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第12卷)
第六章 溫泉私語

    風行烈取出火種,燃著了堆在溫泉旁石上的柴枝,向圍著的三女笑道:「以柴火為
花燭,天為被,泉水為床,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三女在火光映照裡,笑靨如花,脈脈含情,各具動人姿采。
    左方的白素香側挨石上,有種舒適慵懶的動人韻味,身體美麗的線條,若靈山秀嶺
般起伏著,三女中以她最高挑,尤其那對長腿,實在誘人至極。
    比倩蓮雙手環抱曲起的膝頭,下巴枕在膝間,烏溜溜的眸子在火光對面瞬也不瞬地
看進愈燒愈旺,被山風吹得閃跳飄移的火裡,就若深山黑夜裡美麗的精靈,顯露出罕有
的靜態美。
    雙修公主谷姿仙靠在他右旁,一手按在他的寬肩上,左腿斜伸,嬌軀坐在右腳踝處,
另一手拿著樹枝,撥弄著柴火,俏面的亮光比火更奪人眼目。
    柴枝「必必剝剝」燒著,在這山高夜深處,分外寧洽,使人致遠平和。
    秋風悠悠吹來,四人衣衫拂動,火閃爍。
    風行烈心中掠過種種往事,又想起將來的日子,歎了一口氣道:「年憐丹離開這裡
後,會到那裡去呢?」
    比姿仙放下粗枝,挨了過來,在他耳邊吐氣如蘭道:「妾身本想留待明天才告訴你,
但……」
    比倩蓮截斷她的話笑道:「小姐為何故意不在今夜告訴行烈?是否怕他分了神,不
能全心全意好好愛你嗎?」
    比姿仙瞪了谷倩蓮一眼,嗔道:「你對我愈來愈放恣了,現在一切如你所願,還不
滿意嗎?」
    比倩蓮裝了個鬼臉道:「不是也如小姐所願嗎?」
    比姿仙俏臉飛紅,氣得不理睬她,逕自向風行烈道:「年老妖很有可能上京去了!」
    風行烈一呆道:「什麼?他上京去為了什麼?」
    白素香冷哼道:「會有什麼好事?還不是為了爭奪鷹刀。」
    風行烈一怔道:「他想得到鷹刀嗎?這真令人難以費解。鷹刀為何會到了京師去?」
    比姿仙解釋道:「除了紅日法王外,其它人想得到鷹刀都是為了想成為第二個傳鷹,
但年老妖想得到鷹刀,卻是為了要和朱元璋進行一項交易。因為他看穿了朱元璋亦想得
到這把神秘莫測的靈刀,年老妖今次到中士來,除了對付我們外,為的就是這個原因。」
    風行烈不能置信地道:「朱元璋要鷹刀來幹嗎?」
    比倩蓮道:「行列是曾經擁有鷹刀的人,這把刀究竟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風行烈沉吟片晌,搖頭道:「我不知道,不過每次我拿刀在手,都有種非常特別的
感覺,偏又說不上是什麼來。」頓了頓再問谷姿仙道:「朱元璋為何想得到這把刀?年
老妖要憑鷹刀和他作什麼交易呢?」
    比姿仙微笑道:「剛才拜堂前你那麼霸道,令人家著窘,現在姿仙偏要吊你胃口,
不那麼快告訴你。」
    風行烈被她提醒,記起刻下是花月良宵,知道眼前佳人要和自己大耍花槍,增添情
趣,笑向谷倩蓮道:「乖小蓮,快告訴你的小姐,若有逆為夫之意,會遭到什麼懲罰?」
    比倩蓮掩嘴失笑,警告谷姿仙道:「你還未嘗過他真正霸道的滋味,小蓮的屁股早
被他打個又紅又腫了。」
    白索香失聲道:「什麼?」
    比姿仙放開按著他扃頭的手,叉起小蠻腰惡兮兮道:「他敢!」
    風行烈聳肩道:「你們都是我的人了,打打最厚肉的地力有何不可?」
    白素香坐了起來,道:「小姐!我們三人聯手對付他,看他是否還敢欺壓虐待妻妾。」
    比姿仙向風行烈大發雌威道:「風行烈你快明示立場,否則我們三姊妹和你沒完沒
了。」
    風行烈指著谷倩蓮啞口失笑道:「你當你們真是那麼團結嗎?看看倩蓮的樣子,便
知你們的聯盟尚未成形時,早出了一個叛徒。」
    兩女往谷倩蓮看去,只見這嬌俏娘兒正抿嘴低笑,狀極歡喜,沉醉在美麗的回想裡。
    比姿仙瞪視著她,待要出言,谷倩蓮搖手道:「不要怪我,因為小蓮歡喜讓他打,
那是挺痛快的一回事,不信小姐和香姊可試試看,包你們被打後,會念念不忘,還忍不
住求他再施重刑呢。」
    白素香一呆道:「真的嗎?」這初嘗甜頭的妮子竟聞之心動。
    比姿仙變得人孤勢單,嗔道:「你兩個丫頭敢不聽我的話嗎?」
    比倩蓮笑著爬行過來,到了谷姿仙旁,湊到她耳邊道:「小姐聽那一個人的話,我
們便聽那人的話,來!版訴我們,若你不聽行烈的話,那我們就隨你一齊造反,以後不
把他看在眼內,不讓他打。」
    比姿仙知機地改變話題道:「我才不和你們胡鬧。」向風行烈甜甜一笑道:「趁這
個機會讓姿仙告訴你多點年憐丹的事。」
    風行烈見到谷姿仙變相投降,心中大樂,把她摟入懷裡柔聲道:「我在聽著!」
    比姿仙俏臉緋紅道:「烈郎!妾身想枕著你的腿躺在石上,一邊看天上的星星,一
邊和你說話,今晚是我們的花燭良夜啊!」
    風行烈一拍額頭道:「我差點忘記了,來!你躺下,倩蓮過來和我背挨著背,香姊
則靠在我左邊處。」
    三女歡天喜地照著辦了,星空下的泉旁石上,一時滿載著無盡的溫馨和旖旎。
    比姿仙仰望著風行烈,悠然道:「我們和年憐丹都是瓦剌人,但屬於不同的部落,
當年蒙人勢力擴張時,年憐丹的父親年野向蒙人投誠,效力蒙人,乘勢佔了我們無雙國,
逼得我們逃到中原避難。」
    風行烈見她眼裡閃著悲痛緬懷的神色,感受到她國破家亡的神傷,憐意大生,伸手
去愛撫它的粉臉。
    比姿仙舒服得閉上了眼睛,忘了欣賞夜空,檀口微張道:「朱元璋與蒙人開戰,年
憐丹曾率瓦剌人三次行刺朱元璋,若非有鬼王虛若無這等高手護駕,朱元璋早死了多次,
但朱元璋亦因此失去了幾名愛將,還包括一個最得寵武技高強的愛妾,所以朱元璋對年
憐丹的瓦剌部恨之入骨,立國後命驍將涼國公藍玉,屯兵邊塞,俟機征伐,下一個目標
極可能就是瓦剌人,今次年憐丹肯來助方夜羽,說到最後都是為了自己。」
    白素香挽著他右臂,情不自禁親了他的臉頰,接口道:「但假若他能找到把柄,威
脅朱元璋不得進兵瓦剌,當然比和朱元璋硬碰要上算多了。」
    比姿仙道:「那把柄就是鷹刀了,試問誰不想做長生不死的神仙,朱元璋天下都得
了,現在唯一能打得動他心的,就是或能使他成仙的鷹刀。」
    風行烈奇道:「這應是非常秘密的事,為何你會知道?」
    比姿仙道:「當年打蒙人時,我們亦派出了人化身漢族,助朱元璋,有些現在成了
朱元璋身邊的人,所以對朝廷的事,我們知之甚詳。」
    比倩蓮倚著風行烈的背問道:「鷹刀不是失蹤了嗎?為何流落到京都去了。」
    比姿仙道:「近日江湖上流傳著一個消息,就是鷹刀到了『赤腳仙』楊奉手裡,本
來人們還是不太相信,直至發現了馬任名的身,確是因中了他著名的獨門掌法而死,更
加上他忽然像空氣般消失了,更添別人懷疑,所以所有想找尋鷹刀的人,目前都以他為
目標。」
    風行烈歎道:「他真的很可憐!」
    三女聽得笑了起來。
    比姿仙睜開秀目,恰好迎上風行烈往下望的眼光。
    兩道眼光甫接觸便交融在一起,難捨難離。
    比倩蓮背著兩人,看不到那邊的情況,催道:「快說吧!說完我們到溫泉去,這裡
的風太大了。」
    白素香為火堆添了新柴,笑道:「由於找不到楊奉,所以眾人都懷疑他躲到了虛若
無的鬼王府去,只有那裡楊奉才可有藏身之所,於是死心不息的人都聞風擁往京師。」
    風行烈向三女招呼一聲,扶著她們站起來,仰首望往廣袤的夜空,重重吁出一口氣
道:「好!明天讓我帶著三位嬌妻美妾,開往京師,和浪翻雲范良極韓柏三人把京師鬧
個天翻地覆,會會各路英雄好漢。」
    比姿仙擔心道:「那誰去助怒蛟幫呢?」
    風行烈道:「岳父大人剛才對我說,怒蛟幫方面交給他們處理,我們只須專心一志
追殺年憐丹,其它事可一概不理。」
    比倩蓮鼓掌道:「可以到京師去,實在太好了。」
    風行烈失笑道:「你當我們是去玩耍嗎?」
    比倩蓮深情地道:「只要和你在一起,什麼事都會變成樂趣。」
    風行烈大笑道:「那我們還等什麼,你們是自己寬衣解帶,還是要為夫親自動手?」
心中卻在想道:「岳父岳母不想他到洞庭去,主因還是怕他會遇上裡赤媚,這人實在太
可怕,連硬碰了覆雨劍浪翻雲後,都可全身而退。」

上一頁    下一頁