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2卷)
第九章 殺人滅口

    株儒小矮剛站定場心,忽又彈起,兩手揮揚,嗤嗤之聲不絕中,壁燈紛紛熄滅。
    楞嚴大笑道:「小矮精檀煙花之技,定教專使歎為觀止。」
    他話尚未完,大廳陷進絕對的黑暗裡。
    范韓兩人發夢地想不到楞嚴有此一著,駭然大驚。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范長極不能動手,范豹等的武功卻是不宜動手,而要保護的人
除了台裡的八鬼外,還有陳令方,以韓柏一人之力,如何兼顧?
    范良極的傳音在韓柏其內向起道:一.什麼都不要理,最緊要保護陳令方。」
    韓柏暗忖自己和陳令方隔了一個白芳華,假設對方施放暗器,現在伸手不見五指,
聽得暗器飛來時,陳令方早一命嗚呼,人急智生下,閃電移到陳令方處,傳音示意一聲,
便格他一把提起,塞到自己的座位裡,自己則坐到陳令力處。
    這麼多的動作,韓怕在眨眼間便無聲無息地完成了,連白芳華亦無所覺。
    「蓬:」
    一陣紫色的光雨,由場心沖天而起,撞到艙頂處,再反彈地上,隱見小矮在光雨裡
手舞足蹈,煞是好看,教人目炫神迷,有種如夢似幻的詭異感覺。光而外的暗黑裡,眾
人鼓掌喝采。
    范辰極的聲音傳進韓柏耳內道:「好小子:有你的,陳令方由我照顧,懊:小心。」
    光雨山紫變藍。
    韓怕在范a良極說小心時,已感到暗器破空而來,那並非金屬破空的聲音,甚至一點
聲音也沒有,而是一道尖銳之極的氣勁。
    身旁風聲飄饗。
    韓怕心中駭然,正思索白芳華是否才是真正行刺陳《F力的刺客時,香風撲臉而來,
竟是白芳華攔在他這「陳令方」身前,為他擋格襲來致命的氣勁。
    「蓬:」
    小矮身上爆起一個接一個紅球,繞懶疾走。
    「波:」
    氣功交接。
    白芳華悶哼一聲,往韓柏倒過來。
    此時眾人為小矮神乎其技的煙火表演弄得如醉如痢瘋狂拍掌助興,那聽得到這些微
弱的響聲。
    韓柏知道白芳華吃了暗虧,待要扶著她。
    白芳華嬌軀一挺,站直身梢,懸崖勒馬般沒有倒入懷內。
    兩股尖銳氣勁又龔至。
    至此韓柏已肯定施襲者是楞餓本人,否則誰能在遠。兩丈的距離,仍能彈出如此厲
害的指風,知道憑白芳華的功力,怕不能同應付兩道指風,往前一竄,貼到白芳華動人
的背臀處。
    白芳華想不到背後的「陳令方」會有此異舉,心神一亂下,兩股指風已迫體而來,
刺向她兩邊胸脫處。
    韓柏的一對大手中她兩會間穿出,迎上指風。
    「波波:一兩聲激饗,指風反彈開去口韓怕感到指風陰寒之極,差點禁不住寒顫起來,
忙運功化去。
    小矮身上紅球條地熄滅,大廳再次陷進黑暗裡。
    韓柏乘機湊到自芳華耳旁道:「是我:」這時他兩手仍架在對方脅下,前身與她後背
貼個結實,等若把這美女樓入懷裡,不由大感香艷刺激,捨不得退下來。
    白芳華聽到韓柏的聲音,嬌軀先是一顫,繼是一軟,倒霏入他懷內。
    韓怕自然雙手一收,褸著她腰腹。
    白芳華不堪刺激,呻吟了起來。
    衣袂聲的微響由右側響起,黑暗裡一個不知名的敵人無聲無息一掌印一股略帶灼熱
的掌風,緩而不猛,迫體而至。
    韓怕肯定這模黑過來偷襲的人非是楞嚴,一方面閃內功路子不同,更重要的是功力
太遜先前以指風隔空施襲的人。
    一道指風又在前方配合襲至。
    在這電光火石的剎那,韓柏腦中掠過一個念頭。
    就是無論愣儼如何膾大包天,也不敢當著高句麗的使節團和眾官前公然殺死陳令力
這種在朝裡位高望重的人,所以使的手法必是要陳令方當時毫無所覺,事後才忽然猝死。
若能隔了幾天,自然誰也不能懷疑到楞嚴身上。
    所以凌空而來的指風,對付的只是白芳華,教她不能分神應付由側欺至約刺客。
    想到這裡,同白芳華傳音道:「今次你來擋指勁:」立時生口椅裡。
    敵掌已至,雖沒有印實在他額角處,一股熱流已通經脈而入。
    韓柏心中冷哼一聲,先把體內員氣逆轉,盡收對方熱勁,再又把真氣反逆過來,如
此正正反反,敵方氣勁襲上心脈前,早被化得無影無棕。
    至此韓柏再無懷疑,敵人這一掌確如他早先所料,能潛隱至數日後才發作出來。陳
令方乃不懂武功的人,自是受了致命傷也不會覺察。
    「波:.一白芳華硬擋指風,今次再站不住腳,往後坐倒韓怕腿裡,讓他軟玉溫香抱
個滿懷,大佔便宜。
    「蓬:一光暈再起,由暗轉明,顏色不住變化。
    韓柏知道敵人以為偷襲成功,再不用倚賴黑暗,煙花會變為明亮,雖捨不得放走懷
內王人,也不得不那麼做,抱起嬌柔無力的白芳華,放回旁邊的椅子裡,又重施故技,
把陳令方塞回原椅內,自己則回到它的座椅去,剛完成時,場心的煙火琵地擴大,往全
場射去。
    整個大廳滿是五光十色的煙花光雨,好看極了。
    色光轉換下,眾人鼓掌喝采,女妓們則驚呼嬌笑,氣氛熱鬧之極。
    韓柏伸手過去,握著白芳華柔夷,內力源源輸去,助她恢復元氣,同時湊她耳旁通:
「你的身體真香:」
    白芳華任他握著纖手,橫他一眼後俏臉飛紅,垂下頭去。
    小矮大喝一聲,凌空翻騰,人點不住送出,落到壁燈的油志上。
    煙花消去,韓怕慌忙鬆開握著白芳華的手。
    燈光亮起。
    大廳回復燈火通明的原先模樣。
    范良極溪過來向韓怕低證道:「幹得好:」
    小矮在眾人鼓掌喝采聲中,回到本台去。
    楞嚴若無其事,長身而起,眼光往韓柏這一席掃來,微笑道:「今晚真的高興極矣:
與日專使到京後,本官必親自設宴款待,到時杯酒言歡,必是人生快事。今夜之會,就
到此為止。」
    韓怕乘機與眾人站起來,肅立送客。楞嚴臨行前,瞥了韓柏一眼,顯是知道他出了
手,轉柏惟有報以微笑。
    冉一番客套後,楞嚴胡節首先離去,按著是其它府督,最後是自芳華。
    韓相向范良極打個眼色,著他穩住左詩三女,親自陪白芳華步田驟去,那三位俏婢
跟在身後。
    白芳華低聲道:「想不到專使這麼高明,害芳華白擔心了。」
    韓怕誠懇地道:「不:全賴小姐出手相助,否則情況可能不堪設想。「這時兩人離船
走到岸旁,一輛華麗馬車,在一名大漢駕御下,正在恭候芳駕。
    韓怕想起一事,關心地道:「小姐不怕愣嚴報復嗎?」
    白芳華臉上泛起不屑之色,通:「放心吧:他不敢隨便動我的。」按著微笑道:「你
何時送那株萬年參給奴家呢?」
    韓柏聽她自稱奴家,心中一酥道:「那要看你何時肯給我親嘴。」
    白芳華踝腳曠道:「剛才你那樣抱了人家還不夠嗎?」
    韓柏嬉皮笑臉道:「親嘴還親嘴,抱還抱,怎可混為一談,不若我們就到這馬車上,
好好親個長嘴,然後我回船拿人參給你,完成這香艷美麗的交易。」
    白芳華俏臉潮紅道:「專使大人真是喉急要命,取參的事,若華臼會有妥善安排,
花了:芳華走了。」
    韓怕失望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再抱你呢?」
    白芳華風情萬種地自了他一眼,歎道:「唉:不知是否前世冤睜,竟碰上你這麼的一
個人。」轉身進入車內,再沒有回過頭來。
    三俏婢跟著鑽進車裡。
    韓柏待要離去。
    車內傳來白芳華的呼喚。
    韓柏大喜,來到車窗處,一雙纖手抓起幕,露出白芳華嬌艷的容顏。
    這俏住人一對美目幽幽地凝注著他,低聲道:「珍重了:」
    幕垂下,馬車開出。
    韓柏差點開心得跳了起來,一蹦一跳,在守護岸旁近百兵衛的眼光下,回到船上去。
走進艙廳時,陳令方、范良極、謝廷石、萬仁芝、馬雄,乃園等仍聚在一起談笑,三女
卻回到上艙去了。
    謝廷石見他回來,自是一番感激之詞,才由馬雄等領著到前艙的寢室去了,萬仁芝
則是打道回府。
    眾人去後,范良極臉色一沉道:「八隻小表給楞嚴的人殺了。」
    韓柏愕然道:「你不是說藏在台下萬無一失嗎?」
    范良極歎了一口氣,領著韓柏來到平台下,抓起蓋嗯,指著一個嵌進台側裡去的鐵
筒道:一道筒前尖後寬,筒身開了小洞,竟能破開鐵片,鑽到台底裡去,放入毒氣,把
八小表全殺了。」再歎一口氣道:「媽的:我聽到那女人接近動手腳,聽著八鬼斷了呼吸,
偏不能阻止她,真是平生大辱,有機會的話,我會把它的衣服偷個清光,讓地出出醜態。」
    韓柏想起了楞嚴那嬌媚的手下女將,暗忖若她脫光了,必是非常好看。
    范良極乾笑一聲道:「不過我們總算騙過了楞嚴,又讓他以為睹算了陳公,暫時應
不會來煩我們了。不過那白芳華敵友難分,高深莫測,我們定要小心應付。小子你為何
會知道直海的名字?」
    韓怕當下解釋一番。
    陳令方走了過來,同韓怕謝了救命之恩,通:「專使最好上去看看三位夫人,我看
她們的樣子,好像不太高興哩。幾-曰一酌善後的工作,由我們做巴:」
    口范良極笑道:「你這小子一見美女便勾勾搭搭,她們怎會高與。」
    韓怕向范貝極怒道:「你應知道是什麼一回事,為何不為我美言兩句。」
    范良極伸手樓看他肩頭,往上艙走去,安慰逍:「我怎能剝奪你和三位姊姊要花槍
的樂趣呵:.韓柏一想也是,逕自回房。
    范貝極挨在走廊的一邊,雙手抱胸看看他有何使三女息怒的法寶。
    韓柏神氣地挺起胸膛」傲然看了范良極一眼,來到自己房前,側耳一聽,裡面毫無
聲息,不禁怒目望向范良極,怪他不提醒自己。
    范良極貝他耆窘人樂,以手勢表示三女各自回到自己房內,教他逐間房去拍門。
    韓柚一見下,心中定了一半。
    若二女同在一室,或能互柑激勵聯手對付他,現在分處二一室,以他韓怕之能,還
不是手到擺平,逐個擊破。
    他記起了柔柔的肩斷了門栓,心中暗笑,悠然走去,伸手一推,竟推之不動。
    范良極笑嘻嘻走了過來,低聲道:「你不知道換了鐵栓嗎?天下間或者只有龐斑和
浪翻雲可以不須破門。硬以內力震斷鐵栓。你『浪混』韓柏還是打攔這扇門算了,橫豎
沒有門你也照樣什麼也敢幹的。」
    韓柏怒道:「不是浪棍,而是浪子,你人老了,記憶竟衰退到這麼可怕的地步。」
    范良極不以為忡,笑道:「外號最緊要是貼切,才能持久,你既是浪子,又是淫棍,
所以找反覆思最下,還是喚你作「浪棍」韓怕較為恰當。」
    韓怕一把抓著范長極胸口,嘿然道:「若我真是淫棍,也是你一手做成的。還叫我
去收伏那什麼十大美人,現在我只不過和白芳華戲耍一番,你卻是冷嘲熱諷,我真懷疑
其實你在嫉妒我。」
    范良極嘻嘻笑道:「不要那麼認真好嗎,省點力去破門才是士算,我在看著呢。」
    韓柏鬆開手,悻悻然道:「看我的手段吧:我定要她三人乖乖給我開皿。」
    范良極大感興趣道:「不能威迫,只能軟求:」
    韓柏一拍胸膛道:「當然:我何等有風度,而H怎捨得欺負她們。」
    范良極怪笑道:「來吧:」
    韓柏收攝心神,曲指在柔柔房門叩了三下,以最溫柔多情的語氣道:「柔柔:是我,
開門吧:」
    柔柔的聲音傳來道:「我嚥了,你到詩姊的肩去吧:」
    范長極大樂,摔肚苦忍著狂笑,喉嚨咕咕作響,傳進韓怕耳裡,賞在刺耳之極。
    韓柏低聲下氣道:「乖柔柔,給我開門吧:讓我進來為你蓋好被子,立.即離去。」
    柔柔冷冷答道:「不敢有勞,賤妾早蓋好被子,懊:我瞄了,要睡了:」
    韓怕急呼道:「柔柔:柔柔:」
    柔柔再不理他。
    范良極得意萬狀,撥著它的肩頭,怪笑道:「你對女人真有辦法,來誰?」
    韓怕臉目無光,暗忖三女裡,他最怕是左詩,朝霞應是最易對付,或者可以從她處
挽回一周,悶哼道:「就是朝霞吧:」
    范貝極這好事之徒,忙把他推到朝霞門前,代他敲門朝霞的聲音響起道:「誰?」
    韓柏深吸一口氣道:「霞姊,韓柏疼你嗎?」
    朝霞默靜下來,好一倚才輕輕答道:「疼:」
    韓柏大喜,示威地看了范臭極一.眼,柔聲向房內的朝霞道:「讓為夫進來看看你
吧:」
    朝霞好半晌後才幽幽道:「可是你今晚卻沒有疼人家,整晚只回過一次頭來和我們
說過一次話,朝霞現在只想一個人獨自靜稱,你還是到柔柔或詩姊處吧。」
    韓柏心痛地道:「是我不對,但卻是有原因的,待我進來向你解釋巴:」
    朝霞默然不答。
    范良極以誇張之極的表悄安慰他道:「我同情你,還有一個機會。」
    韓柏暗呼不妙,連朝霞也說不動,更遑論左詩,賴著不走又道:「-姊:你是否哭過
來呢?」
    朝霞在裡面「嚇」一笑道:一去你的:我才不會因你勾引美女而哭,否則以後豈非耍
終日以淚洗臉,找你的話姊去吧:今晚朝霞要挑燈看書,沒空陪你。」
    韓柏和范良極臉臉相覷,想不到一向楚楚可憐的朝霞變得如此厲害,詞鋒如斯銳利。
.此時韓柏心神稍定,知道三女只足對他略施薄懲,暗付去找左詩也只是再碰多一次壁,
吃多一趟閉門羹,就要走回房去,硬給范且極一手抓著,「碎碎」嘲弄道:「看來你這
人是臉精心瞎,若你不到左詩處讓她好好出一口氣,明天還有得你好受呢。」推著他往
左詩的臥室走去。
    到了門旁,采烈代他叩響了左詩的房門。
    韓柏信心盡失,像個待判刑的囚犯般垂頭喪氣站在門外,暗歎今夜難逍要一人獨眠?
    左詩的聲音傳來道:「是怕弟嗎?」
    韓柏聽她語氣溫和,喜出望外,急應道:「正足詩姊的好弟弟:」
    左詩道:「好弟弟這麼快回來嗎?不用送那自姑娘回家嗎?還是她只准你咬咬耳朵和
抓抓它的手,好弟弟見沒有便宜可佑,惟有早點回來獨臼睡覺田|.一范良極聽得手舞
足蹈,不住哀著韓柏的背心,一副怕他噴血而亡的緊張模樣。
    韓柏苦忍著范反極的惡行,低聲下氣道:「詩姊請聽好弟弟解釋一二。」
    左詩打了個呵欠,懶洋洋道:「今天夜了,明天再解釋吧:」
    按著任韓柏怎麼哀求,也不作答。
    韓柏早知有此淒慘下場,頹然道:「還有沒有清溪流泉?」
    范良極搖頭道:「想不到你泡妞的功夫如此差勁,還要借酒消愁,我看你不若改過
另一個外號吧:」
    韓柏嘿然道:「我差勁嗎?就算我真的差勁,也輪不到你來說我,雲清那婆娘給你弄
上了手嗎?」
    范良極信心十足哈哈一笑道:「你太不明白情趣這回事了,我現正吊著那婆娘的胃
口,待她嘗盡柚忠N舌後,才一舉擊破它的護殼,脫光它的衣服,嘿:那時才好玩哩:唉:
說到追女人的手段你浪棍何時才趕得上我。」
    韓怕氣道:「你手段這麼厲害,便教我如何使她們開門吧:」
    范良極胸有成竹道:「我只要幾句說話,就可數她們撲出來見你。」
    韓怕懷疑道:一不要胡吹大氣,小心給風閃了舌頭。」
    范泉極哈哈低笑道:「要不要賭他媽的一注。」
    韓怕道:「賭什麼?」
    范貝極故意學著韓拍的姿態搔頭道:「是的:賭什麼才好呢?喚:我知道了,若你輸了,
三天內你要對我畢恭畢敬,喚我作范大爺,若我輸了,你以後就是「浪子」韓柏,再沒
有新的外號。」
    韓怕皺眉道:「要我對你恭恭敬敬,會是有趣或合理的一回事嗎?一范琅極一想也覺
他言之成理。道:「挪就算了,不過以後你要保證長期向我供應清溪流泉。」
    韓怕確想看看他有什麼法寶能把三女哄出房來,斷言道:一言為定:」
    范泉極臉上現出神秘笑意,忽地一指戳在韓柏的檀中大穴處。
    韓柏一聲慘叫,往後便倒。
    范嗅極驚呼道:「韓柏:你什麼了,懊,.原來是中了白芳華的毒丁,天啊:」
    「碎秤碑:」
    三女房門全打了開來。
    左詩、柔柔和朝霞先後衝出,撲往被制著了穴道的韓柏。
    韓柏不由打心底佩服這老小子詭計多端,為何自己想不出來。
    范貝極苦忍著笑,焦灼地道:「來:快扶他進裡去。」
    范良極和三女托起韓柏,浩浩蕩蕩擁進專使房內,把他放在床上。
    范良極趁機暗中解開了韓怕穴道。
    左詩為他鬆開衣鈕,淒然道:「柏弟:你怎樣了,不要唬嚇姊姊:」
    朝霞為他脫掉鞋子,淚花在眼眶內滾動爍閃。
    只有柔柔深悉范良極性情,見他嘴角含笑,一副裝神弄鬼的神色,知道事有嬌蹊,
卻不說破,只是冷眼旁觀。
    范良極伸丫個懶腰,道:「不用驚,這種毒很易解,只要脫掉他褲子,重打他一百
大板,便可出毒氣,不過記緊掩住鼻子,你們亦了怨氣。
    嘻:小子:你愉得口服心服吧:」一閃掠出門外,同時關上了門。
    左詩和朝霞對望一眼,知道中了奸人之計,待耍逃走,早給韓柏左右樓固正茗。
    十接下去自是一室皆吞,韓柏一邊施展挑情手段,一邊解釋當時凶險的情況,三女
意亂悄迷下,也不知究竟聽了多少進耳裡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