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2卷)
第八章 情場較量

    山野裡。
    小溪旁。
    水柔晶跪在溪旁,鞠起雙掌以作感器,澆水往臉上,冰涼透膚而入,這些日子來的
折騰似被一洗而清,順便喝了兩口水,回頭待要招呼戚長征共享清泉,見到他正屹立如
山,仰望者夜空,費神苦思,體諒地不騷擾他。
    戚長征臉容肅穆。挪修健的體魄,寬平的雙肩,使她感到再沒有任何憂苦艱險能把
他難倒。
    水柔晶坐在地上,、全一的生出很奇怪的感覺,就是由初遇這令她鍾情的男千,到
了今天,時間不超過一個月的短暫時光,但戚長征卻像走了一段很長的人生路途般,脫
胎換骨變了另一個人。最明顯的地方,不是變得更有英雄氣概和男性魅力,而是更深遂
難測。
    在遇上戚長征前,她芳心中只有庹飛一人。
    被脫飛無情拋棄後,她曾試過和幾個男子相好,希望能把庹飛忘記,脫離他箝制看
她饞魂的魔力,但終以失敗告終,一夜之緣後。從沒有人能令她有興趣回頭的。
    她本以為給庹飛毀去了一生,直至遇上戚長征,才得到再生的機會。
    現在庹飛印在地心版上的容像已變得淡漠模糊了,再不能左右它的思緒,使她若馬
兒般回復了自由飛翔的能力。
    刻下她只想熊和戚長征比翼雙飛。
    她緩緩拔下束髮的銀瞥,讓秀髮散垂下來,任它在曠夜的晚風裡飄拂不停,同時寬
衣解帶,直至一縷不剩,一聲歡呼,投到清溪裡去,忘情暢泳。
    戚長征被她大膽的行動,驚醒過來,走到溪旁,蹲在一塊百上,借看少許星光月色,
欣賞看在溪水裡載浮載沉的美人魚。
    水柔晶開心得像個小女孩,向他招手道:「征郎:快下來,水裡舒服得把人溶化了:」
    戚長征搖頭笑道:「若我下來的話,定會忍不住侵犯你。」
    水柔晶利用她修美柔軟的纖腰在水裡上下翻騰,擺出了幾個誘人之極的美姿,媚態
橫生道:「柔晶就是要誘惑你侵犯我:」
    戚長征了柢皮,只覺喉乾舌燥,小骯發燙,仍勉強抵住對方的魔力,搖頭道:「我
們仍在險境裡,假設找跳進水中,說不定幾個時辰都離不開這道溪流,若讓庹飛復元過
來,我們便危險了。」
    水柔晶游到石旁,站了起來,嬌嫩如花的上身傲呈在他面前,水珠不住消下,那種
放浪的美態,只要是男人就不臼日放過她。
    水柔晶伸手托耆它的下巴,使它的臉龐倒轉,媚笑道:「你若不想侵犯人家,就不
要用那種目光看人,看得人心亂如麻,挺難過的。」
    戚長征歎了一口氣,以最快的手法脫掉衣服,撲進水裡,浪花激濺中,這封有情的
男女忘情地熱烈歡好交台。
    良久後兩人緊擁溪裡,一輪熱吻後,才肯分開。
    愈和水柔晶相處,戚長征愈鹹芭己對它的愛有增無減。
    愛河裡的水柔晶,顯露出地無限風情的一鈕一笑,舉手投足,莫不嬌柔美艷,足使
他心醉神馳,只想把她擁入懷裡,恣意愛憐。
    忽地升起一個想法。問道:「我真不明白為何庹飛捨得拋棄你p」
    不下財幀崛肛醮哨「「我不想在這時提起他,我的心除了征郎外,賈在容納坦白漲
叫叫奇地堅持道:「今次是我特別要你去想他。因事關重要,你要叫勺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叫屯*吐叨申叫卜*脯卜叫口「川f**山蚵嗣田心叫小緗峭陋脯顯肝蚵蝴刪愣崛
刪緗肛刪鯛叫惋酬鮪韶悄叫酗忡跆刷不是財孵哺哨軀輕顫,眼中射出憫然之色,呻吟首
道:「他仍愛我嗎?不胭刪蝴棚辦朋那剪不斷的情意。
    水柔晶條地霞醒了過來,觸及戚長征灼灼目光,渾身劇顫,死命纏了過來,惶然道:
「不:征郎:現在我只有你,千萬不要誤會柔晶。」
    戚長征的身體價直冷硬,意輿索然,心中湧起歉疚悔恨之情,暗忖若自己不提起這
點,那他便不會窺破水柔晶的內心世界,使兩人間出現了一絲芥蒂。
    水柔晶鬆開了樓耆它的手,離開它的身體,眼中淚光盈盈,頭低聲道:「征郎:你再
不相信我了吧:」頓了頓道:「為何你要提起他又指出它仍是愛我呢?」
    戚長征搖頭苦笑道:「坦白說,這樣做是有兩個原因,首先我想測試怕在你心中真
正的份量,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我剛才忽然醒悟到若我們如此東躲西藏,始終不是辦
法,恐怕未到洞庭,早給庹飛殺死,所、想反守為攻,務要擊殺鷹飛,故此須知道你內
心的想法。」
    水柔晶低聲道:「第二個原因呢?」
    戚長征道:「第二個原因就是若我可以看出你對庹飛餘情末了他亦定能看出這點,
這將能使他櫸繽保持信心和冷靜,因為他並沒有真的在情場上敗了給我,那我就丁曾誤
以為他因嫉恨難當而低估了它的手段。」
    水柔晶聽得果了起來,到這一刻,她才真正感到這看來豪雄放宕的男子,才智實足
以與庹飛一較短長,而非只憑幸運佔在上風。
    心中湧起傾慕之情,鷹飛的影子又模糊淡去。
    自被鷹飛拋棄後,使她確曾夢縈魂華地苦思看對方,故初時真有要藉戚長征報復和
背叛鷹飛之意,就若她耍找上別的男人那樣。但患難與共後,她發覺自己愈來愈投進與
戚長征的愛戀裡。早先當兩人均在眼前時,她心中的確只有戚長征一人存在。
    可是當戚長征指出庹飛其實仍愛看她挪一刻,她便不由自主地想起它的種種好處,
尤其在恣情蹂鋼她時弄得她神魂澳散的風流技倆,畢竟要得到鷹飛的真愛,是她在遇上
戚長征前夢寐以求的唯一吻事。
    但這感覺來得快也去得快,忽然間庹飛對她又變得不關痛癢,因為眼前男子的吸引
力,已被去了鷹飛對她施加了的情鎖。
    但現在征郎誤會了她,無論她怎麼說,對方都不會相信。
    怎麼辦呢?
    戚長征見她默然無語,又不否認對腱飛餘情末了,泛起了受創的錢惱,冷冷道:
「時間不早了,我們穿衣上路吧:」轉身離開小溪,走上岸去。
    水柔晶肝腸寸斷,跟在他身後。
    戚長征頭也不回,運功蒸掉身上的水珠,取起衣服,迅速穿上。
    水柔晶雙腿一軟,跪了下來,據看它的腿淒然道:「征郎:求你相信柔晶吧:我現在
心中員的只有你一個人,以後也是如此。」
    戚長征將她扶了起來,憐愛地樓看道:「好:我相信你,到現在才真的相信你,柔晶:
請原諒我對你殘忍的試探,因為我和庹飛已成誓不兩立之局,不是個死,就是我亡:所以
我絕不希望你的心中,仍有半點它的影子,你可以明白和原諒我嗎?」
    水柔晶驚喜道:「原來你一直都不相信我,為何忽然又相信我了?」
    戚長征道:「那純是一種玄妙的感覺,以前我不相信你,是因為這種感覺:現在相
信你,亦因為這種感覺。若我真的發覺你對庹飛餘情未了,我絕不會主動向庹飛展開反
擊,因為我將因你的搖擺不定,招致滅亡。就像那晚,.卜…;扒荒廟內,若你不是仍愛
耆庹飛,怎會如此輕易落進他手裡,更抵受不住它的情挑,稍後和我聯手台攻時,又發
揮不出你平日一半的功力。」
    水柔晶羞慚地道:「柔晶以後再不會如此了。」
    戚長征微笑道:「到現在我才感到自己真的贏了庹飛漂亮的一仗,亦有信心和他遇
旋到底。但柔晶雖知你自己的性格皺弱善變,若你給我再發覺暗中幫助鷹飛,我將撤下
你永遠不理,以免因嫉恨困擾致在刀道上再無寸進,你必須緊記此點。」
    水柔晶眼中射出堅決的神色,肯定地道:「征郎放心吧:柔晶會以事實證明她對你的
愛。」
    戚長征熱烈地物了它的紅,點頭道:「我相信你:好了:橫豎我和你都累了,就在幾
-曰一酌睡個痛快,休息夠了,才起程往洞庭去,若我估計不錯,鷹飛只需兩天時間,就
可復元。」
    水柔晶對他信心十足,歡喜地道:「征郎啊:你可否再和柔晶歡好一次,讓柔晶表示
感激和愛意。」
    戚長征大笑道:「老戚正有此意,讓我享受一下被水柔晶全心全意愛看的滋味兒。」
    風行烈浸在溫熱的泉水裡,每一佃毛孔都在歡呼省,露台比過去仟何一刻都要清明
空澄,沒有一絲愁思雲筠。
    他從二一女處游了開去,在水裡移動時池水熱度驟增,使他更是舒暢。當到丫它的
另一邊,他挨看池邊滿足地歇息,感受若和三女狂愛後的歡娛。
    在這天然的溫水池裡,一切世俗的禮法約束均不存在。
    有的只是坦誠的真愛。
    白素香追看他游過來,投進他懷內,笑道:「我來陪你好不好:」
    風行烈道:「香姊來暗我,當然求之不得。」
    白素香曠道:「人家今年才十九歲,你卻前一句香姊,後一句香姊,叫得人也老了。」
    風行熱探手下去。放肆地撫弄她特別修長圓潤的大腿,失笑道:「我是跟者倩蓮叫
你作杳姊吧:現在積習難返,怕以後改不了口,香姊就當順看我意吧。」
    白素香被他摸得渾身酥軟,伏在他身上嬌吟道:「你愛叫什麼便什麼吧:我都是那麼
歡喜的,剛才只是和你鬧看玩吧。」
    風行烈道:一聽說香姊比倩蓮更頑皮,為何我認識的杳姊卻是那麼乖呢?」
    白素香呻吟道:「你想和香姊說話,必須先停手,人家給你弄得連說話都沒有氣力
了。」
    風行烈停下了那使白索香情迷意亂的頑皮之手,望往在另一邊池旁隅隅細語的谷姿
仙和谷倩蓮,夜風把她們不時響起的低笑聲送進他耳裡,忍不住叫過去道:「你們兩人
說若什麼親密話兒。」
    谷姿仙曠叫道:「不要打岔,小蓮正說者和你的歷險故事,控訴你欺負它的過程。」
    風行烈警告道:「倩蓮你莫耍歪曲事實,否則你和聽你說話的人兩個人屁股都要受
苦。」
    兩女一陣笑罵,不再理他。
    他低頭看往倚貼懷裡的白索香,道:「你遼未答為夫先前的問題?」
    白素香倦不勝道:一人家歡喜乘便乖吧:那有什麼道理可言。」
    風行烈道:「你和倩蓮是不是無雙國的人?一白索香道:「當然是,雙修府的人都是
逃到中原來的無雙國後人,否則怎能如此齊心團結。」
    風行烈把她一對柔美握在手裡,讚歎道:「你的手掌和雙腿都特別纖長,真是人間
極品。」心想她若舞起烈震北的華陀針,必是非常好看。
    白素否欣喜雀躍道:「這比任何說話更令素香開心,我最歡喜就是看你對人家愛不
忍釋的神態。」
    風行烈微笑道:「你不怕我只是貪你美麗的肉體,只有欲沒有愛嗎?」
    白素杳白他一眼道:「你騙我不到的,你絕不像一般好色的男人,反而恰好相反,
重情輕欲,否則小蓮的初夜怎能保留到返抵雙修府才交給你。」
    風行烈倒沒有想過這問題,沉吟片晌道:「這倒有點道理,大多數男人,都是不須
事先有任何感情,就可以和看得人眼的女人上林,但我卻自知辦不到。」
    白索香道:「告訴索香,你在佔有我前是否愛上了我?」
    風行烈些目道:「在你把香食花插在我襟頭時,我便對你起了一種非常曼妙的感覺,
我想就在那一刻愛上了香姊。」
    白素香感激地道:「多謝行烈告訴我,因為素香一直怕你是因看小蓮的關係才肯要
我的。」
    這時谷姿仙和谷倩蓮由水底潛了過來,由風行烈身旁冒起身來。
    池旁石上的柴火終於熄減,夜色籠罩下,分外寧恬柔靜。
    谷姿仙問道:「你們兩人談些什麼?」
    風行烈笑道:「為犬和香姊在研究第二場愛的決鬥時間是否應立即舉行。」
    三女齊聲驚呼,逃了開去。
    風行烈振臂高呼道:「不要犯規逃到池外,違令者必斬無疑。」
    在這一刻,他徹底忘記了過去的苦難。
    剩下的只有溫熱的泉水,和因三位妻妾帶來無盡無窮的溫馨和情意。
    他拋開了一切,全心全意逐浪於溫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