味兒。
    韓柏給秦夢瑤盯得靈魂兒飛上了半空,暗忖若可使秦夢瑤為他嫉妒別的女人,那將
是他最偉大的成就,只不知她是真還是假的,同時亦對秦夢瑤的蘭心慧質佩服得五體投
地,事緣她完全不知他和盈散花間有什麼糾瓜葛,但應付起來虛虛實實,教盈散花莫測
高深,實在恰到好處。
    韓柏嘻嘻一笑,探手過去往盈散花可愛的小肚子摸去,道:「來:讓我摸摸我們的
孩子,看看姑奶奶是否仍像以前般那麼愛說謊。」
    他們三人的一對一答,都蓄意以內功凝聚壓下的聲音送出,不虞會被隔壁豎起耳朵
偷聽的人知道內容。
    盈散花本意是進來威脅韓柏,以遂其目的,豈知給這小子插科打諢,瘋言瘋語,弄
得一塌糊塗,使她失去了控制場面的能力,由主動變成被動,一時竟對韓柏生出不知如
何入手的混亂感覺。
    一直以來,她仗之以橫行江湖的最大本錢,就是她近乎無可匹敵的美麗,使她不把
天下男人看在眼內,但今天碰上秦夢瑤,對方那淡雅如仙的氣質,無懈可擊的頂尖高手
的氣勢風範,連她也自歎弗如。暗想這假專使若真有如此嬌妻,怎還會把她放在眼內,
令她對白己能玩弄天下男人於股掌的自信,大打折扣,措手不及下才智發揮不出平日的
一半,於是落在下風。
    另一方面,亦使她對韓柏另眼相看,一來是因為他今天表現出神來之筆般的撒賴放
潑;更重要的是生出了好奇心:這小子為何竟有吸引眼前這絕世無雙的美女的魅力?
    這時韓柏的大手伸了過來,要摸在她的小肚處。
    盈散花嬌嗔道:「你敢!」撮起手掌,指尖往韓柏手背掃去。
    韓柏感到她指尖的氣勁鋒利如刀,暗忖范良極說得不錯,此妹的武功確是出奇地高
明,若讓他的纖指拂在掌背上,保證筋絡盡斷,笑道:「孩子都有了,摸摸何妨?」
    就在盈散花拂上掌背前,以毫之差猛一縮手,旋又再抓去,要把對方柔荑握人掌裡。
    盈散花想不到這假專使武技如此驚人,心中一凜,纖手五指蘭花般張開,發出五縷
指風,分襲韓柏手心手腕和小臂五處穴道,指法精妙絕倫,同時笑道:「你這人如此負
心,不守諾言,我定要你的好看。」語氣中隱含威脅之意。
    韓柏倏地縮手,嘻皮笑臉道:「姑奶奶不必氣苦。為夫怎會是負心的人,你生了孩
子出來後,為夫定會拿一株仙參來給你產後進補。」同時另一手往秦夢瑤伸過去,握著
她柔軟的纖手,暗忖若不趁機占占秦夢瑤這仙子的便宜,實在太無道理。
    秦夢瑤這時才聽出盈散花在威脅韓柏,不用說是看穿了韓柏假冒專使的身份,正要
助他對付這充滿媚誘男人之力的美女,豈知這小子又在當眾行兇,討自己便宜,喑歎一
口氣,任這無賴握著了玉手。誰叫自己認作他的嬌妻哩!真想不到會和這小子如此胡鬧。
    盈散花見兩人的手握在一起,芳心竟不由升起一絲妒意,瞪了韓柏一眼道:「快說!
你怎樣安置人家?」
    韓柏面對著這兩位氣質迥然有異,但均具絕世之姿的美女,心中大樂,一對虎目異
芒閃動。形相忽地變得威猛無匹,散發看驚人的男性魅力,先深情地看了秦夢瑤一眼,
才向盈散花微笑道:「似乎連仙參也滿足不了姑奶奶的需求,唉!待姑奶奶把我們的孩
兒生了出來後,為夫當然會順著姑奶奶的意願,安排你們兩母子。不過可莫怪我要滴血
認親來確定是否我的親生骨肉。」
    他形相忽然的轉變是如此具有戲劇性的震撼效果,不說盈散花要看得眼前一亮,芳
懷動湯;以秦夢瑤的修養,亦怦然心動,知道是他魔顯示出來的魔力,那深情的一眼直
進她心坎裡去,惹起了她道胎的微妙感應,差點要投身他懷裡,讓他輕憐蜜愛,親親嘴
兒。
    今次與韓柏的再遇,秦夢瑤第一眼看到韓柏時,便感到他的魔種有長足的進展,也
使她更難抗拒,亦不想抗拒他的魅力,否則怎會那麼輕易讓這小子得到了她珍貴無比,
等若她貞節的初吻。
    盈散花眼中射出迷亂的神色,好一會才回復清澈,跺腳向秦夢瑤道:「姐姐來評評
理,他則亨盡榮華富貴,妹子卻要流落江湖,他算不算負心人?還暗指我人盡可夫,侮
辱散花。
    」
    秦夢瑤乘機摔掉韓柏的大手,俏立而起,神色恬靜超逸,深深看了盈散花一眼,淡
然一笑道:「我們以後不要睬他了!」玉步輕搖,由盛散花旁走過,揭而去。
    盈散花給她那一眼看得膽顫心,好像整個人全給她看穿了,半點秘密都保存不佳,
那知這是來自淨念宗的最高心法之一」照妖法眼。
    其實自見到秦夢瑤後,她便被對方超乎塵俗的高貴氣質吸引懾服,生出對秦夢瑤敬
畏之心,所以不住設法向秦夢瑤試探,希望能摸清這清麗脫俗的美女的底子,可是終於
一無所得。
    韓柏誇張的慘叫響起,低喊道:「夫人!你誤會了,不……」跳了起來,要追出房
去。
    盈散花一肚子氣抓到了發的對象,冷哼一聲,袖內射出一條比蜘蛛線粗不了多少的
白色幼索,纏往韓柏腰間,運勁一扯,把他帶得轉著往她處跌回來。
    芳心一懍,為何這麼容易得手?難道這小子不知這「冰蠶絲」的厲害,纖手抖了三
下,藉冰蠶絲送出上一股內勁,侵往對方經脈去。只要真的制著韓怕,今次還不算她大
獲全勝。
    韓柏悶哼一聲,到了她椅旁,忽地嘻嘻一笑,伸手在她嫩滑的臉蛋捏了一把,又旋
風般逆轉開去,「颼!」一聲破而去,傅聲回來道:「姑奶奶!麻煩你給為夫結賬!我
袋一個子兒也沒有。還有……小心我們的心乖乖……」聲音由近而遠,至不可聞。
    盈散花措手不及下,看著對方在眼前轉回來轉出去,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由伸手撫著臉蛋遭輕薄處,氣得俏臉發白,美目寒光暴閃。
    這時鄰房諸男發覺不妥,湧了過來,齊聲詢問。
    盈散花掃了他們一眼,忽然「噗哧」一笑,玉容解,露出甜甜的笑意,像回味著甚
麼似的,同眾人道:「棋逢敵手,將遇良材,散花終於找到個好對手,你們不為散花高
與嗎?
    」
    韓柏在酒家門口處追上了秦夢瑤,和她並肩走到街上,朝官船停泊的碼頭跑去。
    韓柏想拉秦夢瑤的手,發覺對方又回復了冷然不可觸碰的態度,嚇得連忙縮手。不
敢冒瀆,甚至不敢說話。
    兩人步伐雖不大,速度卻非常迅快,轉眼來到碼頭旁,眾守衛看到是專使大人,忙
恭敬施禮。
    到了船上時,秦夢瑤回頭對韓柏甜甜一笑,主動拉起韓柏的手,和他進入回復原狀
的艙廳。
    韓柏得而復失緊抓著她的玉手,鬆了一口氣吐舌道:「皇天有眼!我尚以為夢瑤惱
我了。」
    秦夢瑤微嗔道:「誰有閒心惱你!不過你若如此見一個調戲一個,將來怕你會有很
多煩惱呢。」
    這時兩人登上了往上艙去的樓梯,韓柏一把扯著地,拉起了她另一隻柔荑,把她逼
在梯壁前天與朝霞親熱的相同位置,真誠地道:「有了三位姊姊和夢瑤你,我韓柏已心
滿意足得甘願死去,絕不會再有異心,剛才只是不得不以無賴手段,應付那狡的女賊,
夢瑤切勿誤會。」
    秦夢瑤嫣然一笑,更添美艷。
    韓柏心中一震,暗忖我這好夢瑤實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既能聖潔超然若不可親
近的觀音大士,但另具艷蓋凡俗的絕世媚態,教他看得呆了,也想得癡了。
    秦夢瑤抓緊他的大手,前所未有地情深款款道:「韓柏就是韓柏,千萬不要既不敢
愛又不敢恨,做出違背心性的事,否則你在武道的進展就此止矣,夢瑤絕不想看到那情
況出現。
    」
    韓柏立即眉開眼笑,巨體往秦夢瑤壓去,把她動人的肉體緊壓壁上,柔聲道:「多
謝夢瑤教誨,那我以後不須為侵犯你而感到犯罪了。」
    秦夢瑤不堪肉體的接觸,一聲嬌吟,渾軟乏力,心中喑歎自己作繭自縛,勉強睜眼
道:「韓柏啊!若給人撞見我給你這樣擺佈,夢瑤會恨死你的。」
    韓柏毅然離開她的身體,認真地道:「若在房內或無人看見的地方,夢瑤不可以另
找借口拒絕和我親熱了。」
    秦夢瑤見他這樣有自制力,欣喜地道:「傻孩子!夢瑤不是不肯和你親熱,只是基
於某種微妙原因,不能那麼快和你發生親密的關係,待會上去後,我要找間靜室,閉關
潛修一天,開關後才再和你仔細詳談,好嗎?」
    韓柏點頭道:「無論要我忍得多麼辛苦,我也會順著夢瑤的意願行事,但我卻要問
清楚夢瑤一件事。」
    秦夢瑤淡然自若道:「你想間夢瑤為何剛才肯認作你的妻子嗎?告訴你真相吧!那
可能是我心中一直那麼想著,所以衝口而出,事後亦沒有後悔,這答案韓柏大什麼的滿
意了嗎?
    噢!我也想問你,韓怕大什麼的那」什麼」究竟是什麼哩?」
    韓柏歡喜得跳了起來,一聲怪叫,待要說話,范良極可厭的聲音由上面傅下來道:
「是否專使大人在下面發羊癇症,還不上來讓本侍衛長揍一頓給你治病。」
    韓秦兩人對視一笑,往上走去。
    韓柏湊到秦夢瑤耳根處道:「待會夢瑤可否不稱范前輩,改叫范大哥呢?」
    秦夢瑤見他那喜得心癢難熬的樣子,必是與范良極私下定了賭約,又或誇下海口那
類以她秦夢瑤為對像的氣人之爭。想起平日這雙活寶定曾拿她作不堪入耳的話題,登時
記起自己曾向范良極表示過不會愛上韓怕,不由湧起羞意,硬著頭皮隨韓柏登梯而上。
    樓梯盡處迎接他們的不但有范良極,還有陳令方和左詩三女。
    范良極一見秦夢瑤,神態立時變得正經規矩,打躬道:「夢瑤小姐好!」
    陳令方則看傻了眼,暗歎天下竟有如此氣質驚人,超凡脫俗的美人。
    三女先瞪了韓柏一眼,才驚異地打量秦夢瑤,心想怪不得夫君會為她顛倒迷醉,連
她們看到亦不由生出崇慕親近的心。
    秦夢瑤平靜地向各人襝袍施禮,先向范良極道:「范大哥你好!可不許笑夢瑤。」
    范良極何曾見過秦夢瑤如此女兒嬌態,以他的靈巧心思,怎會不明白秦夢瑤的意思,
是要他莫笑她出爾反爾,向韓柏投懷送抱。況且聽得她乖乖地叫他作范大哥,早喜翻了
心,連五臟六腑都松透了。大力一拍韓柏的肩頭,笑得見眉不見眼,惡形惡狀之極。
    秦夢瑤早聽浪翻雲說過船上的情況,同陳令方禮貌地道:「夢瑤拜見陳公。」
    陳令方如夢初醒,慌忙行禮,心中暗呼僥倖,若此美女早到三天,韓柏可能連朝霞
也沒有興趣要了。
    接著秦夢瑤走到左詩三女問,主動挽著左詩和柔柔,再向朝霞甜笑道:「三位姐姐,
不若我們到房內聊天,好嗎?」又橫了韓柏一眼道:「你不可進來!知道嗎?」
    三女本擔心秦夢瑤身份尊貴,高傲難以親近,所以雖得浪翻雲解釋了情況,仍是心
中惴惴,現在見到秦夢瑤如此隨和,又甜又乖的喚她們作妲姐,都喜出望外,領著她興
高采烈往柔柔的房走去。
    韓柏心中奇怪,柔柔那房子這麼窄小,眾女為何不到他寬敞得多的專使房去?順口
向范陳兩人問道:「浪大俠呢?」
    范良極道:「他受了點傷,須閉房三天潛修靜養。」
    韓柏駭然道:「天下間有何人能令浪大俠和夢瑤都受了傷,難道龐斑出手了?」
    范良極道:「這事說來話長,遲些再說,你先回房去,應付了白芳華,我們還要趕
著開船呢!」
    韓柏一震道:「什麼?」
    陳令方艷羨不已道:「兄弟對女人比我行得多了,以老夫在年青時的全盛期,仍沒
有你的本領和艷福。」
    范良極道:「她天才光就來了,似乎抵受不住單思之苦,又或是假裝出來的,你要
小心應付,最好摸清楚她的底細和目的。」
    韓柏現在的心神全放到秦夢瑤身上,暗悔那晚不應和白芳華玩火,玩出現在的局面
來,硬著頭皮,到了自己的專使房外,敲了兩下,聽到白芳華的回應,推門進去。
    白芳華從椅上站了起來,襝袍施禮,柔聲道:「專使安好!」
    她今天換了一身湖水綠的曳地連身長裙,高髻淡裝,香肩披著一張御寒的羊皮披肩,
玉立身長亭亭,風姿綽約,看得韓柏心中一顫,暗忖和這美女調情絕非什麼痛苦的事,
不過千萬不要說得太大聲,給隔鄰的秦夢瑤聽到就糟了。
    韓柏直走過去,到了離這風華絕代,連站姿亦那麼好看的名妓前尺許近處,望著她
的秀目壓低聲音道:「白小姐是否專誠來和我親嘴?」
    白芳華抿嘴一笑,白他一眼道:「你怕人聽見嗎?說得這麼細聲?」
    韓柏見佳人軟語,連僅有的一分克制都拋往九天雲外,微微靠前,操頭到她耳旁,
忍著要咬她那圓潤小巧的耳珠的慾望,輕輕道:「是的…我的四位夫人都在隔壁,所以
我們只可偷偷摸摸,不可張。」
    話才完,秦夢瑤的傳音已在他耳旁淡淡道:「韓柏莫怪我警告你,秦夢瑤並沒入你
韓家之門,你不可隨便向你的情婦說我是你的夫人。」
    白芳華全無所覺,愕然道:「為何又多了一位?」
    韓柏的頭皮仍在發麻,暗驚秦夢瑤隔了數層厚夾板造的房壁,仍能準確把握到他的
位置,傳音入他耳內,不教近在咫尺的白芳華知道,自己員是望塵莫及。
    另一方面又暗暗叫苦,秦夢瑤語氣不善,當然是不滿他這樣沾花惹草,唯一安慰的
是秦夢瑤這不理俗事的人會破例關心他,留意他在這裡的活動。
    白芳華見他臉色微變,奇道:「你怎麼了!」
    韓柏乾咳一聲,掩飾自己的手足無措,道:「剛才我出了去,就是……嘿……你明
白啦!所以多了……嘿……多了……你明白啦。」
    白芳華仔細端詳他,奇道:「專使大人為何變得如此笨口結舌,欲言又止?」
    秦夢瑤的聲音又在他耳旁響起道:「唉!我的韓柏大人,放膽做你喜歡的壞事吧!
只要你本著良心,不是存心玩弄人家,夢瑤怎會怪你。我現在到詩姊的房內靜修,到今
晚方可見你了。」
    韓柏豎起耳朵,直至聽到秦夢瑤離去的關門聲,才回復輕鬆自在,同白芳華道:
「小姐是否到來要萬年參?」
    白芳華正容道:「那會否令你為難呢?我知道萬年參的數目早開出清單,報上了朝
廷去。」
    韓柏大奇道:「你這麼為我著想,當初又為何要逼我送參給你?」
    白芳華嫣然一笑道:「因為那時我還未認識你,又怎懂得為專使大人著想呢!」
    韓柏心中一甜道:「不若我們坐下再說。」
    白芳華道:「我們站著多說幾句吧!我不想官船因芳華致延誤了啟航的時間。」
    韓柏有點失望道:「這麼快要走了嗎?」
    白芳華道:「放心吧!很快我們可在京師見面,因為華亦要到京師去。」
    韓柏到這時才省起范良極的吩咐,應探查她的底細,再又問道:「我還是那句話,
當初你為何要向我討萬年參呢?」
    白芳華道:「芳華只是想測試你是否貨真價實的專使?」
    韓柏一震道:「那你測試出來了沒有?」
    白芳華道:「你是真還是假,現在都沒有什麼關係了,只要知道你和陳令方是一夥,
與愣嚴作對,那便成了。」
    韓柏愕然道:「你究竟是屬於那一方的人?」
    白芳華微笑道:「遲早會知道,好了!芳華走了。」
    韓柏一驚,仲手抓著她兩邊香肩,急道:「我們的交易難道就此算了。」
    白芳華嬌笑道:「假若你私下藏了幾株萬年參,送一株給我亦無妨,芳華自然下會
拒絕。我歡喜你送東西給我。」
    韓柏道:「只是看在白小姐昨夜幫我的情分上,使楞嚴那奸賊看不出我的腦袋受過
傷,好應送你一株仙參,讓芳華永保青春美麗。何況我也想送東西給你。」
    白芳華吐氣如蘭仰臉深望著他道:「不用親嘴了嗎?」
    韓柏嘿然道:「我看不用人參交換,我樸文正怕也可以親到白小姐的心甜嘴兒吧。」
    白芳華俏臉一紅道:「讓芳華老實告訴你吧!我忽然打消求參之念,就是怕了和你
親嘴,因為芳華從未試過和男人親嘴,害怕給你那樣後,以後都忘不了你,又不能隨你
返回高句麗,以後備受相思的煎熬,所以昨夜想了一晚後,終於忍不住趁早來見你,求
你取消這交易。」
    韓怕聽得心花怒放,原來查實她拉不懷疑自己使的身份,差點要告訴她自己只是假
扮的,但又想起防人之心不可無,誰知道她是否再次試探自己呢?強壓下這衝動,挺起
胸膛道:「如此就不需親嘴,我也送你一株仙參。」頓了頓,心癢癢終忍不住道:「現
在你又可把我忘掉了嗎?」
    白芳華幽幽看他一眼道:「那總容易一點吧!好了!芳華真的要走了。」
    韓柏道:「那株仙參怎樣了?」
    白芳華道:「專使到了京師後,芳華日會派人向你討取。」
    韓柏愕然道:「你不是說會來見我嗎?」
    白芳華秀目閃過黯然神傷之色,低聲道:「我怕見到使後,再離不開專使大人,但
又終要分開,那芳華更慘了。」
    韓柏抓起她的纖手道:「隨我回高句麗有什麼不好呢?」
    白芳華只是搖頭,輕輕抽回纖手,垂下頭由他身側走到門處,停下來低聲道:「別
了!
    專使大人,請勿送芳華了。」輕輕推門去了。
    聽著足音遠去,韓柏幾次想把她追回來,告訴她真相,始終壓下了那衝動,一天未
清楚白芳華的真正用意和身份前,他絕不可向她暴露自己的身世,因為那已非他個人生
死榮辱的問題,而是關係到中蒙的鬥爭,國運的與替,他只能把私情擱在一旁。
    中滋味,令人神傷魂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